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词杂说  清 沈谦

■承诗启曲者,词也,上不可似诗,下不可似曲。然诗曲又俱可入词,贵人自运。

■小调要言短意长,忌尖弱。中调要骨肉停匀,忌平板。长调要操纵自如,忌粗率。 能于豪爽中,著一二精致语,绵婉中著一二激厉语,尤见错综。

■词不在大小浅深,贵于移情。〔晓风残月〕、〔大江东去〕,体制虽殊,读之皆若 身历其境,倘恍迷离,不能自主,文之至也。

■白描不可近俗,修饰不得太文,生香真色,在离即之间,不特难知,亦难言。

■僻词作者少,宜浑脱,乃近自然。常调作者多,宜生新,斯能振动。

■小令中调有排荡之势者,吴彦高之〔南朝千古伤心事〕、范希文之〔塞下秋来风景 异〕是也。长调极狎昵之情者,周美成之〔衣染莺黄〕、柳耆卿之〔晚晴初〕是也。 于此足悟偷声变律之妙。

■稼轩词以激扬奋厉为工,至〔宝钗分,桃叶渡〕一曲,昵狎温柔,魂销意尽,才人 伎俩,真不可测。昔人论画云,能寸人豆马,可作千丈松,知言哉。

■范希文〔珍珠帘捲玉楼空,天淡银河垂地〕及〔芳草无情,又在斜阳外〕,虽是赋 景,情已跃然。

■柳屯田〔每到秋来〕一曲,极孤眠之苦。予尝宿御儿客舍,倚枕自歌,能移我情, 不知文之工拙也。

■〔云想衣裳花想容〕,此是太白佳境。柳屯田〔拟把名花比,恐旁人笑我,谈何容 易〕,大畏唐突,尤见温存,又可悟翻旧为新之法。

■东坡〔似花还似非花〕一篇,幽怨缠绵,直是言情,非复赋物。徽宗亦然。

■男中李后主,女中李易安,极是当行本色。

■秦少游〔一向沈吟久〕,大类山谷〈归田乐引〉,铲尽浮词,直抒本色。而浅人常 以雕绘傲之。此等词极难作,然亦不可多作。

■黄州驿卒苦于索笔,泥涂无逸之词,此正奴隶事。知者遇之,如获珍奇,无足怪也 。然〔望断江南山色远,人不见,草连空〕,故是销魂之语。

■贺方回〈青玉案〉:〔试问閒愁知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不 特善于喻愁,正以琐碎为妙。

■草堂静坐,林月渐高,忽忆伯可〈女冠子〉词云:〔去年今夜,扇儿扇我,情人何 处。〕心不能堪,但觉竹声萤焰,俱助凄凉也。

■〔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自少人行。〕言马言他人,而缠绵偎倚之情自见。若稍 涉牵裾,鄙矣。

■徐师川〔门外重重叠叠山,遮不断、愁来路〕,欧阳永叔〔强将离恨倚江楼,江水 不能流恨去〕,古人语不相袭,又能各见所长。

■〔红杏枝头春意闹〕、〔云破月来花弄影〕,俱不及〔数点雨声风约住,朦胧淡月 云来去〕。予尝谓李后主拙于治国,在词中犹不失为南面王,觉张郎中、宋尚书,直 衙官耳。

■填词结句,或以动荡见奇,或以迷离称隽,著一实语,败矣。康伯可〔正是销魂时 候也,撩乱花飞〕、晏叔原〔紫骝认得旧游踪,嘶过画桥东畔路〕、秦少游〔放花无 语对斜晖,此恨谁知〕,深得此法。

■〔夕阳如有意,偏傍小窗明〕不若晏同叔〔一场愁梦酒醒时,斜阳却照深深院〕更 自神到。

■秦淮海〔天外一钩残月照三星〕,只作晓景佳。若指为心儿谜语,不与〔女边著子 ,门里挑心〕,同堕恶道乎。

■予少时和唐宋词三百阕,独不敢次寻寻觅觅一篇,恐为妇人所笑。

■张世文新草池塘紫〈燕双飞〉二首,风流酝藉,不减周秦。〔雪猫戏扑风光影〕, 尤称警策。

■〔又踏杨花过谢桥〕,即伊川亦为叹赏,近于我见犹怜矣。

■〔唤起两眸清炯炯〕、〔閒里觑人毒〕、〔眼波才动被人猜〕、〔更无言语空相觑 〕,传神阿堵,已无剩美。彭金粟〔小语怯听闻,娇波横觑人〕,王阮亭〔目成难去 且徐行〕,又别开一生面。予之〔定晴斜睨,寂寂帘垂地〕,瞠乎后矣。

■〔天便教人,霎时厮见何妨〕,〔花前月下、见了不教归去〕,卞急迂妄,各极其 妙。美成真深于情者。

■〔小雨三更归梦湿,轻烟十里乱愁迷。〕此是程村俊语、情语,予每诵之,凝思终 日。

■山谷喜为艳曲,秀法师以泥犁嚇之,月痕花影,亦坐深文,吾不知以何罪待谗谄之 辈。

■词要不亢不卑,不触不悖,蓦然而来,悠然而逝。立意贵新,设色贵雅,搆局贵变 ,言情贵含蓄,如骄马弄衔而欲行,粲女窥帘而未出,得之矣。

■学周、柳,不得见其用情处。学苏、辛,不得见其用气处。当以离处为合。

■彭金粟在广陵,见予小词及董文友《蓉渡集》,笑谓邹程村曰:泥犁中皆若人,故 无俗物。夫韩偓、秦观、黄庭坚及杨慎辈,皆有郑声,既不足以害诸公之品,悠悠冥 报,有则共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