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

(67)

庙堂

  • 书戛击鸣球搏拊琴瑟以咏传此舜丨丨之乐疏谓丨内丨上之乐 礼记礼器丨丨之上罍尊在阼牺尊在西丨丨之下县鼓在西应鼓在东游后汉书班固传固奏记东平王曰将军养志和神优 丨丨又虞诩传为朝歌长始到谒河内太守马棱棱勉之曰君儒者当谋谟丨丨反在朝歌耶 晋书桓冲传苻坚尽国内侵冲深以根本为虑乃遣精锐三千来赴京都谢安报云朝廷处分已定兵革无阙西藩宜以为防冲召佐吏对之叹曰谢安乃有丨丨之量不闲将略今大敌垂至方游谈不暇虽遣诸不经事少年众又寡弱天下事可知吾其左衽矣有宋书五行志晋孝武太元十三年四月癸巳礿祠毕 兔行丨丨上兔野物也而集宗丨之丨不祥莫甚焉有齐书高逸传序昜有君子之道四焉语默之谓也故 入丨丨而不出徇江湖而永归隐避纷纭情迹万品曰南史阮孝绪传南平元襄王闻其名致书要之不赴 非志骄富贵但性畏丨丨若使麇麚可骖何以异夫骥騄上唐书礼乐志御史位於丨丨之下协律郎位于丨丨 前楹之间
  • 又贾耽杜佑令狐楚传赞耽佑楚皆惇儒大衣高冠雍容丨丨道古今处成务可也以大节责之盖珉中而玉表欤 管子抱蜀不言而丨丨自修注蜀祠器也嵁庄子天下脊脊大乱罪在撄人心故贤者伏处大山 岩之下而万乘之君忧慄乎丨丨之上者淮南子天子处於郊亭则九卿趋大夫走坐者伏倚 齐当此之时明堂太庙悬冠解剑缓带而寝非郊亭大而丨丨狭小也至尊居之也 说苑卫灵公谓孔子曰有语寡人为国家者谨之于丨丨之上而国家治矣其可乎孔子曰可入颜氏家训国之兴亡兵之胜败博学所至幸讨论之 帷幄之中参丨丨之上不能为主画规以谋社稷君子所耻也 梁简文帝大法颂序受脤於丨丨之上扬威於关塞之下钱韩愈上宰相书幸今天下无事小大之官各守其职 谷甲兵之问不至于丨丨论道经邦之暇舍此宜无大者焉范又许国公神道碑释师十万归居丨丨 欧阳修上 司谏书天子曰可宰相曰不可天子曰然宰相曰不然坐於丨丨之上与天子相可否者宰相也
  • 唐 沈佺期 和户部岑尚书参迹枢揆 庙堂喜容与,时物递芳菲。
  • 唐 储光羲 送丘健至州敕放作时任下邽县 元戎启神皇,庙堂发嘉谋。
  • 高适 安王幕府诗丨丨咨上策幕府制中权下刘禹锡唐秀才赠端州紫石砚以诗答之诗见灶下 黄㴞投刑部裴郎中诗礼□后人窥作镜丨丨前席待为霖去又辞相府诗匹马忍辞藩屏 小才宁副丨丨求

庙廷

  • 庭同魏志齐王芳纪正始五年冬十一月癸卯诏祀故尚书令荀攸於太祖丨丨 晋书裴秀传咸宁初与石苞等并为王公配享丨丨其齐书礼志祠部郎何諲之议功臣配飨累行宋世检 遗事题列坐位具书赠官爵谥及名文不称主便是设板也白虎通云祭之有主孝子以系心也揆斯而言升配丨丨不容有主宋时板度既不复存今之所制大小厚薄如尚书召板为得其衷 隋书礼仪志禘袷之月则停时飨而陈诸瑞物及伐国所获珍奇於丨丨传北史于栗仲文传受脤丨丨恭行天罚 唐书儒学 贞观二十一年诏左丘明十子夏公羊高谷梁赤伏胜高堂生戴圣毛苌孔安国刘向郑众杜子春马融卢植郑元服虔何休王肃王弼杜预范宁二十一人用其书行其道宜有以褒大之自今并配享孔子丨丨 宋史礼志熙宗七年判国子监常秩等请立孟轲扬雄像于丨丨仍赐爵号又请追尊孔子以帝号下两制礼官详定以为非是而止崇又乐志释奠乐章俨然冠缨 然丨丨百王承祀涓辰惟丁

