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或作者:(已收录诗词 752043 首)
筛选条件:范围  朝代  体裁 韵部 
你还可以:按字出现在句子中的位置检索诗词按地理查询诗人诗集切换诗词显示方式:一韵一行方式

匏有苦叶(先秦·诗经)  显示自动注释

《匏有苦叶》,刺卫宣公也。公与夫人并为淫乱。

有苦叶,涉。则厉,浅则(一章)

盈,有雉鸣。盈不,雉鸣求其(二章)

鸣雁旭日始旦。士如归妻,迨冰未(三章)

招招舟子人涉卬否人涉卬否我友。(四章)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毛诗注疏》

匏有苦叶》,刺卫宣公也。公与夫人并为淫乱。夫人,谓夷姜。

[疏]“《匏有苦叶》四章,章四句”至“淫乱”。正义曰:并为淫乱,亦应刺夫人,独言宣公者,以诗者主为规谏君,故举君言之,其实亦刺夫人也。故经首章、三章责公不依礼以娶,二章、卒章责夫人犯礼求公,是并刺之。笺“夫人谓夷姜”。正义曰:知非宣姜者,以宣姜本适伋子,但为公所要,故有鱼网离鸿之刺。此责夫人,云“雉鸣求其牡”,非宣姜之所为,明是夷姜求宣公,故云并为淫乱。

匏有苦叶,济有深涉。兴也。匏谓之瓠,瓠叶苦不可食也。济,渡也。由膝以上为涉。笺云:瓠叶苦而渡处深,谓八月之时,阴阳交会,始可以为昏礼,纳采、问名。匏音薄交反。瓠,户故反。上,时掌反,下皆同。处,昌虑反。深则厉,浅则揭。以衣涉水为厉,谓由带以上也。揭,褰衣也。遭时制宜,如遇水深则厉,浅则揭矣。男女之际,安可以无礼义?将无以自济也。笺云:既以深浅记时,因以水深浅喻男女之才性贤与不肖及长幼也。各顺其人之宜,为之求妃耦。厉,力滞反,《韩诗》云:“至心曰厉。”《说文》作“砅”,云:“履石渡水也。”音力智反,又音例。“则揭”,苦例反,褰衣渡水也。揭,揭衣,并苦例反,下同。一云下揭字音起列反,一本作“揭,褰衣”。长,张丈反。“为之”,于伪反。“求妃”音配,本亦作“配”,下同。

