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金人捧露盘词谱
金人捧露盘 一名《铜人捧露盘》。程垓词名《上平西》,张元干词名《上西平》,又名《西平曲》。刘昂词名《上平南》。金词注“越调”。

金人捧露盘 双调七十九字,前段八句五平韵,后段九句四平韵 高观国

  念瑶姬 翻瑶佩 下瑶池 冷香梦 吹上南枝 罗浮路杳 忆曾清晓见仙姿 天寒翠袖 可怜是 
  仄平平平中仄仄平平仄中中中仄平平中平仄仄仄平中仄仄平平中平中仄仄平中

倚竹依依 
仄仄平平

  溪痕浅 雪痕冻 月痕淡 粉痕微 江楼怨 一笛休吹 芳音待寄 玉堂烟驿两凄迷 新愁万斛 
  中平中中中仄中中仄仄平平中中仄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平平仄仄平平中平中仄

为春瘦 却怕春知 
仄中中中仄平平


此调以此词及程词为正体,宋词俱照此填。若辛词之减字,贺词之添字,皆变体也。 按刘昂词前段第四句“恃洞庭、彭蠡狂澜”,“庭”字平声。张元干词第五句“小楼梦冷”,“小”字仄声。谱内采之,馀参所采诸词。

又一体 双调七十九字,前段八句四平韵,后段九句四平韵 程垓

  爱春归 忧春去 为春忙 旋点检 雨障云妨 遮红护绿 翠帏罗幕任高张 海棠明月杏花天 
  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更惜浓芳 
仄仄平平

  唤莺吟 招蝶拍 迎柳舞 倩桃妆 尽呼起 万籁笙簧 一觞一咏 尽教陶写绣心肠 笑他人世漫嬉游 
  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拥翠偎香 
仄仄平平


此与高观国词同,惟前段起句不押韵异。 按金人越调《上平西缠令》,即此体也。又前后段两结作七字一句、四字一句。按韩玉词前结“暗催霜雪鬓边来,惊对青铜”,后结“不如閒早问溪山,高养吾慵”,句法正与此同。

又一体 双调七十八字,前段八句四平韵,后段九句四平韵 辛弃疾

  九衢中 杯逐马 带随车 问谁解 爱惜琼华 何如竹外 静听窣窣蟹行沙 自怜是 海山头 
  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种玉人家 
仄仄平平

  纷如斗 娇如舞 才整整 又斜斜 要图画 还我渔蓑 冻吟应笑 羔儿无分漫煎茶 起来极目 
  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

向迷茫 数尽归鸦 
仄平平仄仄平平


此调前段第七句应四字,此独作三字句,查本集及《花草粹编》俱如此,采以备体。

又一体 双调七十八字,前段八句五平韵,后段九句四平韵 辛弃疾

  恨如新 新恨了 又重新 看天上 多少浮云 江南好景 落花时节又逢君 夜来风雨 春归似欲留人 
  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尊如海 人如玉 诗如锦 笔如神 更能几字尽殷勤 江天日暮 何时重与细论文 绿杨阴里 
  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

听阳关 门掩黄昏 
仄平平平仄平平


此调前段结句应作七字,此独六字,亦是变体。

又一体 双调八十一字,前段八句五平韵,后段九句四平韵 贺铸

  控沧江 排青嶂 燕台凉 驻彩仗 乐未渠央 岩花磴蔓 妒千门 珠翠倚新妆 舞閒歌悄 
  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

恨流风 不管馀香 
仄平平仄仄平平

  繁华梦 惊俄顷 佳丽地 指苍茫 寄一笑 何与兴亡 量船载酒 赖使君 相对两胡床 缓调清管 
  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

更为侬 三弄斜阳 
仄仄平平仄平平


此调前段第六句,后段第七句,各家俱七字,此独作八字,各添一字。
历代作品
共73,分3页显示   1  2  3 下一页
张元干 (1首)
晁端礼 (1首)
曾觌 (1首)
汪元量 (1首)
程垓 (1首)
罗志仁 (1首)
贺铸 (2首)
辛弃疾 (2首)
韩玉 (1首)
高观国 (3首)
吴泳 (2首)
高似孙 (1首)
刘昂 (1首)
丘处机 (3首)
马钰 (1首)
侯善渊 (1首)
刘处玄 (4首)
刘志渊 (1首)
无名氏 (2首)
王丹桂 (3首)
上西平/金人捧露盘(宋·张元干)  显示自动注释

