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或作者: (已收录诗词771451 首)
筛选条件:范围   朝代 体裁 韵部
你还可以:按字在句中位置查询诗句按地理查询诗人诗集切换诗词显示方式:一韵一行方式

定之方中(先秦·诗经)  显示自动注释

《定之方中》,美卫文公也。卫为狄所灭,东徙渡河,野处漕邑,齐桓公攘戎狄而封之。文公徙居楚丘,始建城市而营宫室,得其时制,百姓说之,国家殷富焉。

方中楚宫之以日,楚室树之榛栗,椅桐梓漆,爰伐琴瑟(一章)

升彼虚矣,以望楚矣。望楚与景山与京。降观于桑,卜云其吉,终然允臧(二章)

灵雨,命彼倌人星言夙驾,说于桑田匪直也人,秉心塞渊騋牝三千。(三章)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毛诗注疏》

定之方中》,美卫文公也。卫为狄所灭,东徙渡河,野处漕邑。齐桓公攘戎狄而封之。文公徙居楚丘,始建城市而营宫室,得其时制,百姓说之,国家殷富焉。春秋》闵公二年冬,“狄人入卫”。卫懿公及狄人战于荧泽而败。宋桓公迎卫之遗民渡河,立戴公以庐于漕。戴公立一年而卒。鲁僖公二年,齐桓公城楚丘而封卫,于是文公立而建国焉。定,丁佞反,下同。定,星名,《尔雅》云:“营室谓之定。”孙炎云:“定,正也。”“卫为狄所灭”,一本作“狄人”,本或作“卫懿公为狄所灭”,非也。漕音曹。攘,如羊反。说音悦。荧,迥丁反。庐,力居反。

[疏]“《定之方中》三章,章七句”至“富焉”。正义曰:作《定之方中》诗者,美卫文公也。卫国为狄人所灭,君为狄人所杀,城为狄人所入。其有遗馀之民,东徙渡河,暴露野次,处于漕邑。齐桓公攘去戎狄而更封之,立文公焉。文公乃徙居楚丘之邑,始建城,使民得安处。始建市,使民得交易。而营造宫室,既得其时节,又得其制度,百姓喜而悦之。民既富饶,官亦充足,致使国家殷实而富盛焉,故百姓所以美之。言封者,卫国巳灭,非谓其有若新造之然,故云封也。言徙居楚丘,即二章升墟、望楚、卜吉、终臧,是也。而营宫室者,而首章“作于楚宫”,“作于楚室”,是营宫室也。建成市,经无其事,因徙居而始筑城立市,故连言之。毛则“定之方中”,“揆之以日”,皆为得其制。既得其制,则得时可知。郑则“定之方中”得其时,“揆之以日”为得其制,既营室得其时,树木为豫备,雨止而命驾,辞说于桑田,故“百姓说之”。“匪直也人,秉心塞渊”,是悦之辞也。国家殷富,则“騋牝三千”是也。序先言徙居楚丘者,先言所徙之处,乃于其处而营宫室,为事之次。而经主美宫室得其时制,乃追本将徙观望之事,故与序倒也。国家殷富,在文公末年,故《左传》曰:“元年,革车三十乘;季年,乃三百乘。”明其“騋牝三千”亦末年之事也。此诗盖末年始作,或卒后为之。笺“《春秋》”至“国焉”。正义曰:此序总说卫事,故直云“灭卫”,不必斥懿公。《载驰》见懿公死而戴公立,夫人之唁,戴公时,故言懿公为狄人所灭。实灭也,而《木瓜序》云“卫国有狄人之败”者,败、灭一也。但此见文公灭而复兴,《载驰》见国灭而唁兄,故言灭。《木瓜》见国败而救之,故言败。是文势之便也。闵二年《左传》曰:“狄人侵卫。卫懿公好鹤,鹤有乘轩者。将战,国人受甲者皆曰:‘使鹤!鹤实有禄位。余焉能战?’公与石祈子玦,与宁庄子矢,使守,曰:‘以此赞国,择利而为之。’与夫人绣衣,曰:‘听于二子。’渠孔御戎,子伯为右,黄夷前驱,孔婴齐殿。及狄人战于荥泽,卫师败绩,遂灭卫。”是为狄所灭之事。传言“灭”,经书“入”者,贾逵云:“不与夷狄得志于中国。”杜预云:“君死国散,经不书灭者,狄不能赴,卫之君臣皆尽,无复文告,齐桓为之告诸侯,言狄巳去,言卫之存,故但以‘入’为文。”是《春秋》书“入”之意也。《》则据实而言,以时君死民散,故云“灭”耳。言东徙渡河,则战在河北也。《禹贡》豫州,“荥波既猪”,注云:“沇水溢出河为泽,今塞为平地,荥阳民犹谓其处为荥泽,其在县东。《春秋》鲁闵公二年,卫侯及狄人战于荥泽,此其地也。”如《禹贡》之注,则当在河南。时卫都河北,狄来伐而御之。既败而渡河,在河北明矣,故杜预云“此荥泽当在河北”。但沇水发源河北,入于河,乃溢为荥,则沇水所溢,被河南北,故河北亦有荥泽,但在河南多耳。故指其猪水大处,则在豫州。此战于荥,则在其北畔,相连犹一物,故云“此其地也”。《左传》又曰:“及败,宋桓公逆诸河,霄济。卫之遗民男女七百有三十人,益之以共、滕之民为五千人。立戴公以庐于漕。”是宋桓迎卫之遗民渡河,立戴公庐于漕之事。杜预云“庐,舍也”。言国都亡灭,且舍于此也。此渡河处漕,戴公时也。传唯言戴公之立,不言其卒,而《世家》云:“戴公申元年卒,复立其弟文公。二十五年,文公卒。”案经僖二十五年,“卫侯毁卒”,则戴公之立,其年即卒,故云一年。然则狄以十二月入卫,懿公死。其月,戴公立而卒。又文公立,故闵二年传说卫文公衣“大布之衣、大帛之冠”,服虔云“戴公卒在于此年”,杜预云“卫文公以此年冬立”,是也。戴公立未逾年,而成君称谥者,以卫既灭而立,不系于先君,故臣子成其丧而为之谥。而为之谥者,与系世者异也。又言僖二年齐桓城楚丘而封卫者,《春秋》“僖二年春王正月,城楚丘”。《左传》曰“诸侯城楚丘而封卫”,是也。引證齐桓公攘戎狄而封之,《木瓜序》云“救而封之”,与此一也。《左传》无攘戎狄救卫之事,此言攘戎狄者,以卫为狄所灭,民尚畏狄。闵二年传曰:“齐侯使公子无亏帅车三百乘以戍漕。”至僖二年,又帅诸侯城楚丘,于是戎狄避之,不复侵卫。是亦攘救之事,不必要与狄战,故《乐纬·稽耀嘉》云:“狄人与卫战,桓公不救。于其败也,然后救之。”宋均注云:“救,谓使公子无亏戍之。”《公羊传》曰:“以城楚丘,为力能救之,则救之可也。”是戍漕、城楚丘并是救之之事也。灭卫者,狄也。兼言戎者,戎狄同类,协句而言之。序自“攘戎狄而封之”以上,总说卫事,不指其君,故为狄所灭,懿公时也。野处漕邑,戴公时也。攘戎狄而封之,文公时也。自“文公徙居楚丘”以下,指说文公建国营室得其制,所以美之,故笺云:“于是文公立而建国焉。”