[疏]“匏有”至“则揭”。毛以为,匏有苦叶不可食,济有深涉不可渡,以兴礼有禁法不可越。又云:“若过深水则厉,浅水则褰衣。”过水随宜,期之必渡,以兴用礼当随丰俭之异。若时丰则礼隆,时俭则礼杀,遭时制宜,不可无礼。若其无礼,将无以自济,故虽贫俭,尚不可废礼。君何为不以正礼娶夫人,而与夷姜淫乱乎?郑以为,匏叶先不苦,今有苦叶;济处先不深,今有深涉。此匏叶苦,渡处深,谓当八月之中时,阴阳交会之月,可为昏礼之始,行纳采、问名之礼也。行纳采之法如过水,深则厉,浅则揭,各随深浅之宜,以兴男女相配,男贤则娶贤女,男愚则娶愚女,各顺长幼之序以求昏,君何不八月行纳采之礼,取列国之女,与之相配,而反犯礼而烝于夷姜乎?传“匏谓”至“可食”。正义曰:陆机云“匏叶少时可为羹,又可淹煮,极美,故诗曰:‘幡幡瓠叶,采之烹之’。今河南及扬州人恒食之。八月中,坚强不可食,故云苦叶”。瓠,匏一也,故云“谓之瓠”。言叶苦不可食,似礼禁不可越也。传以二事为一兴,《》有此例多矣。涉言深不可渡,似叶之苦不可食。《外传·鲁语》曰:“诸侯伐秦,及泾不济。叔向见叔孙穆子。穆子曰:‘豹之业及匏有苦叶矣。’叔向曰:‘苦叶不材,于人供济而已。’”韦昭注云:“不材,于人言不可食,供济而已,佩匏可以渡水也。”彼云取匏供济,与此传不同者,赋《诗断》章也。传“由膝以上为涉”,后传“以衣涉水为厉,谓由带以上。揭,褰衣”。正义曰:今定本如此。《释水》云:“济有深涉。深则厉,浅则揭。揭者,褰衣也。以衣涉水为厉。由膝以上为涉,由带以上为厉。”孙炎曰:“揭衣,褰裳也,衣涉濡裈也。”《尔雅》既引此诗,因揭在下,自人体以上释之,故先揭,次涉,次厉也。传依此经先后,故引《尔雅》不次耳。然传不引《尔雅》由膝以下为揭者,略耳。涉者,渡水之名,非深浅之限,故《》曰“利涉大川”,谓乘舟也。褰裳涉洧,谓膝下也。深浅者,各有所对,《谷风》云:“就其浅矣,泳之游之。”言泳,则深于厉矣。但对“方之舟之”,则为浅耳。此深涉不可渡,则深于厉矣。厉言深者,对揭之浅耳。《尔雅》以深浅无限,故引《》以由带以上、由膝以下释之,明过此不可厉深浅,异于馀文也。揭者褰衣,止得由膝以下,若以上,则褰衣不得渡,当须以衣涉为厉也。见水不没人,可以衣渡,故言由带以上。其实以由膝以上亦为厉,因文有三等,故曰“由膝以上为涉”。传因《尔雅》成文而言之耳,非解此经之深涉也。郑注《论语》及服注《左传》皆云“由膝以上为厉”者,以揭衣、褰衣止由膝以下,明膝以上至由带以上总名厉也。郑以此深涉谓深于先时,则随先时深浅,至八月水长深于本,故云深涉。涉亦非深浅之名。既以深浅记时,故又假水深浅,以喻下深字亦不与深涉同也。笺“瓠叶”至“问名”。正义曰:二至寒暑极,二分温凉中,春分则阴往阳来,秋分则阴来阳往,故言“八月之时,阴阳交会”也。以昏礼者令会男女,命其事必顺其时,故《昏礼目录》云:“必以昏时者,取阳往阴来之义。”然则二月阴阳交会,《》云“令会男女”,则八月亦阴阳交会,可以纳采、问名明矣。以此月则匏叶苦,渡处深,为记八月之时也,故下章“雍雍鸣雁,旭日始旦”,陈纳采之礼。此记其时,下言其用,义相接也。纳采者,昏礼之始;亲迎者,昏礼之终,故皆用阴阳交会之月。《昏礼》“纳采用雁”。宾既致命,降,出。“摈者出请。宾执雁,请问名”。则纳采、问名同日行事矣,故此纳采、问名连言之也。其纳吉、纳征无常时月,问名以后,请期以前,皆可也。请期在亲迎之前,亦无常月,当近亲迎乃行,故下笺云:“归妻谓请期。冰未散,正月中以前也。二月可以为昏。”《》以二月当成昏,则正月中当请期,故云“迨冰未泮”,则冰之未散,皆可为之。以言及,故云正月中,非谓唯正月可行此礼。女年十五已得受纳采,至二十始亲迎,然则女未二十,纳采之礼,虽仲春亦得行之,不必要八月也。何者?仲春亦阴阳交会之月,尚得亲迎,何为不可纳采乎?此云八月之时,得行纳采,非谓纳采之礼必用八月也。传“遭时”至“自济”。正义曰:此以贫贱责尊贵之辞,言遭所遇之时,而制其所宜,随时而用礼,如遇水之必渡也。男女之际,谓昏姻之始,故《礼记·大传》曰:“异姓主名治际会。”注云:“名,谓母与妇之名;际会,谓昏礼交接之会”,是也。言遭时制宜,不可无礼,况昏姻人道之始,安可以无礼义乎?礼者,人所以立身,行礼乃可度世难,无礼将无以自济。言公之无礼,必遇祸患也。笺“既以”至“妃耦”。正义曰:笺解上为记时,此为喻意。上既以深涉记时,此因以深浅为喻,则上非喻,此非记时也。“男女才性贤与不肖”者,若《大明》云“天作之合”,笺曰:“贤女妃,圣人得礼之宜。”言“长幼”者,礼:女年十五得许嫁,男年长于女十年。则女十五,男二十五;女二十,男三十,各以长幼相敌,以才性长幼而相求,是各顺其人之宜,为之求妃耦。