卧扁舟,闻寒雨,数佳期。又还是、轻误仙姿。小楼梦冷,觉来应恨我归迟。

鬓云松处,枕檀斜、露泣花枝。名利空萦系,添憔悴,谩孤恓。

得见了、说与教知。偎香倚暖,夜炉围定酒温时。任他飞雪洒江天,莫下层梯。


金人捧露盘(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天锡禹圭尧瑞,君王受厘,未央宫殿。三五庆元宵,扫春寒、花外蕙风轻扇。

龙阙前瞻,凤楼背耸,中有鳌峰见。渐紫宙、星河晚。

放桂华浮动,金莲开遍。御帘卷。须臾万乐喧天,群仙扶辇。

云间,都人望天表,正仙葩竞插,异香飘散。春宵苦长短。

指花阴,愁听漏传银箭。京国繁华,太平盛事,野老何因见。

但时效华封祝,愿岁岁闻道,金舆游宴。暗魂断。天涯望极长安远。


金人捧露盘 庚寅岁春奉使过京师感怀作(宋·曾觌)  显示自动注释

记神京、繁华地,旧游踪。正禦沟、春水溶溶。平康巷陌,绣鞍金勒跃青骢。

解衣沽酒醉弦管,柳绿花红。

到如今、馀霜鬓,嗟前事、梦魂中。但寒烟、满目飞蓬。

雕栏玉砌,空锁三十六离宫。塞笳惊起暮天雁,寂寞东风。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靖康二年,汴京失守,徽、钦二帝被掳,宋室南迁,曾觌也在这一历史转变之期,流亡江南,不久就做了南宋官员。孝宗登基后,他逐渐受到重用。此词自注云 :“庚寅岁春,奉使过京师 ,感怀作”,“ 庚寅”为南宋孝宗乾道六年(1170)。据《续资治通鉴》卷一百四十一载“汪大猷为贺金正旦使,俾觌副之。”他们于当年二月完成使命,回到临安。可见,这首词是曾觌在归途中“过京师”所作。
此时的汴梁城已为金人统治四十多年,成了宋金多次战争的边缘地带,已破败不堪。而词人自己也已经六十多岁,回想往昔离开时,还是青年,而今路过,却是白发萧萧,垂老矣。举目所见,那昔日的歌舞之地,宴游之处,已成今日的断井颓垣;那昔日的天街,今日如同地狱般的凄凉。睹物情伤词人既悲去国,又悲流年,于是,便将这万千感慨,一齐注入词中。
词的上片以“记”字领起 ,统领始终。“神京”二字点明感怀对象。繁华地,旧游踪”二句,前句概括性也介绍了京都,后句词人便把自己引入作品之中,表明了他与京都的密切关系。这三个短句构成上片的第一段落,为后面描绘和抒情准备好了铺垫。
“正御沟、春水溶溶”以下,作者紧扣“春”字进行描绘。摹写了自然景物 。其中,“御沟”标志宫庭之所在,承接前面的“神京”而来。流淌在御词里明净的春水。由此可以想象那生机勃勃的草木,而这一切都引发了京师人士无限的游春意。
从“ 平康巷陌”到歇拍的“柳绿花红”,是上片的第三段落。“平康巷陌”,本指歌女聚居之地,这里还指秦楼楚馆 、酒肆茶坊 、勾栏瓦市等游乐场所。
