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花犯词谱
花犯 调始《清真乐府》,周密词名《绣鸾凤花犯》。

花犯 双调一百二字,前段十句六仄韵,后段九句四仄韵 周邦彦

  粉墙低 梅花照眼 依然旧风味 露痕轻缀 疑净洗铅华 无限佳丽 去年胜赏曾孤倚 冰盘同燕喜 
  仄平平平平中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中仄仄平平中仄平仄中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

更可惜 雪中高树 香篝熏素被 
仄仄仄中平中仄平平平仄仄

  今年对花最匆匆 相逢似有恨 依依愁悴 吟望久 青苔上 旋看飞坠 相将见 脆圆荐酒 
  平平仄中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中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

人正在 空江烟浪里 但梦想 一枝潇洒 黄昏斜照水 
中中仄中平平仄仄中仄仄中平平仄中平平仄仄


此调以此词为正体,宋人皆如此填。若吴文英词之少押一韵、或多押一韵,周密词之减字,皆变格也。 《词律》论此调后段第七句“烟浪里”三字,必须平去上,结句“照水”二字,必须去上,细校宋词皆然,填者审之。 按谭宣子词后段第五句“秋江上、朝云轻散”,“朝”字平声,谱内据此,馀参下词。 方千里词后段第二句“朱颜迎缟露”,第四句“腰肢小”,“迎”字、“支”字俱平声,查宋词无用平声者,故不注可平。又王沂孙词前段第四句“断魂十里”,“十”字入声,此以入作平,亦不注可仄。

又一体 双调一百二字,前段十句五仄韵,后段九句四仄韵 吴文英

  剪横枝 清溪分影 翛然镜空晓 小窗春到 怜夜冷孀娥 相伴孤照 古苔泪锁霜千点 苍华人共老 
  仄平平平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

料浅雪 黄昏驿路 飞香遗冷草 
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

  行云梦中认琼娘 冰肌瘦 窈窕风前纤缟 残醉醒 屏山外 翠禽声小 寒泉贮 绀壶渐暖 
  平平仄平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

年事对 青灯惊换了 但恐舞 一帘蝴蝶 玉龙吹又杳 
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


此与周词同,惟前段第七句不押韵,后段第二句三字,第三句六字异。谭宣子词前段第七句“象床试锦新翻样”不押韵,正与此同。

又一体 双调一百二字,前段十句六仄韵,后段九句五仄韵 吴文英

  小娉婷 青铅素靥 蜂黄暗偷晕 翠翘攲鬓 昨夜冷中庭 月下相认 睡浓更苦凄风紧 惊回心未稳 
  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

送晓色 一壶葱茜 才知花梦准 
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

  湘娥化作此幽芳 淩波路 古岸云沙遗恨 临砌影 寒香乱 冻梅藏韵 熏炉畔 旋移傍枕 
  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

还又见 玉人垂绀鬒 料唤赏 清华池馆 台杯须满引 
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


此亦与周词同,惟后段第六句多押一韵异。

又一体 双调一百一字,前段十句六仄韵,后段九句四仄韵 周密

  楚江湄 湘娥乍见 无言洒清泪 淡然春意 空独倚东风 芳思谁记 淩波路冷秋无际 香云随步起 
  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

漫记得 汉宫仙掌 亭亭明月底 
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

  冰弦写怨更多情 骚人恨 枉赋芳兰幽芷 春思远 谁赏国香风味 相将共 岁寒伴侣 小窗净 
  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仄

沈烟熏翠被 幽梦觉 涓涓清露 一枝灯影里 
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


此与吴文英“剪横枝”词同,惟后段第五句减一字异。
历代作品
共82,分3页显示   1  2  3 下一页
刘辰翁 (2首)
吴文英 (2首)
周密 (1首)
周邦彦 (1首)
方千里 (1首)
杨泽民 (1首)
王沂孙 (1首)
赵文 (1首)
陈允平 (1首)
黄公绍 (1首)
韩奕 (1首)
刘基 (1首)
尤侗 (1首)
屈大均 (2首)
彭孙贻 (1首)
曹溶 (1首)
顾璘 (1首)
俞樾 (1首)
周之琦 (1首)
夏孙桐 (2首)
奕绘 (1首)
姚华 (3首)
庄棫 (1首)
彭孙遹 (1首)
易顺鼎 (1首)
花犯 其一 旧催雪词,苦不甚佳,因复作此(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海山昏,寒云欲下,低低压吹帽。平沙浩浩。想关塞无烟,时动衰草。