有瀰济盈,有鷕雉鸣。瀰,深水也。盈,满也。深水,人之所难也。鷕,雌雉声也。卫夫人有淫佚之志,授人以色,假人以辞,不顾礼义之难,至使宣公有淫昏之行。笺云:“有瀰济盈”,谓过于厉,喻犯礼深也。瀰,弥尔反。鷕,以小反,沈耀皎反,雌雉声。或一音户了反,《说文》以水反,《字林》于水反。难,乃旦反,下同。泆音逸。行,下孟反。济盈不濡轨,雉鸣求其牡。濡,渍也。由辀以上为轨。违礼义,不由其道,犹雉鸣而求其牡矣。飞曰雌雄。走曰牝牡。笺云:渡深水者必濡其轨,言不濡者,喻夫人犯礼而不自知,雉鸣反求其牡,喻夫人所求非所求。濡,而朱反。轨,旧龟美反,谓车轊头也,依传意直音犯。案:《说文》云:“轨,车辙也,从车,九声。”龟美反。“軓,车轼前也,从车,凡声”,音犯,车轊头,所谓軓也,相乱,故具论之。牡,茂后反。辀,竹留反,车辕也。

[疏]“有瀰”至“其牡”。正义曰:言有瀰然深水者,人所畏难,今有人济此盈满之水,不避其难,以兴有俨然礼义者,人所防闲,今夫人犯防闲之礼,不顾其难。又言夫人犯礼,犹有鷕雉鸣也,有鷕然求其妃耦之声者。雌雉之鸣,以兴有求为淫乱之辞者,是夫人之声。此以辞色媚悦于公,是不顾礼义之难。又言夫人犯礼既深,而不自知。言济盈者,必濡其䡄。今言不濡䡄,是济者不自知,以兴淫乱者必违礼义。今云不违礼,是夫人不自知。夫人违礼淫乱,不由其道,犹雉鸣求其牡也。今雌雉,鸟也,乃鸣求其走兽之牡,非其道,以兴夷姜,母也,乃媚悦为子之公,非所求也。夫人非所当求而求之,是犯礼不自知也。传“瀰深”至“之行”。正义曰:下言雉求其牡,则非雄雉,故知“鷕,雌雉声也”。又《小弁》云“雉之朝雊,尚求其雌”,则雄雉之鸣曰雊也。言“卫夫人有淫佚之志,授人以色,假人以辞”,解“有鷕雉鸣”也。“不顾礼义之难”,解“有瀰济盈”也。“致使公有淫昏之行”,解所以责夫人之意也。以经上句喻夫人不顾礼义之难,即下句言其事,故传反而覆之也。言“授人以色,假人以辞”,谓以颜色、言辞怡悦于人,令人启发其心,使有淫佚之志。雌雉之鸣以假人以辞,并言授人以色者,以为辞必怡悦颜色,故连言之。笺“有瀰”至“礼深”。正义曰:前厉衣可渡,非人所难,以深不可渡而人济之,故知过于厉以喻犯礼深。传“由辀”至“牝牡”。正义曰:《说文》云:“轨,车辙也”,“軓,车轼前也。”然则轼前谓之軓也,非轨也。但轨声九,軓声凡,于文易为误,写者乱之也。《少仪》云:“祭左右轨范,乃饮。”注云:“《周礼·大驭》‘祭两轵,祭轨,乃饮’。轨与轵于车同谓轊头也。轨与范声同,谓轼前也。”《辀人》云:“軏前十尺,而策半之。”郑司农云“轨谓轼前也。书或作轨。玄谓轨是轨法也,谓与下三面之材,輢轼之所树,持车正”者,《大驭》云:“祭两轵,祭軓,乃饮。”注云:“古书‘轵’为‘𨊻’,‘轨’为‘范’。杜子春云:‘文当如此。’又云‘𨊻当作轵。轵谓两轊。范当为轨。轨,车轼前’。”郑不易之,是依杜子春轨为正也。然则诸言轼前皆谓轨也。《小戎》传曰:“阴掩轨也。”笺“掩轨在轼前垂辀上”。文亦作轨,非轨也,轨自车辙耳。《中庸》云“车同轨”,《匠人》云“经途九轨”,注云“轨谓辙广”,是也。《说文》又云:“轵,轮小穿也。轊,车轴端也。”《考功记》注郑司农云:“轵,轊也。”又云:“轵,小穿也。”玄谓“轵,毂末也”。然则毂末轴端共在一处,而有轵、轊二名,亦非轨也。《少仪》注云“轨与轵于车同谓轊头”者,以《少仪》与《大驭》之文事同而字异,以“范”当《大驭》之“轨”,“轨”当《大驭》之“轵”,故并其文而解其义,不复言其字误耳。其实《少仪》“轨”字误,当为“轵”也。此经皆上句责夫人之犯礼,下句言犯礼之事,故传释之,言“违礼义,不由其道,犹雌雉鸣求牡”也。“违礼义”者,即“济盈”也。“不由其道”者,犹“雉鸣求其牡”也。《释鸟》云:“鸟之雌雄不可别者,以翼右掩左雄,左掩右雌。”是“飞曰雌雄”也。《释兽》云:“麋,牡麔,牝麎。”是“走曰牝牡”也。此其定例耳。若散则通,故《》曰“牝鸡之晨”,传曰“获其雄狐”,是也。《郑志》张逸云:“雌雉求牡,非其耦,故喻宣公与夫人,言夫人与公非其耦,故以飞雌求走牡为喻,传所以并解之也。”