“ 绣鞍金勒 ”句说的是那些“ 章台走马”的男子,“ 解衣沽酒”句概写他们的游乐。“柳绿花红”应当是指代城市中献伎的女子。她们穿红着绿,正是所谓“柳绿花红”。而“ 平康巷陌”则是以这些人为主体的。在宴饮场中,文娱之所,她们是免不了的。因此,此词在“醉弦管”之后,立即补上“柳绿花红”一句点明那些女子正在献艺。这一段落重在写京都市人游冶及宴钦等方面的情景,通过这寥寥数笔,我们便可以想见当时国泰民安。
词的下片笔锋一转,情调随之而变。起首的“到如今”三字,与上片中的“记”字相呼应,它把词人的神思再度拉回现实。“ 嗟往事、梦魂中”六字,引发上面蕴蓄的势态,于是,今日的衰败与昔日的繁华便在这里得以绾合。这是六个沉重的字眼,那些令人沉醉的“前事”只能在“梦魂”之中得以出现,这当然是令人伤痛的事情,所以词人在“前事”上更着一“ 嗟 ”字,充分表现了苦楚之情。“馀霜鬓”三字,承接前事已成空而来。虽然,这里作的陈述,极为客观,但它的内中却饱含着词人的万般无奈与无限的悲哀。这几句为下片的第一个段落,在这里,词人运用了实事虚写的方法,使其情感更为浓厚。由此,全词转向深入,全词的中心也因此自然推出,即作者过京师之“感怀”。
“但寒烟”至全词的结束,为下片的第二个段落。重在写词人所见,以景物渲染气氛,为抒情服务。“但”字一直贯穿到底,引出今日所见之景:有映入眼帘的唯有漠漠的寒烟和瑟瑟凉风中飘飞的蓬草;昔日的殿宇徒然伫立,而那当年喧嚣的百官朝拜之所,天子臣子议政之庭,早已渺无人迹;苍茫的暮色中,唯见寒笳悲吟声中惊飞的塞雁;依然是昔日拂面的东风,可是,它们今日送来的却只有那说有出、道不尽的凄寂与酸楚。
这首词在写作上颇具特色,它主要是以多方面的对比来抒发词人的情感。纵观整首词上下片,我们可以清楚地认识这一点。
首先 ,上片以“ 记神京”引起,下片以“到如今”发端,它们分别贯穿了上片和下片的始终,从而形成了鲜明地、在跨度地对比。就全词所展示的景象来看,是昔日京师宴乐与今日寒笳凄厉、哀鸿长鸣的边塞形成的鲜明对比。在这种强烈的大起大落中,作者的黍离之悲、伤痛之情得以充分地表现。
其次,从用笔上看,全词写得比较徐缓。但由于作者在上下片中摄取不同景物和注入不同的情感,这种徐缓所起的作用也有差异。就上片来看,它用于较为平实的铺写中 ,从而表现出一种欢乐惬意的情绪。而当它用于下片的以虚写为主、且更加深刻的描写中时,这种徐缓便将词人的痛楚之情增浓变厚了。
最后,就全词的着色来看,虽然同是写春天的景象,但词的上片明丽柔和,而下片更偏重于凄迷冷寂。它们与词人所要表现的情感相吻合起到了衬托和渲染的作用。

金人捧露盘 越州越王台(宋末元初·汪元量)
  押灰韵  显示自动注释

越山云,越江水,越王台。个中景、尽可徘徊。凌高放目,使人胸次共崔嵬。

黄鹂紫燕报春晚,劝我衔杯。

古时事,今时泪,前人喜,后人哀。正醉里、歌管成灰。

新愁旧恨,一时分付与潮回。鹧鸪啼歇夕阳去,满地风埃。


上平西/金人捧露盘 其三 惜春(宋·程垓)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爱春归,忧春去,为春忙。旋点检、雨障云妨。遮红护绿,翠帷罗幕任高张。

