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风流子词谱
风流子 唐教坊曲名。单调者,唐词一体。双调者,宋词三体。有前后段两起句不用韵者,有前段起句用韵、后段起句不用韵者,有前后段起句俱用韵者,诸体中有句读异同,各依其体类列。

风流子 单调三十四字,八句六仄韵 孙光宪

  楼倚长衢欲暮 瞥见神仙伴侣 微傅粉 拢梳头 隐映画帘开处 无语 无绪 慢曳罗裙归去 
  平仄中平中仄中仄中平中仄平仄仄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平仄平仄中仄中平平仄


《花间集》孙光宪词三首,每首第六、七句俱用两韵。其一首“听织。声促。”,“屋”与“织”古韵本通,《啸馀谱》注作四字句者误。 按孙词别首第一、二句“金络玉衔嘶马,系向绿杨阴下”,“玉”字、“绿”字俱仄声,“嘶”字、“阴”字俱平声。结句“犹在九衢深夜”,“犹”字平声,“九”字仄声。又一首第二句“鸡犬自南自北”,“鸡”字平声。第五句“门内春波涨绿”,“门”字、“春”字俱平声,“涨”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

又一体 双调一百十字,前段十二句四平韵,后段十句四平韵 周邦彦

  枫林彫晚叶 关河迥 楚客惨将归 望一川暝霭 雁声哀怨 半规凉月 人影参差 酒醒后 
  中中中中仄平中仄中仄仄平平仄中中中中仄平平仄中平中仄中中中平中中中

泪花销凤蜡 风幕卷金泥 砧杵韵高 唤回残梦 绮罗香减 牵起馀悲 
中平平仄仄中仄仄平平中仄仄平中平中仄中平中仄中仄平平

  亭皋分襟地 难堪处 偏是掩面牵衣 何况怨怀长结 重见无期 想寄恨书中 银钩空满 断肠声里 
  中平平中仄平中仄平中中仄平平中仄中平平仄中仄平平仄中中中中中平中仄中平中中

玉箸还垂 多少暗愁密意 惟有天知 
中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中仄平平


此词前后段第一句俱不用韵,后段第二句作三字一读、六字一句,宋元词多如此填。 按秦观词后段第七句“奈何绵绵”,“绵绵”二字俱平声。又方岳词前段第二句“花正闹、灯火竟元宵”,“正”字仄声。第四句“飞金叵罗”,“飞”字平声,“叵”字仄声。第七句“香尘路、云松鸾髻鬓”,“云”字平声。第十一句“分明富贵”,“分”字平声。后段第二句“君不见、迷楼春绿迢迢”,“不字”仄声,“楼”字、“春”字平声。第九、十句“俯仰人间陈迹,莫惜金貂”,“人”字平声,“莫”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其馀参校所列诸词。

又一体 双调一百十字,前段十二句四平韵,后段十一句四平韵 张耒

  亭皋木叶下 重阳近 又是捣衣秋 奈愁入庾肠 老侵潘鬓 误簪黄菊 花也应羞 楚天晚 
  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

白蘋烟尽处 红蓼水边头 芳草有情 夕阳无语 雁横南浦 人倚西楼 
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

  玉容知安否 香笺共锦字 两处悠悠 空恨白云离合 青鸟沉浮 向风前懊恼 芳心一点 寸眉两叶 
  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

禁甚閒愁 情到不堪言处 分付东流 
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


此与“枫林彫晚叶”词同,惟后段第二句作五字一句、四字一句异。 按张元干词“秦筝弄哀怨,云鬓分行”,史达祖词“寻芳纵来晚,尚有他年”,正与此同。

又一体 双调一百十一字,前段十二句四平韵,后段十一句四平韵 王之道

  扁舟南浦岸 分携处 鸣佩忆珊珊 见十里长堤 数声啼鴃 至今清泪 襟袖斓斑 谁信道 
  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

沈腰成瘦损 潘鬓就衰残 漫把酒临风 看花对月 不言拄笏 无绪凭阑 
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仄仄平仄平平

  相逢还相感 但凝情秋水 送恨青山 应念马催行色 泥溅征衫 况芳菲将过 红英晼晚 追随正乐 
  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

黄鸟间关 争得此心无著 浑是云閒 
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


此与“枫林彫晚叶”词同,惟前段第九句多一字,后段第二句作五字一句、四字一句异。

又一体 双调一百十字,前后段各十二句、四平韵 王千秋

  夜久烛花暗 仙翁醉 丰颊缕红霞 正三行钿袖 一声金缕 卷茵停舞 侧火分茶 笑盈盈 
  仄仄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

