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解连环词谱
解连环 此调始自柳永,以词有“信早梅、偏占阳和”及“时有香来,望明艳、遥知非雪”句,名《望梅》。后因周邦彦词有“妙手能解连环”句,更名《解连环》。张辑词有“把千种旧愁,付与杏梁雨燕”句,又名《杏梁燕》。

解连环 双调一百六字,前段十一句五仄韵,后段十句五仄韵 柳永

  小寒时节 正同云暮惨 劲风朝冽 信早梅 偏占阳和 向日处 淩晨数枝争发 时有香来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

望明艳 遥知非雪 想玲珑嫩蕊 弄粉素英 旖旎清绝 
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仄仄平仄

  仙姿更谁并列 有幽光映水 疏影笼月 且大家 留倚阑干 对绿醑飞觥 锦笺吟阕 桃李繁华 
  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

奈彼此 芬芳俱别 等和羹待用 休把翠条漫折 
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仄


此调始于此词,但宋元人多填周邦彦体,故此调可平可仄,详注周词之下。 张辑词后结“把千种旧愁,付与杏梁雨燕”句读正与此同,但前段第五、六句“更细与品题,屡呵冰砚”仍照周词填。

又一体 双调一百六字,前段十一句五仄韵,后段十句五仄韵 周邦彦

  怨怀无托 嗟情人断绝 信音辽邈 纵妙手 能解连环 似风散雨收 雾轻云薄 燕子楼空 
  仄平平仄中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中中仄平平仄中仄中平仄平平仄中仄平平

暗尘锁 一床弦索 想移根换叶 尽是旧时 手种红药 
中中仄中平平仄仄中平仄仄中仄中平中中平仄

  汀洲渐生杜若 料舟依岸曲 人在天角 漫记得 当日音书 把閒语閒言 待总烧却 水驿春回 
  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中中平仄仄仄中平仄平平仄中仄平平仄中平仄仄仄平平

望寄我 江南梅萼 拌今生 对花对酒 为伊泪落 
仄中仄中平平仄中平中仄平仄仄仄平仄仄


此与柳词同,惟后结作七字一句、四字一句异。宋元词俱如此填。 按高观国词前段第八句“眉黛浅、三眠初歇”,“眉”字平声。吴文英词第九句“想练帷倦人”,“练”字仄声。高词第十句“萦绊游蜂”,“萦”字、“游”字俱平声。结句“絮飞晴雪”,“飞”字平声;张辑词“移尽更箭”,“移”字平声。张炎词后段第三句“锦筝弹怨”,“锦”字仄声,“筝”字平声。高词第八句“恨閒损、春风时节”,“閒”字平声;张词“算惟有、画阑曾见”,“画”字仄声。姜夔词第九句“念惟有、夜来皓月”,“有”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柳词、杨词。 又按张炎词前段第十句“残毡拥雪”,后段第九句“未羞他、双燕归来”,平仄与诸家不同,谱内不与参校。又张炎词前段第四句“叹贞元、朝士无多”,“贞”字平声。黄水村词前段起句“凤楼倚倦”,“倚”字仄声。蒋捷词后段起句“天汉霁虹似昨”,“汉”字仄声。吴文英词第二句“叹梧桐未秋”,“秋”字平声。黄词第四句“漫记得、栩栩多情”,上“栩”字仄声。吴文英词第五句“向别枕倦醒”,“倦”字仄声。姜夔词第八句“又见在、曲屏近底”,“近”字仄声。高观国词结句“浸愁千斛”,“千”字平声。遍校宋词,无如此者,谱内亦不参注平仄。

又一体 双调一百六字,前后段各十句、五仄韵 杨无咎

  素书谁托 嗟鳞沈雁断 水遥山邈 问别来 几许离愁 但只觉衣宽 不禁消薄 岁岁年年 
  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又岂是 春光萧索 自无心 强陪醉笑 负他满庭花药 
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仄平平仄

  援琴试弹贺若 尽清于别鹤 悲甚霜角 怎得去 斜拥檀槽 看小品吟商 玉纤推却 旋暖熏炉 
  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仄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更自炷 龙津双萼 正怀思 又还夜永 烛花自落 
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仄仄


此和周词也,惟前结作七字一句、六字一句异。
历代作品
共172,分6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仇远 (1首)
冯伟寿 (1首)
刘克庄 (4首)
吴文英 (2首)
吴潜 (1首)
周邦彦 (1首)
姜夔 (1首)
张先 (1首)
张炎 (2首)
张辑 (1首)
方千里 (1首)
杨无咎 (1首)
杨泽民 (1首)
王沂孙 (1首)
王沂孙 (1首)
蒋捷 (1首)
谢懋 (1首)
陆游 (2首)
陈允平 (1首)
高观国 (2首)
刘之才 (1首)
善珍 (1首)
奚㵄 (1首)
无名氏 (1首)
解连环(宋末元初·仇远)  显示自动注释