海棠明月杏花天,更惜浓芳。

唤莺吟,招蝶拍,迎柳舞,倩桃妆。尽唤起、万籁笙簧。

一觞一咏,尽教陶写绣心肠。笑他人世漫嬉游,拥翠偎香。


金人捧露盘 丙午钱塘(宋·罗志仁)  显示自动注释

湿苔青,妖血碧,坏垣红。怕精灵、来往相逢。荒烟瓦砾,宝钗零乱隐鸾龙。

吴峰越巘,翠颦锁、苦为谁容。浮屠换、昭阳殿,僧磬改、景阳钟。

兴亡事、泪老金铜。骊山废尽,更无宫女说元宗。角声起,海涛落,满眼秋风。


天宁乐/金人捧露盘(宋·贺铸)  显示自动注释

斗储祥,虹流祉,兆黄虞。未□□、□圣真符。千龄叶应,九河清、神物出龟图。

□□□□,□盛时、朝野欢娱。

靡不覆,旋穹□,□□□,□坤舆。致万国、一变华胥。

霞觞□□,□□□、□□□宸趋。五云长在,望子□、□□□□。


凌歊/金人捧露盘(宋·贺铸)  显示自动注释

控沧江。青嶂,燕台凉。驻彩仗、乐未渠央。岩花磴蔓,妒千门、珠翠倚新妆。

舞闲歌悄,恨风流、不管馀香。

繁华梦,惊俄顷,佳丽地,指苍茫。寄一笑、何与兴亡。

量船载酒,赖使君、相对两胡床。缓调清管,更为侬、三弄斜阳。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为登临怀古之作,约写于徽宗崇宁四年(1105)至大观二年(1108)作者任太平州通判时。
上片前三句写登凌歊台而看到的山川形势。长江流至当涂以后,因两岸山势陡峭,夹峙大江,江面变得比较狭窄 ,形成天门、牛渚两处极为险要的处所,为自古以来的江防重地。故而《姑熟志序》在写到太平州的风俗形胜时说 :“左天门,右牛渚,当涂、采石之险,实甲于东南 。”此处用一“控”字,写出峭壁临江,形同锁钥;用一“排”字,写出江水排开青山 ,冲突而下 。可谓惜墨如金,言简意赅,山川形胜,尽收眼底。“燕台凉”句转入史实,说凌歊台。
以下数句写凌歊台当时之盛及转瞬之衰。燕台消夏,彩仗驻山,随行的妃嫔宫娥(千门珠翠指宫中妇女),个个盛妆靓饰,千娇百媚,以至使得山花失色,自愧不如。这里,用一个“妒”字,把本没有感情的“岩花磴蔓”写得像人那样产生了“妒”意,写足了宋孝武帝的穷奢极侈,写足了凌歊台当年的盛况。然而,曾几何时,那个“乐未渠央”的喧闹场面,已经风流云散,只给这里留下了破败荒凉的萧条景象。词人以“舞闲歌悄”一句把昔日极盛一笔揭过,又写出“恨风流不管余香”这无限感慨的结句来。此处“余香 ”,是词人由眼前的岩花磴蔓而产生丰富联想的结果 。这些“ 妒”过“千门珠翠倚新妆”的“岩花磴蔓 ”,是历史的见证。它们在凌歊极盛的当年,也曾被脂水香风所浸润,几百年来,花开花落,今天似乎还残存着余香。然而一代风流,杳如黄鹤,眼前却依然是花红欲燃,蔓翠欲滴,这怎是那些醉生梦死之徒所能料到的呢?词人用一个“恨”字,表示了对统治者奢侈淫逸的谴责,也表达了内心复杂的情感,为下片抒怀作引导。
下片前四句承上作出总结。花团锦簇般的繁华岁月 ,转眼之间就如梦云消散;千古如斯的秀丽江山,依然笼罩在一派烟水迷茫的暮霭之间。词人在一“惊”、一“指”之中,表达了自己的无限感慨。
“寄一笑”句是领会此词深意的关键所在。作者此时,官不过佐贰,人已入暮年。昔日请长缨、系天骄的雄心壮志 ,已经消磨殆尽 ,所以只好把千古兴亡,寄之一笑 。这“笑”,如同东坡《念奴娇 》“多情应笑我 ,早生华发”中之“笑”,都是痛感壮志未酬 ,烈士暮年的自嘲 、自笑 。词人虽然口称“ 何与 ”,但他毕竟在这一句之前之后,都清清楚楚地告诉读者,他不仅已经“与”,而且“与”得相当执着。因此,这“一笑”中寄寓着词人英雄末路的凄凉和苦涩。
“量船”至歇拍,故作旷达之语,但字里行间仍然充满着浓郁的感伤情调,与前句一脉相承。词人量船载酒,随波泛舟,徜徉在苍芒的山水之间,所幸还有知心好友与自己相对胡床,差可相慰。在一派凄迷的夕阳残照里,词人请他“缓调清管 ”,为自己吹奏笛曲三弄,借以宣泄胸中的郁郁不平之气。这里,词人化用了一个古典 。据《晋书·桓伊传》载:“王徽之赴召京师 ,泊舟青溪侧 。(伊)素不与徽之相识。伊于岸上过。船中客称伊小字曰:‘此桓野王也。’徽之便令人谓伊曰:‘闻君善吹笛,试为我一奏。’伊是时已贵显 ,素闻徽之名 ,便下车,踞胡床,为作三调。”桓伊曾与谢玄等在淝水大破苻坚 ,稳定了东晋的政局 。很明显,作者在词中是以桓伊称许友人的。
作者此处化用古典,依然是抒发自己不得志于时、不能见赏于执政者的郁郁之情。
综上 ,此词上片由写景引入怀古 ,下片情中置景,情景交融,怀古伤今,全词把登临怀古与写景抒怀和谐地融合在一起,表现了词人对于世事沧桑的深沉感慨和对于人生易逝的遗恨,反映了深刻的思想内容。