定之方中,作于楚宫。定,营室也。方中,昏正四方。楚宫,楚丘之宫也。仲梁子曰:“初立楚宫也。”笺云:楚宫,谓宗庙也。定星昏中而正,于是可以营制宫室,故谓之营室。定昏中而正,谓小雪时,其体与东壁连正四方。揆之以日,作于楚室。揆,度也。度日出日入,以知东西。南视定,北准极,以正南北。室犹宫也。笺云:楚室,居室也。君子将营宫室,宗庙为先,厩库为次,居室为后。揆,葵癸反。度,待洛反,下同。“视”,字又作“视”,音同。厩,居又反。树之榛栗,椅桐梓漆,爰伐琴瑟。椅,梓属。笺云:爰,曰也。树此六木于宫者,曰其长大可伐以为琴瑟。言豫备也。榛,侧巾反。椅,于宜反。《草木疏》云:“梓实桐皮曰椅也。”梓音子。漆音七。长,丁丈反。

[疏]“定之”至“琴瑟”。毛以为,言定星之昏正四方而中,取则视之以正其南,因准极以正其北,作为楚丘之宫也。度之以日影,度日出之影与日入之影,以知东西,以作为楚丘之室也。东西南北皆既正方,乃为宫室。别言宫室,异其文耳。既为宫室,乃树之以榛、栗、椅、桐、梓、漆六木于其宫中,曰此木长大,可伐之以为琴瑟。言公非直营室得其制,又能树木为豫备,故美之。郑以为,文公于定星之昏正四方而中之时,谓夏之十月,以此时而作为楚丘之宫庙。又度之以日影而营表其位,正其东西南北,而作楚丘之居室。室与宫俱于定星中而为之,同度日影而正之,各于其文互举一事耳。馀同。传“楚宫”至“立楚宫”。正义曰:《郑志》“张逸问:‘楚宫今何地?仲梁子何时人?’答曰:‘楚丘在济河间,疑在今东郡界中。仲梁子,先师,鲁人,当六国时,在毛公前。然卫本河北,至懿公灭,乃东徙渡河,野处漕邑,则在河南矣。又此二章升漕墟望楚丘,楚丘与漕不甚相远,亦河南明矣。故疑在东郡界中。’”杜预云“楚丘,济阴成武县西南,属济阴郡”,犹在济北,故云“济河间”也。但汉之郡境巳不同,郑疑在东郡,杜云济阴也。毛公,鲁人,而春秋时鲁有仲梁怀,为毛所引,故言“鲁人”,当六国时,盖承师说而然。笺“定星”至“四方”。正义曰:传虽不以方中为记时,亦以定为营室方中为昏正四方,而笺以为记时,故因解其名定为营室及其方中之意。《释天》云:“营室谓之定。”孙炎曰“定,正也。天下作宫室者,皆以营室中为正。”此言定星昏中而正四方,于是可以营制宫室,故谓之营室,是取《尔雅》为说也。然则毛不取记时,而名营室者,为视其星而正南北,以营宫室,故谓之营室。又云定星昏而正中,谓小雪时。小雪者,十月之中气。十二月皆有节气,有中气。十月立冬节,小雪中于此时,定星昏而正中也。又解中得方者,由其体与东壁相成,故得正四方,以于列宿,室与壁别星,故指室云其体,又壁居南,则在室东,故因名东壁。《释天》云:“娵觜之口,营室东壁也。”孙炎曰:“娵觜之口,叹则口开方,营室东壁四方似口,故因名云。”是也。此定之方中,小雪时,则在周十二月矣。《春秋》“正月城楚丘”,《谷梁传》曰:“不言城卫,卫未迁。”则诸侯先为之城其城,文公乃于其中营宫室也。建城在正月,则作室亦正月矣。而云“得时”者,《左传》曰:“凡土功,水昏正而裁,日至而毕。”则冬至以前,皆为土功之时。以历校之,僖二年闰馀十七,则闰在正月之后,正月之初未冬至,故为得时也。笺言定星中,小雪时,举其常期耳,非谓作其楚宫即当十月也。如此,则小雪以后方兴土功。而《礼记》云“君子既蜡不兴功”者,谓不复兴农功,而非土功也。《月令》仲秋云“是月也,可以筑城郭,建都邑”者,秦法与周异。仲冬云“命有司曰:‘土事无作’,亦与《左传》同。然则《左传》所云乃是正礼。而《召诰》于三月之下营洛邑之事,于周之三月起土功,不依礼之常时者,《郑志》答赵商云:“传所言者,谓庸时也。周、召之作洛邑,因欲观众殷乐之与否。”则由欲观民之意,故不依常时也。传“度日”至“南北”。正义曰:此度日出日入,谓度其影也。故《公刘》传曰“考于日影”,是也。其术则《匠人》云:“水地以县,置槷以县,视以影。为规,识日出之影与日入之影,昼参诸日中之影,夜考之极星,以正朝夕。”注云:“于四角立植而县以水,望其高下。高下既定,乃为位而平地。于所平之地中央,树八尺之臬,以县正之。视之以其影,将以正四方也。日出日入之影,其端则东西正也。又为规以识之者,为其难审也。自日出而画其影端,以至日入既,则为规。测影两端之内,规之,规之交乃其审也。度两交之间,中屈之以指臬,则南北正也。日中之影最短者也。极星,谓北辰也。”是揆日瞻星以正东西南北之事也。如《匠人》注度日出日入之影,不假于视定、视极,而东西南北皆知之。此传度日出入,以知东西,视定、极以正南北者,《考工》之文止言以正朝夕,无正南北之语,故规影之下别言“考之极星”,是视极乃南北正矣。但郑因屈横度之绳,即可以知南北,故细言之,与此不为乖也。唯传言“南视定”者,郑意不然。何者?以《匠人》云“昼参诸日中之影”,不言以定星参之。经、传未有以定星正南北者,故上笺以定为记时,异于传也。传以视定为正南北,则四句同言得制,非记时也。传“室犹宫”。正义曰:《释宫》云:“宫谓之室,室谓之宫。”郭璞曰:“皆所以通古今之异语。”明同实而两名,故云“室犹宫”也。笺“楚室”至“为后”。正义曰:《释宫》以宫室为一,谓通而言之,其对文则异,故上笺楚宫谓庙,此楚室谓居室,别其文以明二者不同也。故引《曲礼》曰:“君子将营宫室,宗庙为先,厩库为次,居室为后。”明制有先有后,别设其文也。《》与《斯干》皆述先作宗庙,后营居室也。传“椅,梓属”。正义曰:《释木》云:“椅,梓也。”舍人曰:“梓一名椅。”郭璞曰:“即楸也。”《湛露》曰:“其桐其椅。”桐椅既为类,而梓一名椅,故以椅桐为梓属。言梓属,则椅梓别,而《释木》椅梓为一者,陆机云“梓者,楸之疏理白色而生子者为梓,梓实桐皮曰椅”,则大类同而小别也。笺云“树此六木于宫中”,明其别也。定本“椅,梓属”,无“桐”字,于理是也。

