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复,并叙(宋·苏轼)  显示自动注释

熙宁十年秋,河决澶渊。注钜野,入淮泗,自澶魏以北,皆绝流而济。楚大被其害,彭门城下水二丈八尺,七十馀日不退。吏民疲于守禦。十月十三日,澶州大风终日。既止,而河流一枝,已复故道,闻之喜甚,庶几可塞乎。乃作《河复》诗,歌之道路,以致民愿而迎神休,盖守土者之志也。

君不见西汉元光、元封间,河决瓠子二十年。钜野东倾淮泗满,楚人恣食黄河鳣。

万里沙回封禅罢,初遣越巫沉白马。河公未许人力穷,薪刍万计随流下。

吾君盛德如唐尧,百神受职河神骄。帝遣风师下约束,北流夜起澶州桥。

东风吹冻收微渌,神功不用淇园竹。楚人种麦满河淤,仰看浮槎栖古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