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凄凉犯词谱
凄凉犯 《白石词》注“仙吕调犯商调”,一名《瑞鹤仙影》。其自序曰:“合肥巷陌皆种柳,秋风夕起骚骚然。余客居阖户,时闻马嘶,出城四顾,则荒烟野草,不胜凄黯,乃著此解。琴有《凄凉调》,假以为名。凡曲言犯者,谓以宫犯商、商犯宫之类。如道调宫上字住,双调亦上字住,所住字同,故道调曲中犯双调,或于双调曲中犯道调,其他准此。唐人《乐书》云:犯有正、旁、偏、侧,宫犯宫为正,宫犯商为旁,宫犯角为偏,宫犯羽为侧。此说非也。十二宫所住字各不同,不容相犯。十二宫特可犯商、角、羽耳。”

凄凉犯 双调九十三字,前段九句六仄韵,后段九句四仄韵 姜夔

  绿杨巷陌 西风起 边城一片离索 马嘶渐远 人归甚处 戍楼吹角 情怀正恶 更衰草寒烟淡薄 
  中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中中仄中中平中仄仄平中仄平平仄仄仄中仄平平仄仄

似当时 将军部曲 迤逦度沙漠 
仄平平中中中中中仄仄平仄

  追念西湖上 小舫携歌 晚花行乐 旧游在否 想如今 翠彫红落 漫写羊裙 等新雁来时系著 
  中仄中平仄中仄平平仄平平仄中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中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

怕匆匆 不肯寄与 误后约 
仄平中中中中中仄仄仄


此调为姜夔自度曲,自应以此词为正体,吴文英“空江浪阔”词正与此同,若张词之前段第一、二句句读小异,或添一字,皆变体也。 按吴词前段起句“空江浪阔”,“空”字平声。第五句“露搔泪湿”,“泪”字仄声。后段起句“樊姊玉奴恨”,“玉”字仄声。第八句“倚瑶台、十二金钱”,“钱”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张词二首。

又一体 双调九十三字,前段九句五仄韵,后段九句四仄韵 张炎

  西风暗剪荷衣碎 柔丝不解重缉 荒烟断浦 晴晖历乱 半江摇碧 悠悠望极 忍独听 秋声渐急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

更怜他 柳发萧条 相为动愁色 
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

  老态今如此 犹自留连 醉筇游屐 不堪瘦影 渺天涯 尽成行客 因甚忘归 漫吹裂 山阳夜篴 
  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

梦三十六陂流水 去未得 
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


此亦姜词体,惟前段起句七字不押韵,第二句六字,后段第八句不折腰异。

又一体 双调九十四字,前段九句五仄韵,后段九句四仄韵 张炎

  萧疏野柳嘶寒马 芦花深 还见游猎 山势北来 甚时曾到 醉魂飞越 酸风自咽 拥吟鼻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平仄平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

征衣暗裂 正凄迷 天涯羁旅 不似灞桥雪 
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仄

  谁念而今老 懒赋长杨 倦怀休说 空怜断梗 梦依依 岁华轻别 待击歌壶 怕如意 和冰冻折 
  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

且行行 平沙万里 尽是月 
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仄


此与“西风暗剪”词同,惟前段第二句添一字作上三下四句法异。
历代作品
共60,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
吴文英 (1首)
姜夔 (1首)
张炎 (2首)
冯煦 (2首)
叶慧光 (1首)
周祖同 (2首)
孙鼎臣 (1首)
尤侗 (1首)
张慎仪 (1首)
张景祁 (1首)
易顺鼎 (2首)
朱祖谋 (1首)
李符 (2首)
杜文澜 (1首)
沈皞日 (1首)
沈鹊应 (1首)
潘榕 (1首)
王鹏运 (1首)
程颂万 (1首)
蒋春霖 (2首)
谭献 (1首)
陆岫芬 (1首)
陆茜 (1首)
陈匪石 (1首)
陈洵 (1首)
凄凉犯 夷则羽,俗名仙吕调,犯双调重台水仙(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空江浪阔。清尘凝、层层刻碎冰叶。水边照影,华裾曳翠,露搔泪湿。

