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或作者: (已收录诗词753003 首)
筛选条件:范围   朝代 体裁 韵部
你还可以:按字在句中位置查询诗句按地理查询诗人诗集切换诗词显示方式:一韵一行方式

鹑之奔奔(先秦·诗经)  显示自动注释

《鹑之奔奔》,刺卫宣姜也。卫人以为,宣姜,鹑鹊之不若也。

鹑之奔奔,鹊之人之无良,我以为兄。(一章)

鹊之,鹑之奔奔人之无良,我以为(二章)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毛诗注疏》

鹑之奔奔》,刺卫宣姜也。卫人以为,宣姜,鹑鹊之不若也。刺宣姜者,刺其与公子顽为淫乱行,不如禽鸟。鹑音纯,䳺鹑鸟。䳺,乌南反。行,下孟反,下皆同。

[疏]“《鹑之奔奔》二章,章四句”至“不若”。正义曰:二章皆上二句刺宣姜,下二句责公不防闲也。顽与宣姜共为此恶,而独为刺宣姜者,以宣姜卫之小君,当母仪一国,而与子淫,尤为不可,故作者意有所主,非谓顽不当刺也。今“人之无良,我以为兄”,亦是恶顽之乱。

鹑之奔奔,鹊之彊彊。鹑则奔奔,鹊则彊彊然。笺云:奔奔、彊彊,言其居有常匹,飞则相随之貌。刺宣姜与顽非匹偶。彊音姜。《韩诗》云:“奔奔、彊彊,乘匹之貌。”人之无良,我以为兄。良,善也。兄,谓君之兄。笺云:人之行无一善者,我君反以为兄。君谓惠公。

[疏]“鹑之”至“为兄”。正义曰:言鹑,则鹑自相随奔奔然,鹊,则鹊自相随彊彊然,各有常匹,不乱其类。今宣姜为母,顽则为子,而与之淫乱,失其常匹,曾鹑鹊之不如矣。又恶顽,言人行无一善者,我君反以为兄,而不禁之也。恶顽而责惠公之辞。笺“奔奔”至“匹耦”。正义曰:序云“鹑鹊之不若”,则以奔奔、彊彊为相匹之善,故为居有常匹。定本、《集注》皆云“居有常匹”,则为“俱”者误也。《表记》引此證君命逆则臣有逆命,故注云:“彊彊、奔奔,争斗恶貌也。”

鹊之彊彊,鹑之奔奔。人之无良,我以为君。君,国小君。笺云:小君,谓宣姜。

[疏]传“君,国小君”。正义曰:夫人对君称小君。以夫妻一体言之,亦得曰君。襄九年《左传》筮穆姜曰君,其出乎是也。

鹑之奔奔》二章,章四句。

《诗经通论》

鹑之奔奔

鹑之奔奔,鹊之彊彊。人之无良,我以为兄!本韵。○兴而比也。下同。鹊之彊彊,鹑之奔奔。人之无良,我以为君!本韵。

小序谓「刺卫宣姜」。毛、郑以「我以为兄」谓「我君以为兄」,「君」谓惠公,「兄」谓顽;以「我以为君」为「小君」,小君谓宣姜,皆迂;上章「我」字谓「我君」,下章「我」字「国人自我」,亦未允。且均曰「人之无良」,何以谓一指顽,一指宣姜也?大抵「人」即一人,「我」皆自我,而「为兄」、「为君」乃国君之弟所言耳,盖刺宣公也。陆农师以上章为「娣刺宣姜」,下章为「妾刺宣姜」,尤凿。夫娣即妾,何所分焉?切合「兄」字、「君」字,稚甚!
毛、郑以上章之「我」为我君,下章之「我」国人自我,虽非,然犹愈集传以上章为代惠公之言,下章为国人自言也。
【鹑之奔奔二章,章四句。】

《汉语大词典》:奔奔  拼音:bēn bēn
(1).鸟类雌雄相随之貌。《诗·鄘风·鹑之奔奔》:“鹑之奔奔,鹊之彊彊。” 郑玄 笺:“奔奔、彊彊,言其居有常匹,飞则相随之貌。”《剪灯新话·牡丹灯记》:“狐绥绥而有荡,鹑奔奔而无良。”
(2).急走貌。 唐 沉亚之 《与潞鄜州书》:“且观将谒之,礼于其门,乃见纳客之官,奔奔而入,促促而出。”
分类:雌雄相随
《康熙字典》
  • 《唐韵》举云切《集韵》《韵会》拘云切,𠀤音军。
  • 夫人亦称君。《诗·鄘风》我以为君。《传》君国小君。《笺》夫人对君称小君。《论语》邦君之妻,邦人称之曰君夫人。称诸异邦曰寡小君,异邦人称之亦曰君夫人。
《现代字典》

拼音:jūn  
《康熙字典》
  • 《唐韵》博昆切《集韵》《韵会》《正韵》逋昆切,𠀤本平声。
  • 凡物皆言奔。《诗·鄘风》鹑之奔奔。《小雅》鹿斯之奔。《石鼓文》霝雨奔树。《韩愈·秋怀诗》鸣声若有意,颠倒相追奔。空堂黄昏暮,我坐默不言。
《康熙字典》
  • 《类篇》居良切,音姜。
  • 《诗·鄘风》鹊之彊彊。《笺》居有常匹,飞则相随之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