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新定诗格  唐 崔融

十体 一形似体。二质气体。三情理体。四直置体。五雕藻体。 六映带体。七飞动体。八婉转体。九清切体。十菁华体。

一、形似体。 形似体者,谓貌其形而得其似可以妙求,难以粗测者是。 诗云:〔风花无定影,露竹有馀清。〕 又曰:〔映浦树疑浮,入云峰似灭。〕如此即形似之体也。

二、质气体。 质气体者,谓有质胄而作志气者是。诗曰: 〔雾烽黯无色,霜旗冻不翻。雪覆白登道,冰塞黄河源。〕 此是质气之体。

三、情理体。 情理体者,谓抒情以入理者是。诗曰:〔游禽暮知返,行人独未归。〕 又云:〔四邻不相识,自然成掩扉。〕此即情理之体也。

四、直置体。 直置体者,谓直书其事,置之于句者是。诗曰: 〔马衔苜蓿叶,剑瑩鸊鹈膏。〕又曰:〔隐隐山分地,苍苍海接天。〕 此即是直置之体。

五、雕藻体。 雕藻体者,谓以凡事理而雕藻之,成于妍丽,如丝彩之错综,金铁之砥链是。诗曰: 〔岸绿开河柳,池红照海榴。〕 又曰:〔华志怯驰年,韶颜惨惊节。〕此即是雕藻之体。

六、映带体。 映带体者,谓以事意相惬,复而用之者是。诗曰: 〔露花疑濯锦,泉月似沉珠。〕此意花似锦,月似珠,自昔通规矣。然蜀 有濯锦川,汉有明珠浦,故特以为映带。 又曰:〔侵云蹀征骑,带月倚雕弓。〕〔云〕、〔骑〕与〔月〕、〔弓〕 是复用,此映带之类。又曰:〔舒桃临远骑,垂柳映连营。〕

七、飞动体。 飞动体者,谓词若飞腾而动是。诗曰:〔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 又曰:〔月光随浪动,山影逐波流。〕此即是飞动之体。

八、婉转体。 婉转体者,谓屈曲其词,婉转成句是。诗曰:〔歌前日照梁,舞处尘生袜。〕又曰: 〔泛色松烟举,凝华菊露滋。〕此即婉转之体。

九、清切体。 清切体者,谓词清而切者是。诗曰:〔寒葭凝露色,落叶动秋声。〕又曰:〔猿声出 峡断,月彩落江寒。〕此即是清切之体。

十、菁华体。 菁华体者,谓得其精而忘其粗者是。诗曰:〔青田未矫翰,丹穴欲乘风。〕鹤生青田 ,凤出丹穴。今只言〔青田〕,即可知鹤,指言〔丹穴〕,即可知凤,此即是文典之 菁华。又曰:〔曲沼疏秋尽,长林捲夏帷。〕曲沼,池也。又曰:〔积翠彻深潭,舒 丹明浅濑。〕〔丹〕即霞,〔翠〕即烟也。今只言〔丹〕〔翠〕即烟也。今只言〔丹 〕〔翠〕,即可知烟霞之义。况近代之儒,情识不周于变通,即坐其危险。若兹人者 ,固未可与言。

九对 第一,切对。谓象物切正不偏枯。

第二,双声对。诗曰:〔洲渚递萦映,树石相因依。〕

第三,叠韵对。

第四,字对。字对者,谓义别字对是。诗曰:〔山椒架寒雾,池筱韵凉飙。〕〔山 椒〕即山顶也,〔池筱〕傍池竹也。此义别字对。又曰:〔何用金扉敞,终醉石崇家 。〕〔金扉〕、〔石崇〕即是。又曰:〔原风振平楚,野雪被长菅。〕即〔菅〕与〔 楚〕为字对。

第五,声对。声对者,谓字义俱别,声作对是。诗曰:〔彤驺初惊路,白简未含霜 。〕〔路〕是途路,声即与〔露〕同,故将以对〔霜〕。又曰:〔初蝉韵高柳,密茑 深松。〕〔茑〕草属,声即与〔飞鸟〕同,故以对〔蝉〕。

第六,字侧对。字侧对者,谓字义俱别,形体半同是。诗曰:〔忘怀接英彦,申劝 引桂酒。〕〔英彦〕与〔桂酒〕,即字义全别,然形体半同是。又曰:〔玉鸡清五洛 ,瑞雉映三秦。〕〔玉鸡〕与〔瑞雉〕是。又曰:〔桓山分羽翼,荆树折枝条。〕〔 桓山〕与〔荆树〕是。如此之类,名字侧对。

第七,切侧对。切侧对者,谓精异粗同是。诗曰:〔浮钟宵响彻,飞镜晓光斜。〕 〔浮钟〕是钟,〔飞镜〕是月,谓理别文同是。

第八,双声侧对。双声侧对者,谓字义别,双声来对是。诗曰:〔花明金谷树,叶 映首山薇。〕〔金谷〕与〔首山〕字义别,同双声对。又曰:〔翠微分雉堞,丹气阴 檐楹。〕〔雉堞〕对〔檐楹〕,亦双声侧对。

第九,叠韵侧对。谓字义别声同,名叠韵对是。诗曰:〔平生披黼帐,窈窕步花庭 。〕〔平生〕、〔窈窕〕是。又曰:〔自得优游趣,宁知圣政隆。〕〔优游〕与〔圣 政〕,义非正对,字声势叠韵。夫为文章诗赋,皆须属对,不得令有跛眇者。跛者, 谓前句双声,后句直语,或复空谈。如此之例,名为跛。眇者,谓前句物色,后句人 名,或前句语风空,后句山水。如此之例,名眇。何者?风与空则无形而不见,山与 水则有踪而可寻,以有形对无色。如此之例,名为眇。

文病 第一,相类病。〔从风似飞絮,照日类繁英。拂岩如写镜,对林若耀琼。〕此四句 相次,一体不异。〔似〕、〔类〕、〔如〕、〔若〕,是其病。

第二,不调病。不调者,谓五字内除第一字、第五字,于三字用上、去、入声相次 者。平声非病限。此是巨病,古今才子多不晓。如:〔晨风惊叠树,晓月落危峰。〕 〔月〕次〔落〕,同入声。如〔雾生极野碧,日不远山红。〕〔下〕次〔远〕,同上 声。如:〔定惑关门吏,终悲寒上翁。〕〔寒〕次〔上〕,同去声。