苏郎卧处愁难扫。江南春不到。但怅望、雪花夜白,人间憔悴好。

谁知广寒梦无憀,丁宁白玉炼,不关怀抱。看清浅、桑田外,尘生热恼。

待说与、天公知道。期腊尽春来事宜早。更几日、银河信断,梅花容易老。


花犯 其二 再和中甫(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甚天花、纷纷坠也,偏偏著余帽。乾坤清皓。任海角荒荒,都变瑶草。

落梅天上无人扫。角吹吹不到。想特为、东皇开宴,琼林依旧好。

看儿贪耍不知寒,须塑就玉狮,置儿怀抱。奈转眼、今何在,泪痕成恼。

白发翁翁向儿道。那曲巷袁安爱晴早。便把似、一年春看,惜花花自老。


花犯 其一 中吕商谢黄复庵除夜寄古梅枝(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剪横枝,清溪分影,翛然镜空晓。小窗春到。怜夜冷孀娥,相伴孤照。

古苔泪锁霜千点,苍华人共老。料浅雪、黄昏驿路,飞香遗冻草。

行云梦中认琼娘,冰肌瘦,窈窕风前纤缟。残醉醒,屏山外、翠禽声小。

寒泉贮、绀壶渐暖,年事对、青灯惊换了。但恐舞、一帘胡蝶,玉龙吹又杳。


花犯 其二 郭希道送水仙索赋(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小娉婷,清铅素靥,蜂黄暗偷晕。翠翘敧鬓。昨夜冷中庭,月下相认。

睡浓更苦凄风紧。惊回心未稳。送晓色、一壶葱茜,才知花梦准。

湘娥化作此幽芳,凌波路,古岸云沙遗恨。临砌影,寒香乱、冻梅藏韵。

熏炉畔、旋移傍枕,还又见、玉人垂绀鬒。料唤赏、清华池馆,台杯须满引。


绣鸾凤花犯/花犯 赋水仙(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楚江湄,湘娥乍见,无言洒清泪。淡然春意。空独倚东风,芳思谁寄。

凌波路冷秋无际。香云随步起。谩记得,汉宫仙掌,亭亭明月底。

冰弦写怨更多情,骚人恨,枉赋芳兰幽芷。春思远,谁叹赏、国香风味。

相将共、岁寒伴侣。小窗净、沈烟熏翠袂。幽梦觉,涓涓清露,一枝灯影里。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是一首咏水仙的词。南宋末咏水仙的词不少,这是其中较好的一首。
上阕主要描写水仙的绰约风姿。起三句“楚江湄,湘娥乍见,无言洒清泪”。楚江,楚地之江河,此处应指湘江。湘娥,帝舜的两位妃子娥皇、女英,湘水女神。水仙种于布小鹅卵石的水盆中,叶丛中挺生花茎,上开白色带黄的伞状花。根茎色白如玉,茎叶初生含绿色,上面也渗些水,便使人觉得浴露凌波,为之神爽。水仙这冰清玉洁的样子,便如湘江边上,湘水女神娥皇、女英凌波现身一样,仿佛还在无言地落泪。下句说“淡然春意”。水仙花生于冬春之交,含有淡淡的春意,淡然也就是不粘滞于尘事,不着意于色相。
