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番枪子词谱
番枪子 调见金韩玉《东浦词》。李献能因此词后段结句有“春草碧”句,更名《春草碧》。

番枪子 双调七十五字,前段五句四仄韵,后段六句四仄韵 韩玉

  莫把团扇双鸾隔 要看玉溪头 春风客 妙处风骨萧閒 翠罗金缕瘦宜窄 转面两眉攒 青山色 
  仄中平仄平平仄中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中仄平平中中平中仄平仄中仄仄平平平平仄

  到此月想精神 花似秀质 待与不清狂 如何得 奈何难驻朝云 易成春梦恨又积 送上七香车 
  中中仄仄平平平中仄仄中中仄平平平平仄中平中仄平平中中中中中中仄仄仄仄平平

春草碧 
平中仄


此调惟金元人填之,有完颜璹、李献能、钱抱素、钱应庚词可校。 按李献能词前段起句“紫箫吹破黄昏月”,“箫”字平声。钱应庚词第二句“还记五湖船、烟波约”,“还”字平声。完颜璹词第三句“底事胜赏匆匆”,“胜”字仄声。李词第四句“颜色如花命如叶”,“颜”字平声,“色”字仄声,“花”字平声。第五句“千里涴凝尘、凌波袜”,“千”字平声。钱抱素词后段起句、第二句“梨花燕子清明,谁家院宇”,“梨”字、“花”字、“家”字俱平声。第三句“天地一蘧庐、从栖泊”,“天”字平声,李词“旧时雪堂人、今华发”,“时”字平声。钱词第四句“天涯行李萧萧”,“天”字平声。又“自怜素发无多”,“素”字仄声。完颜词第五句“故苑春光又陈迹”,“苑”字仄声,“光”字、“陈”字俱平声。又李词“杯深不觉琉璃滑”,“杯”字平声,“不”字仄声,“琉”字平声。钱词结句“白首友于情、同忧乐”,“忧”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
历代作品
韩玉 (1首)
李献能 (1首)
密璹 (1首)
邵亨贞 (4首)
钱应庚 (2首)
钱霖 (1首)
刘炳 (1首)
曹贞吉 (1首)
王时翔 (1首)
近现代
吴湖帆 (1首)
汪东 (1首)
章钰 (1首)
当代
石任之 (1首)
番枪子(宋·韩玉)  显示自动注释