上西平/金人捧露盘 其一 会稽秋风亭观雪(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九衢中,杯逐马,带随车。问谁解、爱惜琼华何如竹外,静听窣窣蟹行沙。

自怜是,海山头,种玉人家。

纷如斗,娇如舞,才整整,又斜斜。要图画,还我渔蓑。

冻吟应笑,羔儿无分谩煎茶。起来极目,向弥茫、数尽归鸦。


上西平/金人捧露盘 其二 送杜叔高(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恨如新,新恨了,又重新。看天上、多少浮云。江南好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夜来风雨,春归似欲留人。尊如海,人如玉,诗如锦,笔如神。

能几字、尽殷勤。江天日暮,何时重与细论文。绿杨阴里,听阳关、门掩黄昏。


上平西/金人捧露盘 甲申岁西度道中作原作上西平,从 毛扆校本东浦词(宋·韩玉)  显示自动注释

折腰劳,弹冠望,纵飞蓬。笑造化、相戏穷通。风帆浪桨,暮城寒角晓楼钟。

暗借霜雪鬓边来,惊对青铜。

萧闲好,何时遂,门横水,径穿松。有无限、杯月襟风。

区区个甚,帝尧堂下足夔龙。不如闻早问溪山,高养吾慵。


金人捧露盘 其二 水仙花(宋·高观国)  显示自动注释

梦湘云,吟湘月,吊湘灵。有谁见、罗袜尘生。凌波步弱,背人羞整六铢轻。

娉娉袅袅,晕娇黄、玉色轻明。

香心静,波心冷,琴心怨,客心惊。怕佩解、却返瑶京。

杯擎清露,醉春兰友与梅兄。苍烟万顷,断肠是、雪冷江清。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的本旨是写水仙花,但从头至尾没有直接点出。看他运笔,似乎每一笔都在写湘水神女,实际却是笔笔在写水仙花,水神水仙,交融在一起,直至把水仙写得有血有肉,有灵有气,显的亭亭玉立,飘然若仙,由此,足见作者运用比拟这一手法已达到驾轻就熟的地方。作者用拟人笔法,把水仙花作为水仙神女,加以形容描绘,故上片起三句连用三个“湘”字,借湘水女神比拟水仙。“ 湘灵”即湘水女神,传说舜的二妃娥皇、女英死后为湘水之神。这里用以比拟水仙花,既增加了神话的色彩,又能唤起读者美的联想,扣题“水仙”。“云”、“月”,是艺术烘托之笔,为水仙的出现造成一种云月朦胧的静美境界 。“梦”、“吟”、“吊 ”,则表现了作者面对水仙所升起的那种向往爱慕的醇美感情。这三句虽然只有九个字,却把读者带进了一个具有特定神话氛围的艺术境界 。“有谁见”三句,写水仙的形象美,站在读者面前的,是一位轻盈娇羞的神女。“ 罗袜 ”、“凌波步”,出曹植《洛神赋》“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后来黄庭坚借入咏水仙诗,有“凌波仙子生尘袜,水上轻盈步微月”句;而作者却写道:“有谁见、罗袜尘生 ?”意思是说罗袜无尘。用“有谁见 ”提出质问,遂翻出新意,轻轻为罗袜祛尘 ,写出了一个纤尘不染的美女形象。