“空独倚东风,芳思谁寄。”作问语,是从鉴赏者角度写的。水仙独临东风而立,美好的情思寄托给谁呢 ?自然是无所寄托的;拟人则是高洁难有知音。“凌波路冷秋无际,香云随步起”,凌波,本指起伏的波浪,多形容女子走路时步履轻盈。湘娥凌波微步,带起香云 ,描写水仙在水中的倩影。《洛神赋》有:“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句。虽然不是秋天但凌波的水仙散出无限轻冷的寒意,在春天气氛中给人以秋感。高观国《金人捧露盘·水仙花》:“有谁见罗袜尘生,凌波步弱,背人羞整六铢轻”,却嫌着色相。上阕结尾两句:“谩记得、汉宫仙掌,亭亭明月底 。”看她凌波微步,观者的思绪不禁随之飘远,想起汉宫前捧承露盘的金铜仙人在明月下的亭亭玉影。
下阕暂离水仙本身,主要抒写由水仙引发的联想,赞美水仙国色多情甘受寂寞的高洁 。冰弦 ,指筝 。《长生殿·舞盘》;“冰弦玉柱声嘹亮,鸾笙众管音飘荡 。”此处喻水仙,水仙如冰弦,弹来怨情更多。以有声的冷弦比无声的水仙,此种通感手法可收到奇效。赵闻礼《水龙吟·水仙》:“乍声沈素瑟”,又“含香有恨,招魂无路,瑶琴写怨。幽韵姜凉,暮江空渺,数峰清远”,比较这句写的辞繁,意思是一样的。张炎《西江月·题墨水仙》:“独将兰蕙入《离骚》 ,不识山中瑶草”,与此处用意相似接下三句:“春思远,谁叹赏、国香风味。”水仙春思悠远,韵味深长,但很少有人赏识这种国香风味。国香,指极香的花,一般指兰、梅等。亦用于赞扬人的品德黄庭坚《次韵中玉水仙花》:“可惜国香天不管,随缘流落小民家”,已寄此意。“相将共、岁寒伴侣”,尽管无人赏识水仙的国香风味但水仙并不由此改变心态,仍保持高洁心态 ,可与松 、竹 、梅岁寒三友媲美。“小窗净、沈烟熏翠袂”,水仙摆在明净小窗前,沈香的烟缭绕着水仙抽出的绿叶。翠袂,喻水仙叶。结尾两句别写一种意境:“幽梦觉,涓涓清露,一枝灯影里。”当人一觉幽梦醒来时,只见灯影中有一支一身上带有点点露珠的水仙花。如此清简隽永的画卷令人印象十分深刻。
诗词咏物的情况是比较多的。大凡咏物,此物必有可咏可赞可思可慕之物,或坚贞或高洁,名为咏物,实则寄托自己的感情。但也有只注重诗词技巧和感性体验的。诗咏物晚唐为多,词咏物南宋末为多。这种情况都是在难以干预政治衰亡情势下,以咏物作为排遣愁思、净化心灵的手段。水仙不过是盆景,词人想象为比湘妃还要美的水中仙子。这种凝神观照,摆脱凡思,运用想象和技巧去写词,好处是描写物象的清高再来鼓舞自己,缺点是可能因玩物而自失。南宋末咏水仙,境界多为幽峭,刻画是精细的。周密此词皆写水仙,然而没有出现“水仙”二字,每每以他物作比。而且命意用辞清远,如“淡然春意”,“凌波路冷秋无际”,这两句在传神方面很有独到之处。

