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莺啼序词谱
莺啼序 一名《丰乐楼》,见《梦窗乙稿》。

莺啼序 四段二百四十字,第一段八句四仄韵,第二段十句四仄韵,第三段十四句四仄韵,第四段十四句五仄韵 吴文英

  残寒正欺病酒 掩沈香绣户 燕来晚 飞入西城 似说春事迟暮 画船载 清明过却 晴烟冉冉吴宫树 
  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中仄中中仄中仄平平仄中中仄平仄中中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念羁情游荡 随风化为轻絮 
仄中平中仄中平中中平仄

  十载西湖 傍柳系马 趁娇尘软露 溯红渐 招入仙溪 锦儿偷寄幽素 倚银屏 春宽梦窄 
  中仄平平中中中仄仄中平中仄中中仄中仄平平中平平中中仄仄平平中平仄仄

断红湿 歌纨金缕 暝堤空 轻把斜阳 总还鸥鹭 
中中仄中平平仄仄中平中仄中平中平平仄

  幽兰旋老 杜若还生 水乡尚寄旅 别后访 六桥无信 事往花萎 瘗玉埋香 几番风雨 长波妒盼 
  中平中仄中仄中平中中中中仄中仄仄中中中仄中仄中中仄仄平平仄中中仄中平中仄

遥山羞黛 渔灯分影春江宿 记当时 短楫桃根渡 青楼仿佛 临分败壁题诗 泪墨惨澹尘土 
平平中仄中平中仄平平仄仄中平中仄中平仄平平仄仄中中中仄平平中中中中平仄

  危亭望极 草色天涯 叹鬓侵半苧 暗点检 离痕欢唾 尚染鲛绡 亸凤迷归 破鸾慵舞 殷勤待写 
  中平中仄中仄平平仄仄平中仄仄中仄中平中仄仄仄平平中仄平中中中中仄平平仄仄

书中长恨 蓝霞辽海沈过雁 漫相思 弹入哀筝柱 伤心千里江南 怨曲重招 断魂在否 
平平平仄中平中仄中中仄仄平平中仄平平仄中平中仄平平中仄平平仄平中仄


此调以此词为正体,吴文英三首皆然,其馀因调长韵杂,每参错不合,今分各体,类列于后。 按吴词别首第二段第四句“面屏障、一一莺花”,上“一”字仄声。第三段第四句“翁笑起、离席而语”,“席”字仄声,第五句“敢诧京兆”,“兆”字仄声。第四段第六句“永昼低睡”,“睡”字仄声。第七句“绣帘十二”,“十”字仄声。馀参后诸词。

又一体 四段二百四十字,第一段八句五仄韵,第二段十三句四仄韵,第三段十五句四仄韵,第四段十五句六仄韵 吴文英

  横塘棹穿艳锦 引鸳鸯弄水 断霞晚 笑折花归 绀纱低护灯蕊 润玉瘦冰轻倦浴 斜拖凤股盘云坠 
  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听银床声细 梧桐渐觉凉思 
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

  窗隙流光 过如迅羽 愬空梁燕子 误惊起 风竹敲门 故人还又不至 记琅玕 新诗细掐 
  平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

早陈迹 香痕纤指 怕因循 罗扇恩疏 又生秋意 
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

  西湖旧日 画舸频移 叹几萦梦寐 霞佩冷 叠澜不定 麝霭飞雨 乍湿鲛绡 暗盛红泪 练单夜共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仄仄平仄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

波心宿处 琼箫吹月霓裳舞 向明朝 未觉花容悴 嫣香易落 回头澹碧销烟 镜空画罗屏里 
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

  残蝉度曲 唱彻西园 也感红怨翠 念省惯吴宫幽憩 暗柳追凉 晓岸参斜 露零鸥起 丝萦寸藕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

留连欢事 桃笙频展湘浪影 有昭华 秾李冰相倚 如今鬓点凄霜 半箧秋词 恨盈蠹纸 
平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


此即前词体,惟第一段第八句“细”字用韵,第四段第九句“事”字用韵,与前词异。 按此词起韵用纸、尾、寘、未,无通语、麌者。或疑第三段第九句“处”字是韵,则第二段之“羽”字、第三段之“雨”字、“舞”字皆可作韵矣。一调增入四韵,恐未然也。

又一体 四段二百四十字,第一段八句五仄韵,第二段十句四仄韵,第三段十四句四仄韵,第四段十四句五仄韵 黄公绍

  银云卷晴缥缈 卧长龙一带 柳丝蘸 几簇柔烟 两市帘栋如画 芳草岸 湾环半玉 鳞鳞曲港双流会 
  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看碧天连水 翻成箭样风快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

  白露横江 一苇万顷 问灵槎何在 空翠湿 衣不胜寒 日华金掌沆瀣 甃花平 绿纹衬步 
  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