升彼虚矣,以望楚矣。望楚与堂,景山与京,虚,漕虚也。楚丘有堂邑者。景山,大山。京,高丘也。笺云:自河以东,夹于济水,文公将徙,登漕之虚以望楚丘,观其旁邑及其丘山,审其高下所依倚,乃后建国焉,慎之至也。虚,起居反,本或作“墟”。夹,居洽反。济,节礼反。倚,于绮反。降观于桑。地势宜蚕,可以居民。卜云其吉,终然允臧。龟曰卜。允,信。臧,善也。建国必卜之,故建邦能命龟,田能施命,作器能铭,使能造命,升高能赋,师旅能誓,山川能说,丧纪能诔,祭祀能语,君子能此九者,可谓有德音,可以为大夫。使,所吏反。能说如字。《郑志》“问曰:‘山川能说,何谓也?’答曰:两读。或言说,说者,说其形势也。或曰述,述者,述其故事也。述读如“遂事不谏”之遂。’”{亻疆}本又作“{讠疆}”,又作“诔”,皆力水反。《说文》云:“{讠疆},祷也,累功德以求福也。”诔,谥也。“为卿大夫”,一本无“卿”字。

[疏]“升彼”至“允臧”。正义曰:此追本欲迁之由,言文公将徙,先升彼漕邑之墟矣,以望楚丘之地矣,又望其傍堂邑及景山与京丘。言其有山林之饶,高丘之阻,可以居处。又下漕墟而往观于其处之桑,既形势得宜蚕桑,又茂美可以居民矣。人事既从,乃命龟卜之,云从其吉矣,终然信善,非直当今而巳。乃由地势美而卜又吉,故文公徙居楚丘而建国焉。传“虚漕”至“高丘”。正义曰:知墟,漕墟者,以文公自漕而徙楚丘,故知升漕墟。盖地有故墟,高可登之以望,犹僖二十八年《左传》称“晋侯登有莘之墟”也。升墟而并望楚堂,明其相近,故言楚丘有堂邑,楚丘本亦邑也。但今以为都,故以堂系楚丘而言之。《释诂》云:“景,大也。”故知景山为大山。京与山相对,故为高丘。《释丘》云:“绝高为之京。”郭璞曰:“人力所作也。”又云:“非人为之丘。”郭璞曰:“地自然生。”则丘者,自然而有:京者,人力所为,形则相类,故云“京,高丘也”。《公刘》笺云“绝高为之京”,与此一也。《皇矣》传曰“京,大阜也”,以与“我陵”、“我阿”相接,类之,故为大阜。笺“自河”至“济水”。正义曰:笺解楚丘所在,故云“自河以东,夹于济水”,言楚丘在其间。《禹贡》云:“道沇水,东流为济,入于河,溢为荥。东出于陶丘北,又东至于菏,又东北会于汶。”是济自河北而南入于河,又出而东。楚丘在于其间,西有河,东有济,故云“夹于济水”也。传“龟曰卜”至“大夫”。正义曰:《大卜》曰:“国大迁,大师,则贞龟。”是建国必卜之。《》云“爰契我龟”,是也。大迁必卜,而筮人掌九筮,“一曰筮更”,注云:“更,谓筮迁都邑也。”《郑志》答赵商云:“此都邑比于国为小,故筮之。”然则都邑则用筮,国都则卜也。此卜云“终吉”,而僖三十一年又迁于帝丘,而言“终善”者,卜所以决疑,卫为狄人所灭,国人分散,文公徙居楚丘,兴复祖业,国家殷富,吉莫如之。后自更,以时事不便而迁,何害“终然允臧”也。传因引“建邦能命龟”,證“建国必卜之”,遂言“田能施命”。以下本有成文,连引之耳。建邦能命龟者,命龟以迁,取吉之意。若《少牢》史述曰:“假尔大筮有常,孝孙某来日丁亥,用荐岁事于皇祖伯某,以某妃配某氏,尚飨。”《士丧》卜曰:“哀子某,卜葬其父某甫。考降,无有近悔。”如此之类也。建邦亦言某事以命龟,但辞亡也。田能施命者,谓于田猎而能施教命以设誓,若《士师职》云:“三曰禁,用诸田役。”注云:“禁,则军礼曰:‘无于车无自后射其类也。’”《大司马职》云:“斩牲,以左右徇陈,曰:‘不用命者,斩之。’”是也。田所以习战,故施命以戒众也。作器能铭者,谓既作器,能为其铭。若《栗氏》“为量,其铭曰:‘时文思索,允臻其极。嘉量既成,以观四国。永启厥后,兹器维则。’”是也。《大戴礼》说武王盘盂几杖皆有铭,此其存者也。铭者,名也,所以因其器名而书以为戒也。使能造命者,谓随前事应机,造其辞命以对,若屈完之对齐侯,国佐之对晋师,君无常辞也。升高能赋者,谓升高有所见,能为诗赋其形状,铺陈其事势也。师旅能誓者,谓将帅能誓戒之,若铁之战,赵鞅誓军之类。山川能说者,谓行过山川,能说其形势,而陈述其状也。《郑志》“张逸问:‘传曰山川能说,何谓?’答曰:‘两读。或云说者,说其形势。或云述者,述其古事。’”则郑为两读,以义俱通故也。丧纪能诔者,谓于丧纪之事,能累列其行,为文辞以作谥,若子囊之诔楚恭之类,故《曾子问》注云:“诔,累也,累列生时行迹,以作谥。”是也。祭祀能语者,谓于祭祀能祝告鬼神而为言语,若荀偃祷河、蒯瞆祷祖之类是也。君子由能此上九者,故可为九德,乃可以列为大夫。定本、《集注》皆云“可谓有德音”,与俗本不同。独言可以为大夫者,以大夫,事人者,当贤著德盛乃得位极人臣。大夫,臣之最尊,故责其九能。天子诸侯嗣世为君,不可尽责其能此九者,