花犯 小石 其三 咏梅(宋·周邦彦)  显示自动注释

粉墙低,梅花照眼,依然旧风味。露痕轻缀。净洗铅华,无限佳丽。

去年胜赏曾孤倚,冰盘同燕喜。更可惜、雪中高树,香篝熏素被。

今年对花最匆匆,相逢似有恨,依依愁悴。吟望久,青苔上、旋看飞坠。

相将见、脆圆荐酒,人正在、空江烟浪里。但梦想、一枝潇洒,黄昏斜照水。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冰盘:果盘。燕:通“宴”。指喜得梅子以进酒。
②簿:熏笼。比喻梅花如篝、雪如被。
③悴:忧也。
④相将:行将。翠丸:指梅子。
⑤潇洒:凄清之意。

【评解】

这首词借咏梅花,抒发自己萍踪无定、离合无常的慨叹。
上片从眼前写起,梅花盛开,风情如旧,忆及去年独赏雪中素梅的雅兴。下片仍从今年写起,人将远行,梅花亦似惜别而坠落。待到梅子熟时,自己身在江上,只能遥想潇洒扶疏的梅影。全词句句紧扣梅花,也句句紧扣自己。人与梅花溶为一体。委婉地透露自己年来落寞的情怀。作者善于从虚幻处着笔,写得曲折含蓄,余味无穷。