琼田涌出神仙界 黛眉修 依约雾鬟 在秋波外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

  阁嘘青蜃 檐啄彩虹 飞盖蹴鳌背 灯火暮 相轮倒景 偷睇别浦 片片归帆 远自天际 舞蛟幽壑 
  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仄平仄仄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

栖鸦古木 有人剪取松江水 忆细鳞巨口鱼堪脍 波涵笠泽 时见静影浮光 霁阴万貌千态 
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

  蒹葭深处 应有閒鸥 寄语休见怪 倩洗却 香红尘面 买个扁舟 身世飘萍 名利微芥 阑干拍遍 
  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

除东曹掾 与天随子是我辈 尽胸中 著得乾坤大 亭前无限惊涛 总把遥岑 月明满载 
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


此亦吴词体,但第四段第四句,吴词二首俱用韵,此词不用韵。第十句,吴词二首俱不用韵,此词用韵异。 按此词两用“水”字于断句处,第一段第七句,吴词一首用韵,一首不用韵。第三段第十句,吴词二首俱不用韵,则知前“水”字犹可作韵,后“水”字不可作韵也。

又一体 四段二百四十字,第一段八句四仄韵,第二段九句四仄韵,第三段、第四段各十四句四仄韵 赵文

  初荷一番濯雨 锦云红尚卷 隘华屋 赋客吟仙 候望南极天远 还报道 飘然紫气 山奇水胜都行遍 
  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却归来领客 水晶庭院开宴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

  窗户青红 正似京洛 按笙歌一片 似别有 金屋佳人 桃根桃叶清婉 倚薰风 虬须正绿 
  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仄平平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

人似玉 手挼纨扇 算风流 只有蓬瀛 画图曾见 
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

  谁知老子 正自萧然 于此兴颇浅 只拟问 金砂玉蕊 兔髓乌肝 偃月炉中 七还九转 今来古往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

悠悠史传 神仙本是英雄做 笑英雄 到此多留恋 看著破晓耕龙 跨海骑鲸 千年依旧丹脸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仄

  便教乞与 万里封侯 奈朔风如箭 又何似 六山一任 种竹栽花 棋局思量 墨池挥染 天还记得 
  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

生贤初意 乾坤正要人撑住 便公能安稳天宁肯 待看佐汉功成 伴赤松游 恁时未晚 
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


此亦吴词体,惟第三段第十二句六字、第十三句四字,句法异。 第四段第十一句“肯”字系古韵。

又一体 四段二百三十六字,第一、第二段各九句四仄韵,第三段十三句五仄韵,第四段十四句七仄韵 汪元量

  金陵故都最好 有朱楼迢递 嗟倦客又此凭高 槛外已少佳致 更落尽梨花 飞尽杨花 春也成憔悴 
  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

问青山 三国英雄 六朝奇伟 
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

  麦甸葵丘 荒台败垒 鹿豕衔枯荠 正潮打孤城 寂寞斜阳影里 听楼头 哀笳怨角 未把酒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仄

愁心先醉 渐夜深 月满秦淮 烟笼寒水 
平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

  凄凄惨惨 冷冷清清 灯火渡头市 慨商女 不知兴废 隔江犹唱庭花 馀音亹亹 伤心千古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

泪痕如洗 乌衣巷口青芜路 认依稀 王谢旧邻里 临春结绮 可怜红粉成灰 萧索白杨风起 
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

  因思畴昔 铁索千寻 漫沈江底 挥羽扇 障西尘 便好角巾私第 清谈到底成何事 回首新亭 
  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

风景今如此 楚囚对泣何时已 叹人间今古真儿戏 东风岁岁还来 吹入钟山 几重苍翠 
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


此词较吴词减四字,句法亦多与诸家不同,在此调最为变格。
历代作品
共140,分5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刘辰翁 (3首)
吴文英 (3首)
汪元量 (2首)
赵文 (3首)
黄公绍 (1首)
叶润 (1首)
徐宝之 (1首)
高似孙 (1首)
无名氏 (1首)
王哲 (1首)
杨慎 (1首)
俞樾 (2首)
况周颐 (3首)
况周颐 (1首)
吴藻 (1首)
周之琦 (1首)
周祖同 (1首)
周贻繁 (1首)
姚华 (1首)
张景祁 (1首)
易顺鼎 (3首)
莺啼序 其一 感怀(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匆匆何须惊觉,唤草庐人起。算成败利钝,非臣逆睹,至死后已。

