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西江月词谱
西江月 唐教坊曲名。《乐章集》注“中吕宫”。欧阳炯词有“两岸蘋香暗起”句,名《白蘋香》。程珌词名《步虚词》。王行词名《江月令》。

西江月 双调五十字,前后段各四句,两平韵、一叶韵 柳永

  凤额绣帘高卷 兽镮朱户频摇 两竿红日上花梢 春睡恹恹难觉 
  中仄中平中仄中平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

  好梦枉随飞絮 閒愁浓胜香醪 不成雨暮与云朝 又是韶光过了 
  中仄中平中仄中平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


此调始于南唐欧阳炯,前后段两起句俱叶仄韵,自宋苏轼、辛弃疾外,填者绝少,故此词必以柳词为正体。沈伯时《乐府指迷》云:“《西江月》第二句平声韵,第四句就平声切去押仄韵,如平声押‘东’字,仄声须押‘董、冻’字韵,不可随意押入他韵。”其说正与柳词体合。若吴词之两段各韵,欧词之添字,赵词之不叶韵,皆变体也。 前段第四句,晏几道词“晓镜心情更懒”,“更”字仄声。后段第三句,司马光词“笙歌散后酒微醒”,“笙”字平声。末句,欧阳炯词“犹占凤楼春色”,“凤”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之,馀参下词。

又一体 双调五十字,前后段各四句,两平韵、两叶韵 苏轼

  点点楼头细雨 重重江外平湖 当年戏马会东徐 今日凄凉南浦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

  莫恨黄花未吐 且教红粉相扶 酒阑不必看茱萸 俯仰人间今古 
  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


此词两起句俱叶仄韵,欧阳炯“水上鸳鸯”词、辛弃疾“贪数明朝”词即此体也,其可平可仄与柳词同,故不复注。 按欧词韵,以“力”、“色”叶“衣”、“眉”、“期”、“枝”,盖遵古韵“陌”、“锡”、“职”通“寘”、“未”,以四支无入声也,不若苏词韵之“虞”、“麌”、“遇”本部三声者为合法,故采苏词为谱。

又一体 双调五十字,前后段各四句,两平韵、一叶韵 吴文英

  枝袅一痕雪在 叶藏几豆春浓 玉奴最晚嫁春风 来结梨花幽梦 
  平仄仄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

  香力添熏罗被 瘦肌犹怯冰绡  绿阴青子老溪桥 羞见东邻娇小  
  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


此与柳词同,惟前后段各韵异。周紫芝“池面风翻”词正与之合。

又一体 双调五十一字,前后段各四句,两平韵、两仄韵 欧阳炯

  月映长江秋水  分明冷浸星河  浅沙汀上白云多 雪散几丛芦苇  
  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扁舟倒影寒潭里  烟光远罩轻波  笛声何处响渔歌 两岸蘋香暗起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


此见《尊前集》,换头句较“水上鸳鸯”词多一字,但此词押韵,又与诸家不同。 按古韵从无“五歌”通“四寘”之例,此盖以“苇”、“起”押“水”、“里”,“多”、“歌”押“河”、“波”也。唐人有间押之法,采以备体。

又一体 双调五十六字,前后段各四句、三平韵 赵以仁

  夜半沙痕依约 雨馀天气溟蒙 起行微月遍池东 水影浮花 花影动帘栊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量减难追醉白 恨长莫尽题红 雁声能到画楼中 也要玉人 知道有秋风 
  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此词两结句不叶仄韵,又各添三字作九字句,见周密《绝妙好词》选本。宋元人无填此者,采之以备一体。
历代作品
共1157,分32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吕岩 (3首)
吕岩 (2首)
欧阳炯 (2首)
丘崇 (2首)
仇远 (4首)
何梦桂 (1首)
侯寘 (2首)
刘克庄 (1首)
刘辰翁 (3首)
刘过 (4首)
卢炳 (1首)
卢祖皋 (1首)
史达祖 (4首)
司马光 (1首)
西江月 其一(唐·吕岩)  显示自动注释