“凌波”、“步弱 ”,皆形容女性步履轻盈,这里借指水仙植根水中,婷婷立于水面 ,宛如凌波仙子。“背人”句,由形及神,写神女的娇羞情态。“ 六铢”指六铢衣,佛经中称忉利天衣重六铢,是一种极薄极轻的衣服,由此可见其体态的绰约,这里用来表现水仙体态之美。“娉娉 ”两句,从姿态、颜色、质地等方面写水仙花的美,仍然是以美女比拟。先用一“晕”字染出水仙花色泽(“娇黄”)的模糊浸润,再以“玉色”加以形容,而以“轻明”状其质地薄如鲛绡,莹如润玉。这几句,极见作者观察的真切和用笔的工细。上片巧借神女形象为水仙花传神写照,侧重于外表形态。下片则深入一层,探其精神世界 。“香心”四句,“香心静”,写花,香而静;“波心冷”,写水仙所居之水,水仙冬生,黄庭坚称为“ 寒花”,故写水用“冷 ”字,此句得姜白石《扬州慢》“波心荡、冷月无声”意境;“琴心怨”,上片既有“湘灵 ”,此处“琴心”云云,似与司马相如的“琴心”无干,盖由屈原《远游 》“使湘灵鼓瑟兮”句变化而来,并化用唐李益《古瑟怨》“ 破瑟悲秋已减弦,湘灵沉怨不知年”句意,古典诗歌中往往琴瑟连用,此处换瑟为琴,似无不可,作者既以湘灵比水仙,故有寄怨心于琴声的想象,以与“静”、“冷”相协调;“客心惊”,则写作者的情怀。“客心”,即旅居异乡的心情,盖亦羁旅之人,且这几句中的“静”、“冷”、“怨”等,皆系作者的心理感受,此处又着一“惊”字,自是客中见花的特有感情。“怕佩解、却返瑶京”,佩解,出于刘向《列仙传 》,说郑交甫遇见江妃二神女,郑欲请其佩(佩玉 ),二女遂手解其佩与交甫,交甫怀之,旋即亡失,回顾二女,亦不知所在。欧阳修以“解佩”喻花落春归,其《玉楼春》有“闻琴解佩(通佩)神仙侣,挽断罗衣留不住”句。“瑶京”,此指神仙所居的宫室。这句是说担心水仙花衰败零落,象江妃二女那样在人间打个照面就又返回仙宫去了。“ 客心”之所以“惊”,盖与这种担心不无关系。“杯擎清露”两句,仍然写花。水仙花状如高脚酒,故《山堂肆考》说世以水仙为“ 金盏银台 ”。作者从花的形状展开想象:这“杯”中盛满了醇酒般的清露,高高擎起,使那挚友春兰和梅兄也要为之酣醉了。“梅兄”,出黄庭坚咏水仙诗“山矾是弟梅是兄”句。梅、水仙、春兰,次第而开,故有“友 ”“兄”之说。结两句用“苍烟万顷”、“雪冷江青”,再次点染水仙所处的环境。苍烟、江雪,构成一片迷茫冷清的境界,无怪乎娇弱的水仙要“ 断肠 ”于此了。 这是一首十分优美的咏物词,所咏之物是水仙花。所以,全词立意命笔,无不围绕“水仙花”这个主题。全词在创造艺术境界方面,亦颇见工力。作者用“湘云”、“湘月”、“湘灵”、“香心静”、“波心冷 ”、“琴心怨 ”以至于“苍烟万顷”、“雪冷江清”等等,构成了一幅清冷雅静、幽远和美的艺术境界;且其所写之物,如云、月、罗袜、六铢衣、瑶京、清露、兰、梅等等,皆无比温柔高雅,又给这静美的艺术境界增添了许多灵秀之气;最后再用万顷苍烟加以笼罩,与梦云吟月相应,又给全词凭空增加了几分朦胧美,于是“ 六铢”愈见其轻,“娉娉袅袅”,愈见飘逸。凡此用笔,皆为描绘神女(水仙)形象而设,而这形象,也就随着这种用笔活灵活现了。

