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

(64)

房室

  • 礼记月令见宫令下始后汉书翟酺传初酺之为大匠上言孝文皇帝 置五经博士武帝大合天下之书而孝宣论六经于石渠学者滋盛弟子万数光武初兴悯其荒废起太学博士舍内外讲堂诸生横卷为海内所集明帝时辟雍始成欲毁太学太尉赵熹以为太学辟雍皆宜兼存故并传至今而顷者颓废至为园采刍牧之处宜更修缮诱进后学帝从之酺免后遂起太学更开拓丨丨学者为酺立碑铭于学云
  • 又曹世叔妻传夫妇之好终身不离丨丨周旋遂生媟黩媟黩既生语言过矣语言既过纵恣必作纵恣既作则侮夫之心生矣此由于不知止足者也则宋书符瑞志宾连阔达生于丨丨王者御后妃有节 生 魏书王慧龙传自以遭难流离常怀忧悴乃作祭伍子胥文以寄意焉生一男一女遂绝丨丨布衣蔬食不参吉事举动必以礼肥神仙传体欲常劳食欲常少劳勿过极少勿过虚去 浓节酸咸减思虑损喜怒除驰逐慎丨丨则几于道矣食博物志蜥蜴或名蝘蜓以器养之以朱砂体尽赤所 满七斤治捣万杵点女人支体终年不灭唯丨丨事则灭故号守宫旁妆楼记朱子春未婚先开丨丨帷帐甚丽以待其事 人谓之待阙鸳鸯社 何晏景福殿赋见堂庭下

房宇

  • 魏书郑道贻传屡发中旨敦营学馆丨丨既修生徒未立臣学陋全经识蔽篆素然往年删定律令谬预议筵谨依准前修寻访旧事参定学令 唐书王玙传见堂皇下

房闱

  • 后汉书宦者传序见闺牖下耒盐铁论从容丨丨之间垂拱持案食者不知蹠 躬耕者之勤也

房闼

  • 汉书高后纪赞高后女主制政不出丨丨而天下晏然刑罚罕用民务稼穑衣食滋殖 后汉书公孙述传少为郎习汉家制度出入法驾銮旗旄骑陈置陛戟然后辇出丨丨
  • 又宦者传序见闺牖下 唐书陈子昂传赞子昂说武后兴明堂太学其言甚高殊可怪笑后窃威柄诛大臣宗室胁逼长君而夺之权子昂乃以王者之术勉之卒为妇人讪侮不用可谓荐圭璧于丨丨以脂泽污漫之也 宋史卫国大长公主传幼不好弄未尝出丨丨太宗尝发宝藏令诸女择取之欲以观其志主独无所取
  • 又谢绛传天下之广万机之众不出丨丨岂能尽知

房掖

  • 后汉书陈蕃传青徐炎旱五榖损伤民物流迁茹菽不足而宫女积于丨丨国用尽于罗纨外戚私门贪财受赂所谓禄去公室政在大夫

房閤

  • 齐书郁林王纪帝在寿昌殿闻外有变使闭内殿诸丨丨令阉人登兴光楼望还报云见一人戎服从数百人急装在西钟楼之下

房帷

  • 后汉书安帝纪论孝安虽称尊享御而权归邓氏至乃损彻膳服克念政道然令自丨丨威不逮远凤齐书陈皇后等传论世祖嗣位运藉休平寿昌前兴 华晚构香柏文柽花梁绣柱雕金镂宝照烛丨丨赵瑟吴趋承闲奏曲岁费傍恩足使充牣事由私蓄无损国储
  • 又崔祖思传宋武节俭过人张妃丨丨碧绡蚊帱三齐苮席五盏盘桃花米饭殷仲文劝令畜伎荅云我不解声仲文曰但畜自解又荅畏解故不畜 周书文帝元皇后等传宣王外行其志内逞其欲溪壑难满采择无厌恩之所加莫限厮皂荣之所及无隔险诐于是升兰殿而正位践椒庭而齐体者非一人焉阶丨丨而拖青紫承恩倖而拥玉帛者非一族焉 唐书高宗则天皇后武氏传初元舅大臣怫旨不阅岁屠覆道路目语及仪见诛则政归丨丨天子拱手矣群臣朝四方奏章皆曰二圣举潘岳哀永逝文撤丨丨兮席庭筵 酹觞兮告永迁