灵雨既零,命彼倌人。星言夙驾,说于桑田。零,落也。倌人,主驾者,笺云:灵,善也。星,雨止星见。夙,早也。文公于雨下,命主驾者:雨止,为我晨早驾,欲往为辞说于桑田,教民稼穑。务农急也。倌音官,徐古患反,《说文》云:“小臣也。”星言,《韩诗》云:“星精也。”说,毛始锐反,舍也。郑如字。辞,说。见,贤遍反。为,于伪反。匪直也人,非徒庸君。秉心塞渊,秉,操也。笺云:塞,充实也。渊,深也。操,七刀反。騋牝三千。马七尺以上曰騋。騋马与牝马也。笺云:国马之制,天子十有二闲,马六种,三千四百五十六匹。邦国六闲,马四种,千二百九十六匹。卫之先君兼邶、鄘而有之,而马数过礼制。今文公灭而复兴,徙而能富,马有三千,虽非礼制,国人美之。騋牝,上音来,马六尺巳上也;下频忍反,徐扶死反。上,时掌反。种,章勇反,下同。过礼,一本作“过礼制”。复,符富反。

[疏]“灵雨”至“三千”。正义曰:此章说政治之美。言文公于善雨既落之时,命彼倌人云:汝于雨止星见,当为我早驾,当乘之往辞说于桑田之野,以教民之稼穑。言文公既爱民务农如此,则非直庸庸之人,故秉操其心,能诚实且复深远,是善人也。既政行德实,故能兴国,以致殷富,騋马与牝马乃有三千,可美之极也。传“倌人,主驾者”。正义曰:以命之使驾,故知主驾者。诸侯之礼亡,未闻倌人为何官也。传“马七尺”至“牝马”。正义曰:七尺曰騋,《廋人》文也。定本云“六尺”,恐误也。此三千,言其总数。国马供用,牝牲俱有,或七尺六尺,举騋牝以互见,故言騋马与牝马也。知非直牝而七尺有三千者,以诸侯之制,三千已多,明不得独牝有三千。《辀人职》注云:“国马,谓种马、戎马、齐马、道马,高八尺,田马七尺,驽马六尺。”此天子国马有三等,则诸侯国马之制不一等,明不独七尺也。乘车、兵车及田车高下各有度,则诸侯亦齐、道高八尺,田马高七尺,驽马高六尺。独言騋马者,举中言之。笺“国马”至“美之”。正义曰:言国马,谓君之家马也。其兵赋,则《左传》曰“元年革车三十乘,季年乃三百乘”,是也。

