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安公子词谱
安公子 唐教坊曲名。《碧鸡漫志》云:“据《理道要诀》,唐时《安公子》在太簇角。今已不传,其见于世者,中吕调有《安公子近》,般涉调有《安公子慢》。” 按柳永“长川波潋滟”词自注“中吕调”,“远岸收残雨”词自注“般涉调”,但蒋氏《十三调》谱采柳永“长川波潋滟”词,又注“正宫“。

安公子 双调八十字,前段八句四仄韵,后段七句三仄韵 柳永

  长川波潋滟 楚乡淮岸迢递 一霎烟汀雨过 芳草青如染 驱驱携书剑 当此好天好景 自觉多愁多病 
  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平平平仄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

行役心情厌 
平仄平平仄

  望处旷野沈沈 暮云黯黯 行侵夜色 又是急桨投村店 认去程将近 舟子相呼 遥指渔灯一点 
  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


此调柳永有两体,八十字者,前后段句读参差,无宋人别词可校。一百六字者,宋人添字、减字,颇有异同,故谱内可平可仄俱详注一百六字词下。

又一体 双调一百六字,前后段各八句、六仄韵 柳永

  远岸收残雨 雨残稍觉江天暮 拾翠汀洲人寂静 立双双鸥鹭 望几点 渔灯掩映蒹葭浦 停画桡 
  中仄平平仄中中中中平平仄中仄中平平仄仄仄中平平仄中中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中

两两舟人语 道去程今夜 遥指前村烟树 
中仄平平仄仄中中中中中仄平平中仄

  游宦成羁旅 短樯吟倚閒凝伫 万水千山迷远近 想乡关何处 自别后 风亭月榭孤欢聚 刚断肠 
  中仄平平仄中平中仄平平仄中仄中平中仄仄仄中平平仄仄中仄平平中仄平平仄中中中

惹得离情苦 听杜宇声声 劝人不如归去 
中仄平平仄仄中中平中中中中平中仄


此调一百六字者以此词为正体,柳词别首“梦觉清宵”词,晁补之“少日狂游”词与此同。若袁词之句读小异,晁词、陆词之减字,杜词之摊破句法,皆变格也。 此词前后段第四句、第七句俱作上一下四句法,各家皆然。 按晁词前段第二句“阆苑花间同低帽”,“苑”字仄声,“花”字、“间”字俱平声。第七句“镇琼楼归卧”,“琼”字平声。柳词别首后段第二句“当初不合轻分散”,“当”字平声,“不”字仄声。第三、四句“及至厌厌独自个,却眼穿肠断”,“独”字、“眼”字俱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下所采诸词。

又一体 双调一百六字,前后段各九句、六仄韵 袁去华

  弱柳丝千缕 嫩黄匀遍鸦啼处 寒入罗衣春尚浅 过一番风雨 问燕子来时 绿水桥边路 曾画楼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

见个人人否 料静掩云窗 尘满哀弦危柱 
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

  庾信愁如许 为谁都著眉端聚 独立东风弹泪眼 寄烟波东去 念永昼春閒 人倦如何度 閒傍枕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

百啭黄鹂语 唤觉来厌厌 残照依然花坞 
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平平平仄


此与柳词同,惟前后段第五句作五字两句异。

又一体 双调一百四字,前后段各八句、六仄韵 晁补之

  柳老荷花尽 夜来霜落平湖净 征雁横天鸥舞乱 鱼游清镜 又还是 当年我向江南兴 移画船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

深渚蒹葭映 对半篙碧水 满眼青山魂凝 
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

  一番伤华鬓 放歌狂饮犹堪逞 水驿孤帆明夜事 此欢重省 梦回处 诗塘春草愁难整 宦情与 
  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

归思终朝竞 记他年相访 认取斜川三径 
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


此亦与柳词同,惟前后段第四句俱减一字作四字句异。

又一体 双调一百六字,前后段各十句、七仄韵 杜安世

  又是春将半 杏花零落閒庭院 天气有时阴淡淡 绿杨轻软 连画阁 绣帘半卷 招新燕 残黛敛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

独倚阑干遍 暗思前事 月下风流 狂踪无限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

  惜恐莺花晚 更堪容易相抛远 离恨结成心上病 几时消散 空际有 断云片片 遥峰暖 闻杜宇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