绮疏人独。记芙蓉院宇,玉箫同宿。尚隐约、屏窄山多,□衾暖浪浮,帐香云扑。

步袜蹁然,又何处、秦筝金屋。□柔簪易折,破镜难留,断缕难续。

斜阳谩穷倦目。甚天寒袖薄,犹倚修竹。待听雨、闲说前期,奈心在江南,人在江北。

老却休文,自笑我、腰围如束。莫思量,寻花傍柳,旧时杜曲。


玉连环/解连环 忆李谪仙(宋·冯伟寿)  显示自动注释

谪仙往矣,问当年、饮中俦侣,于今谁在。叹沈香醉梦,胡尘日月,流浪锦袍宫带。

高吟三峡动,舞剑九州隘。玉皇归觐,半空遗下,诗囊酒佩。

云月仰挹清芬,揽虬须、尚友千载。晋宋颓波,羲皇春梦,尊前一慨。

待相将共蹑,龙肩鲸背。海山何处,五云叆叆。


解连环 其一 戊午生日(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旁人嘲我。甚鬓毛都秃,齿牙频堕。不记是、何代何年,尽元祐熙宁,侬常喑么。

退下驴儿,今老矣、岂堪推磨。要挂冠神武,几番说了,这回真个。

亲朋纷纷来贺。况弟兄对榻,儿女团坐。愿世世、相守茅檐,便宰相时来,二郎休作。

白苎乌巾,谁信道、神仙曾过。拣人间、有松风处,曲肱高卧。


解连环 其二 甲子生日(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揆余初度。笑汝曹绯绿,乃翁苍素。一甲子、带水拖泥,今岁谢君恩,放还山去。

政事堂中,把手版、分明抽付向门前客道,老子出游,人不知处。

小车万花引路。又谁能记得,观里千树。老冉冉、欢意阑珊,纵桃叶多情,难唤同渡。

买只船儿,稳载取、笔床茶具。便芸瓜、一生一世,胜侯千户。


解连环 其三(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悬弧之旦。忆争骑竹马,各怀金弹。恨岁月、去我堂堂,向酒畔愁生,镜中颜换。

灶壤丹飞,慢追悔、邺侯婚宦。发心忏悔,免去猴冠,卸下麟楦。

依稀仆家铁汉。虽末梢老寿,初节魔难。幸闻早、省了柳枝,更送了朝云,尘念俱断。

丈室萧然,独病与、乐天相伴。但归依西方,拈起向来一瓣。


解连环 其四 乙丑生日(宋·刘克庄)  显示自动注释

左弧悬了。把柴门闩定,悄无人到。惭愧得、一二亲朋,□□□□□,温存枯槁。

玉轴银钩,撺掇我、比磻溪老。乏琼琚可报,惟有声声,司马称好。

卷收狨鞯锦袄。且行拾遗穗,醉藉芳草。做一个、物外闲人,省山重担擎,天大烦恼。

昔似龙鸾,今踏飒、不惊鱼鸟。愿从兹、享回仙寿,准汾阳考。


解连环 其一 夷则商,俗名商调(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暮檐凉薄。疑清风动竹,故人来邈。渐夜久、闲引流萤,弄微照素怀,暗呈纤白。

梦远双成,凤笙杳、玉绳西落。掩练(葛也)帷倦入,又惹旧愁,汗香阑角。

银瓶恨沉断索。叹梧桐未秋,露井先觉。抱素影、明月空闲,早尘损丹青,楚山依约。

翠冷红衰,怕惊起、西池鱼跃。记湘娥,绛绡暗解。褪花坠萼。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注一:葛也。

