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忆江南词谱
忆江南 宋王灼《碧鸡漫志》:此曲自唐至今,皆南吕宫,字句皆同,止是今曲两段,盖近世曲子无单遍者。   按唐段安节《乐府杂录》,此词乃李德裕为谢秋娘作,故名《谢秋娘》,因白居易词更今名,又名《江南好》。又因刘禹锡词有“春去也,多谢洛城人”句,名《春去也》。温庭筠词有“梳洗罢,独倚望江楼”句,名《望江南》。皇甫松词有“閒梦江南梅熟日”句,名《梦江南》,又名《梦江口》。李煜词名《望江梅》。此皆唐词单调。至宋词始为双调。王安中词有“安阳好,曲水似山阴”句,名《安阳好》。张滋词有“飞梦去,閒到玉京游”句,名《梦仙游》。蔡真人词有“铿铁板,閒引步虚声”句,名《步虚声》。宋自逊词名《壶山好》。丘长春词名《望蓬莱》。《太平乐府》名《归塞北》,注“大石调”。

忆江南 单调二十七字,五句三平韵 白居易

  江南好 风景旧曾谙 日出江花红胜火 春来江水绿如蓝 能不忆江南 
  平中仄中仄仄平平中仄中平平仄仄中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按温庭筠词:“千万恨,恨极在天涯。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摇曳碧云斜。”正与此同,平仄参之。

又一体 双调五十四字,前后段各五句、三平韵 欧阳修

  江南蝶 斜日一双双 身似何郎曾傅粉 心如韩寿爱偷香 天赋与轻狂 
  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微雨过 薄翅腻烟光 才伴游蜂来小苑 又随飞絮过东墙 长是为花忙 
  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此即单调词加一叠,其可平可仄与单调词同。 按《啸馀谱》录李煜作,本单调词两首,故前后段各韵。且双调始自宋人,从无用两韵者,即《海山记》讹托隋词八阕,亦前后一韵,不可不辨。

又一体 双调五十九字,前后段各五句,两仄韵、两平韵 冯延巳

  去岁迎春楼上月  正是西窗 夜凉时节 玉人贪睡坠钗云  粉销妆薄见天真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人非风月长依旧   破镜尘筝 一梦经年瘦 今宵帘幕飏花阴   空馀枕泪独伤心 
  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


按《阳春集》冯词二首前后段俱两平两仄四换韵,实与唐宋《忆江南》本调不同,因调名同,故为类列。
历代作品
共2203,分56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冯延巳 (2首)
刘禹锡 (2首)
吕岩 (12首)
李煜 (4首)
温庭筠 (2首)
牛峤 (2首)
白居易 (3首)
皇甫松 (2首)
伊用昌 (1首)
崔怀宝 (1首)
忆江南 其一(唐·冯延巳)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二首,与本调不同。

去岁迎春楼上月,正是西窗,夜凉时节。玉人贪睡坠钗云,粉消妆薄见天真

人非风月长依旧,破镜尘筝,一梦经年瘦。今宵帘幕飏花阴,空馀枕泪独伤心。


忆江南 其二(唐·冯延巳)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二首,与本调不同。

今日相逢花未发,正是去年,别离时节。东风次第有花开,恁时须约却重来。

重来不怕花堪折,秪恐明年花发人离别。别离若向百花时,东风弹泪有谁知。


忆江南(即春去也) 其一(唐·刘禹锡)  显示自动注释

春去也,多谢洛城人。弱柳从风疑举袂,丛兰裛露似沾巾,独坐亦含嚬。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多谢:殷勤致意的意思。洛城人:即洛阳人。
②袂(mèi):衣袖。
③浥(yì):沾湿。
④颦(pín):皱眉。

【评解】
这首词,作者曾自注:“和乐天(即白居易)春词,依《忆江南》曲拍为句。”词中写的是一位洛阳少女的惜春之情。她一边惋惜春天的归去,一边又觉得春天对她也有无限依恋之情。诗人通过拟人化手法,不写人惜春,却从春恋人着笔。杨柳依依,丛兰洒泪,写来婉转有致,耐人寻味。最后“独坐亦含颦”,以人惜春收束全词,更增添了全词的抒情色彩。这首小词,抒发了惜春、伤春之情。构思新颖,描写细腻,手法多变。充分体现了诗人乐府小章的“清新流畅、含思婉转”的艺术特色。

