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竹监烧苇园,因召都巡检柴贻最左藏,以其徒会猎园下(宋·苏轼)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官园刈苇留枯槎,深冬放火如红霞。枯槎烧尽有根在,春雨一洗皆萌芽。

黄狐老兔最狡捷,卖侮百兽常矜誇。年年此厄竟不悟,但爱蒙密争来家。

风回焰卷毛尾热,欲出已被苍鹰遮。野人来言此最乐,徒手晓出归满车。

巡边将军在近邑,呼来飒飒从矛叉戍兵久闲可小试,战鼓虽冻犹堪挝。

雄心欲抟南涧虎,阵势颇学常山蛇霜乾火烈声爆野,飞走无路号且呀。

迎人截来砉逢箭,避犬逸去穷投罝。击鲜走马殊未厌,但恐落日催栖鸦。

弊旗仆鼓坐数获,鞍挂雉兔肩分麚。主人置酒聚狂客,纷纷醉语晚更哗。

燎毛燔肉不暇割,饮啖直欲追羲娲。青丘云梦古所吒,与此何啻百倍加。

苦遭谏疏说夷羿,又被词客嘲淫奢。岂如闲官山邑,放旷不与趋朝衙。

农工已毕岁云暮,车骑虽少宾殊嘉。酒酣上马去不告,猎猎霜风吹帽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