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韵字:  或选择韵部:
韵字 五絶 157七絶 45五律 4 12五排 2四言 5六言 1古風 329樂府 19 34 2 6其他 20
南北朝
吴均 (1首)
张正见 (1首)
王台卿 (1首)
王融 (1首)
元稹 (1首)
孟浩然 (1首)
李白 (2首)
徐九皋 (1首)
王建 (1首)
田娥 (1首)
刘基 (2首)
胡应麟 (2首)
郭之奇 (2首)
释宗泐 (1首)
黎彭祖 (1首)
有所思(南北朝·吴均)
  押月韵  显示自动注释

薄暮有所思,终持泪煎骨。春风惊我心,秋露伤君发


君马黄二首 其二(南北朝·张正见)
  押月韵  显示自动注释

五色乘马黄,追风时灭没。血汗染龙花,胡鞍抱秋月。

唯腾渥洼水,不饮长城窟。讵待燕昭王,千金市骏骨


陌上桑四首 其三(南北朝·王台卿)
  押月韵  显示自动注释

郁郁陌上桑,皎皎云间月。非无巧笑姿,皓齿为谁发


代五杂组诗(南北朝·王融)
  押月韵  显示自动注释

五杂组,庆云发。往复还,经天月。不获已,生胡越


和李校书新题乐府十二首 其十一 缚戎人(唐·元稹)
  押月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近制:西边每擒蕃囚,例皆传置南方,不加剿戮,故李君作歌以讽焉。

引用典故:冤禽 

边头大将差健卒,入抄禽生快于鹘。但逢赪面即捉来,半是边人半戎羯。

大将论功重多级,捷书飞奏何超忽。圣朝不杀谐至仁,远送炎方示微(一作惩)罚。

万里虚劳肉食费,连头尽被毡裘暍。华裀重席卧腥臊,病犬愁鸪声咽嗢

中有一人能汉语,自言家本长城(一作安)窟。(一作小)年随父戍安西,河渭瓜沙眼看没。

天宝未乱犹(一作前)数载,狼星四角光蓬勃。中原祸作边防危,果有豺狼四来伐。

蕃马臕成正翘健,蕃兵肉饱争唐突。烟尘乱起无亭燧,主帅惊跳弃旄钺。

半夜城摧鹅雁鸣,妻啼子叫曾不歇。阴森神庙未敢依,脆薄河冰安可越。

荆棘深处共潜身,前困蒺藜后臲卼。平明蕃骑四面走,古墓深林尽株榾

少壮为俘头被髡,老翁留居足多刖。乌鸢满野尸狼藉,楼榭成灰墙突兀。

暗水溅溅入旧池,平沙漫漫铺明月。戎王遣将来安慰,口不敢言心咄咄。

供进腋腋御叱般,岂料穹庐拣肥腯。五六十年消息绝,中间盟会又猖獗。

眼穿东日望尧云,肠断正朝梳汉发近年如此思汉者,半为老病半埋骨。

(一作向)教孙子学乡音,犹话平时好城阙。老者傥尽少者壮,生长蕃中似蕃悖。

不知祖父皆汉民,便恐为蕃心矻矻。缘边饱喂十万众,何不齐驱一时发。

年年但捉两三人,精卫衔芦塞溟渤。


相和歌辞 大堤行(唐·孟浩然)
  押月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作大堤行寄万七

大堤行乐处,车马相驰突。岁岁春草生,踏青二三月。

王孙挟珠弹,游女矜罗袜。携手今莫同,江花为谁发。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 大堤行:乐府名。又称《襄阳乐》、《襄阳曲》、《雍州曲》。

