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昼夜乐词谱
昼夜乐 《乐章集》注“中吕宫”。

昼夜乐 双调九十八字,前段八句六仄韵,后段八句五仄韵 柳永

  洞房记得初相遇 便只合 长相聚 何期小会幽欢 变作离情别绪 况值阑珊春色暮 对满目 
  仄平中仄平平仄仄中中平中仄平平仄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中中平中平中仄仄中中

乱花狂絮 直恐好风光 尽随伊归去 
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仄中中平仄

  一场寂寞凭谁诉 算前言 总轻负 早知恁地难拌 悔不当初留住 其奈风流端正外 更别有 
  中平中仄平平仄仄平平中平仄中平仄仄平平中仄平平中仄中仄平中平中仄中中中

系人心处 一日不思量 也攒眉千度 
仄中平仄中仄仄平平仄平平中仄


此调创自柳永。有前后段第五句俱押韵者,有前段第五句押韵、后段第五句不押韵者。此词后段第五句不押韵,黄庭坚词正与此同。 按黄词前段第二句“说花时、归来去”,“时”字平声。第五、六句“其奈佳音无定据,约云朝、又还雨暮”,“其”字平声,“雨”字仄声。结两句“将泪入鸳衾,总不成行步”,“将”字平声,“不”字仄声。后段起句“元来也解知思虑”,“元”字平声。第三句“情知玉帐堪欢”,“情”字平声。第五句“直待腰金拖紫后”,“直”字仄声。第六句“有夫人、县君相与”,“人”字平声。又柳词别首“这欢娱、渐入佳境”,“入”字仄声。第七句“争奈会分疏”,“争”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梅苑》无名氏词。 此词前后段两结句俱上一下四句法,与第七句祇作五言者不同。

又一体 双调九十八字,前后段各八句、六仄韵 《梅苑》无名氏

  一阳生后风光好 百花瘁 群木槁 南枝探暖欺寒 嘉卉争先占早 晓来风送清香杳 映园林 
  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报春来到 素艳自超群 似姑射容貌 
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仄

  画堂开宴邀朋友 赏琼英 同欢笑 陇头寄信叮咛 楼上新妆斗巧 对景乘兴倾芳酒 拌沈醉 
  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

玉山频倒 结实用和羹 是真奇国宝 
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


此与柳词同,惟后段第五句押韵异。 按柳词别首前后段第六句“爱把歌喉当筵逞”、“无限狂心乘酒兴”,亦各押韵,因词俚不录。 此词后段起句“友”字,第六句“酒”字,萧尤同押,用古韵。
历代作品
柳永 (2首)
黄庭坚 (1首)
无名氏 (1首)
梁寅 (1首)
王哲 (2首)
杨慎 (1首)
俞士彪 (1首)
沈谦 (1首)
薛时雨 (1首)
黄燮清 (1首)
近现代
刘蘅 (1首)
汪东 (1首)
茅于美 (1首)
袁克文 (1首)
黄咏雩 (1首)
当代
黄万里 (1首)
昼夜乐 其一(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洞房记得初相遇。便只合、长相聚。何期小会幽欢,变作离情别绪

况值阑珊春色暮。对满目、乱花狂絮。直恐好风光,尽随伊归去。

一场寂寞凭谁诉。算前言、总轻负。早知恁地难拚,悔不当时留住。

其奈风流端正外,更别有、系人心处。一日不思量,也攒眉千度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集评】
艾治平《宋词名篇赏析》:“洞房”在柳词中屡见,是指妓女的住所。柳永常出入于“娼馆酒楼间”,他描述她们生活的作品,有些是传出了她们的苦闷和心声的。这首词就是这样。
靳极苍《唐宋词百首详解》:这首词是抒写一个少妇,新婚离别后对丈夫的追怀想念不置之情。
这是一首回忆往昔欢聚和抒写相思的词。作者在词中塑造了一个独居索寞、伤春怀人的思妇形象。词中以长调的形式 ,纵横驰骋,铺叙展衍,层层递进,把女主人公细腻深婉的内心世界表现得曲折往复,使读者清晰地感觉到了她的个性与生命的真实存在。
词化抒情女主人公叙述其短暂而难忘的爱情故事。她从头到尾,絮絮诉说其无尽的懊悔。作者以追忆的方式从故事的开头说起,不过省略了许多枝节,直接写她与情人的初次相会。这次欢会就是他们的初次相遇。初遇即便“幽欢”,正表现了市民恋爱直捷而大胆的特点。这样的初遇,自然给女性留下特别难忘的印象 ,她一心认定“ 便只合,长相聚”。但事与愿违 ,初欢即又是永久的分离 。暮春时节所见到的是“ 乱花狂絮 ”,春事阑珊。春归的景象已经令人感伤,而恰恰这时又触动了对往日幽欢幸福与离别痛苦的回忆,愈加令人感伤了。“ 况值”两字用得极妙,一方面表示了由追忆回到现实的转换,另一方面又带出了见景伤情的原因。“直恐好风光,尽随伊归去”之“ 伊 ”为第三人称代词,既可指男性,也可指女性。柳永的俗词是供女艺人演唱的,故其中的“伊”一般都用以指男性,此词的“伊”亦指男性。女主人公将春归与情人的离去联系起来,美好的春光在她的感受中好象是随他而去了。“直恐”两字使用得很恰当,事实上春归与人去是无内在联系的,她所作的主观怀疑性的判断,将二者联系起来纯是情感的附着作用所致,说明思念之强烈。“一场寂寞凭谁诉”,在词情的发展中具有承上启下的作用。“一场寂寞”是春归人去后最易感到的,但寂寞和苦恼的真正原因是无法向任何人诉说的,也不宜向人诉说,只有深深地埋藏在自己内心深处。于是整个下片转入抒写自身懊悔的情绪。作者“算前言,总轻负”,是由于她的言而无信,或是损伤了他的感情 ,这些都未明白交代,但显然责任是在女方;于是感到自责和内疚,轻易地辜负了他的情意。再讲“早知恁地难拚,悔不当时留住。”可以看出她当初未考虑到离别后在情感上竟如此难于割舍 。他不仅举措风流可爱 ,而且还品貌端正 ,远非一般浮滑轻薄之徒可比,实是难得的人物。
而这个人“更别有、系人心处”,写说她才能体验到的好处,也是她“难拚”的最重要的原因。结句“一日不思量,也攒眉千度”,非常形象地表现了这位妇女悔恨和思念的精神状态。攒眉即愁眉紧锁,是“思量”时忧愁的表情。意思是,每日都在思量,而且总是忧思千次的,可想见其思念之深且切了。这两句的表述方式很别致,正言反说,语转曲而情益深。不思量已是攒眉千度了,则每日思量时又将如何,如此造语不但深刻,而且俏皮,十分传神。

