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小重山词谱
小重山 《宋史·乐志》:“双调”。李邴词名《小冲山》。姜夔词名《小重山令》。韩淲词有“点染烟浓柳色新”句,名《柳色新》。

小重山 双调五十八字,前后段各四句、四平韵 薛昭蕴

  春到长门春草青 玉阶华露滴 月胧明 东风吹断玉箫声 宫漏促 帘外晓啼莺 
  中仄平平中仄平中平平仄仄仄平平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中仄中仄仄平平

  愁起梦难成 红妆流宿泪 不胜情 手挼裙带绕花行 思君切 罗幌暗尘生 
  中仄仄平平中平平仄仄仄平平中平中仄仄平平中中仄中仄仄平平


此调以此词为正体,宋元词俱照此填。若赵词之添字、《梅苑》词之减字、黄词之押仄韵,皆变体也。 按和凝词前段第二句“群仙初折得、郤诜枝”,“群”字平声。第三句“晓花擎露妒啼妆”,“晓”字仄声。结句“精神出、御陌袖鞭垂”,“御”字仄声。后段第二句“管弦分响亮、探花期”,“管”字仄声。第三句“光阴占断曲江池”,“光”字平声。又毛滂词前段结句“玉堂客、于此劝春耕”,“玉”字仄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所采平韵二词。

又一体 双调六十字,前后段各五句、四平韵 赵长卿

  一夜中庭拂翠条 碧纱窗外雨 长凉飙 潮来涨水恰平桥 添清景 疏韵响 入芭蕉 
  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

  坐久篆香消 多情人去后 信音遥 即今消瘦沈郎腰 悲秋切 虚过了 可怜宵 
  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


此与薛词同,惟前后段两结句各添一字异。 按张先集有《感皇恩》词“延寿芸香七世孙,华轩承大对、见经纶。溟鱼一息化天津。袍如草,三百骑、从清尘。玉树瑩风神,同时棠棣萼、一家春。十年身是凤池人。蓬莱阁,黄閤坐、迟谈宾。”正与此同。《词律》误刻《感皇恩》后,不知宋词《感皇恩》体从无用平韵者,张词盖《添字小重山》也,故录赵词以證之。

又一体 双调五十七字,前后段各四句、四平韵 《梅苑》无名氏

  不是蛾儿不是酥 化工应道也难摹 花儿清瘦影儿孤 多情处 时有暗香浮 
  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试问玉肌肤 夜来霜雪重 怕寒无 一枝欲寄洞庭姝 可惜许 祇有雁衔芦 
  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平


此与薛词同,惟前段第二句减一字异。 按《梅苑》词三首,一首“一枝照水弄精神”,一首“依稀丹萼动红云”,又元刘景翔词“红香浮玉醉客颓”,并与此同。 前段结句“浮”字本十一尤韵,按《中原雅音》,“浮”字付无切,又吴越间方言“浮”读作“无”,故可借押。

又一体 双调五十八字,前后段各四句、四仄韵 黄子行

  一点斜阳红欲滴 白鸥飞不尽 楚天碧 渔歌声断晚风急 揽芦花 飞雪满林湿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

  孤馆百忧集 家山千里远 梦难觅 江湖风月好收拾 故溪云 深处著蓑笠 
  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


此调例押平声韵,此词押入声韵,即《乐府指迷》所谓平声字可以入声替也。
历代作品
共338,分11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和凝 (2首)
毛熙震 (1首)
薛昭蕴 (2首)
韦庄 (1首)
何梦桂 (1首)
卢炳 (1首)
吕渭老 (3首)
吴潜 (2首)
周紫芝 (2首)
姜夔 (2首)
张元干 (1首)
张先 (2首)
张炎 (3首)
晁冲之 (1首)
晁端礼 (1首)
曹冠 (1首)
曹组 (3首)
李弥逊 (2首)
小重山 其一(唐·和凝)  显示自动注释