词人善于捕捉瞬间情感中的细微感受,将对恋人的爱怜抒发得淋漓尽致。吴文英早年在苏州结识某女子。近世词家据吴词作过许多分析,推断他在苏州有一妾 ,后被遣去 。但将他关于苏州情事的词串连比照,可以确认那位女子并非与他朝夕相处之妾,应为一位民间歌妓。他们的爱情以悲剧告终。吴文英对她的情感是真挚深厚的,他在词作里常以极隐讳的笔法抒写无尽的哀怨。这首词是词人寓居苏州的后期、在其恋爱悲剧发生之后作的。充分抒发出作者的一腔忧怨之情。
词的起笔“暮檐凉薄 ”,点明环境和时间。暮色已沉,人在檐下,感到秋之凉意,一语即营造出寂寞凄凉的氛围。清风吹动庭竹,使主人公产生故人来访的幻觉 。“疑”字将读者带入恍惚迷离的境界,有似梦非梦之感。此两句用李益“开门复动竹,疑是故人来”(《竹窗闻风》)诗句,“故人”即所钟情的那位女子 。“邈”,渺远之意;给人一种遥不可及的距离感。这些描写表现的均为非现实的梦幻般的情境 。“渐夜久 ”表现由暮入夜的过渡。“闲引流萤”乃用唐代诗人杜牧《秋夕 》“轻罗小扇扑流萤”句意,写出故人天真可爱的情态;借着微弱的萤光,从她的“素怀”暗里见到“纤白 ”。这几句词意较为模糊,作者有意以某些优美的细节片断暗示幽会时留下的难忘印象。传说西王母的侍女董双成能吹云和之笙,词中的“双成”即以仙子借指故人。双成在梦中远去,凤笙之音渐渐消逝了 。一切均是梦境 ,惊醒时已是“玉绳西落 ”。吴文英喜用生僻的典故 ,词语十分难解。“玉绳”乃玉衡的北二星,玉衡为纬书中所指北斗七星的第五星 ,是斗柄的部分。玉绳西落标志下半夜已过。这时主人公才由外室进到内室 。放下布帷 ,欲进内室 ,却又“倦入”,当是梦境历历触动了对往事的回忆 ,故“又惹旧愁”。不能忘记,在庭栏的角落还留有故人的粉汗香气。
对往事的思念,令词人抚今追昔倍加伤痛。词的过片以特殊的意象深刻地表达这种悲痛的情感 。“银瓶 ”是古时汲水用的器具。“银瓶恨沉断索”援用白居易《井底引银瓶》诗“井底引银瓶,银瓶欲上丝绳绝 ”句意 。汲水时丝绳意外地断绝,白诗以此比喻“似妾今朝与君别 ”,言中道分离,遗恨无穷。他们恋爱悲剧的发生 ,似乎早在预料之中 :“梧桐未秋,露井先觉 ”,飘零摇落的命运是注定的了。“抱素影、明月空闲 ”,即叶梦得《贺新郎》“宝扇重寻明月影,暗尘侵、上有乘鸾女”之意。团扇如月,扇面上绘有素女的小影,已积有灰尘。“抱”,持也;团扇曾经是她用来“闲引流萤”的 ,“明月空闲”意为它已闲着无人用了。这纪念物上以丹青绘的小影封尘已久,可是那秀眉却依稀动人。
词锋至此陡然一转。“翠冷红衰”,一派衰落凋残的景象 。“西池”在吴文英关于苏州情事的词中多次出现,当为词人寓所阊门外西园之内的池。在这凋残衰谢的季节、清寂冷落的秋夜,怕有轻微的声响惊起西池里的睡鱼,西池的鱼跃又将搅扰静寂的秋夜和人的思绪。因为主人公正因西池的落花回味起故人留下的一个销魂印象 :“记湘娥、绛绡暗解,褪花坠萼”。“湘娥”本为传说中的湘妃。近世词家考证,认为吴文英在苏州所恋者原籍湖湘 ,所以“ 湘娥”或“湘女”皆借指苏州故人。记得那次幽会时,她偷偷解下轻薄的绛色绡衣。词的结尾颇具新意,幸福美好的形象用以作为悲伤之词的结尾,同今昔的劳燕分飞恰恰形成鲜明对比,从而产生了回环往复悲喜交集的艺术效果。
吴文英是属于那种情感细腻丰富的人,最善于捕捉并表现瞬间的、形象鲜明的主观感受。在他的作品中,许多意象具有纤细的主观感受性质,又以晦涩的语句表现出来,其词意往往缥渺朦胧,恰似唐代李商隐的《无题》诗。这首词的整体使人如临梦境,比如故人团扇扑萤 ,令人难辨是梦幻还是往事 ;银瓶断索、梧叶早坠,未知其人是离是亡。在词的结构上虽也有时间关系的交代,但意群之间总有较大的跳跃或转折,而且往往不甚连属。如下阕的四个意群之间便缺乏应有的顺序联系,结尾则似有词意未尽之感。这正是梦窗词结构奇幻的特点 。理解梦窗词较为困难,如果细续便会发现作者的表现方式是艺术化的,所表达的情感则是复杂、真挚和缠绵的。

解连环 其二 留别姜石帚(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思和云结。断江楼望睫,雁飞无极。正岸柳、衰不堪攀,忍持赠故人,送秋行色。

岁晚来时,暗香乱、石桥南北。又长亭暮雪,点点泪痕,总成相忆。

杯前寸阴似掷。几酬花唱月,连夜浮白。省听风、听雨笙箫,向别枕倦醒,絮飏空碧。

片叶愁红,趁一舸、西风潮汐。叹沧波、路长梦短,甚时到得?