终日哀啼怨 暮烟芳草 写望迢迢 甚时重见 
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


此亦与柳词同,惟前后段第四句各减一字作四字句,第五句作七字一句、三字一句,多押一韵,两结各添一字作四字三句异。

又一体 双调一百二字,前后段各九句、六仄韵 陆游

  风雨初经社 子规声里春光谢 最是无情 零落尽 蔷薇一架 况我今年 憔悴幽窗下 人尽怪 
  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

诗酒消声价 向药炉经卷 忘却莺窗柳榭 
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

  万事收心也 粉痕犹在香罗帕 恨月愁花 争信道 如今都罢 空忆前身 便面章台马 因自来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

禁得心肠怕 纵遇歌逢酒 但说京都旧话 
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


此亦与柳词同,惟前后段第三、四句减一字俱作四字一句、七字一句,第五、六句减一字俱作四字一句、五字一句异。
历代作品
晁端礼 (2首)
晁补之 (2首)
杜安世 (1首)
柳永 (3首)
袁去华 (1首)
陆游 (1首)
丁澎 (1首)
俞士彪 (1首)
夏孙桐 (1首)
朱祖谋 (1首)
杨玉衔 (3首)
董以宁 (1首)
郑文焯 (1首)
陈洵 (1首)
近现代
乔大壮 (1首)
周岸登 (1首)
汪东 (1首)
袁思亮 (2首)
袁荣法 (1首)
邓嘉缜 (1首)
郭则沄 (1首)
金兆蕃 (1首)
金天羽 (1首)
龙榆生 (1首)
安公子(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帝里重阳好。又对短发来吹帽。满目风光还似旧,奈樽前人老。

暗忆当年,伴侣同倾倒。夸俊游、争买千金笑。到如今憔悴,恰似华胥一觉。

此恨何时了。旧游屈指愁重到。小曲深坊闲信马,掩朱扉悄悄。

怎得个多情,为我传音耗。但向伊、耳边轻轻道。道近来应是,忘了卢郎年少。


安公子(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渐渐东风暖。杏梢梅萼红深浅。正好花前携素手,却云飞雨散。

是即是、从来好事多磨难。就中我与你才相见。便世间烦恼,受了千千万万。

回首空肠断。甚时与你同欢宴。但得人心长在了,管天须开眼。

又只恐、日疏日远衷肠变。便忘了、当本深深愿。待寄封书去,更与丁宁一遍。


安公子 送进道四弟赴官无为(宋·晁补之)  显示自动注释

柳老荷花尽。夜来霜落平湖净。征雁横天鸥舞乱,鱼游清镜。

又还是、当年我向江南兴。移画船、深渚蒹葭映。对半篙碧水,满眼青山魂凝。

一番伤华鬓。放歌狂饮犹堪逞。水驿孤帆明夜事,此欢重省。

梦回处、诗塘春草愁难整。官情与、归期终朝竞。记它年相访,认取斜川三径。


安公子 和次膺叔(宋·晁补之)  显示自动注释

少日狂游好。阆苑花间同低帽。不恨千金轻散尽,恨花残莺老。

命小辔、翩翩随处金尊倒。从市人、拍手拦街笑。镇琼楼归卧,丽日三竿未觉。

迷路桃源了。乱山沈水何由到。拨断朱弦成底事,痛知音人悄。

似近日、曾教青鸟传佳耗。学凤箫、拟入烟萝道。问刘郎何计,解使红颜却少。


安公子(宋·杜安世)  显示自动注释

又是春将半。杏花零落闲庭院。天气有时阴淡淡,绿杨轻软

连画阁、绣帘半卷。招新燕。残黛敛、独倚阑干遍。暗思前事,月下风流,狂踪无限。

惜恐莺花晚。更堪容易相抛远。离恨结成心上病,几时消散。

空际有、断云片片。遥峰暖。闻杜宇、终日哀啼怨。暮烟芳草,写望迢迢,甚时重见。


安公子(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长川波潋滟。楚乡淮岸迢递,一霎烟汀雨过,芳草青如染。

驱驱携书剑。当此好天好景,自觉多愁多病,行役心情厌。

望处旷野沈沈,暮云黯黯。行侵夜色,又是急桨投村店。

认去程将近,舟子相呼,遥指渔灯一点。


安公子 其一(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远岸收残雨。雨残稍觉江天暮。拾翠汀洲人寂静,立双双鸥鹭。