天子十有二闲,马六种;邦国六闲,马四种,皆《校人》文也。其天子三千四百五十六匹,诸侯千二百九十六匹,皆推《校人》而计之。《校人》又曰:“凡颁良马而养乘之,乘马一师四圉,三乘为皂,皂一趣马;三皂为系,系一驭夫;六系为厩,厩一仆夫;六厩成校,校有左右。驽马三良马之数。”注云:“二耦为乘。自乘至厩,其数二百一十六匹。《》:‘干为马。’此应干之策也。至校变言成者,明六马各一厩,而王马小备也。校有左右,则良马一种者四百三十二匹,五种合二千一百六十匹。驽马三之,则为千二百九十六匹。五良一驽,凡三千四百五十六匹,然后王马大备。”由此言之,六厩成校,校有左右,则为十二厩,即是十二闲,故郑又云“每厩为一闲”,明厩别一处,各有闲卫,故又变厩言闲也。以一乘四匹,三乘为皂,则十二匹。三皂为系,则三十六匹。六系成厩,以六乘三十六,则二百一十六匹。故云自乘至厩,其数二百一十六匹,应干之策。谓变者,为揲蓍用四,四九三十六,谓一爻之数。纯干六爻,故二百一十六也。以校有左右,故倍二百一十六,为四百三十二。驽马三之,又三乘此四百三十二,为千二百九十六匹。此天子之制,虽驽马数言三良,亦以三驽之数共厩为一闲。诸侯言六闲,马四种,则不种为二闲,明因驽三良之数而分为三闲,与上三种各一闲,而六闲,皆二百一十六匹,以六乘之,故诸侯千二百九十六匹也。是以《校人》又云:大夫四闲,马二种。郑因诸侯不种为二闲,亦分驽马为三,故注云诸侯有齐马、道马、田马,大夫有田马,各一闲,其驽皆分为三,是也。故《郑志》“赵商问曰:‘《校人职》天子十有二闲,马六种,为三千四百五十六匹。邦国六闲,马四种,为二千五百九十二匹。家四闲,马二种,为千七百二十八匹。商案大夫食县,何由能供此马?《司马法》论之,一甸之田方八里,有戎马四匹,长毂一乘。今大夫采四甸,一甸之税以给王,其馀三甸裁有十二匹。今就《校人职》相觉甚异。’答曰:‘邦国六闲,马四种,其数适当千二百九十六匹。家四闲,马二种,又当八百六十四。今子何术计之乎?此马皆国君之制,非民之赋。《司马法》甸有戎马四匹,长毂一乘,此谓民出军赋,无与于天子国马之数。’”是郑计诸侯大夫之明数也。赵商因校有左右,谓二厩为一闲,故其数皆倍而误。郑以十二厩即十二闲数,诸侯大夫闲数,驽与良同,故云“子以何术计之”。郑以诸侯之马千二百九十六匹,而此亦诸侯之国,马有三千,过制,明非始文公,所从远矣,故本之先君,言由卫之先君兼邶、鄘而有之。谓有此邶、鄘之富,而马数过礼制,故今文公过制也。然则三千之数,违礼者也。而《校人》注引《》云“‘騋牝三千’,王马之大数”者,以三千与王马数近相当,故因言之。其实此数非王马之数也。

定之方中》三章,章七句。

《诗经通论》

定之方中

定之方中,作于楚宫。本韵。揆之以日,作于楚室。树之榛、栗[评]树字贯下句。椅、桐、梓、漆爰伐琴本韵。○赋也。下同。[评]妙,结语勿泥。升彼虚矣,以望楚本韵。矣。望楚与堂,景山与京;降观于桑。卜云其吉,终焉允臧。本韵。灵雨既零命彼倌人通韵。[评]整而雅。星言夙驾说于桑田匪直也人。秉心塞渊,騋牝三千。本韵。

小序谓「美卫文公」,是。伪传以为鲁僖公城楚丘以备戎,史克颂之。按僖二年经书「春王正月,城楚丘」。季明德以为鲁地,近是。若此诗则自卫事也。伪传袭季氏之说以解此诗,不可从。
[一章]「定」,星名。尔雅「营室谓之定」。「椅、桐、梓、漆」顶「树之榛、栗」句;「爰伐琴、瑟」结「椅、桐、梓、漆」句。顺因桐、梓以言琴、瑟,意主祝其久居于此,所植之木异时直可伐为琴、瑟之用,犹唐人诗「种松皆作老龙鳞」也。下「终焉戍臧」正其意,非真欲伐之也。孟子云「故国乔木」,可见乔木亦为故国之徵,岂有伐之者哉!郑氏曰「豫备也」。苏氏曰「种树者求用于十年之后,其不求近功凡类此矣」。皆谓真欲伐之,其固执而陋如此。
[二章]「虚」,何玄子曰:「按管子大匡篇云:『狄人伐卫,卫君出致于虚,桓公且封之。』所谓『出致于虚』者,言出于虚地以致其告急之词。命于齐,则虚为卫地信矣。」「观桑」,侄炳曰:「旧谓桑木。按此章通是相地形势,似不应夹入桑木;疑『桑』亦地名。鄘风『桑中』,旧谓沬乡中小地,今意当在楚丘之傍,与漕墟相属,故从虚而降观之。且诗云『望楚』,亦第望之而已,犹未身历楚丘,何缘便降至其下,察树木而辨土宜哉?」
[三章]「灵雨」,旧谓「善雨」,是。或谓灵,星名,不可从。「星言」,犹今人言「星速」、「星夜」。旧谓雨止见星,则「言」字无著落。「匪直也人」,严氏曰:「直,犹特也。孟子曰『非直为观美也』。言文公务农以蕃育其人,非特人也。文公操心塞实而渊深,故能致国富强,至于騋马与牝马共有三千匹。举物之蕃息,则人之蕃息可知矣。」此说是。或疑文公薄德,不足以当「秉心塞渊」之语。不知此语本不甚重,「仲氏任只,其心塞渊」,妇人亦足当之,文公何不可当乎!「塞」,实也,「渊」,深也,其义止此。自解者误援「刚而塞」及「齐圣广渊」等语为解,是以执泥不通。左传曰:「文公大布之衣,大帛之冠;务财,训农,通商,惠工,敬教,劝学,授方,任能。元年,革车三十乘;季年乃三百乘。」与此诗合。
【定之方中三章,章七句。】