第三,丛木病。诗云: 庭梢桂林树,檐度苍梧云。棹唱喧难辨,樵歌近易闻。 〔桂〕、〔梧〕、〔棹〕、〔樵〕,俱是木,即是病也。

第四,形迹病。形迹病者,于其义相形嫌疑而成。如曹子建诗云:〔壮哉帝王居, 佳丽殊百城。〕〔佳山〕、〔佳城〕,皆为形亦坟埏,不可用。又如〔侵天〕、〔干 天〕,是谓天与树木等,犯者为形迹。他皆效此。

第五,翻语病。翻语病者,正言是佳词,反语则深累是也。如鲍明远诗云:〔鸡鸣 关吏起,伐鼓早通晨。〕〔伐鼓〕,反语〔腐骨〕,是其病。

第六,相滥病。相滥者,谓〔形体〕、〔涂道〕、〔沟淖〕、〔淖泥〕、〔巷陌〕 、〔树木〕、〔枝条〕、〔山河〕、〔水石〕、〔冠帽〕、〔●衣〕,如此之等,名 曰相滥。上句用〔山〕,下句用〔河〕;上句有〔形〕,下句安〔体〕;上句有〔木 〕,下句安〔条〕。如此参差,乃为善焉。若两字一处,自是犯焉,非关诗处。或云 两目一处是。

第七,涉俗病。诗曰:〔渭滨迎宰相。〕官之〔宰相〕,即是涉俗流之语,是其病 。以上《文镜秘府论》四卷

调声 傍纽者,〔风小〕、〔月脍〕、〔奇今〕、〔精酉〕、〔表丰〕、〔外厥〕、〔琴羁 〕、〔酒盈〕。纽声双声者,〔土〕、〔烟〕、〔天〕、〔●〕。

评诗格旧题唐‧李峤撰

诗有九对 一曰切对。二曰切侧对。三曰字对。四曰字侧对。五曰声对。 六曰双声对。七曰双声侧对。八曰叠韵对。九曰叠韵侧对。

切对一。谓象物切正不偏枯。 切侧对二。诗曰:〔鱼戏新荷动,鸟散馀花落。〕 字对三。诗曰:〔山椒架寒露,池筱韵凉飙。〕 字侧对四。谓字义俱别,形体半同。诗曰:〔玉鸡清五洛,瑞雉映三秦。〕 声对五。谓子义别,声名对也。诗曰:〔疏蝉韵高柳,密茑挂深松。〕 双声对六。诗曰:〔洲渚近环映,树石相因依。〕 双声侧对七。诗曰:〔花明金谷树,菜映首山薇。〕 叠韵对八。诗曰:〔平明披黼帐,窈窕步花庭。〕 叠韵切对九。诗曰:〔浮钟霄响彻,飞镜晚光斜。〕

诗有十体 一曰形似。二曰质气。三曰情理。四曰直置。五曰雕藻。 六曰影带。七曰婉转。八曰飞动。九曰清切。十曰精华。 形似一,谓貌其形而得似也。诗曰:〔风花无定影,露竹有馀清。〕 质气二。谓有质骨而依其气也。诗曰:〔霜峰暗无色〕,〔雪覆登道白。〕 情理三。谓叙情以入理致也。诗曰:〔游禽知暮返,行客独未归。〕 直置四。谓直书可置于句也。诗曰:〔隐隐山分地,苍苍海接天。〕 雕藻五。谓以凡目前事而雕妍之也。诗曰:〔岸绿开河柳,池红照海榴。〕 影带六。谓以事意相惬而用之也。诗曰:〔露花如濯锦,泉月似沉钩。〕 婉转七。谓屈曲其词,婉转成句也。诗曰:〔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 飞动八。诗曰:〔空葭凝露色,落叶动秋声。〕 清切九。诗曰:〔猿声出峡断,月影落江寒。〕 精华十。诗曰:〔青田拟驾鹤,丹穴欲乘凤。〕

诗格旧题唐‧王昌龄撰

卷上

调声 凡四十字诗,十字一管,即生其意。头边廿字一管亦得。六十、七十、百字诗,廿字 一管,即生其意。语不用合帖,须直道天真,宛媚为上。且须识一切题目义最要,立 文多用其意,须令左穿右穴,不可拘捡。作语不得辛苦,须整理其道、格。 格,意也。意高为之格高,意下为之下格。 律调其言,言无相妨。以字轻重清浊间之须稳。 至如有轻重者,有轻中重,重中轻,当韵之即见。 且〔庄〕字全轻,〔霜〕字轻中重,〔疮〕字重中轻,〔床〕字全重。 如〔清〕字全轻,〔青〕字全浊。诗上句第二字重中轻,不与下句第二字同声为一管 。上去入声一管。上句平声,下句上去入;上句上去入,下句平声。以次平声,以次 又上去入,以次上去入,以次又平声。如此轮回用之,直至于尾。两头管上去入相近 ,是诗律也。 五言平头正律势尖头。皇甫冉诗曰五言: 中司龙节贵,上客虎符新。地控吴襟带,才光汉缙绅。 泛舟应度腊,入境便行春。处处歌来暮,长江建邺人。 又钱起《献岁归山》诗曰五言: 欲知愚谷好,久别与春还。莺暖初归树,云晴却恋山。 石田耕种少,野客性情闲。求仲时应见,残阳且掩关。 又陈润《罢官后却归旧居》诗曰: 不归江畔久,旧业已凋残。露草虫丝湿,湖泥鸟迹竿。 买山开客舍,选竹作鱼竿。何必劳州县,驱驰效一官。 又五言绝句诗曰: 胡风迎马首,汉月送娥眉。久戍人将老,长征马不肥。 五言侧头正律势尖头。又崔曙《试得明堂火珠》诗曰: 正位开重屋,淩空出火珠。夜来双月满,曙后一星孤。 天净光难灭,云生望欲无。终期圣明代,国宝在名都。 齐梁调诗。张谓《题故人别业》诗曰五言: 平子归田处,园林接汝坟。落花开户入,啼鸟隔窗闻。 池净流春水,山明敛霁云。画游仍不厌,乘月夜寻君。 何逊《伤徐主簿》诗曰: 世上逸群士,人间彻总贤。毕池论赏诧,蒋径笃周旋。 又曰: 一旦辞东序,千秋送北邙。客箫虽有乐,邻笛遂还伤。 又曰: 提琴就阮籍,载酒觅扬雄。直荷行罩水,斜柳细牵风。 七言尖头律。皇甫冉诗曰: 闲看秋水心无染,高卧寒林手自栽。庐阜高僧留偈别,茅山道士寄书来。 燕知社日辞巢去,菊为重阳冒雨开。残薄何时称献纳,临歧终日自迟回。 又曰: 自哂鄙夫多野性,贫居数亩半临湍。溪云带雨来茅洞,山鹊将雏上药栏。 仙篆满床闲不厌,阴符在箧老羞看。更怜童子宜春服,花里寻师到杏坛。

