词牌: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昭君怨词谱
昭君怨 朱敦儒词咏洛妃,名《洛妃怨》。侯寘词名《宴西园》。

昭君怨 双调四十字,前后段各四句,两仄韵、两平韵 万俟咏

  春到南楼雪尽  惊动灯期花信 小雨一番寒  倚阑干 
  中仄中平中仄中仄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仄平平

  莫把阑干频倚   一望几重烟水 何处是京华   暮云遮 
  中仄中平中仄中仄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仄平平


此词四换韵。 按坊本后段第一句或作“莫把阑干倚”,疑“频”字乃后人增入。然观苏轼词之“欲去又还不去”,及秦观、朱希真、侯寘等词,俱作六字句,故当以六字句换头者为正格。 前段第一句,秦观词“隔叶乳鸦声转”,“乳”字仄声。第二句,刘克庄词“只许姚黄独步”,“只”字、“独”字俱仄声。第三句,秦词“杨柳小腰肢”,“杨”字平声。后段第一句,苏轼词“欲去又还不去”,“又”字、“不”字俱仄声;韩驹词“留恋芳丛深处”,“留”字平声。第三句,秦词“极目送行云”,“极”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其馀参校蔡词同调。

又一体 双调三十九字,前后段各四句,两仄韵、两平韵 蔡伸

  一曲云和松响  多少离愁心上 寂寞掩屏帏  泪沾衣 
  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

  最是销魂处   夜夜绮窗风雨 风雨伴愁眠   夜如年 
  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


此词后段第一句五字,宋词仅见此作,无别首可校。

又一体 双调四十字,前段四句两仄韵、两平韵,后段五句三仄韵、两平韵 周紫芝

  满院融融花气  红映绣帘垂地 往事忆年时  只春知 
  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

  风又暖   花渐满 人似行云不见 无计奈离情   黯消凝 
  平仄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


此词后段起句作三字两句,多押一韵,有朱希真词“襟上泪,难再会”可校。
历代作品
共163,分6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万俟咏 (2首)
侯寘 (1首)
刘光祖 (1首)
刘克庄 (3首)
刘辰翁 (1首)
卓田 (1首)
吴潜 (1首)
周紫芝 (1首)
张元干 (1首)
张镃 (3首)
朱敦儒 (2首)
程过 (1首)
苏轼 (1首)
蒋捷 (1首)
蔡伸 (1首)
赵长卿 (1首)
辛弃疾 (3首)
陆游 (1首)
高观国 (1首)
杨万里 (2首)
王从叔 (1首)
郑域 (1首)
昭君怨 其一(宋·万俟咏)  显示自动注释

春到南楼雪尽。惊动灯期花信。小雨一番寒。倚阑干。

莫把阑干倚。一望几重烟水。何处是京华。暮云遮。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灯期:指元宵灯节期间。
②花信:指群花开放的消息。

【评解】

这首词描述闺中人春日怨情,也是作者借以自况之作。上片写春候,下片抒怨情,明写春信,暗抒怨情。春雪虽尽,春雨犹寒,花信已传,人事未动,所以倚栏悄然。而“怨”从“莫把”一语传出。倚栏一望,烟水重重,伊人何在?暮云霭霭,京华被遮,不言怨而怨自深。含蓄蕴藉,委曲细腻。

