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瑶华词谱
瑶华 调见《梦窗词》,一名《瑶华慢》。

瑶华 双调一百二字,前段九句五仄韵,后段九句四仄韵 周密

  朱钿宝玦 天上飞琼 比人间春别 江南江北 曾未见 漫拟梨云梅雪 淮山春晚 问谁识 
  平平中仄中仄平平仄中平平仄平平中仄中仄仄中仄平平平仄平平中仄仄中仄

芳心高洁 消几番 花落花开 老了玉关豪杰 
平平平仄中中平平仄平平仄仄中平平仄

  金壶剪送琼枝 看一骑红尘 香度瑶阙 韶华正好 应自喜 初识长安蜂蝶 杜郎老矣 想旧事 
  中平中仄平平仄中仄平平中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中仄中平平仄仄平中仄仄仄仄

花须能说 记少年 一梦扬州 二十四桥明月 
平平平仄仄仄中中仄平平仄仄中平平仄


此调始自吴文英,因吴词有讹字,故采此词作谱。 按吴词前段第五句“应笑著、空锁淩烟高阁”,“空”字平声。结句“瘦马青刍南陌”,“青”字平声。后段第二句“荡波底蛟腥”,“波”字平声。第五句“红袖暖、十里湖山行乐”,“十”字仄声。第六句“老仙何处”,“何”字平声。结句“艳锦东风成幄”,“东”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张词。

又一体 双调一百二字,前后段各九句、四仄韵 张雨

  筛冰为雾 屑玉成尘 借阿姨风力 千岩竞秀 怎一夜 换作连城之璧 先生闭户 怪短日 
  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

寒催驹隙 想平沙 鸿爪成行 恰似醉时书迹 
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未随埋没双尖 便淡扫蛾眉 与斗颜色 裁诗白战 驴背上 驮取灞桥吟客 撚须自笑 尽未让 
  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仄

诸峰头白 看洗出 宫柳梢头 已借淡黄涂额 
平平平仄仄仄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此与周词同,惟前段起句不用韵异。 按张雨此词本和仇远词韵。仇作前段第五句“转眼见、化作方圭圆璧”,本九字句,或因《花草粹编》刻脱一“见”字,另编一体者误。
历代作品
共71,分3页显示   1  2  3 下一页
吴文英 (1首)
周密 (1首)
汪元量 (1首)
张雨 (1首)
凌云翰 (1首)
彭孙贻 (1首)
俞樾 (2首)
叶绍本 (1首)
吕承婍 (1首)
周之琦 (1首)
周祖同 (1首)
夏孙桐 (1首)
奭良 (1首)
彭孙遹 (1首)
曹慎仪 (1首)
朱彝尊 (1首)
朱祖谋 (1首)
李符 (2首)
李良年 (1首)
杜文澜 (1首)
杜贵墀 (1首)
杨玉衔 (2首)
杨继端 (1首)
杨葆光 (2首)
林朝崧 (2首)
樊增祥 (1首)
瑶华 分韵得作字,戏虞宜兴(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秋风采石,羽扇挥兵,认紫骝飞跃。江蓠塞草,应笑春、空锁凌烟高阁。

胡歌秦陇,问铙鼓、新词谁作。有秀荪、来染吴香,瘦马青刍南陌。

冰澌细响长桥,荡波底蛟腥,不涴霜锷。乌丝醉墨,红袖暖、十里湖山行乐。

老仙何处,算洞府、光阴如昨。想地宽、多种桃花,艳锦东风成幄。


瑶花慢(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序:后土之花,天下无二本。方其初开,帅臣以金瓶寿飞骑进之天上,间亦分致贵邸。余客辇下,有以一枝已下共缺十八行