《汉语大词典》:琴瑟  拼音:qín sè
(1).乐器,琴和瑟。亦偏指琴瑟的一种。《书·益稷》:“戛击鸣球,搏拊琴瑟以咏,祖考来格。” 晋 陆机 《拟西北有高楼》诗:“佳人抚琴瑟,纤手清且闲。”琴,一本作“ 瑶 ”。 唐 杜甫 《锦树行》:“飞书 白帝 营斗粟,琴瑟几杖柴门幽。” 明 梁辰鱼 《浣纱记·见王》:“桐作琴瑟,音调和也。” 郭沫若 《历史人物·隋代大音乐家万宝常》:“琴瑟的输入,大约在 春秋 初年。”
(2).指琴瑟之声,古人以之为雅乐正声。《荀子·非相》:“听人以言,乐于钟鼓琴瑟。” 五代 王定保 《唐摭言·统序科第》:“琴瑟不改,而清浊殊涂;丹漆不施,而丰俭异致。” 元 方回 《仇仁近百诗序》:“琴瑟具而淫哇退舍;衣冠正而强暴拱手。”
(3).弹奏琴瑟。《诗·周南·关雎》:“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后比喻夫妇间感情和谐。亦借指夫妇、匹配。 宋 苏轼 《答求亲启》:“许敦兄弟之好,永结琴瑟之欢。” 明 王錂 《春芜记·感叹》:“我年已逼桑榆,尔尚未谐琴瑟。” 清 蒲松龄 《聊斋志异·竹青》:“且卿与仆,名为琴瑟,而不认一家,奈何!”
(4).比喻朋友的融洽情谊。 三国 魏 曹植 《王仲宣诔》:“吾与夫子,义贯丹青,好和琴瑟。” 南朝 梁 刘峻 《广绝交论》:“心同琴瑟,言郁郁于兰茝;道叶胶漆,志婉娈于埙篪。” 唐 陈子昂 《春夜别友人》诗:“离堂思琴瑟,别路绕山川。”
《汉语大词典》:塞渊(塞渊)  拼音:sāi yuān
谓笃厚诚实,见识深远。《诗·邶风·燕燕》:“ 仲氏 任只,其心塞渊。” 孔颖达 疏:“言 仲氏 有大德行也,其心诚实而深远也。”《汉书·叙传下》:“ 安世 温良,塞渊其德。” 唐 王维 《汧阳郡太守王公夫人安喜县君成氏墓志铭》:“哀缠圣善,痛七子之无依;文叙塞渊,冀九原之可识。” 宋 叶适 《国子祭酒赠宝谟阁待制李公墓志铭》:“奚夫子之并登兮,独内秉而塞渊。”
分类:笃厚厚诚
《汉语大词典》:桑田  拼音:sāng tián
(1).种植桑树与农作物的田地。《诗·鄘风·定之方中》:“星言夙驾,说于桑田。”
(2).也专指植桑之田。 唐 韦应物 《听莺曲》诗:“伯劳飞过声局促,戴胜下时桑田绿。”《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七八回:“过了半年光景,他忽然有事要到 肇庆 去巡阅,他便说出来要顺便踏勘桑田。这个风声传了出去,吓得那些承办蚕桑的乡绅,屎屁直流!”
(3).指桑田沧海的相互变化。 明 杨珽 《龙膏记·游仙》:“看人间几变桑田,忙提觉柱下仙官,早唤醒绣户婵娟,休恋着舞镜飞鸾。” 清 吴伟业 《海户曲》:“遂使 相如 夸陆海,肯教 王母 笑桑田。”参见“ 桑田沧海 ”。
(4).古地名。 虢 地。《左传·僖公二年》:“ 虢公 败 戎 于 桑田 。” 杨伯峻 注:“ 桑田 即今 河南省 灵宝县 之 稠桑驿 。”
《汉语大词典》:楚宫  拼音:chǔ gōng
(1).古宫殿名。 春秋 卫文公 在 楚丘 (今 河南 滑县 )营建。《诗·鄘风·定之方中》:“定之方中,作于 楚宫 。” 朱熹 集传:“ 楚宫 , 楚丘 之宫也…… 卫 为狄所灭, 文公 徙居 楚丘 ,营立宫室。”
(2).古宫殿名。 春秋 鲁襄公 营建。因仿 楚国 样式,故称。《左传·襄公三十一年》:“公作 楚宫 。” 杜预 注:“适 楚 ,好其宫,归而作之。”
(3).古 楚国 的宫殿。 唐 杜甫 《咏怀古迹》之二:“最是 楚 宫俱泯灭,舟人指点到今疑。” 唐 李商隐 《柳》诗:“ 灞 岸已攀行客手, 楚 宫先骋舞姬腰。” 清 邓汉仪 《题息夫人庙》诗:“ 楚 宫慵扫黛眉新,只自无言对暮春。”
《汉语大词典》:方中  拼音:fāng zhōng
(1).正中。《诗·鄘风·定之方中》:“定之方中,作于 楚 宫。” 朱熹 集传:“定,北方之宿,营室星也。此星昏而正中,夏正十月也。”《管子·幼官》:“发善必审于密,执威必明于中,此居图方中。” 尹知章 注:“此立时之政, 管氏 别五其图,谓之方图,而上位居中。”
(2).犹世间。对“方外”而言。《世说新语·德行》“未尝见其喜愠之色” 刘孝标 注引《嵇康别传》:“此亦方中之美范,人伦之胜业也。”
(3).指古代帝王的寿穴。《史记·酷吏列传》:“﹝ 张汤 ﹞调为 茂陵 尉,治方中。” 裴骃 集解:“《汉书音义》曰:‘方中,陵上土作方也。 汤 主治之。’ 苏林 曰:‘天子即位,豫作陵,讳之,故言方中。’” 宋 程大昌 《考古编·周太祖葬剑甲衮冕》:“然尝记 唐 人有一书,备载 乾陵 之役:每凿地得土一车,即载致千里外,换受沙砾以回,实之方中,故方中不复本土。”
(4).始处正中。《庄子·天下》:“日方中方睨,物方生方死。” 陆德明 释文:“谓日方中而景已复昃。”
《汉语大词典》:秉心  拼音:bǐng xīn
持心。《诗·鄘风·定之方中》:“匪直也人,秉心塞渊。”《汉书·楚元王刘交传》:“论议正直,秉心有常。”《旧唐书·德宗纪下》:“而秉心匪彝,自底不类。” 明太祖 《封刘基诚意伯诰》:“秉心坚贞,怀才助朕。” 清 纪昀 《阅微草堂笔记·姑妄听之三》:“虽谓秉心贞正,感动幽灵,亦未必不然也。”
分类:持心
《汉语大词典》:灵雨(灵雨)  拼音:líng yǔ
