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

(27)

斧斤

  • 诗笃公刘于豳斯馆涉渭为乱取厉取锻笺厚乎公刘干豳地作此宫室乃使人渡渭水为舟绝流而南取锻厉丨丨之石可以利器用伐取材木给筑事也 周礼冢宰以八柄诏王驭群臣疏柄者谓八者若丨丨之柄人所秉执以起事故以柄言之也传又考工记五分其金而锡居一谓之丨丨之齐 左 齐陈瓘如楚过卫仲由见之曰天或者以陈氏为丨丨既斲丧公室而他人有之不可知也其使终飨之亦不可知也若善鲁以待时不亦可乎何必恶焉伐孟子丨丨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
  • 又丨丨 之可以为美乎房汉书货殖传见罝网下禁后汉书蔡茂传顷贵戚椒 之家数因恩势干犯吏 杀人不死伤人不论臣恐绳墨弃而不用丨丨废而不举之庄子宋有荆氏者宜楸柏桑其拱把而上者求狙猴 杙者斩之三围四围求高名之丽者斩之七围八围贵人富啇之家求椫旁者斩之故未终其天年而中道夭于丨丨此材之患也围又匠石之齐至乎曲辕见栎杜树其大蔽牛絜之百 其高临山十仞而后有枝其可以为舟者旁十数观者如市匠伯不顾遂行不辍弟子厌观之走及匠石曰自吾执丨丨以随夫子未尝见材如此其善也先生不肯视行不辍何耶许大戴礼见醢酸下以盐铁论俗非唐虞之时而世非 由之民而欲废法 治是犹不用檼栝丨丨欲挠曲直枉也佩武帝内传见刀锯下缕白虎通农夫佩其耒耜工匠 其丨丨妇人佩其针黄庭内景经天庭地关列丨丨注列丨丨言勇壮芜文心雕龙规范本体谓之镕剪截浮词谓之裁裁则 秽不生镕则纲领昭畅譬绳墨之审分丨丨之斲削矣㩁又见刀笔下 班固答宾戏逄蒙绝技于弧矢班输巧于丨丨愈曹植七启班输无所措其丨丨离娄为之失睛 韩 祭张给事文屡辟侯府亦佐梁师前人是似耋吏嗟咨御史阙人夺之于朝大厦之搆丨丨未操 柳宗元梓人传京兆尹将饰官署余往过焉委群材会众工或执丨丨或执刀锯皆环立向之梓人左持引右执杖而中处焉量栋宇之任视木之能举挥其杖曰斧彼执斧者奔而右顾而指曰锯彼执锯者趍而左俄而斤者斲刀者削皆视其色俟其言莫敢自断者其不胜任者怒而退之亦莫敢愠焉枯谢偃高松赋夲绝希于雕刻讵有忧于丨丨
  • 唐 杜甫 枯棕 交横集斧斤,凋丧先蒲柳。
  • 唐 白居易 和荅诗十首 其七 和松树 尚可以斧斤,伐之为栋梁。
  • 庭筠古意诗散木无丨丨纤茎得依托
  • 唐 郑谷 读故许昌薛尚书诗集 落笔空追怆,曾蒙借斧斤。
  • 又作釿新论羿无弧矢不能中微其中微者非弧矢也倕无丨丨不能善㓸其善斲者非丨丨也