【集评】

黄升《花庵词选》:此只咏梅花而纡徐反复,道尽三年间事,圆美流转如弹丸。
周济《宋四家词选》:清真词之清婉者如此,故知建章千门,非一匠所营。
黄蓼园《蓼园词选》:总是见宦迹无常,情怀落寞耳。忽借梅花以写,意超而思永。
言梅犹是旧风情,而人则离合无常;去年与梅共冷淡,今年梅正开而人欲远别,梅似含愁悴之意而飞坠;梅子将圆,而人在空江中,时梦想梅影而已。
谭献《谭评词辨》:“依然”句逆入,“去年”句平出。“今年”句放笔为直干。
“吟望久”以下,筋摇脉动。“相将见”二句,如严鲁公书,力透纸背。
陈洵《海绡说词》:只“梅花”一句点题,以下却在题前盘旋。换头一笔钩转。
“相将”以下,却在题后盘旋。收处复一笔钩转。往来顺逆,磐空自如,圆美不难,难在拙厚。“正在”应“相逢”,“梦想”应“照眼”,结构天然,浑然五迹。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宋词中咏“梅花”者,侔色揣称,各极其工。此词论题旨,在“旧风味”三字而以“去年”,“今年”分前、后段标明之。下阕自“吟望久”至结句,纯从空处落笔,非实赋梅花。闰庵云:“此数语极吞吐之妙。”
此词以饱含感情的笔触移情入景,借景抒情,借咏梅抒发了作者在宦迹无常、漂泊不定中所产生的落寞情怀。
“起笔“ 粉墙低,梅花照眼”两句,总领全篇,以下对昔日的回忆 、对来日的想象,都由此景生发。
次句中的“照眼”二字,出自梁武帝《子夜四时歌·春歌四首》之一中的“庭中花照眼”句。这里,作者没有具体点明梅花的颜色,略过了花色,只写与粉墙相映照的花光,以光之夺目来显示色之明丽。至于其花色之为红为白,抑或为翠绿,这在作者是个人的认知,不必拘泥。下面“露痕轻缀,疑净洗铅华,无限佳丽”三句,进一步写出了梅花之所独具的高出于凡花俗艳的格调。它之照眼,并不靠粉施朱,以嫣红姹紫来炫人眼目,而是丽质天成,自然光艳,别有其吸引人视线的风神韵味。这三句本是起二句的延伸和补充 ,但在其间穿插了“依然旧风味”一句,就使前、后五句所写的既是现时景物又带有旧时色彩,在抚今中渗入了思昔的成分,从而二字领起,在时间上与前六句明白划界 。“胜赏曾孤倚,冰盘同燕喜”两句是对去年之我的追述,自思去年孤倚寒梅、与花共醉的情事 ;“更可惜、雪中高树,香篝熏素被”两句是对去年之花的追念 ,更爱去年梅花在雪中开放的景象。
这里写的是 :梅花为积雪覆盖 ,一望皓白,形色难辨,而暗香仍阵阵从雪中传出,有如香篝之熏素被。
过片领以“ 今年 ”二字,与上片后四句开头的“去年”二字相对应。上、下片的前半都是写眼前所见的梅花。如此以来上片“粉墙低”以下六句是写梅花的形态与风韵;下片“今年对花”以下五句则是写梅花的情态和愁恨;前者写梅花之盛开,后者写到梅花之凋落 。如此以来“ 对花最匆匆”句就有两重含意:既是自叹,又是叹花;既叹自身去留匆匆,即将远行,又叹梅花开落匆匆。芳景难驻。“相逢似有恨,依依愁悴”两句,则是以我观物,移情于景,化作者的愁恨为梅花的愁恨,把本是无知无情的寒梅写得似若有知 、有情 。末尾一个“ 悴 ”字已预示花之将落 ,紧接着承以“ 吟望久,青苔上、旋看飞坠”二句,则进一步写花的深愁苦恨及其飘零身世。
接着“ 相将见 、脆丸荐酒,人正在、空江烟浪里”两句,纯从空际落想。上句写梅,但所写的是眼前还不存在的事物,是由眼前飞坠的花瓣驰思于青绿脆圆的梅子;下句写人,但所写的是将出现另一时空之内的人 ,是预计梅子荐新之时 ,人已远离去年孤倚 、今年相逢之地,而正在江上的扁舟之中 ,就这样,作者以出人意料之笔,以今日之感昨日之念跳到了明之思 ,词境再出新意 。结拍“但梦想、一枝潇洒,黄昏斜照水”两句,从林逋《山园小梅》诗中的名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化出。词人在花开之时,对花之地,把词思在时间上跳到梅子已熟时,在空间上跳到空江烟浪里,再从彼时、彼地又跳回花开时、花开地。
此词以多变的结构和纡徐反复和笔调,把自我的身世之感融入对梅花各个时期和方面的描绘。在今日、昔日 、来日间往复盘旅地展开情思。这种跳跃变换、空灵流转。浑化无迹的词笔与词思,确乎令人赞叹不已。

花犯 荷花(宋·方千里)  显示自动注释

渚风低,芙蓉万朵,清妍赋情味。雾绡红缀。看曼立分行,闲淡佳丽。

靓姿艳冶相扶倚。高低纷愠喜。正晓色、懒窥妆面,娇眠敧翠被。

秋光为花且徘徊,朱颜迎缟露,还应憔悴。腰肢小,腮痕嫩、更堪飘坠。

风流事、旧宫暗锁,谁复见、尘生香步里。谩叹息、玉儿何许,繁华空逝水。


花犯 桃花(宋·杨泽民)  显示自动注释

百花中,夭桃秀色,堪餐作珍味。武陵溪上,□宋玉墙头,全胜姝丽。

去年此日佳人倚。凝情心暗喜。恨未得、合欢鸳帐,归来犹半被。

寻春记前约因□,题诗算怎耐、相思憔悴。攀玩对、东君道,莫教轻坠。

尖纤向、鬓边戴秀,芳艳在、多情云翠里。看媚脸、与花争好,休夸空觅水。


花犯 苔梅(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古婵娟,苍鬟素靥,盈盈瞰流水。断魂十里。叹绀缕飘零,难系离思。