(1).好雨。《诗·鄘风·定之方中》:“灵雨既零,命彼倌人,星言夙驾,说于桑田。” 郑玄 笺:“灵,善也。” 宋 苏轼 《与孟震同游常州僧舍》诗之三:“待向三茆乞灵雨,半篙流水赠君行。” 元 关汉卿 《窦娥冤》第四折:“昔 于公 曾表白 东海 孝妇,果然是感召得灵雨如泉。” 郑泽 《长沙谒烈士祠》诗:“灵雨飘东风,祠堂载瞻仰。”
(2).喻君王的恩泽。 唐 杨巨源 《春日奉献圣寿无疆词》之一:“灵雨含双阙,雷霆肃万方。” 宋 苏轼 《谢赐恤刑诏书表》之二:“凯风养物,散为扇暍之凉;灵雨应时,同沾执热之濯。”
《汉语大词典》:景山  拼音:jǐng shān
(1).大山;高山。《诗·鄘风·定之方中》:“望 楚 与 堂 ,景山与京。” 毛 传:“景山,大山。” 晋 成公绥 《啸赋》:“游崇岗,陵景山,临岩侧,望流川。”
(2).山名。在 河南省 偃师县 南。《诗·商颂·殷武》:“陟彼 景山 ,松柏丸丸。” 朱熹 集传:“ 景 ,山名, 商 所都也。” 三国 魏 曹植 《洛神赋》:“经 通谷 ,陵 景山 。”
(3).山名。在 北京市 。又名 万岁山 、 煤山 。系人工堆积而成。有五峰,东西排列,各建琉璃瓦亭。 明 末, 李自成 率领农民起义军攻入 北京 时, 崇祯帝 自缢于山东麓。解放后辟为景山公园。
《汉语大词典》:星言  拼音:xīng yán
(1).星焉。谓披着星星。《诗·鄘风·定之方中》:“命彼倌人,星言夙驾。” 晋 葛洪 《抱朴子·交际》:“莫不飞轮兼策,星言假寐。”
(2).泛言及早,急速。《北史·令狐整传》:“宜分遣锐师,星言救援。” 唐 柳宗元 《为安南杨侍御祭张都护文》:“星言赴命,注望帷幄。” 明 张居正 《答蓟镇总兵戚南塘计边事书》:“到家事完,即星言赴阙矣。”
分类:及早星星
《汉语大词典》:騋牝  拼音:lái pìn
(1).语出《诗·鄘风·定之方中》:“騋牝三千。” 毛 传:“马七尺曰騋,騋马与牝马也。”后泛指马。 唐 杜甫 《沙苑行》:“苑中騋牝三千匹,丰草青青寒不死。” 明 陆采 《怀香记·氐羌谋叛》:“铁骑铜驼当百万,当百万,休夸騋牝有三千,有三千。” 清 蒋士铨 《空谷香·报选》:“敢则要调和騋牝三千牡。”
(2).喻指娼妓的人身。 清 黄六鸿 《福惠全书·邮政·逐娼妓》:“倘仍暗地潜藏,定必连株而重究。但可保全騋牝,宁教怨恨琵琶。”
《汉语大词典》:椅桐  拼音:yǐ tóng
椅树和梧桐树,或专指椅树。《诗·鄘风·定之方中》:“树之榛栗,椅桐梓漆。” 朱熹 集传:“椅,梓实桐皮;桐,梧桐也。” 晋 左思 《蜀都赋》:“木兰梫桂,杞櫹椅桐。” 晋 司马彪 《赠山涛》诗:“苕苕椅桐树,寄生于 南岳 。” 唐 李白 《赠饶阳张司户燧》诗:“宁知鸾凤意,远托椅桐前。”
分类:梧桐
《汉语大词典》:桐梓  拼音:tóng zǐ
桐木与梓木。两者皆良材。《诗·鄘风·定之方中》:“树之榛栗,椅桐梓漆,爰伐琴瑟。” 朱熹 集传:“椅、桐、梓、漆,四木皆琴瑟之材也。”《孟子·告子上》:“拱把之桐梓,人苟欲生之,皆知所以养之者。” 宋 叶适 《科举》:“去四患,得四利,所谓养之于始,自拱把而至于桐梓,古人之言不可忽也。”
分类:良材
《汉语大词典》:梓漆  拼音:zǐ qī
(1).梓树与漆树。古代以为制琴瑟之材。《诗·鄘风·定之方中》:“树之榛栗,椅桐梓漆,爰伐琴瑟。” 郑玄 笺:“树此六木于宫者,曰其长大可伐以为琴瑟,言豫备也。” 朱熹 集传:“四木皆琴瑟之材也。”
(2).代指琴瑟。 南朝 宋 颜延之 《七绎》:“若乃梓漆简声,丽容呈才,陈舞态,开吹台,猎悲风,溯秋埃。”
分类:琴瑟
《汉语大词典》:允臧  拼音:yǔn zāng
确实好;完善。《诗·鄘风·定之方中》:“卜云其吉,终然允臧。” 孔 传:“允,信;臧,善也。” 晋 左思 《魏都赋》:“谋龟谋筮,亦既允臧。” 明 张居正 《大狩记》:“及后慈圣上仙,议将南祔,又以窀穸事重,必求允臧。”
分类:完善
《汉语大词典》:楚室  拼音:chǔ shì
楚丘 的宫室。《诗·鄘风·定之方中》:“揆之以日,作于 楚 室。”参见“ 楚宫 ”。
《汉语大词典》:楚宫  拼音:chǔ gōng
(1).古宫殿名。 春秋 卫文公 在 楚丘 (今 河南 滑县 )营建。《诗·鄘风·定之方中》:“定之方中,作于 楚宫 。” 朱熹 集传:“ 楚宫 , 楚丘 之宫也…… 卫 为狄所灭, 文公 徙居 楚丘 ,营立宫室。”
(2).古宫殿名。 春秋 鲁襄公 营建。因仿 楚国 样式,故称。《左传·襄公三十一年》:“公作 楚宫 。” 杜预 注:“适 楚 ,好其宫,归而作之。”
(3).古 楚国 的宫殿。 唐 杜甫 《咏怀古迹》之二:“最是 楚 宫俱泯灭,舟人指点到今疑。” 唐 李商隐 《柳》诗:“ 灞 岸已攀行客手, 楚 宫先骋舞姬腰。” 清 邓汉仪 《题息夫人庙》诗:“ 楚 宫慵扫黛眉新,只自无言对暮春。”
《汉语大词典》:倌人  拼音:guān rén
(1).古代主管驾车的小臣。《诗·鄘风·定之方中》:“命彼倌人,星言夙驾。” 毛 传:“倌人,主驾者。” 南朝 梁 江淹 《萧大傅东耕咒》:“命彼倌人,税于青皋。”
(2).旧时 吴 语地区对妓女的称呼。《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二回:“还有两枝银水烟筒,一个金豆蔻盒,这是 上海 倌人用的东西。”《海上花列传》第一回:“慢慢的说到堂子倌人。”
分类:小臣称呼
《康熙字典》
  • 《唐韵》则洛切《集韵》《韵会》《正韵》即各切,𠀤臧入声。
  • 造也。《礼·乐记》作者之谓圣。《诗·鄘风》定之方中,作于楚宫。
《现代字典》