望几点,渔灯隐映蒹葭浦。停画桡、两两舟人语。道去程今夜,遥指前村烟树。

游宦成羁旅。短樯吟倚闲凝伫。万水千山迷远近。

想乡关何处?自别后、风亭月榭孤欢聚。刚断肠、惹得离情苦。

听杜宇声声,劝人不如归去。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是一首典型的游宦思归之作,反映了作者长年落魄、官场失意的萧索情怀。
上片写景,时间是作者搭船到某处去的一个下午。
头两句写江天过雨之景,雨快下完了,才觉得江天渐晚。风雨孤舟,因雨不能行驶,旅人蛰居舟中,抑郁无聊 。时间、地点、人物都或明或暗地展示了出来。
“拾翠”二句,是写即目所见。汀洲之上,有水禽栖息,拾翠之人已经归去。而以“双双”形容“鸥鹭”,更觉景中有情 。拾翠佳人 ,即在水边采摘香草的少女。鸥鹭成双,自己则块然独处孤舟,一对衬,就更进一步向读者展开了作者的内心活动 。“ 望几点”句 ,写由傍晚而转入夜间。渔灯已明 ,但由于是远望 ,又隔有蒹葭,所以说是“隐映”,是远处所见。
“ 停画桡 ”句,则是已身所在,近处所闻。“道去程”二句,乃是舟人的语言和动作 。“前村烟树”,本属实景,而冠以“遥指”二字,则是虚写。这两句把船家对行程的安排,他们的神情、口吻以及依约隐现的前村 ,都勾画了出来 ,用笔极其简炼,而又生动、真切。上片由雨而暮,由暮而夜,用顺叙的方法铺写景物,景中有情。
过片“游宦成羁旅”是全词的中心,为上片哀景作注,同时又引出下文,由今夜的去程而念及长年行役之苦。“短樯”七字,正面写出舟中百无聊赖的生活。“万水”两句,从“凝伫”来,因眺望已久,所见则“ 万水千山 ”,所思则“乡关何处”。“迷远近”虽指目“ 迷 ”,也是心“迷”。“自别后”以下 ,直接“ 乡关何处”展开叙说。“ 风亭”七字,追忆过去,慨叹现在。昔日良辰美景,胜地欢游,今日则短樯独处,离怀渺渺,用一“ 孤 ”字将今昔分开,亭榭风月依然,但人却不能欢聚了。“刚断肠”以下,是说离情正苦,归期无定,而杜宇声声,劝人归去,愈觉不堪。这首词先景后情,情贯全篇,中间以“ 游宦成羁旅 ”五个字相连,景为情设,情由景生,结构精美,是一首工巧之作。

安公子 其二(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梦觉清宵半。悄然屈指听银箭。惟有床前残泪烛,啼红相伴。

