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清宫三十韵(唐·杜牧)
  五言排律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钓筑 返魂香 倾国 金穴 缭墙 

绣岭明珠殿,层峦下缭墙仰窥丹(一作雕)槛影,犹想赭袍光。

昔帝登封后,中原自古强。一千年际会,三万里农桑。

几席延尧舜,轩墀接(一作立)禹汤。雷霆驰号令,星斗焕文章。

钓筑乘时用,芝兰在处芳。北扉木索,南面富循良。

至道思玄圃,平居厌未央。钩陈裹岩谷,文陛压青苍

歌吹千秋节,楼台八月凉。神仙高缥缈,环佩碎丁当。

泉暖涵窗镜,云娇惹粉囊。嫩岚滋翠葆,清渭照红妆。

帖泰生灵寿,欢娱岁序长。月闻仙曲调,霓作舞衣裳。

雨露偏金穴,乾坤入醉乡。玩兵师汉武,回手倒(一作首到)干将。

黥鬣掀东海,胡牙揭上阳。喧呼马嵬血,零落羽林枪。

倾国留无路,还魂怨有香。蜀峰横惨澹,秦树远微茫。

鼎重山难转,天扶业更昌。望贤馀故老,花萼旧池塘。

往事人谁问,幽襟泪独伤。碧檐斜送日,殷叶半凋霜

迸水倾瑶砌,疏风罅玉房。尘埃羯鼓索,片段荔枝筐。

鸟啄摧寒木,蜗涎蠹画梁。孤烟知客恨,遥起泰陵傍。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岁寒堂诗话》
往年过作清宫,见杜牧之、温庭筠二诗,俱刻石于浴殿之侧,必欲较其优劣而不能,近读庭筠诗,乃知牧之之工;庭筠小子,无礼甚矣。……庭筠语皆新巧,初似可喜,而其意无礼,其格至卑,其筋骨浅露,与牧之诗不可同日而语也。……牧之才豪华,此诗初叙事甚可喜,而其中乃云:“泉暖涵窗镜……清渭照红妆。”是亦庭筠语耳。又:杜牧之《华清宫二十韵》铿锵飞动,极叙事之工。
《彦周诗话》
小杜作《华清宫》诗云:“雨露偏金穴,乾坤入醉乡。”如此天下,焉得不乱?
《竹坡诗话》
杜牧之《过华清宫三十韵》无一字不可入意。其叙开元一事,意直而词隐,晔然有骚雅之风。至“一千年际会,三万里农桑”之语,置此诗中,如伶优与嵇、阮并席而谈,岂不败人意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