莫把团扇双鸾隔。要看玉溪头、春风客。妙处风骨潇闲,翠罗金缕瘦宜窄。

转面两眉攒、青山色。

到此月想精神,花似秀质。待与不清狂、如何得。奈向难驻朝云,易成春梦恨又积。

送上七香车春草碧。


春草碧(金·李献能)  显示自动注释

紫箫吹破黄州月。蔌蔌小梅花、飘香雪。寂莫花底风鬟,颜色如花命如叶。

千里涴兵尘、凌波袜。

心事鉴影鸾孤,筝弦雁绝。旧时雪堂人、今华发。断肠金缕新声,杯深不觉琉璃滑。

醉梦绕南云、花上蝶。


春草碧(金·密璹)  显示自动注释

几番风雨西城陌。不见海棠红、梨花白。底事胜赏匆匆,政自天付酒肠窄。

更笑老东君、人间客。

赖有玉管新翻,罗襟醉墨。望中倚阑人、如曾识。旧梦回首何堪,故苑春光又陈迹。

落尽后庭花、春草碧。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乍看,这似是一首伤春的词,细玩,则不难看出这实则是一首借伤春入笔,抒发词人对“故苑春光”无限怀念的抒情词。他的伤春,不仅仅是感叹春光的流逝 ,而是寄寓了词作者对往日政通人和 ,国泰民安、昌明盛世的深切怀念。
金后期,受蒙古压迫,不得不迁都于汴梁,往日繁华的故都燕京 ,已变得荒凉萧条 ,昔日的歌舞升平,繁华似锦 ,正成过眼烟云 ,只有留存在记忆中了,这才是词作者伤春的真正用意。他虽然在政治上不得志,但依然有一颗拳拳的爱国之心,虽然他为国家的前途而忧心如焚,但迫于形势及朝廷的猜忌,却也不敢直白地表露自己的心迹,只好以伤春为引,寄寓自己的无限感慨。了解了以上背景,再看这首《春草碧》,自当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了。
上片抒发伤春的情感。首句十五个字,写出了几番风雨过后,白花洞,春色逝的凄凉景象,词人触景伤情 ,思绪联翩 ,无限怅惘涌上心头,由春光的流逝,想到了美好岁月的不再,不禁悲从中来,不能自己 。起句“几番风雨”,点出春光不再的原因 ,“不见”二字,道出词人对春光的寻觅与留恋,当那嫣红的海棠与如雪的梨花确实已“不见”时,无限的惘怅便自然而然地涌上了词人的心头。他是多么希望仍然能够看到那“ 万紫千红总是春 ”的生机盎然的景象啊 ,但却终是“不见”。因此才有了后面“底事胜赏匆匆 ”的问句和“酒肠窄”的自怨之词。“更笑老东君 ,人间客”。因春之消逝而嘲笑司春的老东君象是匆匆来去人间的过客,转瞬即逝。明明是无尽的惘怅与留恋,却偏偏用了一个“笑”字来传达,所谓强颜欢笑,读来更是让人心酸。
下片,转为剖示词人的心理情态。虽然是胸中愁肠百结 ,但幸有新翻的笛曲 ,酩酊大醉后的信手挥毫,以及那醉望中的“倚栏人 ”,似还可以帮助词人荡除心中的烦恼与忧愁 。然而 ,“倚栏人 ”却只是“如曾识”,似曾相识的“倚栏人”怎能看做是知音,长夜对话 ,以慰愁怀呢 ?值此春色已逝之时,词人心中那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 ,又被失望之水熄灭了。“旧梦回首何堪,故苑春光又阵迹。落尽后庭花,春草碧 。”则是点晴之笔。道出了昔日燕京今日的荒凉与故苑后宫今日的萧条。句式凄绝哀婉,道出作者的国势不振 ,国家的衰亡而无限感伤 。在国家危难之时,词人追忆往日的繁荣昌盛,感叹盛世的不再,心中不禁悲凉无限。这也是他伤春的真实用意。
全词意境清幽,语言浅近,虽淡淡着笔,言外却有无限感怆,读来意韵绵长。

春草碧 次韵素庵遣怀(元末明初·邵亨贞)  显示自动注释

更筹图子宣和谱。流落到如今、空怀古。江南荒草寒烟,前代风流共谁语。

犹有赋骚人、迷湘浦。

乌衣巷口,斜阳愔愔院宇。玉树后庭花、谁能举。五陵残梦依稀,回首天涯叹行旅。

马上杜鹃啼、愁如雨。


春草碧 其一(元末明初·邵亨贞)  显示自动注释

序:仆一节从军吴秀间,近始谒告通家。首辱素翁老师叙劳兵后间怀,既又调《春草碧》词见遗,以识会合之意,情文悃疑,溢于言表,惠至渥也。辄依芳韵,庸写下忱,为先施之期谢云。

儒冠不解明韬略。底处是生涯、云门约。垂端寄迹兵戈,蕙帐荒寒怨秋鹤。

岁暮且归来、情如昨。

故人几度传心,曾烦手削。门外见仙槎、须停泊。老来岁月无何,乞与刀圭九还药。

三岛景长春、寻真乐。


春草碧 其二(元末明初·邵亨贞)  显示自动注释

序:南金契兄始托交时,与仆俱未弱冠,今乃百年过半矣。暮景相从之乐,世故牵掣,迨今未遂。兵后避地溪滨,复得旦暮握手,慨前迹之易陈,预后期之可拟,不能已于言也。敬借前韵,述怀如左。

