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喻蘅朝代:近现代末当代初

人物简介

1922-2012.3.6,江苏省兴化白驹镇(今大丰白驹镇)人,字楚芗,号若水,晚年自号邯翁。复旦大学教授。

延目词稿·序

岁壬申予负笈入无锡国学专修学校。课程有诗词写作,一为作文不计分,但观思路与笔致而已。同窗课余习作者多时风,以能诗词为荣。况学校即在■宫之东庑。予谓之得大气候者也。尔后楚芗先生就读南雍,予则饥驱四方,相违千里,莫接音尘。顷■以复旦校友会上海诗词会之缘,得陪谈燕,频涌倍亲。昨承寄示延目词稿一卷,展读其首篇浣溪沙,追念师恩,和泪而作,因思师友之分,或为父兄,或同襟抱,观此词可知其得益于师之既深且厚,尤在自得之也。萧斋有词集多种,平居讽咏及同好讨论,谓不宜偏嗜,谓之婉约自佳,谓之豪放亦可,首要在一腼字,尤要在一韵字。每见作者命意甚新而造语枯涩,俗谓之乾巴巴者,盖由少读书,故其步趋窘迫也。又或语若雅饬而格调单纯,百篇如出一辙,则偏嗜之故也。谓宜如云际飞龙,一鳞半爪,莫窥首尾而可得端倪。若于甘苦之中,酸咸之外,反复寻绎,其味弥深者循览终卷,如对和光,为之一快。更思今日文坛寂寞,诗词之作者无多,以视当年之大气候,不胜盛衰之感。先生身在上庠,如能登高一呼,俾后生闻风而起,诵卿云之章,赓歌复旦,继先贤之绪,益见光华。振雅诵于千秋,树东南之一帜。予以草莱垂暮,得逢其盛,先生其其有意乎。二千三年秋分。丹徒胡邦彦。时年八十有九。

延目词稿·编后记

是集所辑,为余自上世纪癸未(1943)弱冠在金陵南雍从龙榆生、吕贞白二先生学词以来之部分词课及迄本世纪癸未(2003)浮生梦影,兴感纪事之零缣片楮。文革前原已积词二百篇,丙丁之年,视诗词为四旧,九·五行动尽行搜缴,投入洪炉,并日记、学习笔记毁弃者十八册。拨乱反正后,余在太湖大箕山疗养百日,身心舒健,山窗多暇,苦忆灾劫中毁弃之诗词作品,得诗六百八十余首,词五十余阕。后洎改革开放二十年来,又复不断创作,尤癖耽近体绝律,所积竟逾千首,而于词因搁笔已久,则相形生疏矣。甲戍(枫注:当为“戌”字。)春(1995),曾选辑三百首厘为《延目》、《壮采》、《夕秀》、《词稿》四种,辑入《藿场喻门诗词》付印。复于乙卯《1999)春,辑近十八年来花甲后所作诗词三百四十六首为《桑榆集》,以古籍线装本刊行。癸未春,又辑四十余年来之题画、论书、跋印诗四百首为《诗书画缘》正式出版。现复董理此六十年代丙丁烬余长短句及近二十年来赏心乐事之词作,总成一百另八阕,为《延目词稿》。嗟予文革以还,词艺久荒,幸自八十年代末得接席四明周石窗、济南田遨、台北张寿平诸词长,藉吟咏以破寂,假推敲以祛病,重阳三叠临江,鱼唱百篇乐水,邮筒往还,几无虚日。诸公不我菲弃,宠赐题词,褒勉有加。爰继前述各编,付梓以志鸿泥。昔龙吕二师曾于遗翰中寄“乐苑传灯”之望者,惜皆不及呈此集以求诲矣。