房栊

  • 汉书外戚传广室除兮帷屋暗丨丨虚兮风泠泠 宋书傅亮传感物赋尔在西成之暮晷肃皇命于禁中聆蜻蛚于前庑鉴朗月于丨丨风萧瑟以陵幌霜溰溰而被墉 谢灵运佛影铭敬图遗踪疏凿峻峰周流步栏窈窕丨丨国刘峻东阳金华山栖志垂条栏户布叶丨丨 王筠 师草堂寺智者约法师碑蓄云泄雨霭映丨丨矩庾信七夕赋此时并舍丨丨共往庭中缕条紧而贯 针鼻细而穿空 李纲榕木赋靓如帷幄肃如丨丨佩张华杂诗见户庭下
  • 又徐安贞程将军夫人挽诗环
  • 声犹在丨丨梦不归
  • 又杜甫牵牛织女诗见堂殿下
  • 又孟郊詶友人见寄新文诗耕牛反村巷野鸟依丨丨
  • 唐 白居易 和荅诗十首 其四 和大觜乌 日日营巢窟,稍稍近房栊。
  • 唐 罗邺 题水帘洞 每向暑天来往见,疑将仙子隔房栊。

房廊

  • 宋史职官志见楼店下檐又河渠志见园圃下郁梁元帝游七山寺赋映 牖而交加绕丨丨而毓和宋昱题石窟寺诗檐牖笼朱旭丨丨挹翠微高孟郊 皇甫判官游琅琊溪诗丨丨逐岩壑道路随 低香白居易游悟真寺诗丨丨与台殿高下随峰峦阁又 山寺诗台殿朝弥丽丨丨夜更幽 张蠙题紫 院诗洞壑有灵药丨丨无老僧洒张祜题胜上人山房诗清画丨丨山半开一瓶新汲 莓苔 王涣惆怅诗谢家池馆花笼月萧寺丨丨竹飐风香皮日休和鲁望叠韵吴宫词主虏部伍苦嫱亡丨丨
  • 唐 杜荀鹤 夏日题悟空上人院 三伏闭门披一衲,兼无松竹荫房廊。

房门

房户

  • 礼记乡饮酒义乡人士君子尊于丨丨之间宾主共之也 史记吕后纪孝惠皇帝高后之时黎民得离战国之苦君臣俱欲休息乎无为故惠帝垂拱高后女主称制政不出丨丨天下晏然刑罚罕用罪人是希民务稼穑衣食滋殖下邵宪祖明堂赋见庭筵

房牖

  • 后汉书仇览传览入太学时诸生同郡符融有高名与览比宇宾客盈室览常自守不与融言融观其容止心独奇之乃谓曰与先生同郡壤邻丨丨今京师英雄四集志士交结之秋虽务经学守之何固览乃正色曰天子修设太学岂但使人游谈其中高揖而去不复与言

房殿

  • 沈约枳园寺刹下石记其始则芳枳树篱故名因事立虽丨丨严整而琼刹未树

房庙

  • 宋书武帝纪诏曰淫祠惑民费财前典所绝可并下在所除诸丨丨
  • 又毛修之传修之不信鬼神所至必焚除丨丨时蒋山庙中有佳牛好马修之并夺取之

房省

  • 齐书礼志祠部郎李撝议周礼凡祭祀张其旅幕张尸次尸则有幄仲师云尸次祭祀之尸所居更衣帐也凡祭之文既不止于郊祀立尸之言理应关于宗庙古则张幕今也丨丨宗庙旅幕可变为栋宇郊祀毡案何为不可转制檐甍乎

房园

  • 宋史食货志韩绛既相建言三司总天下财赋请选官置司以天下户口人丁税赋场务坑冶丨丨之类租额年课及一路钱榖出入之数去其重复

房舍

  • 净住子见宫殿下

房中

  • 礼记明堂位君卷冕立于阼夫人副祎立于丨丨疏房则东南之室也 史记封禅书梁巫祠天地天社天水丨丨堂上之属制汉书艺文志丨丨者性情之极至道之际是以圣王 外乐以禁内情而为之节文丨又礼乐志周有丨丨乐至秦名曰寿人臣又安世丨 歌十七章 齐书礼志漏未尽七刻群 入白贺未尽五刻就本位至漏尽皇帝出前殿百官上贺如汉仪礼毕罢入群臣坐谓之辰贺昼漏上三刻更出百官奉寿酒大飨作乐谓之昼会别置女乐三十人于房帐外奏丨丨之歌 唐书艺文志葛氏丨丨秘术一卷神仙传夫远思强记伤人忧喜悲哀伤人喜乐过差忿怒不解伤人汲汲所愿伤人阴阳不顺伤人有所伤者数种而独戒于丨丨岂不惑哉饮说苑晋灵公欲杀赵宣孟置伏士于丨丨召宣孟而 之酒宣孟知之中饮而出中博物志左慈修丨丨之术可以终命避酒谱真腊国 人不饮酒比之淫惟与妻饮于丨丨 尊长见叶又齐民要术槟榔大者三围高者九丈 聚树端房生叶下华秀丨丨子结房外

