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张绍文朝代:

人物简介

全宋诗
张绍文,字庶成,号樵寄翁,南徐(今江苏镇江)人。矩子。事见《诗苑众芳》。今录诗十七首。

 

共21,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
五言律诗
钟山路间(宋·张绍文)
  五言律诗 押冬韵  显示自动注释

立马钟山路,斜阳锁乱峰。断碑生绿藓,古道立青松。

春事梅边觉,乡愁酒后浓。兴亡多感慨,我辈复情钟。


山庵夜宿呈深居先生(宋·张绍文)
  五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松径转幽密,一程深一程。涛声在平地,月色正三更。

僧定欲唤起,鹤眠频梦惊。晓来真富贵,露叶缀珠璎。


送梁中砥入道从三茅许松溪(宋·张绍文)
  五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无意觅封侯,来从长史游。辞章唐韵度,人物晋风流。

花影天坛午,松声月涧秋。登临尽诗境,分我半山不。


即事 其一(宋·张绍文)
  五言律诗 押歌韵  显示自动注释

电挟雷声迅,风将雨脚多。须臾寂无有,造化果如何。

饥鼠撼帏竹,哀蛩语径莎。披衣起中夜,有感寄长歌。


  其二(宋·张绍文)
  五言律诗 押歌韵  显示自动注释

地迥秋声远,山空野兴多。宦游聊尔耳,疏懒奈吾何。

摇落惊黄叶,推敲步绿莎。新凉大自在,对酒且高歌。


七言律诗
自维扬辞亲暂归里中登楼有作(宋·张绍文)
  七言律诗 押先韵  显示自动注释

烂漫家山景物妍,西风收拾下蛮笺。半分寒事梅花里,一段幽怀夕照边。

渔唱凄凉招野色,雁行缥缈带晴烟。淮山只在栏干北,目送飞云重黯然。


自淮阳还里中抵舍一夕即为通川之行(宋·张绍文)
  七言律诗 押寒韵  显示自动注释

喜得归来席未安,又携书剑上江干。莫陪亲戚话情愫,空指溪山说肺肝。

客路几程来杳杳,天涯一棹去漫漫。故乡又被江云隔,写得诗成欲寄难。


春闺怨效唐才调集体(宋·张绍文)
  七言律诗 押元韵  显示自动注释

杨柳和烟翠不分,东风吹雨上离樽。茝弦调急难藏恨,燕子楼高易断魂。

锦字书成春梦远,玉壶泪满夜灯昏。马蹄想过长亭路,细与萧郎认去痕。


江亭晚眺(宋·张绍文)
  七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登高便可豁双明,吟外还能见物情。南北盛衰关大数,英雄得失总虚名。

莫云千里乡心远,寒雁一声秋意清。江上白鸥应笑我,等闲虚负水边盟。


七言绝句
小院(宋·张绍文)
  七言绝句 押萧韵  显示自动注释

小院春寒闭寂寥,东风吹雪未全消。山茶谢了梅花落,移得诗情上柳条。


醉乡(宋·张绍文)
  七言绝句 押麻韵  显示自动注释

醉乡诗笔是生涯,短短蛮笺字字斜。沉水一株烟未断,半窗寒月上梅花


定林(荆公读书所)(宋·张绍文)
  七言绝句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三间书屋年年在,一点禅灯夜夜明。门外青苗浑不见,半山松竹自秋声。


金陵道中晚宿(宋·张绍文)
  七言绝句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卸却征衣卧客窗,移床切莫近寒螀。空阶一雨凄凉甚,不怨梧桐怨夜长。