暗惹起、云愁雨恨情何限。从卧来、展转千馀遍。恁数重鸳被,怎向孤眠不暖。

堪恨还堪叹。当初不合轻分散。及至厌厌独自个,却眼穿肠断

似恁地、深情密意如何拚。虽后约、的有于飞愿。奈片时难过,怎得如今便见。


安公子(宋·袁去华)  显示自动注释

弱柳丝千缕。嫩黄匀遍鸦啼处。寒入罗衣春尚浅,过一番风雨。

问燕子来时,绿水桥边路。曾画楼、见个人人否。料静掩云窗,尘满哀弦危柱。

庾信愁如许。为谁都著眉端聚。独立东风弹泪眼,寄烟波东去。

念永昼春闲,人倦如何度。闲傍枕、百啭黄鹂语。唤觉来厌厌,残照依然花坞。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怀人之作,在古诗词中是多得数也数不清,要做到不和别人雷同实在不容易。袁去华这首《 安公子》就以其构思别致、章法新颖而独有特色。这首词从写初春景色入手:那嫩黄色的新柳带来万物苏生的消息,同时也使词人胸中思家的种子急剧萌芽,生长。看见新柳 ,自然地想到当日离别时爱人折柳赠别的情景。
柳者,留也。作者不但没有被留在家里,如今反而在外地羁留,这怎不教人睹物伤怀呢 ?再说春浅衣寒,又加上风雨,有谁又不想象中的温暖呢?所以前四句貌似写景 ,其实已笼得全篇之意。《蕙风词话》卷三说:“作慢词,起处必须笼罩全阕 。近人辄作景语徐引 ,乃至意浅笔弱,非法甚矣。”这首词虽用景语开头 ,但景中含有浓烈的感情 ,这自然除了被人讥笑“意浅笔弱”的可能 。“燕子来时”是由春天的到来而自然引出来的;而燕子来自南方,又自然把作者的思绪牵向“了在南方的家乡”并产生人归落“燕”后的感情。不过,作者没有正面说出这些意思,而只是问燕子在来时的路上是否看见了他的爱人。这一问安排得轻灵新巧,极有韵味,也极情深。况且问语中又设想爱人是在“绿水桥边路”旁的“画楼”上这不是又在暗示对方也在思念自己吗?“料静掩云窗,尘满哀弦危柱”则直写对方情绪。作者的本意是要写自己怀人,但这里却构思出一个人来怀自己的场面,这是很有意思的 。刘永济以为这种方法是来自《 诗经》,他说 :“《 陟岵》之诗不写我怀父母及兄之情,而反写父母及兄思我之情,而我之离思之深 ,自在言外。
后世词人,神明用之,其变乃多。⋯⋯先写行者念居者,复想居者思行者,两地之情,一时俱极:皆此法也。”(《词论》)
下片放下对方,又开始从自己方面叙说。庾信作有《愁赋》,全文今已不见传,尚留有“谁知一寸心,乃有万斛愁”等句。词中说象庾信那么多的愁为什么都聚在我的眉端?这是自己向自己发问,问得颇有感慨。庾信的愁,作者是从文章里看到的,这里设想聚在了自己眉端,这种想象也十分新鲜。那么多愁都在眉端 ,如何受得了?因而总得排遣,“独立东风弹泪眼”就是设想出来的遣愁法之一。只是这一句写抛泪者形象,单独看来并没有多少特别的好处,但由于作者是在水边 ,而他的意中人也在“绿水桥边路”,所以他顿生寄泪的念头。这一想法新鲜、大胆,设想的意境又十分美丽、浑厚。假如真能寄得眼泪回去,那将比任何书信都能证明他诚挚的思念。而且因为有了这一句 ,“独立东风弹泪眼”才脱俗超尘,放射出奇特的色彩。可是语虽新奇,寄泪终究是办不到的。痴想过后 ,眼前仍旧是“ 永昼”,是“春”,是“闲”,排愁无计的主人无奈何又向自己发出“ 人倦如何度”的问题,这连续的发问可以使我们联想到词人举措茫然的神态和无处寄托的心情,愁思之深也由此更加突出了。同样 ,“ 人倦如何度”的满意答案是没有的,“闲傍枕”就正好说明了并无度时良法,于是作者百无聊赖只好去听“ 黄鹂语”。黄鹂鸣声悦耳,是否它真能稍解苦闷呢?“ 唤觉来厌厌”,作者在黄鹂声中恍惚入睡,又被同样的声音唤醒,醒来后精神“厌厌”地,一点不振,因此我们知道黄鹂语不但没有使作者消忧,反而空添一段惆怅。“残照依然花坞”,仍用景语结尾。同开头呼应 。“念永昼”以下数句,似从贺铸《薄幸》词翻出。贺词去 :“正春浓酒暖,人闲昼永无聊赖 。厌厌睡起,犹有花梢日在。”总言愁闷无聊 、日长难度之意。而此意,晏殊《踏莎行》“一场愁梦酒醒时,斜阳却照深深院”已先说破。像午睡醒时、斜阳犹照之事,人人所曾经历,但构成意境,写入词章,则非有心人不能。正如王国维所云“常人能感之而唯诗人能写之 ,故其入于人者至深”(《清真先生遗事·尚论》),因之能作此等语者也就不止一二人。说是承袭也好,说是暗合也好,写来能大略有所变化增益便都可以留传下来。总的说来这首词的想象和构思能不落俗套,结构又十委婉曲折。《古今词论》曾说 :“填词,长调不下于诗之歌行长篇。歌行犹可使气,长调使气,便非本色。高手当以情致见佳。盖歌行如骏马蓦坡 ,可以一往称快;长调如娇女步春,旁去扶持,独行芳径,徙倚而前,一步一态,一态一变,虽有强力健足,无所用之。”袁去华的《安公之》完全达到了这一点。
此外,这首词另一特点是下字准确、生动。比如:“嫩黄匀遍鸦啼处”一句不仅声色俱全,而且用“匀”字写颜色,一方面使人觉得处处都有春色,另一方面又仿佛是从一处匀向别处,因而色彩都并不算浓。这种著色法既符合初春的情调 ,也使色彩空灵透明 。
再如:写对方用“静掩云窗”,“掩”而且“静”则表达作者怀人已久已深的情怀 。又,“ 尘满哀弦危柱”说尘已覆琴,当然是很久已经没有去整理了;但对久不发声的弦 、柱仍然用“哀”“危”修饰,那么女主人内心的痛楚就是可想而知的。再如 :“为谁都著眉端聚”用“都”“著”“聚”写愁,既显示了很深的愁思,又形象鲜明,似乎读者对此愁可见,可触。还有:“独立东风弹泪眼”中的“弹”字能使抛泪有声,并且正因为有了它,“寄烟波东去”才有了根据。

