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湖诗 其一 初入太湖(唐·皮日休)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自胥口入,去州五十里。

序:余顷在江汉,尝耨鹿门,渔泂湖,然而未能放形者,抑志于道也。尔后以文事造请,于是南浮至二别,涉洞庭,回观敷浅源,登庐阜,济九江,由天柱抵霍岳,又自箕颍转樊邓,陟商颜,入蓝关,凡自江汉至于京,干者十数侯,绕者二万里。道之不行者,有困辱危殆。志之可适者,有山水游玩,则休戚不孤矣。咸通九年,自京东游,复得宿太华,乐荆山,赏女几,度轘辕,穷嵩高,入京索,浮汴渠至扬州。又航天堑,从北固至姑苏。噫!江山幽绝,见贵于地志者,余之所到,不翅于半,则烟霞鱼鸟,林壑云月,可为属厌之具矣。尚枵然于志者,抑古圣人所谓独行之性乎?逸民之流乎?余真得而为也。尔后闻震泽包山,其中有灵异,学黄老徒乐之,多不返,益欲一观,豁平生之郁郁焉。十一年夏六月,会大司谏清河公忧霖雨之为患,乃择日休,将公命,祷于震泽。祀事既毕,神应如响,于是太湖之中,所谓洞庭山者,得以恣讨。凡所历皆图籍称为灵异者,遂为诗二十章,以志其事,兼寄天随子。

闻有太湖名,十年未曾识。今朝得游汎,大笑称平昔。

一舍行胥塘,尽日到震泽。三万六千顷,千顷颇黎色。

连空澹无颣,照野平绝隙。好放青翰舟,堪弄白玉笛。

疏岑七十二,𡾼𡾼露矛戟。悠然啸傲去,天上摇画艗。

西风乍猎猎,惊波罨涵碧。倏忽雷阵吼,须臾玉崖(一作岸)坼。

树动为蜃尾,山浮似鳌脊。落照射鸿溶,清辉荡抛𢶉(一作掷)

云轻似可染,霞烂如堪摘。渐暝无处泊,挽帆从所适。

枕下闻澎湃(一作汃),肌上生瘆𤶬。讨异足邅回,寻幽多阻隔。

愿风与良便,吹入神仙宅。甘将一蕴书,永事嵩山伯。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柳亭诗话》
李赞皇得醒酒石,置之平泉,一时传播。叶石林谓:灵壁石也。或曰即太湖石……然皮袭美《泛太湖》诗曰:“闻有太湖石,十年未曾识”、“疏岑七十二,𡾼𡾼露剑戟”、“讨异足邅回,导幽多阻隔”,似乎千顷玻璃,未易斸云根、搜石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