庙朝

  • 战国策今秦太后穰侯用事高陵泾阳佐之卒无秦王此亦淖齿李兑之类也臣今见王独立於丨丨矣之唐书李晟传帝至自梁晟以戎服见三桥帝驻马劳 晟再拜顿首贺克殄大盗丨丨安复 韩愈送李愿归盘谷序利泽施於人名声昭於时坐於丨丨进退百官而佐天子出令

庙殿

  • 魏书崔光传见宫寝下宋史礼志见户牖下

庙廊

  • 王羲之报殷浩书吾素自无丨丨直王丞相时果欲内吾誓不许之手迹犹存由来尚矣
  • 元 乃贤 投赠赵祭酒二十韵 冰檗操持心似铁,庙廊赞画鬓成丝。

庙宇

  • 宋书礼志晋侍中裴頠西都硕学考详前载未能制定以为尊祖配天其义明著丨丨之制理据未分直可为殿以崇严祀其馀杂碎一皆除之参详郑元之注差有准据 水经注汾水西径晋阳城南旧有介子推庙前有碑丨丨倾颓唯有单碑独存矣

庙室

  • 公羊传用栗者藏主也注藏于丨丨中堂所当奉事也 宋书礼志丨丨当以客主为限无拘常数殷世有二祖二宗若拘七室则当祭祢而已推此论之宜还豫章颍川全祠七庙之礼 唐书礼乐志时享之日其配享功臣各位於其丨丨大阶之东少南西向以北为上 宋史礼志初礼院请增丨丨孙抃等以为七世之庙据父子而言兄弟则昭穆同不得以世数之侧水经河水又南径子夏石室注东南北有二石室临河崖即子夏丨丨也

庙屋

  • 宋书礼志选公卿二千石子弟为生增造丨丨一百五十五间而品课无章士君子耻与其列 韩愈衢州徐偃王庙碑见梁桷下

庙祠

  • 战国策陈轸曰秦之欲伐我久矣今又得韩之名都一而具甲秦韩并兵南乡此秦所以丨丨而求也今已得之矣楚国必伐八水经注梁山北有龙门山大禹所凿通孟津河口广 十步岩际镌迹遗功尚存岸上并有丨丨祠前有石碑三所二碑文字紊灭不可复识一碑是太和中立

庙梁

  • 战国策淖齿管齐之权缩闵王之筋悬之丨丨宿昔而死

庙阁

  • 江淹为萧领军拜侍中刺史章臣功乏至道不足以题象魏绩非振民无可以书丨丨

庙门

  • 书顾命诸侯出丨丨俟疏丨丨谓路寝门也外礼记祭统君迎牲而不迎尸别嫌也尸在丨丨 则疑于臣在庙中则全於君君在丨丨外则疑於君入丨丨则全於臣全於子疏君道之全全在丨丨外
  • 又聘义三让而后传命三让而后入丨丨三揖而后至阶三让而后升所以致尊让也 仪礼士冠礼筮於丨丨大戴礼摈者曰迁庙事毕请就燕君出丨丨卿大夫有司执事者皆出丨丨告事毕

庙柱

庙楹

  • 唐书高郢传昔鲁庄公丹桓公丨丨而刻其桷春秋书之

庙垣

  • 史记申屠嘉传错为内史门东出不便更穿一门南出南出者太上皇丨堧丨嘉闻之欲因此以法错擅穿宗丨丨为门奏请诛错错客有语错错恐夜入宫上谒自归景帝至朝丞相奏请诛内史错景帝曰错所穿非真丨丨乃外堧垣故他官居其中且又我使为之错无罪 宋史礼志亲谒华阴西岳庙群臣陪位丨丨内外列黄麾仗有又孔道辅传初道辅与其父里中僦郭贽旧宅居之 言於帝者曰道辅家近太庙出入传呼非所以尊神明即诏道辅他徙集贤校理张宗古上言汉内史府在太庙堧垣中国朝以来丨丨下皆有官私第舍谓不须避帝出宗古通判莱州道辅叹曰憸人之言入矣

庙院

  • 摭言郑侍郎薰主文举人中有颜标者薰误谓是鲁公之后即以标为状元及谢恩日从容问及丨丨标曰标寒进也未尝有丨丨薰始大悟塞默而已寻为无名子所嘲曰主司头脑太冬烘错认颜标作鲁公诗
  • 郑谷同志顾云下第出京偶有寄勉
  • 吟聒暮莺归丨丨睡消迟日寄僧家