【集评】
况周颐《蕙风词话》:唐贤为词,往往丽而不流,与其诗不甚相远也。刘梦得《忆江南》“春去也”云云,流丽之笔,下开北宋子野、少游一派。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作伤春词者,多从送春人着想。此独言春将去而恋人,柳飘离袂,兰浥啼痕,写春之多情,别饶风趣,春犹如此,人何以堪!
沈雄《古今词话》:“春去也”云云,刘宾客词也。一时传唱,乃名为《春去也》曲。
陈廷焯《别调集》卷一:婉丽。

忆江南(即春去也) 其二(唐·刘禹锡)  显示自动注释

春去也,共惜艳阳年犹有桃花流水上,无辞竹叶醉尊前,惟待见青天。


忆江南 其一(唐·吕岩)  显示自动注释

淮南法,秋石最堪誇。位应乾坤白露节,象移寅卯紫河车,子午结朝霞。


忆江南 其二(唐·吕岩)  显示自动注释

王阳术,得秘是黄牙。万蕊初生将此类,黄钟应律始归家,十月定君誇。


忆江南 其三(唐·吕岩)  显示自动注释

黄帝术,玄妙美金花。玉液初凝红粉见,乾坤覆载暗交加,龙虎变成砂。


忆江南 其四(唐·吕岩)  显示自动注释

长生术,玄要补泥丸。彭祖得之年八百,世人因此转伤残,谁是识阴丹


忆江南 其五(唐·吕岩)  显示自动注释

阴丹诀,三五合玄图二八应机堪采运,玉琼回首免荣枯,颜貌胜凡姝。


忆江南 其六(唐·吕岩)  显示自动注释

长生术,初九秘潜龙慎勿从高宜作客,丹田流注气交通,耆老反婴童。


忆江南 其七(唐·吕岩)  显示自动注释

修身客,莫误入迷津。气术金丹传在世,象天象地象人身,不用问东邻。


忆江南 其八(唐·吕岩)  显示自动注释

还丹诀,九九最幽玄。三性本同一体内,要烧灵药切寻铅,寻得是神仙。


忆江南 其九(唐·吕岩)  显示自动注释

长生药,不用问他人。八卦九宫看掌上,五行四象在人身,明了自通神。


忆江南 其十(唐·吕岩)  显示自动注释

学道客,修养莫迟迟。光景斯须如梦里,还丹粟粒变金姿,死去莫回归。


忆江南 其一十一(唐·吕岩)  显示自动注释

治生客,审细察微言。百岁梦中看即过,劝君修炼尊年,不久是神仙。


忆江南 其一十二(唐·吕岩)  显示自动注释

瑶池上,瑞雾霭群仙。素练金童锵凤板,青衣玉女啸鸾弦,身在大罗天。

沉醉处,缥渺玉京山唱彻步虚清燕罢,不知今夕是何年,海水又桑田。


忆江南 其一(唐·李煜)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名望江南,一名梦江南,一名江南好,一名梦江口,一名望江梅,一名归塞北,一名谢秋娘,一名春去也。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上苑:古代皇帝的花园。
②车如流水马如龙:极言车马众多。

【评解】
这首记梦小词,是李煜降宋被囚后的作品。抒写了梦中重温旧时游娱生活的欢乐和梦醒之后的悲恨。以梦中的乐景抒写现实生活中的哀情。“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游乐时环境的优美,景色的绮丽,倾注了诗人对往昔生活的无限深情。这首小词,“深哀浅貌,短语长情”,在艺术上达到高峰。“以梦写醒”、“以乐写愁”、“以少胜多”的高妙手法,使这首小词获得耐人寻味的艺术生命。

【集评】
张燕瑾《唐宋词选析》:统观这首小词,构思新颖,环环相扣,通首都用白描手法,语言明净流畅。
《唐宋词鉴赏集》:李煜笔下这个欢乐而又使他悲苦的梦,可以使作品置身于唐宋诗词作家创造的形形色色的“梦”的画廊之中。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车水马龙”句为时传诵。当年之繁盛,今日之孤凄,欣戚之怀,相形而益见。
陈廷焯《别调集》卷一云:后主词一片忧思,当领会于声调之外,君人而为此词,欲不亡国也得乎?

