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或作者:(已收录诗词771451 首)
筛选条件:范围  朝代 体裁 韵部 
你还可以:按字在句中的位置查询诗句按地理查询诗人诗集切换诗词显示方式:
詩詞庫  唐诗选 万楚(选3首) (阅读本作者全集请点击:万楚

万楚朝代:

人物简介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
【介绍】: 唐人。玄宗开元进士。工诗。
唐诗大辞典 修订本
生卒年、籍贯皆不详。曾居盱眙(今属江苏)。玄宗开元中进士及第,久不得用。与诗人李颀友善,颀作《东京寄万楚》,云:“仍闻薄宦者,还事田家衣。颍水日夜流,故人相见稀。”可见万楚曾入仕而退隐颍水之滨。事迹见《唐诗纪事》卷二〇。楚有诗名,芮挺章选其诗3首入《国秀集》。所作七律《五日观妓》诗,受诗论家好评,《艺苑卮言》评曰:“真婉丽有梁、陈韵”。沈德潜独赏其《骢马》诗,云:“几可追步老杜咏马诗。”(《唐诗别裁集》卷一三)。《全唐诗》存诗8首。
唐诗汇评
万楚,生卒年里贯均未详。开元中,登进士第,与李颀友善。《全唐诗》存诗八首。

 