解连环(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彩桡芳苑。嗟东风梦断,燕残莺懒。谩记得、标格精神,正云涨暮天,雨荒闲馆。

嫩绿殷红,但回首、一川波暖。想娇情慧态,倚褪淡妆,画楼帘卷。

吴歌数声冉冉。料移商变羽,人共天远。须信道、飞絮游丝,尽春去春来,景色偷换。

扫罢蛮笺,难寄我、浓愁深怨。且如今,问龟问卜,望伊意转。


解连环 商调(宋·周邦彦)  显示自动注释

怨怀无托。嗟情人断绝,信音辽邈。纵妙手能解连环,似风散雨收,雾轻云薄。

燕子楼空,暗尘锁一床弦索想移根换叶,尽是旧时手种红药。

汀州渐生杜若。料舟依岸曲,人在天角漫记得、当日音书,把闲言闲语,待总烧却。

水驿春回,望寄我江南梅萼。拼今生、对花对酒,为伊泪落。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以曲折细腻的笔触,婉转反复地抒写了词人对于昔日情人无限缱绻的相思之情 。全词直抒情怀,一波三折,委曲回宕,情思悲切,悱恻缠绵。上片由今及昔,再由昔而今;下片由对方而己方,再写己方期待对方。
开头三句 ,“怨怀无托 。嗟情人断绝 ,信音辽邈”,写怨恨产生的根由;结尾三句,“拚今后,对花对酒 ,为伊泪落”,是最后的结论;中间的文字则交错变换地描写失恋者的思绪,全篇结构层次清楚。上片反复表示相思之情不能断绝。“怨怀”之所以产生,是因为“ 情人断绝”而且“信意辽邈”,致使满腹的哀怨无所寄托,无法排遣。用连环比喻相思之情,谓相思恰如连环 ,本不可解,纵然“妙手能解”,那也还不免藕断丝连,就像“风散雨收”之后,仍然会残留下轻雾薄云一样。接着又用关盼盼“燕子楼”的典故述说纵然是人去楼空 ,也还剩得“一床弦索”在。
“床 ”,是古代的一种较矮的坐具;“弦索”,总指乐器。弦索仍然摆满床上,蒙着一层灰尘,那是关盼盼的遗物,睹物思人,以喻相思之情不能断绝。下面写芍药花 ,又寓含着往日的欢乐与离别后的凄楚 。芍药 ,是有特殊含义的 。《诗经·溱洧》:“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 。”又 ,芍药一名“将离”,行将别离之意。“移根换叶”与“旧时红药”相关合,“手种”则是以亲自栽种芍药来象征精心培植爱情。
过片用《 九歌·湘君》“采芳洲兮杜若,将以遗兮下女”句意,表示离别与怀念。汀洲,是水边送别之地 。人已乘舟而去,且远在天角,如今伊人不见,离去久远,汀洲之杜若渐次成丛,而欲寄无出,亦似愁绪之与日俱增,而欲诉无地。“谩记得”以下几句,笔锋陡转,忽作狠心决绝之辞,谓昔日往还音书,不过是些“ 闲语闲言”,人已断绝,留它何用,点个火儿烧掉算了 。这是暗用汉乐府《有所思》“拉杂摧烧之 ,当风扬其灰 ”句意,以示“从今以往,无复相思”之决绝态度。可是,紧接着又拉转回来,再暗用南朝乐府《西洲曲 》“折梅寄江北”句意,请求对方把象征爱情的江南梅花寄来。这真是“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啊。最生总收一笔,表明至死不变的痴心,写得极其凄苦。“拚今生”,已站好退身步,作了终生不能遂愿的准备;“对花对酒”,是说今后虽然有花可赏 ,有酒可饮,却唯独意中人不得相见,那末,也就只好“为伊泪落”了。
此词以写情为主,写主人公与情人断绝之悲。作者善用单字领起下文,如“纵”、“想”、“料”、“望”,“拼”诸字,都使感情深化,文势转折,有助于达难达之情。全词横空结想,缘情而发,笔触细腻,想象丰富 ,构思巧妙,层层铺叙,连连转折,痴情痴语,发自肺腑。陈洵《海绡说词》云:“篇中设景设情,纯是空中结想 ,此固词之极幻化者 。”此说言之成理,可资参考。