十七势 诗有学古今势一十七种,具列如后,第一,直把入作势,第二,都商量入作势;第三 ,直树一句,第二句入作势;第四,直树两句,第三句入作势;第五;直树三句,第 四句入作势;第六,比兴入作势;第七,谜比势;第八,下句拂上句势;第九,感兴 势;第十,含思落句势;第十一,相分明势;第十二,一句中分势;第十三,一句直 比势;第十四,生杀回薄势;第十五,理入景势;第十六,景入理势;第十七,心期 落句势。

第一,直把入作势。 直把入作势者,若赋得一物,或自登山临水,有閒情作,或送别,但以题目为定;依 所题目,入头便直把是也。皆有此例。昌龄《寄驩州》诗入头便云: 〔与君远相知,不道云海深。〕又《见谴至伊水》诗云: 〔得罪由己招,本性易然诺。〕又《题上人房》诗云: 〔通经彼上人,无迹任勤若。〕又《送别》诗云: 〔春江愁送君,蕙草生氛氲。〕又《送别》诗云: 〔河口饯南客,进帆清江水。〕又如高适诗云: 〔郑侯应栖遑,五十头尽白。〕又如陆士衡诗云: 〔顾侯体明德,清风肃已迈。〕

第二,都商量入作势。 都商量入作势者,每咏一物,或赋赠答寄人,皆以入头两句平商量其道理,第三第四 第五句入作是也。皆有其例。昌龄《上同州使君伯》诗言:〔大贤奈孤立,有时起经 纶。伯父自天禀,元功载生人。〕是第三句入作。 又《上侍御七兄》诗云:〔天人俟明略,益、稷分尧心。利器必先举,非贤安可任。 吾兄执严宪,时佐能钩深。〕此是第五句入作势也。

第三,直树一句,第二句入作势。 直树一句者,题目外直树一句景物当时者,第二句始言题目意是也。昌龄《登城怀古 》诗入头便云: 〔林薮寒苍茫,登城遂怀古。〕又《客舍秋霖呈席姨夫》诗云: 〔黄叶乱秋雨,空齐愁暮心。〕又: 〔孤烟曳长林,春水聊一望。〕又《送鄢贲观省江东》诗云: 〔枫桥沿海岸,客帆归富春。〕又《宴南亭》诗云: 〔寒江映村林,亭上纳高洁。〕此是直树一句,第二句入作势。

第四,直树两句,第三句入作势。 直树两句,第三句入作势者,亦题目外直树两句景物,第三句始入作题目意是也。昌 龄《留别》诗云: 桑林映陂水,雨过宛城西。留醉楚山别,阴云暮凄凄。 此是第三句入作势也。

第五,直树三句,第四句入作势。 直树三句,第四句入作势者,亦有题目外直树景物三句,然后即入其意;亦有第四第 五句直树景物后入其意,然巩烂不佳也。昌龄《代扶风主人答》云:〔杀气凝不流, 风悲日彩寒。浮埃起四远,游子弥不欢。〕此是第四句入作势。又《旅次周至过韩七 别业》诗云: 春烟桑柘林,落日隐荒墅。泱漭平原夕,清吟久延伫。 故人家于兹,招我渔樵所。此是第五句入作势。

第六,比兴入作势。 比兴入作势者,遇物如本立文之意,便直树两三句物,然后以本意入作比兴是也。昌 龄《赠李侍御》诗云: 青冥孤云去,终当暮归山。志士杖苦节,何时见龙颜。 又云: 眇默客子魂,倏铄川上晖。还云惨知暮,九月仍未归。 又:〔迁客又相送,风悲蝉更号。〕又崔曙诗云:〔夜台一闭无时尽,逝水东流何处 还。〕又鲍照诗云: 鹿鸣思深草,蝉鸣隐高枝。心自有所疑,傍人那得知。

第七,谜比势。 谜比势者,言今词人不悟有作者意,依古势有例。昌龄《送李邕之秦》诗云:〔别怨 秦、楚深,江中秋云起。言别怨与秦、楚之深远也。别怨起自楚地,既别之后,巩长 不见,或偶然而会。以此不定,如云起上腾于青冥,从风飘荡,不可复归其起处,或 偶然而归尔。天长梦无隔,月映在寒水。〕虽天长,其梦不隔,夜中梦见,疑由相会 。有如别,忽觉,乃各一方,互不相见。如月影在水,至曙,水月亦了不见矣。

第八,下句拂上句势。 下句拂上句势者,上句说意不快,以下句势拂之,令意通。古诗云:〔夜闻木叶落, 疑是洞庭秋。〕昌龄诗云:〔微雨随云收,矇矇傍山去。〕又云:〔海鹤时独飞,永 然沧洲意。〕

第九,感兴势。 感兴势者,人心至感,必有应说,物色万象,爽然有如感会。亦有其例。如常建诗云 : 泠泠七弦遍,万木澄幽音。能使江月白,又令江水深。 又王维《哭殷四》诗云: 泱漭寒郊外,萧条闻哭声。愁云为苍茫,飞鸟不能鸣。

第十,含思落句势。 含思落句势者,每至落句,常须含思,不得令语尽思穷。或深意堪愁,不可具说,即 上句为意语,下句以一景物堪愁,与深意相惬便道。仍须意出成感人始好。昌龄《送 别》诗云:〔醉后不能语,乡山雨氛氛。〕又落句云:〔日夕辨灵药,空山松桂香。 〕又:〔墟落有怀县,长烟溪树边。〕又李湛诗云:〔此心复何已,新月清江长。〕

第十一,相分明势。 相分明势者,凡作语皆须令意出,一览其文,至于景象,恍然有如目击。若上句说事 未出,以下一句助之,令分明出其意也。如李湛诗云:〔云归石壁尽,月照霜林清。 〕崔曙诗云:〔田家收已尽,苍苍唯白茅。〕