又何似、采桑八百,看蚕夜织小窗里。漫二升自苦,教人吊卧龙里。

别有佳人,追桃恨李。拥凝香绣被。争知道、壮士悲歌,萧萧正度寒水。

问荆卿、田横古墓,更谁载酒为君酹。过霜桥落月,老人不见遗履。

置之勿道,逝者如斯,甚矣衰久矣。君其为吾归计,为耕计。

但问某所泉甘,何乡鱼美。此生不愿多才艺。功名马上兜鍪出,莫书生、误尽了人间事。

昔年种柳江潭,攀枝折条,噫嘻树犹如此。

登高一笑,把菊东篱,且复聊尔耳。试回首、龙山路断,走马台荒,渭水秋风,沙河夜市。

休休莫莫,毋多酌我,我狂最喜高歌去,但高歌、不是番腔底。

此时对影成三,呼娥起舞,为何人喜。


莺啼序 其二(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闷如愁红著雨,卷地吹不起。便故人渺渺,相逢前事,欲语还已。

凝望久、荒城落日,五湖四海烟浪里。问而今何处,寄声旧时邻里。

闲说那回,海上苏李。雪深夜如被。想携手、汉天不语,叫□不应疑水。

待河梁、一尊落月,生非死别君如酹。望故人阁上,依稀长剑方履。

古人已矣,垂名青史,谓当如此矣。又谁料浮沈,自得鱼计。

赏心乐事,良辰美景,撞钟舞女,朱门大第。雕鞍骏马番装笠,笑虚名何与身前事。

区区相望,饿死西山,悬目东门,人生何乐为此。古人已矣,天下英雄,使君与操耳。

听喔喔、鸡鸣早起,屡舞徘徊,痛饮高楼,狂歌过市。

苍苍万古,羲农周孔,文章事业星辰上,到而今、枯见银河底。

笑他黄纸除君,红旗报我,为君助喜。


莺啼序 其三 赵宜可以余讥其韵,苦心改为之,复和之(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愁人更堪秋日,长似岁难度。相携去、晼晚登高,高极正犯愁处。

常是恨、古人无计,看今人痴绝如许。但东篱半醉,残灯自修菊谱。

归去来兮,怨调又苦。有寒螀余赋。湖山外、风笛阑干,胡床夜月谁据。

恨当时、青云跌宕,天路断、险艰如许。便桥边,卖镜重圆,断肠无数。

是谁玉斧,惊堕团团,失上界楼宇。甚天误、婵娟余误。

悔却初念,不合梦他,霓裳楚楚。而今安在,枫林关塞,回头忆著神仙处,漫断魂飞过湖江去。

时时说与,地上群儿,青琐瑶台,阆风悬圃。

琵琶往往,凭鞍劝酒,千载能胡语。叹自古、宫花薄命,汉月无情,战地难青,故人成土。

江南憔悴,荒村流落,伤心自失梨园部,渺空江、泪隔芦花雨。

相逢司马风流,湿尽青衫,欲归无路。


莺啼序 其一 丰乐楼节斋新建(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天吴驾云阆海,凝春空灿绮。倒银海、蘸影西城,四碧天镜无际。

彩翼曳、扶摇宛转,雩龙降尾交新霁。近玉虚高处,天风笑语吹坠。

清濯缁尘,快展旷眼,傍危阑醉倚。面屏障、一一莺花,薜萝浮动金翠。

惯朝昏、晴光雨色,燕泥动、红香流水。步新梯,藐视年华,顿非尘世。

麟翁衮舄,领客登临,座有诵鱼美。翁笑起、离席而语,敢诧京兆,以役为功,落成奇事。

明良庆会,赓歌熙载,隆都观国多闲暇,遣丹青、雅饰繁华地。

平瞻太极,天街润纳璇题,露床夜沈秋纬。

清风观阙,丽日罘罳,正午长漏迟。为洗尽、脂痕茸唾,净卷曲尘,永昼低垂,绣帘十二。

高轩驷马,峨冠鸣佩,班回花底修禊饮,御炉香、分惹朝衣袂。

碧桃数点飞花,涌出宫沟,溯春万里。


莺啼序 其二(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残寒正欺病酒,掩沈香绣户。燕来晚、飞入西城,似说春事迟暮。