忆江南 其二(唐·李煜)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名望江南,一名梦江南,一名江南好,一名梦江口,一名望江梅,一名归塞北,一名谢秋娘,一名春去也。

多少泪,沾袖复横颐。心事莫将和泪滴,凤笙休向月明吹,肠断更无疑。


忆江南 其三(唐·李煜)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名望江南,一名梦江南,一名江南好,一名梦江口,一名望江梅,一名归塞北,一名谢秋娘,一名春去也。

闲梦远,南国正芳春。船上管弦江面绿,满城飞絮混轻尘,愁杀看花人。


忆江南 其四(唐·李煜)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名望江南,一名梦江南,一名江南好,一名梦江口,一名望江梅,一名归塞北,一名谢秋娘,一名春去也。

闲梦远,南国正清秋。千里江山寒色暮,芦花深处泊孤舟,笛在月明楼。


忆江南 其一(唐·温庭筠)  显示自动注释

千万恨,恨极在天涯。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摇曳碧云斜。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斜晖:偏西的阳光。
②脉脉:相视含情的样子。后多用以寄情思。
③白蘋洲:长满了白色蘋花的小洲。

【评解】
《梦江南》是温庭筠的名作。写思妇的离愁别恨。第一首,写思妇深夜不寐,望月怀人。第二首,写思妇白日倚楼,愁肠欲断。两首词以不同场景塑造同一类人物。一个是深夜不寐,一个是晨起登楼,都写得朴素自然,明丽清新,没有刻意求工、雕琢辞句,却能含思凄婉,臻于妙境。刻画人物,形象、生动、传神,揭示人物心理,细腻、逼真,足见作者技巧纯熟,既擅雕金镂玉的瑰丽之作,又有凝练的绝妙好词。

【集评】
《唐宋词鉴赏集》:温庭筠《梦江南》,情真意切,清丽自然,是温词中别具一格的精品。
张燕瑾《唐宋词选析》:这首词刻画了一个满怀深情盼望丈夫归来的思妇形象,充分揭示了她希望落空之后的失望和痛苦心情,表现了诗人对不幸妇女的同情。同时也寄寓着诗人遭受统治阶级排挤,不受重用的悲凉心情,也是感慨怀才不遇的作品。
黄叔旸云:飞卿词流丽,宜为《花间集》之冠。
栩庄《栩庄漫记》:“摇曳”一句,情景交融。
陈廷焯《别调集》卷一:低回宛转。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千帆”二句,窈窕善怀,如江文通之“黯然魂消”也。
唐圭璋 《唐宋词简释》:此首叙飘泊之苦,开口即说出作意。“山月”以下三句,即从“天涯”两字上,写出天涯景色,在在堪恨,在在堪伤。而远韵悠然,令人讽诵不厌。

忆江南 其二(唐·温庭筠)  显示自动注释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
此首记倚楼望归舟,极尽惆怅之情。起两句,记午睡起倚楼。“过尽”两句,寓情于景。千帆过尽,不见归舟,可见凝望之入、凝恨之深。眼前但有脉脉斜晖、悠悠绿水,江天极目,情何能己。末句,揭出肠断之意,余味隽永。温词大抵绮丽浓郁,而此两首则空灵疏泻,别具丰神。