溅汤温翠碗 拆印启缃纱 玉笋缓摇 云头初起 竹龙停战 雨脚微斜 
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清风生两腋 尘埃尽 留白雪 长黄芽 解使芝眉长秀 潘鬓休华 想行宫异日 衮衣寒夜 
  平平平仄仄平中仄中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小团分赐 新样金花 还记玉麟春色 曾在仙家 
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


此亦与“枫林彫晚叶”词同,惟后段第二句作三字三句异。 按元罗志仁词,“飞不去,有落日,断猿啼”正与此同,但“不”字、“有”字俱仄声。

又一体 双调一百九字,前段十二句五平韵,后段十句四平韵 周邦彦

  新绿小池塘 风帘动 碎影舞斜阳 羡金屋去来 旧时巢燕 土花缭绕 前度莓墙 绣阁凤帏深几许 
  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

听得理丝簧 欲说又休 虑乖芳信 未歌先咽 愁近清觞 
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

  遥知新妆了 开朱户 应自待月西厢 最苦梦魂 今宵不到伊行 问甚时说与 佳音密耗 寄将秦镜 
  平平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中平中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偷换韩香 天便教人 霎时厮见何妨 
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


此词前段起句用韵,后段起句不用韵。其前段第七句七字,后段第三句四字,第四句六字,第九句四字,结句六字,俱与诸家小异。 按陈允平和周词,前段第七句“对握宝筝斜度曲”,后段第三、四句“十二画桥,一堤烟树成行”,结句“春已无多,只愁风雨相妨”,正与此同。 汲古阁《片玉集》刻此词,前段第七句误作“绣阁里凤帏深几许”八字句,今从《花草粹编》校正。又有陈允平和词可据。

又一体 双调一百九字,前段十二句五平韵,后段十句四平韵 吴文英

  金谷已空尘 薰风转 国色返春魂 半欹雪醉霜 舞低鸾翅 绛笼蜜炬 绿映龙盆 窈窕绣窗人睡起 
  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

临砌默无言 慵整堕鬟 怨时迟暮 可怜憔悴 啼雨黄昏 
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

  轻桡移花市 秋娘渡 飞浪溅湿行裙 二十四桥南北 罗荐香分 念碎劈芳心 萦思千缕 赠将幽素 
  平平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中仄仄平中仄中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

偷剪重云 终待凤池归去 催咏红翻 
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中仄平平


此与“新绿小池塘”词同,惟后段第三、四句,第九句、十句仍作六字、四字句异。 按吴词别首前段第七句“自别楚娇天已远”,后段第三、四句“惆怅舞衣叠损,露绮千重”,第九、第十句“犹记弄花相谑,十二阑东”正与此同。

又一体 双调一百八字,前段十二句五平韵,后段十一句五平韵 贺铸

  何处最难忘 方豪健 放乐五云乡 彩笔赋诗 禁池芳草 香鞯调马 辇路垂杨 绮筵上 扇偎歌黛浅 
  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

汗裛舞罗香 兰烛伴归 绣轮同载 闭花别馆 隔水深坊 
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

  零落少年场 琴心漫流怨 带眼偷长 无奈占床燕月 欺鬓吴霜 塞北音尘 鱼封永断 便桥烟雨 
  平仄仄平平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鹤表相望 好在后庭桃李 应记刘郎 
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


此词前后段起句俱用韵,后段第二句作五字、四字两句。其前段第三句四字,后段第六句四字,更与各家不同。《贺铸集》仅见此一体。

又一体 双调一百十一字,前段十二句五平韵,后段十一句五平韵 吴激

  书剑忆游梁 当时事 底处不堪伤 望兰楫嫩漪 向吴南浦 杏花微雨 窥宋东墙 凤城外 
  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

燕随青步障 丝惹紫游缰 曲水古今 禁烟前后 暮云楼阁 春草池塘 
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

  回首断人肠 年芳但如雾 镜发已成霜 独自蚁尊陶写 蝶梦悠扬 听出塞琵琶 风沙淅沥 
  中中中中平平平中中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