朱钿宝玦。天上飞琼,比人间春别。江南江北,曾未见,谩拟梨云梅雪。

淮山春晚,问谁识、芳心高洁。消几番、花落花开,老了玉关豪杰。

金壶剪送琼枝,看一骑红尘,香度瑶阙。韶华正好,应自喜、初识长安蜂蝶。

杜郎老矣,想旧事、花须能说。记少年,一梦扬州,二十四桥明月。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是一首以咏物来讽喻政治的词作,约作于南宋度宗咸淳年间。当时权相贾似道专权坏政,政治黑暗。开庆元年(1259)宋军败于蒙古,贾似道暗中与蒙古屈膝议和,答应割地纳款。蒙古退兵后,贾似道又谎报大捷,骗赏邀功。咸淳初,蒙古大军卷土重来围攻襄阳、樊城,情况非常危急。而度宗皇帝却日日沉湎于酒色之中,对前方战事不闻不问,贾似道将告急边书匿而不报,却去西湖边大造楼阁亭馆,日日升歌纵酒。《瑶花慢》词就是针对的这样一个社会现实。词原来有一个一百五十余字的长序,但今传的《蘋洲渔笛谱》版本却只留下了四分之一,使我们无法更多地了解本篇创作背景和作者意图,殊为可惜。
扬州琼花天下无双,为花中极品。起首三句赞美琼花的特异资质。“朱钿宝玦”,朱红色的钿饰和莹洁的玉玦。这是美人的妆饰,连下句都是属于“天上飞琼”的 。许飞琼是传说中西王母的侍女美艳绝伦。以飞琼比拟琼花,除了因“琼”字相同而引起联想之外,还有天上仙葩的意思,因此,她自是有别于人间春色,而作为飞琼佩饰的“朱钿宝玦”,也是暗切琼花花蕊花瓣的形状色泽了。“江南”二句说此花名贵,还从人事上渲染 。说此花罕见 ,故世人亦不能辨识,只识随意把她想象似繁密的梨花和疏淡的梅花那样。这两句也颇有深意。“江南江北曾未见”,原因有二,一是因为扬州后土祠的名种琼花,“天下无二本”外人本难得见;二是琼花初开,当地长官便即剪下来 ,“以金瓶飞骑进之天上(皇宫)”、“分致贵邸”,故即使是在她的产地扬州(江北)和传送地临安(江南 ),一般人也难得一见。这样,琼花与世人隔绝,她的“芳心高洁”无人得知,而她的心与淮山之春相联。道出“芳心”二字词人于此不能无寄托,这也是词人的心。淮山,指盱眙军的都梁山,在南宋北界的淮水旁。琼花生长的江淮地区,胡尘弥漫,兵戈挠攘,丝毫没有春天的气息 。琼花开放 、凋零,年复一年,而边塞将士疲弊不堪,不能出兵北上,壮志难酬,琼花也为之浩叹!
接下来“金壶剪送琼枝”,即言小序中所记载的地方长官每逢琼花盛开即以飞骑传送到临安皇宫中 ,供皇帝妃嫔们观赏。“一骑红尘”,化用杜牧“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将度宗飞骑传琼花与唐明皇飞骑传荔枝作比。作者借古讽今,规劝统治者不要再沉湎声色,否则将招致覆亡之祸。“韶华正好”二句承上意 ,谓琼花正值盛正,被进贡到临安,能够为都城的观赏者们所赏识,也算是件幸事。全篇结构谨密 ,盘旋而下 ,至此忽出一闲笔颇有意味 。“杜郎”指唐代诗人杜牧。所谓“旧事”,当包括古往今来诸多酣玩误国的历史教训,尤其指隋炀帝为了观赏扬州琼花,开凿运河,千里南巡,游宴无度,最终身死国亡,宗庙丘墟。当年徜徉于扬州发兴亡之慨叹的诗人杜牧久已作古,无数治乱兴衰的往事,琼花都历历在目,一切仿佛是昨事。而现在又有人在重演悲剧 !作者痛心疾首 ,竟至无话可说 。最后三句,“记少年,一梦扬州,二十四桥明月”,只是说了这么一句:琼花的故乡扬州,当年曾经十分繁华。“一梦扬州”本于杜牧诗“十年一觉场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遣怀》)“二十四桥明月”化于杜牧诗“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寄扬州韩绰判官》)淡淡一笔,却发人深醒,令人扼腕。难怪陈廷焯和周济都对这首词十分推崇。陈在其《白雨斋词话》中评曰:“不是咏琼花,只是一片感叹,无可说处,借题一发泄耳。”周济的《宋四家词选》中也赞道:“一意盘旋,毫无渣滓。”
《瑶花慢》虽系咏物之作,但借花讽喻,具有强烈的政治抒情色彩。作者通过咏物对象把历史与现实,指出亡国之祸迫近。更为可贵的是,作者在词序中公开表明词是针对进贡琼花而发,颇有白居易《新乐府》的现实主义精神。这在南宋词坛上,并不多见。