第十二,一句中分势。 一句中分势者,〔海净月色真。〕

第十三,一句直比势。 一句直比势者,〔相思河水流。〕

第十四,生杀回薄势。 生杀回落势者,前说意悲凉,后以推命破之;前说世路矜骋荣宠,后以至空之理破之 入道是也。

第十五,理入景势。 理入景势者,诗不可一向把理,皆须入景,语始清味。理欲入景势,皆须引理语,入 一地及居处,所在便论之。其景与理不相惬,理通无味。昌龄诗云: 时与醉林壑,因之惰农桑。槐烟渐含夜,楼月深苍茫。

第十六,景入理势。 景入理势者,诗一向言意,则不清及无味;一向言景,亦无味。事须景与意相兼始好 。凡景语入理语,皆须相惬,当收意紧,不可正言。景语势收之,便论理语,无相管 摄。方今人皆不作意,慎之。昌龄诗云: 桑叶下墟落,鶤鸡鸣渚田。物情每衰极,吾道方渊然。

第十七,心期落句势。 心期落句势者,心有所期是也。昌龄诗云:〔青桂花未吐,江中独鸣琴。〕 言青桂花吐之时,期得相见,花既未吐,即未相见,所以江中独鸣琴。 又诗云:〔还舟望炎海,楚叶下秋水。〕言至秋方始还。此送友人之安南 也。以上《文镜秘府论》地卷

六义 一曰风,二曰赋,三曰比,四曰兴,五曰雅,六曰颂。 一曰风。天地之号令曰风。上之化下,犹风之靡草。行春令则和风生,行秋令则寒风 杀,言君臣不可轻其风也。 二曰赋。赋者,错杂万物,谓之赋也。 三曰比。比者,真比其身,谓之比假,如〔关关雎鸠〕之类是也。 四曰兴。兴者,指物及比其身说之为兴,盖托喻谓之兴也。 五曰雅。雅者,正也。言其雅言典切,为之雅也。 六曰颂。颂者,赞也。赞叹其功,谓之颂也。以上《文镜秘府论》地卷

论文意 夫文字起于皇道,古人画一之后方有也。先君传之,不言而天下自理,不教而天下自 然,此谓皇道。道合气性,性合天理,于是万物禀焉,苍生理焉。尧行之,舜则之, 淳朴之教,人不知有君也。后人知识渐下,圣人知之,所以画八卦,垂浅教,令后人 依焉。是知一生名,名生教,然后名教生焉。以名教为宗,则文章起于皇道,兴乎《 国风》耳。自古文章,起于无作,兴于自然,感激而成,都无饰练,发言以当,应物 便是。古诗云: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 当句皆了也。其次《尚书》歌曰:〔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庶事康哉。〕亦句句便了 。自此之后,则有《毛诗》假物成焉。夫子演《易》,极思于《系辞》,言句简易, 体是诗骨。夫子传于游、夏,游、夏传于荀卿、孟轲,方有四言、五言,效古而作。 荀、孟传于司马迁,迁传于贾谊。谊谪居长沙,遂不得志,风土既殊,迁逐怨上,属 物比兴,少于《风》、《雅》。复有骚人之作,皆有怨剌,失于本宗。乃知司马迁为 北宗,贾生为南宗,从此分焉。汉魏有曹植、刘桢,皆气高出于天纵,不傍经史,卓 然为文。从此之后,递相祖述,经论百代,识人虚薄,属文于花草,失其古为。中有 鲍照、谢康乐,纵逸相继,成败兼行。至晋、宋、齐、梁,皆悉颓毁。

凡作诗之体,意是格,声是律,意高则格高,声辨则律清,格律全,然后始有调。用 意于古人之上,则天上之境,洞焉可观。古文格高,一句见意,则〔股肱良哉〕是也 。其次两句见意,则〔关关雎鸠〕是也。其次古诗,四句见意,则〔青青陵上柏,磊 磊漳中石。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是也。又刘公干诗云: 青青陵上松,瑟瑟谷中风。风声一何盛,松枝一何劲。 此诗从首至尾,唯论一事,以此不如古人也。 诗本志也,在心为志,发言为时,情动于中而形于言,然后书中于纸也。高手作势, 一句更别起意,其次两句起意。意如涌烟,从地升天,向后渐高渐高,不可阶上也。 下手下句弱于上句,不看向背,不立意宗,皆不堪也。

凡文章皆不难,又不辛苦。如《文选》诗云:〔朝入谯郡界〕,〔左右望我军〕。皆 如此例,不难、不辛苦也。 夫作文章,但多立意。令左穿右穴,苦心竭智,必须忘身,不可拘束。思若不来,即 须放情却宽之,令境生。然后以境照之,思则便来,来即作文。如其境思不来,不可 作也。 夫置意作诗,即须凝心,目击其物,便以心击之,深穿其境。如登高山绝顶,下临万 象,如在掌中。以此见象,心中了见,当此即用。如无有不似,仍以律调之定,然后 书之于纸,会其题目。山林、日月、风景为真,以歌咏之。犹如水中见日月,文章是 景,物色是本,照之须了见其象也。夫文章兴作,先动气,气生乎心,心发乎言,闻 于耳,见于目,录于纸。意须出万人之境,望古人于格下,攒天海于方寸。诗人用心 ,当于此也。夫诗,入头即论其意。意尽则肚宽,肚宽则诗得容预,物色乱下。至尾 则却收前意。节节仍须有分付。夫用字有数般:有轻,有重;有重中轻,有轻中重; 有虽重浊可用者,有轻清不可用者。事须细律之。若用重字,即以轻字拂之,便快也 。 夫文章,第一字与第五字须轻清,声即稳也。其中三字纵重浊,亦无妨。如〔高台多 悲风,朝日照北林。〕若五字并轻,则脱略无所止泊处;若五字并重,则文章暗浊。 事须轻重相间,仍须以声律之。如〔明月照积雪〕,则〔月〕〔雪〕相拨,及〔罗衣 何飘飘〕,同〔罗〕〔何〕相拨,亦不可不觉也。