安公子(宋·陆游)  显示自动注释

风雨初经社。子规声里春光谢。最是无情,零落尽、蔷薇一架。

况我今年,憔悴幽窗下。人尽怪、诗酒消声价。向药炉经卷,忘却莺窗柳榭。

万事收心也。粉痕犹在香罗帕。恨月愁花,争信道、如今都罢。

空忆前身,便面章台马。因自来、禁得心肠怕。纵遇歌逢酒,但说京都旧话。


安公子 怨情(清·丁澎)  显示自动注释

容易成佳偶。三生休负。为着些子,蓦腾腾地,恁般的僝僽。

倚顽儿调诱。埋冤着人薄幸,忒煞女儿心性,教我如何剖。

他便愁去秋傍,止随月后。翻云覆雨,今番只怕情非旧。

料愁眉泪眼,一饷幽欢,梦也不能得勾。


安公子 客兖州过鲁相故署,追哭先大父忠悯公(清·俞士彪)  显示自动注释

倦客羁游日。荒城鲁殿浑非昔。不远御桥,西畔去,是老臣遣宅。

见无限、残阳衰草凝秋色。有乱馀、野老犹能识。道颓垣废井,多是旧时遗迹。

我祖多奇绩。十年佐理声名溢。日堕星沉,天地暗,指微躯何惜。

想当日、孤臣壮志坚如石。到而今、遗血犹凝碧。向霜晨月夜,时有忠魂出没。


安公子·丁卯重九,用屯田远岸收残雨体(清末民国初·夏孙桐)  显示自动注释

晚树留暄景。一天秋色催成暝。戏马台高人不见,想郊原如镜。

正渺渺飞鸿,远带斜阳影。环蓟门、几点烟螺净。怕庾公尘污,吹帽西风偏劲。

残蠹诗囊冷。每逢佳节怜清兴。莼梦鲈思空作计,也商量难定。

更入市荆高,酒伴无多剩。簪倦萸、白发还羞整。听画角城头,醉归月斜窥径。


安公子(清末民国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雨气昏园夜。夜声风叶行空榭。倦泼深杯,人不醉、数南谯更罢。

