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句或作者:(已收录诗词 752043 首)
筛选条件:范围  朝代  体裁 韵部 
你还可以:按字出现在句子中的位置检索诗词按地理查询诗人诗集切换诗词显示方式:一韵一行方式


赋得古原草送别(唐·白居易)
  五言律诗 押庚韵  显示自动注释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幽闲鼓吹》
白尚书应举初至京,以诗谒顾著作况。顾睹姓名,熟视白公,曰:“米价方贵,居亦弗易。”乃披卷。首篇曰:“咸阳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即嗟赏曰:“道得个语,居即易矣。”因为延誉,声名大振。
《苕溪渔隐丛话》
《复斋漫录》云:乐天以诗谒顾况,况喜其《咸阳原上草》云:“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予以为不若刘长卿“春入烧痕青”之句,语简而意尽。
《唐诗解》
上二联写物生之无间,下二联是草色之关情。乐天语尚真率,佳处固自不少,要非入选之诗,独此丰格犹存,故采以备长庆之一体。
《唐律消夏录》
三、四的是佳句,但“一岁一枯荣”虽是起下,而语太显露,遂使下句意味不全。五、六虽分“古道”、“荒城”,而用意实是合掌。结句呆用王孙,更庸弱。香山诸体颇称大手笔,此作独枯率窄狭,不能展动,得非以好句累之乎?
《雨航杂录》
《续古诗》:“何意掌上玉,化为眼中砂。……晴沙金屑色,春水麴尘波。”自是晚唐色相。至《古原草》诗:“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几希初唐乎?
《古欢堂集杂著》
刘孝绰妹诗:“落花扫更合,丛兰摘复生。”孟浩然“林花扫更落,径草踏还生”,此联岂出自刘欤?白乐天《咏原上草送客》诗“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一句之意,分为两句,风致亦自不减。古人作诗,皆有所本,而脱化无穷,非蹈袭也。
《唐诗成法》
不必定有深意,一种宽然有馀地气象,便不同啾啾细声,此大小家之别。
《而庵说唐诗》
前一解,要看“原上”二字,后一解,要看“王孙去”三字,古人作法,一丝不走。
《近体秋阳》
浑朴,其情当在《十九首》之间。
《唐诗别裁》
此诗见赏于顾况,以此得名者也。然老成而少远神,白诗之佳者,正不在此。
《网师园唐诗笺》
天然名句,宜见赏于逋翁(“野火”二句)。
《瀛奎律髓汇评》
冯舒:逋翁真巨眼。查慎行:人但知三、四之佳,不知先有“一岁一枯荣”句紧接上,方更精神。试置他处,当亦索然。纪昀:此犹是未放笔时,后乃愈老愈颓唐矣。许印芳:“又”字复。
《历代诗法》
极平淡,亦极新异,宜顾况之倾倒也。
《唐诗三百首》
诗以喻小人也。消除不尽,得时即生干犯正路。文饰鄙陋,却最易感人。
《唐宋诗举要》
情韵不匮,句亦振拔,宜其见重于逋翁也。
《诗境浅说》
此诗借草取喻,虚实兼写。三四承上荣枯而言。唐人咏物,每有仅于末句见本意者,此作亦同之。但诵此诗者,皆以为喻小人去之不尽,如草之滋蔓。作者正有此意,亦未可知。然取喻本无确定,以为喻世道,则治乱循环;以为喻天心,则贞元起伏。虽严寒盛雪,而春意已萌。见智见仁,无所不可。篇《锦瑟》,在笺者会意耳。五六句古道荒城,言草所丛生之地;远芳晴翠,写草之状态。而以“侵”字、“接”字,绘其虚神,善于体物,琢句尤工。
《唐诗鉴赏辞典》
此诗作于贞元三年(787),作者时年十六。诗是应考的习作。按科场考试规矩,凡指定、限定的诗题,题目前须加“赋得”二字,作法与咏物相类,须缴清题意,起承转合要分明,对仗要精工,全篇要空灵浑成,方称得体。束缚如此之严,故此体向少佳作。据载,作者这年始自江南入京,谒名士顾况时投献的诗文中即有此作。起初,顾况看着这年轻士子说:“米价方贵,居亦弗易。”虽是拿居易的名字打趣,却也有言外之意,说京城不好混饭吃。及读至“野火烧不尽”二句,不禁大为嗟赏,道:“道得个语,居亦易矣。”并广为延誉。(见唐张固《幽闲鼓吹》)可见此诗在当时就为人称道。

命题“古原草送别”颇有意思。草与别情,似从古代的骚人写出“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楚辞·招隐士》)的名句以来,就结了缘。但要写出“古原草”的特色而兼关送别之意,尤其是要写出新意,仍是不易的。