夫诗,一句即须见其地居处。如 孟春草木长,绕屋树扶疏。众鸟欣有托,吾亦爱吾庐。 若空言物色,则虽好而无味,必须安立其身。 诗头皆须造意,意须紧,然后纵横变转。如〔相逢楚水寒〕,送人必言其所矣。 凡属文之人,常须作意。凝心天海之外,用思元气之前,巧运言词,精练意魄。所作 词句,莫用古语及今烂字旧意。改他旧语,移头换尾,如此之人,终不长进。为无自 性,不能专心苦思,致见不成。

凡诗人,夜间床头,明置一盏灯。若睡来任睡,睡觉即起,兴发意生,精神清爽,了 了明白。皆须身在意中。若诗中无身,即诗从何有?若不书身心,何以为诗?是故诗 者,书身心之行李,序当时之愤气。气来不适,心事或不达,或以剌上,或以化下, 或以申心,或以序事,皆为中心不决,众不我知。由是言之,方识古人之本也。

凡作诗之人,皆自抄古今诗语精妙之处,名为随身卷子,以防苦思。作文兴若不来, 即须看随身卷子,以发兴也。 诗有饱肚狭腹,语急言生。至极言终始,未一向耳。若谢康乐语,饱肚意多,皆得停 泊,任意纵横。鲍照言语逼迫,无有纵逸,故名狭腹之语。以此言之,则饱公不如谢 也。 诗有无头尾之体。凡诗头,或以物色为头,或以身为头,或以身意为头,百般无定。 任意以兴来安稳,即任为诗头也。 凡诗,两句即须团却意,句句必须有底盖相承,翻覆而用。四句之中,皆须团意上道 ,必须断其小大,使人事不错。 诗有上句言物色,下句更重拂之体。如〔夜闻木叶落,疑是洞庭秋〕,〔旷野饶悲风 ,飕飕黄蒿草,是其例也。〕 诗有上句言意,下句言状;上句言状,下句言意。如〔昏旦变气候,山水含清晖〕。 〔蝉鸣空桑林,八月萧关道〕是也。 凡诗,物色兼意下为好。若有物色,无意兴,虽巧亦无处用之。如〔竹声先知秋〕, 此名兼也。

凡高手,言物及意,皆不相倚傍。如〔细柳夹道生,方塘涵清源〕,又〔方塘涵白水 ,中有凫与应〕,又〔绿水溢全塘〕,〔马毛缩如猬〕,又〔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 禽〕,又〔青青河畔草〕,〔郁郁涧底松〕,是其例也。 诗有天然物色,以五彩比之而不及。由是言之,假物不如真象,假色不如天然。如〔 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如此之例,皆为高手。中手倚傍者,如〔余霞散成绮, 澄江静如练〕,此皆假物色比象,力弱不堪也。

诗有意好言真,光今绝古,即须书之于纸;不论对与不对,但用意方便,言语安稳, 即用之。若语势有对,言复安稳,益当为善。

诗有杰起险作,左穿右穴。如〔古墓犁为田,松柏摧为薪〕,〔马毛缩如猬,角弓不 可张〕,〔凿井北陵隈,百丈不及泉〕,又〔去时三十万,独自还长安。不信沙常┼ ,君看刀箭瘢〕,此为例也。诗有意阔心远,以小纳大之体。如〔振衣千仞岗,濯足 万里流〕。古诗直言其事,不相映带,此实高也。相映带诗云:〔响如鬼必附物而来 〕,〔天籁万物性,地籁万物声。〕

诗有览古者,经古人之成败咏之是也。 咏史者,读史见古人成败,感而作之。 杂诗者,古人所作,元有题目,撰入《文选》。《文选》失其题目,古人不详,名曰 杂诗。

乐府者,选其清调合律,唱入管弦,所奏即入之乐府聚之。如《塘上行》、《怨诗行 》、《长歌行》、《短歌行》之类是也。 咏怀者,有谜其怀抱之事为兴是也。 古意者,若非其古意,当何有今意;言其效古人意,斯盖未当拟古。 寓言者,偶然寄言是也。 夫诗,有生杀回薄,以象四时,亦禀人事,语诸类并如之。诸为笔,不可故不对,得 还须对。 夫语对者,不可以虚无而对实象。若用草与色为对,即虚无之类是也。 夫诗格律,须如金石之声。《练猎书》甚简小直置,似不用事,而句句皆有事,甚善 甚善。《海赋》太能。 《鹏鸟赋》等,皆直把无头尾。《天台山赋》能律声,有金石声。孙公云:〔掷地金 声〕,此之谓也。《芜城赋》,大才子有不足处,一歇哀伤便已,无有自宽知道之意 。诗有: 明月下山头,天河横戍楼。白云千万里,沧江朝夕流。 浦沙望如雪,松风听似秋。不觉烟霞曙,花鸟乱芳洲。 并是物色,无安身处,不知何事如此也。 诗有凭意兴来作者,〔愿子励风规,归来振羽仪。嗟余今老病,此别恐长辞〕。盖无 比兴,一时之能也。 诗有〔高台多悲风,朝日照北林〕,则曹子建之兴也。阮公《咏怀诗》曰 : 中夜不能寐,谓时暗也。起坐弹鸣琴。忧来弹琴以自娱也。 薄帷鉴明月,言小人在位,君子在野,蔽君犹如薄帷中映明月之光也。 清风吹我襟。独有其日月以清怀也。 孤鸿号外野,翔鸟鸣北林。近小人也。 凡作文,必须看古人及当时高手用意处,有新奇调学之。 诗贵销题目中意尽。然看当所见景物与意惬者相兼道。若一向言意,诗中不妙及无味 。景语若多,与意相兼不紧,虽理通亦无味。昏旦景色,四时气象,皆以意排之,令 有次序,令兼意说之为妙。旦日出初,河山林嶂涯壁间,宿雾及气霭,皆随日色照著 处便开。触物皆发光色者,因雾气湿著处,被日照水光发。至日午,气霭虽尽,阳气 正甚,万物蒙蔽,却不堪用。至晚间,气霭未起,阳气稍歇,万物澄静,遥目此乃堪 用。至于一物,皆成光色,此时乃堪用思。所说景物,必须好似四时者。春夏秋冬气 色,随时生意。取用之意,用之时,必须安神净虑。目睹其物,即入于心。心通其物 ,物通即言。言其状,须似其景。语须天海之内,皆纳于方寸。至清晓,所览远近景 物及幽所奇胜,概皆须任意自起。意欲作文,乘兴便作。若似烦即止,无令心倦。常 如此运之,即兴无休歇,神终不疲。 凡神不安,令人畅无兴。无兴即任睡,睡大养神。常须夜停灯任自觉,不须强起。强 起即昏迷,所览无益。纸笔墨常须随身。兴来即录。若无纸笔,羁旅之间,意多草草 。舟行之后,即须安眠。眠足之后,固多清景,江山满怀,合而生兴。须屏绝事务, 专任情兴。因此,若有制作,皆奇逸。看兴稍歇,且如诗未成,待后有兴成,却必不 得强伤神。古文章,不得随他旧意,终不长进。皆须百般纵横,变转数出,其头段 段皆须令意上道,却后还收初意。〔相逢楚水寒〕诗是也。