解连环(宋·姜夔)  显示自动注释

玉鞭重倚。却沈吟未上,又萦离思。为大乔、能拨春风,小乔妙移筝,雁啼秋水。

柳怯云松,更何必、十分梳洗。道郎携羽扇,那日隔帘,半面曾记。

西窗夜凉雨霁。叹幽欢未足,何事轻弃。问后约、空指蔷薇,算如此溪山,甚时重至。

水驿灯昏,又见在、曲屏近底。念唯有、夜来皓月,照伊自睡。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姜白石作词,体悟到自然的妙境,他在其所著《诗说》中言 :“诗之不二,只是不精思耳。不思而作属多亦奚为?”他的词也体现了布局精致,用词精致的特点。即选择现成调名,也往往有所用意。此词是白石离开合肥后 ,在驿舍追念分手情境所作惜别之词。调名《解连环》,正喻示着主题。
“玉鞍重倚。却沉吟未上,又萦离思 。”起笔三句,点出事因。驿舍清晨,即将离开所爱的人,词人却沉吟徘徊,离情别绪,又萦绕心头,牵绊得他难以遽去。却字转折有力,刻画出将渐行渐远而又不忍远去的内心冲突。又字亦可玩味。虽说又萦离思,只在这里停留了片刻,何曾片时忘怀。离思为何?“为大乔能拨春风,小乔妙移筝,雁啼秋水 。”三国时东吴“桥公两女 ,皆国色”(《三国志·吴志·周瑜传》),人称大桥、小桥。桥常又写作乔。此指合肥恋人姊妹。临别前 ,姊妹俩为行人作临行践别的最后一次演奏,姐姐拨动琵琶,妹妹弹起筝,诉说衷曲。句中春风二字代指琵琶及其演奏技艺。王安石《明妃曲》:“含情欲说独无处,传与琵琶心自知。黄金捍拨春风手,弹看飞鸿劝胡酒。”黄庭坚《次韵和答曹子方杂言》:“侍儿琵琶春风手 。”雁字切筝,以筝承弦之柱斜列暗合雁行。由春风与雁,营造出琵琶声如春风流拂、筝声如雁唳秋江的音乐意境,使此词有象外之象之妙。“柳怯云松,更何必、十分梳洗 。”柳怯 ,喻体态柔弱,云松,喻发髻蓬松,四字状女子在情郎将要离开时梳妆无意的状态,亦暗示出女子之美。粗服乱头,不掩国色,又何必梳妆整齐呢。接上来三句,用道字领起女子的话语 。“道郎携羽扇,那日隔帘,半面曾记。”半面指初次见面。那时的相见是遮遮掩掩羞羞答答的样子。女子道:还记得初次见面那天,隔着帘儿看见您携了羽扇而来的样子。语短情深,声吻宛然。女子缅怀初次见面,实叹惋轻易离别。追忆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难忘印象,又可见其爱情之深挚缠绵。
“西窗夜凉雨霁。”换头写临别前夕情境 ,以收束追忆。亦能起承上启下之功。当雨住时,天将拂晓,人将启程矣。心念及此,怎不叫人惋叹天地,词人不禁叹息:“叹幽欢未足,何事轻弃。”叹欢好未足,何苦轻别,词笔已收回现在,遥遥应合起笔之“沉吟未上,又萦离思”。许昂霄《词综偶评》于此云:“与起处遥接 。从合至离,他人必用铺排,当看其省笔处。
评其用语真是自然高妙;由奇返常 。用思而不痕迹,简直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紧接着,词人又陷入追忆。“问后约、空指蔷薇,算如此溪山,甚时重至。”溪山映照伊人 。白石《点绛唇》云:“淮南好。甚时重到。”与此可以相互印证。溪山、淮南,皆指合肥,实即指合肥女子。女子询问何时才能够再相会,词人指蔷薇花谢为期,词语用杜牧《留赠》诗 :“不用镜前空有泪,蔷薇花谢即归来 。”(清真《 氐州第一》:“也知人悬望久,蔷薇谢、归来一笑”,并同。)实则自己亦心中茫然,溪山如此美好,不知何日才能重到。自己心中茫然但为给情人一个希望 ,只能空指蔷薇,掩饰不住的悽惶尽现于表。此三句是临别情境之一重要补笔,刻画出合肥女子的一片痴情,也写出词人内心的失落感。论笔致可谓曲折尽致。正如许昂霄《词综偶评》所说:“深情无限。觉少游‘此去何时见也’浅率寡味矣 。”追忆至此已到尽头,接下来写的是幻觉之境。“水驿灯昏,又见在、曲屏近底。”见,想象之辞,在,语助辞。近,白石自注:“平声。”按词律此字须用平声,白石制词心细如发 ,此亦可见。底,里也。以上皆宋人口语。水边驿舍,一灯昏黄,朦胧中,词人好象又回到伊人居处,曲曲屏风旁边。此一霎幻觉之描写,亦写出此时词人相思入骨以致神志恍惚。极言相思之切尤妙者,将水驿灯昏之现境与曲屏近底之幻境叠印为一境,真耶,幻耶,恍不可辨。白石《霓裳中序第一》云 :“一帘淡月,仿佛照颜色”,与此同一意境。梦毕竟是梦况且又是想象的梦,即刻便醒。结笔,词人又陷入痴情之悬想 :“念唯有夜来皓月 ,照伊自睡。”想得伊人夜来最苦,只有淮南皓月,冷照伊人孤眠。一结凄凉无尽。
此词显著特色是寓叙事于抒情。情以叙出主要是借助于其动作言语的悲伤,而使叙述、抒情融合无间。起笔三句写现境 ,“为大乔”以下直至换头,全是追忆惜别情境 。“叹幽欢”二句才收回现在,“问后约”四句又跌入追忆 。“水驿”三句则是幻觉,结笔变为悬想。纵观全幅,上片主写追忆,层次较为单纯,抒情更为直接、鲜明,下片则远为繁复,把追忆与现境、幻觉与悬想打成一片 。由单纯而趋繁复之抒情结构,亦反映出词人由深沉而趋激烈之心态变化。寓叙事于抒情之笔法,实远绍清真。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卷三云:“白石、梅溪皆祖清真,白石化矣。”白石怀人诸词,多不以回忆为主,而是另辟蹊径,化浑厚为清白,有别于清真,此词却逼近清真笔法。其风格显示出洗尽铅华 ,气格紧健之感。《解连环》词律规定要用一系列仄声单字领起下文。领字兼有声情并至之妙,是此词又一特色。词中每下一领字,如:却、为、更、道、叹、问、算、又、念,便领起一层词情词境。领字递用,则情境层层翻进。诸领字又多为感叹辞,表达怀想叹惋,最是虚处传神。用字在声律上对和谐要求与讲究,除却字外,其馀领字皆用去声,去声振奋,恰好振起声情 。万树《词律》云:“名词转折跌宕处多用去声。姜白石深通音律,作词精美,其风格清真瘦劲,如秋林疏叶 ,互相异了周邦彦的华艳丰腴。”此词正是好例。