湘烟暮合。□尘袜、凌波半涉。怕临风、□欺瘦骨,护冷素衣叠。

樊姊玉奴恨,小钿疏唇,洗妆轻怯。汜人最苦,粉痕深、几重愁靥。

花隘香浓,猛熏透、霜绡细摺。倚瑶台,十二金钱晕半掐。


凄凉犯(宋·姜夔)  显示自动注释

序:仙吕调犯商调合肥苍陌皆种柳,秋风夕起骚骚然。予客居阖户,时闻马嘶。出城四顾,则荒烟野草,不胜凄黯,乃著此解。琴有凄凉调,假以为名。凡曲言犯者,谓以宫犯商、商犯宫之类。如道调宫上字住,双调亦上字住。所住字同,故道调曲中犯双调,或于双调曲中犯道调,其他准此。唐人乐书云:犯有正、旁、偏、侧。宫犯宫为正,宫犯商为旁,宫犯角为偏,宫犯羽为侧。此说非也。十二宫所住字各不同,不容相犯,十二宫特可犯商、角、羽耳。予归行都,以此曲示国工田正德,使以哑觱栗角吹之,其韵极美,亦曰瑞鹤仙影

绿杨巷陌。秋风起、边城一片离索。马嘶渐远,人归甚处,戍楼吹角。

情怀正恶。更衰草寒烟淡薄。似当时、将军部曲,迤逦度沙漠。

追念西湖上,小舫携歌,晚花行乐。旧游在否,想如今、翠凋红落。

漫写羊裙,等新雁来时系著。怕匆匆、不肯寄与,误后约。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大约是光宗绍熙元年(1190)作者客居合肥(今属安徽)时的作品。原题下有序云 :“合肥巷陌皆种柳,秋风夕起骚骚然 ;予客居阖户,时闻马嘶,出城四顾,则荒烟野草,不胜凄黯,乃著此解;琴有《凄凉调》 ,假以为名。凡曲言犯者,谓以宫犯商、商犯宫之类,如道调宫‘上’字住,双调亦‘上’字住,所住字同,故道调曲中犯双调,或于双调曲中犯道调,其他准此。唐人乐书云:‘犯有正 、旁 、偏、侧;宫犯宫为正,宫犯商为旁,宫犯角为偏,宫犯羽为侧。’此说非也。十二宫所住字各不同,不容相犯;十二宫特可犯商、角、羽耳。予归行都,以此曲示国工田正德,使以哑觱栗吹之,其韵极美。亦曰《瑞鹤仙影》 。”这篇长达二百余字的词序,交代了写作缘起,并论述了关于“犯调”的问题,从词序中可以看出,作者当时确实感触很深,“情动于中而形于言”。
这首词上片描写淮南边城合肥的荒凉萧索景象,下片在对昔日游冶生活的怀念中隐隐透露出一种“黍离”之悲。无限感慨,都在虚处。
上片描写边城合肥的萧条景象和自己触景而生的凄苦情怀。南宋时,淮南已是极边,作为边城重镇的合肥,由于经常遭受兵灾 ,已经失去了昔日的繁华。发端两句,概括写出合肥城的荒凉冷落 。“合肥巷陌皆种柳 ”,词人将“绿杨巷陌”置于“秋风”“边城”的广阔背景中,以杨柳的依依多情反衬秋日边城的萧瑟无情 。就更容易突现那“一片离索”。宋朝王之道《出合肥北门二首》描绘南宋初年合肥附近的残破景象是“断垣甃石新修垒,折戟埋沙旧战场。阛阓凋零煨烬里 ,春风生草没牛羊”。“一片离索”全属写实。
然而,这两句还只是粗线条的勾勒,犹如一幅大型油画,人们首先看到的是画面的总体轮廓:萧索的边城街巷中,一片杨柳在秋风中袅舞;及至近处观察,读者仿佛进入了具体的画境,见到军马嘶鸣,行人匆匆,戍楼孤耸寒角悲吹。“马嘶”、“吹角”诉诸听觉 ,旅人、“戍楼”诉诸视觉 ;这些意象,或处于运动之中,或呈现为静态,在萧瑟的秋风中交织成一幅画面,调动起读者各种不同的感官,使之充分感受到边城遭受兵燹那种特有的凄凉气氛。