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二卷:律

  • 【本天】【贯地】《傅子》:「律吕本于天地,岂昆崙之竹、鸣凤之声能定之哉?此迂远之谈也。」 
  • 《风俗通》:「管漆竹长一尺六孔,十二月之音也。象物贯地而牙,故谓之管。」 
  • 【分气】【调声】《尔雅》:「律谓之分。」注曰:「律管可以分气。」
  • 《汉书》:「律者所以调乐,人之音声也。」 
  • 【立均】【知敌】《周语》:『景王将铸无射,问律于伶州鸠,对曰:「律所以立,均出度也。古之神瞽,考中声而量之,以制度律均钟。」』 
  • 《百官轨仪》:「纪之以三,平之以六,成于十二天之道也。」 
  • 《六韬》:「夫律管十二,可以知敌,金木水火土,各以其胜攻也。骑法,夜遣轻骑往至敌人之垒,去九百步外,偏执律管当耳。大呼惊之,有声应管,其来甚微。角声应管,当以白虎;徵声应管,当以元武;商声应管,当以朱雀;羽声应管,当以勾陈。五管声尽,不应者,宫也。当以青龙,此五行之符,佐胜之徵,成败之机也。」 
  • 【和声】【列气】《尚书》:「律和声。」 
  • 《续汉书》:「截管为律,吹以考声,列以物气,道之本也。术家以声徵,而难知其分。数不明故作准以代之。」 
  • 【三律】【六同】《汉书‧律历志》:『立仁之道,曰「仁与义」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后以裁成天地之道,辅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此三律之谓也。』 
  • 《周礼‧大师职》:「大师掌六律、六同,以合阴阳之声。」 
  • 【得玉】【用铜】《赵书》:『刘曜筑武德殿于土城西南郭内得圆石玉碓,其名曰「律碓石」。重四钧。上有文曰:「同律度量衡,有辛氏所造。」』 
  • 《汉书‧律历志》:「凡律度量衡之用铜者,铜为物之至精,不为燥湿寒暑变其节,不为风雨暴露改其形,介然有常,有似于士君子之行,是以用铜也,用竹为引者,事之宜也。」 
  • 【命伶伦】【用颛顼】《吕氏春秋》:「黄帝命伶伦作为律。」 
  • 《汉书‧律历志》:「汉兴,方纲纪大基,庶事草创,袭秦正朔,以北平侯张苍用颛顼之律。」 
  • 【写凤音】【听凤鸣】《淮南子》:「物以三,成以五,合三与五为八,律之初生也。写凤之音,故以黄钟为宫,宫者,音之君也。」下详岁时部律中。 
  • 【知南风】【中太簇】嵇康〈哀乐论〉:「子野博物多识,吹律知南风不竞。」 
  • 《诗含神雾》:「齐地处孟春之位,律中太簇,音中羽;秦地处季秋之位,律中南吕,音中徵。」 
  • 【取竹解谷】【伶竹为管】《汉书‧律历志》:「昆崙之阴,取竹之解谷。」孟康注曰:「解,脱也,谷,竹沟也,取竹之脱无沟节者也。一说昆崙之北谷名也。」 扬雄《太元经》:「伶竹为管,室灰为候,以揆百度,百度既设,济民不误。」注:「伶,黄帝伶伦。」
  • 【木案】【藻盘】隋毛爽等候节气,依古于三重密室之内,以木为案,十有二具,每取律吕之管,随十二辰置于案上,而以土埋之地中,实葭莩之灰,以轻缇素覆律吕。每地气至,与律冥符,则飞灰冲素,散出于户外。 晋人有铜藻盘,无故自鸣,问于张茂先,茂先曰:「此器与洛阳宫中钟声相谐,宫中撞钟,故相应也,以物铝之,其鸣遂止。」 
  • 【汉钱】【周斗】宋仁宗时,翰林学士丁度等议晋荀公曾等校定尺度,以调钟律,以古物七品勘之,其一曰古钱,今日古物之有分寸著于史籍,可以筹验者,惟有汉钱而已,馀恐不足凭也。 又曰:「自晋至隋,累黍之法,但求尺裁管,不能以权量参校,故历代黄钟之管,容黍之数不同,惟后周掘地得古玉斗为正,乃据斗造律。」 