瑶花(宋末元初·汪元量)  显示自动注释

天中树木,高耸玲珑,向濯缨亭曲。繁枝缀玉。开朵朵九出。

飞琼环簇。唐昌曾见,有玉女、来送春目,更月夜、八仙相聚。

素质粲然幽独。

江淮倦客再游,访后土琼英,树已倾覆,攀条掐干,细嗅来、尚有微微清馥。

却疑天上列燕赏,催汝归速。恐后时、重谪人间,只剩把铅华妆束。


瑶花慢 赋雪次仇山村韵(元·张雨)  显示自动注释

筛冰为雾,屑玉成尘,借阿姨风力。千岩竞秀,怎一夜、换作连城之璧。

先生闭户,怪短日、寒催驹隙。想平沙鸿爪成行,□似醉时书迹。

未随埋没双尖,便淡扫蛾眉,与斗颜色。裁诗白战,驴背上、驮取灞桥吟客。

捻须自笑,尽未让、诸峰头白。看洗出宫柳梢头,已借淡黄涂额。


瑶华慢 赋雪(元·凌云翰)  显示自动注释

喜深惊密。试问滕神,有多少寒力。如圆似瑩,总疑是、满眼隋珠和璧。

五更书幌,早已觉、寒光穿隙。料禽影、波上渐稀,径里悄无行迹。

有人独倚危楼,望千里江山,高下同色。坡仙饮处,甚尚然、不减醉翁宾客。

等闲评论,算柳絮、梨花非白。画堂深、弦管方调,一任低垂帘额。


瑶花 咏雪(明末清初·彭孙贻)  显示自动注释

先春冰散入,暝花明没,檐牙高啄。篱梢庭卉,折几枝,都似梳翎冻鹤。

玉人何处,正暖炙、鹅笙小阁。倚兽炉、纤指频温,字涩红牙新学。

珠帘十二重遮,想此处清寒,不上梅萼。金樽翠袖,生俊煞、呵笔彩毫相角。

苦吟句就,忆驴背、旧游如昨。较浅斟低唱今宵,如此风情不恶。


瑶华慢 十月十日与内子坐小舟泛西湖看月(清·俞樾)  显示自动注释

风清月白,如此良宵,算人生能几。扁舟一叶,云水外、摇过湖心亭子。

橹声轧轧,把鸥鹭、联翩惊起。隔暮烟、回望红窗,认得读书灯是。

天边何处琼楼,叹一落红尘,光景弹指。今宵明月,应笑我、换了鬓青眉翠。

嫦娥休妒,让我辈、人间游戏。倚绮窗、共玩冰轮,约略前生犹记。


瑶华(清·俞樾)  显示自动注释

有馈兰花者,余蓄养苦不得其法,勒少仲同年传口诀四句云:春不出,夏不热,秋不干,冬不湿。余喜而以词识之。

灵根易断,瘦影难扶,且商量调护。春寒料峭,宜位置、窈窕房栊深处。

夏来赤日,怕冰玉、难禁骄暑。到九秋、渴了相如。赐与一杯琼露。

冬宵冻合银瓶,莫湿透香泥,寒气凝冱。闲情料理,算岁岁、费尽绿窗心绪。

芳兰娇小,好权当、负床孙抚。只几旬、消受幽香,补报养花辛苦。


瑶花慢 中秋(清·叶绍本)  显示自动注释

澄天如水,皓魄东升,看罗云全捲。冰壸皎洁,琼树秋、万里清光难掩。

姮娥依旧,倚玉殿、新妆初展。照古今、银镜无尘,三五金波共满。

此身似到瑶台,镇心地清凉,根因都现。金觞满泛,云液浥、唤起玉龙宛转。

广寒何在,认桂影、婆娑庭院。漫相夸,彩幄红茵,且付花毫牙管。


瑶花 雾淞(清·吕承婍)  显示自动注释

吹帘风峭,树树玲珑,搅絮痕多少。曈曈日上,薄雾捲、放出碧天晴皎。

黏枝缀叶,认玉蕊、珠光相照。算等闲、妆点园林,便做花看都好。

凌寒瘦影亭亭,想冷绝青娥,描来粉稿。梅花香沁,隐约处、自有仙灵飘渺。

争禁摇落,似镜里、春人易老。恰惜他、不耐东风,一霎和云收了。


瑶花 吾亭偶谈汴中春觉菜之美,余不尝此味亦十载矣(清·周之琦)  显示自动注释

雪残近陌,压担泥香,记腰镰亲觅。鲜芽破冷,新翠剪、几缕冰痕犹湿。

厨娘好语,道一信、花风先识。伴罽袍、公子樽前,恰认稚春颜色。

铜街饯腊频番,枉十度春来,芳讯长寂。愁春未醒,惟是有、海燕曾传消息。

庾郎清瘦,况隽味、乡园空隔。但五辛、盘底年年,梦绕玉津萋碧。


瑶花 璚花观焚毁殆尽,仅佛楼三层,亦将倾圮矣。怆然赋之(清·周祖同)  显示自动注释

群芳信史,烈女琼妃,冠无双名字。尘飞骑影,忍一死、报了东风情意。

花应姓许,是天上、云班仙子。想夜深、玉骨珊珊,雪样衣裳飘起。

几番禅观飘零,说旧日繁华,清梦如水。香魂去也,更莫问、人在迷楼醒未?

三层佛阁,奈劫火、而今重记。比土花祠冷无人,一倍伤心词里


瑶华·刘健之得杨幼云、张叔宪、李亦元所藏蜀石经,又续收陈芳林、陈颂南两本,自署所居曰蜀石经斋。此外,见著录者仅黄松石、赵晋斋二家,不知尚在人间否。物聚所好,剑合会有时耳,词以祝之(清末民国初·夏孙桐)  显示自动注释