雍雍鸣雁,旭日始旦。雍雍,雁声和也。纳采用雁。旭日始出,谓大昕之时。笺云:雁者随阳而处,似妇人从夫,故昏礼用焉。自纳采至请期用昕,亲迎用昏。旭,许玉反,徐又许袁反,《说文》读若好,《字林》呼老反。昕,许巾反。请音情,又七井反,下同。迎,鱼敬反。士如归妻,迨冰未泮。迨,及。泮,散也。笺云:归妻,使之来归于己,谓请期也。冰未散,正月中以前也,二月可以昏矣。迨音殆。泮,普半反。

[疏]“雍雍”至“未泮”。毛以为,宣公淫乱,不娶夫人,故陈正礼以责之。言此雍雍然声和之鸣雁,当于旭然日始旦之时,以行纳采之礼。既行纳采之等礼成,又须及时迎之。言士如使妻来归于己,当及冰之未散,正月以前迎之。君何故不用正礼,及时而娶,乃烝父妾乎?郑唯下二句及冰未散请期为异。传“雍雍”至“之时”。正义曰:雁生执之以行礼,故言雁声。《舜典》云“二生”,注云“谓羔、雁也”。言“纳采”者,谓始相采择,举其始。其实六礼唯纳征用币,馀皆用雁也。亲迎虽用雁,非昕时,则此雁不兼亲迎。前经谓纳采,下经谓亲迎,总终始,其馀可知也。旭者,明著之名,故为为日出。昕者,明也,日未出已名为昕矣,至日出益明,故言大昕也。《礼记》注“大昕谓朔日”者,以言大昕之朝,奉种浴于川。若非朔日,恒日出皆可,无为特言大昕之朝,故知朔日与此不同。笺“雁者”至“用昏”。正义曰:此皆阴阳并言。《禹贡》注云:“阳鸟,鸿雁之属,随阳气南北。”不言阴者,以其彭蠡之泽近南恒暖,鸿雁之属避寒随阳而往居之,故经云“阳鸟攸居”,注释其名曰阳鸟之意,故不言阴耳。定本云“雁随阳”,无“阴”字。又言“纳采至请期用昕,亲迎用昏”者,因此旭日用雁,非徒纳采而已。唯纳征不用雁,亦用昕。此总言其礼耳。下归妻谓请期,则郑于此文不兼亲迎日用昕者,君子行礼贵其始。亲迎用昏,郑云取阳往阴来之义。然男女之家,或有远近,其近者即夜而至于夫家,远者则宜昏受其女,明发而行,其入盖亦以昏时也。《仪礼·士昏礼》执烛而往妇家,其夜即至夫氏,盖同城郭者也。笺“归妻”至“昏矣”。正义曰:以冰未散,未二月,非亲迎之时,故为使之来归于己,谓请期也。以正月尚有鱼上负冰,故知冰未散,正月中以前也。所以正月以前请期者,二月可以为昏故也。正月冰未散,而《月令》孟春云“东风解冻”,《出车》云“雨雪载涂”,谓陆地也,其冰必二月乃散,故《溱洧》笺云“仲春之时,冰始散,其水涣涣然”,是也。

招招舟子,人涉卬否。招招,号召之貌。舟子,舟人,主济渡者。卬,我也。笺云:舟人之子,号召当渡者,犹媒人之会男女无夫家者,使之为妃匹。人皆从之而渡,我独否。招,照遥反。王逸云:“以手曰招,以言曰召。”《韩诗》云:“招招,声也。”卬,五郎反,我也。本或作“仰”,音同。号,户羔反。人涉卬否,卬须我友。人皆涉,我友未至,我独待之而不涉。以言室家之道,非得所适,贞女不行;非得礼义,昏姻不成。