画船载、清明过却,晴烟冉冉吴宫树。念羁情游荡,随风化为轻絮。

十载西湖,傍柳系马,趁娇尘软雾。溯红渐、招入仙溪,锦儿偷寄幽素。

倚银屏、春宽梦窄,断红湿、歌纨金缕。暝堤空,轻把斜阳,总还鸥鹭。

幽兰旋老,杜若还生,水乡尚寄旅。别后访、六桥无信,事往花委,瘗玉埋香,几番风雨。

长波妒盼,遥山羞黛,渔灯分影春江宿,记当时、短楫桃根渡。

青楼彷佛,临分败壁题诗,泪墨惨澹尘土。

危亭望极,草色天涯,叹鬓侵半苎。暗点检、离痕欢唾,尚染鲛绡,亸凤迷归,破鸾慵舞。

殷勤待写,书中长恨,蓝霞辽海沈过雁,漫相思、弹入哀筝柱。

伤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断魂在否。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莺啼序》是词中最长的调子,全词有240 个字,概为梦窗首创,显示出他的卓绝才力,具有独特的价值。这首词集中地表现了梦窗的伤春伤别之情,在结构上也体现出其词时空交错的显著特点 。夏承焘说:“集中怀人诸作,其时夏秋,其地苏州者,殆皆忆遗苏州遣妾 ,其时春,其地杭者,则悼杭州亡妾。”我们且看作者的情丝如何在今与昔,苏与杭之间自由穿行。
第一段,写现实,自己在爱妾死后,犹自在苏州伤春 。语气舒缓 ,意境深长。词人将伤别放在伤春这一特定的情境中来写 。时值春暮时节,残寒病酒,“天时人事日相催 ”(杜甫《小至 》)。开头第一句,已将典型环境中典型情绪写出,并以此笼罩全篇,寓刚于柔 。这时词人闭门不出,但燕子飞来唤我出游,好象说,春天已快过去了。于是“驾言出游,以写我忧 ”。词人在湖中看到岸上的烟柳,不禁羁思飞扬起来。羁情化为轻絮,随风飘荡,正如此时词人的思绪一样,似乎所起有因,但终不知归于何处。词的承接处大都在前段之末或后段之前,多数用领字或虚字作转换。吴文英的词,则往往用实句作承转,不大用领字 。这就是所谓“潜气内转”,是词人与其他词人不同的地方 。何谓“潜气 ”?就是人的内心深处日积月累而形成的潜意识,它具有深微幽隐而非表达出来不可的情感力量 。少用领字,增加了理解上的难度。“潜气内转 ”,只要发现贯穿词中的情感线索,其义自现。耐人寻味正是梦窗词的独特价值之一。作者写到这里 ,其情愫就像轻絮一样随风游荡,随风展开;而下面三段所写内容,便都包含在此三句中了。
第二段追溯杭州刻骨铭心的情事。从《渡江云·西湖清明》这首描写杭州情事的词可以知道时间是清明时分,地点是西湖,词人开始是骑马,后来“傍柳系马 ”,转入水路 ,通过婢女传书暗通情意。“倚银屏、春宽梦窄,断红湿、歌纨金缕”二句,是写初遇时悲喜交集之状 。“春宽梦窄”是说春色无边而欢事无多;“断红湿、歌纨金缕”,意思是,因欢喜感激而泪湿歌扇与金缕衣。“瞑堤空,轻把斜阳,总还鸥鹭”三句,进一步写欢情,但含蓄不露,品格自高。
第三段写别后情事 。“幽兰旋老”三句突接,跳接,因这里和上片结处,实际上,还有较大距离。此段先写暮春又至,自己依然客居水乡。这既与“十载西湖”相应,又唤起了伤春伤别之情。正是通过这种反复吟咏,将伤春伤别之情抒发得淋漓尽致。于是从别后重寻旧地时展开想象 ,回首初遇 、临分等难以忘怀的种种情景 。“别后访”四句是逆溯之笔,即一层层地倒叙上去 。先是写“林花谢了春江”,然后写“瘗玉埋香 ”,暗示人也已随花而去,美人原本就常和花联系在一起,所以这句是风景和人事兼道。于是逆溯上去 ,追叙初遇。“长波妒盼”至“记当时短楫桃根渡 ”,这是倒装句 ,应该是:“记当时短楫桃根渡”,“长波妒盼 ,遥山羞黛,渔灯分影春江宿”。这几句是当时艳遇,伊人顾盼生情,多么艳丽,即使是潋滟的春波,也要妒忌她的眼色之美;苍翠的远山也羞比她的蛾眉,而自愧不如。
因旧情难忘,所以在重访时又念此情。这几句相对于第二段亦是再次吟咏,当时在西湖上偷传情意以及后来的欢爱再次呈现在读者眼前,但是所用意象不同,而且体现出创作之理也不同,这次抒写已经有了生离死别的意味。
第四段淋漓尽致地写对逝者的凭吊之情。感情深沉,意境开阔。因伊人已逝去,词人对她的悼念,历经岁经年 。但“此恨绵绵无绝期”。词人在更长的时间中,更为广阔的空间内,极目伤心,继续抒写他胸中的无限悲痛之情 。“危亭望极,草色天涯,叹鬓侵半苧 ”所见之景已侵染上作者的伤痛 。“殷勤待写,书中长恨,蓝霞辽海沉过雁”所写之信亦是充满遗恨。是:“伤心千里江南 ,怨曲重招,断魂在否;所闻之曲也是为了招魂而演奏的。层层加深,都在极力渲染凭吊的巨痛。也有睹物思人的回忆:“暗点检 :离痕欢唾 ,尚染鲛绡 ,亸风(钗)迷归,破鸾(镜)慵舞”。“鸾镜与花枝,此情谁得知?”镜台上饰物凤翅已下垂 ,而鸾已残破,暗示镜破人亡,已无从团聚。
总之,作者将美人迟暮、伤春伤别的情感娓娓道来,反复咏叹。层层深入,值得细细品味。另外,从中国古代文学比兴寄托的传统来看,艳情多和身世之感交织联系在一起,梦窗此词写爱情,但亦可从中领略其身世的哀叹。