【集评】

黄升《唐宋诸贤绝妙词选》:雅言之词,词之圣者也。发妙音于律吕之中,运巧思于斧凿之外,平而工,和而雅,比诸刻琢句意而求精丽者远矣。
此为作者的代表作之一。全词语淡情深,清新索雅,一波三折,将客中思归的情怀抒写得娓婉动人。
上片首两句先写客中值上元灯节 。“雪尽”则见日暖风和,大地回春。《吕氏春秋·贵信》云:“春之德风 ,风不信(不如期而至),则其花不盛 。”故谓花开时风名花信风。而农历正月十五日上元节又称灯节 ,为赏灯之期。此“灯期”之花信为“小桃”,上元前后即著花,状如垂丝海棠。欧阳修咏小桃诗所云“ 初见今年第一枝”者是。所谓“惊动”,即言春到南楼,时值元宵,小桃开放,如从睡梦中惊醒。
三、四两句,写倚“南楼”之栏干,承上“灯期花信”而来,词意有所转折。独倚栏干之人,必不在游众之中 ,而这一番寒意 ,是因为刚下过的一场小雨,还是因为客心悲凉的缘故,亦是断难分辨。
过片“ 莫把栏干频倚 ”,翻进一层写归思之切。所以强言莫倚 ,是因为倚栏干也只能“ —望几重烟水 ”,重重叠叠的烟水云山遮断了故国的望眼。接下来“何处是京华”,全是望寻之神,说明他欲罢不能。“京华 ”指京都 ,即汴京 。最后再作否决:“暮云遮 ”,即还是望而不见。此句似暗用李太白“总为浮云能蔽日 ,长安不见使人愁 ”诗意,既写景兼以寄慨,实有比义。
这首词清雅情深,当为词人的代表作。

昭君怨 其二(宋·万俟咏)  显示自动注释

一望西山烟雨。目断心飞何处。天外白云城。几多程。

谩记阳关句。衣上粉啼痕污。陇水一分流。此生休。


昭君怨 亦名宴西园(宋·侯寘)  显示自动注释

晴日烘香花睡。花艳浮杯人醉。杨柳绿丝风。水溶溶。

留恋芳丛深处。懒上锦鞯归去。待得牡丹开。更同来。


昭君怨 别恨(宋·刘光祖)  显示自动注释

人在醉乡居住。记得旧曾来去。疏雨听芭蕉。梦魂遥。

惆怅柳烟何处。目送落霞江浦。明夜月当楼。照人愁。


昭君怨 其一 牡丹(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曾看洛阳旧谱。只许姚黄独步。若比广陵花。太亏他。

旧日王侯园圃。今日荆榛狐兔。君莫说中州。怕花愁。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姚黄:欧阳修《洛阳牡丹记》;“姚黄者,千叶黄花,出于民姚氏家。”
②广陵花:指芍药。
③太亏他:言太委屈了牡丹。
④中州:河南省别称。这里指洛阳。

【评解】

这首咏物词,借咏洛阳牡丹,抒写忧国之情。上片言洛阳牡丹,独步天下,胜于扬州的芍药,因此说牡丹“若比广陵花,太亏他”。下片抒写惜花之情。但作者之意却不在此,结句揭示了主旨,名为惜花,实惜中州。旧国旧都的哀愁,借对广陵花、济阳花的褒贬抑扬表现出来。
词人写牡丹,多赞其雍容华贵,国色天香,充满富贵气象。总之大都着重于一个喜字,而作者独辟蹊径,写牡丹的不幸命运,发之所未发,从而寄托词人忧国伤时之情。
北宋末年,徽钦二帝被虏北行,诸后妃相随,沦落金邦。南宋爱国诗人念及此辱,无不愤慨感伤,生活在南宋末年的刘克庄 ,痛感朝廷腐败,国势衰颓,报国无门,故托牡丹以发愤,抒其黍离之哀。
首二句写牡丹的身世。所谓“ 洛阳旧谱”,是指欧阳修的《洛阳牡丹记》。其中云:“姚黄者,千叶黄花,出于民姚氏家。”又云:“魏家花者,千叶肉红花,出于魏相仁溥家 。”姚黄魏紫在当时是牡丹中的名贵品种。这里单举姚黄,是以姚黄代名贵牡丹花种。“独步”二字,准确、简洁地说出这些牡丹的美丽和名贵。词人遥想当年中州繁华,人们竞赏牡丹,姚黄魏紫独占魁首,盛况何等空前?这不仅是深情地赞美,而且也饱含着词人对北方故土的思恋之情。三、四句转写目前。“ 广陵花”,指芍药和琼花。“杨州芍药,名著天下。”(《遁斋闲览》)琼花洁白而香,有“ 无双”之誉。(见苕溪渔隐丛话后集)卷三十)“太亏他 ”的意思是:芍药、琼花和牡丹都是天下名花,前二者虽经战火摧残,但仍近朝廷,常为词人咏歌。而牡丹命运独苦,沦落于敌人的铁蹄下,犹如昭君,成为朝廷孱弱的的牺牲品。这是对牡丹的同情,也是对朝廷当政者的怨愤。
“旧日王侯园圃,今日荆榛狐兔”句,描绘了国破家亡后中州的惨象,同时,也形象地表明了牡丹的处境。盛世繁华时姚黄魏紫,倾国倾城;山河破碎中的一片焦土,牡丹也就只剩下与荒烟衰草,荆榛狐兔相伴的命运了。词人的忧国之心,离黍之哀,也通过这些形象的描写,得到充分的表现 。文字极为精炼,含义极为丰富。
“君莫说中州,怕花愁 。”蕴含着词人极为复杂而深沉的感情。怕人说中州的惨境,并非怯懦,而是更翻进一层,说明爱中州之深,言明光复中州之心的迫切,也说明未能渡江驱敌的惭恨心情。在堂堂男子汉空怀壮志、报国无门的南宋末年,作者那种不平静的心潮是不言而喻的。结句说“ 怕花愁”,实则是自己愁不堪忍。而词人采用曲折写法,不仅能表现出惜花的深厚情意,而且也能引读者进入境界,仿佛与牡丹相对,见其愁态,而不能无动于衷。