寄书鸿雁 烟月微茫 不似海门潮信 犹到浔阳 
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


此词前后段起句俱用韵,与贺铸词同,而前段第三句、后段第六句,仍用五字,与前各体同。至后段第二句作五字两句,则与各家迥异矣。 按杨慎《词品》无名氏词,后段第一、二句“马嵬西去路,愁来无会处,但泪满关山”,正与此同,惟前后段起句不用韵小异。因字句同,不另录。
历代作品
共157,分6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孙光宪 (3首)
仇远 (1首)
刘克庄 (1首)
刘辰翁 (1首)
史达祖 (2首)
吴文英 (2首)
周邦彦 (2首)
孙惟信 (1首)
康与之 (1首)
张元干 (1首)
张耒 (1首)
方千里 (2首)
方岳 (1首)
曹勋 (1首)
朱敦儒 (1首)
杨泽民 (2首)
毛幵 (1首)
王之道 (1首)
王千秋 (2首)
秦观 (1首)
罗志仁 (1首)
翁元龙 (1首)
葛立方 (2首)
风流子 其一(唐末宋初·孙光宪)  显示自动注释

茅舍槿篱溪曲,鸡犬自南自北。菰叶长,水荭开,门外春波涨渌。

听织,声促,轧轧鸣梭穿屋。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槿篱:密植槿树作为篱笆。 溪曲:小溪弯曲处。
②菰叶:多年生草本植物,多生于我国南方浅水中。春天生新芽,嫩茎名茭白,可
作蔬菜。秋天结实如米叶菰米,可煮食。
③水荭:即荭草。

【评解】
这是一首较早地描写水乡农舍风光的词。作者以白描手法,描绘出一幅典型的具有水乡特色的农舍图。春水绿波,曲溪澄碧在槿篱茅舍中传出了织布的声音。这首小词内容丰富,凡水乡农家具有代表性的东西,皆写入词中,有景有声,虽无一字描写人物,但从井然有序的庭院景物及织机声,可以想见男耕女织的勤劳情况及水乡农事繁忙的景象。全词朴实无华,具有浓厚的生活气息,表达了作者爱慕水乡的思想感情。

【集评】
《栩庄漫记》:《花间集》中忽有此淡朴咏田家耕织之词,诚为异采,盖词境至此,已扩放多矣。
汤显祖评本《花间集》卷四:词人藻,美人容,都在尺幅中矣。

风流子 其二(唐末宋初·孙光宪)  显示自动注释

楼倚长衢欲暮,瞥见神仙伴侣。微傅粉,拢梳头,隐映画帘开处。

无语,无绪,慢曳罗裙归去。


风流子 其三(唐末宋初·孙光宪)  显示自动注释

金络玉衔嘶马,系向绿杨阴下。朱户掩,绣帘垂,曲院水流花谢。

欢罢,归也,犹在九衢深夜。


风流子(宋末元初·仇远)  显示自动注释

红锦旧同心。西池上、曾与系青禽。记山水写情,秋桐促轸,鸳鸯萦恨,春绣停针。

常叹好风妨画扇,明月坠瑶簪。短梦易残,一声长笛,新愁无限,何处孤砧。

香奁依然在,但鸾镜、孤影渺渺难寻。雨后胭脂,应想粉蚀尘侵。

怅去帆渐杳,鱼鳞浪浅,远笺难寄,鸿尾云深。回首高楼,不堪烟雨平林。


风流子 白莲(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松桂各参天。石桥下,新种一池莲。似仙子御风,来从姑射,地灵献宝,产向蓝田。

曾入先生虚白屋,不喜傅朱铅。记茂叔溪头,深衣听讲,远公社里,素衲安禅。

山间。多红鹤,端相久,蓦地飞去蹁跹。但蝶戏鹭翘,有时偷近旁边。

对月中乍可,伴娥孤另,墙头谁肯,窥玉三年。俗客浓妆,安知国艳天然。


风流子 寿王城山(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结客少年场。携高李、闻笛赋游梁。看汉水淮山,高楼共卧,融尊郑驿,飞盖相望。

春风里,种他红与白,笑我懒中忙。供奉后来,玄都桃改,佳人好在,庾岭梅香。

何处最难忘。会稽归鬓晚,空带吴霜。赢得黄冠野服,笑傲羲皇。

看花外小车,出长生洞,橘中二老,斗智琼黄。称寿堂添十字,孙认三房。


风流子 其一(宋·史达祖)  显示自动注释

红楼横落日,萧郎去、几度碧云飞。记窗眼递香,玉台妆罢,马蹄敲月,沙路人归。

如今但,一莺通信息,双燕说相思。入耳旧歌,怕听琴缕,断肠新句,羞染乌丝。

相逢南溪上,桃花嫩、娇样浅澹罗衣。恰是怨深腮赤,愁重声迟。

怅东风巷陌,草迷春恨,软尘庭户,花误幽期。多少寄来芳字,都待还伊。


风流子 其二(宋·史达祖)  显示自动注释

飞琼神仙客,因游戏、误落古桃源。藉吟笺赋笔,试融春恨,舞裙歌扇,聊应尘缘。

遣人怨,乱云天一角,弱水路三千。还因秀句,意流江外,便随轻梦,身堕愁边。

风流休相误,寻芳纵来晚,尚有它年。只为赋情不浅,弹泪风前。

雾帐吹香,独怜奇俊,露杯分酒,谁伴婵娟。好在夜轩凉月,空自团圆。


风流子 其一 黄钟商芍药(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金谷已空尘。薰风转、国色返春魂。半敧雪醉霜,舞低鸾翅,绛笼蜜炬,绿映龙盆。