莺啼序 其三 荷和赵修全韵(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横塘棹穿艳锦,引鸳鸯弄水。断霞晚、笑折花归,绀纱低护灯蕊。

润玉瘦、冰轻倦浴,斜拖凤股盘云坠。听银床声细。

梧桐渐搅凉思。

窗隙流光,冉冉迅羽,诉空梁燕子。误惊起、风竹敲门,故人还又不至。

记琅玕、新诗细掐,早陈迹、香痕纤指。怕因循,罗扇恩疏,又生秋意。

西湖旧日,画舸频移,叹几萦梦寐。霞佩冷,叠澜不定,麝霭飞雨,乍湿鲛绡,暗盛红泪。

綀单夜共,波心宿处,琼箫吹月霓裳舞,向明朝、未觉花容悴。

嫣香易落,回头澹碧销烟,镜空画罗屏里。

残蝉度曲,唱彻西园,也感红怨翠。念省惯、吴宫幽憩。

暗柳追凉,晓岸参斜,露零沤起。丝萦寸藕,留连欢事。

桃笙平展湘浪影,有昭华、秾李冰相倚。如今鬓点凄霜,半箧秋词,恨盈蠹纸。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是吴文英晚年所作的一首恋情词。词中借咏荷而抒发了一生的恋爱悲剧,也饱含了对造成这种悲剧的封建礼权和封建制度的反感。
此词是一首带有明显的主观抒情特点的咏物词。
全词共分四叠。第一叠将出水芙蓉的美艳与抒情对象巧妙地结合起来,生动细致地刻画了所恋女性的优美形象 。“横塘”在苏州盘门之南十余里。吴文英曾在此寓居,这里以倒叙方法,叙写当年的一个片断。他们在湖中乘舟穿过荷丛 ,观赏、戏弄着湖里的鸳鸯。她在晚霞中“笑折花归”,“花”指荷花。“绀纱低护”指红黑色的纱帐遮掩了灯光,室内的光线暗淡而柔和。“润玉瘦 ,冰轻倦浴,斜拖凤股盘云附”,形象地刻画出有似出水芙蓉的女性形态之美 。“ 润玉”喻人;“瘦”是宋人以纤细为美的美感经验;“ 冰”指的应是冰肌玉骨。“凤股”为妇女首饰,即凤钗;“盘云”是说妇女发髻 ,盘绾犹如乌云。“银床”为井栏,庭园中井畔常栽梧桐,所以诗词中“井梧”、“井桐”之类更颇多见。桐叶飘坠的微细声响引起了他心中秋凉将至的感觉。
第二叠写作者所处的现实环境。时光飞逝,往事已隔多年。燕子归来,旧巢不存,惟有空梁,比喻心爱的人已经离去。风吹竹响,引起作者的错觉,以为是故人敲门,但很快便意识到,故人再也不会象以往一样叩门而入了。这里借用李益“开门复动竹,疑是故人来 ”(《竹窗闻风》)诗句。因竹而思及故人,因故人又想起与竹有关的另一件事情:“ 记琅玕、新诗细掐 ,早陈迹、香痕纤指。”琅玕,指竹。当年她在嫩竹干上用指甲刻字,香痕犹在,但已成陈迹,睹物思人 ,旧情不堪追记 !“罗扇恩疏”,是她当时的怨语,现在竟成事实,特别感到后悔和自责。由此又引起对于往事的种种回忆。
当年两人夜泛西湖 ,“画舸频移 ”,两人在荡漾的轻波中缓缓地挥动双桨 。她感极而泣,“綀单”即单薄的布被 。“綀单夜共 ,波心宿处”,俩人厮守船中,她为自己的知音尽情歌舞。兴奋欢乐,使她容光焕发,毫无倦意。这段描写使人们不由产生关于青春的欢乐、真挚的情感、浪漫的趣味的联想。这时词意忽然逆转,以叹息的语气描摹出西湖情事的悲惨结局:“嫣香易落”。“嫣香”以花代人 。“回头”与“几萦梦寐”相照应,合理地插入对这一段艳情的回忆。结尾处痛感往事已烟消云散。这一叠词,有头有尾,在描写中又处处体现物性,予人们以一种朦胧之类。西园是吴文英寓居苏州时所住的阊门外西园,在那里他曾多次与所恋的苏州歌妓幽会。所以感伤和怀念的地往往在此。这叠词是作者追叙在西园的又一段艳情 。“吴宫”借指苏州某处,或者就是西园。他与苏州的恋人在垂柳掩映 ,湖岸横斜的“吴宫幽憩”,“晓岸参斜,露零沤起”暗示时间由夜到晓。“桃笙”即凉席 。“湘浪影 ”,是说竹簟花纹就象湘波之影。“有昭华秾李冰相倚”,是指与美人同此枕簟。黄山谷有诗云:“秾李四弦风指席 ,昭华三弄月侵床。我无红袖堪娱夜,政要青奴一味凉 。”秾李、昭华,是贵人家两个女妓 。这里借指其人的歌妓身份。“丝萦寸藉,留连欢事 ”,含蓄地表达了夏夜两人之欢。全词以“如今鬓点凄霜 ,半箧秋词,恨盈蠹纸”为结。词人已是霜鬓了 ,“凄霜”谓凄苦之情使自己鬓发斑白,表明多年以来饱受旧情折磨。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中,吴文英仅是一位多愁善感的文人,对于现实无能为力,即使对于自己情事的不幸也无法挽回,因而只能写下恨词来悼念曾爱过的不幸女子 。“秋词”意为悲凉之词;“箧 ”,竹箱 ,“蠹纸”为虫蠹过的旧纸,言词笺已陈旧。多年积恨,写满蠹纸。由此可见这是作者以一生的两件爱情悲剧写成的血泪词。
这首经过高度艺术处理的咏物抒情词,内容十分丰富,是吴文英一生情事的总结。作者以曲折变换的词笔表现出来,借以掩饰心中那不愿为人所知的情感秘密。而这种奇幻曲折的笔法,恰好代表了梦窗词的艺术风格,堪称词作中的上品。