成都宝刻,凤羽虬鳞,护经香球璧。祧唐绵宋,凭证取、嘉祐开成沿革。

残珉潜曜,几胝沫、先朝耆硕。问等閒、丰剑荆弓,尚带沧桑颜色。

前尘雁影斋空,忆酒畔春镫,醉启瑶笈云烟叹逝,输邺架、百衲天教成集。

晨星传本,只一二、遗珠难觅。卜胜缘、珊网终收,更许十经题室。


瑶华 赵尚书家昙花(清末民国初·奭良)  显示自动注释

日边仙种,海上移来,刚到天中见。夜沈沈候,有双双、雪蕊歘开徐敛。

金尊罢宴,恰点缀、疏帘低槛。素心人、坐对怡然,钩月初临影浅。

小盆丰叶敷腴,似青琐轻摇,粉团微颤。频催明镜差解意,留得新妆半面。

幽香晴逗,分一缕、飘飏鼻观。祝年年、应节同心,刻画玉真圆满。


瑶华•癸卯七夕(清·彭孙遹)  显示自动注释

夜波凉荐,晓杼声停,正鹊軿催驾。经年相见,料此时、一刻千金无价。

明朝何处,向云雨、峰头销假。怕有人天上含愁,碧海青霄今夜。

西风又报新秋,见珠露低垂,红兰初谢。旧欢如梦,多少事、记取金钗罗帕。

离情别思,任填满、银河难泻。倘佳期果似灵辰,拚受星孤月寡。


瑶华 芍药(清·曹慎仪)  显示自动注释

尘消珠幄。风定晶帘,爱密阴低护。题红品绿,知几许、粉本当时闲谱。

茶烟摇曳,又梦断、银屏深处。见亸鬟、半卸湘衣,倦倚碧纱春妩。

铜瓶小影团圞,便一向金围,应念迟暮。含娇欲语,问怎似、参破绮情芳绪。

离愁忏尽,化冉冉、彩云飞去。向琉璃、绣佛台前,冷沁玉盘香露。


瑶花 午梦(清·朱彝尊)  显示自动注释

日长院宇,碱线慵拈,况倚栏无绪?翡帷翠幄,看展尽忘却东风帘户。

芳魂摇漾,渐听不分明为语。逗红旧叶底微凉,几点绿天疏雨。

画屏遮遍遥山,知一缕巫云,吹堕何处?愁春未醒,定化作凤子寻香留住。

相思人并,料此际惊回最苦。亟丁宁池上杨花,莫便枕边飞去。


瑶华 水仙(清末民国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湘烟泛瑟,一笑迎风,是玉人归日。缄情未诉,荒翠冷、旧恨瑶宫消得。

