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桑麻谱·苧麻

苧麻

  • 广雅 苧,三棱也。
  • 说文 麻,草也,可以为绳。
  • 本草 苧麻作纻,可以绩纻,故谓之纻。凡麻丝之细者为絟,粗者为纻。
  • 苧,绩麻也,有二种,一种紫麻,一种白苧,出荆、扬、闽、蜀、江、浙,今中州亦有之。皮可绩布。苗高七八尺。叶如楮叶而无叉,面或青或紫;背白,有短毛。花青如白杨而长,夏秋间著细穗,一朵数千穗,白色,子熟茶褐色。根黄白而轻虚,一科数十茎,宿根在土中,到春自生,不须栽种。荆、扬间每岁三刈,每𤱔得麻三十斤,少亦不下二十斤,每斤三百文,过常麻数倍。又有一种山苧,颇相似。蚕最恶麻,凡麻枲之属,近蚕种则不生,戒之。
  • 本草 李时珍曰:苧,家苧也。又有山苧,野苧也。有紫苧,叶面紫;白苧,叶面青,其背皆白。可刮洗煮食,味甘美。九月收子,二月可种。宿根,六月生根、叶。气味甘,寒,无毒。
  • 汇考
  • 诗 王风 丘中有麻,彼留子嗟。
  • 齐风 蓺麻如之何,衡从其亩。
  • 陈风 东门之池,可以沤纻。 纻,麻属。
  • 周礼 地官 凡宅不毛者,有里布。 谓不植桑麻也,欲令宅植桑麻,则无税赋以劝之,不植桑麻之毛者,则罚以二十五家之税布。
  • 左传 诗曰:虽有丝麻,无弃菅蒯。
  • 后汉书 崔寔传 寔出为五原太守。五原土宜麻枲,而俗不知绩织,民冬月无衣,积细草而卧其中,见吏则衣草而出。寔至官,斥卖储偫,为作纺绩、织纴、綀缊之具以教之,民得以免寒苦。
  • 魏书 食货志 诸麻布之土,男夫及课,别给麻田十𤱔,妇人五𤱔。
  • 隋书 食货志 河清三年,每丁给永业二十𤱔,为桑田。不宜桑者,给麻田。
  • 南史 甄法崇传 法崇孙,彬。尝以一束苧就长沙寺库质钱,后赎苧还,于苧束中得五两金,送还寺库。道人以金半仰酬,往复十馀,彬坚然不受,因谓曰:五月披羊裘而负薪,岂拾遗金者耶。
  • 伏暅传 暅徙新安太守,在郡清恪。郡多麻苧,家人乃至无以为绳,其励志如此。
  • 唐书 食货志 丁随乡所出,岁输绢二匹,绫、絁二丈,布加五之一,绵三两,麻三斤,非蚕乡则输银十四两,谓之调。
  • 越绝书 麻林山。勾践欲伐吴,种麻以为弓弦,故曰麻林。
  • 墨子 妇人夙兴夜寐,纺绩织纴,多治麻、丝、葛绪细布縿,此其分事也。
  • 荀子 麻葛茧丝、鸟兽之羽毛齿革也,固有馀,足以衣人矣。
  • 淮南子 汾水濛浊而宜麻。
  • 风俗通 蓬生麻中,不扶自植。
  • 庐陵记 成芳隐麦林山,剥苧织布为短襕宽袖之衣,著以酤酒,自称隐士衫。
  • 集藻
  • 晋 郭璞 麻赞 草皮之良,莫贵于麻,用无不给,服无不加,至物在迩,求之好遐。
  • 诗散句
  • 唐 杜甫 青青屋东麻,散乱床上书。
  • 刘禹锡 煖分煨芋火,明借缉麻灯。
  • 晋 谢灵运 折麻心莫展。
  • 宋 戴复古 蔽门麻菶菶。
  • 别录
  • 苧根味甘,刮洗去皮,切片,浸去恶水,煮极熟,食之甜美。稚头中有绵,芼之和粉食,可救荒。
  • 移栽 苧已盛时,宜于周围掘取新科,如法移栽,则本科长茂,新栽又多。或如代园种竹法,于四五年后,将根科最盛者间一畦,移栽一畦,截根分栽,或压条滋生。此畦既盛,又掘彼畦,如此更代。滋植无穷。将欲移栽,预选秋耕熟肥地,更用细粪粪过。来春移栽,地气动为上时,萌芽为中时,苗长为下时。周围离一尺五寸作区,移栽拥土毕,以水淹之,若夏秋,须趁雨后地湿,连土于近地栽亦可。苗高数寸,即用大粪和半水浇之,最忌猪粪。或曰苧月月可栽,但须地湿。一云苧根忌见星月,堂屋内收藏,若露地,须用苫盖,使见星月即变野苧。