窈窕绣窗人睡起,临砌默无言。慵整堕鬟,怨时迟暮,可怜憔悴,啼雨黄昏。

轻桡移花市,秋娘渡、飞浪溅湿行裙。二十四桥南北,罗荐香分。

念碎劈芳心,萦思千缕,赠将幽素,偷剪重云。终待凤池归去,催咏红翻。


风流子 其二 黄钟商芍药(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温柔酣紫曲,扬州路、梦绕翠盘龙。似日长傍枕,堕妆偏髻,露浓如酒,微醉敧红。

自别楚娇天正远,倾国见吴宫。银烛夜阑,暗闻香泽,翠阴秋寂,重返春风。

芳期嗟轻误,花君去、肠断妾若为容。惆怅舞衣叠损,露绮千重。

料绣窗曲理,红牙拍碎,禁阶敲遍,白玉盂空。犹记弄花相谑,十二阑东。


风流子 大石(宋·周邦彦)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新绿小池塘。风帘动,碎影舞斜阳。羡金屋去来,旧时巢燕,土花缭绕,前度莓墙。

绣阁凤帏深几许,听得理丝簧。欲说又休,虑乖芳信,未歌先咽,愁近清觞(一作转清商)

遥知新妆了,开朱户,应自待月西厢。最苦梦魂,今宵不到伊行

问甚时说与,佳音密耗,寄将秦镜,偷换韩香。天便教人,霎时厮见何妨。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词作于词人元祐八年(1093 )调知溧水后三年间,是一首诉说相思怀人的作品。全词由景及情,抒情由隐而显 ,人的心理描绘极为细致周到 。词中怀人,层层深入,有时用对照手法,从双方写来,层次极为清楚。
上片写景,词中的抒情主人公徘徊于池上,离意中人居处不远,却无法接近。“新绿小池塘”,谓池水新涨 ;“绿”为水色,此宅院中的小池。首句颇得静雅之趣。转到下两句,仍写池水,而静中见动。帘影映入水中,风摇影动,加以水面折光,便成碎影,再着斜阳返照,浮光跃金,景色奇丽。不仅体物尽态极妍,且隐含人情。
“ 羡”字所领四句 ,蕴含在景中的情感略有显露。燕子在旧年筑过巢的屋梁上又来筑巢;土花在前番生过的墙上又生了出来 。主人公所以“ 羡”此二物,是因它们能隔年重临故处,而对比自己此时不能重续旧欢,有人不如物之慨,是为触景生情。这四句形式属“ 带逗对”,词序略有挪移,即以“土花”对“金屋”,尤觉工稳。
“绣阁里,凤帏深几许”,问句,便觉一往情深。“听得理丝簧”即是池上所闻 。以下四句写“丝簧”似是以琴者传情。那声音象怕误了佳期芳信,满怀幽怨无处倾诉 ,故“欲说又休”;本应对酒当歌,但怕近酒 ,故又“未歌先咽”。词情暗由己思人转为写人思己。
换头三句,悬想伊人晚妆停当,待月西厢,正在思念 、盼望自己。“待月“二字表明与上片所写“斜阳”已有一段时间间隔,但仍从对方落笔,词意与上片相续 。不作“遥想”而径写“遥知”,概说心意相通之情。丝簧可闻的地方著一“遥”字,又表现出咫尺天涯之感 。明知她待月西厢,却无法赴会 ,是一苦,连梦魂也不得去她身边,便更苦了。
紧接便是长长一句 :“问何时说与 ,佳音密耗,寄将秦镜 ,偷换韩香?”东汉秦嘉出为吏 ,其妻徐淑因病不能随行 ,嘉乃寄赠明镜、宝钗等物以慰之,此乃“秦镜”出典 ;晋贾充之女私慕韩寿 ,窃御赐异香赠寿,充知其事,即以女妻之,此即“韩香”的出典。这四句意思是在封建礼教禁锢下的情侣发自心灵的呼声 ,它将词情又推进一层 。末句就喊出内心呼声:“天便教人。霎时厮见何妨 !”似乎从中作梗,使有情人不得相会的,乃是苍天,不尤人而怨天,可见怨极 ;要求“霎时厮见”,又见渴望之急;便“霎时斯见 ”,于事何补,又见情痴。如此一问,引出至情至性之思。
此词一起以景 ,极清丽,而又突然转折 ;一结以情,极朴厚而又干净利落。整首词至真之情由性灵肺腑中流出,读来既明快又饶有情致,具有动人的艺术魅力。