五日观妓(唐·万楚)
  七言律诗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西施 

西施谩道浣春纱,碧玉今时丽华眉黛夺将萱草色,红裙妒杀石榴花。

新歌一曲令人艳,醉舞双眸敛鬓斜。谁道五丝能续命,却令今日死君家。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广选》
王元美曰:中联真婉丽,有梁陈韵致。结语宋人所不能作,然亦不肯作。于鳞严刻、收此,吾所不解。又“西施”句与“五日”无干,“碧玉今时斗丽华”又不相比。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李维桢曰:开山破险,振拔一时,“夺将”、“妒杀”甚奇。周敬曰:通篇就观妓发挥,鲜艳古劲。结用五日事,巧切有情。蒋一葵曰:“敛鬓斜”对法不同。结用事得趣,苟非狂客不能有此风调。周珽曰:善描善谑,狂而欲死,亦趣人也。然丝能续命,适以伤身,妆服歌舞,真伐性之斧,人何多中其饵乎?此诗别有讽刺。王元美谓西施浣纱与“五日”无干,“碧玉”、“丽华”又不相比,余玩“谩道”、“今时”四字,必非无指。唐仲言云“于鳞取其高华耳”,似也,但谓“刺明皇贵妃时事”,而自恐失之凿。
《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
眉黛、裙红、萱草、榴花,写得妓与“五日”交光连辉,欲离欲合。五丝续命者,恰用“五日”事翮成妙结。宋人不是不肯作,直是不能作也。
《唐七律选》
千秋绝艳语,却不泛下,故妙(“红裙妒杀”句下)。“双眸”二字插入无理,然故有初唐生塞之气(“醉舞双眸”句下)。虽涉轻薄,然绾合相联处,直是《子夜》快笔,不知者以无赖弇语目之,谬矣。元、长后刘、白俳调全仿此。
《春酒堂诗话》
此诗无不视为拱璧、何也?“夺将”、“妒杀”,开后人多少俗调!末结竟似弋阳场上曲矣。唐人俗诗甚多,不胜枚举,独举此者,以诸家所赞羡者也。
《此木轩论诗汇编》
此等诗更无深意。看六朝人此类甚多,凡强为之说者,皆缘不识诗之源流故也。既自误,又以惑后生,岂不可恨!万之倾倒于此妓,何若此之甚?然固非诗之所禁也。“何事世人偏重色,真娘墓上独题诗”岂非良箴?然入诗,则煞风景矣。
《近体秋阳》
容与跌宕,自是盛朝之文。
《唐诗鉴赏辞典》
唐诗中,固多深刻反映社会现实的不朽篇章,然也不乏写上层士大夫宴饮、赠妓之作。这类作品,一般思想性不高,在艺术上却偶尔有可取之处。万楚的《五日观妓》,可以说就是这样的一篇诗作。
从诗题可知,这首诗是写农历五月五日端午节观看乐伎表演的。端午节的风俗习惯有龙舟竞渡,吃粽子,饮蒲酒,彩丝缠臂,艾蒿插门等,也有在这一天呼朋唤友,宴饮取乐的。
诗首先写乐伎的美妙动人。“西施谩道浣春纱,碧玉今时斗丽华”,一落笔便别有风情。“谩道”是空说或莫说的意思。在越溪边浣纱的西施,是古来公认的美女。诗人刚刚提到西施,又用“谩道”二字将她撇过一边。这样,既触发起了以美人比美人的联想,又顺势转到了眼前这位美女的身上。但仍不直说而故作迂曲。“碧玉”是汝南王宠爱的美妾,出身微贱,南朝民歌《碧玉歌》中有“碧玉小家女”之句。这里用以借指地位低下的乐伎。古代名叫“丽华”的美人有两个,一个是东汉光武帝刘秀的皇后阴丽华,另一个是张丽华,南朝陈后主的妃子。“碧玉”句是说,如今眼前这位美女“碧玉”,正可以与丽华争艳比美。诗人让西施、碧玉、丽华三个美女一路上迤逦行来,借传统形象比拟所要描写的对象,省却了许多笔墨,却使描写对象轻易地步入了美人的行列之中。
“眉黛夺将萱草色,红裙妒杀石榴花”,两句采用了一种十分独特的夸张而兼拟人的表现方法:看那美人的眉毛绿莹莹的,那是从萱草夺来的颜色;裙子红艳艳的,石榴花见了也不免要妒杀。上句用了表示动作的“夺将”,下句用了表示情感的“妒杀”,从而分别赋予眉黛、萱草、红裙、榴花以生命,极尽对眉黛、红裙渲染之能事。萱草和石榴都是诗人眼前景物。况端午时节,萱草正绿,榴花正红,又都切合所写时令。随手拈来,为美人写照,既见巧思,又极自然。
写罢形貌之后,又接写歌舞:“新歌一曲令人艳,醉舞双眸敛鬓斜。”听了她唱的一曲新歌,就越发艳羡她的美色。再看她的舞姿:拢一拢倾斜了的鬓发,两眼秋水盈盈,真有勾魂摄魄的力量。“敛”,收束,这里指拢发的动作。
以上四句对乐伎的描绘,从对形貌的静态描绘开始,进而在动态中加以刻画,写她的歌舞。一静一动,由形及神,展示了乐伎的色艺俱佳。末一句点出“双眸”,更使形象光彩照人。
“谁道五丝能续命,却知今日死君家。”“五丝”,即“五色丝”,又叫“五色缕”、“长命缕”、“续命缕”。端午时人们以彩色丝线缠在手臂上,用以辟兵、辟鬼,延年益寿。“君家”,设宴的主人家。诗人深情激动地说:谁说臂上缠上五色丝线就能长命呢?眼看我今天就要死在您家里了!“死君家”与“彩丝线”密切关合,奇巧而自然,充分见出诗人动情之深。
此诗写得景真情真,特别“眉黛”二句表现手法独特,富有艺术个性,成为脍炙人口的佳句。
(陈志明)

题情人药栏(唐·万楚)
  五言绝句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敛眉语芳草,何许太无情。正见离人别,春心相向生。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归》
钟云:《题情人药栏》当看“情人”字,《河上逢落花》当看“逢”字,便知诗所由妙。谭云:思深而奇,情苦而媚。又云:此诗骂草,后诗(按指《河上逢落花》)托花,可谓有情痴矣,不痴不可为情。钟云:“太无情”望之以有情也,横得妙!

