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

汤日

  • 北史魏收传收以子侄年少申以戒厉著枕中篇曰挟丨丨而谓寒包溪壑而未足源不清而流浊表不端而影曲

汤云

汤雪

  • 后汉书皇甫嵩传将军受钺于暮春收功于末冬兵动若神谋不再计摧强易于折枯消坚甚于丨丨旬日之间神兵电扫封户刻石南向以报威德震本朝风声驰海外虽汤武之举未有高将军者也 梁简文帝七励何丨丨之能比岂拾尘之可方

汤山

  • 寰宇记张勃吴录曰丹阳江乘县有丨丨汤出其下大小凡六处汤涧绕其东西冬夏常热禽鱼之类入者辄烂以煮豆榖终日不熟草木濯之辄更鲜茂旧有汤泉馆今废 名山记丨丨在沙河县西北下有汤泉可以愈疾岩上有石室绝无尘秽号为圣人室

汤谷

  • 史记司马相如传且齐东有巨海南有琅邪观乎成山射乎之罘浮勃澥游孟诸邪与肃慎为邻右以丨丨为界秋田乎青丘徬徨乎海外吞若云梦者八丨九其于胸中曾不蒂芥 阮籍大人先生传朝造驾乎丨兮夕息马乎长泉激王褒温汤碑甘州浴日跳波迈椒丘之野丨丨扬涛 水疾龙门之箭 张融海赋西冲虞渊之曲东振丨丨之阿丨傅元诗丨丨发清曜九日栖高枝 张载诗踊跃丨 中上登扶桑枝
  • 唐 元稹 代曲江老人百韵 浴德留汤谷,蒐畋过渭滨。

汤瓶

  • 明一统志丨丨觜山在新会县南八十里以形似名山最高峻文禽异木多出其中

汤水

  • 水经河水又南丨丨注之注山海经曰水出上中之山上无草木而多硌石下多榛楛丨丨出焉中黄真经但服元和除五榖注但觉腹中安和咽气渐当流滑一切丨丨尽不要吃自得通妙理 明一统志丨丨在河南府卢氏县西南一百三十里源出恶峪岭南流入粉青江
  • 又丨丨源出汤阴县治西元泉旧名荡水流经县东五十里过内黄河界入卫河

汤泉

  • 水经注曲江县北丨丨泉源沸涌浩气云浮其中时有细赤鱼游之不为灼也 寰宇记见汤山下冰萤雪丛说旧有题丨丨者云比邻三井在山冈二井 寒一井汤造化无私犹冷暖争教人世不炎凉 萧子晖冬草赋火山灭燄丨丨沸泻二秦观寄老庵赋孙先生之游丨丨也尝于佛祠之旁 松之下诛薙草茅平夷土涂规以为庵曰寄老焉奉
  • 南北朝 刘义恭 温泉诗 秦都壮温谷,汉京丽汤泉。
  • 唐 郑义真 奉和圣制过温汤 汤泉恒独涌,温谷岂知寒。
  • 唐 韦应物 骊山行 太平游幸今可待,汤泉岚岭还氛氲。
  • 唐 项斯 晓发昭应 是物寒无色,汤泉正自流。
  • 唐 杜荀鹤 送僧赴黄山沐汤泉兼参禅宗长老 闻有汤泉独去寻,一瓶一钵一无金。

汤涧

  • 寰宇记见汤山下

汤池

  • 汉书食货志神农之教有石城十仞丨丨百步带甲百万而亡粟弗能守也
  • 又蒯通传楚汉初起武臣略定赵地号武信君通说范阳令徐公曰赵武信君不知通不肖使人候问其死生通且见武信君而说之曰必将战胜而后略地攻得而后下城臣窃以为殆矣用臣之计毋战而略地不攻而下城传檄而千里定可乎彼将曰何谓也臣因对曰范阳令宜整顿其士卒以守战者也怯而畏死贪而好富贵故欲以其城先下君先下君而君不利则边地之城皆将相告曰范阳令先降而身死必将婴城固守皆为金城丨丨不可攻也为君计者莫若以黄屋朱轮迎范阳令使驰骛于燕赵之郊则边城皆将相告曰范阳令先下而身富贵必相率而降犹如阪上走丸也此臣所谓传檄而千里定者也
  • 唐 李白 安州应城玉女汤作 神女殁幽境,汤池流大川。