袜罗新步,肯轻放、凌波尘入。看等闲、京洛相逢,不坠素琼标格。

年年鹅筦吹春,只冰折瑶簪,应未吹湿。沙清月冷心事,在矾弟梅兄能识。

一杯谁属,望渺渺、江天无极。■■■、■■■■,■■■■■■。


瑶华慢 题徐皆山丈演溪词卷后(清·李符)  显示自动注释

石麟堕地,彩凤名乡,撷芳兰为佩。茶烟千缕,香一瓣、除却填词无事。

练裙纨扇,到处有、柳情周思。傍柴门、小小清溪,不彀砚池添水。

庾郎萧瑟平生,欹絮帽花间,乱发垂耳。呼卢买笑,如昨日、老去情怀非是。

狂歌酒后,长谱入、玉箫声里。倚屏风、红豆抛残,赢得纤葱偷记。


瑶华 玉绣毬(清·李符)  显示自动注释

蕊珠翠结,密簇柔梢,细看来疑叶。花师昨夜,都咒变、春暖忽堆晴雪。

弄箫人去,还留得、女银香洁。料蕃釐旧观开时,无此碎琼稠叠。

分明似玉玲珑,但綵线同心,犹未穿揭。团团素影,浑不见、粉样几双栖蝶。

良宵十五。映天上、纤阿宫阙。傍清池照水俱圆,难认一丸真月。


瑶华 题其年填词图(清·李良年)  显示自动注释

吹箫待凤,画壁留人,忆旧来佳话。元和才子,爱倚声、长只傍珊瑚架。

翠钿量得,明珠买、便教入画。展花间小帙沉吟,不愿人间听者。

平消一瓣都梁,看鸦纸斜铺,鼠须欲下。才回首,说与春葱、误了宫商再写。

拚做湘筠,亲领取、绛唇吹麝。怪今年柳七匆匆,奉旨填词去也。


瑶华 题丁保庵十三楼吹笛图即次其自题韵(清·杜文澜)  显示自动注释

花边絮梦,柳外徵愁,又飘零寒食。层楼在否?空记有、小燕归来相识。

旧时月冷,恐湘竹、都含凄碧。自夜窗、开瘦梅枝,断了玉人消息。

孤云闲寄天涯,问落拓征衫,归计何日。烟芜径晚,算此恨、杜宇那曾知得。

阑干重倚,忍回看、隔江山色。听壁间、宝铗宵鸣,付与醉歌狂掷。


瑶华慢 秋扇(清·杜贵墀)  显示自动注释

深笼翠袖,轻摇素手,旧梦风吹远。裁霜剪月,总尽是、付与蛛昏尘暗。

班姬休诉,便得似、昭阳飞燕。也只如、叶落长门,盼断玉阶金辇。

休还倚向阑干,算扑后流萤,都是愁点。遮红掩翠,情未断,怕老花间人面。

合欢有意,待唤起,歌喉重展。又道是、多少凄凉,不比旧时相见。


瑶华 垂丝海棠(清·杨玉衔)  显示自动注释

何来蜀客。队逐群芳,踏浅红南陌。垂垂老去,须纵嫩、漫说拳丝非白。

春风西府,照妆烛光分邻壁。正酣歌、千缕金衣,奚待天孙机织。

诗人吴楚分明,袅一线临风,腰舞无力。归从海外,草木记、平泉能识。

穿莺缀蝶,笼不住、杜陵题墨。莫浪评、有色无香,毛举纤微头责。


瑶华 和山居琼花作(清·杨玉衔)  显示自动注释

舞衣拖縠,珠佩披离,斗嫦娥腰束。风来瑶圃。仙梦里、恍见瀛洲雨玉。