故山岁晚谁堪寄。琅玕聊自倚。谩记我、绿蓑冲雪,孤舟寒浪里。

三花两蕊破蒙茸,依依似有恨,明珠轻委。云卧稳,蓝衣正、护春憔悴。

罗浮梦、半蟾挂晓,么凤冷、山中人乍起。又唤取、玉奴归去,馀香空翠被。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薛砺在议论王沂孙的咏物词时讲:“能将人物和事感情融成一片,一意连贯下去,毫无痕缝可寻。”其言切切 。碧山此词 ,托物寄意,运意高远,吐韵清和。以此词观碧山艺术之修养,在咏物方面,已有臻化境。“古婵娟,花鬟素靥,盈盈瞰流水”,以“古”字起笔描绘苔梅的苍古清奇之美 。“古”字 ,以树龄之老,暗寓历尽沧桑、阅世甚深之意 。“婵娟”,形态美好。“ 苍鬟 ”,形容苔丝如发鬟般飘垂。《梅谱》云:“苔梅有苔须垂于枝间,或长数寸,风至飘飘,殊为可玩。”“靥者,及指妇女面容,以此喻梅花 。“素”字,极写梅花的冰姿雪容 。“盈盈”二字,风姿仪态之美。“瞰流水”,流水倒映梅姿,梅姿风态万千。梅奇水清 ,相映成趣。“断魂十里”承结前意,然后又一笔撇去,以“叹”字领起,写出“叹绀缕飘零,难系离思。”打入离思羁情 ,“绀缕 ”,深青色的丝缕,此以指梅树上的苔丝 。 词人飘泊在外,本来离思正苦,眼下见苔丝飘失零落,更勾起满腹心思,纵使绀缕飘零,亦难系住 。“叹”字着力极深,道出悲怀之苦、离思之深。再叹一声,则“故山岁晚谁堪寄。琅玕聊自倚”所谓“故山 ”,指故乡家山。“岁晚”,指暮年。“谁堪奇”,则谓无人可以寄语。“ 琅玕”指青竹。“独在异乡为异客”,思乡之情,对于每一个羁旅之人 ,也是不可缺少的一道精神大菜。况人在暮年,孤寂无聊,心境自然极度忧伤家国丧乱之痛更使词人心绪纷乱,思前想后,往事历历如昨。想当年身披绿蓑,驾起孤舟,在寒浪里冲雪横渡,寻梅探胜。其情其景,悠哉乎。可往事不再 ,又有:“谩记我、绿蓑冲雪,孤舟寒浪里。”“谩记”是笔下着力之处,极言其不堪回首、想也无益的悲怆心情,感情色彩异常强烈、愁惨。
“三花两蕊破蒙茸”再点梅景。“三花两蕊”,言明数量稀少。“蒙茸 ”,谓梅花貌蓬松。“三花两蕊”即梅干上破苔丝而出的小梅 。“破”字生动地写出小梅钻破苔丝而吐出花蕾的动态 。“依依似有恨、明珠轻委 。”小梅吐蕾较迟,似有别样情怀。“依依”,乃隐约之意。“恨”字含意,着落在“明珠轻委”四字。小梅之恨在于游者任意攀折 。如若联系到古谣:“西湖明珠自天降,龙凤飞舞到钱塘 。”则德祐之难对于词人的词意不言自明 。张惠言说 :“碧山咏物诸篇,并有君国之忧。”以此验证,“明珠轻委”的寓意自可明了。以明珠轻委为山河易手之恨,与篇首“古”字最为切合。虬于古梅所俯瞰的除了流水之外,还有人间兴亡。明珠遭弃,国已不国 ,“云卧稳 ,蓝衣正、护春憔悴”却是古梅常态。“云卧”,言其高洁,不沾尘俗污垢。“稳”字,意谓深固不移。“蓝衣”即“蓝缕”之衣,此以指梅树苔衣。这三句写临安失守,而马麟夏禹王像古梅根深难徙,依然独守其处。它虽绀缕飘零,然而梅干苔丝依旧护守着残留的春光和憔悴的梅花。这自然是词人的自白。仕元,但感情上始终留恋南宋 。词人不久即辞官归隐 。元僧掘毁宋帝六陵 ,词人也曾作过控诉 。他与张炎、周密等结社唱和,抒写亡国之痛。所以在“护春憔悴”的悲吟中也有几分“病翼惊秋,枯形阅世”的痛楚。然而在当时的情势下,词人只能空作兴亡之叹而已 。分析至此,作者之心境只能如此。
“罗浮梦、半蟾挂晓 ,幺凤冷、 山中人乍起”。几句面对着憔悴的梅花,词人日夜愁思。罗浮梦,事见《龙城录》乃讲隋人赵师雄在梅花树下的艳遇。后遂称梅花梦为罗浮梦。“半蟾”,犹半月,以蟾为月之代称。“挂晓”,月悬晓空,天将明。罗浮一梦,一觉醒来,天色欲晓,留下的是 “但惆怅而已”,因而以结末二句一意贯串再加点化,写下了“又唤取、玉奴归去,余香空翠被 。”“玉奴”,本南朝齐东昏侯妃潘氏,小字玉儿,齐亡后,义不受辱,被缢后,洁美如生。苏轼《次韵杨公济奉议梅花》,云:“月地云阶漫一樽,玉奴终不负东昏。临春结绮荒荆棘,谁信幽香是返魂 。”咏梅而涉及玉奴,盖指梅花香气乃旧时贵妃灵魂归来所化。唤“玉奴归去”,又是写呼梅同去。这一切是那样地清冷、空寂。以上四句所写的梦醒、人去的心理活动,都着眼于空虚二字,委婉深曲地表达了词人心中怅然若失的凄怆心境。梅花因其异常清绝、幽贞之姿,天赋无洁、凌寒之质,成为历代文人吟咏的题材。而古梅,象征一种天然标格,为人们所欣赏。这首词作于德祐之难后,是词人宋亡后心情的写照,词中充满家国悲凉之感。