莺啼序 重过金陵(宋末元初·汪元量)  显示自动注释

金陵故都最好,有朱楼迢递。嗟倦客、又此凭高,槛外已少佳致。

更落尽梨花,飞尽杨花,春也成憔悴。问青山、三国英雄,六朝奇伟。

麦甸葵丘,荒台败垒。鹿豕衔枯荠。正朝打孤城,寂寞斜阳影里。

听楼头、哀笳怨角,未把酒、愁心先醉。渐夜深,月满秦淮,烟笼寒水。

凄凄惨惨,冷冷清清,灯火渡头市。慨商女不知兴废。

隔江犹唱庭花,馀音亹亹伤心千古,泪痕如洗。乌衣巷口青芜路,认依稀、王谢旧邻里。

临春结绮。可怜红粉成灰,萧索白杨风起。

因思畴昔,铁索千寻,谩沈江底。挥羽扇、障西尘,便好角巾私第

清谈到底成何事。回首新亭,风景今如此。楚囚对泣何时已。

叹人间、今古真儿戏。东风岁岁还来,吹入钟山,几重苍翠。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汪元量生于宋末元初 ,是南宋“遗民”,在其词篇中,怀旧词占有相当大的比重。他善于鼓琴,在进士及第之后,一直供奉于内廷 。1276 年,元兵大破临安,南宋恭帝和后妃属员三千多人被俘北上,汪元量也未能幸免 ,对南宋朝廷的忠心 ,使他不幸仕于元,只好做了道士。他因此而被释放,回到江南。这首词便是他在得以南归后重游金陵所作。
《莺啼序》是最长的词调 。篇幅长,追于铺叙,是词中大赋。在填写过程中必须注意四片之间的结构安排。汪氏此词,首先凭高所见实景入手,从而引出对三国、六朝的疑问,咏史怀古。
“全词四叠”借用“赋” 的笔法依次铺叙开来。“金陵故都最好”这片是总写,点题之后,写出词人心情、时令。起首两句,包含了南朝诗人谢朓的《隋王鼓吹曲·入朝曲》:“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逶迤带绿水,迢递起朱楼 。”谢朓这首短诗具有高度的概括性,勾勒了作为帝王之都的金陵城的总貌字句华丽,但很大气 。汪元量借它作为点题之用 ,截取了“ 迢递朱楼 ”四个字,令人勾起对谢朓那首诗的联想。金陵古都 ,金陵故事 ,全都浮现于词句之中。“借”字蕴含极其巧妙的手段。如中国传统园林。这里在词中亦有异曲同工之妙。汪元量这首词,借用前人名句的地方很不少,以后的“金陵怀古”诗词大都如此 。这往往成为写作之中一个亮点 ,逐渐形成惯例 。点题之后,透露出词人的心境。“嗟倦客、又此凭高,槛外已少佳致 。”这两句,含义深婉。作者自称“倦客 ”,他经历了亡国、被掳、出家、放归等等一系列巨变,饱尝丧国之后带来的屈辱和悲痛,对人生产生了一种心灰意懒的厌倦情绪的缘故 。“倦客”二字,透露了作者对现实不满但无奈的悲苦心境。在这种心境之下 ,重游故地,眼前仍然是“逶迤绿水,迢递朱楼”,在他眼里已失去“佳致”。“更落尽梨花,飞尽杨花,春也成憔悴。”“更”意即“更何况”是重新开拓出来的一层意思 ;“也”即“也变得”承接上文,求其类同 ,连“成憔悴”和“少佳致”在一起:叙心境和写时令的两层意思就密合起来了。“问青山,三国英雄,六朝奇伟?用疑问句点出主题:怀古之幽情。“少佳致”、“成憔悴”的景况和“金陵故都最好”的观念在作者看来已不能相称,使人疑窦顿生:难道这就是那英雄辈出的三国时代和奇人伟士迭现的六朝时代的故都吗?疑问的实质是感叹,是一种对历史逝去,豪杰已成古人的咏叹。唯有青山不变,不谙人世沧桑,仍可作历史之见证 。《莺啼序》词的首片的作用只引领下文,故而写得比较概括,但是,还是能够传达出来作者的激荡情绪和强烈感慨。
首片引领全文后 ,转入具体的写景和抒情的描写。这首词写景虚实结合,虚实相应。实景是作者眼前所见,虚景则是心头所想 ;所见和所想自然结合。而这虚写之景又可分为两种 :一是存在但没见的景物,另一种是纯出乎作者想象的景物 。“朱楼”、“青山 ”,那是作者凭高所见的实景。壮丽的实景仍挡不住作者心中瑟瑟的感觉 。写景可以抒情,情随景生,作为客体存在的景物常常被染上浓重的主观色彩。同一物事,在不同心境的主体之中的感受往往是截然相反的。