接着,作者抛开对客观景物的描绘 ,将自己此时的心情用“情怀正恶”四字,沟通了与读者的联系,随即又在上述这幅画面上抹上“衰草寒烟”的浓重一笔,再着一“更”字,寓情思于景语中,于是,画面便在景情交融的高度上融为一体了。至此意犹未尽,歇拍二句再反实入虚,借助带有某种特殊格调的比喻,传写自己身临其境时的感觉:行经这座曾经繁华一时的名城,就好象当年随将军出塞的士兵,在荒无人迹的沙漠上艰难地跋涉,所感受到的是四处萧条,一片荒凉,让人难以忍受的无边无际的寂寞孤独。部曲,此泛指军队。迤逦,曲折连绵貌。这个比喻,为暗淡的画面注入了一定的时代特色,它启发当时的读者不由自主地回忆起靖康之变以来的种种往事,不禁兴起沉深的家国之恨,身世之愁。因而,这句比喻性联想所触发的沧桑之感,也就进一步深化和升华了画面的意境。
换头由“追念”二字引入回忆,思绪折转到过去,带起整个下片。碧水红荷,画船笙歌,往日西湖游乐的美好生活,令作者难以忘怀 。淳熙十四、五年间,姜夔曾客居杭州,他在当时所写的一首《念奴娇》词中,曾以清新俊逸的笔调,倾吐过对于西湖荷花的深情 :“日暮青盖亭亭,情人不见,争忍凌波去。只恐舞衣寒易落,愁入西风南浦。”如今 ,肃杀的秋风已把南浦变成一片萧索,西湖荷花那幽幽的冷香可能也随着“水佩风裳”的凋零而消逝了吧 ?“旧游在否”一句设问 ,将词意稍稍振起,调节一下叙述的节奏。
“想如今”句以揣测的语气写对西湖荷花的凋落的想象。前一句写人,后一句咏荷,而于咏荷中也暗寓着抚今追昔、人事已非的沧桑感。这两句与换头三句所描绘的画面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在时间上则是一个过渡,即由追念转到目前。如果说换头三句是通过对西湖的优美风光及游乐生活的描绘,反衬了淮南合肥的冷落,则此二句对于西湖萧条秋景的描写,乃是由于作者置身于淮南的现实环境,受到周围景物的触发,因“情怀正恶”而对西湖景物进行联想的结果,时空的穿插在这里得到了和谐的统一。作者愈是感到眼前环境的凄凉黯淡,对西湖旧游的怀念之情就愈加强烈。
于是,以下几句,作者索性放笔直抒这种不能自己的感情 。“漫写羊裙”,用王献之书羊欣白练裙的故事。《南史·羊欣传》载,南朝宋人羊欣,年少时即工于书法,很受王献之的钟爱。羊欣夏天穿新绢裙(古代男子也着裙)昼寝 ,王献之在他的新裙上挥笔题字,羊欣看到王献之的墨迹,把裙子珍藏起来。这里“羊裙”代指准备赠与伊人的字幅墨迹。作者想象着:要把表达他此刻心情的信笺系到雁足上,让他捎给心爱的情人。写到此处作者犹觉意思未尽,但是,姜夔却把鸿雁传书这个人们熟悉知的故事再翻进一层:只怕大雁行色匆匆,不肯替我带信,因而耽误了日后相见的约会。所以 ,“羊裙”只是空写,怀友之情也就始终无法开解,这就使读者对词人的寂寞处境和悲伤情怀更加同情。
这也是姜夔的一首自度曲。序中所说的“犯”调,就是使宫调相犯以增加乐曲的变化,类似西乐的转调。所谓“住字”,即“杀声”,指一曲中结尾之音 。《凄凉犯》这个词调 ,是仙吕调犯商调,两调住字相同,所以可以相犯。关于它的声情,正象龙榆生所说:“在整个上片中没有一个平收的句子,把喷薄的语气,运用逼侧短促的入声韵尽情发泄。后片虽然用了两个平收的句子,把紧促的情感调节一下;到结尾再用一连七仄的拗句 ,显示生硬峭拔的情调”(《词曲概论》)。
姜夔在行都(杭州)令国工吹奏此曲,谓“其韵极美”。曲调与词情契合 ,声情并茂具有一种独特的音乐美,体现了姜夔高度的音乐修养。