昭君怨 其二 琼花(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后土宫中标韵。天上人间一本。道号玉真妃。字琼姬。

我与花曾半面。流落天涯重见。莫把玉箫吹。怕惊飞。


昭君怨 其三(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一个恰雷州住。一个又廉州去。名姓在金瓯。不如休。

昨日沙堤行马。今日都门飘瓦。君莫上长竿。下来难。


昭君怨 玩月(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月出东山之上。长忆御街人唱。恨我不能琴。有琴心。

徙倚秋波平莹。渐久玉肌清冷。待更下阑干。起来看。


昭君怨 送人赴上庠(宋·卓田)  显示自动注释

千里功名歧路。几緉英雄草屦,八座与三台。个中来。

壮士寸心如铁。有泪不沾离别。剑未斩楼兰。莫空还。


昭君怨(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小雨霏微如线。人在暮秋庭院。衣袂带轻寒。睡初残。

脉脉此情何限。惆怅光阴偷换。身世两沈浮。泪空流。


昭君怨(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满院融融花气。红绣一帘垂地。往事忆年时。只春知。

风又暖。花渐满。人似行云不见。无计奈离情。恶销凝。


昭君怨(宋·张元干)  显示自动注释

春院深深莺语。花怨一帘烟雨。禁火已销魂。更黄昏。

衾暖麝灯落灺。雨过重门深夜。枕上百般猜。未归来。


昭君怨 游池(宋·张镃)  显示自动注释

拂晓拿舟东去。细看荷花乘露。红绿总吹香。一般凉。

会享人天清福。休把两眉轻蹙。谁道做神仙。戴貂蝉。


昭君怨 月夜放船(宋·张镃)  显示自动注释

船过柳湾亭曲。万叶圆荷浮绿。月照水珠明。一池星。

光透玻璃香蒂。梦入藕丝中戏。却上小金台。怕归来。


昭君怨 园池夜汎(宋·张镃)  显示自动注释

月在碧虚中住。人向乱荷中去。花气杂风凉。满船香。

云被歌声摇动。酒被诗情掇送醉里卧花心。拥红衾。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张镃是宋代名将张浚的后代 ,临安城里的豪富。南宋小朝廷虽蜗居在“一勺西湖水”边,但大官僚家庭依旧是起高楼,宴宾客,修池苑,蓄声妓。据《齐东野语》记载,张镃家中 ,“园池、声妓、服玩之丽甲天下” ,“姬侍无虑百数十人,列行送客,烛光香雾 ,歌吹杂作,客皆恍然如游仙也”。这首词写的也是欢娱不足,夜泛园地、依红偎翠的生活,就思想内容来说 ,除了作为当时上层社会生活的诗化记录外,并没有多少积极意义,但这首词和一般的艳体词又有一些区别 ,作者将“香雾”、“歌吹”移带碧池月下,艳丽中透出秀洁,富贵化成了清雅,主人公因过份的享受而迟钝了的感觉也在大自然中变得细腻而敏感了,“夜泛”带上了更多的艺术情调。