风流子 大石秋怨(宋·周邦彦)  显示自动注释

枫林凋晚叶,关河迥,楚客惨将归。望一川暝霭,雁声哀怨;

半规凉月,人影参差。酒醒后,泪花销凤蜡风幕金泥

砧杵韵高,唤回残梦;绮罗香减,牵起余悲。

亭皋分襟地,难堪处,偏是掩面牵衣。何况怨怀长结,重见无期?

想寄恨书中,银钩空满;断肠声里,玉箸还垂。多少暗愁密意,唯有天知。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写作者离开客居五年的荆州时同当地一位相好的女子分别时的情景,离愁别绪婉然眼前。
开篇即从首途前夕饯宴之后写起。词中虽未明写“都门帐饮”之事,但从下文“酒醒”字见出。在一个枫叶飘零的秋晚,抒情主人公就要离开这客居之地而归去,面对山川迢遥,不免情怀凄然。前三句的情景、意念及“楚客”、“将归”等字面,都有意无意从楚辞《 九辩》“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 ;憭慄兮若在远行,登山临水兮送将归。”这段虚拟送别的文字能增强联想,烘托气氛。紧接着就写其在苍茫暮色中之闻见 :“望一川暝霭 ,雁声哀怨;半规凉月 ,人影参差 。”这里 ,依稀可辨的一行人影,是尚未远去的前来送别的人们,可知其中有一个“她”在,于是“人影参差”四字写景中就寓有无限依依不舍之情 。这哀怨的 、未安栖或失群的雁的鸣声,与残缺成半的凉月,又成为羁情和离思的象征。
“酒醒后”到上片煞拍,与前数句时间上有一个跳跃而情景暗换,写独处一室清夜梦回所闻见,大致相当于柳词“今宵酒醒何处”一节内容。词主人公醒来,眼前残烛摇曳,帘幕随见舒卷;清晰的捣衣声驱散残梦 ,梦想中的“她 。忽从“我”身边消逝,不禁悲从中来 ,不可断绝。“凤蜡”字面出于《南史》,史载王僧绰少时与兄弟聚会 ,采蜡烛泪为凤凰;“泪花 ”指蜡泪 ,诗词多以象征离愁《(杜牧《赠别》:“ 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金泥”指帘幕上的烫金 ;“绮罗香”指女子衣裙上的香气。这几句典辞华美,通过环境的富艳反衬人物心境,形出更强烈的孤寂感。“酒醒后 ”三句先写出刚醒来一刹那的怔忡神态,“ 砧杵韵高”四句继写清醒后的感觉与心情 ,用笔细微入妙。“绮罗香减”继“残梦”二字吐出,便不只实写与女方的诀别,而兼暗示中宵梦想 ,笔致空灵 。“牵起馀悲”四字回应篇首“ 惨将归”,又唤起下片追忆,贯彻篇终,有千钧之力。
过片叙昨晚饯别分襟时彼此种种不堪,属用倒叙手法写追忆之情事 。“亭皋(水边平地)分襟地,难拚处 ”为一层,言临别已觉难以割舍;“偏是掩面牵衣”进一层 ,写对方呜咽掩泣更使人难堪;“何况怨怀长结 ,重见无期”,再进一层,说明这是诀别,后会难期 ;“想寄恨书中 ”四句,以一“想”字领起,写别后相思愁恨之深 ,分从双方著笔 。“寄恨书中,银钩空满”,说自己纵然是“恨墨”写至“盈笺”,也写之不尽 。“断肠声里 ,玉箸还垂”,说别时她为我“ 断肠声里唱《阳关》”,流泪想念 ?至今未止。而想象对方情状 ,更是反映自己对彼相思之深。“空”、“ 还”二字勾勒着意。这种暗密的相思之情,“多少暗愁密意,唯有天知”,一发痴迷沉痛之感慨。
这首词化实为虚,将离情别苦写得回味无穷。用笔密致,典朴,拙丽,相得益彰。

