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仗的特殊类型

四声与平仄


对仗

对仗的特殊类型

近体诗的声律规范

律句组合成篇的规则

拗句与拗救

借对某些字,用句中之意思来对仗本不很工整,但其字别有另一义可以和并行的句子中相对应的字成为工整的对仗。借对可借义,亦可借音。借意如:白法调狂象,玄言问老龙。玄言之玄乃“玄妙”之义。然玄亦有“黑色”义。此处借其“黑色”之义与“白法”之“白”形成对仗。借音如:事直皇天在,归迟白发生。皇天之“皇”与黄色之“黄”同音,此是借“黄”之音与“白”相对。

句内对出句与对句在本句内便有词语可形成对仗,句子其馀部分仍然是出句与对句相互对仗。若出句用句内对,对句的相应位置也必须用句内对。如:花须柳眼各无赖,紫蝶黄蜂俱有情。出句“花须”对“柳眼”;对句“紫蝶”对“黄蜂”。两句的地方仍是出句与对句相对。

流水对一般来说,对仗的两句为并列关系。若对仗的两句关系并非并列,即为流水对。

互成对在句中的同一位置运用同类词构成的复音词来形成对仗。如天与地、日与月、麟与凤等,若分别置于出句和对句,则属于工对或邻对;若两字合在一处用,且出对句在相应位置都使用这样的复音词,即为互成对。如: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天地”与“有无”即互成对之一例。

双声对指在诗句中,双声词可以与双声词构成对仗。所谓双声,指两个不同的汉字有相同的声母。要注意,两个字是否双声须置于同一历史时期进行考察。如“会贤”二字,在现代汉语中,其声母分别是“h”和“x”,两字不双声;而在中古汉语中,“会”、“贤”均属匣母,两字双声。诗韵沿用中古音系,在诗词中考察两字是否双声须以中古音为标准。如: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留连”与“自在”为双声对。

叠韵对指在诗句中,叠韵词可与叠韵词对仗。所谓叠韵,指两个不同的汉字韵基相同。如:蹉跎暮容色,怅望好林泉。“蹉跎”与“怅望”为叠韵对。

双声叠韵对指诗句中叠韵词与双声词可互为对仗。如:细草留连侵坐软,残花怅望近人开。“留连”双声、“怅望”叠韵,此即双声叠韵对。

切侧对又叫无情对。指出句与对在句字面上对仗工稳,但意思却全然不同。如:高材见汝胆齐落,矮树逢人肩互摩。“高材”、“矮树”字面上对仗工整,但意思毫不相关。此即切侧对。

在线测试 对仗词汇查询

如在学习过程中遇到任何问题,可添加助教微信号:souyunhongz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