汤滔

  • 明一统志见淅水下

汤井

  • 唐书地理志京兆府昭应有宫在骊山下贞观十八年置咸亨二年始名温泉宫天宝元年更骊山曰会昌山三载以县去宫远析新丰万年置会昌县六载更温泉曰华清宫治丨丨为池环山列宫室又筑罗城置百司及十宅东水经注西溪水导源火山西北流山上有火井火井 五六尺又东有丨丨广轮与火井相状势热又同以草纳之则不然皆沾濡露结故俗以丨丨为目 张说奉酬韦祭酒自丨丨还都经龙门北溪庄见贻诗闻君丨丨至潇洒憩郊林丨又扈从幸韦嗣立山庄应制诗寒灰飞玉琯丨 驻金舆

汤渚

  • 齐书张敬儿传敬儿在江陵诛攸之亲党攸之于丨丨村自经死居民送首荆州

汤堑

  • 梁简文帝从顿暂还城诗征橹舣丨丨归骑息金隍

汤阴

  • 明一统志丨丨县在归德府城南四十五里古羑里地战国为魏荡阴地汉置荡阴县属河内郡后魏省隋于县东十七里置丨丨县属汲郡寻省入安阳后复分安阳置汤源县大业初省唐初复置汤源县属卫州贞观初改丨丨县属相州宋宣和初改属浚州后仍旧属金属彰德府

汤源

  • 明一统志见上

汤溪

  • 明一统志丨丨县在金华府城西南五十五里本龙游县东鄙金华西鄙兰溪南鄙遂昌北鄙

汤邑

  • 岑士贵凌烟阁赋列茅土之子姓分丨丨之妃主

汤村

  • 宋史食货志盐官丨丨用铁盘故盐色青白杨村及钱清场织竹为盘涂以石灰为色少黄石堰以东近海水咸故虽用竹盘而盐色尤白

汤殿

汤院

  • 豫章古今记辅山今庐山也有泉二其一常热今为丨丨

汤沐

  • 礼记王制方伯为朝天子皆有丨丨之邑于天子之县内视元士注浴用丨丨用潘 公羊郑伯使宛来归邴传宛者何郑之微者也邴者何郑丨丨之邑也天子有事于泰山诸侯皆从泰山之下诸侯皆有丨丨之邑焉致战国策大王诚能听臣燕必致毡裘狗马之地齐必 海隅鱼盐之地楚必致橘柚云梦之地韩魏皆可使致封地丨丨之邑贵戚父兄皆可以受封侯
  • 又张仪为秦破从连横说楚王曰大王诚能听臣臣请秦太子入质于楚楚太子入质于秦请以秦女为大王箕帚之妾效万家之都以为丨丨之邑长为昆弟之国终身无相攻击臣以谓计无便于此者别史记高祖纪十二年十月高祖击布军会甀布走令 将追之高祖还归过沛留置酒谓沛父兄曰游子悲故乡吾虽都关中万岁后吾魂魄犹乐思沛且朕自沛公以诛暴逆遂有天下其以沛为朕丨丨邑复其民世世无有所与
  • 又平准书孝惠高后时为天下初定复弛商贾之律然市井之子孙亦不得仕宧为吏量吏禄度官用以赋于民而山川园池市井租税之入自天子以至于封君丨丨邑皆各为私奉养焉不又梁孝王世家孝王慈孝每闻太后病口不能食居 安寝常欲留长安侍太后太后亦爱之及闻梁王薨窦太后哭极哀不食曰帝果杀吾子景帝哀惧不知所为与长公主计之乃分梁为五国尽立孝王男五人为王女五人皆食丨丨邑于是奏之太后太后乃说 汉书齐悼惠王肥传孝惠二年入朝帝与齐王燕饮太后前置齐王上坐如家人礼太后怒乃令人酌两卮鸩酒置前令齐王为寿齐王起帝亦起欲俱为寿太后恐自起反卮齐王怪之因不敢饮阳醉去问知其鸩乃忧自以为不得脱长安内史士曰太后独有帝与鲁元公主今王有七十馀城而公主乃食数城王诚以一郡上太后为公主丨丨邑太后必喜王无患矣于是齐王献城阳郡尊公主为王太后吕太后喜而许之乃置酒齐邸乐饮遣王归国 韩诗外传楚庄王听朝罢晏樊姬下堂而迎之曰何罢之晏也得无饥倦乎庄王曰今日听忠贤之言不知饥倦也樊姬曰王之所谓忠贤者诸侯之客欤中国之士欤庄王曰则沈令尹也樊姬掩口而笑王曰姬之所笑何也姬曰妾得于王尚丨丨执巾栉振衽席十有一年矣然妾未尝不遣人之梁郑之间求美人而进之于王也与妾同列者十人贤于妾者二人妾岂不欲擅王之宠哉不敢私愿蔽众美欲王之多见则娱今沈令尹相楚数年矣未尝见进贤而退不肖也又焉得为忠贤乎乐淮南子丨丨具而虮虱相吊大厦成而燕雀相贺忧 别也水经注白渠水又东径敬武县故城北汉元帝封女敬武公主为丨丨邑 谢朓临海公主墓铭既肃簪珥亦崇丨丨永王僧儒礼佛唱导发愿文长享丨丨与山河而同固 服缇绮贯寒暑而无穷 韩愈毛颖传秦始皇时蒙将军恬将伐楚次中山将大猎以惧楚召左右庶长与军尉以连山筮之得天与人文之兆遂猎围毛氏之族拔其毫载颖而归献俘于章台宫聚其族而加束缚焉秦皇帝使恬赐之丨丨而封诸管城号曰管城子颜李乂淮阳公主挽歌玉 生汉渚丨丨乐天女