风流子(宋·孙惟信)  显示自动注释

三叠古阳关。轻寒噤、清月满征鞍。玉笋揽衣,翠囊亲赠,绣巾揾脸,金柳初攀。

自回首,燕台云掩冉,凤阁雨阑珊。天有尽头,水无西注,鬓难留黑,带易成宽。

啼妆,东风悄,菱花在,拟倩锦字封还。应想恨蛾凝黛,慵髻堆鬟。

奈情逐事迁,心随春老,梦和香冷,欢与花残。闲煞唾茸窗阁,十二屏山。


风流子(宋·康与之)  显示自动注释

序:昔贺方回作此道都城旧游。仆谪居岭海,醉中忽有歌之者,用其声律,再赋一阕。恨方回久下世,不见此作

结客少年场。繁华梦,当日赏风光。红灯九街,买移花市,画楼十里,特地梅妆。

醉魂荡,龙跳撝万字,鲸饮吸三江。娇随钿车,玉骢南陌,喜摇双桨,红袖横塘。

天涯归期阻,衡阳雁不到,路隔三湘。难见谢娘诗好,苏小歌长。

漫自惜鸾胶,朱弦何在,暗藏罗结,红绶消香。歌罢泪沾宫锦,襟袖淋浪。


风流子 政和间过延平,双溪阁落成,席上赋(宋·张元干)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飞观插雕梁。凭虚起、缥缈五云乡。对山滴翠岚,两眉浓黛,水分双派,满眼波光。

曲栏干外,汀烟轻冉冉,莎草细茫茫。无数钓舟,最宜烟雨,有如图画,浑似潇湘。

使君行乐处,秦筝弄哀怨,云鬓分行。心醉一缸春色,满座疑香。

有天涯倦客,尊前回首,听彻伊川,恼损柔肠。不似碧潭双剑,犹解相将。


风流子(宋·张耒)  显示自动注释

木叶亭皋下,重阳近,又是捣衣秋。奈愁入庾肠,老侵潘鬓,谩簪黄菊,花也应羞。

楚天晚,白蘋烟尽处,红蓼水边头。芳草有情,夕阳无语,雁横南浦,人倚西楼。

玉容知安否,香笺共锦字,两处悠悠。空恨碧云离合,青鸟沈浮。

向风前懊恼,芳心一点,寸眉两叶,禁甚闲愁。情到不堪言处,分付东流。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抒写游子思妇相思的情怀 。《餐樱庑词话》评此词云:“张之潜《风流子》:“芳草有情 ,夕阳无语,雁横南浦,人倚西楼。”景语亦复寻常 ,惟用在过拍 ,即此顿住,便觉老发浑成。换头:‘玉容知安否?’融景入情,力量甚大。此等句有力量,非深于词 ,不能知也‘ 香笺 ’至‘沉浮’,微嫌近滑,幸‘风前 ’四句,深婉入情 ,为之补救;而‘芳心’、‘翠眉’,又稍稍刷色。下云:‘情到不堪言处,分付东流。’盖至是不能用质语为结束矣”。
上片起首一句 ,点明地点 、时令,流露出思乡之意 。“木叶”,即树叶。“亭皋”,即水边平地。“木叶 ”、“捣衣 ”和“重阳”连用,意谓每逢佳节倍思亲,夫妻间两地相思之情愈益浓厚。这是因为:重阳节是人们登高饮酒的日了,有亲人在外,不免互相思念;“捣衣”,常用以表现妻子对远方丈夫的思念,九月换季之时,家家准备寒衣 ,这时,“捣衣”更容易引起思妇对游子痛苦的思念,游子也容易由此联想到妻子的恩爱。接下来四句,写思家之苦。“庚肠”,化用庚信羁旅北地而不忘家国的典故 ,指思乡的愁肠。
“潘鬓”,化用西晋文学家潘岳“ 三十有二,始见二毛”的典故,指中年鬓发初白。此四句谓由于忧伤深重,鬓衰将不胜簪。上片结末七句,均以景寓情,抒写离别相思之情。“白蘋”,“红蓼”,都易使人想起离家之苦 ,故云“芳草有情”。“夕阳无语”,以拟人手法写出了词人对游子思妇离别之苦的同情 。“雁横南浦 ”,因物兴感,言雁届时即归,而人分离后却不能归去。“人倚西楼”,点出游子登眺之处。
过片点明所思之人为“ 玉容”——思妇,揭示词旨所在。“香笺”四句,写游子对闺中人的怀想。接下来四句,转以想像之笔,设想妻子怀念游子时的痛苦情状 ,表达了游子对妻子深挚的爱情和痛苦的思恋。
结尾两句 ,以质语收束全篇 ,言相思至极,欲说还休;不是不想说,而是说了反而愈益愁苦,倒不如把此情交付给东流之水带去为好。
纵观全词,可见“苏门四学士”之一的张耒确乎以抒情见长。