昼夜乐 其二(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秀香家住桃花径。算神仙、才堪并。层波细剪明眸,腻玉圆搓素颈。

爱把歌喉当筵逞。遏天边,乱云愁凝。言语似娇莺,一声声堪听。

洞房饮散帘帏静。拥香衾、欢心称。金炉麝袅青烟,凤帐烛摇红影。

无限狂心乘酒兴。这欢娱、渐入嘉景。犹自怨邻鸡,道秋宵不永。


昼夜乐(宋·黄庭坚)  显示自动注释

夜深记得临歧语。说花时、归来去。教人每日思量,到处与谁分付。

其奈冤家无定据。约云朝、又还雨暮将泪入鸳衾,总不成行步。

元来也解知思虑。一封书、深相许。情知玉帐堪欢,为向金门进取。

直待腰金拖紫后,有夫人、县君相与。争奈会分疏,没嫌伊门路。


昼夜乐(宋·无名氏)  显示自动注释

一阳生后风光好。百花瘁,群木槁。南枝探暖欺寒,嘉卉争先占早。

晓来风送清香杳。映园林、报春来到。素艳自超群,似姑射容貌。

画堂开宴邀朋友,赏琼英,同欢笑。陇头寄信丁宁,楼上新妆斗巧。

对景乘兴倾芳酒,拚沈醉、玉山频倒。结实用和羹,是真奇国宝。


昼夜乐 怀金陵(元末明初·梁寅)  显示自动注释

秣陵犹忆豪华地。醉春风、花明媚。碧城彩绚楼台,紫陌香生罗绮。

夹十里秦淮笙歌市。酒帘高曳红摇翠。油壁小轻车,间雕鞍金辔。

同游放浪多才子。诧酣歌、如高李。傲时江海狂心,怀古虹霓雄气。

归卧云庐霜满鬓,十年间、多少愁思。春梦绕天涯,度烟波千里。


昼夜乐(元·王哲)  显示自动注释

钟公云,镜能照他人,不能照自

百炼青铜圆又小。平平正吐灵耀。向人前、相对相观,别辨容颜分晓。

好丑□妍并老少。尘凡一齐勘校。彼此假中来,怎生通内貌。

别有辉辉亲密要。焕心镜、主玄妙。偏能会、显古腾今,又能鉴、从前虚矫。

艳艳光辉宜自效。把当初、性珠返照。里面得全真,永明明了了。


昼夜乐 藏头(元·王哲)
  押药韵  显示自动注释

金相隔休教错。年间怎生作。前头说甚惺惺,辰下重安手脚。

被蟾光晷运交,平时从根摸索。事有神功,清强气跃。

下于予寻倚托。文上没丹药。天知命惟高,中谈谈中别著。

公决要觅清凉,兆府城南登阁。各得其宜,昼欢暮乐。


昼夜乐 中秋董太守席上(明·杨慎)
  押屑韵  显示自动注释

螳螂川上清秋节。爽襟怀、消烦热。香醪桂馥兰熏,官妓舞琼歌雪。

五马风流华筵设,金屏燕颃莺颉。软语劝飞觞,有如花连舌。

座中豪兴称三绝。高阳并,斜川埒。且偕仙侣逍遥,肯叹群儿圆缺。

未害广平心似铁。看霜鬓、半成耄耋。倩横玉叫云、把寥天吹彻。


昼夜乐 夏思(清·俞士彪)  显示自动注释

别来不道流华换。火云飞、南风扇。抛他水阁幽欢,博得炎途离怨。

万水千山迢迢远。难与你题诗罗扇。多少好风情,付异乡莺燕。

浮瓜沉李冰盘献。未同尝、怎生咽。晚来试着轻衫,还是绿窗针线。

墙外枣花黄纂纂。更忆着、手中金钏。懒去揭纱橱,任斗横星乱。


昼夜乐•亡妇遗钗,有火珠一颗。今失所在,怅然赋此(明末清初·沈谦)  显示自动注释

清和风暖樱桃醉。记合卺、成佳会。玉楼向晚妆成,亲见珠钗低坠。

椽烛光寒新月晦。红影动、斜飞襟袂。回首漠阜空,竟难寻仙佩。

香奁狼藉孤灯背。但留些、断金翠。几番悔恨当时,不与蝶裙同施。