河上逢落花(唐·万楚)
  五言绝句 押职韵  显示自动注释

河水浮落花,花流东不息。应见浣纱人,为道长相忆。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归》
钟云:此与前诗(按指《题情人药栏》同法。“正见”、“相向”着芳草上,“应见”、“为道”着落花上,怒语芳草,温语落花,皆用无情为有情,无可奈何之词。
《唐诗摘钞》
托花寄讯,诗家趣语,然命鹊为媒,骚人久已先之。唐人诗虽鲜妍秀茜,其源实自风骚而出,学唐诗者切宜知此。此君极一艳诗好手,其诗惜不多见,二绝而外,仅《五日观妓》》一律而已。
《此木轩论诗汇编》
如梦如痴,诗家三昧。
《历代诗法》
属花致语,无理得妙。


《汉语大词典》:萱草  拼音:xuān cǎo
(1).植物名。俗称金针菜、黄花菜、多年生宿根草本,其根肥大。叶丛生,狭长,背面有棱脊。花漏斗状,橘黄色或桔红色,无香气,可作蔬菜,或供观赏。根可入药。古人以为种植此草,可以使人忘忧,因称忘忧草。 汉 蔡琰 《胡笳十八拍》:“对萱草兮忧不忘,弹鸣琴兮情何伤。” 唐 万楚 《五日观妓》诗:“眉黛夺将萱草色,红裙妒杀石榴花。” 明 张时彻 《采葛篇》:“愿留枯根株,化作萱草枝。”
(2).借指母亲。 明 刘基 《发安溪至青田戎事急不得留有感》诗:“朝原思脊令,夜船梦萱草。” 明 何景明 《为李秀才寿母》诗:“梅花似白发,萱草亦朱颜。”参见“ 萱堂 ”。
《汉语大词典》:今时(今时)  拼音:jīn shí
现在;此时。《孟子·公孙丑上》:“今时则易然也。”《史记·魏世家》:“今时 韩 、 魏 ,与始孰彊?” 唐 万楚 《五日观妓》诗:“ 西施 漫道浣春纱, 碧玉 今时斗丽华。” 宋 曾巩 《上欧阳舍人书》:“今时谓之耻且格焉。”
分类:此时
《汉语大词典》:红裙(红裙)  拼音:hóng qún
(1).红色裙子。 南朝 陈后主 《日出东南隅行》:“红裙结未解,绿绮自难徽。” 唐 万楚 《五日观妓》诗:“眉黛夺将萱草色,红裙妒杀石榴花。” 唐 皇甫松 《采莲子》词:“晚来弄水船头湿,更脱红裙裹鸭儿。”
(2).指美女。 唐 韩愈 《醉赠张秘书》诗:“不解文字饮,惟能醉红裙。” 宋 施彦执 《北窗炙輠》卷下:“或人厚我,使红裙传觞,盘列珍羞。” 明 陈汝元 《金莲记·湖赏》:“尊有绿蚁,座有红裙,与你痛饮一回何如?”《三国演义》第九回:“司徒妙算托红裙,不用干戈不用兵。”
《汉语大词典》:丽华(丽华)  拼音:lì huá
华丽。 唐 万楚 《五日观妓》诗:“ 西施 谩道浣春纱, 碧玉 今时斗丽华。” 清 袁于令 《西楼记·倦游》:“冰魂玉魄果无瑕,不向东风斗丽华。”
分类:丽华
《汉语大词典》:春纱(春纱)  拼音:chūn shā
生丝织成的薄纱。 唐 万楚 《五日观妓》诗:“ 西施 谩道浣春纱,碧玉今时斗丽华。”
分类:生丝薄纱
《汉语大词典》:何许(何许)  拼音:hé xǔ
(1).何时。 三国 魏 阮籍 《咏怀》诗之十一:“良辰在何许?凝霜沾衣襟。” 南朝 齐 谢朓 《在郡卧病呈沉尚书》诗:“良辰竟何许?夙昔梦佳期。”
(2).何处。 唐 杜甫 《宿青溪驿奉怀张员外十五兄之绪》诗:“我生本飘飘,今复在何许?” 宋 王谠 《唐语林·补遗三》:“ 卢司空 钧 为郎官守 衢州 ,有进士贽谒,公开卷阅其文十馀篇,皆公所制也。语曰:‘公何许得此文?’”
(3).为何这样。 唐 万楚 《题情人药栏》诗:“敛眉语芳草,何许太无情:正见离人别,春心相向生。”
(4).如何,怎样。 宋 陆游 《桃源忆故人》词之四:“试问岁华何许?芳草连天暮。” 宋 王沂孙 《摸鱼儿》词:“ 姑苏台 下烟波远, 西子 近来何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