春入神京万木芳,禁林莺语滑,蝶飞狂。晓花擎露妒啼妆,红日永,风和百花香。

烟锁柳丝长,御沟澄碧水,转池塘。时时微雨洗风光,天衢远,到处引笙篁。


小重山 其二(唐·和凝)  显示自动注释

正是神京烂熳时,群仙初折得,郤诜枝乌犀白纻最相宜,精神出,御陌袖鞭垂。

柳色展愁眉,管弦分响亮,探花期光阴占断曲江池,新榜上,名姓彻丹墀。


小重山(唐·毛熙震)  显示自动注释

梁燕双飞画阁前,寂寥多少恨,懒孤眠。晓来闲处想君怜,红罗帐,金鸭冷沈烟。

谁信损婵娟,倚屏啼玉箸,湿香钿。四支无力上鞦韆,群花谢,愁对艳阳天。


小重山 其一(唐·薛昭蕴)  显示自动注释

春到长门春草青,玉阶华露滴,月胧明。东风吹断紫箫声,宫漏促,帘外晓啼莺。

愁极梦难成,红妆流宿泪,不胜情。手挼裙带绕花行,思君切,罗幌暗尘生。


小重山 其二(唐·薛昭蕴)  显示自动注释

秋到长门秋草黄,画梁双燕去,出宫墙。玉箫无复理霓裳,金蝉坠,鸾镜掩休妆。

忆昔在昭阳,舞衣红绶带,绣鸳鸯。至今犹惹御炉香,魂梦断,愁听漏更长。


小重山(唐·韦庄)  显示自动注释

一闭昭阳春又春,夜寒宫漏永,梦君恩。卧思陈事暗消魂,罗衣湿,红袂有啼痕。

歌吹隔重阍,绕庭芳草绿,倚长门。万般惆怅向谁论,凝情立,宫殿欲黄昏。


小重山(宋·何梦桂)  显示自动注释

吹断笙箫春梦寒。倚楼思往事,泪偷弹。别时容易见时难。

相看处,惟有玉连环。

人在万重山。近来应不似,旧时颜。重门深院柳阴间。

曾携手,休去倚危阑。


小重山(宋·卢炳)  显示自动注释

一见情怀便雅投。尊前成密约,意绸缪。已成行计理归舟。

空相忆,无计为伊留。

执别话离愁。萦牵滋味恶,在心头。而今无奈阻欢游。

些子事,此恨两悠悠。


小重山 七夕病中(宋·吕渭老)  显示自动注释

半夜灯残鼠上檠。上窗风动竹,月微明。梦魂偏记水西亭。

琅玕碧,花影弄蜻蜓。

千里暮云平。南楼催上烛,晚来晴。酒阑人散斗西倾。

天如水,团扇扑流萤。


小重山(宋·吕渭老)  显示自动注释

雨洗檐花湿画帘。知他因甚地,瘦厌厌。玉人风味似冰蟾。

愁不见,烟雾晓来添。

烦恼旧时谙。新来一段事,未心甘。满怀离绪过春蚕。

灯残也,谁见我眉尖。


小重山(宋·吕渭老)  显示自动注释

云护柔条雪压枝。斜风吹绛蜡,点胭脂。蔷薇柔水麝分脐。

园林晚,脉脉带斜晖。

深阁绣帘低。宝奁匀泪粉,晚妆迟。一枝屏外对依依。

清宵永,谁伴破寒卮。


小重山(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溪上秋来晚更宜。夕阳西下处,碧云堆。谁家舟子采莲归。

双白鹭,惊起背人飞。

烟水渐凄迷。渔灯三数点,乍明时。西风一阵白蘋湄。

凝伫久,心事有谁知。


小重山 己未六月十四日老香堂前月台玩月(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碧霄如水月如钲。今宵知为我,特分明。冰壶玉界两三星。

清露下,渐觉湿衣轻。

高树点流萤。秋声还又动,客心惊。吾家水月寄昭亭。

归去也,天岂太无情。


小重山 其一(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溪上晴山簇翠螺。晓来霜叶醉,小池荷。琐窗秋意苦无多。

帘绣卷,黄菊两三窠。

小睡拥香罗。起来匀醉粉,玉垂梭。只愁无奈夜长何。

你去也,今夜早来么。


小重山 其二 方元相生日(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碧玉山围十里湖。水云天共远,戏双凫。河阳花县锦屏铺。

人不老,长日在蓬壶。

一笑且踟蹰。骑箕尾去,上云衢。十分深注碧琳腴。

休惜醉,醉后有人扶。


小重山令/小重山 潭州红梅(宋·姜夔)  显示自动注释

人绕湘皋月坠时。斜横花树小,浸愁漪。一春幽事有谁知。

东风冷、香远茜裙归。

鸥去昔游非。遥怜花可可,梦依依。九疑云杳断魂啼。

相思血,都沁绿筠枝。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潭州:今湖南长沙市。
②湘:湘江,流经湖南。 皋:岸。
③茜:大红色。
④沁:渗透。