凄凉犯 北游道中寄怀(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萧疏野柳嘶寒马,芦花深、还见游猎。山势北来,甚时曾到,醉魂飞越。

酸风自咽。拥吟鼻、征衣暗裂。正凄迷,天涯羁旅,不似灞桥雪。

谁念而今老,懒赋长杨,倦怀休说。空怜断梗梦依依,岁华轻别。

待击歌壶,怕如意、和冰冻折。且行行,平沙万里尽是月。


凄凉犯 过邻家见故园有感(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西风暗剪荷衣碎,柔丝不解重缉。荒烟断浦,晴晖历乱,半山摇碧。

悠悠望极。忍独听、秋声渐急。更怜他、萧条柳发,相与动秋色。

老态今如此,犹自留连,醉筇游屐。不堪瘦影,渺天涯、尽成行客。

因甚忘归,谩吹裂、山阳夜笛。梦三十六陂流水,去未得。


凄凉犯 同蘋湘徘徊方塘之上,野风袭人,洒然襟抱,明月在水,荇藻交映,俯仰身世,忧从中来,感成此解,兼寄次米(清末民国初·冯煦)  显示自动注释

败芦卷雪,长汀晚、微霜尚恋归屧。烟笼野树,乱鸦惊起,暮笳凄咽。

酒怀渐歇。奈欢意、都如坠叶。弄空波、寒星数点,鸥外半明灭。

知否西窗下,一片秋声,夜吟应怯。相思天末,又望断、庭阴新月。

北雁无书,算只悔、当时轻别。甚银笺、一寸为写恨万叠。


凄凉犯 再题梦轩师江上闻筝图(清末民国初·冯煦)  显示自动注释

峭帆半掠。微云远、声声蓦带离索。去潮乍弄,烟沈断戍,暗回清角。

芳尊谩酌。甚情绪、中年渐觉。想天涯、歌长梦窄,往事渐零落。

无那空江暝,几许销凝,雁啼幽壑。岁华未晚,怎青衫、便成飘泊。

莫倚冰弦,怕愁里、桓郎瘦削。待镫昏、曲冷更与溯旧约


凄凉犯 木芙蓉(清·叶慧光)  显示自动注释

秋江水浅红蕖落,寒英又遍江岸。画船歌歇,西风渐紧,绮罗重换。

鸳鸯拆散。但留得、寥天一雁。带衰杨、萧疏几线,杳杳斜阳晚。

那更新霜溅,渡萧辰、恁般清怨。溪花落尽,剩娉婷、尚疑人面。

待插银瓶,怕憔悴、愁颜莫展。更伊谁、无情酒盏向汝劝。


瑞鹤仙影 梅影(清·周祖同)  显示自动注释

影儿瘦极,高楼畔、凭他午夜吹笛。绮窗淡伫,前身恍见,者般寒寂。

春人悄立,替伊点宫妆粉额。认南枝、新巢睡鹤,衬得恁昏黑。

清浅横斜处,自遇逋仙,便多踪迹。石湖制曲,又姜家、暗香同拍。

渐觉模糊,料林下么蟾小侧。帐痕疏、水墨几笔,画不出。


凄凉犯 江口感怀(清·周祖同)  显示自动注释

几重水驿东风大,孤舟尚挂帆席。故山近也,斜阳影里,正愁羁客。

