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剑器近词谱
剑器近 《宋史·乐志》:“教坊奏《剑器》曲,其一属中吕宫,其二属黄钟宫,又有《剑器》舞队。”此云“近”者,其声调相近也。

剑器近 双调九十六字,前段八句八仄韵,后段十二句七仄韵 袁去华

  夜来雨 赖倩得 东风吹住 海棠正妖娆处 且留取 悄庭户 试细听 莺啼燕语 分明共人愁绪 
  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

怕春去 
仄平仄

  佳树 翠阴初转午 重帘未卷 乍睡起 寂寞看风絮 偷弹清泪寄烟波 见江头故人 为言憔悴如许 
  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

彩笺无数 去却寒暄 到了浑无定据 断肠落日千山暮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


此调惟有此词,无别首可校。
历代作品
袁去华 (1首)
杨玉衔 (1首)
近现代
吴湖帆 (1首)
周岸登 (1首)
汪东 (1首)
沈轶刘 (1首)
詹安泰 (1首)
当代
秦鸿 (1首)
剑器近(宋·袁去华)  显示自动注释

夜来雨。赖倩得、东风吹住。海棠正妖饶处。且留取。

悄庭户。试细听、莺啼燕语。分明共人愁绪。怕春去。

佳树。翠阴初转午。重帘未卷,乍睡起、寂寞看风絮。

偷弹清泪寄烟波,见江头故人,为言憔悴如许。彩笺无数。

去却寒暄,到了浑无定据。断肠落日千山暮。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本词以柔笔抒离情,共分三段,前面两段是双曳头 ,即句式、声韵全都相同。(周邦彦的《瑞龙吟》前面两段也是双曳头,其内容先是走马访旧,其二是触景忆旧 )。在本词,前两段虽然都是写景,但第一段是写眼前所见的,第二段是写耳际所听到的;不仅有变化,而且能以怀人深情融入景物中。
第一段前二句写夜来风雨 。前人都说众芳飘零,是风雨肆虐所致,“满地残红宫锦污,昨夜南园风雨。”(王安国《清平乐》)“雨横风狂三月暮,⋯⋯乱红飞过秋千去 。”(欧阳修《蝶恋花》)而词人却说是由于夜间春雨连绵 ,东风劲吹所导致的 。“海棠”两句,以“留取”两字,点出眼前景象,正如李清照所云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如梦令》)两词都并不落入为花落而伤心的俗套,而着重赞赏雨后的海棠依旧妖娆景色,对此王雱在《倦寻芳》词中有细致的描绘:“翠径莺来,惊下乱红铺绣。倚危栏,登高榭,海棠著雨胭脂透。”正是这雨后分外妩媚娇艳的海棠,而暂且把春光留住了。
第二段“悄庭户”两句,写庭院寂寂,了无人声。“细听”两字,接“悄 ”字而来,形容“莺啼燕语”之细啐轻微 。“分明”两句,借莺声燕语托出作者的惜春之心。文人伤春,以各种方式诉述其衷肠,有的是无可奈何的,如“杏园憔悴杜鹃啼,无奈春归”(秦观《画堂春》)。也有嗟叹无计留春的,如“一簪华发,少欢饶恨 ,无计留春且住”(晁补之《金凤钩》)。而贺铸却愿意春把相思之情带去“半黄梅子,向晚一帘疏雨 。断魂分付与,春将去。”(《感后恩》)在本词,是以莺啼宛转、燕语呢喃,似乎都在愁留春不住,这不仅与前面“且留取”呼应,而且又引出自己的惜春之情。
第三段开头“ 翠阴初转午”,以树影位置表述时间,诗词中经常见到。如说正午则有刘禹锡的“日午树阴正”(《昼居池上亭独吟》)、周邦彦的“午阴嘉树清圆”(《满庭芳》);说过午则有苏轼和李玉的《贺新郎》两者,都用“庭阴转午”。“转午”即树影转过正午位置 ,而稍向东偏 ,表示太阳将要西落。此句言“ 初转午”,则午昼正长。昼长人倦,于是有昼眠之情况 。下径接“乍睡起、寂寞看风絮”,无论睡时还是起后,都透露出作者孤独无聊的感情,“ 重帘未卷”,可以体会作者疲倦的感受,同时将上面的“愁绪”和下面的怀人之情联系起来。
“ 偷弹”三句写相思之情极深 ,词人在另一首《安公子》中亦有“ 独立东风弹泪眼,寄烟波东去”之句 ,都是借助东流的江水,请其将自己一片深衷,满怀幽恨,带给伊人。这种构思,似又从周邦彦《还京乐》词句转化出来的“彩笺”三句,承以上怀人情意而来,久别之后盼望着重逢,以切望来书告知归期;苦恨信中除掉寒暄之外别无他语,到头来归期仍是难以知晓。晏几道词“欲尽此情书尺素。浮雁沉鱼,终了无凭据 ”(《蝶恋花》),也说的是书信难达 ,相会之期难卜。这里面有盼望,也有笔墨难以形容的幽怨。
末句以景语作结 ,词意从柳永《夜半乐》结句“惨离怀 、空恨岁晚归期阻。凝泪眼、杳杳神京路。
断鸿声远长天暮”转化而来。柳永在他乡作客,离别了伊人,不知何时才能回归;怅望着长天,那苍然的暮色和声声远去的雁叫声,使作者更增添了思念之情”。本词末句刻画暮色中的落日和千山,似乎也在为词人献愁供恨,更觉相思之情,不能自己。