【评解】

此词以咏梅为题,抒吊古怀人之情。上片写景。首两句点出“潭州”与“梅花”。
“东风”两句,因物及人。梅苑人归,蘅皋月冷。一春幽事,有谁得知。下片抒情。鸥去之后,昔游全非。因今思昔,感怀吊古。相思血泪,都沁绿枝。全词即梅即人,亦景亦情。清新雅丽,凄婉工巧。

【集评】

黄升《中兴以来绝妙词选》卷六:白石道人,中兴诗家名流,词极精妙,不减清真乐府,其间高处,有美成所不能及。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感怀吊古,愁并毫端。其凄丽之致,颇似东山、淮海。
这是一首咏物词。白石的咏物词所咏最多的是梅、柳 ,这是因为其中关合着他的一段“合肥情事”,他与合肥情侣相遇于合肥赤兰桥,其地多柳树,而分手时为梅开时节 。夏承焘先生的考证即为:“白石客合肥,尝屡屡来往,⋯⋯两次离别皆在梅花时候,一为初春 ,其一疑在冬间。故集中咏梅之词亦如其咏柳,多与此情事有关。”(《姜白石词编年笺校行实考》)张炎说:“诗难于咏物 ,词为尤难 。体认稍真,则拘而不畅;模写差远,则晦而不明。要须收纵联密,用事合题,一段意思全在结句,斯为绝妙。”(《词源》卷下)并标举了咏物词的几条原则:第一,求神似而不求形似;第二,结构上要能放能收,浑然天成;第三 ,所用典故必须符合题旨 ;第四,结句必须点明“ 一段意思”。若用以上原则衡量此词,可谓处处吻合 。这首词在调下标明“赋潭州红梅”,潭州(今湖南省长沙市)盛产红梅,以“潭州红著称于世。词中从咏红梅入手 ,但又不拘泥于纯粹写梅,写梅写人,即梅即人,人梅夹写,梅竹交映,含蕴空灵,意境深远,收放自如,达到似花非花,似人非人,花人合一的朦胧迷离的审美境界。
起句“人绕湘皋月坠时”,点明人物 、地点、时间。湘皋,湘江岸边。屈原《离骚》:“步余马于兰皋兮 。”注:“泽曲曰皋。”水滨江岸往往是情人幽会的理想场所,加之红梅掩映,更富诗情画意的美感。然而此刻词人写的不是相聚时的欢乐,而是写离别后的哀愁。一个“绕”字,写出百般无奈,万种离愁。绕者,徘徊也。“月坠”二字说明其“人”(抒情诗中的主人翁常常是作者自己)已在此徘徊良久。月坠湘皋,环境凄清,以此烘托心境,其愁苦悲凉可以想见。第二、三两句由人及梅,正面点题。林逋《梅花》诗云:“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然词人不是写梅影映照于水面 ,而是写梅影浸透在水中 ,着一“浸”字 ,感情已很强烈,再以“愁”字形容涟漪,将涟漪拟人化了。王国维说 :“以我观物,故物皆着我之色彩 。”(《人间词话》)。愁人观物,触目皆是愁色,这在美学和修辞上叫做移情。诗人写梅多写其横,写其斜。如苏东坡《和秦太虚忆建溪梅花》诗云:“江头千树春欲暗,竹外一枝斜更好 。”词人这里不仅写其疏影横斜,而且突出一个“小”字。“花树小”,一作“花自小”。小字有娇小纤弱意 。唯其娇弱,更显得楚楚可怜,让人顿起爱心。以上三句用写意的笔法,描绘出潭州红梅独特的品格风貌,奠定了全篇离别相思的基调。