庙社

  • 魏书城阳王鸾传古者军行必载丨丨之主所以示其威惠各有攸归今徵卿等败军之罪于社主之前以彰厥咎耸又崔光传墟墓必哀丨丨致敬望茔悽恸入门 慄适墓不登陇未有升陟之事

庙库

  • 魏书高道悦传见宫极下

庙府

  • 张衡天象赋见室壁下

庙碑

  • 元史文宗纪赐上都孔子丨丨薄韩愈答魏博田仆射书顷者又蒙不以文字鄙 令撰丨丨见遇殊常荷德尤切

庙塔

  • 唐书苏瑰传武后铸浮屠立丨丨役无虚岁瑰以为縻损浩广虽不出国用要自民产曰殚百姓不足君孰与足天下僧尼滥伪相半请并寺著僧常员数缺则补

庙祧

  • 魏志明帝纪景初元年有司奏武皇帝拨乱反正为魏太祖乐用武始之舞文皇帝应天受命为魏高祖乐用咸熙之舞帝制作兴治为魏烈祖乐用章武之舞三祖之庙万世不毁其馀四庙亲尽迭毁如周后稷文武丨丨之制铭宋书历志或云百代远祖名谥彫灭坟茔不复存於 表游魂不得托於丨丨故以初岁良辰建华盖扬綵旌将以招灵爽庶众祖之来凭云尔

庙寝

  • 晋书贺循传殷之盘庚不序阳甲汉之光武不继成帝别立丨丨使臣下祭之此前代之明典而承继之著义也

庙墓

  • 齐书刘祥传祥从祖兄彪祥曾祖穆之正胤建元初降封南康县公虎贲中郎将永明元年坐丨丨不修削爵

庙湾

  • 元史董搏霄传至正十六年剿平北沙丨丨沙浦等砦

庙山

  • 明一统志丨丨在海盐县西南四十五里地名□头
  • 又丨丨在济南府城东一十里上有舜庙故名通又丨丨在巩昌府 渭县南二里

庙前

  • 唐 李商隐 商于 清渠州外月,黄叶庙前霜。
  • 唐 温庭筠 老君庙 庙前晚色连寒水,天外斜阳带远帆。
  • 远帆皓胡曾题周瑜将军庙诗见庭际下眼
  • 唐 罗隐 四皓庙 汉惠秦皇事已闻,庙前高木眼前云。

庙中

  • 诗访予落止传访谋落始也笺成王始即政自以承圣父之业惧不能遵其道德故於丨丨与群臣谋我始即政之事兴礼记祭统凡馂之道每变以众所以别贵贱之等而 施惠之象也是故以四簋黍见其脩于丨丨也丨丨者竟内之象也
  • 又汉书扬雄传长杨赋听丨丨之雍雍受神人之福祐
  • 又齐书王敬则传见庙神下

庙上

  • 北史张季珣传季珣父祥为并州司马隋汉王谅反遣其将刘建攻之緃火烧其郭下其城西有王母庙祥乃望庙再拜泣曰百姓何罪致此焚烧神其有灵可降雨相救言讫丨丨云起雨降而火遂灭

庙器

  • 史记张释之传有人盗高庙坐前玉环捕得文帝怒下廷尉廷尉治释之案律盗宗庙服御物者为奏奏当弃市上大怒曰人之无道乃盗先帝丨丨吾属廷尉者欲致族之而君以法奏之非吾所以共承宗庙意也释之免冠顿首谢曰法如是足也

庙鼓

  • 张㡦送友人归武陵诗戍旗招海客丨丨集江鸦

庙钟

  • 宋史陈襄传民有失物者贼曹捕偷儿至数辈相撑拄襄语之曰某丨丨能辨盗犯者扪之辄有声馀则否乃遣吏先引以行自率同列诣钟所祭祷阴涂以墨而以帷蔽之命群盗往扪少焉呼出独一人手无所污扣之乃为盗者盖畏钟有声故不敢触

庙火

  • 宋书礼志案礼记孔子答曾子当祭而日蚀太丨丨如牲至未杀则废然则祭非无可废之道也但权所为之轻重耳日蚀丨丨变之甚者故乃牲至尚犹可废

庙树

  • 南史侯景传时都下王侯庶姓五等丨丨咸见残毁唯文宣太后庙四周柏树独郁茂

庙竹

  • 唐 温庭筠 江岸即事 庙竹唯闻鸟,江帆不见人。

庙主

  • 宋史礼志见园邑下

庙神

  • 齐书王敬则传军荒之后县有一部劫逃紫山中为民患敬则遣人致意劫帅可悉出首当相申论治下丨丨甚酷烈百姓信之敬则引神为誓必不相负劫帅既出敬则於庙中设会於座收缚曰吾先启神若负誓还神十牛今不违誓即杀十牛解神并斩诸劫百姓悦之
  • 唐 张祜 晚秋江上作 烟霞山鸟散,风雨庙神归。