风流子(宋·方千里)  显示自动注释

河梁携手别,临歧语,共约踏青归。自双燕再来,断无音信,海棠开了,还又参差。

料此际,笑随花便面,醉骋锦障泥。不忆故园,粉愁香怨,忍教华屋,绿惨红悲。

旧家歌舞地,生疏久,尘暗凤缕罗衣。何限可怜心事,难诉欢期。

但两点愁蛾,才开重敛,几行清泪,欲制还垂。争表为郎憔悴,相见方知。


风流子(宋·方千里)  显示自动注释

春色遍横塘。年华巧、过雨湿残阳。正一带翠摇,嫩莎平野,万枝红滴,繁杏低墙。

恼人是,燕飞盘软舞,莺语咽轻簧。还忆旧游,禁烟寒食,共追清赏,曲水流觞。

回思欢娱处,人空老,花影尚占西厢。堪惜翠眉环坐,云鬓分行。

看恋柳烟光,遮丝藏絮,妒花风雨,飘粉吹香。都为酒驱歌使,应也无妨。


风流子 和楚客维扬灯夕(宋·方岳)  显示自动注释

小楼帘不卷,花正闹、灯火竞春宵。想旧日何郎,飞金叵罗,三生杜牧,醉董娇饶。

香尘路,云松鸾髻鬌,月衬马蹄骄。仿佛神仙,刘安鸡犬,分明富贵,子晋笙箫。

人生行乐耳,君不见、迷楼春绿迢迢。二十四、经行处,旧月今桥。

但索笑梅花,酒消新雪,纵情诗草,笔卷春潮。俯仰人间陈迹,莫惜金貂。


风流子 海棠(宋·曹勋)  显示自动注释

中春膏雨歇,雕阑晓,最好海棠时。正新梢吐绿,万苞凝露,暖铺云锦,香点胭脂。

向枝上,绪风开秀色,桃李尽成蹊。朱唇晕酒,脸红微透,翠纱轻卷,红映丰肌。

严宸风光主,临赏处,玉殿丽日迟迟。天与造化西蜀,浓艳芳菲。

待绣帘卷起,欢奉长乐,内梱多闲,同宴椒闱。须是对花满酌,不醉无归。


风流子(宋·朱敦儒)  显示自动注释

吴越东风起,江南路,芳草绿争春。倚危楼纵目,绣帘初卷,扇边寒减,竹外花明。

看西湖、画船轻泛水,茵幄稳临津。嬉游伴侣,两两携手,醉回别浦,歌遏南云。

有客愁如海,江山异,举目暗觉伤神。空想故园池阁,卷地烟尘。

但且恁、痛饮狂歌,欲把恨怀开解,转更销魂。只是皱眉弹指,冷过黄昏。


风流子 咏钱塘(宋·杨泽民)  显示自动注释

佳胜古钱塘。帝居丽、金屋对昭阳。有风月九衢,凤皇双阙,万年芳树,千雉宫墙。

户十万,家家堆锦绣,处处鼓笙簧。三竺胜游,两峰奇观,涌金仙舸,丰乐霞觞。

芙蓉城何似,楼台簇中禁,帘卷东厢。盈望虎貔分列,鸳鹭成行。

向玉宇夜深,时闻天乐,绛霄风软,吹下炉香。惟恨小臣资浅,朝觐犹妨。


风流子(宋·杨泽民)  显示自动注释

行乐平生志,方从事、未出已思归。叹欢宴会同,类多暌阻,冶游踪迹、还又参差。

年华换,利名虚岁月,交友半云泥。休忆旧游,免成春瘦,莫怀新恨,恐惹秋悲。

惟思行乐处,几思为春困,醉枕罗衣。何事暗辜芳约,偷负佳期。

念待月西厢,花阴浅浅,倚楼南陌,云意垂垂。别后顿成消黯,伊又争知。


风流子(宋·毛幵)  显示自动注释

新禽初弄舌,东郊外、催尔踏青期。渐晴滟翠漪,惠风骀荡,暖蒸红雾,淑景辉迟。

粉墙外,杏花无限笑,杨柳不胜垂。闲里岁华,但惊萧索,老来心赏,尤惜芳菲。

平生歌酒地,空回首,惆怅触绪沾衣。谁见素琴翻恨,青镜留悲。

念千里云遥,暮天长短,十年人杳,流水东西。惟有寄情芳草,依旧萋萋。


风流子 和桐城魏宰(宋·王之道)  显示自动注释