  • 【三统】【十器】元始中,刘歆等典领乐事,言律有三统之义,黄钟为天统律,长九寸九者,所以穷极中和,为万物元也。林钟为地统律,长六寸六者,所以含阳之施,树之六合之内,合刚柔有礼也。太簇为人统律,长八寸,象八卦,伏羲氏之所以顺天也。 宋直秘阁范镇上书曰:「声音之生,生于无形,古人以有形之物传其法,有形者,秬黍律尺龠□斛算数权衡钟罄也。是十者必相合而不相戾,然后为得。」 
  • 【律娶妻】【吕生子】宋陈浩《集说》曰:「律娶妻而吕生子者,如黄钟九以林钟六为妻,太簇九以南吕六为妻;隔八而生子,则林钟生太簇夷,则生夹钟之类也。」 
  • 【变字为文】【均字为谱】《乐章文谱》曰:「按旋宫以明均律,迭生二变,方协七音。乃以变徵之声,循旋正徵,复以变宫之律,回演清宫,其变徵以变字为文,其变宫以均字为谱,唯清之ㄧ字生自正宫,倍应声同,终归一律。」 
  • 【黄钟律本】【中声律度】明王廷相〈论律〉曰:『《书》曰:「律和声。」故有律,本有律度,律,本黄钟是也,律度,中声是也。』 
  • 【密率推算】【中黍闯律】明黄佐钟〈律论〉曰:「算之法,惟宋祖冲之秘率乘除,乃古今算家之最律,本既正必以祖氏之算推之,则圆长面幂,与夫空围内积,分寸丝毫自然无不谐合。」 又曰:「胡氏定乐,取上党羊头山黍,用三等筛子筛之,取中等者定焉。大约以黍闯律,非以律生于黍也。」 
  • 【弦写琯音】【柱分律位】宋百岁老人《雨航杂录》:『景祐中,帝御观文殿,诏取周王补律,准观视御笔篆书律准于其底,宋祁为之赞曰:「有周有臣嗣古成器,弦写琯音柱,分律位,俾受攸司,谨传来世。」』 
  • 【金门竹管】【河内葭灰】《元史》:「泰定时,太史院使齐履谦言候气之法,则僻地为密室,取金门之竹及河内葭莩候之。」 
  • 【宫辨始终】【象分内外】宋朱熹〈声律辨〉曰:「黄钟之宫,始之始,中之中也。十律之宫,始之次而中少过也。应钟之宫,始之终,而中已尽也。诸律半声过乎轻清,始之外而中之上也。半声之外过乎轻清之甚,则又外之外,上之上而不可为乐者也。注正如子时初四刻属前日正四刻属后日其两日之间即所谓始之始中之中也。」 明王廷相〈论声律〉曰:「声出于脾,谓之宫。宫主喉,出于肺,谓之商。商主齿,出于肝,谓之角。角主牙,出于心,谓之徵。徵主舌,出于肾,谓之羽。羽主唇,此五声内外象也。」
  • 【三黄钟律】【十五种尺】《玉海》:「政和末蔡京引沈宗尧为大晟府典乐,京子攸提举大晟府,又奏田为为典乐,宗尧愤之,令乐工断黄钟,琯一倍之,ㄧ半之诒为,云此大小律也。为信之以白攸,攸因执为,是遂不用。刘炳中声八寸七分,琯而止用九寸,琯又为一律长尺,有八寸,曰大声。一律长四寸有半,曰少声。乃有三黄钟律云。」 
  • 《文献通考》马端临曰:「诸代律尺一十五等,一周尺,二晋田父玉尺,三梁表尺,四汉官尺,五魏杜夔调律尺,六晋后尺,七后魏前尺,八后魏中尺,九后魏后尺,十东后魏尺,十一蔡邕铜龠尺,十二宋氏尺,十三万宝常造律吕水尺,十四赵刘曜浑天仪土圭尺,十五梁俗尺。」 
  • 【文利别解】【元定新书】明嘉靖中,教授李文利祖《吕氏春秋》黄钟函少之文,辨为律九寸之误,谓阳数始于一,成于三,终于九,故律之为数,三九尽之矣。黄钟一气,初升气微数少,故其管三寸九分,三寸乃阳数之少,九分乃阳数之成。以三涵九,故黄钟之宫命曰函少,尚书王廷相以闽人无喉中之音讥之。 宋蔡元定著《律吕新书》,朱子称其明白而渊深,缜密而通畅。 
  • 【由子及午辨位六同】【自驷得鹑正名七列】《玉海》:「群臣〈谢赐票祐新经表〉中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