汤官

  • 宋书百官志尚书郎入直大官供食物丨丨供饼饵及五熟果实之属

汤火

  • 史记律书文帝时会天下新去丨丨人民乐业因其欲然能不扰乱故百姓遂安
  • 又货殖传壮士在军攻城先登陷阵却敌斩将搴旗前蒙矢石不避丨丨之难者为重赏使也 宋史刑法志其用兵刃丨丨情状酷毒及污辱良家或入州县镇砦行劫若驱虏官吏巡防人等不以伤与不伤凡情不可贷者皆处以死刑慄素问帝曰人有身丨丨不能热厚衣不能温然不冻 是为何病 韩诗外传廉洁直方疾乱不治恶邪不匡虽居乡里若坐涂炭命入朝廷如赴丨丨非其民不使非其食勿尝疾乱世而轻死勿顾兄弟以法度之比于不祥是磏仁者也众新序理师旅整兵戍以当强敌提枹鼓以动百万之 所使趋丨丨蹈白刃出万死不顾一生之难司马子反在此之王羲之方轨帖贼势可见此云方轨万万如志但守 尚足令智者劳心此回书恒怀丨丨处世不易岂惟公道飞
  • 宋 苏轼 予以事系御史台狱,狱吏稍见侵,自度不能堪,死狱中,不得一别子由,故作二诗授狱卒梁成,以遗子由,二首 其二 梦绕云山心似鹿,魂惊汤火命如鸡。

汤炭

  • 魏书田益宗传机之所在圣贤弗之疑兼弱攻昧前王莫之舍皆拯群生于丨丨盛武功于方来又邢峦传宋鲁之民犹罹丨丨

汤饼

  • 䴵同唐书元宗皇后王氏传后以爱弛不自安承间泣曰陛下独不念阿忠脱紫半臂易斗面为生日丨丨耶帝悯然动容阿忠后呼其父仁皎云月世说何平叔美姿仪面至白魏明帝疑其傅粉正夏 与热丨丨既啖大汗出以朱衣自拭色转皎然杂荆楚岁时记六月伏日并作丨丨名为辟恶 云仙 记群公对雪尚隆之曰面堆金井谁调丨丨吴永素曰玉满天山难刻佩环 归田录丨丨唐人谓之不托今俗谓之馎饦矣岂倦游杂录今人呼煮面为丨丨唐人呼馒头为笼饼 非水瀹而食者皆可呼丨丨笼蒸而食者皆可呼笼饼市井有粥胡饼者不晓名之所谓得非熟于炉而食者呼为炉饼宜矣
  • 唐 李颀 九月九日刘十八东堂集 菊花辟恶酒,汤饼茱萸香。
  • 唐 刘禹锡 翠微寺有感 汤饼赐都尉,寒冰颁上才。
  • 送张盥赴举诗引箸举丨丨祝词天麒麟敌梅尧臣得雷太简自制蒙顶茶诗比来唯建溪团片 丨丨 苏轼贺陈述古弟章生子诗甚欲去为丨丨客只愁错写弄獐书