房内

  • 拾遗记吴王赵夫人能扸发以神胶续之织为罗縠裁为幔内外视之飘飘如烟气轻动而丨丨自凉舒之则广纵一文卷之则可内于枕中时人谓之丝绝

房外

  • 左传阳虎强使孟懿子往报夫人之币晋人兼享之孟孙立于丨丨谓范献子曰阳虎若不能居鲁而息肩于晋所不以为中军司马者有如先君献子曰寡君有官将使其人鞅何知焉
  • 又齐民要术见房中下

房前

  • 唐 王建 题诜法师院 秋天盆底新荷色,夜地房前小竹声。

房星

  • 公羊传注上帝五帝在太微之中迭生子孙更王天下疏此五帝者即灵威仰之属言在太微宫内迭王天下即感精符云苍帝之始二十八世灭苍者翼也彼注云尧翼之星精在南方其色赤灭翼者斗注云舜斗之星精在中央其色黄灭斗者参注云禹参之星精在西方其色白灭参者虚注云汤虚之星精在北方其色黑灭虚者房注云文王丨丨之精在东方其色青五星之谋是其义 云笈七签丁从官阴神也丨丨神主之

房心

  • 春秋夜中星霣如雨何休注星霣未坠而夜中星反者丨丨见其虚危斗丨丨天子明堂布政之宫也虚危齐分其后齐桓行霸阳榖之会有王事丨周礼大司乐圜钟为宫注圜钟夹钟也夹钟生于丨 之气丨丨为大辰天帝之明堂帝宋书天文志义熙十一年五月甲申彗星出天市埽 座在丨丨房心宋之分野案占得彗柄者兴除旧布新宋兴之象
  • 又又永兴元年七月庚申太白犯角亢经丨丨历尾箕
  • 又齐书天文志永明元年正月庚寅填星守丨丨子淮南子景公谓太卜曰子之道何能对曰能动地晏 往见公公曰寡人问太卜曰子之道何能对曰能动地地可动乎晏子默然不对出见太卜曰昔吾见句星在丨丨之间地其动乎太卜曰然晏子出太卜走往见公曰臣非能动地地固将动也田子阳闻之曰晏子默然不对者不欲太卜之死往见太卜者恐公之欺也晏子可谓忠于上而惠于下矣 默记杨宣懿察之母甚能文而教子以义方少不中礼辄扑之察省试丨丨为明堂赋榜登科第二人报者至其母睡未起闻之大怒转面向壁曰此儿辱我如此乃为人所压邪及察归亦久不与语其年廷对宣懿果魁天下 云笈七签胃为太仓三皇五帝之厨府也
  • 又丨为天子之宫诸神皆就太仓中饮食故胃谓太仓
  • 又明一统志归德府禹贡豫州之域天文丨丨分野
  • 又张镜观象赋天市建肆于丨丨帝座磥落而电烛
  • 又李白明堂赋献丨丨以开凿瞻少阳而举措

房灵

  • 徐陵河东康简王墓志王资神昴纬托曜丨丨休斯孝烈不由师保

房道

  • 齐书天文志永明六年十二月乙酉月犯太微西蕃南头第一星庚寅月行丨丨中无所犯
  • 又永明十年正月甲戌有流星如五升器白色从氐中出东南行经丨丨过从心星南二尺没

房南

  • 后汉书天文志孝明永平九年正月戊申客星出牵牛长八尺历建星至丨丨灭见至五十日牵牛主吴越房心为宋后广陵王荆与沈凉楚王英与颜忠各谋逆事觉皆自杀广陵属吴彭城古宋地 宋书天文志咸康二年正月辛夘月犯丨丨第二星占曰将相有忧 齐书天文志永明六年八月乙亥太白从行在丨丨第二左股次将星西南一尺为犯

房北

  • 后汉书天文志孝和永元五年四月癸巳太白荧惑辰星俱在东井七月壬午岁星犯轩辕大星九月金在南斗魁中大犯丨丨第一星东井秦地为法三星合内外有兵又为法令及水金入斗口中为大将将死火犯丨丨第一星为将相丨齐书天文志永明八年十一月戊戌太白从行在丨 头第二星东北一寸