庙兵

  • 宋史韩世忠传初世忠谓敌至必登金山庙观我虚实乃遣兵百人伏庙中百人伏岸浒约闻鼓声岸兵先入丨丨合击之金人果五骑闯入丨丨喜先鼓而出仅得二人逸其三中有绛袍玉带既坠而复驰者诘之乃兀术也

庙史

  • 苏轼巫山诗巉巉隔江波一一问丨丨

庙庖

  • 鲁语鸟兽成水虫孕水虞於是乎禁罝䍡设阱鄂以实丨丨畜功用也

庙牲

  • 淮南子牺牛粹毛宜于丨丨其于以致雨不若黑蜧

庙食

  • 史记优孟传臣请以彫玉为棺文梓为椁梗枫豫章为题凑发甲卒为穿圹老弱负土齐赵陪位于前韩魏翼卫其后丨丨太牢奉以万户之邑诸侯闻之皆知大王贱人而贵马也 后汉书梁竦传竦生长京师不乐本土自负其才郁郁不得意尝登高远望叹息言曰大丈夫居世生当封侯死当丨丨如其不然闲居可以养志诗书足以自娱州郡之职徒劳人耳丨南史冯道根传郡召为主簿不就曰吾当使封侯丨 安能为儒吏耶其唐书裴度传事四朝以全德始终及殁天下莫不思 风烈葬管城逮今丨丨 苏轼潮州韩文公庙碑能信於南海之民丨丨百世而不能使其身一日安於朝廷之上

庙事

  • 韩愈徐偃王庙碑太末之里姑蔑之城丨丨时脩仁孝振声

庙礼

  • 越语其达士洁其居饱其食而磨厉之於义四方之士来者必丨丨之 宋书乐志自后晋东迁日不暇给虽大典略备遗阙尚多至於乐号丨丨未该往正

庙乐

  • 宋书乐志武皇帝丨丨未称其议定丨丨及舞舞者所执缀兆之制声歌之诗务令详备

庙律

  • 宋书黄回传异规既扇丨丨几殆

庙纪

  • 宋书王景文传安南将军江州刺史景文风度淹粹理怀清畅体兼望实诚备夷岨宝历方启密赞义机妖徒干纪预毗丨丨宜登茅社永传厥祚

庙制

  • 宋书礼志自唐至周丨丨不同而皆七世自周以上所谓太祖非始受命之主特始封之君而已

庙象

  • 宋书礼志自汉兴以来小善小德而图形立庙者多矣况亮德范遐迩勋盖季世兴王室之不坏实斯人是赖而烝尝止於私门丨丨阙而莫立百姓巷祭戎夷野祀非所以存德念功述追在昔也

庙貌

  • 诗小序清庙祀文王也笺丨之言丨也死者之精神不可得而见但以生时之居立宫室象貌为之耳牲宋史礼志诏先代帝王载在祀典或丨丨犹在久废 牢或陵墓虽存不禁樵采其太昊炎帝黄帝高辛唐尧虞舜夏禹成汤周文王武王汉高帝光武唐高祖太宗各置守陵五户岁春秋祀以太牢
  • 又宋琪传臣曾受任西川数年经历江山备见形势要害利州最是咽喉之地西过桐柏江去剑门百里东南去阆州水陆二百馀里西北通白水清川是龙州入川大路邓艾於此破蜀至今丨丨存焉

庙略

  • 晋书羊祜传昔吴为不恭负险称号郊境不辟多历年所祜受任南夏思静其难外扬王化内经丨丨著德推诚江汉归心举有成资谋有全策以齐书高帝纪宠臣裂冠则裁以丨丨荆汉反噬则震 雷霆陆机晋平西将军周处碑铭式杨丨丨克清天步丨庾信哀江南赋宰衡以干戈为儿戏缙绅以清谈为 丨李元纮奉和御制平胡诗丨丨占黄气神兵出绛宫
  • 唐 李峤 送骆奉礼从军 玉塞边烽举,金坛庙略申。