著意黄庭岁久,留心金碧年深。为忧白发鬓相侵,仙诀朝朝讨论。

秘要俱皆览过,神仙奥旨重吟。至人亲指水中金,不负平生志性。


西江月 其二(唐·吕岩)  显示自动注释

任是聪明志士,常迷东灶黄庭。参同大易事分明,不晓醉眠难醒。

若遇高人指引,都来不费功程。北方坎子是金精,忍得黄牙方盛。


西江月(唐·吕岩)  显示自动注释

葆炼中分相火,行持外借方鞋。清虚爽彻御□□。

□□□□□□。

□□□□□□,□□灵宝为胎。十分无极至真来。

恍惚芝軿羽盖。


西江月(唐·吕岩)  显示自动注释

一日清欢何往,十年旧事重拈。细风斜日到江南。

春满平湖潋滟。

黄简手题龙篆,绿舆前控鸾骖。玉清真軿署仙衔。

列职灵台书监。


西江月(唐·吕岩)  显示自动注释

落日数声啼鸟,香风满路吹花。道人邀我煮新茶。

荡涤胸中潇洒。

世事不堪回首,梦魂犹绕天涯。凤停桥畔即吾家,管甚月明今夜。


西江月 其一(唐·欧阳炯)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名白蘋香,一名步虚词。

月映长江秋水,分明冷浸星河。浅沙汀上白云多,雪散几丛芦苇。

扁舟倒影寒潭,烟光远罩轻波。笛声何处响渔歌,两岸蘋香暗起。


西江月 其二(唐·欧阳炯)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名白蘋香,一名步虚词。

水上鸳鸯比翼,巧将绣作罗衣。镜中重画远山眉,春睡起来无力。

细雀稳簪云髻,含羞时想佳期。脸边红艳对花枝,犹占凤楼春色。


西江月 其一(宋·丘崇)  显示自动注释

恰好轻篷短棹,绝胜锦缆牙樯。一声横笛起微茫。

十里红莲步障。

小待山头吐月,何妨说剑杯长。更看风露洗湖光。

水底金盘滉漾。


西江月 其二(宋·丘崇)  显示自动注释

明日又还重九,黄昏小雨疏风。菊英萸糁一尊同。

付与今宵好梦。

寒意梧桐叶上,客愁画角声中。小楼何日却从容。

千里此情应共。


西江月 其二(宋末元初·仇远)  显示自动注释

楚塞残星几点,关山明月三年。长亭犹有竹如椽。

可惜中郎不见。

折柳新愁未歇,落梅旧梦谁圆。何人吹向内门前。

一片鹧鸪清怨。


西江月 其三(宋末元初·仇远)  显示自动注释

漠漠河桥柳外,愔愔门巷镫初。笙歌饮散醉相扶。

明月伴人归去。

娃馆深藏云木,女墙斜掠烟芜。水天空阔见西湖。

鹤立夜寒多处。


西江月 其四(宋末元初·仇远)  显示自动注释

暗柳荒城叠鼓,小花静院深镫。年年寒食可曾晴。

今夜晴犹未稳。

豆蔻梢头二月,杜鹃枝上三更。春风知得此时情。

吹动秋千红影。


西江月 其五(宋末元初·仇远)  显示自动注释

小立画桥西畔,仙车蓦送香风。多情问我太匆匆。

疑是当年小宋。

须识蓬山不远,梨云路杳无踪。觉来斜月隔帘栊。

不是相逢是梦。


西江月 其一(宋·何梦桂)  显示自动注释

犹记春风庭院,柳阴深锁帘帷。东君去后雨丝丝。

空认紫骝嘶处。

梦断箫台无据,十年往事休追。忽然拈起旧来书。

依旧长亭双泪。


西江月 其一(宋·侯寘)  显示自动注释

金鼎香销沈麝,碧梧影转阑干。可庭明月绮窗闲。

帘幕低垂不卷。

一自高唐人去,秋风几许摧残。拂檐修竹韵珊珊。

梦断山长水远。


西江月 其二 赠蔡仲常侍儿初娇(宋·侯寘)  显示自动注释

豆蔻梢头年纪,芙蓉水上精神。幼云娇玉两眉春。

京洛当时风韵。

金缕深深劝客,雕梁蔌蔌飞尘。主人从得董双成。

应忘瑶池宴饮。


西江月 腰痛,旧传陈复斋名方,岁久失之(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思邈方书去失,休文老病来攻。新年筋力太龙钟。

腰似铁锚儿重。

雅拜怎生搢笏,徐行也要扶筇。田翁邀饮不能从。

难伴诸公上雍。


西江月 其一 新秋写兴(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天上低昂似旧,人间儿女成狂。夜来处处试新妆。