夜坐(宋·张绍文)
  七言绝句 押青韵  显示自动注释

金鸭香残酒半醒,夜深寒月过西棂。可怜心事无人识,诗眼与灯相对青


绝句二首 其一(宋·张绍文)
  七言绝句 押虞韵  显示自动注释

晓云扶日上高梧,一枕春酲困未苏。山鸟不知如许事,隔窗犹自劝提壶。


  其二(宋·张绍文)
  七言绝句 押歌韵  显示自动注释

雨过盘池起绿波,夜来添得几圆荷。单衣不奈春寒恶,却美杨枝挟纩多


古风
云溪叔父赐饮大梅花下以疏影横斜暗香浮动分韵得动字(宋·张绍文)  显示自动注释

清沟泂寒波,怪石乱扶拥。轻风捲浓云,天际孤月涌。

主人宴亲宾,会合意弥重。列炬照寒梅,繁星粲脩陇。

清香逼诗魂,吟兴欲飞动。酩酊归去来,严城角三弄。


酹江月/念奴娇 淮城感兴(宋·张绍文)  显示自动注释

举杯呼月,问神京何在,淮山隐隐。抚剑频看勋业事,惟有孤忠挺挺。

宫阙腥膻,衣冠沦没,天地凭谁整。一枰棋坏,救时著数宜紧。

虽是幕府文书,玉关烽火,暂送平安信。满地干戈犹未戢,毕竟中原谁定。

便欲凌空,飘然直上,拂拭山河影。倚风长啸,夜深霜露凄冷。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写出作者面对国势危殆,感到无限悲愤哀伤的情怀。其时正值蒙古灭金后,大举攻宋之际。作者正住在两淮,眼前目见蒙军的,咄咄逼人之势,身后则是南宋朝廷的腐朽败落,不禁慨然伤怀,写下这首词,以抒胸臆。
《酹江月 》即《念奴娇 》,音节高亢满怀激情,适宜抒写豪迈悲壮和惆怅的感情。围绕重整河山的政治抱负,开篇三个问句,落笔不凡。作者举杯高声问高悬的明月 ,“神京何在?”问月的举动本身已充分表现了作者无人倾诉的压抑的心情,神京指北宋故都汴京,自徽 、钦被俘死在异域之后 ,多年来和战纷纭,至今仍是故土久违。在高问“神京何在”这种高亢激昂的句子之后接上“淮山隐隐”,凄凉迷惘之情,深寓于凄迷之景。“抚剑频看勋业事,惟有孤忠挺挺”。用“频看”与“惟有”突出问题的严重性及作者的急迫心情。词的第一小段就表现出了语气急促和词意的起伏跌宕,自汴京失守后中原故土衣冠文物荡然无存,面对占领者肆意抢夺与残暴行经,作者悲愤填膺,发出大义凛然的一声高问:“天地凭谁整?”此句一出,词的意境升高 ,作者的这个“谁”,是包括自己在内的千千万万爱国志士 。作者清醒地认识到时局败坏,危机四伏,大有一发而不可收和拾之势。所以,他大声疾呼:“一枰棋坏,救时著数宜紧。”将岌岌可危的时局比作形势不妙的棋局。人们知道,棋局不好,必须出“手筋”,出“胜负手”,丝毫不容懈怠。这一比喻极为鲜明逼真生动,是对当朝者苟且偷安,醉生梦死的当头斥责。
词的上片用“问神京何在 ?”“天地凭谁整?”将政治形势与面临的任务摆出,并以救棋局为例生动地说明应采取补救措施。下片则针对现状中存在的问题,发出第三问:“毕竟中原谁定 ?”同时,表明自己的态度与痛苦、愁闷之情。“幕府文书”,指前方军事长官所发出的公文;“玉关烽火”,代指前线军中的消息。现在虽都“暂送平安信”,前方暂告平安无事,但战乱未停,占事未休,蒙古人正在窥伺江南,这种平静安宁只是一种假象 ,是火山爆发前的安宁 。然而,当朝权贵不理睬收复失地的主张,不招用抗战人才 ,却在压抑民气 ,因此,作者在“满地干戈犹未戢 ”之后发出“毕竟中原谁定”之问 ,其声颇带悲凉气氛 ,表现了一个爱国者为国家生死存亡的忧愁,同时 ,也暗含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感。表面上,“毕竟中原谁定”一句与上片的“天地凭谁整”文义略同,但这不是简单的重复,而是在“天地凭谁整”基础上的词意递进 ,同时加深思想感情。“便欲凌空,飘然直上 ,拂拭山河影”。这里作者借拂拭月亮表现澄清中原和重整河山的强烈愿望 。“倚风长啸,夜深霜露凄冷”为最后两句,改换角度,表现作者愤激满胸的情怀 。尽管作者幻想“飘然直上”,去扫除黑暗,但无法摆脱污浊可憎的现实的约束。由于理想与现实的矛盾不可调和,不禁使人抑郁难耐,迸发的感情受到压抑,于是“倚风长啸”,倾吐悲愤怨气。“夜深霜露凄紧”则透露出严酷的时代氛围。结尾仍是扣人心弦发人深省的。
这首词以词格来写政事,以设问句提出问题,以比喻句阐明问题,文字朴素,不崇雕琢,但却简洁明快,气韵豪迈飘逸。词的写作,作者不采用大起大落的笔势,而是以回旋往复的曲调来表现抑扬相错的情感,节奏舒缓却意味隽永。

水龙吟 春晚(宋·张绍文)  显示自动注释

日迟风软花香,困人天气情怀懒。牡丹谢了,酴醾开后,红稀绿暗。

慵下妆楼,倦吟鸾镜,粉轻脂淡。叹韶华迤逦,将春归去,沉思处、空肠断。

长是愁蛾不展。话春心、只凭双燕。良辰美景,可堪虚负,登临心眼。

雁杳鱼沉,信音难托,水遥山远。但无言,倚遍阑干十二,对芳天晚。


壶中天/念奴娇 为兄风云水月主人寿(宋·张绍文)  显示自动注释

丹台仙伯,记踪迹当年、琼楼金阙。底事来游人世界,为爱风云水月。

结屋南园,境随人胜,不是溪山别。今朝初度,碧莲千顷齐发。

况是鸳侣新偕,凤雏才长,占人间欢悦,且尽壶天终夕醉,听取妙歌千阕。

待得西风,鹗书飞上,更复青毡物。功成名遂,赤松还伴高洁。



共21,分2页显示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