庙算

  • 魏志杨阜传夫丨丨而后出军犹临事而惧况今丨丨有阙而欲用之臣诚未见其利也 晋书张华传帝遣华诣祜问以伐吴之计及将大举以华为度支尚书乃量计运漕决定丨丨 魏书彭城王协传协翼弼六师纂戎荆楚沔北之勋每毗丨丨从讨新野有克城之谋受命邓城致大捷之效功为群将之最也孙子兵未战而丨丨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丨丨不胜者得算少也 孙绰褚裒碑公志在芟夷凶类拯拔晋民缮甲练卒日不暇给者久矣遂见机而作遗其剑履将龙腾河洛电扫司豫丨丨以逆徒尚繁困兽难逼命公还旆以俟齐举征庾信齐王进白兔表重承丨丨方事申威 潘岳西 赋彼虽众其焉用故制胜於丨丨丨高适同李员外贺哥舒大夫破九曲之作解围凭丨 止杀报君恩
  • 唐 杜甫 客堂 循文庙算正,献可天衢直。
  • 又又夔府书怀诗丨丨高难测天忧实在兹
  • 又李正封诗军门宣一令丨丨建三略

庙谋

庙谟

  • 唐 元稹 连昌宫词 庙谟颠倒四海摇,五十年来作疮痏。
  • 又老翁此意深望幸努力丨丨休用兵

庙图

  • 宋史食货志自崇宁以来言利之臣殆析秋毫沿汴州县刱增镇栅以牟税利官卖石炭增二十馀场而天下市易务炭皆官自卖名品琐碎则有四脚铺床榨磨水磨丨丨淘沙金等钱不得而尽记也

庙议

  • 唐书朱子奢传始武德时太庙享止四室高祖崩将祔主於庙帝诏有司详议子奢建言汉丞相韦玄成奏立五庙刘歆议当七郑玄本玄成王肃宗歆於是历代丨丨不能一且天子七庙诸侯五降杀以两礼之正也若天子与子男同则间无容等非德厚流广德薄游狭之义

庙干

  • 宋史颜复传孔宗翰请尊奉孔子祠复因上五议欲专其祠飨优其田禄蠲其丨丨司其法则训其子孙朝廷多从之

庙战

  • 淮南子凡用兵者必先自丨丨主孰贤将孰能民孰附国孰治蓄积孰多士卒孰精甲兵孰利器备孰便故运筹於庙堂之上而决胜千里之外矣者又丨丨者帝神化者王所谓丨丨者法天道也神化 法四时也

庙胜

  • 魏志钟毓传见殿堂下说晋书甘卓传时湘州刺史谯王承遣主簿邓骞 卓人臣之义安忍国难而不陈力何以北面於天子邪使大将军平刘隗还武昌增石城之守绝荆湘之粟将军安归乎势在人手而曰我处丨丨未之闻也封魏书李谐传王略恢而丨丨车徒发而雷响 曹植 二子为公谢恩章文无升堂丨丨之功武无摧锋接刃之效

庙讳

  • 唐书百官志祠部郎中员外郎各一人掌祠祀享祭天文漏刻国忌丨丨卜筮医药僧尼之事珠玉珍宝供祭者不求於市

庙号

  • 宋史礼志按礼天子七庙亲庙五祧庙二据古则僖顺二祖当迁国家道观佛寺并建别殿奉安神御岂若每主为一庙一寝或前立一庙以今十六问为寝更立一祧庙逐室各题丨丨扣宝神御物宜销毁之

庙受

  • 礼记聘义君使士迎于竟大夫郊劳君亲拜迎于大门之内而丨丨北面拜贶拜君命之辱所以致敬也

庙额

  • 宋史礼志太常博士王右请自今诸神祠无爵号者赐丨丨已赐额者加封爵

庙列

庙数

  • 唐书朱子奢传垂拱中博士周悰请武氏庙为七室唐朝为五下比诸侯大隐奏言秦汉母后称制未有戾古越礼者悰损国丨丨悖大义不可以训武后不获已伪听之时皆服大隐沈正不诡从有大臣体宋史礼志今僖祖虽非始封之君要为立庙之祖方丨丨未过七世遂毁其庙迁其主考之三代礼未有此

庙七

  • 范成大报天赋礼经之五世丨之丨

庙见

  • 仪礼妇三月而丨丨之齐书礼志议者乃云先在储宫已经致敬卒哭 后即亲奉时祭则是丨丨故无别谒之礼窃以为不然家韩诗外传嫁女之家三夜不息烛思相离也取妇之 三日不举乐思嗣亲也是故昏礼不贺人之序也三月而丨丨称来妇也厥明见舅姑舅姑降于西阶妇升自阼阶授之室也忧思三日三月不杀孝子之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