  • 栽根 用刀将根截作三四指长,栽时四围各离一尺五寸,作区,每区卧二三根,拥土毕,方浇水,三五日再浇。苗高勤锄,旱则浇之。第二年方堪再刈,至年久根科盘结不旺,掘根分栽。若欲致远,须少带原土,裹以蒲包,外用席包,掩合勿透风,日数百里外亦可活。
  • 种子 三四月下种,园圃有井及临河处俱可,沙地为上,两和地次之。斸地一二遍,作畦阔半步,长四步,再斸一遍,用杴背浮按稍实,再耙平。隔宿用水饮畦,明旦,细齿耙浮,耧起再耙平,随用润土半升,子一合,匀撒,一合子可种六七畦,撒毕,苕帚轻轻扫合,用覆土则不出。搭棚三尺高,加细箔遮盖,五六月炎热时,箔上加苫重盖,不则晒死。未生芽或苗初出不可浇水,用炊帚细洒水于棚上,常令湿润。每夜及天阴去箔,以受露气。苗出,有草即拔去。苗高三指,不须用棚。如地稍乾,用水轻浇。约长三寸,择稍壮地,作畦移栽,隔宿饮苗,明旦将空畦浇过,带土撅苗移栽,相离四寸。频锄,三五日一浇,二十日后,十馀日一浇。十月后,用牛、马粪盖厚一尺,庶不冻死。二月后,耙去粪,令苗出,以后岁岁如此。若北土,春月亦不必去粪,即以作壅可也,凡盖用粪壤、诸杂草秽、敝席、旧荐俱可。子种者,三四年之后方堪一刈,切忌太早。
  • 刈麻 每岁可割三镰,头次见根旁小芽高五六分,大麻即可割。大麻即割,小芽便盛,即二次麻。若小芽过高,大麻不割,不惟芽不旺,又损大麻。大约五月初割一镰,六月半或七月初割二镰,八月半或九月初割三镰。谚曰:头苧见秧,二苧见糠,三苧见霜。唯二镰长疾,麻亦最好。割后即细粪壅之,旋用水浇,必以夜或阴天,若日下浇,则皮有绣痕。
  • 剥麻 刈倒时,随用竹刀或铁刀从梢分开剥下皮,即以刀刮其白瓤,其浮上皴皮自脱,得其里如筋者,煮之。剥麻,春夏和暖时与常法同,若冬月,用温水润湿,易为分劈。首苧粗劲,堪为粗布,二苧稍柔细,惟三苧甚佳,堪为细布。刮苧之刀,煆铁为之,长三寸许,捲成小槽,内插短柄,两刃向上,以绳为用,仰置手中,将所割苧皮,横覆刃上,以大指就按刮之,苧肤即脱。
  • 沤麻 缚作小束搭房上,夜露昼晒五七日,自然洁白。若值阴雨,于屋底风道搭晾,经雨即黑。一云绩既成,缠作缨子,于水盆内浸一宿,纺讫,用桑柴灰淋水浸一宿,捞出。每纑五两,用净水一盏,细石灰拌匀,停一宿,至来日,择去石灰,却用黍秸灰淋水煮过,自然白软,晒乾,再用清水煮一度,别用水摆极净,晒乾,逗成缠,铺经织造与常法同。一云纺成纑,用乾石灰拌和,夏三冬五,春秋酌中,抖去。别用石灰煮熟待冷,于清水中濯净,然后用芦帘平铺水面,摊纑于上,半浸半晒,遇夜收起沥乾,次日如前,候纑极白,方可织布,此池沤之法,须假水浴日曝而成。善绩者,麻皮一斤,得绩一斤,织布一疋。次者斤半,又次二斤、三斤,其布柔韧洁白,比常布价高一二倍。又曰:沤麻者但如法沤讫,方绩作纑,经纬成布,非先绩后沤也。亦有用本色绩纑者,夜露昼晒,数日便绩成纑,待成布后,方练白。若如治葛者,刈后即蒸熟剥之,不复练矣,用此作布,更柔而且韧。
  • 收种 收子作种,须头苧者佳,九月霜降后,收子晒乾,以湿沙土拌匀,盛筐内,以草盖覆,若冻损则不生。二苧、三苧子皆不成,不堪作种。种时以水试之,取沈者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