斧锯

  • 柳宗元梓人传见上

斧钺

  • 左传昭公四年秋七月楚子以诸侯伐吴八月甲申克之执齐庆封而尽灭其族将戮庆封负之丨丨以徇于诸侯
  • 又周语见刀墨下主鲁语见甲兵下恶晋语见刀锯下
  • 又战国策语曰人 赏所爱而罚所明主则不然赏必加于有功刑必断于有罪今臣之胸不足以当椹质要不足以待丨丨岂敢以疑事尝试于王乎孰汉书韩延寿传见旌旗下陈又赵充国传愚臣伏计 甚不敢避丨丨之诛昧死 愚唯陛下省察又诸葛丰传常愿捐一旦之命不待时而断奸臣之首悬于都市编书其罪使四方明知为恶之罚然后却就丨丨之诛诚臣所甘心也诸后汉书何进传硕虽擅兵于中而犹畏忌于进乃与 常侍共说帝遣进西击边章韩遂帝从之赐兵车百乘虎贲丨丨进阴知其谋乃上遣袁绍东击徐兖二州兵须绍还即戎事以稽行期城吴志朱然传嘉禾三年权与蜀克期大举权自向新 然与全琮各受丨丨为左右督 晋书文帝纪甘露元年春正月加大都督奏事不名夏六月进封高都公地方七百里加之九锡假丨丨进号大都督剑履上殿又固辞不受晋齐书鱼复侯子响传臣罪既山海分甘丨丨 周书 荡公护传帝于庙庭授护丨丨 淮南子见鼓旗下星又兵革羽旄金鼓丨丨所以饰怒也鈇星经天棓五 不用明明则天下兵起丨丨用
  • 又锧三星在八魁西北一名丨丨主斩刈乱行诛诳诈伪人 文心雕龙褒见一字贵踰轩冕贬在片言诛深丨丨曰刑书释名黄帝刑一曰鞭扑二曰钻凿三曰刀锯四 丨丨五曰甲兵 妆台记惠帝元康中妇人之饰有五兵佩又以金银玳瑁之属为丨丨戈戟以当笄徐张衡天象赋土吏设备以司存丨丨用诛之所掌坚奉和圣制送张说巡边诗寄崇专丨丨礼备设坛场
  • 唐 杜甫 衡州送李大夫七丈勉赴广州 斧钺下青冥,楼船过洞庭。
  • 唐 姚合 送郑尚书赴兴元 斧钺来天上,诗书理汉中。
  • 又杜牧贵游诗丨丨旧威龙塞北池台新赐凤城西丨又作越吕览三月婴儿轩冕在前弗知欲也 丨在后弗知恶也慈母之爱谕焉诚也

斧刃

  • 易系辞传谦德之柄也疏为德之时以谦为用若行德不用谦则德不施用是谦为德之柄犹丨丨以柯柄为用也变历代名画记国初二阎擅美匠学杨展精意宫观渐 所附尚犹状石则务于雕透如冰澌丨丨绘树则刷脉镂叶多栖梧菀柳功倍愈拙不胜其色

斧质

  • 锧同战国策臣不佞不能奉承先王之教以顺左右之心恐抵丨丨之罪以伤先王之明又害于足下之义故遁逃奔赵自负以不肖之罪故不敢为辞说
  • 又今天下之府库不盈囷仓空虚悉其士民张军数千百万白刃在前丨丨在后而皆去之不能死非其百姓不能死也言赏则不与言罚则不行赏罚不行故民不死也章史记梁孝王世家见车辇下有汉书项籍传陈馀遗 邯书曰将军居外久多内隙 功亦诛亡功亦诛将军何不还兵与诸侯为从南面称孤孰与身伏丨丨妻子为戮乎 韩诗外传楚昭王有士曰石奢其为人也公而好直王使为理于是道有杀人者石奢追之则父也还返于庭曰杀人者臣之父也以父成政非孝也不行君法非忠也弛罪废法而伏其辜臣之所守也遂伏丨丨曰命在君君曰追而不及庸有罪乎子其治事矣

斧镬

  • 宋书殷琰传何故苟困士民自求齑脍身膏丨丨妻息并尽老兄垂白东市受刑邪

斧凿

  • 宋史僧怀丙传真定构木为浮屠十三级势尤孤绝既久而中级大柱坏欲西北倾他匠莫能为怀丙度短长别作柱命众工维而上巳而却众工以一介自从闭户良久易柱下不闻丨丨声 曲洧旧闻古语云大匠不示人以璞盖恐人见其丨丨痕迹也

斧柯

  • 家语毫末不扎将寻丨丨丨丨 淮南子见耒耜下六韬两叶不去将用说苑青青不伐将寻丨丨数述异记和州历阳沦为湖晋时王质伐木至见童子 人棋而歌质因听之童子以一物与质如枣核质含之不觉饥俄顷童子谓曰何不去质起视丨丨尽烂既归无复时人 水经注东阳记云信安县有县室坂晋中朝时有民王质伐木至石室中见童子四人弹琴而歌质因留倚柯听之童子以一物如枣核与质质含之便不复饥俄顷童子曰其归承声而去丨丨漼然烂尽既归质去家已数十年亲俗凋落无复向时比矣昂梁简文帝招真馆碑铭丨丨虽朽碑石无穷柯陈子 感遇诗谁见枯城蘖青青成丨丨 孟郊烂 石诗樵客返归路丨丨烂从风灵一妙乐观诗见棋局下