首句即破题面“古原草”三字。多么茂盛(“离离”)的原上草啊,这话看来平常,却抓住“春草”生命力旺盛的特征,可说是从“春草生兮萋萋”脱化而不着迹,为后文开出很好的思路。就“古原草”而言,何尝不可开作“秋来深径里”(僧古怀《原是秋草》),那通篇也就将是另一种气象了。野草是一年生植物,春荣秋枯,岁岁循环不已。“一岁一枯荣”意思似不过如此。然而写作“枯──荣”,与作“荣──枯”就大不一样。如作后者,便是秋草,便不能生发出三、四的好句来。两个“一”字复叠,形成咏叹,又先状出一种生生不已的情味,三、四句就水到渠成了。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是“枯荣”二字的发展,由概念一变而为形象的画面。古原草的特性就是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它是斩不尽锄不绝的,只要残存一点根须,来年会更青更长,很快蔓延原野。作者抓住这一特点,不说“斩不尽锄不绝”,而写作“野火烧不尽”,便造就一种壮烈的意境。野火燎原,烈焰可畏,瞬息间,大片枯草被烧得精光。而强调毁灭的力量,毁灭的痛苦,是为着强调再生的力量,再生的欢乐。烈火是能把野草连茎带叶统统“烧尽”的,然而作者偏说它“烧不尽”,大有意味。因为烈火再猛,也无奈那深藏地底的根须,一旦春风化雨,野草的生命便会复苏,以迅猛的长势,重新铺盖大地,回答火的凌虐。看那“离离原上草”,不是绿色的胜利的旗帜么!“春风吹又生”,语言朴实有力,“又生”二字下语三分而含意十分。宋吴曾《能改斋漫录》说此两句“不若刘长卿‘春入烧痕青’语简而意尽”,实未见得。

此二句不但写出“原上草”的性格,而且写出一种从烈火中再生的理想的典型,一句写枯,一句写荣,“烧不尽”与“吹又生”是何等唱叹有味,对仗亦工致天然,故卓绝千古。而刘句命意虽似,而韵味不足,远不如白句为人乐道。

如果说这两句是承“古原草”而重在写“草”,那么五、六句则继续写“古原草”而将重点落到“古原”,以引出“送别”题意,故是一转。上一联用流水对,妙在自然;而此联为的对,妙在精工,颇觉变化有致。“远芳”、“睛翠”都写草,而比“原上草”意象更具体、生动。芳曰“远”,古原上清香弥漫可嗅;翠曰“晴”,则绿草沐浴着阳光,秀色如见。“侵”、“接”二字继“又生”,更写出一种蔓延扩展之势,再一次突出那生存竞争之强者野草的形象。“古道”、“荒城”则扣题面“古原”极切。虽然道古城荒,青草的滋生却使古原恢复了青春。比较“乱蛬鸣古堑,残日照荒台”(僧古怀《原上秋草》)的秋原,该是如何生气勃勃!

作者并非为写“古原”而写古原,同时又安排一个送别的典型环境:大地春回,芳草芊芊的古原景象如此迷人,而送别在这样的背景上发生,该是多么令人惆怅,同时又是多么富于诗意呵。“王孙”二字借自楚辞成句,泛指行者。“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说的是看见萋萋芳草而怀思行游未归的人。而这里却变其意而用之,写的是看见萋萋芳草而增送别的愁情,似乎每一片草叶都饱含别情,那真是:“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李煜《清平乐》)。这是多么意味深长的结尾啊!诗到此点明“送别”,结清题意,关合全篇,“古原”、“草”、“送别”打成一片,意境极浑成。

全诗措语自然流畅而又工整,虽是命题作诗,却能融入深切的生活感受,故字字含真情,语语有余味,不但得体,而且别具一格,故能在“赋得体”中称为绝唱。

(周啸天)
《汉语大词典》:别情  拼音:bié qíng
(1).离别的情思。 唐 白居易 《赋得古原草送别》诗:“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前蜀 韦庄 《东阳赠别》诗:“无限别情言不得,回看溪柳恨依依。”《诗刊》1978年第2期:“ 大虎 进山建水库, 秀梅 赴约来送行。柳荫下,诉别情。”
(2).另外的因由。越剧《庵堂认母》:“想必是娘不认母有别情。”
《汉语大词典》:野火  拼音:yě huǒ
(1).野外焚烧草木所放的火。《战国策·楚策一》:“于是 楚王 游于 云梦 ,结驷千乘,旌旗蔽天。野火之起若云蜺,兕虎之嗥若雷霆。” 三国 魏 曹植 《吁嗟篇》:“愿为中林草,秋随野火燔。” 唐 白居易 《赋得古原草送别》诗:“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刘半农 《教我如何不想她》诗:“枯树在冷风里摇,野火在暮色中烧。”
(2).指磷火。俗称“鬼火”。《列子·天瑞》:“羊肝化为地皋,马血之为转邻也,人血之为野火也。” 清 许缵曾 《睢阳行》:“ 禹 鼎销沉老魅骄,野火游光兆形魄。”
(3).犹言外快;便宜。《水浒传》第二九回:“﹝ 武松 ﹞问道:‘过卖,你那主人家姓甚么?’酒保答道:‘姓 蒋 。’ 武松 道:‘却如何不姓 李 ?’那妇人听了道:‘这厮那里吃醉了,来这里讨野火么?’”《说岳全传》第三八回:“﹝ 郑怀 ﹞大喝道:‘何处野贼,敢来这里讨野火吃?’”
《汉语大词典》:枯荣(枯荣)  拼音:kū róng
枯萎和茂盛。亦泛指生死、盛衰。 南朝 梁 简文帝 《蒙华林园戒》诗:“伊余久齐物,本自一枯荣。” 唐 白居易 《赋得古原草送别》诗:“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宋 朱松 《秋怀》诗之六:“乾坤一逆旅,鼎鼎竟何为?枯荣俯仰中,儿辈浪自悲。” 明 刘基 《孤儿行》:“人生一世为弟兄,同根自合同枯荣。”
《汉语大词典》:晴翠  拼音:qíng cuì
草木在阳光照耀下映射出的一片碧绿色。 唐 白居易 《赋得古草原送别》:“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唐 温庭筠 《太液池歌》:“叠澜不定照天井,倒影荡摇晴翠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