房二

  • 宋书历志元嘉十七年九月十六日望月蚀加时在子之少到十五日未二更一唱始蚀到三唱蚀十五分之十二格在昴一度半景初其日在丨丨以衡考之则其日日在氐十三度半

房四

  • 宋书历志二十四气日所度小暑一尺六寸六十四三十五丨丨壁六

房五

  • 宋书历志角十二亢九氐十五丨丨心五尾十入箕十一东方七十五度

房子

  • 史记赵世家敬侯十年与中山战于丨丨城汉书地理志常山郡县丨丨 明一统志丨丨 在真定府高邑县西南一十五里汉为县属常山郡北齐省隋复置属赵郡今俗呼其地为仓房村
  • 又邺中记石虎御床辟方丈冬月施熟锦流苏斗帐四角安纯金龙头衔五色流苏或用青绨光锦或用绯绨登高文锦或用紫绨大小锦丝以丨丨锦百二十斤白缣里名为里复

房县

  • 水经大辽水出塞外卫白平山东南入塞过辽东入襄平县西又东南过丨丨西又东过安市县西南于海

房田

  • 宋书州郡志蕲水左县长文帝元嘉二十五年以豫部蛮民立建昌南川长风赤亭鲁亭阳城彭波迁溪东丘东安西安南安丨丨希水高坡直水蕲水清石十八县属西阳

房村

  • 云仙杂记有人收得虞永兴与圆机书一纸剪开字字卖之矾卿二字得麻一斗鹤口二字得铜砚一枚丨丨二字得芋千头随人好之浅深

房山

  • 刀剑录穆帝𥅆以永和五年于丨丨造五口剑铭曰五方单符 明一统志丨丨在顺天府涿州城西北四十里夲良乡宛平范阳三县地石晋以其地遗辽未有县金析置万宁县以奉山陵后改奉先县元改丨丨县属涿州帝又丨丨在真定府平山县西北六十里寰宇记汉章 幸赵祠丨丨隋图经云岭上有王母祠俗称为王母山兮赵秉文无尽藏赋枕丨丨之东麓 面万顷之苍波

房陵

  • 史记秦始皇帝纪迁蜀四千馀家家丨丨侯又梁孝王世家济川王明者梁孝王子以桓邑 孝景中六年为济川王七岁坐杀其中尉汉有司请诛天子弗忍诛废明为庶人迁丨丨地入于汉为郡 汉书地理志汉中郡县丨丨迁宋书州郡志丨丨令汉旧县属汉中 淮南子赵王 流于丨丨思故乡作为山水之讴闻者莫不殒涕朱竹书纪年帝尧陶唐氏一百年帝陟于陶注帝子丹 避舜于丨丨舜让不克朱遂封于房为虞宾东水经沮水出汉中丨丨县淮水东南过临沮县界又 南过枝江县东南入于江
  • 又粉水出丨丨县东流过郢邑南又东过榖邑南东入于沔于荆州记筑阳县粉水源出丨丨取其水为粉鲜㓗异 馀水有潘岳閒居赋周文弱枝之枣丨丨朱仲之李注丨丨 朱仲者家有缥李代所希有 江淹恨赋赵王既虏迁于丨丨

房湖

  • 明一统志丨丨在汉州治南唐房琯为刺史所凿

房津

  • 黄庭内景经三真扶胥共丨丨五斗焕明是七元

房钟

  • 左传令尹子荡帅师伐吴师于豫章而次于乾溪吴人败其师于丨丨获宫厩尹弃疾子荡归罪于薳泄而杀之

房箙

  • 唐书王毛仲传毛仲长事临淄王有李守德者为人奴善骑射王市得之并侍左右而毛仲为明悟景龙中王还长安二人常负丨丨以从

房俎

  • 诗笾豆大房笺大丨玉饰丨也疏又解丨丨释大之意其用玉饰之美大其器故称大也 礼记明堂位俎有虞氏以梡夏氏以嶡殷以椇周以丨丨注房谓足跗也上下两间有似于堂房 后汉书马融传山罍常满丨丨无空

房钱

  • 宋史食货志除旧法合有外并罢道官及不赐宫观等丨丨田土之类

房奁

  • 宋史职官志宗正寺凡南班宗室磨勘迁转袭封请给覈其当否嫁娶丨丨分析财产酌厚薄多寡而订其议

房葵

  • 博物志丨丨似狼毒

房分

  • 魏书广阳王深传及太和在历仆射李冲当官任事凉州土人悉免厮役丰沛旧门仍防边戍自非得罪当世莫肯与之为伍征镇驱使但为虞候白直一生推迁不过军主然其往世丨丨留居京者得上品通官在镇者便为清途所隔

