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贤本事曲子集  宋 杨绘

杨元素《本事曲》,新会梁先生启超〈记时贤本事曲子集〉一文考之详矣。顾所辑佚 文,仅欧阳《近体乐府》、《东坡词》中五事。余续于《苕溪渔隐丛话》、《敬斋古 今黈》搜得四事,为梁氏所未见,合为一卷,以见此最古之词话。《渔隐丛话‧后集 》三十八载卢绛梦一白衣妇人歌〈菩萨蛮〉,《南唐近事》及《本事曲》所载皆同云 云。检他书未见称引,知其散佚多矣。

万里记。

■南唐李国主尝责其臣曰:〔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盖赵公所撰〈谒金门〉辞 有此一句,最警策。其臣即对曰:〔未如陛下『小楼吹彻玉笙寒』。〕 《苕溪渔隐丛话‧后集》三十九引《本事曲》

案:〔吹皱一池春水〕一词,《苕溪渔隐丛话》引《古今诗话》以为成幼文作。《南 唐书》十一、花庵《唐宋诸贤绝妙词选》一、《草堂诗馀‧前集》下类编本一引《雪 浪斋日记》并以为冯延巳作。宋嘉祐间陈世修辑《阳春集》收之,与《本事曲》以为 赵作者不合,未知孰是。

■〈洞仙歌〉: 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 绣帘开、一点明月窥人,人未寝,欹枕钗横云鬓乱。 起来携素手,庭户无声,时见疏星渡河汉。 试问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绳低转。 细屈指西风几时来。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

■钱塘有一老尼,能诵后主诗首章两句,后人为足其意以填此词。余尝见一士人诵全 篇云: 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暖《类编草堂诗馀》作满。 帘开明月独窥人,欹枕钗横云鬓乱。 起来琼户启无声,时见疏星渡河汉。屈指西风几时来,只恐流年暗中换。 《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六十载《漫叟诗话》引杨元素《本事曲》,《草堂诗馀‧前 集》下类编本二载《漫叟诗话》引杨元素《本事曲》

案:〈洞仙歌〉乃苏轼词,见《东坡乐府》上。胡仔曰:《本事曲》与东坡〈洞仙歌 序〉全然不同,当以序为正也。

■〈点绛唇〉一阕,乃和靖草词,云: 金谷年年,乱生春色谁为主。馀花落处,满地和烟雨。 又是离歌,一阕长亭暮。王孙去。萋萋无数。南北东西路。 《苕溪渔隐丛话‧后集》二十一引杨元素《本事曲》

■范文正公自前二府镇穰下营百花洲,亲制〈定风波〉五词,其第一首云: 罗绮满城春欲暮,百花洲上寻芳去。浦映芦花花映浦。 无尽处,恍然身入桃源路。 莫怪山翁聊逸豫,功名得丧归时数。莺解新声蝶解舞。 天赋与,争教我辈无欢绪。 《敬斋古今黈》三引《本事曲子》

