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十五日夜禁中独直对月忆(一作寄)元九(唐·白居易)
  七言律诗 押侵韵  显示自动注释

银台金阙夕沈沈,独宿相思在翰林。三五夜中新月色,二千里外故人心。

渚宫东面烟波冷,浴殿西头钟漏深。犹恐清光不同见,江陵卑湿足秋阴。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瀛奎律髓》
元微之为江陵法曹,乐天在翰林。
《唐七律选》
色相虽变,犹饶声势(“渚宫东面”二句下)。
《唐宋诗醇》
次联本色语,属对却极工,后来惟苏轼深得此妙,他人效颦,则浅率无味矣。
《瀛奎律髓汇评》
纪昀:香山最沉着之笔,结处弥见沉挚。
《唐诗近体》
忆元九(“二千里外”句下)。禁中(“浴殿西头”句下)。恐秋阴之蔽月(末二下)。
《小清华园诗谈》
情之深者,白乐天之“银台金阙夕沉沉……”是也。
《全唐诗佳句赏析》
三五夜①中新月色二千里外故人心
①三五夜:即十五夜。
原诗是一首七律,作于唐宪宗元和五年(公元810年),白居易任翰林学士,元稹贬江陵士曹参军。这两句是说,今夜月色分外明朗,我独值禁中,寂寞难耐,对着月色在想念你;你远在二千里之外,想必也在赏月,也在想念着我。以己之心,推友之心,友情之重,千里同思,形诸笔端,有感人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