[疏]“招招”至“我友”。正义曰:言招招然号召当渡者,是舟人之子。人见号召,皆从渡,而我独否。所以人皆涉,我独否者,由我待我友,我友未至,故不渡耳。以兴招招然欲会合当嫁者,是为媒之人。女见会合,馀皆从嫁,而我贞女独否者,由我待我匹,我匹未得,故不嫁耳。此则非得所适,贞女不行;非得礼义,昏姻不成耳。夫人何以不由礼而与公淫乎?传“招招,号召之貌”。正义曰:号召必手招之,故云“之貌”。是以王逸云“以手曰招,以口曰召”,是也。

匏有苦叶》四章,章四句。

《诗经通论》

匏有苦叶

匏有苦叶。济有深涉。本韵。深则厉浅则揭本韵。○比也。有瀰济盈有鷕雉鸣本韵。济盈不濡轨雉鸣求其牡本韵。○比也。雍雍鸣雁,旭日始旦。士如归妻,迨冰未泮本韵。○赋也。招招舟子人涉卬否。人涉、卬否,卬须我友。本韵。○比也。

小序谓「刺卫宣公」;大序谓「公与夫人并为淫乱」,其说可从。「济盈」二句明是刺乱,且刺妇人也。郑氏谓夷姜,亦是;或连夷姜、宣姜并言,非。孔氏曰:「知非宣姜者,以宣姜本适伋子,但为公所要,故有『鱼网鸿离』之刺。此责夫人,云『雉鸣求其牡』,非宣姜之所为,明是夷姜求宣公,故云『并为淫乱』。」集传但以为刺淫乱之诗,欲与序异,不知即序旨耳。
[三章]集传曰,「归妻以冰泮,而纳采、请期,迨冰未泮之时」,此本郑氏谬说也。郑执周礼「仲春令会男女」,故谓冰泮正是仲春,可以为昏,而以「迨冰未泮」为请期。集传加「纳采」。按诗明云「如归妻,迨冰未泮」,而解者则谓「如归妻,迨冰泮;如纳采、请期,迨冰未泮」,世有此解经者否?改经以就己说,不可恨乎!古人行嫁娶必于秋、冬农隙之时,故云「迨冰未泮」,犹是正月中以前,不逾冬期。若冰泮则涉二月,不可昏矣。荀子大略篇云,「霜降迎女,冰泮杀内」,正解此诗语也。
四章各自立义,不为连类之辞;而三章、四章其义虽别,仍带涉水为说,如蛛丝马迹,尤妙。
【匏有苦叶四章,章四句。】

