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或作者: (已收录诗词774352 首)
筛选条件:范围   朝代 体裁 韵部
你还可以:按字在句中位置查询诗句按地理查询诗人诗集切换诗词显示方式:一韵一行方式

图片引用自:《词学图录》
张伯驹朝代:近现代末当代初

人物简介

张伯驹(1898-1982),字家骐,号丛碧,北洋军阀元老张镇芳之子,是袁世凯次子袁克文的表弟。书画家,收藏家,对戏曲,诗词各方面都有登峰造极的水平,与张学良,溥侗,袁克文合称民国四公子。一生致力收藏古董文物,为了不让国宝流落国外,不惜倾尽家财,变买房产,甚至夫人的首饰,从文物商贩手上购回不少稀世国宝字画,包括被尊为中华第一帖的晋陆机(平复帖),国宝中之国宝的隋代展子虔(游春图),是传世最早的卷辐画,还有宋黄庭坚(诸上座帖),赵佶(雪江归棹图卷),李白(上阳台帖)。他购古文物绝不是待价而沽,他认为金钱有价,国宝无双,绝不能落入洋人外邦手中。他一生淡泊名利,不愿当官。解放后,他先后将平生购下的珍贵文物捐献给回国家收藏。可惜的是这位倾囊捐献的张伯驹,也难逃文化大革命的冲击,被打成了当然的牛鬼蛇神,发配到农村去劳动改造。遗憾的是他最终没有得到国家相应的回报,1982年2月,张伯驹患病进了北大医院,被院方认为不够级数,拒绝为他更换到较舒适宽敞的病房疗养。这位千金散尽为国藏国宝的大收藏家鉴赏家终于离开人世。据说张伯驹死后,有人跑到医院门口叫骂:“你们知道他是谁吗?他是国宝!你们说他不够级别住高干病房?呸,我告诉你们,他一个人捐献给国家的东西,足够买下你们这座医院。”近代著名学者,红学家周汝昌对张伯驹的词推崇备至,在丛碧词写跋说道:如以词人之词而论,则中国词史当以李后主为首,而以先生殿后,把他与李后主相提并论,可见将他词放在何等崇高地位。其序云:欲识先生之词,宜先识先生其人,词如其人,信而可徵。我重先生,并不因为他是盛名的贵公子,富饶的收藏家。一见之下,即觉其与世俗不同,无俗容,无俗礼,讷讷如不能言,一切皆出以自然真率。其人重情,以艺术为性命。伉爽而无粗豪气,儒雅而无头巾气。当其以为可行,不顾世人非笑。不常见其手执卷册,而腹笥渊然,经史子集,皆有心得,然于词绝少掉书袋,即此数端,虽不足以尽其为人,也可略觇其风度了。因此之故,他作词,绝不小巧尖新,浮艳藻绘,绝不逞才使气,叫嚣喧呼,绝不短钉堆砌,造作矫揉,性情重而气质厚。品所以居上,非可假借者也,余以是重其人,爱其词。伯驹先生的词,风致高而不俗,气味醇而不薄之外,更得一“整”字,何谓“整”?本是人工填词也,而竟似天成,非无一二草率也,然终无败笔此盖天赋与工力,至厚至深,故非扭捏堆垛,败阕百出者之所能望其万一。如以古人为比,则李后主,晏小山,柳三变,秦少游,以及清代之成容若,庶乎近之。

词学图录

张伯驹(1898-1982) 字家骐,号丛碧、春游主人、好好先生。河南项城人,张锦芳子,过继伯父张镇芳。与张学良、溥侗、袁克文称“民国四大公子”。收藏鉴赏家、书画家、诗词学家、京剧艺术研究家。曾任故宫博物院专门委员、国家文物局鉴定委员会委员,吉林省博物馆副研究员、副馆长,中央文史馆馆员。有《张伯驹词集》、《丛碧词话》、《红毹记梦》等,与黄君坦合著《清词选》。

 

共186,分10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八声甘州 三十自寿(近现代末当代初·张伯驹)  显示自动注释

几兴亡无恙旧河山,残棋一枰收。负陌头柳色,秦关百二,悔觅封侯。

前事都随逝水,明月怯登楼。甚五陵年少,骏马貂裘。

玉管珠弦欢罢,春来人自瘦,未减风流。问当年张绪,绿鬓可长留?

