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序,提要

  • 朕几务馀暇、博涉艺林。每揽一书必尽其全帙。沉潜往复。既得其始终条理精义之所存而文句英华亦常读之矣。尝谓古人政事文章虽出于二。然文章以言理、政事则理之发。迩而见远者也。岂仅以其区区文句之间而可以自命为学术乎。自六朝乃有类书而尤盛于唐。此岂非求之文句之间者哉。虽然理之所寓于斯萃焉弗可废也。昔者孔子之系易也曰。方以类聚。又曰。本乎天者亲上。本乎地者亲下。则各从其类也。于诸卦则曰。其称名也小。其取类也大。盖以天下古今事物之理毕具于易而易之为书,因理象物、因物徵辞,以断天下之疑而成天下之务者、各从其类以明之。然则类书之作其亦不违于圣人立言之意欤。书之最著者。艺文类聚、北堂书钞、初学记、白帖、杜氏通典。宋明以来撰者寖广。若博而不䋣、简而能覈者。抑亦鲜矣。独俞安期唐类函颇称详括。大抵祖述欧阳询之类聚。稍删存书钞。初学记、白帖、通典而附益之。安期明人也。而曰唐类函者。以其皆唐辑也。既缺宋以来书而唐以前亦有脱漏者。爰命儒臣逖稽旁搜溯、洄往籍。网罗近代增其所无详其所略参伍错综以摛其异探赜索隐以约其同要之不离乎以类相从而类始备焉。
  • 书成计四百五十卷。夫自有类书迄于今。千有馀年而集其大成。可不谓斯文之少补乎。学者或未能尽读天下之书。观于此而得其大。凡因以求尽其始终条理、精义之所存、其于格物致知之功、修辞立诚之事。为益匪浅鲜矣。
  • 康熙四十九年十月二十五日。

提要

  • 臣等谨案。御定渊鉴类函四百五十卷。康熙四十九年、圣祖仁皇帝御定。
  • 康熙四十九年圣祖仁皇帝禦定。类书自《皇览》以下,旧本皆佚。其存于今者,惟《北堂书钞》、《艺文类聚》、《初学记》、《六帖》为最古,明俞安期删其重复,合并为一。又益以韩鄂《岁华纪丽》,而稍采杜佑《通典》,以补所阙,命曰《唐类函》。六朝以前之典籍,颇存梗概。至武德贞观以后,仅见题咏数篇,故实则概不及焉。考《辍耕录》载赵孟頫之言,谓作诗才使唐以下事便不古,其言已稍过当。明李梦阳倡复古之说,遂戒学者无读唐以后书。梦阳尝作黄河水绕汉宫墙一篇,以末句用郭汾阳字,涉于唐事,遂自削其稿,不以入集。安期编次类书,以唐以前为断,盖明之季年,犹多持七子之馀论也。然诗文隶事在于比例精切,词藻典雅,不必限以时代。汉去战国不远,而词赋多用战国事,六朝去汉不远,而词赋多用汉事,唐去六朝不远,而词赋多用六朝事。今距唐几千年,距宋、元亦数百年,而曰唐以后事不可用,岂通论欤?况唐代类书原下括陈、隋之季,知事关胜国,即属旧闻。既欲蒐罗,理宜赅备。又岂可横生限断,使文献无徵。是以我圣祖仁皇帝特命儒臣,因安期所编,广其条例,博采元、明以前文章事迹,胪纲列目,荟为一编,务使远有所稽,近有所考,源流本末,一一灿然。计其卷数,虽仅及《太平御览》之半,然《御览》以数页为一卷,此则篇帙既繁,兼以密行细字,计其所载,实倍于《御览》。自有类书以来,如百川之归巨海,九金之萃鸿钧矣。与《佩文韵府》、《骈字类编》皆亘古所无之巨制,不数宋之四大书也。
  • 乾隆四十五年九月恭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