甲申正月元宵。邯翁喻蘅谨识于复旦玖园,时年八十三岁。

延目词稿·跋

吾师喻蘅先生继《艺文随笔》、《霍场喻门诗词》、《桑榆集》、《诗书画缘》印行后,近又整理历年所作词为《延目词稿》,并将初稿分寄石窗、田遨两丈,两丈读后称赞备至,各题《金缕曲》一阙,并建议词集付梓问世,遨丈并先后寄函致以笃评云:“捧读历年词作,不胜欣喜。觉吾兄词风雅畅,风格在半塘老人、大鹤山人之间,将来可出一词集,为词学延长一脉……”、“词情凄婉,词笔雅畅,的是词人之词,深得白石、玉田风韵……”。从遨丈“词人之词”的评语揣度,《延目词稿》所收108阙词,均为邯翁师自1943(癸未)年迄2003(癸未)年六十年间人生风雨,沧桑幻梦之感事心声,词境深沉,非独以文采隽美、韵律精严见胜。如题郑廑师《廑庐词》有“仿佛残英伴雨丝,片片飘香砌”、“苕上春又回,词馆人何寄。底事丙丁只字无,欲问双溪水”。造意深微,余韵荡漾,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是词之本色。

甲申元宵后,邯翁师以定稿本寄示,遵嘱跋数语以志端倪。

安吉弟子金翔于抱甓精舍。

 

共118,分6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浣溪沙·癸未1943秋冬金陵学舍感事(近现代末当代初·喻蘅)  显示自动注释