金人捧露盘 其二 梅花(宋·高观国)  显示自动注释

念瑶姬,翻瑶佩,下瑶池。冷香梦、吹上南枝。罗浮梦杳,忆曾清晓见仙姿。

天寒翠袖,可怜是、倚竹依依。

溪痕浅,云痕冻,月痕澹,粉痕微。江楼怨、一笛休吹。

芳音待寄,玉堂烟驿两凄迷。新愁万斛,为春瘦、却怕春知。


金人捧露盘 其三(宋·高观国)  显示自动注释

楚宫闲,金成屋,玉为阑。断云梦、容易惊残。骊歌几叠,至今愁思怯阳关。

清音恨阻,抱哀筝、知为谁弹。

年华晚,月华冷,霜华重,鬓华斑。也须念、闲损雕鞍。

斜缄小字,锦江三十六鳞寒。此情天阔,正梅信、笛里关山。


上西平/金人捧露盘 雪词(宋·吴泳)  显示自动注释

似斜斜,才整整,又霏霏。今夜里、窗户先知。嫌春未透,故穿庭树作花飞。

起来寻访剡溪人,半压桥低。兔园册,渔江画,兰房曲,竹丘诗。

怎模得、似当时。天寒堕指,问谁能解白登围。也须凭酒遣拿担,击乱鹅池。


上西平/金人捧露盘 送陈舍人(宋·吴泳)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跨征鞍,横战槊,上襄州。便匹马、蹴踏高秋。芙蓉未折,笛声吹起塞云愁。

男儿若欲树功名,须向前头。

凤雏寒,龙骨朽,蛟渚暗,鹿门幽。阅人物、渺渺如沤。

棋头已动,也须高著局心筹。莫将一片广长舌,博取封侯。


金人捧露盘 送范东叔给事帅维扬(宋·高似孙)  显示自动注释

下明光,违宣曲,上扬州。玉帐暖、十万貔貅。梅花照雪,月随歌吹到江头。

牙樯锦缆,听雁声、夜宿瓜州。

南山客,东山妓,蒲萄酒,鹔鹴裘。占何逊、杜牧风流。

琼花红叶,做珠帘、十里遨头。竹西歌吹,理新曲、人在春楼。


上平西 泰和南征作(金·刘昂)  显示自动注释

趸锋摇,螳臂振,旧盟寒。恃洞庭、彭蠡狂澜。天兵小试,百蹄一饮楚江干。

捷书飞上九重天。春满长安。

舜山川,周礼乐,唐日月,汉衣冠。洗五州、妖气关山。

已平全蜀,风行何用一泥丸。有人传喜,日边路、都护先还。


上丹霄(元·丘处机)  显示自动注释

景金本注云,三首本上平西迷惑

洞天清,神山秀,少人行。尽贪恋、世梦峥嵘。仙风瑞景,眼前虽顿却如盲。

爱河终日,竞浮沉、来往纵横。

东方出,西方没,南方死,北方生。四方转、异类翻腾。

区区甚日,道眸开阐欲心更。愿将灵质,悟空华、彼岸高登。


上丹霄 答陇州防御裴满镇国(元·丘处机)  显示自动注释

厌尘劳,抛家计,慕清闲。向物外、观照人间。须臾变灭,蜃楼歌侧海涛翻。

暂时光景,转身休、百岁如弹。

掀天富,倾城丽,过人勇,彻心奸。尽逐境、颠倒循环。

纷纷醉梦,往来争夺苦摧残。不如闻早,伴烟霞、高卧云山。


上丹霄 赠京兆府统军夹谷龙虎(元·丘处机)  显示自动注释

感皇恩,承天诏,控西南。大门敞、高对烟岚。双权再任,过期无代复登三。

晏然军国,事和平,灾割封缄。

年将暮,心归道,搜玄路,访清谈。降尊宠、谦下无惭。

山人放旷,本来无得有何参。但能慈忍,戒荒淫、名挂仙衔。


上丹霄 次重阳韵(元·马钰)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遇风仙,心开悟,骋颠狂。黜妻屏子便迎祥。逍遥坦荡,恣情吟咏谩成章。