杂曲歌辞 邯郸才人嫁为厮养卒妇(唐·李白)
  押月韵  显示自动注释

妾本崇(一作丛)台女,扬蛾入丹阙。自倚颜如花,宁知有凋歇

一辞玉阶下,去若朝云没。每忆邯郸城,深宫梦秋月。

君王不可见,惆怅至明发。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分类补注李太白诗》
萧士赟注:此诗太白既黜之作也。特借此发兴,叙其睽遇之始末耳。然其辞意眷顾宗国,系心君王。亦得《骚》之遗意欤!
《唐音癸签》
此谢眺旧题也。盖设为其事,寓臣妾沦掷之感耳。
《秋窗随笔》
太白《邯郸才人嫁为厮养卒妇》诗,妙在不说目前之苦,只追想宫中乐处,文章于虚里摹神,所以超凡入圣耳。
《李太白诗醇》
“自倚”二句,在此题为寻常,若泛论之,便瞀策。

相和歌辞 玉阶怨(唐·李白)
  押月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作玉阶怨

玉阶生白露,夜久侵罗袜。却下水精帘,玲珑望秋月。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分类补注李太白诗》
萧士赟注:太白此篇,无一字言怨,而隐然幽怨之意见于言外,晦庵所谓“圣于诗者”,此欤!
《唐诗品汇》
刘云:矜丽素净,自是可人。
《批点唐诗正声》
怨而不怨,可入风雅,后之作者多少,无此浑雅。
《增订评注唐诗正声》
郭云:怨而不怨,浑然风雅。
《唐诗援》
从未有过下帘望月者,不言怨而怨自深。
《唐诗归》
钟云:一字不怨。深,深!
《唐诗归折衷》
吴敬夫云:是“玉阶怨”,而诗中绝不露怨意,故自佳。
《唐宋诗醇》
妙写幽情,于无字处得之。“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不免露却色相。蒋杲曰:玉阶露生。待之久也;水晶帘下,望之息也。怨而不怨,惟玩月以抒其情焉,此为深于怨者,可以怨矣。
《李太白诗醇》
严沧浪云:上二句,行不得,住不得;下二句,坐不得,卧不得。赋怨之深,只二十字可当二千言。翼云云:从帘隙中望玲珑之月,则望幸之情,犹未绝也。虽不说怨,而字字是怨。。
《诗境浅说》
题为“玉阶怨”、其写怨意,不在表面,而在空际。第二句云露侵罗袜,则空庭之久立可知。第三句云却下晶帘,则羊车之望绝可知。第四句云隔帘望月,则虚帏之孤影可知。不言怨,而怨自深矣。
《唐诗鉴赏辞典》
《玉阶怨》,见郭茂倩《乐府诗集》。属《相和歌·楚调曲》,与《婕妤怨》、《长信怨》等曲,从古代所存歌辞看,都是专写“宫怨”的乐曲。
李白的《玉阶怨》,虽曲名标有“怨”字,诗作中却只是背面敷粉,全不见“怨”字。无言独立阶砌,以致冰凉的露水浸湿罗袜;以见夜色之浓,伫待之久,怨情之深。“罗袜”,见人之仪态、身份,有人有神。夜凉露重,罗袜知寒,不说人而已见人之幽怨如诉。二字似写实,实用曹子建“凌波微步,罗袜生尘”意境。
怨深,夜深,不禁幽独之苦,乃由帘外而帘内,及至下帘之后,反又不忍使明月孤寂。似月怜人,似人怜月;若人不伴月,则又有何物可以伴人?月无言,人也无言。但读者却深知人有无限言语,月也解此无限言语,而写来却只是一味望月。此不怨之怨所以深于怨也。
“却下”二字,以虚字传神,最为诗家秘传。此一转折,似断实连;似欲一笔荡开,推却愁怨,实则经此一转,字少情多,直入幽微。却下,看似无意下帘,而其中却有无限幽怨。本以夜深、怨深,无可奈何而入室。入室之后,却又怕隔窗明月照此室内幽独,因而下帘。帘既下矣,却更难消受此凄苦无眠之夜,于更无可奈何之中,却更去隔帘望月。此时忧思徘徊,直如李清照“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之纷至沓来,如此情思,乃以“却下”二字出之。“却”字直贯下句,意谓:“却下水晶帘”,“却去望秋月”,在这两个动作之间,有许多愁思转折返复,所谓字少情多,以虚字传神。中国古代诗艺中有“空谷传音”之法,似当如此。“玲珑”二字,看似不经意之笔,实则极见工力。以月之玲珑,衬人之幽怨,从反处着笔,全胜正面涂抹。
诗中不见人物姿容与心理状态,而作者似也无动于衷,只以人物行动见意,引读者步入诗情之最幽微处,故能不落言筌,为读者保留想象余地,使诗情无限辽远,无限幽深。以此见诗家“不著一字,尽得风流”真意。以叙人事之笔抒情,恒见,易;以抒情之笔状人,罕有,难。
契诃夫有“矜持”说,也常闻有所谓“距离”说,两者颇近似,似应合为一说。即谓作者应与所写对象,保持一定距离,并保持一定“矜持”与冷静。如此,则作品无声嘶力竭之弊,而有幽邃深远之美,写难状之情与难言之隐,使读者觉有漫天诗思飘然而至,却又无从于字句间捉摸之。这首《玉阶怨》含思婉转,余韵如缕,正是这样的佳作。
(孙艺秋)