扁舟南浦岸,分携处、鸣佩忆珊珊。见十里长堤,数声啼鴂,至今清泪,襟袖斓斑。

谁信道,沈腰成瘦减,潘鬓就衰残。漫把酒临风,看花对月,不言拄笏,无绪凭阑。

相逢复相感,但凝情秋水,送恨春山。应念马催行色,泥溅征衫。

况芳菲将过,红英婉娩,追随正乐,黄鸟间关。争得此心无著,浑似云闲。


风流子(宋·王千秋)  显示自动注释

夜久烛花暗,仙翁醉、丰颊缕红霞。正三行钿袖,一声金缕,卷茵停舞,侧火分茶。

笑盈盈,溅汤温翠碗,折印启缃纱。玉笋缓摇,云头初起,竹龙停战,雨脚微斜。

清风生两腋,尘埃尽,留白雪、长黄芽。解使芝眉长秀,潘鬓休华。

想行宫异日,衮衣寒夜,小团分赐,新样金花。还记玉麟春色,曾在仙家。


风流子(宋·王千秋)  显示自动注释

同云垂六幕,啼乌静、风御玉妃寒。渐声入钓蓑,色侵书幌,似花如絮,结阵成团。

倦游客,一番诗思苦,无算酒肠宽。黄竹调悲,绮衾人马,岂堪梅蕊,索笑巡檐。

一杯知谁劝,空搔首、远是忆旧青毡。问素娥早晚,光射江干。

待醉披鹤氅,高吟冰柱,剡溪何妨,乘兴空还。只恐橹声咿轧,栖鸟难安。


风流子(宋·秦观)  显示自动注释

东风吹碧草。年华换、行客老沧州。见梅吐旧英,柳摇新绿,恼人春色。

还上枝头,寸心乱、北随云黯黯。东逐水悠悠。斜日半山,暝烟两岸。

数声横笛,一叶扁舟。

青门同携手。前欢记、浑似梦里扬州。谁念断肠南陌,回首西楼。

算天长地久,有时有尽,奈何绵绵,此恨难休。拟待倩人说与,生怕人愁。


风流子 泛湖(宋·罗志仁)
  押齐韵  显示自动注释

歌咽翠眉低。湖船客、尊酒谩重携。正断续斋钟,高峰南北,飘零野褐,太乙东西。

凄凉处,翠连松九里,僧马溅障泥。葛岭楼台,梦随烟散,吴山宫阙,恨与云齐。

灵峰飞来久,飞不去,有落日断猿啼。无限风荷废港,露柳荒畦。

岳公英骨,麒麟旧冢,坡仙吟魄,莺燕长堤。欲吊梅花无句,素壁慵题。


风流子 闻桂花怀西湖(宋·翁元龙)  显示自动注释

天阔玉屏空。轻阴弄、淡墨画秋容。正凉挂半蟾,酒醒窗下,露催新雁,人在山中。

又一片,好秋花占了,香换却西风。箫女夜归,帐栖青凤,镜娥妆冷,钗坠金虫。

西湖花深窈,闲庭砌、曾占席地歌钟。载取断云归去,几处房栊。

恨小帘灯暗,粟肌消瘦,薰炉烟减,珠袖玲珑。三十六宫清梦,还与谁同。


风流子(宋·葛立方)  显示自动注释

夜半春阳启,东风峭、犹带去年寒。叹榆塞战尘,玉关烟燧,壮心耿耿,青鬓斑斑。

又还是,一年头上到,日月信跳丸。看门帖绘鸡,历颁金凤,酒浮柏叶,人颂椒盘。

幽园。春信近,帘栊静,小宴取次追欢。聊□水沈烟袅,清唱声闲。

况良辰渐有,梅舒琼蕊,柳摇金缕,巧缀新幡。莫惜醉吟亲侧,衣曳荆兰。


风流子(宋·葛立方)  显示自动注释

细草芳南苑,东风里、赢得一身闲。见花朵绣田,柳丝络岸,沼冰方泮,山雪初残。

又还是,陇头春信动,梅蕊入征鞍。月里暗香,水边疏影,淡妆宜瘦,玉骨禁寒。

泛金溪上好,开幽户、聊面翠麓云湾。知道醉吟堪老,名利难关。

算书帏意懒,宦途游倦,旧时习气,惟有跻攀。拟待杖藜花底,直到春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