却是人间天上。

不觉新凉似水,相思两鬓如霜。梦从海底跨枯桑。

阅尽银河风浪。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是作者借七夕来抒发自己寄寓故国之思。
上片侧重写七夕儿女幸福欢快景象。“天上低昂似旧,人间儿女成狂”二句紧扣“新秋”,分写“天上”与“人间”七夕情景。低昂,是起伏升降的意思。上句说天上日落月升、斗转星移等天象变化,依然像从前一样。“似旧”二字,意在言外,暗示人间却与自然界的景象不同,发生了巨大变化。暗逗结尾两句。下句说人间儿女也象从前一样,狂欢欢度七夕。“成狂”即包“似旧”之意,言外有无限感慨。在词人看来,经历过人间沧桑巨变的人们,新秋七夕,本应深怀黍离之悲,但今天人们竟依旧狂欢。这种景象不免使词人感慨万千。
“夜来处处试新妆,却是人间天上。”“处处试新妆”原是当时七夕风习,也是上文所说“儿女成狂”的一种突出表现。人们几乎误认为这种处处新妆的欢庆景象为人间的天堂了。正如上文“儿女成狂”寓有微意一样 ,这里的 “人间天上 ”也含有讽刺意味。“却是”二字,言外有意,沦陷后的故国山河,已成为人间地狱,而眼前的景象却竭然相反,仿佛人们早已忘却家国之痛,叫人无限悲痛。
下片侧重直抒词人的感受。“不觉新凉似水,相思两鬓如霜。”时间飞逝,不经意间,感到新秋凉意,原来夜深了。由于“相思”——怀念故国,自己的两鬓已经如白梅一样。上句写出一位重重心事的老人久久坐着默默无语,几乎忘却外界事物,下句将长期怀念结果与一夕相思的现境联接在一起给人以时间飞逝的印象,用以突出表现作者深深的思虑。
“梦从海底跨枯桑,阅尽银河风浪。”结拍写七夕之梦。上句暗用《神仙传》沧海屡变为桑田的典故,下句以“银河”切“新秋”。诗人梦见在海底超越枯桑 ,又梦见在天上看尽银河风浪。这里虽明为纪梦,实为借梦来表达对于世事苍桑与人事巨变的感受。这两句尤其突出全文寄意。结末二句起到了画龙点眼的作用。有此二句,不但上片“儿女成狂”的情景讽慨自深,就连过片的“新凉”、“相思”也都获得了特殊的含义。
作者以自己作为独醒的爱国者与普通人相对照 ,抒发了自己眷怀故国的深沉悲壮的情感,是这首词构思和章法上的基本特点。

西江月 其二 忆仙(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曾与回翁把手,自宜老子如龙。怀胎不敢问春冬。

等待鞭鸾笞凤。

昨夜又迟黄石,今朝重叩鸿濛。碧桃花下醉相逢。

说尽鹏游蝶梦


西江月 其三(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序:石奇仪尝授吾奇门式局,以为兵法至要,日持扇图自卫

