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陂水

  • 水经注汾水自别汝东注而为此丨丨积征𦍑城北四五里方三十里许渎左合小㶏水水上承狼陂南流名曰巩水清陵丨丨自陂东注之东回又谓之小㶏水
  • 又潍水东北径高密故城南县南十里蓄以为塘方二十馀里古所谓高密之南都也溉田一顷许丨丨散流下注于安泽
  • 唐 韦应物 西郊游瞩 东风散馀冱,陂水淡已绿。
  • 唐 刘长卿 颍川留别司仓李万 槐暗公庭趋小吏,荷香陂水脍鲈鱼。
  • 唐 柳宗元 田家三首 其三 蓼花被堤岸,陂水寒更绿。

陂湖

  • 汉书翼奉传关东大水郡国十一饥疫尤甚上乃下诏江海丨丨园池属少府者以假贫民勿租税来
  • 元稹重酬乐天诗最笑近
  • 黄叔度自投名刺占丨丨

陂池

  • 书泰誓惟宫室台榭丨丨侈服以残害于尔万姓传泽障曰丨停水曰丨 礼记月令仲春之月毋竭川泽毋漉丨丨毋焚山林注畜水曰丨穿地通水曰丨 楚语今吾闻夫差好罢民力以成私好纵过而翳諌一夕之宿台榭丨丨必成六畜玩好必从夫先自败也已焉能败人 史记司马相如传寂漻无声肆乎永归然后灏溔潢漾安翔徐徊翯乎滈滈东注太湖衍溢丨丨
  • 又实丨丨而勿禁虚宫观而勿仞 后汉书光武帝纪建武二十五年初作寿陵将作大匠窦融上言园陵广袤无虑所用帝曰今所制地不过二三顷无为山陵丨丨裁令流水而已又和帝纪永元九年六月蝗旱戊辰诏今年秋稼为蝗虫所伤皆勿收租其山林饶利丨丨渔采以赡元元勿收假税三又鲍昱传拜汝南太守郡多丨丨岁岁决坏年费常 千馀万昱乃上作方梁石洫水饶足溉田倍多人以殷富写宋史职官志凡治水之法以防止水以沟荡水以浍 水以丨丨潴水丨说苑晏子曰前臣之治东阿也属托不行货赂不至 丨之鱼以利贫民当此之时民无饥者而君反以罪臣今臣之后治东阿也属托行货赂至并会赋敛仓库少内便事左右丨丨之鱼入于权家当此之时饥者过半矣君乃反迎而贺臣愚不能复治东阿鹄道德指归论鹑鴳高飞终日驰骛而志在乎蒿苗鸿 高举径历东西通千达万而志在乎丨丨口水经注杨水又东入华容县有灵港水西通赤湖水 地多下湖周五十里城下丨丨皆来会同龙唐六典水部郎中掌天下川渎丨丨之政令 曹植 见贺表臣闻凤凰复见于邺南黄龙双出于清泉圣德至理以致嘉瑞将栖凤于林囿豢龙于丨丨为百姓旦夕之所观 夏侯湛芙蓉赋固丨丨之丽观尊终世之特殊

陂塘

  • 宋史河渠志诸处丨丨防埭大者长三十里至五十里阔五丈至入丈高一丈五尺至二丈
  • 又食货志比部员外郎李咏言淮西高原处旧有丨丨请给钱米以时修浚
  • 又王济传县有丨丨数百顷为乡豪干其利会岁旱济悉导之分溉民田下应璩与从弟苗君胄书逍遥丨丨之上吟咏莞柳之 何晏景福殿赋苍龙觌于丨丨龟书出于河源甫郝经冠军楼赋联丨丨而际野眇青山于一抹 杜 陪诸贵公子丈八沟㩦妓纳凉诗归路翻萧飒丨丨五月秋湖
  • 唐 元稹 再酬复言 不然岂有姑苏郡,拟著陂塘比镜湖。
  • 元 郭钰 用王冕韵送解元禄茂才 山涵雾雨藏玄豹,水会陂塘散白鹅。

陂泽

  • 汉书孙宝传帝舅红阳侯立使客因南郡太守李尚占垦草田数百顷颇有民所假少府丨丨略皆开发上书愿以入县官有诏郡平田予直钱有贵一万万以上宝闻之遣丞相史按验发其奸劾奏立尚怀奸罔上狡猾不道尚下狱死立虽不坐后兄大司马卫将军商薨次当代商上度立而用其弟曲阳侯根为太司马骠骑将军九晋书裴秀传今上考禹贡山海川流原隰丨丨古之 州及今之十六州郡国县邑疆界乡陬及古国盟会旧名水陆径路为地图十八篇漉唐书杜悰传复镇淮南时方旱道路流亡藉藉民至 漕渠遗米自给呼为圣米取丨丨茭蒲实皆尽悰更表以为祥 宋史河渠志知陈州胡宗愈言本州地势卑下秋夏之间许蔡汝邓西京及开封诸处大雨则诸河之水并由陈州沙河蔡河同入颍河不能容受故境内潴为丨丨原又食货志泉流灌溉所以毓五榖也今诸道名山川 甚众民未知其利然则通沟渎潴丨丨监司守令顾非其职欤论十洲记践赤县而遨五岳行丨丨而息名山 盐铁 夫寻常之污不可溉丨丨丘阜之木不能成宫室平韩愈此日足可惜一首赠张籍诗东西出陈许丨丨 茫茫
  • 唐 常建 渔浦 春至百草绿,陂泽闻鸧鹒。