江波怨极,料蘅杜、幽香未息。怕归时、深秋撷佩,换了旧颜色。

前事休回首,约访青春,木兰双楫。少年俊侣,怅如今、各分南北。

欲寄翎笺,奈多是、云天迥隔。只昏鸦树外隐隐,数点墨


凄凉犯 旧扇(清·孙鼎臣)  显示自动注释

冷萤闪入帘旌暗,梧阶骤雨初歇。篝香散尽,怀中宛转,旧时圆月。

秦鸾影绝。剩一角、青缯山活。问秋风、今生那日,再与片时热。

密密湘东字,翠墨秋毫,素纨愁滑。郁金未涴,忆针楼晚凉时节。

容易经年,清梦断、桃笙如雪。更谁禁枕畔络纬,语切切。


凄凉犯 寒更(清·尤侗)  显示自动注释

愁人影共。残灯语、夜寒何处寻梦。淡月微笼,酸风乍咽,严更徐动。

孤衾自拥。听声声、如迎似送。想依稀、长歌短泣,数阕谯楼弄。

多少朱门客,锦瑟弹蛟,玉箫吹凤。凄凉伴我,吉丁当、打入心孔。

断续随风,又接着、晓钟鸣空。问鸡人、铜壶漏水几点冻。


凄凉犯 秋夜纪梦(清末民国初·张慎仪)  显示自动注释

雁声断续,残更后、一檠相对枯坐。思量往事,凄凄切切,又听叶堕。

虫喧风大,只播弄愁人一个。聊倒樽、遣怀自酌,引梦孤衾卧。

梦逐浣花去,去去来来,被人惊破。相思何益,问相思、可能销么。

想到团圞,最辛酸如何是可。向双飞蛱蝶,说他生因果。


凄凉犯(清·张景祁)  显示自动注释

玉箫旧约。人何在、芙蓉落尽秋雪。锦鸾罢舞,钿车又去,佩遗珊玦。

兰皋望绝。更湘水、湘云万叠。记当时、高梧院落,苍藓印鸳屧。

休问香溪路,古柳残鸦,野塘寒叶。素波未远,怎相携、五湖歌楫。

夜火沙河,怕归渡、流澌暗结。漫句留,独枕梦醒雁叫月。


凄凉犯(清末民国初·易顺鼎)  显示自动注释

湘灵去后湘云杳,向人天空抱瑶瑟。京尘眯眼,吴霜点鬓,暗催愁色。

旗亭醉墨。漫赢得痴蜗旧画,料移灯、独听秋声,今夜凤城客。

俊侣行歌地,玳燕文梁,铜驼香陌。东风换了,怕花前、泪痕难觅。

帘隙星辰,但一道斜河影直。这波路、怨长梦短,怎到得。


凄凉犯 重台水仙,用梦窗原韵(清末民国初·易顺鼎)  显示自动注释

湘春水阔,单衣外、仙云暗护如叶。障风浅幕,瑶房闭久,洗妆乍湿。

鲛程冻合,珠海双帆正涉。采香人,凉到骨,步入翠蓬叠。

鬟朵压来重,小月钗梁,夜寒飞怯。粉弹未破,晕愁痕玉颜冰靥。

金屋沉沉,问身世微波几摺。想重衾晚馥浓熏,缟梦灭。


凄凉犯 渐西村人富春卧游图,为袁仲默、叔撝兄弟作,用白石韵(清末民国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清琴怨入西风后,凝尘歰断冰索。大招赋否,江空岁晚,数声哀角。