我们先看上片。开头一句“月在碧虚中住 ”,采用了化实为虚,虚实交映的描写手法 。“碧虚”一般指碧空,但又可指碧水,如张九龄《送宛句赵少府》:“修竹含清景,华池淡碧虚 。”这一句将天空之碧虚融入池水之碧虚中,虚实不分,一个“住”字写出了夜池映月,含虚映碧的清奇空灵的景色 。“人向乱荷中去”,由景而人 ,“乱”字写出了荷叶疏密、浓淡、高低、参差之态 ,“去”字将画面中的人物推入乱荷深处 。“花气杂风凉,满船香 。”这两句重点写“夜泛”,作者又将舟行的过程化为风凉花香的感受来写。
凉夜泛舟,香雾空蒙。视觉失去了作用,而其它感观却随之敏锐起来,丝丝凉风,幽幽清香,均能感受到。借助嗅觉和听觉,不仅暗示了舟的移动,而且流露出作者泛舟荷池的愉悦:舟行其间,凉风拂面,月光如水,墨荷点点,使人感觉恍入仙境,凡胎脱尽,道骨仙风。
下片开头写“云被歌声摇动”,雕缕无形 :一路清歌,舟移水动,水底云天也随之摇动,作者将这种虚幻的倒影照“实”写来,再现了池中天光水色深融无间的美景,又暗用秦青歌遏行云的典故,含蓄地赞叹了歌伎声色之美,这一句,写池光与天光合一,融化之妙,如盐在水。在这种清雅的环境中 ,“酒被诗情掇送”,冷香飞上笔端 ,“掇送”者 ,催迫也。于是 ,下面写醉卧粉阵红围中。词作又一次化实为虚,一语双关,避免了堕入恶趣。“醉里卧花心,拥红衾”,词写的是醉酒舟中,美人相伴,拥红扶翠,但因舟在池中,莲花倒映水底,“醉后不知天在水”,似乎身卧花心,覆盖着纷披红荷。结束能化郑为雅,保持清丽的格调。
据《青箱杂记》卷五载:晏殊选诗,凡格调猥俗而脂腻者皆不载;他每吟咏富贵,不言金玉锦绣,而惟说其气象,如所写“楼台侧畔杨花过,帘幕中间燕子飞” 、“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等句子,不言富贵,不镂金银,而富贵自在其中,了无痕迹。曾自言 :“穷儿家有这景致也无?”晏殊的诗论对于我们理解这首词有一定的帮助,这首词也是表现园池胜景、富贵生活的,但词作不是堆金砌玉,而是化实为虚,以气象暗喻富贵。如以写景而论,这首词是声色俱美,其色有碧虚、红衾、白云、翠荷,其声有歌声、水声、风声,其嗅有花香、酒香,但这一切被安置在明月之下 ,碧虚之上,浓艳就变成了清丽,富贵的景致就淡化成为一种氤氲的气象,深得晏殊诗词意境之妙。
另外,在这一首词中,词人力求将对声色逸乐的追求化入对自然美的发现中,这样,月下泛舟,携姬清游竟充满了一种诗情画意,纯粹的物质享乐生活就更多地带上了文化生活的因素。当然,这只是一种符合贵族阶层审美趣味的文化生活,然而,它毕竟比一味描写感官享受的同类内容的作品提供了更多的东西,因此,也就显得更为高明。

昭君怨 悼亡(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胧月黄昏亭榭。池上秋千初架。燕子说春寒。杏花残。

泪断愁肠难断。往事总成幽怨。幽怨几时休。泪还流。


洛妃怨/昭君怨(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拾翠当年延伫。解佩感君诚素。微步过南冈。献明珰。