汤药

  • 汉书袁盎传陛下居代时太后尝病三年陛下不交睫解衣丨丨非陛下口所尝弗进夫曾参以布衣犹难之今陛下亲以王者修之过曾参远矣贾晋书王祥传父母有疾衣不解带丨丨必亲尝
  • 又 充传及疾笃上印绶逊位帝遣侍臣谕旨问疾殿中太医致丨丨赐床帐钱帛 魏书房景先传兄曾寝疾景先侍丨丨衣冠不解形容毁瘁亲友见者莫不哀之重颜氏家训凡人不能教子女者亦非欲陷其罪恶但 于诃怒伤其颜色不忍楚挞惨其肌肤耳当以疾病为谕安得不用丨丨针艾救之哉 国老谈苑仁宗既即位每朝退多弄翰墨一日学书适遇江陵王钦若奏章上达因飞白大书王钦若三字既罢左右取之呈于太后是时钦若有再命相之议太后遂令中使合其字缄为丨丨驰驿以赐钦若即口宣召之钦若至阙下故寂无知者

汤剂

  • 唐书王圭传圭孙焘性至孝为徐州司马母有疾弥年不废带视絮丨丨数从高医游遂穷其术因以所学作书号外台秘要讨绎精明世宝焉初又吴凑传诏侍医敦进丨丨 宋史王怀隐传怀隐 为道士住京城建隆观善医诊太宗尹京怀隐以丨丨祇事金皮日休友人以人参见惠诗从今丨丨如相续不用山灶上茶

汤方

  • 灵枢经伯高曰其丨丨以流水千里以外者八升扬之万遍取其清五升煮之炊以苇薪火沸置秫米一升治半夏五合徐炊令竭为一升半去其滓饮汁一小杯日三稍益以和为度故其病新发者覆杯则卧汗出则已矣久者三饮而已也

汤酒

  • 王献之丨丨帖得书为慰吾先夜遂大得服丨丨诸治渐折故顿极难劳知足下便去不得面别怏恨深保爱临书增怀

汤膳

  • 李商隐文遂擢尧厨仍调丨丨

汤菜

  • 魏书源延伯传子雍之向东夏留延伯城守付以后事延伯与兵士共分丨丨防固城隍及子雍为胡所执合城忧惧延伯乃人人晓谕曰吾父吉凶不测方寸焦烂实难裁割但奉命守城所为处重若以私害公诚孝并阙诸君幸得此心无亏所寄于是众感其义莫不励愤

汤食

  • 宋书衡阳王义季传义季素嗜酒遂以成疾上诏之曰今遣孙道胤就杨佛等今晨久视汝并进止丨丨可开怀虚受慎勿隐避

汤物

汤液

  • 史记扁鹊传上古之时医有俞跗病不以丨丨传汉书艺文志丨丨经法三十二卷 唐书刘澭刘澭卢龙节度使怦之次子济母弟也怦得幽州不三月病且死澭侍丨丨未尝离辄以父命召济于莫州素问疾形已成乃欲微针治其外丨丨治其内粗工凶凶以为可攻故病未已新病复起

汤熨

  • 史记扁鹊传疾之居腠理也丨丨之所及也在血脉针石之所及也其在肠胃酒醪之所及也其在骨髓虽司命无奈之何直素问风者百病之长也今风寒客于人使人毫毛毕 皮肤闭而为热当是之时可汗而发也或痹不仁肿痛当是之时可丨丨及火灸刺而去之

汤茗

  • 宋史李继隆传尝命诸王诣第候谒继隆不设丨丨第假王府从行茶炉烹饮焉

汤罂

  • 博古图汉丨丨盖温水器也状如匏圆而纯素有一耳若屈卮举而置之炉灶间以烹水也

汤鼎

  • 续仙传聂师道寻蔡真人遥望见草舍三间有一人青白色似农者见师道到许入其舍复指师道令近火炉边床上坐火侧有丨丨复有数个黄瓷合主人曰合内物皆堪吃任意取之乃揭一合是茶主人以汤泼及吃气味颇异于常茶诗
  • 宋 范成大 刺濆淖 突如汤鼎沸,翕作茶磨旋。
  • 宋 陆游 雨中睡起 松鸣汤鼎茶初熟,雪积炉灰火渐低。
  • 唐 贺知章 奉和圣制送张说上集贤学士赐宴赋得谟字 三叹承汤鼎,千欢接舜壶。
  • 唐 温庭筠 感旧陈情五十韵献淮南李仆射 书迹临汤鼎,吟声接舜弦。