■欧阳文忠公,文章之宗师也。其于小词,尤脍炙人口。有十二月词,寄〈渔家傲〉 调中,本集亦未尝载,今列之于此。前已有十二篇鼓子词,此未知果公作否。

正月新阳生翠琯。花苞柳线春犹浅。帘幕千重方半捲。 池水泮。东风吹水琉璃软。 渐好凭栏醒醉眼。陇梅暗落芳英断。初日已知长一线。 清宵短。梦魂怎奈珠宫远。

二月春期看已半。江边春色青犹短。天气养花红日暖。 深深院。真珠帘额初飞燕。 渐觉衔杯心绪懒。酒侵花脸娇波慢。一捻閒愁无处遣。 牵不断。游丝百尺随风远。

三月芳菲看欲暮。胭脂泪洒梨花雨。宝马绣轩南陌路。 笙歌举。踏青斗草人无数。 强欲留春春不住。东皇肯信韶容故。安得此身如柳絮。 随风去。穿帘透幕寻朱户。

四月芳林何悄悄。绿阴满地青梅小。南陌采桑何窈窕。 争语笑。乱丝满腹吴蚕老。 宿酒半醒新睡觉。雏莺相语匆匆晓。惹得此情萦寸抱。 休临眺。楼头一望皆芳草。

五月薰风才一信。初荷出水清香嫩。乳燕学飞帘额峻。 谁借问。东邻期约尝佳酝。 漏短日长人乍困。裙腰减尽柔肌损。一撮眉尖千叠恨。 慵整顿。黄梅雨细多閒闷。

六月炎蒸何太盛。海榴灼灼红相映。天外奇峰千掌迥。 风影定。汉宫圆扇初成咏。 珠箔初褰深院静。绛绡衣窄冰肤瑩。睡起日高堆酒兴。 厌厌病。宿酲和梦何时醒。

七月芙蓉生翠水。明霞拂脸新妆媚。疑是楚宫歌舞妓。 争宠丽。临风起舞誇腰细。 乌鹊桥边新雨霁。长河清水冰无地。此夕有人千里外。 经年岁。犹嗟不及牵牛会。

八月微凉生枕簟。金盘露洗秋光淡。地上月华开宝鉴。 波潋滟。故人千里应凭槛。 蝉树无情风苒苒。燕归碧海珠帘掩。沈臂冒霜潘鬓减。 愁黯黯。年年此夕多悲感。

九月重阳还又到。东篱菊放金钱小。月下风前愁不少。 谁语笑。吴娘捣练腰肢袅。 槁叶半轩慵更扫。凭栏岂是閒临眺。欲向南云新雁道。 休草草。来时觅取伊消耗。

十月轻寒生晚暮。霜华暗捲楼南树。十二栏杆堪倚处。 聊一顾。乱山衰草还家路。 悔别情怀多感慕。胡笳不管离心苦。犹喜清宵长数鼓。 双绣户。梦魂尽远还须去。

律应黄钟寒气苦。冰生玉水云如絮。千里乡关空倚慕。 无尺素。双鱼不食南鸿渡。 把酒遣愁愁已去。风摧酒力愁还聚。却忆兽炉追旧处。 头懒举。炉灰剔尽痕无数。

腊月年光如激浪。冻云欲折寒根向。谢女雪诗真绝唱。 无比况。长堤柳絮飞来往。 便好开尊誇酒量。酒阑莫遣笙歌放。此去青春都一饷。 休怅望。瑶林即日堪寻访。 《近体乐府》二引京本《时贤本事曲子‧后集》

■子瞻始与刘仲达往来于眉山,后相逢于泗上,久留郡中,游南山话旧而作。〈满庭 芳〉: 三十三年,漂流江海,万里烟浪云帆。故人惊怪,憔悴老青衫。 我自疏狂异趣,君何事、奔走尘凡。流年尽,穷途坐守,船尾冻相衔。 巉巉。淮浦外,层楼翠壁,古寺空岩。步携手林间,笑挽纤纤。 莫上孤峰尽处,萦望眼、云海相搀。家何在,因君问我,归梦绕松杉。 毛斧季校本《东坡词》上引杨元素《本事曲集》

■董毅夫名钺,自梓漕得罪归鄱阳,遇东坡于齐安,怪其丰暇自得。曰:〔吾再娶柳 氏三日而去官,吾固不戚戚而忧,柳氏不能忘怀于进退也。已而欣然同忧患,如处富 贵,吾是以益安焉。〕乃令家僮歌其所作〈满江红〉,东坡嗟叹之,次其韵: 忧喜相寻,风雨过、一江春绿。巫峡梦,至今空有,乱山屏簇。 何似伯鸾携德耀,箪瓢未足清欢足。渐粲然、光彩照阶庭,生兰玉。 幽梦里、传心曲。肠断处、凭他续。文君婿知否,笑君卑辱。 君不见周南歌汉广,天教夫子休乔木。便相将、左手抱琴书,云间宿。 同上

■陈述古守杭,已及瓜代,未交前数日,宴僚佐于有美堂,因请二车苏子瞻赋词。子 瞻即席而就,寄〈摊破虞美人〉: 湖山信是东南美。一望弥千里。使君能得几回来。便使尊前醉倒,且徘徊。 沙河塘里灯初上。水调谁家唱。夜阑风静欲归时。惟有一江明月,碧琉璃。 毛斧季校本《东坡词》下引《本事集》