凡诗立意,皆杰起险作,傍若无人,不须怖惧。古诗云:〔古墓犁为田,松柏摧为薪 〕,及〔不信沙常┼,君看刀箭瘢〕是也。 评不得一向把,须纵横而作。不得转韵,转韵即无力。落句须含思,常如未尽始好。 如陈子昂诗落句云:〔蜀门自兹始,云山方浩然〕是也。 夫文章之体,五言最难,声势沉浮,读之不美。句多精巧,理合阴阳。包天地而罗万 物,笼日月而掩苍生。其中四时调于递代,八节正于轮环。五音五行,和于生灭;六 律六吕,通于寒暑。 凡文章不得不对。上句若安重字、双声、叠韵,下句亦然。若上句偏安,下句不安, 即名为离支;若上句用事,下句不用事,名为缺偶。故梁朝湘东王《诗评》云:〔作 诗不对,本是吼文,不名为诗。〕 夫作诗用字之法,各有数般:一敌体用字,二同体用字,三释训用字,四直用字。但 解作诗,一切文章,皆如此法。若相闻书题、碑文、墓志、赦书、露布、笺、章、表 、奏、启、策、檄、铭、诔、诏、诰、辞、牒、判,一同此法。今世间之人,或识清 而不知浊,或识浊而不知清。若以清为韵,馀尽须用清;若以浊为韵,馀尽须浊;若 清浊相和,名为落韵。 凡文章体例,不解清浊规矩,造次不得制作。制作不依此法,纵令合理,所作千篇, 不堪施用。但比来潘郎,纵解文章,复不闲清浊,纵解清浊,又不解文章。若解此法 ,即是文章之士。为若不用此法,声名难得。故《论语》云:〔学而时习之〕,此谓 也。若〔思而不学,则危殆也〕。又云:〔思之者,德之深也。〕 以上《文镜秘府论》南卷

卷中

诗有三境 一曰物境。二曰情境。三曰意境。 物境一。欲为山水诗,则张泉石云峰之境,极丽绝秀者,神之于心。处身于境,视境 于心,瑩然掌中,然后用思,瞭解境象,故得形似。 情境二。娱乐愁怨,皆张于意而处于身,然后驰思,深得其情。 意境三。亦张之于意,而思之于心,则得其真矣。

诗有三思 一曰生思。二曰感思。三曰取思。 生思一。久用精思,未契意象。力疲智竭,放安神思。心偶照境,率然而生。 感思二。寻味前言,吟讽古制,感而生思。 取思三。搜求于象,心入于境,神会于物,因心而得。

诗有三不 一曰不深则不精。二曰不奇则不新。三曰不正则不雅。

起首入兴体十四 一曰感时入兴。二曰引古入兴。三曰犯势入兴。四曰先衣带,后叙事入兴。五曰先叙 事,后衣带入兴。六曰叙事入兴。七曰直入比兴。八曰直入兴。九曰托兴入兴。十曰 把情入兴。十一曰把声入兴。十二曰景物入兴。十三曰景物兼意入兴。十四日怨调入 兴。

感时入兴一。古诗: 凛凛岁云暮,蝼蛄多鸣悲。凉风率以厉,游子寒无衣。 江文通诗: 西北秋风起,楚客心悠哉。日暮碧云合,佳人殊未来。 此皆三句感时,一句叙事。 引古入兴二。张茂先诗缺。 犯势入兴三。古诗缺。 先衣带,后叙事入兴四。古诗: 清风动帷帘,晨月烛幽房。佳人处遐远,兰室无容光。 此两句衣带,两句叙事。 古诗:〔蝉鸣空桑林,八月萧关道。〕此一句衣带,一句叙事。 先叙事,后衣带入兴五。陆士衡诗:〔远游越山川,山川修且广。〕 此一句叙事,一句衣带。 古诗: 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相去万馀里,各在天一涯。 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期。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 此六句叙事,两句衣带。 叙事入兴六。谢灵运诗: 时竟夕澄霁,云归日西驰。密林含馀情, 远峰隐半规。久昧昏垫苦,旅馆眺郊岐。 此五句叙事,一句入兴。 古诗: 遥闻木叶落,疑是洞庭秋。中霄起长望,正见沧海流。 此三句叙事,一句入兴。 直入比兴七。左太冲诗: 郁郁涧下松,离离山上苗。以彼径寸茎,荫此百尺条。 此诗头两句比入兴也。 潘安仁诗:〔微身轻蝉翼,弱冠忝嘉招。〕此诗一句入比兴也。 直入兴八。陆士衡诗:〔颜侯体明德,清风肃已迈。〕 此入头直叙题中之意。 托兴入兴九。古诗:〔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 此起于《毛诗‧国风》之体。 把情入兴十。刘公干诗:〔秋日多悲怀,感慨以长欢。〕 江文通诗:〔远与君别者,乃在雁门关。〕此寄人、怀人,皆自此起兴。 把声入兴十一。王少伯诗:〔潨潨三峡水,别怨流《楚辞》。〕此耳闻也。 古诗:〔白杨多悲风,萧萧愁杀人。〕此心闻也。 景物入兴十二。曹子建诗:〔明月照高楼流光正徘徊。〕 此诗格高,不极辞于怨旷,而意自彰。 景物兼意入兴十三。王正长诗:〔朔风动秋草,边马有归心。〕 古诗:〔竹声先知秋〕。 怨调入兴十四。阮籍诗:〔独坐空堂上,谁可与欢者。〕 曹植诗:〔端坐苦愁思,揽衣起西游。〕此体哀而不伤也。 已上凡十四体,皆本意极处。