襟上泪难再会。惆怅幽兰心事。心事永难忘。寄君王。


昭君怨(宋·程过)  显示自动注释

试问愁来何处。门外山无重数。芳草不知人。翠连云。

欲看不忍重看。心事只堪肠断。肠断宿孤村。雨昏昏。


昭君怨 金山送柳子玉(宋·苏轼)  显示自动注释

谁作桓伊三弄。惊破绿窗幽梦。新月与愁烟。满江天。

欲去又还不去。明日落花飞絮。飞絮送行舟。水东流。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作于熙宁七年(1074)二月,是作者为送别柳子玉(名瑾)而作。子玉是润州丹徒人,与东坡谊兼戚友。熙宁六年(1073)十一月,苏轼时任杭州通判,赴常州、润州一带赈饥,子玉赴怀守之灵仙观,二人结伴而行。次年二月,苏轼在金山(在润州西北长江中)送别子玉,遂作此词以赠。
上阕写离别时的情景。首二句以晋人桓伊为王徽之吹奏三个曲调的典故,以发问的形式提出疑问:夜深人静时,是谁吹奏有名的古曲,将人们从梦中唤醒?此二句暗写离别。次二句融情入景,通过新月、烟云、天空、江面等景,将整个送别情景和盘托出。
下阕遥想“ 明日 ”分别的情景 。“欲去又还不去”,道了千万声珍重,但迟迟没有成行。二月春深,将是“落花飞絮”的时节,景象凄迷,那时别情更使人黯然。“飞絮送行舟,水东流。”设想离别的人终于走了,船儿离开江岸渐渐西去 。送别的人站立江边,引颈远望,不愿离开,只有那多情的柳絮,像是明白人的心愿,追逐着行舟 ,代替人送行。而滔滔江水,全不理解人的心情,依旧东流入海。以“流水无情”反衬人之有情,又借“飞絮送行舟”表达人的深厚情意,结束全词,分外含蓄隽永 。词所谓明日送行舟,未必即谓作此词的第二日开船,须作稍为宽泛的理解。
此词上片写送别情景 ,以景色作为笛声的背景,情景交融地渲染出送别时的感伤氛围。下片运用叠句造境传情,想象次日分别的情景,大大扩展了离情别绪的空间。如此虚实结合,渲染出一种强烈的情感氛围,使读者受到极强的艺术感染。

昭君怨 卖花人(宋·蒋捷)  显示自动注释

担子挑春虽小。白白红红都好。卖过巷东家。巷西家。

帘外一声声叫。帘里鸦鬟入报。问道买梅花。买桃花。


昭君怨(宋·蔡伸)  显示自动注释

一曲云和松响。多少离愁心上。寂寞掩屏帷。泪沾衣。

最是销魂处。夜夜绮窗风雨。风雨伴愁眠。夜如年。


昭君怨 春日寓意(宋·赵长卿)  显示自动注释

隔叶乳鸦声软。啼断日斜影转。杨柳小腰肢。画楼西。

役损风流心眼。眉上新愁无限。极目送云行。此时情。


昭君怨 豫章寄张定叟(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长记潇湘秋晚。歌舞橘洲人散。走马月明中。折芙蓉。

今日西山南浦。画栋珠帘云雨。风景不争多。奈愁何。


昭君怨(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人面不如花面。花到开时重见。独倚小阑干。许多山。

落叶西风时候。人共青山都瘦。说道梦阳台。几曾来。


昭君怨 送晁楚老游荆门(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夜雨剪残春韭。明日重斟别酒。君去问曹瞒。好公安。