■钱塘西湖有诗僧清顺居其上,自名藏春坞。门前有二古松,各有凌霄花络其上,顺 常昼卧其下。时子瞻为郡。一日屏骑从过之,松风骚然,顺指落花觅句,为赋此词。 〈减字木兰花〉: 双龙对起。白甲苍髯烟雨里。疏影微香。下有幽人昼梦长。 湖风清软。双鹊飞来争噪晚。翠飐红轻。时下凌霄百尺英。 同上 附录

读《欧阳文忠公集》卷一百三十二近体乐府二第二十四叶〈渔家傲〉调下小注,引有 京本《时贤本事曲子‧后集》一则,初不知何时何人所著。继读吴文恪《唐宋名贤百 家词》之《东坡词》,其调名下小注引杨元素《本事曲集》者两条,〈满庭芳〉〔三 十三,年漂流江海〕篇、〈满江红〉〔忧喜相寻,风雨过〕篇。引《本事集》者两条 ,〈虞美人〉〔买田阳羡〕篇、〈减字木兰花〉〔双龙对起〕篇。凡遗文五条,体裁 相同,皆纪北宋中叶词林掌故。又读绍兴间辑本《南唐二主词》,〈蝶恋花〉调下注 云:《本事曲》以为山东李冠作,李冠亦北宋中叶之〔时贤〕也。因此可推定以上所 引同一书,其全名为《时贤本事曲子集》,且有前后集,省名则称《本事曲集》,再 省则称《本事集》或《本事曲》,著者则杨元素也。欧集所引,冠以京本二字,则当 时有刻本且不止一本可知。遍考南宋簿录诸书,自绍兴阙书目下逮晁志、陈录、马考 以至《宋史‧艺文志》,皆不著录,惟尤延之《遂初堂书目》载有杨元素《本事曲》 ,当为本书省名。此后公私藏目皆不复见,知此书南宋尚有传本,入元则全佚矣。考 《东坡词》集中与杨元素赠答倡和之词多至十三首,交情之亲厚可知。元素名绘,绵 竹人,《宋史》有传。神宗时以侍读学士出知亳州,历应天、杭州。据王文诰苏诗总 案,知其守杭在熙宁五年甲寅七月,时东坡方以同乡为杭倅,故过从尤契密也。本传 称有集八十卷,不言有《本事曲子集》,或附全集中耶?今两集俱佚,不可考矣。张 子野词〈劝金船〉调下题云:〔流杯堂唱和,翰林主人元素自撰腔。〕《东坡词》亦 有〈泛金船〉一阕,题云〔流杯亭和杨元素〕,则元素固自能词,且晓畅音律,今张 、苏词具在,而元素原唱并不能托严诗编杜集之例以传于后,甚可慨也。《本事曲子 》既有前后集,想卷帙非少。据所存佚文,知其每条于本事之下,具录原曲全文,是 实最古之宋词总集,远在端伯、花庵、草窗诸选本以前。且覶述掌故,亦可称为最古 之词话,尤可宝贵。今诸选幸传,而此书乃并书名及撰人名皆在若存若亡之数!《东 坡词》注所引,惟吴本有之,万里谨案:紫芝漫抄本《东坡词》亦有之。今所存汲古 阁本及四印斋翻元延祐本皆已删去,朱疆村辑《编年东坡乐府》亦未见吴本。吴本旧 钞孤行,不绝如缕,非得此与欧集注及遂初目合参,几不复知世间曾有此名著矣。 今故亟录佚文五则于左,他日若见他书更有徵引,当续录焉。

案:《苕溪渔隐丛话‧后集》卷二十一〔西湖处士〕目下云:〔按杨元素《本事曲》 有〈点绛唇〉一阕,乃和靖草词。〕又《后集》卷三十九〔长短句〕目下引《本事曲 》云:〔南唐李国主尝责其臣曰: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盖赵公所撰〈谒金门〉 辞有此一句,最警策。其臣即对曰:未如陛下小楼吹彻玉笙寒〕云云。此亦杨氏《本 事曲》佚文,梁先生文中未引,兹附见于此。

戊辰仲冬万里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