“麦甸葵丘,荒台败垒,鹿豕衔枯荠”几句,着眼于虚拟的景物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 ,通过景物描写,暗喻世事之更替 。另外用典表意 。如“麦甸葵丘”、“荒台败垒”皆有典出 。刘禹锡《再游玄都观》诗序:“⋯⋯荡然无复一树 ,惟兔葵燕麦,动摇于春风耳 。”是“麦甸葵丘”之典出。宫殿崔嵬、歌舞升平已不在 ,如今却只任凭麋鹿野猪去奔走践踏。《史记·淮南王安传》“臣今见麋鹿游姑苏之台也。”伍子胥苦谏吴王而不见纳,愤然自慨。把这两个曲故合起来看,作者用意甚明 ,慨南宋之不奋,抒己之伤悲。“潮打孤城”、“月满秦淮”古人多咏此意。本词借用其句,抒发己怀 。刘禹锡《金陵五题·石头城》讲:“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孤城寂寞回;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杜牧《泊秦淮》云:“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借金陵景物,抒发感慨。唐人这些诗歌,已成为经典诗句传唱。正如《金陵五题》的序言里转述白居易所说 :“ 吾知后之诗人 ,不复措辞矣 。”自己也难以独出心裁,别开生面,不如用别人之旧瓶,装自己之新酒。传与后世读者。汪元量隐括唐人诗句采取的手法是把唐人的句子拆开,但仍保持着前后的呼应,同时又把自己的句子融合进去,根据词调的要求,重新组合。汪元量在隐括、化用前人诗词,重新进行拆改组合的过程中,是煞费苦心的。把前人的句子放得十分妥贴,对于那些完全出于自己手笔的句子,如“未把酒、愁心先醉”、“伤心千古,泪痕如洗”等,也作了周到的安排,熔借来的句子和已句于一炉,且使其错落有致,密合无间。这几个句子直接抒发作者的怀旧情丝 ,强烈表达作者的主观感情 ,故而在全词当中位置重要 。起到统率全段的作用 ,从而显示了作者的主导作用和作品的创造性质。抒发故情旧绪,转入了对历史的评述 。“临春结绮”、“红粉成灰”,开始由第三片向第四片过渡。“临春”和“结绮”是金陵宫苑里的两座楼阁的名字,乃为陈后主和他宠爱的张丽华居住之所 。刘禹锡《 金陵五题》中的《台城》一首曾经咏叹过这两座楼阁 :“台城六代竞豪华,结绮临春事最 奢。万户千门成野草,只缘一曲《后庭花》。”强烈谴责这位荒淫之君。汪元量深有同感。白居易《和关盼盼感事诗》里道 :“见说白杨堪作柱,争教红粉不成灰 ”,汪元量词中写成了“可怜红粉成灰,萧索白杨风起”两句,并暗用曹植 《杂诗》“高台多悲风”的句意和禹锡诗表达方式有所不同 。 抒发了他面对历史陈迹而萌生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复杂感情。
“因思畴昔”引领第四片,叙述东吴、东晋的史事。用意非常明显 ,喻指南宋王朝覆灭的历史悲剧。“千寻铁索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 。”东吴曾以铁索横江,作为防御工事,意为抵挡东晋南下。哪知被晋将王烧断,致使天堑无凭,国土沦丧。羽扇障尘、角巾还第、新亭对泣 ,出自于东晋士族代表人物王导,见于《世说新语》和《晋书·王导传 》。“羽扇障尘”喻指南宋士大夫之不能戮力同心。王导与外戚庾亮共掌东晋大权,势力仲伯之间,一日大风扬尘,王导以扇拂之,说道 :“元规(庾亮字)尘污人。”“角巾还第”喻指南宋士大夫之不能以大事为重,传言庾亮将要带兵到他的治所来,有人便建议他暗中戒备,王导却说:“我与元规虽俱王臣 ,本怀布衣之好。若其欲来,吾角巾径还乌衣,何所稍严 !”(《世说新语·雅量 》)角巾是便服 ,金陵的乌衣巷是王导私人第宅;“角巾私第”意即辞官归家之意 。“新亭对泣”,《世说新语·言语》篇记载 :“过江诸人,每至美日,辄相邀新亭,藉卉饮宴。周侯中坐而叹曰:‘风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异 。’皆相视流泪。唯王丞相愀然变色曰:‘当共戮力王室,克复神州,何至作楚囚相对!’”这里当是喻指南宋士大夫对时局危难而束手无策。汪元量有针对性地评述了这几个发生在金陵的历史故事,很有现实意义。当时南宋王朝刚刚覆灭,他所抒发的兴亡感慨也是有针对性的 ,有现实性的。“叹人间今古真儿戏”以儿戏喻兴亡,含义很复杂而用语却似乎很轻松,这里面既有作者自己的感慨,也有对历代亡国君臣的遣责,为的是把“人间今古”一笔带过。作者实际上是假借轻松的心境 ,引出一个沉重的话题。全词的结尾,又回到金陵景物,并照应篇首的“倦客又此凭高”登高远眺“春风岁岁还来,吹入钟山,几重苍翠 。”自然界不因人世之变迁而按照它固有的规律,照常轮换 。钟山依旧,只是人事不再 。因这种怀旧情结作为全篇的一个总结 ,应该说是意味极为深长。
金陵是六朝古都,金陵王朝的变换,是从吴到南朝陈中国历史变迁的一个缩影。因而,以金陵为题材的诗词很多。刘禹锡、杜牧、王安石、周邦彦以及其后的萨都剌。孔尚任都有传世佳作。虽题材相同,但作品是各有特点。汪氏此词,是借古伤今抒写亡国之痛的好作品。