试看如今白发。却为中年离别。风雨正崔嵬。早归来。


昭君怨(宋·陆游)  显示自动注释

昼永蝉声庭院。人倦懒摇团扇。小景写潇湘。自生凉。

帘外蹴花双燕。帘下有人同见。宝篆拆官黄。炷熏香。


昭君怨 题春波独载图(宋·高观国)  显示自动注释

一棹莫愁烟艇。飞破玉壶清影。水溅粉绡寒。渺云鬟。

不肯凌波微步。却载春愁归去。风澹楚魂惊。隔瑶京。


昭君怨 赋松上鸥(宋·杨万里)  显示自动注释

晚饮诚斋,忽有一鸥来泊松上,已而复去,感而赋之

偶听松梢扑鹿。知是沙鸥来宿。稚子莫喧哗。恐惊他。

俄顷忽然飞去。飞去不知何处。我已乞归休。报沙鸥。


昭君怨 咏荷上雨(宋·杨万里)  显示自动注释

午梦扁舟花底,香满西湖烟水。急雨打篷声,梦初惊。

却是池荷跳雨,散了真珠还聚。聚作水银窝,泛清波。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作者的词和诗一样,都善于描写事物的动态。钱钟书的《谈艺录》说 :“以入画之景作画,宜诗之事赋诗,如铺锦增华,事半而功则倍,虽然,非拓境宇、启山林手也。诚斋、放翁,正当以此轩轾之。人所曾言,我善言之,放翁之与古为新也;人所未言,我能言之,诚斋之化生为熟也。放翁善写景,而诚斋擅写生。放翁如图画之工笔;诚斋则如摄影之快镜,兔起鹘落,鸢鱼跃,稍纵即逝而及其末逝,转瞬即改而当其未改,眼明手捷,踪矢蹑风 ,此诚斋之所独也。”
象过首词明明题作“咏荷上雨”,一开始反从“午梦”入笔,起手便不同凡响 。假如是梦见阴雨倒还罢了,谁知梦见的正是满湖烟雨,氤氲香气,作者正在这迷人的环境里荡舟花底。——这些描写好象跟主题风马牛不相及,其实是用西湖烟雨衬托庭院荷池:西湖的美景是公认的,那么词篇就已暗示给你,院中的雨荷有着同样的魅力。更向况梦中的香正是院池荷花的清香呢 !散发的“ 梦初惊”后该是知道身在家中了,然而他却以为还在扁舟 ,因为他把荷上雨声误作成了雨打船蓬声。这里描写已醒未醒的境界,既自然,又别致 ,而且更加缩短了西湖与院池的距离 。“ 却是”以下完全离开梦境,并在上半阕已打好的基础上开始了对“荷上雨”的正面咏写。“池荷跳雨 ”指急雨敲打荷叶,雨珠跳上跳下的样子。接下去,作者把荷叶上面晶莹的雨点比作真珠,说这些真珠随着荷叶的跳动忽聚忽散,最后聚在叶心,就象一窝泛波的水银。这些描写动荡迷离,而且比喻新颖,都是“人所未言”者 。再说 ,作者用变幻的手法,把“稍纵即逝”“ 转瞬即改”的景象展现在读者面前,使词篇的形式同内容一样,活泼而不受羁绊,也体现了杨万里“活法”在抒情写景方面的特殊作用。