飞琼何事,降洛浦、凌波仙躅。只翩然、雪氅霓裳,妒煞瘦红肥绿。

年时一梦扬州,忆釐观巡檐,也曾三宿。依稀酒醒,瑶钗坠、月影横斜茵褥。

绿竹无分,梨云拥、石崇金谷。到而今、曝褐岩扃,粉捏纪游镌竹。


瑶花 咏栀子花(清·杨继端)  显示自动注释

涂香晕色,腻粉团酥,产瑶池仙境。梅风乍拂,看六出、差与雪花相近。

晶盘贮水,常伴得、玉纤清润。笑绮窗、对此同心,也算合欢蠲忿。

朝凉恰好梳头,称蝉翼轻分,斜压云鬓。菱花月满,钗朵重、不减旧时丰韵。

多情蛱蝶,又栩栩、飞来相并。误几回、梦醒纱橱,寻遍小屏山枕。


瑶华·承露盘(清·杨葆光)  显示自动注释

官家富贵,历尽人间,算天浆独缺。神明台上,君不见、有个铜仙高绝。

吉云五色,只臣朔、亲探丹穴。剩到今、草没黄图,空道肌肤如雪。

汉家轶事遥稽,数五利文成,堪笑覆辙。天高云表,千岁后、还共烟霞澌灭。

西王母去,纵灵液、难供饕餮。问古来、多少神仙,尝遍玉杯清澈。


瑶华·修月斧(清·杨葆光)  显示自动注释

多情太甚,直上云霄,为姮娥补恨。琼楼玉宇,谁道是、八万二千斤运。

合成七宝,便竟夜、珠光休吝。一霎时、枘凿无痕,只见圆灵相近。

别离漫怅,算几度团圞,堪解幽闷。弥缝缺陷,细揣着、雾鬓风鬟余韵。

吴刚老矣,对桂树、落花成阵。道尔时、西北天倾,炼石早传心印。


瑶花慢 其一 水仙花(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显示自动注释

美人何处?洛浦湘江,怅碧云千里。微波空托,谁信道一点灵犀潜许?

缃裘缟袂,仿佛到曲屏近底。念佩环月夜飞来,水阔天寒辛苦。

重帏深下金堂,怕不惯冰霜,密与遮护。目成肠断,应认得前度汉皋交甫。

盈盈无语,步罗袜灯前起舞。愿掌中留住仙裙,莫放乘风归去。


瑶花慢 其二 水仙花(清末民国初·林朝崧)  显示自动注释

山遮水隔,矾弟梅兄,正岁寒相忆。凌波仙子魂一缕,多谢春风招得。

携盘却立,悄犹带汉宫月色。料芳心情怨难胜,且莫与弹湘瑟。

护香帘幕重重,恼蝶使蜂媒,频叩窗槅。天寒夜永,相对处,屏底银灯閒剔。

风鬟雾鬓,纵消瘦依然倾国。试尊前与赋惊鸿,借取陈王彩笔。


瑶华 咏湘妃竹,次兰当韵(清末民国初·樊增祥)  显示自动注释

云中青凤辇。绰约灵妃,试偷开啼眼。丛丛烟筱,堪截作、碧玉苕华仙琯。

青峰江上,杳难逢、宫眉春展。把御垆金鹧香斑,写入竹枝哀怨。

苍梧一抹横云,任倚遍修篁,罗袖寒浅。红兰泫露,还仿佛、慢转秋波娇眄。

璇宫夜泣,可织得、银床冰簟。胜后来、宴冷瑶池,苦竹黄云歌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