更江南、落花肠断,望连天、烽火遍中州。休惆怅、有华筵在,仗酒销愁。


踏莎行 送寒云宿霭兰室(近现代末当代初·张伯驹)  显示自动注释

银烛垂消,金钗欲醉,荒鸡数动还无睡。梦回珠幔漏初沈,夜寒定有人相忆。

酒后情肠,眼前风味,将离别更嫌憔悴。玉街归去暗无人,飘摇密雪如花坠。


浪淘沙(近现代末当代初·张伯驹)  显示自动注释

香雾湿汍澜,乍试衣单。小楼消息雨珊珊。斜捲珠帘人病起,无奈春寒。

愁思已无端,又减华颜。年年几见月团圆。燕子不来花落去,莫倚阑干。


人月圆 晚归和寒云韵(近现代末当代初·张伯驹)  显示自动注释

戍楼更鼓声迢递,小院月来时。绮筵人散,珠弦罢响,酒剩残卮。

锦屏寒重,帘波弄影,花怨春迟。愁多何处,江南梦好,难慰相思。


浪淘沙 金陵怀古(近现代末当代初·张伯驹)  显示自动注释

春水远连天。潮去潮还。莫愁湖上雨如烟。燕子归来寻旧垒,王谢堂前。

玉树已歌残,空说龙蟠。斜阳满地莫凭阑。往代繁华都已矣,只剩江山。


虞美人 将有吴越之行筵上别诸友(近现代末当代初·张伯驹)  显示自动注释

离怀易共韶光老,总是欢时少。西风昨夜损华颜,不及春花秋月自年年。

一身载得愁无数,都付江流去。别筵且复按红牙,明日青衫飘泊又天涯。


浪淘沙(近现代末当代初·张伯驹)  显示自动注释

零露欲成团,北斗阑干。乱虫泣语夜凉天。窗外西风吹又急,怕到秋残。

瘦减带围宽,添上炉檀。捲帘犹自怯轻寒。一病沈郎如小别,谢了芳兰。


如梦令(近现代末当代初·张伯驹)  显示自动注释

寂寞黄昏庭院,软语花阴立遍。湿透凤头鞋,玉露寒、侵苔藓。

休管,休管,明日天涯人远。


调笑令(近现代末当代初·张伯驹)  显示自动注释

明月,明月。明月照人离别。柔情似有还无,背影偷弹泪珠。

珠泪,珠泪,落尽灯花不睡。


卜算子(近现代末当代初·张伯驹)  显示自动注释

落叶掩重门,桂子香初定。今夜月明分外寒,照彻双人影。

薄袂倚虚廊,天外银河耿。街鼓无声未肯眠,忘却霜华冷。


摸鱼儿 同南田登万寿山(近现代末当代初·张伯驹)  显示自动注释

试登临、秋怀飘渺,长空澄澈如浣。关河迢递人千里,目断数行新雁。

杨柳岸,犹瘦曳烟丝,似诉闲愁怨。天低水远。正黄叶纷纷,白芦瑟瑟,一片斜阳晚。

空怀感,到处离宫荒馆,消歇燕娇莺婉。旧时翠辇经行处,惟有碧苔苍藓。

君不见,残弈局,频年几度沧桑换。兴亡满眼,只山色余青,湖光剩绿,待付谁家管。


八声甘州(近现代末当代初·张伯驹)  显示自动注释

忆长安春夜骋豪游,走马拥貂裘。指银瓶索酒,当筵看剑,往事悠悠。

三月莺花已倦,一梦觉扬州。襟上啼痕在,犹滞清愁。

又是登临怀感,听数声渔笛,落雁汀洲。看残烟堆叶,零乱不胜秋。

碧天长、白云无际,盼归期、帆影送轻鸥。倚阑处、才斜阳去,月又当楼。


浣溪沙(近现代末当代初·张伯驹)  显示自动注释

飒飒霜寒透碧纱,可堪锦瑟怨年华,风前独立鬓丝斜。

宛转柔情都似水,飘摇残梦总如花。人间何处不天涯。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张伯驹)