簸土扬灰休细觅,怎再上、别人头髻。只道落怀中,却原来是泪


昼夜乐 和屯田韵(清·薛时雨)  显示自动注释

当年邂逅南楼遇。得几日、团圞聚。可怜一晌欢悰,争敌经年离绪。

怨柳啼花朝复暮。又捲起画桥晴絮。妒煞木兰舟,只摇将人去。

春情合向春皇诉。记前盟,忍孤负。算来芳草天涯,甚地不留客住。

一缕香魂风飏起,待飏到、画船停处。不怕别离多,怕华年虚度。


昼夜乐 同郁彝斋鼎钟、施可斋英兄莲舫集金沙港赏荷(清·黄燮清)  显示自动注释

游人合是风吹聚。共领略、林泉趣。四围山色飞来,都被酒杯承去。

水外烟痕烟外树。衬数点、画中楼宇。随意放中流,好寻他鸥鹭。

木兰船系垂杨渡。正红衣、隔秋浦。两般酒气花香,别有醉人心处。

古岸日斜蝉自语,被一片、绿阴遮住。载得晚凉归,响几声柔橹。


昼夜乐 西山阆风楼(近现代末当代初·刘蘅)  显示自动注释

松高不碍楼扉小。凭一望,何绵渺。燕台百里云山,迸入鸦边斜照。

些子寒添吟思好。写别来、许多怀抱。鸟语审弦隐,和阳关悲调。

飞泉■㶁当阶绕。引天籁、沉幽窈。何因未断闻根,直恁栖心云表。

僻处差无人事扰。又空山、狖悲猿啸。日日倚回阑,度萧寥昏晓。


昼夜乐(清末近现代初·汪东)  显示自动注释

万花围聚称香国。就中看、夭桃色。燕支染做秾华,翡翠装成蕡实。

玉砌瑶阶争相识。被方朔、一时偷摘。还肯到天台,问刘郎踪迹。

艳春景物堪留忆。恨风吹、漂摇极。精魂暗涉波涛,信札虚凭鳞翼。

别去明知长不见,却冤道、暂时分隔。一日似三秋,怎教人禁得。


昼夜乐(近现代·茅于美)  显示自动注释

年华飘落秋风里。似黄叶、阶前坠。红花碧果青枝,不道三春如寄。

萧瑟长空云黯黯,听阵阵、雁群嘹唳。日暮倚楼人,几多凄凉意。

也曾彩笔和清泪。写深情、绘佳丽。书城积稿尘封,一任虫翻鼠戏。

湮没他年谁收拾,更谁人、夜灯重理。珠贝永沉埋,寂寥人间世。


昼夜乐(清末近现代初·袁克文)  显示自动注释

弄花人在云飞处。扑香尘、英英舞。丹涡细透新霞,素睐轻横宿露。

薄薄娇羞留不住。算分明、握云揉雨。红影落鲛绡,记鸳鸯帘幕。

五更月褪纤纤树。断肠时、重凝伫。云天不见眉痕,绿蜡尽摇愁缕。

无那微春随梦去,怨西风、未团欢聚。何计问星娥,占银河旧渡。


昼夜乐·帆影。己卯,一九三九年。和双树、六禾(近现代末当代初·黄咏雩)  显示自动注释

济川旧愿何时了。怅极浦,余残照。天涯望眼虚悬,江上愁心孤悄。

鲎背影斜寒正峭。试指点、远山痕小。待说与惊波,有樯乌能晓。

半江秋色栏腰绕。暮云连,乱流渺。寄身一例漂萍,别恨暗牵芳草。

问讯行人无恙也,恁此去、马当风饱。奈殢雨昏烟,又错疑归鸟。


昼夜乐 别恋,剥耆卿昼夜乐原韵(当代·黄万里)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甲子冬月)

横滨记得初相遇。随结缡,长相聚。何期白首偕欢,翻起别离情绪。

况值朔风催岁暮。看落叶辞技无数。但愿好风光,尽随卿飞去。

一场寂寞凭谁诉。算私盟,未轻负。早知恁的难抛,悔不当初留住。

容伫望、鹊桥来路。一刻有空闲,便思量千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