玉联环/解连环(宋·张先)  显示自动注释

南园已恨归来晚。芳菲满眼。春工偏上好花多,疑不向、空枝暖。

惜恐红云易散。丛丛看遍。当时犹有蕊如梅,问几日上、东风绽。


解连环 孤雁(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楚江空晚。怅离群万里,恍然惊散。自顾影、欲下寒塘,正沙净草枯,水平天远。

写不成书,只寄得、相思一点。料因循误了,残毡拥雪,故人心眼。

谁怜旅愁荏苒谩长门夜悄,锦筝弹怨。想伴侣、犹宿芦花,也曾念春前,去程应转。

暮雨相呼,怕蓦地、玉关重见。未羞他、双燕归来,画帘半卷。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解连环·孤雁》是一篇著名的咏物词。它构思巧妙,体物较为细腻。在写其外相的同时,又寄寓了深微的含意。这首词可以透视出张炎词深厚的艺术功力。
“楚江空晚。怅离群万里,恍然惊散。”以困顿惆怅的情怀起笔 ,伴孤雁一起飞来。用孤雁写自身。楚江,指湖南地方。衡阳有回雁峰 ,又雁多经潇湘。潇湘、衡阳皆楚地。“孤”字 ,点出只雁离群万里。这三句写出了孤雁之遭际,使人意识到了作者心绪之凄惨。南宋末年,国势垂危,生于此时的词人,对于时局自己深感无能为力 ,不胜忧愤,只好借物抒怀。以寄托一腔幽怨。
“自顾影、欲下寒塘,正沙净草枯,水平天远。”顾影,表示有深自珍惜。在惊魂未定之际,目光所到之处,只是枯草平沙,一片寂寥。来亦孤单,去也孤单,只好徘徊顾影,使人进一步体味它的孤独。“写不成书”,古人常以雁为传书使者。群雁飞行,常成一字排开,但这只孤雁却只能单飞,所以说“只寄得、相思一点”。激起人们多少相思之苦与家国之苦,已无从分辨。
“料因循误了,残毡拥雪,故人心眼。”这是为雁立传,可以看到作者思想轮廓。表面上是说孤雁误了寄书,和苏武托雁寄书的心事。“残毡拥雪”,用苏武“武卧啮雪 ,与旃(毡)毛并咽之,数日不死”事表达心声。
因“离群万里”,因而“谁怜旅愁荏苒”。“荏苒”表达迁延的意思。有谁怜念这与日俱增的孤独的旅愁呢?“谩长门夜悄,锦筝弹怨。”说长门夜悄与锦筝弹怨。典出汉武帝陈皇后罢退长门宫故事。这里提出“长门灯暗”的宫廷,“谩”字,极度渲染孤雁的哀怨。这里讲长门的夜哭,锦筝的清怨,表达作者的思旅的心绪。
想念远方伴侣 ,是不是“犹宿芦花。”“也曾念春前,去程应转。”伙伴们春天到来之前,应该回北方去了。“暮雨相呼,怕蓦地、玉关重见”。随即是个飘渺的幸福的设想。玉关春雨,北地黄昏,却是将怎样和旅伴们重见呢?“怕”字含意深微。“未羞他、双燕归来,画帘半卷。”长期的期待与渴望,一旦相见期近,反怕春期之骤至。虽能相见也无愧于寄身画栋珠帘双双紫燕了。
张炎词善于咏物。从咏物词的整个方法、风格和寄意来说,一首咏孤雁的《解连环》更有代表性。张炎因此咏孤雁词人称张孤雁。在咏物的方法上,这首《解连环》最为出色。通过对孤雁的描绘,把家国之痛和身世之感尽蕴含在对孤雁这一形象的描绘中。

解连环 拜陈西麓墓(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句章城郭。问千年往事,几回归鹤。叹贞元、朝士无多,又日冷湖阴,柳边门钥。