忆江南 其一(唐·牛峤)  显示自动注释

衔泥燕,飞到画堂前。占得杏梁安稳处,体轻惟有主人怜,堪羡好因缘。


忆江南 其二(唐·牛峤)  显示自动注释

红绣被,两两间鸳鸯。不是鸟中偏爱尔,为缘交颈睡南塘,全胜薄情郎。


忆江南 其一(唐·白居易)  显示自动注释

一曰《望江南》,本名《谢秋娘》,李德裕镇浙西,为妾谢秋娘制。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王灼·碧鸡漫志》
《乐府杂录》云:“李卫公为亡妓谢秋娘撰《望江南》,亦名《梦江南》。”白乐天作《忆江南》三首,第一《江南好》,第二、第三《江南忆》。自注云:“此曲亦名《谢秋娘》,每首五句。”予考此曲,自唐至今,皆南吕宫,字句亦同,止是今曲两段,盖近世曲子无单遍者。然卫公为谢秋娘作此曲,已出两名。乐天又名以《忆江南》,又名以《谢秋娘》。近世又取乐天首句名以《江南好》。予尝叹世间有改易错乱误人者,是也。
《杨慎·词品》
《望江南》,即唐法曲《献仙音》也。但法曲凡三叠,《望江南》止两叠尔。白乐天改法曲为《忆江南》。其词曰:“江南好,风景旧曾谙。”二叠云:“江南忆,最忆是杭州。”三叠云:“江南忆,其次忆吴宫。”见乐府。
《沈际飞·草堂诗余别集》
较宋词自然有身分,不知其故。
《卓人月·古今词统》
徐士俊云:非生长江南,此景未许梦见。
《近藤元粹·白乐天诗集》
诗馀上乘。

忆江南 其二(唐·白居易)  显示自动注释

一曰《望江南》,本名《谢秋娘》,李德裕镇浙西,为妾谢秋娘制。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忆江南 其三(唐·白居易)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曰《望江南》,本名《谢秋娘》,李德裕镇浙西,为妾谢秋娘制。

江南忆,其次忆吴宫。吴酒一杯春竹叶,吴娃双舞醉芙蓉,早晚复相逢。


忆江南 其一(唐·皇甫松)  显示自动注释

兰烬落,屏上暗红蕉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潇潇,人语驿边桥。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兰烬:因烛光似兰,故称。烬:物体燃烧后剩下的部分。
②暗红蕉:谓更深烛尽,画屏上的美人蕉模糊不辨。
③萧萧:同潇潇,形容雨声。
④驿:驿亭,古时公差或行人暂歇处。

【评解】
烛光暗淡,画屏模糊,词人于梦中又回到了梅熟时的江南;仿佛又于静谧的雨夜中,听到船中笛声和驿边人语,亲切无比,情味深长。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调寄《梦江南》,皆其本体。江头暮雨,画船闻歌,语语带六朝烟水气也。
王国维《人间词话》:情味深长,在乐天(白居易)、梦得(刘禹锡)上也。
陈廷焯《白雨斋词评》:梦境化境,词虽盛于宋,实唐人开其先路。
徐士俊《古今词统》:末二句是中晚唐警句。
唐圭璋 《唐宋词简释》:此首写梦境,情味深长。“兰烬”两句,写闺中深夜景象,烛花己落,屏画已陪,人亦渐入梦境。“闲梦”二字,直贯到底,梦江南梅熟,梦夜雨吹笛,梦驿边人语,情景逼真,欢情不减。。然今日空梦当年之乐事,则今日之凄苦,自在言外矣。

忆江南 其二(唐·皇甫松)  显示自动注释

楼上寝,残月下帘旌。梦见秣陵惆怅事,桃花柳絮满江城,双髻坐吹笙。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
此首与前首同为梦境,作法亦相同。起处皆写深夜景象,惟前首写窒内之烛花落几,此首则写室外之残月下廉。“梦见”以下,亦皆梦中事,梦中景色,梦中欢情,皆写得灵动美妙。两首[梦江南],纯以赋体铺叙,一往俊爽。

望江南词咏鼓(唐·伊用昌)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作忆江南

江南鼓,梭肚两头栾。钉著不知侵骨髓,打来只是没心肝,空腹被人谩。


忆江南(唐·崔怀宝)  显示自动注释

平生愿,愿作乐中筝。得近玉人纤手子,砑罗裙上放娇声,便死也为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