霜压高城画角寒。黄花满地雁横天。无边凄咽晚风前。

落叶打门声似雨,残灯支枕夜如年,那堪憔悴为秋怜。


摊破浣溪沙(近现代末当代初·张伯驹)  显示自动注释

相见时难别也难,背人无语怨春残。忍忆旧时回首地,泪偷弹。

眉叶懒描螺黛浅,鬓云愁映镜花寒。细雨一楼人寂寂,捲珠帘。


生查子(近现代末当代初·张伯驹)  显示自动注释

去年相见时,花好银蟾缺。明月正团圞,又奈人离别。

相逢复几时,还望花如雪。再别再相逢,明镜生华发。


浣溪沙(近现代末当代初·张伯驹)  显示自动注释

隔院笙歌隔寺钟,画阑北畔影西东,断肠人语月明中。

小别又逢金粟雨,旧欢却忆玉兰风,相思两地总相同。


念奴娇 中秋寄内(近现代末当代初·张伯驹)  显示自动注释

无人庭院,坠夜霜、湿透闲阶堆叶。月是团圞今夜好,可奈个人离别。

倚遍云阑,立残花径,触绪添凄咽。满身清露,更谁低问凉热。

记得去年今日,盈盈双袖,满地明如雪。只影那堪重对此,美景良辰虚设。

玉漏无声,银灯息焰,总是愁时节。谁家歌管,任他紫玉吹彻。


尉迟杯 伟卿病甚送其归里(近现代末当代初·张伯驹)  显示自动注释

归时路,又日晚、杜宇啼深树。无边芳草凄迷,绿到天涯何处。

东风应恨,吹不散、浓雰暗南浦。共销魂、且进离尊,阳关休唱西去。

回首旧梦成尘,犹恋此黄昏,一霎相聚。泪向君前双双落,肠断处、飞花乱舞。

如今是、萧条别院,步芳径、斜阳独自语。记当时、剩袂零襟,梦魂空想前侣。


东风第一枝 春雪(近现代末当代初·张伯驹)  显示自动注释

落地声微,沾衣力软,风欺弱絮无主。蓦催万树花开,旋湿一庭翠妩。

熏炉重熨,恁禁得、轻寒如许。待捲帘、双燕来时,应共落梅衔去。

灯黯黯、小楼雨误。泥滑滑、玉街路阻。怕消剩粉江山,暗融糁银院宇。

檐声凄断,怨身世、不胜高处。问谁怜、零霰残霙,借乞宿阴留护。


蝶恋花(近现代末当代初·张伯驹)  显示自动注释

眼底江山零落尽,愁雨愁风,更是重阳近。乌帽青衫尘扑鬓,重思往事眉痕晕。

孤馆凄凉灯一寸,睡也无聊,醒又无聊甚。明日朱颜成瘦损,夜长不管离人恨。


   其二(近现代末当代初·张伯驹)

欲诉离怀音信杳,雁影双双,又过西楼了。惆怅亭皋秋渐老,天涯遍是红心草。

纵说江南无限好,病酒疼花,暗损人年少。总为多情成懊恼,去时知悔来时早。


   其三(近现代末当代初·张伯驹)

深掩云屏山六扇,对语东风,依旧双双燕。小院酒阑人又散,斜阳犹恋残花面。

流水一分春一半,有限年华,却是愁无限。禁得日来情缱绻,任教醉也凭谁劝。



共186,分10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