见暗里、霜蟾影壁虚弦挂。偏背镫、卧起都无那。渐晓笳凄动,吹落琼瑰盈把。

重叠鱼书迓。避人吟觑成凄诧。甲帐珠襦,前日事、苦东风衰谢。

梦说与、当筵莫漫危弦卸。鸾镜尘、中有沧洲画。恁竹黄池冷,犹是夕阳未下。


安公子(清·杨玉衔)  显示自动注释

题许奏雪云亭垂钓图。亭在孤山麓小青墓侧。并营生圹于玛瑙坡

眼底江湖暮。那边宜著渔竿处。一角孤山香海雪,算梅花堪语。

地僻左、狂澜不到鸣榔浦。莺比邻、近接青青树。拥夕阳丘壑,亭长头衔新署。

此意凭谁诉。拍阑生怕惊鸥鹭。似鲫西台游眺客,几曾逢皋羽。

事到此、菟裘息壤臣归路。莫浪吟、惹起鱼龙舞。谢西子多情,倩云又留人住。


安公子 为吴湖帆题文待诏长门望幸图(清·杨玉衔)  显示自动注释

幸草青如许。长门春去谁为主。兽啮金环推月出,冷闭梨花雨。

望昭阳、笙歌镫火宵连曙。山海誓、输与长生语。惜阿娇金屋,终隔回心院宇。

十载承恩处。垂杨惯惹羊车驻。胏附荆枝摧折甚,算倚帘人妒

曾几日、铜铺玉戺空朝暮。故剑求、传说终无据

叹城南桐柏,何异郎官坏土


安公子 烛泪,和蛰云(清·杨玉衔)  显示自动注释

翠冷烟凝紫。华堂送客添愁思。玉指金环勤拂拭,泻调脂铅水。

说旧事、凄凉背拥樊通髻。膏自煎、总为凡心缀。问伤秋尚别,到底汍澜谁替。

别有繁华地。欢呼博簺花丛里。粉腻香薰缨半绝,臣髡微醉甚。

依旧鲛人,珠颗缤纷坠。怕到头、兴尽还垂涕。况红湿鸳衾,对泣欲怜无计。


安公子•无题(清·董以宁)  显示自动注释

茉莉香偏促。蝉纱帘内窥初浴。乱绾青螺,才系着、冰纱裙幅。

小骂流萤,暗处偏携烛。还频见、秋水时时渌。怕轻摇团扇,人到粉阑干曲。

一带朱衣竹。萧萧影里惊如玉。浓笑前来,手指道、银河似沐。

恰好幽期,欲趁花神福。响金镮、吠动猧儿熟。恐小鬟知道,两点檀娥轻蹙。


安公子(清·郑文焯)  显示自动注释

急雨惊鸣瓦,转檐风叶粉如洒。闭户青山飞不去,对沧洲屏画。

换眼底衰红败翠供愁写。窥冷檠半落吟边灺。正酒醒无寐,怊怅京书题罢。

到此沈沈夜,为谁清泪如铅泻?梦想铜驼歌哭地,送西园车马。

叹去后阑干一霎花开谢,空怨啼望帝春魂化。算岁寒南鹤,解道尧年旧话。


安公子 谭子端言,所居故有燕巢,中间客游,燕不复至,既归,则又来。为赋一解(清末民国初·陈洵)  显示自动注释

客梦栖尘绮。社兰初忆茸红事。暮雨江湖漂泊,尽相怜无计。

况是撩人波盼笙歌底。经看到黏絮零襟袂。正落花风紧,谁立雕阑玉砌。

过眼流光洗。艳春归后闲门闭。旧识依稀,坊巷冷,而今何世。

惟有苔钱装缀帘栊丽。偏病来疏了闲车轨。怪似伊轻俊,不是恹恹恁地。


安公子(近现代·乔大壮)  显示自动注释

满院黄花冷。冷香暗入当窗镜。漉罢床头桑落酒,折茱萸谁赠。

叹抵死、西风卷去南鸿影。衣带宽,早晚厌厌病。向画阑扶醉,怀古伤高无定。

沈恨。谁人省。眼前惟有寥天迥。望断山长兼水远,尽浮云催暝。

话幕府、前游落帽羞重整。归去来,咫尺柴桑境。柰五柳萧疏,就荒别时三径。


安公子 涪江晚渡,用屯田韵(清末近现代初·周岸登)  显示自动注释

剩暑蒸虹雨。雨收虹歇横江暮。客感苍凉村渡晚,羡閒飞鸥鹭。

更水上烟鬟,窈窕临霞浦。思远人、共省销魂语。怅彩云何在,肠断春洲芳树。

羁宦伤行旅。舄吟钟奏相停伫。瘴海蛮荒游倦矣,觅茆庵佳处。

奈好事多磨,恨事常堆聚。征路长、识得辛和苦。数第几山程,笋舆破烟飞去。


安公子 苏沪道中,用袁去华韵作(清末近现代初·汪东)  显示自动注释

鬓影飘残缕。晓寒重觅停车处。陌上经行泥滑滑,是昨宵微雨。

渐迤逦平桥,接近梅村路。桥下水、绿到天涯否。甚过尽颓城,还见参差桥柱。

旧识人何许。世缘原似浮萍聚。不断征程收眼底,又苍茫东去。

看几折清溪,牧竖牵牛度。修竹里、翁媪相呼语。羡酒熟新醅,围坐茅亭深坞。


安公子·辛未七月残暑犹炽,一夕风雨,飒然深秋,帆䑲纯航,江流溢岸。因念大江南北,洚水为虐,赈恤未及遍,缮塞未及施,而吾湘兵警又见告矣。黯然倚声,用屯田体(近现代·袁思亮)  显示自动注释