汤镬

  • 史记范雎传须贾大惊自知见卖乃肉袒膝行因门下人谢罪于是范睢盛帷帐侍者甚众见之须贾顿首言死罪曰贾不意君能自致于青云之上贾不敢复读天下之书不敢复与天下之事贾有丨丨之罪请自屏于胡貉之地唯君死生之私汉书谷永传疏贱之臣至敢直陈天意斥讥帷幄之 欲间离贵后盛妾自知忤心逆耳必不免于丨丨之诛此天保佑汉家使臣敢直言也 齐书崔慧景传臣所言毕矣乞就丨丨移新序臣事君犹子事父也子为父死无所恨守节不 虽有鈇钺丨丨之诛而不惧也尊官显位而不荣也

汤响

  • 渔隐丛话鲁直茶词云丨丨松风早减二分酒病
  • 宋 于石 净居院遇雪 梦回寒月吐层崖,汤响松风听煮茶。

汤热

  • 汉书五行志盛阳雨水温暖而丨丨阴气胁之不相入则转而为雹

汤熏

  • 唐 刘长卿 温汤客舍 汤熏仗里千旗暖,雪照山边万井寒。

汤点

  • 毛滂侑茶词丨丨瓶心未洗乳堆盏面初肥

汤泼

  • 续仙传见汤鼎下

汤沸

  • 韩愈送侯参谋诗陆浑桃花间有丨丨如烝暮陆游晨起诗粥鼎丨初丨香篝火半残 翟佑 春书事诗煮茶丨丨风声转梦草诗成日影斜林谢应芳煮茗轩诗午梦觉来丨欲丨松风初响竹 边

汤熟

  • 宋 陆游 睡起遣怀 摩挲困睫喜汤熟,小瓶自拆山茶香。

汤嫩

  • 鹤林玉露瀹茶之法丨欲丨而不欲老盖丨丨则茶味甘老则过苦矣
  • 宋 梅尧臣 得雷太简自制蒙顶茶 汤嫩乳花浮,香新舌甘永。
  • 宋 陆游 遣兴四首 其二 汤嫩雪涛翻茗碗,火温香缕上衣篝。
  • 衣篝

汤凔

  • 汉书枚乘传欲丨之丨一人炊之百人扬之无益也不如绝薪止火而已不绝之于彼而救之于此譬犹抱薪而救火也

汤暖

  • 史咸用和吴处士题村叟壁诗饭香同豆熟丨丨摘松煎

汤亳

  • 史记樊哙传哙从击秦军出亳南注索隐曰按亳汤所都今河南偃师有丨丨是 荀子丨以丨武以鄗皆百里之地天下为一

汤都

  • 史记樊哙传注见上

汤庙

  • 说苑殷大戊时有桑榖生于庭昏而生比旦而拱史请卜之丨丨太戊从之

汤武

  • 易丨丨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后新论尧舜异道而德盖天下丨丨殊治而名施 代 贾谊陈时政疏丨丨置天下于仁义礼乐而德泽洽昭班固东都赋龚行天罚应天顺人斯乃丨丨之所以 王业也
  • 唐 杜牧 感怀诗一首 艰极泰循来,元和圣天子。元和圣天子,英明汤武上。

汤誓

  • 书小序伊尹相汤伐桀升自陑遂与桀战于鸣条之野作丨丨

汤诰

  • 书序汤既黜夏命复归于亳作丨丨未梁简文帝七励葛伯不祀虽闻丨丨野叟力弱 敢振衣

汤盘

  • 大学丨之丨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其
  • 唐 李商隐 韩碑 汤盘孔鼎有述作,今无其器存其辞。

汤网

汤罟

  • 唐 杜牧 李甘诗 其冬二凶败,涣汗开汤罟。

汤征

  • 书序丨丨诸侯葛伯不祀丨始丨之作丨丨禹徐陵劝进梁元帝表云师火帝非无战阵之风 誓丨丨咸用干戈之道舜
  • 唐 袁朗 相和歌辞 饮马长城窟行 汤征随北怨,舜咏起南风。
  • 咏起南风

汤问

  • 列子殷丨丨于夏革曰古初有物乎夏革曰古初无物今恶得物 庄子丨之丨棘也是已 刘向上列子叙穆王丨丨二篇迂诞恢诡非君子之言也

汤法

  • 史记殷本纪太甲不明不遵丨丨丨又后汉书和熹邓后纪一相者见后惊曰此成 之丨也家人窃喜而不敢宣注苏文曰此成丨之骨丨

汤左

  • 史记张汤传三长史合谋曰吾知汤阴事使吏捕按丨丨田信等注左證左也

汤染

  • 墨子丨丨伊尹纣染恶来也

汤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