陂泉

  • 水经注涿水出涿鹿山世谓之张公泉东北流径涿鹿县故城南其水又东北与丨丨合

陂渠

  • 后汉书樊宏传父重字君云世善农稼好货殖开广田土三百馀顷其所起庐舍皆有重堂高阁丨丨灌注

陂汉

  • 吴语昔楚灵王不君其臣箴谏以不入乃筑台于章华之上阙为石郭丨丨以象帝舜罢弊楚国以间陈蔡不修方城之内踰诸夏而图东国三岁于沮汾以服吴越其民不忍饥劳之殃三军叛王于乾溪

陂海

  • 史记汉兴以来诸侯年表齐赵梁楚支郡名山丨丨咸纳于汉

陂泺

  • 宋史河渠志汜水出玉仙山索水出嵩渚山合洛水积其广深得二千一百三十六尺视今汴流尚嬴九百七十四尺以河洛湍缓不同得其嬴馀可以相补犹虑不足则旁堤为塘渗取河水每百里置木牌一以限水势两旁沟湖丨丨皆可引以为助

陂淀

  • 水经故渎又东北历长堤径温阴县北注东径著城北东为丨丨渊潭相接世谓之秽野薄

陂沟

  • 管子导水潦利丨丨决潘渚溃泥滞通郁闭慎津梁此谓遗之以利 水经注大浦下导丨丨竞奔咸注滹沱

陂障

  • 书禹贡九泽既陂传九州之泽已丨丨无决溢矣 左传桓公元年秋大水凡平原出水为大水疏洪范云水曰润下言雨自上而下浸润于土丨丨下地可使水潦停焉平原高地则不宜有也凡平原出水则为大水平原出水言水不入于土而出于地上非涌泉出也 周语今陈国火朝觌矣而道路若塞野场若弃泽不丨丨川无舟梁是废先王之教也

陂田

  • 后汉书周燮传有先人草庐结于冈畔下有丨丨常肆勤以自给非身所耕渔则不食也 齐书州郡志寿春淮南一都之会地方千馀里有丨丨之饶汉魏以来扬州刺史所治北拒淮水禹贡云淮海惟扬州也注水经沔水又南过宜城县东夷水出自房陵县东流 之注水溃城东北角百姓随水流死于城东者数十万城东皆臭因名其陂为臭池后人因其渠流以结丨丨城西陂谓之新陂覆地数十顷

陂堨

  • 杜预论水利疏诸欲修水田者皆以火耕水耨为便非不尔也然此事施于新田草莱与百姓相绝离者耳往者东南草创人稀故得水田之利自顷户口日增而丨丨岁决良田变生蒲苇人居沮泽之际水陆失宜放牧绝种树木立枯皆陂之害也闾苏辙戏作家酿诗今年利丨丨碓声喧里

陂堰

  • 宋史河渠志史炤言开修古淳河一百六里灌田六千六百馀顷修治丨丨民已获利虑州县遽欲增税诏三司应兴修水利垦开荒梗毋增税未又臣等周行历览若皆增筑丨丨劳费颇甚欲堤防 坏可兴水利者先耕二万馀顷他处渐图建置

陂陁

  • 韩愈送惠师诗崔崒没云表丨丨浸湖沦

陂阪

  • 尔雅丨者曰丨下者曰泾

陂原

  • 宋史食货志神宗患田赋不均熙宁五年重修定方田法诏曰司农以均税条约并式颁之天下以东西南北各千步当四十一顷六十六亩一百六十步为一方岁以九月县委令佐分地计量随丨丨平泽而定其地因赤淤黑垆而辨其色方量毕以地及色参定肥瘠而分五年以定税
  • 李白与周刚清溪玉镜潭宴别诗我来游秋浦三入桃丨丨

陂路

陂影

  • 唐 杜牧 朱坡 日痕絙翠巘,陂影堕晴霓。

陂㾗

  • 司空图即事诗丨丨侵牧马云影带耕人

陂上

  • 诗疏见陂内下娱
  • 唐 岑参 与鄠县源少府泛渼陂 怜君公事后,陂上日娱宾。
  • 又首春渭西郊行诗秦女峰头雪未尽吴公丨丨日初低

陂中

  • 云笈七签出名宝学之人譬若丨丨鱼游到池四塞之下自谓穷尽天下之水终日终夜不能学大水之鱼交会言语不知外乃有江湖淮济河海恒溺之水也

陂畔

  • 诗疏见陂内下时
  • 李益过马嵬诗唯留丨丨弯环月 送残辉入夜台

陂内

  • 诗彼泽之陂有蒲与荷传泽障也疏泽障谓泽畔障水之岸以丨丨有此二物故举陂畔言之二物非生于陂上也

陂北

陂南

  • 陈与义诗见上舍
  • 宋 陆游 思故山 陂南陂北鸦阵黑,舍西舍东枫叶赤。

陂阳

  • 宋书州郡志丨丨男相吴立曰揭阳晋武帝太康五年以西康揭阳移治故丨丨县改曰陂县然则丨丨先已为县矣后汉郡国无疑是吴所立而改曰揭阳也 齐书州郡志南康郡县丨丨

陂雁

陂遏

  • 齐书徐孝嗣传臣比访之故老及经彼宰守淮南旧田触处极目丨丨不修咸成茂草平原陆地弥望尤多

陂动

  • 唐 司空图 重阳山居 菊残深处回幽蝶,陂动晴光下早鸿。

陂量

  • 周必大川泳轩诗频惭丨丨容未为俗驾勒

陂多

  • 杜预论水利疏丨丨则土薄水浅潦不下润故每有水雨辄复横流延及陆田

陂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