关山月(唐·徐九皋)
  押月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金微 

玉塞抵长城,金徽映高阙。遥心万馀里,直望三边月。

霜静影逾悬,露晞光渐没。思君不可见,空叹将焉歇。


横吹曲辞 关山月(唐·王建)
  押月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作关山月

关山月,营开道白前军发。冻轮当碛光悠悠,照见三堆两堆骨。

边风割面天欲明,金莎岭西看看没。


杂曲歌辞 携手曲(唐·田娥)
  押月韵  显示自动注释

携手共惜芳菲节,莺啼锦花满城阙。行乐逶迤念容色,色衰秪恐君恩歇。

凤笙龙管白日阴,盈亏自感青天月。


从军五更转 其四(元末明初·刘基)
  押月韵  显示自动注释

四更城上寒,刁斗鸣不歇。披衣出户视,太白光如月。


蒿里曲 其一(元末明初·刘基)
  押月韵  显示自动注释

涧草萋萋泉汩汩,紫兰香老棠梨发。山中无人松柏寒,卧听狐狸啸明月。


采莲曲四首 其四(明·胡应麟)
  押月韵  显示自动注释

昨夜芙蓉花,缘堤一时发。清波照玉腕,下有双罗袜。


读曲歌四首 其四(明·胡应麟)
  押月韵  显示自动注释

郎遗佛手柑,馨香动弥月。报郎红豆子,相思永无歇。


读南华外篇述以四言十五章 其六 天道(明·郭之奇)
  押月韵  显示自动注释

天意日平,圣心奚卼。水静晰形,镜虚明发。恬寂俞俞,尧宫舜阙。

天乐天和,去垒除矹。通于万物,有始有卒。流为五末,无本自竭。

先后尊卑,千古未滑。五变形名,九变赏罚。道德所生,其序难越。

辩士一曲,旁穿谬掘。十二经言,从兹久淈。击鼓求亡,仁义是揭。

士成刺老,牛马相讦。知巧虽存,窃机乃发。轮扁问桓,古人既歇。

糟粕虽存,心口空咄。道之在天,惟恍惟惚。传之于书,若存若没。

至人和光,如日照月。吾师吾师,天根月窟。


涤燥(明·郭之奇)
  押月韵  显示自动注释

愁居草木深,偃卧幽芳歇。因兹夏日长,转念春光忽。

木火误相生,暑寒徒自伐。窈窱出云峰,午曦增爓艴。

雷雨郁其中,飞光时动卼。炎烟触处缠,溽霭浮空窣。

顾我非石金,何由贳齿发。流眼百锋芒,倚心千硉矹。

息虑卷诸旌,灭闻销众突。凭兹涤燥烦,所至皆阴樾。


从军行 其三(明·释宗泐)
  押月韵  显示自动注释

拾骨当炊薪,淘尸作泉窟。平野不见人,寒云雁飞没。

悄悄横吹悲,梅花为谁发。


捉搦歌三曲 其二(明·黎彭祖)
  押月韵  显示自动注释

凤儿花钗芙蓉发,蒲瑕彄环见指骨。生女不嫁坐超忽,东生白日西入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