“一春”三句既是写人,也是写梅。它既承上句,进一步写梅之愁,又从“幽事”渐渐逗引起无限伤心往事,暗暗点出心目中那个“人”来。梅的“一春幽事”是什么 ?是“嫁与车风春不管”,转眼间“又片片,吹尽也 ,几时见得 ?”(白石《暗香》)春残花落,惆怅自怜,除清风明月外,亦复谁知?“香远茜裙归 ”,是以茜裙女子的归去,象征梅花之飘零。茜裙,即红裙。香气被寒冷的东风吹远了,而落花仍依恋残枝,在树下回旋。此句充满了奇妙的想象,“香”犹花魂,缥缈而去;茜裙则是由花瓣幻化出来的形象,如在眼前。这个幻化出来的形象,即是白石魂萦梦牵的合肥情侣,这是白石一生的“情结”所在,所以看到了梅花,会马上联想到分离的情人。那时节春寒料峭,红梅绽放,他与穿着红裙的女子在江边分别。词人渐行渐远,回首岸边,只见那红裙渐远渐小,以至成为一个红点,就像江边的一朵红梅。⋯⋯此时此刻,词人又深情地望着湘江边上的红梅 ,双眼渐渐模糊,幻化出当年江边的“茜裙”来 。人耶?梅耶?真耶?幻耶?这样的描写,是写物而不凝滞于物,符合上面张炎所标举的第一个标准。
过片一笔宕开 ,以“鸥去”结束对往事的回忆。词中本咏红梅,为何一下子又扯到江鸥?此法即张炎所云“收纵联密”中的一个纵字,也就是说不拘泥于故实,而要从远处着笔。鸥是眼前的景物,符合湘皋这一特定地点。词人在江皋徘徊,惊起一滩鸥鸟;而鸥鸟的拍翅声又惊醒词人,使他从迷惘的回忆中回到当前。啊,这一切原来都是幻觉,往昔的情事就象鸥鸟一样飞去了 。词写到此处,如果继续从远处着笔,则失其收纵自如之妙,于是“遥怜”二字又把它收回本题,并与上阕的“香远”遥相绾合,从而构成一体,深得“联密”之致 。“花可可”,与前面的“花树小”遥相呼应。可可,小也,形容梅朵小如红点。“可可”和“依依”俱为叠字,且平仄相谐,声韵极美。《词林纪事》引楼敬思语,说姜白石词“能以翻笔、侧笔取胜”。这首词上阕由梅及人,写己之相思,下阕始则宕开,几经翻转,写对方之相思。从对方写来,将两地相思系于一树红梅,故其相思之情,愈翻愈浓,益转益深。细细品味“遥怜”以下诸句,即可探知个中消息。“九疑”三句,看似写竹,实为写梅。
在词人看来,这红梅之红,分明是娥皇、女英二女的相思血泪染成的 ,也即自己恋人的相思血泪染成的。这里用湘妃的典故,既关合潭州湖南之地,又借斑竹暗喻红梅,以娥皇、女英对舜帝之相思,比作合肥恋人对己之相思,虽从对方写来,并以侧笔刻画,然却“用事合题”,非常精当。因为其中“相思血”三字,是牵合梅与竹的媒介。这也可见白石用典的妙处。前人用典,用其本意,有时显得呆板、平直;白石用典,只是取其所需,只取其大意,不拘泥于故实,用的非常灵活。
这首词在审美价值上是创造了一种含蓄朦胧的美。清人陈廷焯在《白雨斋词话》卷一中说 :“所谓沈郁者,意在笔先,神余言外。⋯⋯凡交情之冷淡,身世之飘零,皆可于一草一木发之。而发之又必若隐若现,欲露不露,反复缠绵,终不许一语道破 。”此词没有像一般的咏物词那样,斤斤于一枝一叶的刻画,而是着重于传神写意 。从空处摄取其神理,点染其情韵,不染尘埃 ,不着色相,达到“野云孤飞,去留无迹”(张炎《词源》的妙境)。它通过“月坠 ”、“鸥去”、“东风” 、“愁漪”以及“绿筠”的渲染烘托,通过 “茜裙归”、“断魂啼”、“相思血”的比拟隐喻,塑造出一种具有独特风采的、充满愁苦、浸透相思情味的红梅形象,借以表达对心上人的深深眷恋。