昭君怨(宋·王从叔)  显示自动注释

门外春风几度。马上行人何处。休更卷朱帘。草连天。

立尽海棠花月。飞到荼香雪。莫怪梦难成。梦无凭。


昭君怨 梅花(宋·郑域)  显示自动注释

道是花来春未,道是雪来香异。竹外一枝斜,野人家。

冷落竹篱茅舍,富贵玉堂琼榭。两地不同栽,一般开。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郑域,字中卿。宋人张炎说 :“诗难于咏物,词为尤难。体认稍真。则物而不畅;模写差远,则晦而不明。”“ 一看意思,全在结句。”以词贵在神似与形似之间,它只抓住腊梅的特点,稍加点染,重在传神写意,与张炎所提出的要求,大概相近,风格质朴无华,落笔似不经意,小中见大,弦外有音,堪称佳作。自从《诗经·摽有梅》以来,我国诗歌中咏梅之作就屡见不鲜,但有两种不同的倾向:一种是精粹雅逸,托意高远,如林逋的《梅花》诗,姜夔的咏梅词《暗香》、《疏影 》;一种是巧喻谲譬,思致刻露,如晁补之的《盐角儿》,以及郑域这首《昭君怨》。这后一种实际上受到宋诗议论化的影响,在诗歌的韵味上稍逊前者一筹。
杨慎说此词“兴比甚佳 ”,主要是指善用比喻。但它所用的不是明喻,而是隐喻,如同《文心雕龙·谐隐》所说:“遁词以隐意,谲譬以指事”。在宋人咏物词中,这是一种常用的手法。象林逋的咏草词《点绛唇 》、史达祖的咏春雨词《绮罗香》和咏燕词《双双燕 》,他们尽管写得细腻传神,但从头到尾,都未提到“草”字,“ 雨”字和“燕”字。这类词读起来颇似猜谜语,但谜底藏得很深,而所描写的景物却富有暗示性或形象性,既具体可感,又含蓄有味。此词起首二句也是采用同样的手法,它不正面点破“梅”字 ,而是从开花的时间和花的色香等方面加以比较:说它是花么,春天还未到;说它是雪呢,却又香得出奇。前者暗示它在腊月里开花,后者表明它颜色洁白,不言腊梅而腊梅自在。从语言结构来看,则是每句之内,自问自答,音节上自然舒展而略带顿挫,如“道是花来--春未;道是雪来 ——香异”,涵泳之中,别有一番情趣。
以“雪 ”“ 香 ”二字咏梅,始于南朝苏子卿的《梅花落》:“只言花是雪,不悟有香来。”后人咏梅,不离此二字。王安石《 梅花 》诗云:“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 ,为有暗香来。”似与苏诗辩论。陆游《梅花绝句 》云:“闻道梅花坼晓风,雪堆遍满四山中。”丢了香字,只谈雪字。晁补之词《盐角儿》则抓住香雪二字,尽量发挥 :“开时似雪,谢时似雪,花中奇绝。香非在蕊,香非在萼,骨中香彻。”至卢梅坡《雪梅》诗则认为各有所长:“梅须逊雪三分白 ,雪却输梅一段香 。”此词好似也参加这一辩论,但它又在香雪二字之前附加了一个条件,即开花时间,似乎是作者的独创。
上片三、四两句,写出山野中梅花的姿态,较富有诗意。“竹外一枝斜”,语本苏轼《和秦太虚梅花》诗:“竹外一枝斜更好。”宋人正敏《遁斋闲览》评东坡此句云:“语虽平易,然颇得梅之幽独闲静之趣。”曹组《蓦山溪·梅 》词中也写过:“竹外一枝斜,想佳人、天寒日暮。”但却把思路引到杜诗“ 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上来,离开了梅花。此词没有遇竹而忘梅,用典而不为典所囿,一气呵成,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意境。它以疏竹为衬托,以梅花为主体,在猗猗绿竹的掩映之中,一树寒梅,疏影横斜,闲静幽独,胜境超然。而且以竹节的挺拔烘托梅花的品格,更能突出梅花凌霜傲雪的形象。句末加上“野人家”一个短语,非但在音节上倩灵活脱,和谐优雅而且使整个画面有了支点,流露出不识人间烟火者的生活气息。词也就这样自然而然地过渡到下片。
下片具体描写野人家的环境。原来山野之中这户人家居处十分简朴,数间茅舍,围以疏篱。这境界与前面所写的一树寒梅掩以疏竹,正好相互映发:前者偏于虚,后者趋向实。它成了一种优美的恬静的境界,引人入胜,容易令人产生“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的联想。而“冷落竹篱茅舍”之后,接着写“ 富贵玉堂琼榭 ”,意在说明栽于竹篱茅舍之梅,与栽于玉堂琼榭之梅,地虽不同,开则无异。词人由山中之梅想到玉堂之梅,思路又拓开一层,然亦有所本。李邴《 汉宫春》咏梅词云:“问玉堂何似,茅舍疏篱 ?伤心故人去后,冷落新诗。”相比起来,李词以情韵佳,此词则以哲理胜。它以对比的方式,写出了梅花纯洁而又傲岸的品质,体现了“ 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的高尚情操 。同一般的咏梅诗词相比,思想又得到了进一步升华。
明代杨慎《词品 》云 :“中卿小词,清醒可喜,如《昭君怨 》云云,兴比甚佳。”这首以咏梅为题材的小词,采用了比兴手法,表现出了一种清醒可喜的逸情雅趣,颇有发人深思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