玉帐传心如镜,青龙绕指成轮。尘中多少白头人。

乾里寻壬难认。

世事说来都了,鬼神见也须瞋。迷槎问我是何津。

向道先生昼困。


西江月 其一(宋·刘过)  显示自动注释

细雨黄梅初熟,微风燕子交飞。手拈团扇写新题。

心事恹恹难寄。

片月只堪供恨,双星却有重期。石榴裙子正芬菲。

知为何人慵系。


西江月 其二(宋·刘过)  显示自动注释

素面偏宜酒晕,晓妆净洗啼痕。只疑身是玉梅魂。

长为春风瘦损。

冉冉烟生兰渚,娟娟月挂愁村。落花飞絮耿黄昏。

又是一番新恨。


西江月 其三 武昌妓徐楚楚号问月索题(宋·刘过)  显示自动注释

楼上佳人楚楚,天边皓月徐徐。呼童忙为卷虾须。

试问中情几句。

圆少却因底事,缺多毕竟何如。嫦娥无语谩踌躇。

飞过画栏西去。


西江月(宋·刘过)  显示自动注释

堂上谋臣尊俎,边头将士干戈。天时地利与人和。

燕可伐欤曰可。

今日楼台鼎鼐,明年带砺山河。大家齐唱大风歌。

不日四方来贺。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宁宗嘉泰四年(1204)韩侂胄定议伐金,其用心是为建功固宠。当时南宋国用未足,军备松弛,人心未集,不久韩侂胄就挥师北上,结果大败而归。故这次北伐本身意义不大,但在主和派长期把持朝政,抗战派军民长期受压制之后,还是确实起到了振奋民心的作用,因此,受到朝中抗战派人士和全国军民的响应。刘过的这首词即是当年为祝贺韩侂胄生日而写的,词中表达了爱国军民企盼北伐胜利的共同心声。
上半阕写有利于北伐的大好形势,说堂上有善谋的贤臣,边疆有能战的将士,天时、地利与人和都对南宋王朝有利,因而伐金是切实可行的。对自己力量的自豪和肯定,是向当地朝野普遍存在的自卑、畏敌情绪的挑战。进入下半阕,由全国形势说到韩侂胄本人:先写今日治国,次写明年胜利。句中那胜利在握的豪情和壮志 ,不要说在当时存在巨大的鼓舞力量,即使现在去读,也给人增添信心和勇气。
刘过词学辛弃疾。黄说刘过 :“多壮语,盖学稼轩也 。”(《花庵词选》),以本篇而论,在艺术上就有以下两点颇有辛词精神:第一、大量使用前人成句和典故,增强了词篇的表现力。比如,此词上片“天时地利与人和”化用《孟子·公孙丑下》:“孟子曰: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因而该句在说明天时、地利 、人和都有利的同时,还有着强调人和的作用,这样,一方面使得它与前两句联系起来,另一方面也符合向韩侂胄祝寿的主题。其次,“‘燕可伐欤?’曰:‘可’”用《孟子·公孙丑下》 :“沈同以其私问曰:‘燕可伐欤 ?’孟子曰 :‘可。’”由于用了“圣人”之言,并把侂胄伐金和历史上的伐燕联系起来,既使语气铿锵有力,又巧妙地完成了向下片的过渡。下片中的“ 带砺山河”用《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序》中“使河如带 ,泰山若厉(厉,通砺,磨刀石),国以永宁,爰及苗裔 。”原典的意思是:即使黄河变得像带子那么窄了,泰山变得像磨刀石那么小了(意思永远不可能 ),诸侯的封国也将安然无恙,勋臣之富贵将永远传给子孙后代。使用这个典故,把韩侂胄暗中比作汉高祖的开国重臣,预祝他明年建立不世之功,却不露阿谀之态,深得寿词之三昧 。“大家齐唱《大风歌》”用《史记·高祖本纪》 :“高祖还归,过沛,留。置酒沛市 ,悉召故人父老子弟纵饮。发沛中儿,得百二十人,教之歌。酒酣,高祖击筑,自为歌诗曰:‘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令儿皆和习之。”刘过的“大家齐唱《大风歌》”,容易想起“威加海内兮归故乡”的歌词,而这类歌词,对于山河破碎的国家,对于大批背井离乡的人民,对于求功心切的韩侂胄 ,无疑都是一种鼓舞。
第二 、语言流利、洒脱,具有辛词酣畅淋漓的情味。这种风格的形成,是和以下几种语言材料的使用分不开的:一、口语和熟语,如“大家齐唱” 、“四方来贺 ”、“谋臣尊俎”、“将士干戈”;二、散文成句,如“天时地利与人和”、“‘燕可伐欤?’曰:‘可’”;三、常用典故,如所用《孟子》两则与《史记》两则。这些词语由于为人们所耳熟能详 ,因而读来亲切明快,一气呵成。