剑器近 和六禾夏日龙湾寓斋雅集,用原韵(清·杨玉衔)  显示自动注释

乍苔润。便客展、双双痕印。榜门树阴添晕。蛎墙粉。

算游俊。总胜却、青郊结轸。河流外,环篱槿。际天尽。

随分。一生分仕隐。江村舒啸句短长,野味饶蔬笋。

雄谈不惜语惊人,任临觞当歌,老饕狂鼓馋吻。菊花蓬鬓。

杜甫高吟,共感年华别韵。不辞白雪招秋蚓。


剑器近 次袁宣卿韵(清末近现代初·吴湖帆)  显示自动注释

惯行雨。奈易著、柔情缠住。等閒暗消魂处。尽沾取。

闭深户。谩醉拈笙箫似语。丝丝乱萦离绪。任他去。

芳树。困人沈夜午。乌云倦理,又怕想、目极飘愁絮。

千金春梦断天涯,念莺花坠欢,怨红难便轻许。醒时重数。

那日风情,事往凭谁认据。画楼寂寂笼朝暮。


剑器近 和袁宣卿(清末近现代初·周岸登)  显示自动注释

梦疑雨。醒乍歇、才飘还住。枕边梦游仙处。待寻取。

叩岩户。若有人、泠冷笑语。朦胧尚无端绪。又轻去。

庭树。弄睛阴正午。抛书坐起,见露网、轣辘牵风絮。

凭将幽恨寄瑶京,奈书成更开,雁翎知向何许。好春无数。

乱落飞红,似有伤心证据。凭阑目极江天暮。


剑器近 前词既成,乃连日梅雨,始知节候之有准也。复作一首,用袁去华韵(清末近现代初·汪东)  显示自动注释

挂檐雨。甚尽日、飘萧不住。小楼静无人处。忍听取。

绕朱户。任竹外、斑鸠自语。无端动人离绪。又飞去。

高树。荫浓忽近午。游春事往,但记省、蹀躞穿花絮。

荒阶惊见绣苔纹,望天涯故人,示知今在何许。锦书千数。

未若阴晴,到此终堪信据。闭门寂历朝还暮。


剑器近 读醉灵轩集(近现代·沈轶刘)  显示自动注释

雁声重。半破却、元龙豪纵。酒怀夜深微中。似蚕蛹。

偶飞动。怪袖手苍生自鬨。中原斗魂难共。付谁讼。

长恸。片帆荆口梦。升平醉送。试放眼,落叶凭风弄。

东来云态尽无心,剩乾坤腐儒,敝经江上孤讽。乳盘仙俑。

汉节归时,正苦高天泪涌。九州白日犹存宋。


剑器近 题背面美人竹石图(近现代·詹安泰)  显示自动注释

岁华晚,念挂席、沧波人远。弃捐怕同秋扇,暗悲叹。

画堂畔,枉几度、鶧哥怪唤。鸳衾不成浓暖,捲帘看。

凄怨。石苔蛩语乱。■暾悄步,又瘦倚、翠竹教天管。

湘弦弹泪到幽泉,纵江月肯明,旧时归雁谁见。黛眉深浅。

试一回头,应有离魂寸断。梦中颜色空依恋。


剑器近(当代·秦鸿)  显示自动注释

为谁瘦?夜雪压、秋江蒲柳。为谁病荷羸藕?落红厚。

别春后。漫记取、韶华锦绣。无端为谁僝僽?雨痕透。

风骤。倚楼斜日陡。重台掩月,历历是、笑语灯窗茂。

慵燃烟卷梦青衫,怕河桥旧株,误妆琼蕊相候。立残更漏。

屈指心声,又待迟迟永昼。泪珠暗湿星盈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