花犯 贺后溪刘再娶(宋末元初·赵文)  显示自动注释

绣帘深,刘郎一笑,风流胜前度。戟香门户。还别有祥云,檐外飞舞。

洞底烛下应低语。晨妆须带曙。待献了、堂前罗袜,双双交祝付。

从前茜桃与杨枝,如今便、合逊梅花为主。行乐处。

西溪上、柳汀花屿。封侯事、看人漫苦。谁能向、黄河风雪路。

且对取、锦屏金幕,双蛾新样妩。


花犯(宋·陈允平)  显示自动注释

报南枝、东风试暖,萧萧甚情味。乱琼雕缀。幻姑射精神,玉蕊佳丽。

寿阳宴罢妆台倚。眉颦羞鹊喜。念误却、何郎归去,清香空翠被。

溪松径竹素知心,青青岁寒友,甘同憔悴。渐画角,严城上、雁霜惊坠。

烟江暮、佩环未解,愁不到、独醒人梦里。但恨绕、六桥明月,孤山云畔水。


花犯 木芙蓉(宋末元初·黄公绍)  显示自动注释

翠奁空、红鸾蘸影,嫣然弄妆晚。雾鬟低颤。飞嫩藕仙裳,清思无限。

象床试锦新翻样,金屏连绣展。最好似、阿环娇困,云酣春帐暖。

寻思水边赋娟娟,新霜□旧约,西风庭院。肠断处,秋江上、彩云轻散。

凭谁向、一筝过雁。细说与、眉心杨柳怨。且趁此、菊花天气,年年寻醉伴。


花犯 题步障亭(元·韩奕)  显示自动注释

海棠开,谁家亭馆,依然旧标致。彩云深处。有半湿青红,画阑雕砌。

繁英密蕊重重树。望中迷数里。似蜀锦、张成步障,石家徒僭侈。

夜深把银烛高烧,有时更折向、铜瓶斜贮。微风度,朱唇似,迎人笑语。

□坡老、当年一见,何事在、天涯僧舍底。争似此、安排华屋,长相从富贵。


花犯  秋夜(元末明初·刘基)  显示自动注释

夜何其,星移漏转,凉蟾照无睡。宝筝弦断,金雁与青釭,相对憔悴。

塞鸿过尽人千里。馀香怨绣被。但满眼、碧云红树,阑干空自倚。

阶前暗蛩最殷勤,悽悽似向我、说他情意。莎露冷,相将到、晓霜开蕊。

惟应有、素娥未老,曾几见、桑田成海水。任浪语、愁来堪遣,君看明镜里。


花犯 西山晴雪(明末清初·尤侗)  显示自动注释

遍皇州玉龙纷舞,千门六花绕。燕台高眺,见一点西山,装作琼岛。

翠微低处斜阳照。朔风飘不了。掩映着、瑶林琪树,烟中飞白鸟。

我来蓟丘,笑行囊空馀几两屐,卧游难到。灞桥畔,趁不上、剡溪一棹。

翻追忆、故园雪夜,万峰里、梅花消息早。只好倩、小楼铁笛,吹霜天角晓。


花犯 出胥口作(明末清初·屈大均)  显示自动注释

是夷光、忙忙直向,三江五湖处。大夫相与任白鹭鸳鸯,烟外毛羽。

洞庭七十峰如许。芙蓉能见汝。林屋月、白云相逐,飞过天际树。

胥魂不返愧教他,银涛十万顷,随潮东注。香采后,梧宫覆。

苧萝无女。应相劝,子皮竟遁,莫漫把、千金仍废着。

正好用,计然遗策,飘然辞相去。


花犯(明末清初·屈大均)  显示自动注释

恨炎天,梅花少雪,凝脂未肥白。玉寒珠热,似倒挂南枝,幺凤无力。

古人欲寄春消息。踯躅那忍摘。怕蛱蝶、食残黄蕊,团香归粉翼。

仙姿亦复苦愁侵,怜他消受甚,神伤姑射。膏沐少。

天然好、免污颜色。飞琼女、月中不辨,缟衣冷、相要同片石。

唤翠羽、啾嘈歌罢,天明愁寂寂。


花犯 立夏咏梅子用清真梅花韵(明末清初·彭孙贻)  显示自动注释

亚枝低,累累挂绿,秀才卖风味。绀珠匀缀,忆嚼徵含宫,龋齿妍丽。

佳人手摘檐牙倚。吞酸私自喜。记前月、红潮初尽,香篝曾共被。

心中难抛撇仁儿,春山皱蜇得,和愁憔悴。还可惜,双头打,流莺同坠。

难苏醒、日长人困,刚脆滴、樱桃浓睡里。巧一阵、楝花风过,吹芳魂似水。


花犯 重过林家看牡丹(明末清初·曹溶)  显示自动注释

为春忙,名园踏遍,笙歌迹如扫。嫩荫开后,动白袷青鞍,游侣都好。

几时不到城南道。湖漘多弱草。记旧日、小庭莺燕,因他憔悴了。

流苏步障更留人,盛衰翻下涕、洛阳年少。杯待举,妖红湿微传风调。

回车觉、暖香入座,湘箔掩、花房眠乍晓。恐逗起、一眶幽恨,雕栏随世老。


花犯 冒雾往郴(明·顾璘)  显示自动注释

晓鸡鸣,登车就道,残星尚明灭。水雾山云,偷晓弄阴晴,四望凝结。

太阳高起青天上,有光难下彻。更莫论、奇峰佳树,一槩浑遮隔。

阳回时候想南园,绿草意欣欣,思换春色。愿净扫,昏霾满、地飞蝴蝶。

喜行客、身躯粗拙,请毒瘴、蛮烟休见嚇。三饭外、清心寡欲,任尔天寒热。


花犯(清·俞樾)  显示自动注释

连日风雨凄然,一阳生矣,而阴晦殊甚,倚此破寂。忆竹樵翁曾与余言,此调用去上字者十二处,不可紊乱,于律最细。欲为之而未果。余成此词,惜竹翁方入都述职,未克与之商定也。