岁寒归计曾商略。富贵与神仙、辜前约。儒冠巳负平生,不羡扬州去骑鹤。

蓬鬓老风霜、心如昨。

惟应郢上高才,风斤惯削。相见向行藏、重评泊。无情最是桑榆,那得昌阳引年药。

山水有清音、同行乐。


春草碧 其三(元末明初·邵亨贞)  显示自动注释

序:乱后乍见故人,情文浃甚。老来共谈往事,心绪茫然,再赓春草之词,以索寒梅之笑。

乱离避世无方略。何处可寻幽、须期约。桃源只在人间,争得身轻跨寥鹤。

空忆旧欢游、成今昨。

自怜兵后多愁,吟肩头削。老病有孤舟、难安泊。残年但愿相依,尔汝忘形纵狂药。

白首待时清、应无乐。


春草碧(元·钱应庚)  显示自动注释

故人胸次藏三略。鸥鹭小溪边,重寻约。千门兵火萧条,回首华亭有归鹤。

城郭是耶非,伤前昨。

相逢谩说新诗,多君郢削。随分一枝安,甘依泊。书囊再睹雄文,帷幄忠言似良药。

携手问何时,承平乐。


春草碧 次韵酬复孺(元·钱应庚)  显示自动注释

折冲尊俎谈兵略。还记五湖船,烟波约。东邻有客归来,应讶山翁瘦如鹤。

问讯旧玄都,今非昨。

当年锦里依稀,青山似削。天地一蘧庐,从栖泊。西园长记前游,乘兴重来看阑药。

白首友于情,同忧乐。


春草碧(元·钱霖)  显示自动注释

客窗闲理清商谱。弹到断肠声,伤今古。自怜素发无多,犹记纹疏夜深语。

空剩旧时踪。迷南浦。

梨花燕子清明,谁家院宇。没个好情怀,杯慵举。天涯行李萧萧,还是新愁老羁旅。

那更落花深,红如雨。


春草碧 芜城怀古(明·刘炳)  显示自动注释

平山堂下东风,何处海棠春、琼花月。桥上十里珠帘,金钗翠袖歌声彻。

醉倒玉人扶、银灯揭。莫问旧日江山,几多离别。却忆锦帆游、迷宫阙。

回首故苑繁华,豪气五陵都销灭。断柳锁寒烟、潮声咽。


春草碧 题梅雪■小照(清·曹贞吉)  显示自动注释

春风作意淹愁客。晞发弄琅玕、千条碧。脉脉空谷佳人,翠袖无言正相忆。

过雨嫩苔生、流光湿。

莫是拥髻灯前,翩然独立。认他桃花红,梨花白。剧怜■里都■,朱霞天半无人识。

高唱紫云回、消受得。


春草碧(清·王时翔)  显示自动注释

竹声打合梧桐叶。夜雨泣离情,听萧飒。独自却绕行廊,拍槛哀歌泪交睫。

和倦倒床眠,难安帖。

忆着细细青眉,圆圆红颊。别来定何如,愁千叠。密意犹未相传,伤心已判莺花牒。

残梦半模糊,惊魂怯。


春草碧 次完颜璹韵(清末近现代初·吴湖帆)  显示自动注释

绿波摇曳斜阳陌。冉冉片霞红,连云白。不道倾盖相逢,密绪何似寸心窄。

赋忆凤凰台,鸳鸯客。

惯听怨曲千丝,愁吟万叠。等閒绮罗丛,凭谁识。自在出水风情,不染池塘旧泥迹。

莫待折花归,纱护碧。


番枪子(清末近现代初·汪东)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用韩玉韵。

玉楼无数云遮隔。缥缈蹑仙扃,鸿都客。旧誓钗合同坚,试量衣带较宽窄。

泪面洗凝脂,梨花色。

重与拂了梅妆,依傍蕙质。鉴影压双鸾,看难得。未料人似朝云,怨随秋霰散更积。

夜梦落前溪,溪水碧。


春草碧·本意(清末近现代初·章钰)  显示自动注释

莽苍齐趁东风力。也与百花争,芳菲节。无近无远,青青难辨,江南更江北。

好片少年场,忙裙屐。

谁信谢梦荒荒,郊心恻恻。我春竟非春,天涯客。知否前路,何如王孙,又断春消息。

只当乱山看,伤心碧。


春草碧 海棠秋华,果叶满地(当代·石任之)  显示自动注释

欲烧高烛回仙骑。沈梦到秋醒,如潮退。驱客重对芳菲,无力疏阴倦金蕊。

此度与深红,俱精魅。

看饱嘘泪摧眉,衔忧没齿。已坼定飘残,吾何畏。费人世眼相猜,非时多谢天心赐。

末日视馀年,欢为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