向北来时,无处认、江南花落。纵荷衣未改,病损茂陵,总是离索。

山中故人去却。但碑寒岘首,旧景如昨。怅二乔、空老春深,正歌断帘空,草暗铜雀。

楚魄难招,被万叠、闲云迷著。料犹是、听风听雨,朗吟夜壑。


杏梁燕/解连环 寓解连环(宋·张辑)  显示自动注释

小楼春浅。记钩帘看雪,袖沾芳片。似不似、柳絮因风,更细与品题,屡呵冰砚。

宛转吟情,纵真草、凤笺都遍。到灯前笑谑,酒祓峭寒,移尽更箭。

而今柳阴满院。知花空雪似,人隔春远。叹万事、流水斜阳,谩赢得前诗,醉污团扇。

脉脉重来,算惟有、画阑曾见。把千种旧愁,付与杏梁语燕。


解连环(宋·方千里)  显示自动注释

素封谁托。空寒潮浪叠,乱山云邈。对倦景,无语消魂,但香断露晞,絮飞风薄。

杜宇声中,动多少、客情离索。远阑干伫立,暗记那回,赏遍花药。

依依岁华自若。更低烟暮草,残照孤角。□叹息、故里春光,有幽圃名园,算也闲却。

早早归休,渐过了芳条华萼。趁良时,按歌唤舞,旧家院落。


解连环(宋·杨无咎)  显示自动注释

素书谁托。嗟鳞沈雁断,水遥山邈。问别来、几许离愁,但只觉衣宽,不禁消薄。

岁岁年年,又岂是、春光萧索。自无心、强陪醉笑,负他满庭花药。

援琴试弹贺若。尽清于别鹤,悲甚霜角。怎似得、斜拥檀槽,看小品吟商,玉纤推却。

旋暖熏炉,更自炷、龙津双萼。正怀思、又还夜永,烛花自落。


解连环(宋·杨泽民)  显示自动注释

塞鸿难托。奈云深雾阔,水遥山邈。感两情、浑若连环,念恩爱厚深,利名浮薄。

便好归来,怎禁得、许多萧索。免恹恹瘦减,漫滞寝饘,枉费汤药。

伊心料应未若。对香消兽吻,月转楼角。恁便是、铁石心肠,有当日盟言,怎忍辜却。

冶叶倡条,尚自得、连枝双萼。不成将、异葩艳卉,便教谢落。


望梅 其一(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画阑人寂,喜轻盈照水,犯寒先拆。袅芳枝、云缕鲛绡,露浅浅涂黄,汉宫娇额。

剪玉裁冰,已占断、江南春色。恨风前素艳,雪里暗香,偶成抛掷。

如今眼穿故国。待拈花嗅蕊。时话思忆。想陇头、依约飘零,甚千里芳心,杳无消息。

粉怯珠愁,又只恐、吹残羌笛。正斜飞、半窗晓月,梦回陇驿


解连环 橄榄(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万珠悬碧。想炎荒树密,□□□□。恨绛娣、先整吴帆,政鬟翠逞娇,故林难别。