逝矣斑骓去不还。斜阳犹占小阑干。秋风黯黯蚀朱颜。

故圃已稀鸿雁信,离情空绕水云间。莫凭危槛看江山


浣溪沙(近现代末当代初·喻蘅)  显示自动注释

黉宇凄迷夜欲阑。弥天朔气满江关。有人高唱念家山。

夜浸楼台霜簌簌,风摇星斗月姗姗。伊谁兀自独凭栏


浣溪沙(近现代末当代初·喻蘅)  显示自动注释

灿灿秦淮夜市嚣。岁寒橐笔寄歌寮。画残金粉可怜宵。

十里冰衢犹跣足,一杯温酒祛寒潮。师门风雪泪潇潇


鹧鸪天·癸未1943冬,在金粉酒家画凤凰厅壁画,闻歌有感(近现代末当代初·喻蘅)  显示自动注释

一脉青溪缓缓流。琼枝璧月溢歌喉。天荒地老宁无恨,国破城春恁解愁。

人不语,泪空流。调朱研碧画樊楼。可怜金粉销残夜,梦断东南小九州。


鹧鸪天·甲申1944暮春中大北大楼凭眺(近现代末当代初·喻蘅)  显示自动注释

历劫神墟旧海桑。回天有梦亦苍凉。一行迷雁沉空碧,一片残山挂夕阳。

家国事,费评量。中宵风雨每回肠。休言故圃秋容淡,枫叶红分万树霜。


临江仙·依蕙风簃步程子大八首韵(甲申秋日) 其一(近现代末当代初·喻蘅)  显示自动注释

零露残蝉消溽暑,祓愁那得清尊。素衣难浣旧缁痕。

华年空误掷,乡梦不成温。

回首椿庭凋大树,风霜憔悴兰荪。吴鸿杳杳月黄昏。

凄怀如碎锦,理乱待天孙。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喻蘅)  显示自动注释

屡上崇楼舒远目,候他辽鹤归来。故园难认旧莓苔。

虎伥盈闹市,蛇影入深杯。

夜气如磐天不语,黄花委曲犹开。临春结绮委蒿莱。

长歌空掩抑,耸笔记沉哀。


  其三(近现代末当代初·喻蘅)  显示自动注释

金粉楼台留画稿,可怜芳序蹉跎。迷阳却曲乱愁多。

离离星欲坠,惘惘夜闻歌。

少壮不辞江海阔,拿云心事嵯峨。书生荒梦付洪波。

举头问苍昊,忍泪对霜娥。


  其四(近现代末当代初·喻蘅)  显示自动注释

瑟缩凉飔新雨后,迷灯点缀荒街。昨宵飞熛下蓬莱。

三山犹忸怩,青鸟又徘徊。

屈指斑骓归应早,陇头盼彻江梅。鹡鸰天外邈余怀。

好诗经岁到,蜡炬未全灰。


  其五(近现代末当代初·喻蘅)  显示自动注释

消息濠阳归一脉,西江浩淼扬舲。心事属我眼常青。

奇音夸爨尾,清韵赏柯亭。

镂月裁云都是幻,迷离几曲心屏。芳华茵溷太飘零。

菁莪盈绛帐,风雨叩诗扃


  其六(近现代末当代初·喻蘅)  显示自动注释

苕霅风流依旧在,忍寒滋味谁知。传衣心事忆当时。

砚池承雨露,桃李灿燕支。

校勘铅丹酬语业,词肠宛转奚疑。兰成萧索益凄其。

冰弦凝玉柱,疏蕊发琼枝


  其七(近现代末当代初·喻蘅)  显示自动注释

狂傲矜人才子气,不羁最是张生。翩翩公子放歌行。

茜窗吟皓月,红豆意怜卿。

卓子豪风芒砀客,可堪家国凋零。终风苦雨几时晴。

铁函心史贮,说与后人听


  其八(近现代末当代初·喻蘅)  显示自动注释

冉冉东皋云水外,栖遑身世难论。回肠文字损灵根。

论诗辞客慧,揽卷挹心源。

愁不成欢欢亦苦,江山总是销魂。何凭剥复问乾坤。

苍天终不聩,海岛正扬尘。


浣溪沙·乙酉1945暮春即事,作游仙词(近现代末当代初·喻蘅)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闻B29空中堡垒自成都飞往东京轮番轰炸

青鸟无端下碧霄。徘徊阆苑报琼瑶。美人电笑更娇娆。

大海扬尘飞霭霭,天花如雨散滔滔。东条此际也魂消。


浣溪沙(近现代末当代初·喻蘅)  显示自动注释

海上瑶池已不扃。往来鹤驾自娉婷。烛龙光焰炽天庭。

一带方壶飞火穴,无边员峤坠长星。虞渊归路益凄零。


鹧鸪天·乙酉1945吴陵旅次(近现代末当代初·喻蘅)  显示自动注释

碧尽枝头柳色稀。飘零书笈尚单衣。层楼历历悲欢异,迥步迟迟进退非。

风萧瑟,雨霏微。山丘华屋感多违。黄花寿我重阳后,漫忆东滨蟹正肥。


鹧鸪天(近现代末当代初·喻蘅)  显示自动注释

金口难缄语亦卮。文心百涩费修辞。未缘青鸟将人误,惜取黄花命酒迟。

心纵远,意差池。西风剪碎柳丝丝。连宵冷雨沉秋怨,愁绝鸡声醒梦时。


鹧鸪天(近现代末当代初·喻蘅)  显示自动注释

吟味苍凉合是愁。天将才力付雕锼。困余羸马车仍驾,倦极昏鸦语未休。

风瑟瑟,叶飕飕。谁知沧海又横流。可怜烟水红桑外,狐貉犹堪共一丘。


鹧鸪天·丙1946戌春作(近现代末当代初·喻蘅)  显示自动注释

翠惨红凄春事迁。东风作嫁费缠绵。多情精魄三生石,遗恨娲皇五色天。

江淹笔,祖生鞭。壮怀消尽旧风烟。九州大错从今铸,诉与南狐纪此年


(《艺文随笔》有题作“丙戌作于春申”)鸪天(近现代末当代初·喻蘅)  显示自动注释

深夜昏茫惑曙鸡。背人清泪亦孤凄。南州丝管迷狐步,北国沙虫倦马蹄。

夕照外,暮云低。迢迢春在短长堤。桃花稍解迎人意,那更无言自有蹊。



共118,分6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