问春光,何时到也,荒凉此园圃。晓来烟雾,讶凤管将调,阳气犹冱。

绮崖绣巘云如绪。懵腾无意绪。只乱洒、绿纱窗外,帘织寒夜雨。

庭前老梅两三枝,梅魂尚远在,罗浮深处。空寄想,孤山麓、冷香千树。

霜华老、玉人未醒,幽梦起、黄昏无翠羽。且迟尔、百花头上,风流天付与。


花犯 杭署古梅数株,已看花三度矣,顷有桂藩之移,买舟将发,树若有情当为我怅惘也(清·周之琦)  显示自动注释

古墙阴,苔枝卧晚,年华迅弹指。倦怀谁寄。怜伴我多情,姑射仙袂。

鉴池画舫寻常系。珠尘随步绮。任领略、一庭香雪,栏干花外倚。

而今问春去何之,无端又洒上,天涯别泪。春去远,空赢得、翠禽憔悴。

停桡待、倩魂未醒,人事与、韶光俱逝水。付半枕、玉蟾霜影,罗浮清梦里。


花犯·滂喜斋朱藤(清末民国初·夏孙桐)  显示自动注释

古藤阴,年年置酒,余春爱清窈。采香迟到。看麝冷流苏,芙帐空晓。

淡烟半亩红阑悄。残英依细草。桧顶矗、一枝新蔓,干云青未了。

应怜此花阅(作去)人多,题襟旧馆在,苔綦痕埽。幽荫展,沧桑后、露酣风饱。

殷勤意、翠尊料理,休叹息、花前人共老。更记取、牵萝吟侣,绿窗酬句好。


花犯·为冯淑莹题并蒂莲图册(清末民国初·夏孙桐)  显示自动注释

绾同心、天然作耦,亭亭对波镜。露匀香竞。窥半面妆成,一样端正。

比鹣伴鲽仙缘证。红情人共省。便净洗、孤单千感,孀娥羞照影。

传神个中赵昌图,双妃绛辇倚,梨涡交頩。芳意早,苞将吐、学珠同孕。

还描到、露房坠粉。清梦久、秋池鸳睡醒。只笑我、江花空赋,霞姿酬韵冷。


花犯(清·奕绘)  显示自动注释

数花风、荼蘼开过,翩翻未能去。落红无数。对粉板香茸,如怨如慕。

当时倩女离魂处,萋萋芳草渡。更相将、曲栏深巷,烟丛探晓露。

秋千庭院悄无人,隔花临定稿,可怜毫素。珊瑚管,芙蓉水,细渲轻注。

显平日、诗中有画,特画出、诗中飞动趣。但看取、绿芜一片,王孙归去路。


花犯 其一(清末民国初·姚华)  显示自动注释

王砚田建章为宫紫玄■镠作山水图,有董小宛题五言近体,紫玄女曰畹兰,能诗工画,室于冒,盖巢民族也。以才情■酬闻。小宛题识称紫玄宫太公者,以此画旧藏宫家,后归南湖。为制此词,述其系连

想南都,青莲逝后,遗篇世应少。画端诗草。叹隽品曹娥,如共花笑。

盛时念雨人同好。朱铃序雁皎认古墨、柴关秋色,幽栖森翠筱

当年制出砚田翁,疑春雨小住,轩堂图了。芸案女,红窗下、旧曾吟啸。

瑶台思、镜窥黛语,葛共藟、相攀松际绕。料聚首、围前施帐,因缘纷翰藻。


花犯 其二 咏太平花。相传种出长安,慈禧太后回銮时徙植故宫(清末民国初·姚华)  显示自动注释

渺凄清,宫墙向夜,依稀柰花炯。后庭谁省。任泪陨铜仙,和露香定。

瑞炼散彩沉清磬。浮光等幻影尚手掣、秦时明月,纷披生画景。

花开暗识旧风尘,相看似与诉,霾花宫井清未晓,凉无汗、翠帘人圣。

匆匆去、太平梦短,秋信早、凋零谁唤醒。又待访、宣和遗制,春风浇椀茗。


花犯 赋龙爪水仙,旧曰蟹爪,更以龙名,赋记(清末民国初·姚华)  显示自动注释

水云乡,仙衣化去,軿龙露霜爪。洞天瑶岛,记韵冷琴操,无双清妙。

凌波倩影尘难到。陈王应赋矫。未比得、麻姑长甲,轻舒纤处巧。

余寒只春更争开,东溟几许路,珂声风袅。刀似水,香疑梦、翠虬争拗。

擎金盏、拿空势起,甚醉浅、春风知被恼。待皱了、吴江清浪,寻伊归路渺。


花犯 陌上见杨柳(清·庄棫)  显示自动注释

粉墙阴,丝丝柳色,芊绵弄清景。暗尘轻瑩,早梦绕江潭,愁绪难竟。

去年绣阁藏鸦鬓,鞭丝更掩映。怎解道、娉婷丰度,征人难再问。

今年绿杨又依依,柔条似可折,天涯谁赠。飘荡里,阑干畔,游丝无定。

待侬与、燕莺细语,春正在、梢头烟霭暝。漫忆那、水边飞絮,化萍青眼剩。


花犯•梅花和清真韵(清·彭孙遹)  显示自动注释

傍疏篱,横斜几树,饶林下风味。嫣然一笑,早掩却三千,宫中佳丽。

盈盈仙袂谁同倚。自怜翻自喜。正雪满、山中无路,素娥寒拥被。

几日小窗试东风,为思君长是、粉憔脂悴。春愁凝,时时有,暗香飘坠。

可惜一枝零落也,空自赋、招魂芳径里。记当日、梦中相遇,月明天似水(凝音佞)


绣鸾凤花犯 湓浦江上得水仙一本,姬人限以周公瑾韵赋之(清末民国初·易顺鼎)  显示自动注释

似当年,退红更见,犹余洗妆泪。水窗幽意。看小影如魂,明月能记。

冰弦听到无生际。葱尖飞恨起。来伴渡江桃叶,矮篷春雪底。

浔阳苦竹漫为家,孤芳品,合配灵均湘芷。仙不去,却恋人间何味。

天涯且漫悲沦落,肯今夜、焚香同鄂被。须替尔,横安一位,岁寒三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