蛟龙气恶。黯千里乡心茧薄。怪飘萧、溪山破墨,一雁度空漠。

肠断桐君未,偶世餐霞,顿更哀乐。故山梦短,迸惊弦、广陵摇落。

一苇延缘,料晞发吟魂恋著。听松声、七里濑尾断旧约。


凄凉犯 八测晚泊(清·李符)  显示自动注释

蒲荒菰冷,吴淞路、日沉远浦云黑。今宵最苦,乡城未远,已同行客。

江清八测。又从此、签程第一。料冯夷、还应笑我,岁岁挂帆席。

忽洒廉纤雨,渐引新愁,起抛吟笔。翠尊纵在,怎能消、此时岑寂。

况见灯昏,便想到、鸳楼锦瑟。舣扁舟、漫近戍柝怕听得。


凄凉犯 为友人咏枕(清·李符)  显示自动注释

翠针绣罢,吴绫窄、蝶栖并蒂花蕊。碎搓碧艾,玉纤装就,綵丝缝细。

兰闺密意。愿长是、罗帏并倚。又谁知、双鸾轻别,抱向客窗睡。

暗坠钗梁处,灯照孤眠,不堪重记。郁金油涴,剩桃鬟、旧痕香腻。

一半红棱,惯留待、人来梦里。怨楼角、月斜晓箭又惊起。


凄凉犯 己未除夕(清·杜文澜)  显示自动注释

凄凉断角吹残戌,匆匆复送今夕。旧诗未检,新桃漫写,暗愁空积。

梅花自逸。又偷泄、东风信息。奈天寒、冷竮翠袖,鹤外黄岑寂。

还忆浔江上,剑倚珠灯,醉倾春碧。弓衣换否?怅年华、瘦腰知得。

猛听荒鸡,定惊起、江湖倦客。念家山,铁甲未解泪满臆。


凄凉犯 子韶归自江上,词以慰之(清·沈皞日)  显示自动注释

飞花两桨,催人去、计程千里将半。犀浦雪涛,片帆何处,汀迷沙暗。

閒鸥梦断。认杨柳、谁寻深岸。正无边、撩风丝雨,应把春衫换。

孤客真愁绝,望极空江,别离曾惯。暮云似漆,坐篷窗、一灯零乱。

如此凄凉,甚官閤、猿啼鹤怨。问归舟、游情几许莫更倦。


凄凉犯 墨梅(清·沈鹊应)  显示自动注释

幽奇妙笔。传神处,横斜一片难折。水边竹外,无言独自,盈盈清绝。

墨香染颊,任羌笛飞声自咽。但凄然、冰魂一缕,掩映夜深月。

索笑人何处,弄芯吹香,欢情销歇。罗浮梦断,思恹恹、怨怀谁说。

洗尽残妆,入横幅、馀姿更洁。有凌波、缥缈冷淡,不可接。


凄凉犯 重阳后一日,西风毷氉,感旧拈此(清末民国初·潘榕)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丁巳至戊午作