岁晚相逢,荐青子、独夸冰颊。点红盐乱落,最是夜寒,酒醒时节。

霜槎猬芒冻裂。把孤花细嚼,时咽芳冽。断味惜、回涩馀甘,似重省家山,旧游风月。

崖蜜重尝,到了输他清绝。更留人、绀丸半颗,素瓯泛雪。


解连环 岳园牡丹(宋·蒋捷)  显示自动注释

妒花风恶。吹青阴涨却,乱红池阁。驻媚景、别有仙葩,遍琼甃小台,翠油疏箔。

旧日天香,记曾绕、玉奴弦萦。自长安路远,腻紫肥黄,但谱东洛。

天津霁虹如昨。听鹃声度月,春又寥寞。散艳魄、飞入江南,转湖渺山茫,梦境难托。

万叠花愁,正困倚、钩阑斜角。待携尊、醉歌醉舞,劝花自乐。


解连环(宋·谢懋)  显示自动注释

雁空辽邈。衬鱼鳞浪浅,护霜云薄。念故人、千里音尘,正山月朦胧,水村依约。

见说瑶姬,拥十二、碧峰如削。倚孤芳澹伫,冷笑岁华,可堪寂寞。

情多为谁瘦弱。爱吹芗弄粉,斜搴珠箔。自然林壑精神,想回首东风,万花羞落。

梦绕南楼,对皓月、忍思量著。但销凝、夜阑酒醒,数声画角。


解连环(宋·陆游)  显示自动注释

泪淹妆薄。背东风伫立,柳绵池阁。漫细字、书满芳笺,恨钗燕筝鸿,总难凭托。

风雨无情,又颠倒、绿苔红萼。仗香醪破闷,怎禁夜阑,酒酲萧索。

刘郎已忘故约。奈重门静院,光景如昨。尽做它、别有留心,便不念当时,两意初著。

京兆眉残,怎忍为、新人梳掠。尽今生、拚了为伊,任人道错。


望梅(宋·陆游)  显示自动注释

寿非金石。恨天教老向,水程山驿。似梦里、来到南柯,这些子光阴,更堪轻掷。

戍火边尘,又过了、一年春色。叹名姬骏马,尽付杜陵,苑路豪客。

长绳漫劳系日。看人间俯仰,俱是陈迹。纵自倚、英气凌云,奈回尽鹏程,铩残鸾翮。

终日凭高,悄不见、江东消息。算沙边、也有断鸿,倩谁问得。


解连环(宋·陈允平)  显示自动注释

寸心谁托。望潇湘暮碧,水遥云邈。自绣带、同剪合欢,奈鸳枕梦单,凤帏寒薄。

澹月梨花,别后伴、情怀萧索。念伤春渐懒,病酒未忺,两愁无药。

魂销翠兰紫若。任钗沉鬓影,香沁眉角。怅画阁、尘满妆台,但玉佩依然,宝筝闲却。

旧约无凭,误共赏、西园桃萼。正天涯、数声杜宇,断肠院落。


解连环 其一 柳(宋·高观国)  显示自动注释

露条烟叶。惹长亭旧恨,几番风月。爱细缕、先窣轻黄,渐拂水藏鸦,翠阴相接。

纤软风流,眉黛浅、三眠初歇。奈年华又晚,萦绊游蜂,絮飞晴雪。

依依灞桥怨别。正千丝万绪,难禁愁绝。怅岁久、应长新条,念曾系花骢,屡停兰楫。

弄影摇晴,恨闲损、春风时节。隔邮亭,故人望断,舞腰瘦怯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窣:突然出现。
②拂水藏鸦:形容柳的枝叶渐长。
③三眠:《三辅故事》:汉苑有柳如人形,一日三眠三起。
④灞桥:在长安东,汉人送客至此桥,折柳赠别。这里泛指送别之处。
⑤花骢:骏马。
⑥兰楫:这里泛指舟船。

【评解】

这首词咏柳怀人,轻柔细腻。上片着意写柳。露条烟叶,翠阴相接。风流纤软,絮飞如雪。下片因柳怀人。灞桥依依,难禁愁绝。曾系花骢,屡停兰楫。春风时节,故人望断。全词委婉含蓄,情思悠长。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凡咏物词,大都先赋物,后言情。
此调上阕固专咏柳,下阕因柳感怀,而乃由“柳”字发挥。结句怀友而归至本题,不黏不脱。咏柳题本非难,佳处在细腻熨贴而仍萦拂有情也。

解连环 其二(宋·高观国)  显示自动注释

浪摇新绿。漫芳洲翠渚,雨痕初足。荡霁色、流入横塘,看风外漪漪,皱纹如縠。

藻荇萦回,似留恋、鸳飞鸥浴。爱娇云蘸色,媚日挼蓝,远迷心目。

仙源漾舟岸曲。照芳容几树,香浮红玉。记那回、西洛桥边,裙翠传情,玉纤轻掬。

三十六陂,锦鳞渺、芳音难续。隔垂杨,故人望断,浸愁万斛。


解连环(宋·刘之才)  显示自动注释

晚云粘湿。正吴峰惨澹,雨迷烟接。早陡顿、秋事分携,甚连苑暮墙,菊荒苔匝。

空阔愁乡,更天外、怨鸿声黠。怕吟肩易瘦,料理篝衣,细认香折。

银缸半明半灭。念花营柳阵,何日消歇。可是□、凝黯兰成,为情润才松,丽赋多惬。

洛浦溟濛,漫伫想、明珰钩袜。告梧桐、夜深略住,梦时一霎。


望梅词/望梅(宋·善珍)  显示自动注释

寸阴堪惜。趁身强健去,结茅苍壁。错料事、临老方知,国师与高僧,二途俱失。

识字吟诗,数不得、死生何益。看寒山着语,李杜也输,莫道元白。

千年过如瞬息。共飞鸿缥缈,沉没空碧。问懒瓒、因甚遭逢,芋魁亦联翩,著名金石。

遗臭流芳,老子勿、许多心力。旋消磨、数百瓮齑,掩关入寂。


解连环 姑苏怀古(宋·奚㵄)  显示自动注释

霁环新掠。正风回浪影,时摇城脚。叹天涯、春草无伦,似凝伫当时,柳颦花弱。

步锦珠沉,谩一眸、千年如昨。信龙楼凤阁,无奈都由,笑歌休却。

斜阳柳边自落。听幽禽两两,沙际停泊。道世间、多少闲愁,总输与扁舟,五湖游乐。

便买蓑衣,又生怕、鱼龙风恶。把从前、万事对酒,且休问著。


望梅 其二(宋·无名氏)  显示自动注释

小寒时节,正同云暮惨,劲风朝烈。信早梅、偏占阳和,向日暖临溪,一枝先发。

时有香来,望明艳、瑶枝非雪。想玲珑嫩蕊,绰约横斜,旖旎清绝。

仙姿更谁并列。有幽香映水,疏影笼月。且大家、留倚阑干,对绿醑飞觥,锦笺吟阅。

桃李繁华,奈比此、芬芳俱别。等和羹大用,休把翠条谩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