斧柄

  • 诗伐柯如何匪斧不克传柯丨丨也 淮南子见鼓旗下

斧子

  • 唐书五行志见䥥柯下

斧属

  • 汉书王莽传见钺戚下

斧迹

  • 水经注□水又东南入阳山县右合涟口水源出 西北一百一十里石塘村村之流水侧有豫章木木径可二丈其株根犹存伐之积载而丨丨若新

斧山

  • 魏书崔挺传州治旧掖城西北数里有丨丨峰岭高峻北临沧海南望岱岳一邦游观之地也

斧关

  • 齐书鄱阳王锵传高宗遣二千人围锵宅害锵谢粲等皆见杀锵时年二十六凡诸王被害皆以夜遣兵围宅或丨丨排墙叫噪而入家财皆见封籍焉羽唐书中宗庶人韦氏传临淄王引兵夜披玄武门入林杀璿播崇于寝丨丨叩太极殿后遁入飞骑营为乱兵所杀

斧冰

  • 宋书乐志儋囊行取薪丨丨持作糜悲彼东山诗悠悠使我哀 李白诗丨丨𠻳寒泉三子同二屐军韦应物送孙徵赴云中诗敲石 中传夜火丨丨河畔汲朝浆

斧屋

  • 柳宗元韦京兆祭太常崔少卿文日月逾迈佳城遽卜素车千里逶迤山谷晦尔精灵藏之丨丨又祭姊夫崔使君简文永山之西湘水之东殡纼以出丨丨爰封

斧扆

  • 家语孔子观乎明堂睹四门墉有尧舜之容桀纣之象而各有善恶之状兴废之诚焉又有周公相成王抱之负丨丨南面以朝诸侯之图焉孔子徘徊而望之谓从者曰此周之所以盛也
  • 唐 李白 寓言三首 其一 周公负斧扆,成王何夔夔。

斧松

  • 任昉丞相长沙宣武王碑丨丨晨析易子朝餐

斧木

  • 齐书刘善明传见几案下

斧下

  • 唐 李咸用 水仙操 峄阳散木虚且轻,重华斧下知其声。

斧斩

  • 汉书赵广汉传初大将军霍光秉政广汉事光及光薨后广汉心知微指发长安吏自将与俱至光子博陆侯禹第直突入其门廋索屠酟推破卢罂丨丨其门关而去 新论见箕山下

斧伤

  • 晋书魏舒传舒尝诣野王主人妻夜产俄而闻车马之声相谓曰男也女也曰男书之十五以兵死复问寝者谓谁曰魏公舒后十五载诣主人问所生儿何在曰因条桑为丨丨而死舒自知当为公矣

斧坏

  • 汉书王莽传感汉高庙神灵遣虎贲武士入高庙拔剑四面提击丨丨户牖桃汤赭鞭鞭洒屋壁令轻车校尉居其中

斧缺

  • 西京杂记陈缟质木人也入终南山采薪还晚趋舍未至见张丞相墓前石马谓为鹿也即以斧挝之丨丨柯折石马不伤

斧创

  • 水经注太山有下中上三庙墙阙严整庙中柏树夹两阶大二十馀围盖汉武所植也赤眉尝斫一树见血而止今丨丨犹存

斧伐

  • 淮南子夫火热而木灭之金刚而火销之木强而丨丨之水流而土遏之唯造化者物莫能胜也

斧藻

  • 法言吾未见好丨丨其德若丨丨其楶者欤坚文心雕龙文王患忧繇词炳曜符采复隐精义 深重以公旦多材振其徽烈剬诗缉颂丨丨群言玚刘潜为江仆射礼荐士表伏见兼太学博士会稽贺 字德琏幼能丨丨长则琢磨结卷就贤担簦来学乡塾梁其丹采朋友扣其洪钟声无愧于东筠材有踰乎西把王僧孺礼佛唱导发愿文不劳丨丨无待审谕雕邢邵为李卫军以国子祭酒让东平王表丨丨川流 篆霞蔚拂
  • 唐 白居易 和荅诗十首 其三 荅桐花 汎拂香炉烟,隐映斧藻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