病枕惊飞雨。雨狂容易收残暑。一夜颠风吹不断,锁溪桥津渡。

更卷起、奔潮泛滥迷南浦。听画廊、树树秋声语。似要人知道,泽畔鸣鸿凄苦。

江汉滔滔去。接天鱼鳖连吴楚。注海倾河都是泪,杳高原何处。

问劫后、宣房白马谁为主。空眼枯、望极乡关路。漫手挽银潢,洗却甲兵无据。


安公子·烛泪,同讱庵、沧江、宝权作(近现代·袁思亮)  显示自动注释

玉指亲弹罢。绛花重结春无价。看去檀奴衣带上,早啼痕盈把。

肯悄共、金猊篆字看俱灺。还背伊、点滴残更罅。问未灰心事,长为谁行萦惹。

愁污香罗帕。替人垂到天明也。唾尽红冰俦比似,似针神初嫁。

算万古、良宵一例堪悲咤。膏自煎、枉遣同心挂。对蕙帏飘烬,赢得断肠难写。


安公子·送公渚丈归青岛。时新有河阳之感。从乐章八十字体,并用元韵(近现代末当代初·袁荣法)  显示自动注释

长天霞潋滟。片帆今夜何许,漠漠沧波万顷,秋色青于染。

霜风凄孤剑。休唱渭城旧曲,漫折河桥官柳,离笛听还厌。

怎奈别思愔愔,归心黯黯。明朝海角,定有客去沙头店。

怕舣船时候,遮莫愁人,迎望烟鬟九点。


安公子(近现代·邓嘉缜)  显示自动注释

霭霭停云影。扁舟不系江天迥。一例静缘谁得似,指吾庐人境。

更点缀、疏篱曲折花明靓。凭良宵、皓月冰壶映。是眼前佳处,惟有闲身能领。

世局楸枰冷。支篱攘臂还非病。太傅东山偏袖手,似无心求胜。

便解道、从容养度休驰骋。更思量、热劫如何应。恰清簟疏帘,还他长空云净。


安公子 赋烛泪(清末近现代初·郭则沄)  显示自动注释

背枕钗虫冷。画屏断梦啼难醒。洒遍银荷回眼处,怨东风无定。

醉舞夜殷勤,记与笼纱靓。寻坠欢、可奈千愁迸。又汉宫传罢,遥想仙盘孤映。

滴尽鼍更永。绣茵轻涴何人省。网户沈沈堆恨在,怕沾来萧鬓。

尽惜别芳心,怎便成灰肯。怜暗红、结就相思影。问几时双照,认取靥星春凝。


安公子·重阳伯絅、次公举词社(清末近现代初·金兆蕃)  显示自动注释

幽墅斜阳静。紫萸分插欹冠整。傍砌栽蕉阴未满,助秋烟催暝。

料此夜、羁鸿梦为新霜醒。警暮寒、沉断江天迥。听数声柔橹,飞度银河无影。

月意宜深径。初弦钩小明于镜。且与停尊延伫久,尽回阑孤凭。

又动我、年年未了莼鲈兴。空断魂、天远乡山近。待纵棹枫汀,迟君日斜风定。


安公子 潼关晚眺(近现代·金天羽)  显示自动注释

关向崇冈借。长河清渭交相射。春到关门人系马,见斜阳如画。

唤荒戍残兵,阨寨关前写。正隔山、暮角哀吟罢。索登盘河鲤,酒旆风前知价。

雉堞危楼架。八州仰屋矜残霸。南带商颜西背岳,建高瓴东下。

望隔水中条,一抹横云惹。更风陵、古渡千卸。任中宵笳鼓,归去青牛我跨。


安公子 秋感和柳屯田(近现代·龙榆生)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九三一年作

洒尽枯荷雨。雨残陡逼江城暮。作意西风吹月冷,泣联拳汀鹭。

更指点、扁舟隐现黄芦浦。弹四弦、尔汝闻私语。荡梦魂天际,凝想霜馀红树。

谁暇伤孤旅。海东云起空延伫。断梗浮萍同委命,任漂流何处。

又一夜、心旌莫定眉峰聚。凭塞鸿、省识胡沙苦。剩老马长嘶,甚时脱羁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