拼音:zuò  
《康熙字典》
  • 《广韵》《集韵》古丸切《韵会》《正韵》古欢切,𠀤音官。
  • 主驾者。《诗·鄘风》命彼倌人,星言速驾。《注》小臣也。
《现代字典》

拼音:guān  
  • (会意。从人,从官,官亦声。本义:主管驾车的小臣)
  • 同本义
  • 命彼倌人。——《诗·鄘风·定之方中》。传:“倌人,主驾者,盖掌巾车脂辖之事。”
《康熙字典》
  • 《唐韵》《广韵》《集韵》《韵会》《正韵》𠀤徒郎切,音唐。
  • 地名。《诗·鄘风》望楚与堂。《注》楚,楚丘。堂,丘之旁邑。
《康熙字典》
  • 《广韵》苏则切《集韵》《韵会》《正韵》悉则切,𠀤音㥶。
  • 充也,满也。《书·舜典》温恭允塞。《诗·鄘风》秉心塞渊。
《现代字典》

拼音:sāi  
  • (会意兼形声。从土,塞(xià)声。塞同罅,空隙之义。本义:阻隔;堵住)
  • 同本义
  • 塞向墐户。——《诗·豳风》

拼音:sè  
  • 通“僿”。实,堵、填充空隙,用于书面词语中
  • 仲氏任只,其心塞渊。——《诗·邶风·燕燕》。《笺》云:塞,充实也。《说文》:僿,实也。
《康熙字典》
  • 《广韵》《集韵》《韵会》《正韵》𠀤丁定切,音订。
  • 营室星也。《诗·鄘风》定之方中,作于楚宫。《注》定星昏而正中,于是时可以营制宫室,故谓之营室。孙炎曰:定,正也。一曰定谓之耨。
《现代字典》

拼音:dìng  
  • (会意。从宀(mián),从正。“正”亦兼表字音。本义:安定;安稳)
  • 同本义,与“乱”或“动”相对
  • 靡所定处。——《诗·大雅·桑柔》
  • 岂敢定居,一月三捷。——《诗·小雅·采薇》
  • 固定
  • 我戎未定。——《诗·小雅·采薇》
《康熙字典》
  • 《唐韵》求癸切《集韵》《韵会》巨癸切,𠀤葵上声。
  • 《说文》葵也。《尔雅·释言》度也。《易·系辞》初率其辞而揆其方。《注》循其辞,以度其义。《诗·鄘风》揆之以日。《史记·律书》癸之为言揆也,言万物可揆度,故曰癸。
《现代字典》

拼音:kuí  
《康熙字典》
  • 《唐韵》《正韵》居影切《集韵》《韵会》举影切,𠀤音警。
  • 《诗·鄘风》景山与京。《传》景山,大山。
《康熙字典》
  • 《唐韵》《正韵》徒红切《集韵》《韵会》徒东切,𠀤音同。
  • 《说文》桐,荣也。《尔雅·释木》荣,桐木。《书·禹贡》峄阳孤桐。《传》峄山特生之桐,中琴瑟。《诗·鄘风》椅桐梓漆,爰伐琴瑟。《草木疏》分青、白、赤三种。《陈翥桐谱》列六种:紫桐、白桐、膏桐、刺桐、赪桐、梧桐。
《现代字典》

拼音:tóng  
  • 树名 古书中多指梧桐科的梧桐,还有大戟科的油桐,玄参科的泡桐等
  • 其桐其椅。——《诗·小雅·湛露》
《康熙字典》
  • 《唐韵》于离切《集韵》《韵会》《正韵》于宜切,𠀤音猗。
  • 《说文》梓也。《诗·鄘风》椅桐梓漆。《陆玑·草木疏》梓实桐皮曰椅。《埤雅》椅即是梓,梓即是楸。盖楸之疏理而白色者为梓,梓实桐皮曰椅,其实两木大类同而小别也。《尔雅翼》郭氏解椅梓云:即楸。又解楸槚云:大而皵楸,小而皵槚。《说文》亦曰:椅,梓也。梓,楸也。楸,梓也。槚,楸也。然则椅梓楸槚,一物而四名。
《康熙字典》
  • 《唐韵》亲吉切《集韵》《韵会》《正韵》戚悉切,𠀤音七。
  • 木名。《诗·鄘风》椅桐梓漆。
《康熙字典》
  • 《唐韵》毗忍切《集韵》《韵会》《正韵》婢忍切,𠀤音𩪯。
  • 《说文》畜母也。从牛,匕声。《玉篇》牝牡也。《易·坤卦》利牝马之贞。《书·牧誓》牝鸡无晨。《诗·鄘风》騋牝三千。《礼·月令》游牝于牧。
《康熙字典》
  • 《唐韵》《集韵》《韵会》𠀤郎丁切,音灵。
  • 《广韵》落也。《诗·鄘风》灵雨既零。《传》零,落也。
《现代字典》

拼音:líng  
《康熙字典》
  • 《唐韵》《集韵》《韵会》𠀤郎丁切,音铃。
  • 《诗·鄘风》灵雨既零。《笺》灵,善也。
《现代字典》

拼音:líng  
《康熙字典》
  • 《广韵》《集韵》落哀切《韵会》郎才切,𠀤音来。
  • 《玉篇》马高七尺以上为騋。《尔雅·释畜》騋牝骊牡。《诗·鄘风》騋牝三千。《传》马七尺以上曰騋。騋马与牝马也。
《现代字典》

拼音:lái  韵部:
  • 高七尺的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