《汉语大词典》:舟子  拼音:zhōu zǐ
船夫。《诗·邶风·匏有苦叶》:“招招舟子,人涉卬否。” 毛 传:“舟子,舟人,主济渡者。” 晋 郭璞 《江赋》:“舟子于是搦棹,涉人于是舣榜。” 唐 无可 《行汉水晚次神滩阻风》诗:“惊风山半起,舟子忽停桡。” 鲁迅 《二心集·习惯与改革》:“他们居然因此念起久不相干的乡下的农夫,海上的舟子来。”
分类:船夫
《汉语大词典》:旭日  拼音:xù rì
初升的太阳。《诗·邶风·匏有苦叶》:“雍雍鸣雁,旭日始旦。” 元 黄溍 《晓行湖上》诗:“晓行重湖上,旭日青林半。” 魏巍 《东方》第三部第九章:“山头正罩在旭日的玫瑰色红光里。”
分类:旭日
《汉语大词典》:鸣雁(鸣雁)  拼音:míng yàn
(1).《诗·邶风·匏有苦叶》:“雍雍鸣雁,旭日始旦,士如归妻,迨冰未泮。” 毛 传:“雍雍,雁声和也。纳采用雁,旭日始出,谓大昕之时。” 郑玄 笺:“雁者,随阳而处,似妇人从夫,故昏礼用焉。”后用“鸣雁”指嫁娶之事。 北周 庾信 《彭城公夫人尔朱氏墓志铭》:“三星照夜,伫稽鸣雁之期;七日秉秋,坐廌飞皇之兆。” 倪璠 注:“婚姻六礼皆用雁,故云鸣雁之期。”
(2).鸣啼的大雁。 三国 魏 阮籍 《咏怀》之九:“鸣雁飞南征,鶗鴂发哀音。” 南朝 宋 范泰 《九月九日》诗:“劲风肃林阿,鸣雁惊时候。” 宋 陆游 《冬晴》诗:“鸣雁过长空,纤鳞泳清池。”
(3).古地名。在今 河南省 杞县 北。《左传·成公十六年》:“ 卫侯 伐 郑 ,至于 鸣雁 ,为 晋 故地。” 杨伯峻 注:“ 鸣雁 在今 河南 杞县 北。”
《汉语大词典》:招招  拼音:zhāo zhāo
(1).招呼貌。《诗·邶风·匏有苦叶》:“招招舟子,人涉卬否。” 毛 传:“招招,号召之貌。” 郑玄 笺:“舟人之子号召当渡者。” 清 许润 《己巳六月拜别家慈之楚》诗:“舟子招招促行李,残书数卷裹破被。”
(2).摇摆荡漾貌。 南朝 齐 谢朓 《始之宣城郡》诗:“招招漾轻楫,行行趋岩趾。” 唐 刘禹锡 《桃源行》:“渔舟何招招,浮在 武陵 水。”
(3).长软貌。《素问·平人气象论》:“平肝脉来耎弱,招招如揭长竿末梢,曰肝平。” 王冰 注:“如竿末梢,言长耎也。”
《汉语大词典》:归妻(归妻)  拼音:guī qī
犹娶妻。《诗·邶风·匏有苦叶》:“士如归妻,迨冰未泮。” 郑玄 笺:“归妻,使之来归于己。”
分类:娶妻
《汉语大词典》:人涉卬否  拼音:rén shè áng fǒu
别人涉水过河,而我独不渡。《诗·邶风·匏有苦叶》:“招招舟子,人涉卬否。人涉卬否,卬须我友。” 毛 传:“卬,我也。” 郑玄 笺:“人皆涉,我友未至。我独待之而不涉。以言室家之道,非得所适贞女不行,非得礼义昏姻不成。”后用以比喻自有主张,不随便附和。《后汉书·张衡传》:“虽有犀舟劲楫,犹人涉卬否,有须者也。”
《康熙字典》
  • 《唐韵》《集韵》《韵会》《正韵》𠀤普半切,音判。
  • 冰释也。通作泮。《诗·邶风》士如归妻,迨冰未泮。
《现代字典》

拼音:pàn  韵部:
  • 古同“”。
《康熙字典》
  • 《唐韵》薄交切《集韵》《韵会》《正韵》蒲交切,𠀤音庖。
  • 《说文》瓠也。从夸,包声。取其可包藏物也。《诗·邶风》匏有苦叶。《注》陆佃曰:短颈大腹曰匏。《陆玑诗疏》匏叶少时可为羹。又可淹煮,至八月叶即苦。《严粲·诗缉》匏经霜叶枯落,乾之腰以度水。《鲁语》苦匏不材于人,共济而已。又《尔雅翼》匏在八音之一,笙十三簧,竽三十六簧,皆列管匏内,施簧管端。又以为饮器。《诗·大雅》酌之用匏。《礼·郊特牲》器用陶匏,以象天地之性。又《韵会》匏瓜,星名。在河鼓东。《集韵》或作瓟。
《现代字典》

拼音:páo  
  • (会意。《说文》:“从包从瓠省。包,取其可包藏物也。”按:“瓠”(hù)葫芦。省:即省形,选取“瓠”字形体的一部分“夸”,与“包”会合成义。本义:葫芦的一种,即匏瓜)
  • 同本义
  • 匏有苦叶。——《诗·邶风·匏有苦叶》
《康熙字典》
  • 《唐韵》五刚切《集韵》鱼刚切《韵会》疑刚切,𠀤谔平声。
  • 《说文》我也。《诗·邶风》卬须我友。《尔雅注》卬,犹姎也。《疏》女人称我曰姎,由其语转,故曰卬。又《玉篇》卬卬,君之德也。《诗·大雅》颙颙卬卬。又《前汉·食货志》万物卬贵。《注》师古曰:卬,物价起。音五刚反,亦读曰仰。又激厉也。《司马相如·长门赋》贯历览其中操兮,意慷慨而自卬。
《现代字典》