西江月(宋·卢炳)  显示自动注释

残雪犹馀远岭,晚烟半隐寒林。溶溶春涨绿波深。

时有渔人钓艇。

倚岸野梅坠粉,蘸溪宫柳摇金。凭栏凝伫酒初醒。

料得谁知此景。


西江月(宋·卢祖皋)  显示自动注释

燕掠晴丝袅袅,鱼吹水叶粼粼。禁街微雨洒香尘。

寒食清明相近。

漫著宫罗试暖,闲呼社酒酬春。晚风帘幕悄无人。

二十四番花讯。


西江月 其一 闺思(宋·史达祖)  显示自动注释

西月澹窥楼角,东风暗落檐牙。一灯初见影窗纱。

又是重帘不下。

幽思屡随芳草,闲愁多似杨花。杨花芳草遍天涯。

绣被春寒夜夜。


西江月 其二 赋木犀香数珠(宋·史达祖)  显示自动注释

三十六宫月冷,百单八颗香悬。只宜结赠散花天。

金粟分身显现。

指嫩香随甲影,颈寒秋入云边。未忘灵鹫旧因缘。

赢得今生圆转。


西江月 其三(宋·史达祖)  显示自动注释

一片秋香世界,几层凉雨阑干。青天不惜烂银盘。

借与先生为劝。

酒唤诗来酒外,人言身在人间。如何得似碧云闲。

且共嫦娥相伴。


西江月 其四 舟中赵子野有词见调,即意和之(宋·史达祖)  显示自动注释

裙摺绿罗芳草,冠梁白玉芙蓉。次公筵上见山公。

红绶欲衔双凤。

已向冰奁约月,更来玉界乘风。凌波袜冷一尊同。

莫负彩舟凉梦。


西江月(宋·司马光)  显示自动注释

宝髻松松挽就,铅华淡淡妆成。青烟翠雾罩轻盈。

飞絮游丝无定。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何似无情。笙歌散后酒初醒。

深院月斜人静。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婉约词》
①铅华:铅粉。
②“红烟翠雾”两句:形容珠翠冠的盛饰。皆为妇女的头饰。
③争:怎。

【评解】

这首词抒写了对所爱的切望之情。上片写佳人妆饰之美,以词丽胜;下片写作者的眷念之情,以意曲工。表现出作者对所爱的深切系念。全词轻倩婉丽,笔墨精妙。

【集评】

《唐宋词百首详解》:这首词是事后的追想,时间该是月明之夜;地点是深院之中。“飞絮游丝”句很形象。“深院月明人静”句,渲染气氛很好。我原以为这是作者的游戏笔墨,不一定必有其事。又按作者曾被外放知永安军,知许州,曾因和王安石政见不合,“绝口不论事……”。依此,此篇该是依托之作。“佳人”比宋王。
以下资料来源未详
司马光不以词作著名。然而,在北宋词风甚盛之时,一些名臣如韩缜、韩琦、范仲淹都能在事业之余写出很好的词,司马光也不例外。他的词作不多,今天遗留下来的只有三首,多系风情之作。其词不加虚饰,直抒胸臆,继承了“国风好色”、“《小雅》怨悱”的优良传统。此词中的“相见争如不见,多情何似无情”,即是写情的佳句。这说明,司马光并非假道学,而能表达真率的感情。
上片写宴会所遇舞妓的美姿,下片写对她的恋情,开头两句,写出这个姑娘不同寻常:她并不浓妆艳抹,刻意修饰,只是松松地换成了一个云髻,薄薄地搽了点铅粉 。次两句写出她的舞姿:青烟翠雾般的罗衣,笼罩着她的轻盈的体态,象柳絮游丝那样和柔纤丽而飘忽无定。下阕的头两句陡然转到对这个姑娘的情上来:“相见争如不见,有情何似无情”,上句谓见后反惹相思,不如当时不见;下句谓人还是无情的好,无情即不会为情而痛苦。以理语反衬出这位姑娘色艺之可爱,惹人情思。最后两句写席散酒醒之后的追思与怅惘。
这首小令在只幅之内把惊艳、钟情到追念的全过程都反映出来,而又能含蓄不尽,给人们留下想象的余地,写法别致。它不从正面描写那个姑娘长得多么美,只是从发髻上、脸粉上,略加点染就勾勒出一个淡雅绝俗的美人形象;然后又在体态上、舞姿上加以渲染:“飞絮游丝无定”,连用两个比喻把她的轻歌曼舞的神态表现出来。而这首词写得最精彩的还是歇拍两句。当他即席动情之后,从醉中醒了过来,又在月斜人静的时候,种种复杂的感受都尽括在“深院月斜人静”这一景语中,达到了“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的境界。
从结构上说,词的上片写其人其境,营造出惝恍飘忽,扑朔迷离的意境,下片写自己的感受,性灵流露,雅而不俗,余味深长。全词造句自然,意不晦涩,语不雕琢,随手写来,妥贴停匀,足见司马光作词虽为余技,却也显示出学识之厚与感情之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