就中行化觅知友,同共闻香。

烹丹鼎,下丹结,中丹热,大丹凉。不须炼白更烧黄。

自然玉性,万般霞彩射人光。上丹霄,去住蓬岛,永永圆方。


上平西(元·侯善渊)  显示自动注释

启玄精,明真气,洞元中。间日魂月魄相融。内分三色,混然一体若芙蓉。

玉辰圆鉴,瑞云浮、光射瑶宫。

散阴氛,凝纯粹,归神化,运灵空。象悬明,灿耀玲珑。

中天游奕,郁罗霄景玉音清。绛节霓旌,捧琼舆、宝梵仙风。


上平西(元·刘处玄)  显示自动注释

恋恩情,恩生害,死难逃。气不来、身卧荒郊。改头换面,轮回贩骨几千遭。

世华非坚如石火,火宅囚牢。

任云水,登云路,游云外,玩云涛。厌锦衣、喜挂麻袍。

清平道德,修完性命隐蓬茅。他年蜕壳朝贤圣,名列仙曹。


上平西(元·刘处玄)  显示自动注释

到仙园,松筠翠,牡丹红。乐清欢、几个人同。且忘世梦,转头万事一场空。

月圆月缺如忧喜,悟爱心慵。

真闲好,得闲趣,通闲妙,觉闲通。运卦爻、识祖明宗。

许君庞氏,了然先到碧霄中。诸公依此崇真道,蓬岛相逢。


上平西(元·刘处玄)
  押支韵  显示自动注释

想百年,如一梦,几多时。妙希夷、只是些儿。诸公肯信,日常万物意无私。

住行坐卧真平等,应变真慈。

崇仙道,明仙理,通仙妙,谢仙师。在灵峰、闲采灵芝。

洞天清隐,周天十二坎迎离。三田功满朝元去,却蜕行尸。


上平西(元·刘处玄)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想人生,老与少,似春秋。恰幼年、却变白头。莫争空假,无常气断卧荒丘。

大都三万六千日,多病多愁。

崇真道,敬真圣,明真理,了真修。侍二尊、至孝全周。

全家拔宅,功成同去到瀛洲。出离生死无来去,阆苑清游。


上丹霄(元·刘志渊)  显示自动注释

正阳生,归癸地,气沉沉。产阴阳、偃月中心。化形龙虎,应时交媾不须擒。

共成三体,长黄芽、香满乾□。

性如珠,心如月,怀如玉,体如金。显九阳、绝尽纤阴。

本来实相,应机隐显鬼神钦。太虚同量,莹无尘、跨古腾金。


上平西(元·无名氏)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这无常,两个字,最难防。要来时、无处潜藏。不论老幼,不管贫富与贤良。

不管妻子与儿郎。怎恋爷娘。身居土血逐水气,随风魂魄游扬。

细看来、怎不情伤。休贪火院,早早修取上天堂。三千功满赴蓬岛,永在仙乡。


上平西(元·无名氏)  显示自动注释

引清风,邀明月,去来兮。省多少、闲是闲非。临山近水,近些松竹向些梅。

小院活计没多般,诗酒琴棋。无萦无烦恼,无别离。

待改变一味愚痴。蝇头蜗角得失,何所更何为。不如闻早乐真机。

高卧云梯。


上丹霄(元·王丹桂)  显示自动注释

弃浮荣,忘羁绊,胜秋蓬。乐天命、所遇皆通。随缘一饱,算来奚用禄千钟。

甘闲守拙,挨清贫、岂顾顽铜。

陪霞友,邀风月,临溪石,对岩松。论坦然、出世家风。

烹金炼玉,斡旋牝虎与玄龙。而今重悟,万缘空、意倦心慵。


上丹霄 入道(元·王丹桂)  显示自动注释

死生催,轮回迫,没休期。向迷津、苦海争驰。会逢圣代,真仙垂教度群迷。

顿然唤觉,梦浮生、疏远轻肥。

头如蓬,面如垢,情如醉,貌如痴。处闲闲、穷究幽微。

嘉祥得也,料应尘世少人知。灵风飘荡,静乾坤、月照华夷。


上丹霄 本名上平西用张子云韵(元·王丹桂)  显示自动注释

得真闲,投真趣,傲萍蓬。任运命、否塞亨通。生涯寂淡,二十年罢倒金钟。

头头返照,破昏蒙、灵鉴非铜。

或游戏,红尘境,或栖隐,碧岩松。掌谭马、遗范馀风。

驱驰造化,自然交媾虎和龙。上清仙举,要争魁、安敢耽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