流光瞬息。催人老、重阳又过佳节。旧游乐事,登高选胜,尽成陈迹。

年来碌历,只赢得霜丝鬓白。甚心情、持螯醉酒,逸兴迥非昔。

真个欢场少,几辈疏狂,几番歌泣。零愁断梦,付苔阶、病蛩衰蝶。

木落砧寒,助秋思、凄清欲绝。尽西风,平芜乱卷乱扫叶。


凄凉犯 用白石韵(清·王鹏运)  显示自动注释

夕阳一抹。风帘静、清吟不尽萧索。钿车宝马,欢情转首,恨生清角。

伤春梦恶,断红沁、残阳影薄。甚悤悤、珠幡彩胜,障眼总尘漠。

休念开元日,尺五城南,蹋歌声乐。麝尘溅处,颤鸾龙、宝钗零落。

海样莺花,俊游事、铜驼记著。只疏梅、月底弄影未负约。


凄凉犯 秋帐(清末民国初·程颂万)  显示自动注释

垂罗四角。凉飔罥、撩人自剪红烛。潜钩不响,芳酲未解,偎郎睡熟。

吹香断续。是茉莉、攒成六曲。怕宵阑、灯花恨簇,断梦妒冰縠。

钏响回身处。几个凉蚊,伴他幽独。九华漫掩,莫惊醒、个人红玉。

绣额低悬,怅魂阻、一层纱绿。料尖风、此夕不许,上翠褥。


凄凉犯 十二月十七日夜,大寒读书,至漏三下,屋小如舟,虚窗生白,不知是月是雪。因忆江南野泊,雪压篷背时光景,正复似之(清·蒋春霖)  显示自动注释

短檐铁马,和冰语敲阶,更少残叶。鼠声渐起,芸编倦拥,酒怀添渴。

疏灯晕结。觉霜逼、帘衣自裂。似扁舟、风来舵尾,野岸冷云叠。

回首垂虹夜,瘦橹摇波,一枝箫咽。窗鸣败纸,尚惊疑、打篷乾雪。

悄护铜瓶,怕寒重、梅花暗折。却开门,树影满地压冻月。


凄凉犯 夜泊万福桥(清·蒋春霖)  显示自动注释

平芜黯淡,连鸦阵、危滩时响风叶。夜潮乍起芦根,浪浦估帆催歇。

深杯倦泼。听风激、哀笳乱咽。正遥空、寒星数点,旗影动残雪。

谁念荒江外,铁甲生寒,泪花冰结。枕戈梦短,坏云堆、饿鸱啼绝。

醉倚貂裘,问知否、霜袍冻裂。但平沙万幕,寂寂拥夜月。


瑞鹤仙影 白石客合肥,自度此曲,予用其韵题王五谦斋小辋川图,安得哑筚篥倚之(清·谭献)  显示自动注释

越阡度陌。凉云下芜城,一例萧索。故山可隐,名园有主,不闻残角。

倾襟未恶。更消受青尊酒薄。试重歌、蓝田辋曲。冷句写寂寞。

回首芳林晚,读书弦诗,少时行乐。剪灯细雨,剩檐花、向人徐落。

燕到淮南,者门巷年年记著。弄扁舟,却问野水赋旧约。


凄凉犯(清·陆岫芬)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见《词综补》

愁萦恨惹匆匆里,琼花经雨先谢。一轮宝镜,照他奉倩,泪如珠泻。

今生负也,悔末乞、杨枝水洒。望空江、翠雨飘飘,忍听暮钟打。

凄绝蓬莱劫,并命鸳鸯,顿教抛舍。大招赋遍,怅翩然、空留遗挂。

寒绿粼粼,照不见、黛螺如画。算三生、素袂只有梦里把。


凄凉犯 月(清·陆茜)  显示自动注释

碧天如洗沉沉静,嫦娥也合垂泪。可知更有,痴儿呆女,抱愁相对。

帘筛影碎。把多少、酸情料理。步苍苔、瑶阶迤逦,宝鼎篆香细。

一度檀栾夜,几处欢娱,几人憔悴。相思彻底,想天涯、一般钩起。

风漾银塘,笑卅六鸳鸯痴睡。看霜花、扑簌不管,冷似水。


凄凉犯(清·陈匪石)  显示自动注释

序:离乱以来,旧时吟侣次公、沤梦、钵龛、晦翁、太狷、霜厓、半樱先后物化,雨大壮话旧及之,怆然不怡。和白石,并寄述庵、韬素。

玉楼路格尘徽冷,猗兰逸句愁索。篆香尚袅,孤檠照夜,梦回天角。

鸡声又恶。叹樽前、情缘水薄。枉当年、旗亭画壁,转眼吊幽漠。

依旧秦淮岸,老树婆娑,久忘哀乐。棹歌乍起,想桃根、泪珠偷落。

细马春过,有波外、闲鸥记着。甚曛黄、不许驻景负俊约。


凄凉犯 立夏前一日风雨中作(清末民国初·陈洵)  显示自动注释

绿芜故国。春光掩、鹃红著树无色。近寻正苦,遥听又异,荡魂如墨。

闲愁拼掷。怪都似、年时未识。到而今、林声怨彻。泪点费重觅。

多少飘灯事,美酒人家,斗鸡坊陌。艳尘住否,想东君、也嫌残客。

倦羽飘摇,怎禁向、江潮信息。但斜阳、一晌放了又趁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