小重山令/小重山(宋·姜夔)  显示自动注释

序:赵郎中谒告迎侍太夫人,将来都下。予喜,为作此曲

寒食飞红满帝城。慈乌相对立,柳青青。玉阶端笏细陈情。

天恩许,春尽可还京。

鹊报倚门人。安舆扶上了,更亲擎。看花携乐缓行程。

争迎处,堂下拜公卿。


小重山(宋·张元干)  显示自动注释

谁向晴窗伴素馨。兰芽初秀发,紫檀心。国香幽艳最情深。

歌白雪,祗少一张琴。

新月冷光侵。醉时花近眼,莫频斟。薛涛笺楚妃吟

空凝睇,归去梦中寻。


小重山(宋·张先)  显示自动注释

万乘靴袍御紫宸。挥毫敷丽藻,尽经纶。第名天陛首平津。

东堂桂,重占一枝春。

殊观耸簪绅。蓬山仙话重,霈恩新。暂时趋府冠谈宾

十年外,身是凤池人。


小重山 徐铎状元(宋·张先)  显示自动注释

延寿芸香七世孙。华轩承大对,见经纶。溟鱼一息化天津。

袍如草,三百骑,从清尘。

玉树莹风神。同时棠棣萼,一家春。十年身是凤池人。

蓬莱阁,黄阁主,迟谈宾。


小重山 赋云屋(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清气飞来望似空。数椽何用草,膝堪容。卷将一片当帘栊。

难持赠,只在此山中。

鱼影倦随风。无心成雨意,又西东。都缘窗户自玲珑。

江枫外,不隔夜深钟。


小重山 题晓竹图(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淡色分山晓气浮。疏林犹剩叶,不多秋。林深彷佛昔曾游。

频唤酒,渔屋岸西头。

不拟此凝眸。朦胧清影里,过扁舟。行行应到白蘋洲。

烟水冷,传语旧沙鸥。


小重山 烟竹图(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阴过云根冷不移。古林疏又密,色依依。何须喷饭笑当时。

筼筜谷,盈尺小鹅溪。

展玩似堪疑。楚山从此去,望中迷。不知何处倚湘妃。

空江晚,长笛一声吹。


小重山(宋·晁冲之)  显示自动注释

碧水浮瓜纹簟前。只知闲枕手,不成眠。晚云如火雨晴天。

轻云远,亭外一声蝉。

池馆几年年。倚阑催小艇,采新莲。多情还到芰荷边。

应相忆,折藕看丝牵。


小重山(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朱户深深小洞房。曲屏龟甲样,画潇湘。纱轻蓝嫩镂牙床。

人如玉,一见已心凉。

午枕梦悠扬。流莺声唤觉,日犹长。几回烟断玉炉香。

庭花影,不肯上东廊。


小重山(宋·曹冠)  显示自动注释

风飐池荷雨盖翻。明珠千万颗,碎仍圆。龟鱼浮戏皱清涟。

翠光映,垂柳幂瑶烟。

幽兴寓薰弦。俗尘飞不到,小壶天。身闲无事自超然。

拚酩酊,一枕梦游仙。


小重山 其一(宋·曹组)  显示自动注释

帘卷东风日射窗。小山庭院静,接回廊。疏疏晴雨弄斜阳。

凭栏久,墙外杏花香。

时节好寻芳。多情怀酒伴,忆欢狂。归鸿应已度潇湘。

音书杳,前事忍思量。


小重山 其二(宋·曹组)  显示自动注释

陌上花繁莺乱啼。骅骝金络脑,锦障泥。寻芳行乐忆当时。

联镳处,飞鞚绿杨堤。

春物又芳菲。情如风外柳,只依依。空怜佳景负归期。

愁心切,惟有梦魂知。


小重山(宋·曹组)  显示自动注释

深拥熏篝倏已冥。寂寥山枕畔,梦难成。谁堪三两夜乌声。

银缸灺,花影上围屏。

犹记旧时情。帘边人似月,月如冰。从今张眼到天明。

衣带缓,谁与问伶俜。


小重山 学士生日二首 其一(宋·李弥逊)  显示自动注释

鞭凤骖鸾自斗杓。老君亲抱送,下层霄。人间仙李占春饶。

千秋里,松月伴吹箫。

故国水云遥。谪仙丹荔熟,剥红绡。南山影转卧金蕉。

倾寒绿,眉寿比山高。


小重山 学士生日二首 其二(宋·李弥逊)  显示自动注释

星斗心胸锦绣肠。厌随尘土客,逐炎凉。江山风月伴行藏。

无人识,高卧水云乡。

肘后有仙方。假饶丹未就,寿须长。儒冠多误莫思量。

十分酒,菡萏小池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