常用体十四 一曰藏锋体。二曰曲存体。三曰立节体。四曰褒贬体。五曰赋体。六曰问益体。七曰 象外语体。八曰象外比体。九曰入景体。十曰景入理体。十一曰紧体。十二曰因小用 大体。十三曰诗辨歌体。十四曰一四团句体。 藏锋体一。刘休玄诗:〔堂上流尘生,庭中绿草滋。〕此不言愁而愁自见也。 曲存体二。王仲宣诗:〔朝入谯郡界,旷然销人忧。〕此乃直叙其事而美之也。 立节体三。王仲宣《咏史》:〔生为百夫雄,死为壮士规。〕刘公干诗:〔风声一 何盛,松枝一何劲。〕 褒贬体四。曹子建诗:〔大国多良材,譬海出明珠。〕此褒体也。刘越石诗:〔何 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此贬体也。 赋体五。谢惠连诗:〔皎皎天月明,奕奕河宿烂。〕此呈其秋怀之物,是赋体也。 问益体六。陆士衡诗:〔借问子何之,世网婴我身。〕 象外语体七。谢玄晖诗:〔孤灯耿宵梦,清镜悲晓发。〕 象外比体八。魏文帝诗:〔高山有崖,林木有枝。忧来无方,人莫知之。〕 理入景体九。丘希范时:〔渔潭雾未开,赤亭风已飏。〕江文通诗:〔一闻苦寒奏, 再使艳歌伤。〕颜延年诗:〔凄矣自远风,伤哉千里目。〕 景入理体十。鲍明远诗:〔侵星赴早路,毕景逐前俦。〕谢玄晖诗:〔天际识归舟, 云中辨江树。〕 紧体十一。范彦龙诗:〔物情弃疵贱,何独顾衡闱。〕 因小用大体十二。左太冲诗:〔振衣千仞岗,濯足万里流。〕谢惠连诗:〔裁用箧 中刀,缝为万里衣。〕 诗辨歌体十三。陶渊明诗: 佳人美清夜,达曙酣且歌。歌竟长叹息,持此感人多。 明明云间月,灼灼叶中花。岂无一时好,不久当如何。 从〔明明〕以下便是所歌。 一四团句体十四。谢灵运诗:〔游当罗浮行,息必庐霍期。〕此上节一字 ,下节四字。

落句体七 一曰言志。二曰劝勉。三曰引古。四曰含思。 五曰叹美。六曰抱比。七曰怨调。

言志一。陶渊明诗:〔养真衡茅下,庶以善自名。〕此志在閒雅也。 范彦龙诗:〔岂知鹪鹩者,一粒有馀赀。〕此志在知足也。 劝勉二。古诗:〔弃捐勿复道,勉力加餐饭。〕此义取自保爱也。 引古三。陆士衡诗:〔感物多远念,慷慨怀古人。〕 含思四。陆韩卿诗:〔惜哉时不与,日暮无轻舟。〕 陈拾遗诗:〔蜀门自兹始,云山方浩然。〕 叹美五。谢灵运诗:〔自从食萍来,唯见今日美。〕 抱比六。陆士衡诗:〔仰观陵霄鸟,羡尔归飞翼。〕 怨调七。陆士衡诗:〔空房来悲风,中夜起叹息。〕

诗有三宗旨 一曰立意。二曰有以。三曰兴寄。 立意一。立六义之义,风、雅、比、兴、赋、颂。 有以二。王仲宣《咏史诗》:〔自古无殉死,达人所共知〕。此一以议曹 公杀戮,一以许曹公。 兴寄三。王仲宣诗:〔猿猴临岸吟〕。此一句以讥小人用事也。

诗有五趣向 一曰高格。二曰古雅。三曰閒逸。四曰幽深。五曰神仙。 高格一。曹子建诗:〔从军度函谷,驰马过西京。〕 古雅二。应德琏诗:〔远行蒙霜雪,毛羽自摧颓。〕 閒逸三。陶渊明诗:〔众鸟欣有托,吾亦爱吾庐。〕 幽深四。谢灵运诗:〔昏旦变气候,山水含清辉。〕 神仙五。郭景纯诗:〔放情淩霄外,嚼药挹飞泉。〕

诗有语势三 一曰好势。二曰通势。三曰烂势。 好势一。古诗:〔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反。〕 江文通诗:〔黄云蔽千裹,游子何时还。〕 通势二。鲍照诗:〔未曾违户庭,安能千里游。〕 沈休文诗:〔顾以潺湲沫,沾君缨上尘。〕 烂势三。张燕公诗:〔不作边城将,安知恩遇深。〕 丘希范诗:〔信是永幽栖,岂徒暂清旷。〕

势对例五 一曰势对。二曰疏对。三曰意对。四曰句对。五曰偏对。 势对一。陆士衡诗:〔四座咸同志,羽觞不可〕是也。 疏对二。陆士衡诗:〔哀风中夜流,孤兽更我前。〕此依稀对也。 又诗:〔人生无几何,为乐常苦晏。〕此孤绝不对也。 意对三。陆士衡诗:〔惊飙褰反信,归云难寄音。〕 古诗:〔四顾何茫茫,东风摇百草。〕 句对四。曹子建诗:〔浮沉各异势,曾合何时谐。〕 偏对五。重字与双声、叠韵是也。

诗有六式 一曰渊雅。二曰不难。三曰不辛苦。四曰饱腹。五曰用事。六曰一管搏意。 渊雅一。诗有一览意穷,谓之浮浅。 阮嗣宗诗:〔中夜不能寐。起坐弹鸣琴。〕 不难二。王仲宣诗:〔朝入谯郡界,旷然销人忧。〕此谓绝斤斧之痕也。 不辛苦三。王仲宣诗:〔逍遥河堤上,左右望我军。〕此谓宛而成章也。 饱腹四。调怨閒雅,意思纵横。 谢灵运诗:〔出谷日尚早,入舟阳已微。〕此回停歇意容与。 用事五。谓如己意而与事合。谢灵运《庐陵王墓下作》:〔洒泪眺连岗〕 。〔连岗〕是诸侯事也,古者诸侯葬连岗。 一管搏意六。谢玄晖诗:〔穗帷飘井竿,樽酒若平生。〕此一管论酒也。 刘公干诗:〔谁谓相去远,隔此西掖垣。拘限清切禁,中情无由宣。〕此一管说守官 有限,不得相见也。