房望

  • 唐书高俭传王妃主婿皆取当世勋贵名臣家未尝尚山东旧族后房元龄魏徵李绩复与昏故望不减然每姓第其丨丨虽一姓中高下县隔李义府为子求婚不得始奏禁焉

房老

  • 钗小志石崇爱婢翔风年三十遂退之使为丨丨

房从

  • 唐书艺文志李氏丨丨谱一卷

房累

  • 南史梁萧正德传诏曰汝不好文史志在武功命汝仗节董戎前驱岂谓汝狼心不改包藏祸胎志欲覆败国计以快汝心今当宥汝以远无令丨丨自随敕所在给汝廪饩王新妇见理等当停太尉间汝馀丨丨悉许同行

房祀

  • 后汉书栾巴传迁豫章太守郡土多山川鬼怪小人常破赀产以祈祷巴素有道术能役鬼神乃悉毁坏丨丨剪理奸诬于是妖异自消

房宴

  • 唐书元宗贵妃杨氏传太真得幸善歌舞邃晓音律且智算警颖迎意辄悟帝大悦遂专丨丨宫中号娘子仪体与皇后等

房乐

  • 颜延之宋文帝元后哀策文壸政穆宣丨丨韵理

房赁

  • 宋史食货志绍兴三十二年六月戊寅孝宗受禅赦凡官司债负丨丨租税和买役钱及坊场河渡等钱自绍兴三十年以前并除之

房生

  • 齐民要术见房中下

房植

  • 淮南子夏屋宫驾县联丨丨橑檐榱题雕琢刻镂 黄佐乾清宫赋其中则县繇丨丨耽耽层覆

房开

  • 唐 张祜 洞房燕 清晓洞房开,佳人喜燕来。

房关

房掩

房杜

  • 唐书杜如晦传如晦长于断而元龄善谋两人深相知故能同心济谋以佐佑帝当世语良相必曰丨丨云使又李绩传弟弼始为晋州刺史以绩疾召为司卫卿 省视忽语曰我似少愈可置酒相乐于是奏乐宴饮列子孙于下将罢谓弼曰我即死欲有言恐悲哭不得尽故一诀耳我见丨元龄丨如晦高季辅皆辛苦立门户亦望诒后悉为不肖子败之我子孙今以付汝汝可慎察有不励言行交非类者急榜杀以闻母令后人笑吾犹吾笑丨丨也琯又严武传梓州刺史章彝始为武判官因小忿杀之 以故宰相为巡内刺史武慢倨不为礼最厚杜甫然欲杀甫数矣李白作蜀道难者乃为丨与丨危之也
  • 又元稹传太宗初即位天下莫有言者孙伏伽以小事持谏厚赐以勉之自是论事者唯惧言不直谏不极不能激上之盛意曾不以为虞于是丨丨王魏议可否于前四方言得失于外不数年大治岂文皇独运聪明于上哉盖下尽其言以宣扬发畅之也国又李德裕传臣未知所谓党者为国乎为身乎诚为 邪随会叔向汲黯丨丨之道可行不必党也之刘三吾野庄赋恨孔突 未黔由及门之丨丨

房相

  • 唐 杜甫 得房公池鹅 房相西亭鹅一群,眠沙泛浦白于云。

房公

  • 唐 杜甫 荅杨梓州 闷到房公池水头,坐逢杨子镇东州。

房君

  • 史记陈涉世家陈王徵国之豪杰与计以上蔡人丨丨蔡赐为上柱国
  • 又张耳陈馀传武臣遂立为赵王以陈馀为大将军张耳为右丞相邵骚为左丞相使人报陈王陈王大怒欲尽族武臣等家而发兵击赵陈王相国丨丨谏曰秦未亡而诛武臣等家此又生一秦也不如因而贺之使急引兵西击秦

房后

  • 国语昔昭王娶于房曰丨丨实有爽德协于丹朱冯身以仪之生穆王焉实临照周之子孙而祸福之

房风

  • 西京杂记长安巧工丁缓者为常满灯七龙五凤杂以芙蓉莲藕之奇又作卧褥香炉一名被中香炉本出丨丨其法后绝至缓始更为之为机环转运四周而炉体常平可置之被褥故以为名又作九层博山香炉镂为奇禽怪兽穷诸灵异皆自然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