拼音:áng  

拼音:yǎng  
《康熙字典》
  • 《广韵》七稽切《集韵》《韵会》《正韵》千西切,𠀤音凄。
  • 《说文》妻,与己齐者也。《诗·邶风》士如归妻,迨冰未泮。
《现代字典》

拼音:qī  
  • (会意。小篆字形从女,从屮,从又。“屮”象家具形,又是手。合起来象女子手拿家具从事劳动的形象。本义:男子的正式配偶)
  • 同本义
  • 令妻寿母。——《诗·鲁颂·閟宫》
《康熙字典》
  • 《唐韵》止遥切《集韵》《韵会》《正韵》之遥切,𠀤音昭。
  • 《说文》手呼也。《诗·邶风》招招舟子。《传》招招,号召之貌。《疏》号召必手招之。王逸云:以手曰招,以口曰召也。
《康熙字典》
  • 《唐韵》《集韵》《韵会》𠀤去例切,音憩。
  • 褰衣涉水,由膝以下也。《诗·邶风》浅则揭。《尔雅·释水》揭者,揭衣也。《司马相如·上林赋》涉冰揭河。
《康熙字典》
  • 《广韵》许玉切《集韵》《韵会》吁玉切,𠀤音勖。
  • 《说文》日旦出貌。读若勖。一曰明也。《诗·邶风》旭日始旦。《疏》旭者,明著之名。《朱传》日初出貌。
《现代字典》

拼音:xù  
《康熙字典》
  • 《唐韵》《集韵》《韵会》《正韵》𠀤普半切,音判。
  • 散也。《诗·邶风》迨冰未泮。
《现代字典》

拼音:pàn  
《康熙字典》
  • 《广韵》《集韵》《韵会》《正韵》𠀤子计切,音霁。
  • 渡也。《扬子·方言》过渡谓之涉济。《诗·邶风》济有深涉。
《现代字典》

拼音:jǐ  
《康熙字典》
  • 《唐韵》《集韵》《韵会》《正韵》𠀤式针切,音𦸂。
  • 邃也。《增韵》深者,浅之对。《诗·邶风》深则厉,浅则揭。
《康熙字典》
  • 《唐韵》人朱切《集韵》《韵会》汝朱切,𠀤音儒。
  • 渍也。《诗·邶风》济盈不濡轨。
《现代字典》

拼音:rú  
《康熙字典》
  • 《广韵》绵婢切《韵会》母婢切,𠀤音弭。
  • 水满也。《诗·邶风》有瀰济盈。
《现代字典》

拼音:mí  韵部:
  • 见“”。
《康熙字典》
  • 《唐韵》《集韵》《韵会》《正韵》𠀤莫后切,音母。
  • 《说文》畜父也。从牛土声。《诗·邶风》雉鸣求其牡。《传》飞曰雌雄,走曰牝牡。《笺》喻人所求非所求。《疏》雌雉鸣也。乃鸣求其走兽之牡,非其道。
《现代字典》

拼音:mǔ  
《康熙字典》
  • 叶居有切,音九。
  • 《诗·邶风》济盈不濡轨,雉鸣求其牡。
《康熙字典》
  • 《唐韵》五宴切《集韵》鱼㵎切,𠀤音赝。
  • 《说文》鸟也。从隹从人厂声。读若雁。《注》徐铉曰:雁,知时鸟。大夫以为挚,昏礼用之,故从人。《尔雅·释鸟》凫雁丑。《诗·邶风》雍雍鸣雁。馀详鸟部雁字注。
《康熙字典》
  • 《唐韵》《集韵》《韵会》《正韵》𠀤于容切,音邕。
  • 《诗·邶风》雍雍鸣雁。《传》雍雍,雁声和也。又《大雅》雍雍喈喈。
《现代字典》

拼音:yōng  
《康熙字典》
  • 《广韵》锡俞切《集韵》《韵会》询趋切,𠀤音需。
  • 待也。《易·归妹》归妹以须。《诗·邶风》人涉卬否,卬须我友。
《康熙字典》
  • 《唐韵》以沼切《集韵》《韵会》以绍切,𠀤音溔。
  • 《说文》雌雉鸣也。《诗·邶风》有鷕雉鸣。《潘岳·射雉赋》麦渐渐以擢芒,雉鷕鷕而朝雊。
《现代字典》

拼音:yǎo  韵部:
  • 雌雉的叫声:“雉~~而朝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