诗有六贵例 一曰贵杰起。二曰贵直意。三曰贵穿穴。 四曰贵挽打。五曰贵出意。六曰贵心意。 杰起一。鲍明远诗:〔马毛缩如猬,角弓不可张。〕 直意二。刘公干诗:〔岂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 又诗:〔方塘含白水,中有凫与雁。〕此高手也。 谢玄晖诗:〔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此绮手也。 穿穴三。古诗:〔古墓犁为田,松柏摧为薪。〕 挽打四。曹子建《赠王粲》:〔端坐苦愁思,揽衣起西游。〕 出意五。刘公干诗:〔细柳夹道生,方塘含清源。〕 心意六。颜延年诗:〔凄矣自远风,伤哉千里目。〕

诗有五用例 一曰用字。二曰用形。三曰用气。四曰用势。五曰用神。 用字一。用事不如用字也。古诗:〔秋草萋已绿〕。 郭景纯诗:〔潜波涣鳞起〕。〔萋〕、〔涣〕二字用字也。 用形二。用字不如用形也。古诗:〔东城高且长,逶迤自相属。〕 谢灵运诗:〔石浅水潺湲,日落山照耀。〕 用气三。用形不如用气也。刘公干诗:〔谁谓相去远,隔此西掖垣。〕 用势四。用气不如用势也。王仲宣诗:〔南登灞陵岸,回首望长安。〕 用神五。用势不如用神也。古诗:〔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卷下

诗有六病例 一曰龃龉病。二曰长撷腰病。三曰长解镫病。 四曰丛杂病。五曰形迹病。六曰反语病。 龃龉病一。一句除第一字及第五字,其中三字同上声及去、入声也。平声 都不为累,若犯上声,其病重于上尾;若犯去、入声,其病重于鹤膝。上 官仪所谓〔犯上声是斩形〕也。 长撷腰病二。每一句上下两字之腰无解镫相间。 上官仪诗:〔曙色随行漏,早吹入繁笳。〕 长解镫病三。第一、第二字义相连,第三、第四字义相连。 上官仪诗:〔池牖风月清,閒居游客情。〕 丛杂病四。上句有〔云〕,下句有〔霞〕;次句有〔风〕,下句有〔月〕。 沈休文诗:〔寒瓜方卧垄,秋菰正满陂。紫茄纷烂熳,绿芋郁参差。〕 〔瓜〕、〔菰〕、〔茄〕、〔芋〕同是草类,是丛杂也。 形迹病五。篇中胜句清词,其意涉忌讳者是也。 反语病六。篇中正字是佳词,反语则深累。 鲍明远诗:〔伐鼓早通晨〕。〔伐鼓〕则正字,反语则反字。

句有三例 一句见意,〔股肱良哉〕是也;两句见意,〔关关瞧鸠,在河之洲〕;四句见意, 青青陵上柏,磊磊涧中石。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诗有二格 诗意高谓之格高,意下谓之格下。古诗〔耕田而食,凿井而饮。〕此高格也。沈休文 诗:〔平生少年日,分手易前期。〕此下格也。

犯病八格 一曰支离病。二曰缺偶病。三曰落节病。四曰丛木病。 五曰相反病。六曰相重病。七曰侧对病。八曰声对病。 支离病一。五字之法,切须对也,不可偏枯。 诗曰:〔春人对春酒,芳树间新花。〕 缺偶病二。诗中上句引事,下句空言也。 诗曰:〔苏秦时刺股,勤学我便登。〕 落节病三。一篇之中,合春秋言是犯。 《咏春诗》曰:〔菊花好泛酒,榴花好插头。〕 丛木病四诗句中皆有木物也。诗曰:〔庭梢桂林树,檐度苍梧云。〕 相反病五。诗中两句相反,失其理也。 诗曰:〔晴云开远野,积雾掩长洲。〕 相重病六。诗意并物色重叠也。 诗曰:〔驱马清渭滨,飞镳犯夕尘。川波张远盖,山日下遥轮。〕 侧对病七。凡诗字体全别,其义相背。 诗曰:〔桓山分羽翼,荆树折枝条。〕 声对病八。字义全别,借声类对。诗曰:〔疏蝉高柳谷,桂茑隐松深。〕

诗有九格 一曰重叠用事格。二曰上句立兴,下句是意格。 三曰上句立兴,下句是比格。四曰上句体物,下句状成格。 五曰上句体时,下句状成格。六曰上句体事,下句意成格。 七曰句中比物成意格。八曰句中叠语格。九曰句中轻重错谬格。 重叠用事格一。诗曰:〔净宫连博望,香刹对承华〕是也。 上句立兴,下句是意格二。诗曰:〔明月照高楼,流光正徘徊〕是也。 上句立兴,下句是比格三。诗曰:〔青青陵上柏,磊磊涧中石。人生天地 间,忽如远行客〕是也。 上句体物,下句状成格四。诗曰:〔朔风吹飞雨,萧萧江上来〕是也。 上句体时,下句状成格五。诗曰:〔昏旦变气候,山水含清辉〕是也。 上句体事,下句意成格六。诗曰:〔虽无玄豹姿,终隐南山雾〕是也。 句中比物成语意格七。诗曰:〔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是也。 句中叠语格八。诗曰:〔既为风所开,还为风所落〕是也。 句中轻重错谬格九。诗曰:〔天子忧征伐,黎民常自怡〕是也。

诗有三得 一曰得趣。二曰得理。三曰得势。 得趣一。谓理得其趣,咏物如合砌,为之上也。 诗曰:〔五里徘徊鹤,三声断续猿。如何俱失路,相对泣离樽〕是也。 得理二。谓诗首末确语,不失其理,此谓之中也。 诗曰:〔世胄蹑高位,英俊沉下僚〕是也。 得势三。诗曰:〔孟春物色好,携手共登临。放旷丘园裹,逍遥江海心。〕

诗有六义 一曰风。二曰赋。三曰比。四曰兴。五曰雅。六曰颂。 风一。风者,讽也,谓体一国之风教。有王都之风,有诸侯之风。 赋二。赋者,布也。象事布文,错杂万物,以成其象,以写其情。〕 比三。比者,各令取外物象以兴事。 兴四。兴者,立象于前,然后以事喻之。 雅五。雅者,正也,当正其雅,言语典切为雅也。 颂六。颂者,容也。欲续其初,尝为颂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