莺啼序 宫中新进黄莺(宋末元初·汪元量)  显示自动注释

檀栾宫墙数仞,敞朱帘绣户。正春暖、飘拂和风,衮入红尘香雾。

见丝柳青青,袅娜如学宫腰舞。有黄莺、恰恰飞来,一梭金羽。

小巧身儿,锦心绣口,圆滑遽如许。避人,渐飞入琼林藏身,桃杏深处。

对银屏、珠圆翠陈,隔叶底、恣歌金缕。忽群妃,拍手惊飞,奋然高举。

晓来雨湿,花娜柳垂,误投罗网去。缓缓访、六宫寻问,玉纤争握。

放入金笼,眼娇眉妩。身如旅琐,无心求友。烟窗分影光阴里,听蛮声,似怨还如诉。

青山隔断,红妆满眼,谁怜一匊。幽恨难吐,沉香拂拂。

亭北阑干,已得君王顾。但暗忆、西湖美景,雨色晴光,入翠穿红,巧转娇语。

莺莺休怨天家,已赠金衣公子。生前号这恩荣,物类将何补。

娇黄白奏词臣,为尔翻成,太平乐府。


莺啼序 其一 春晚(宋末元初·赵文)  显示自动注释

东风何许红紫,又匆匆吹去。最堪惜、九十春光,一半情绪听雨。

到昨日、看花去处,如今尽是相思树。倚斜阳脉脉,多情燕子能语。

自怪情怀,近日顿懒,忆刘郎前度。断桥外、小院重帘,那人正柳边住。

问章台、青青在否。芳信隔、□魂无据。想行人,折尽柔条,滚愁成絮。

闲将杯酒,苦劝羲和,揽辔更少驻。怎忍把、芳菲容易委路。

春还倒转归来,为君起舞。寸肠万恨,何人共说,十年暗洒铜仙泪,是当时、滴滴金盘露。

思量万事成空,只有初心,英英未化为土。

浮生似客,春不怜人,人更怜春暮。君不见、青楼朱阁,舞女歌童,零落山丘,便房幽户。

长门词赋,沈香乐府,悠悠谁是知音者,且绿阴多处修花谱。

殷勤更倩啼莺,传语风光,后期莫误。


莺啼序 其二 有感(宋末元初·赵文)  显示自动注释

秋风又吹华发,怪流光暗度。最可恨、木落山空,故国芳草何处。

看前古、兴亡堕泪,谁知历历今如古。听吴儿唱彻,庭花又翻新谱。

肠断江南,庾信最苦,有何人共赋。天又远,云海茫茫,鳞鸿似梦无据。

怨东风、不如人意,珠履散、宝钗何许。想故人、月下沈吟,此时难诉。

吾生已矣,如此江山,又何怀故宇。不恨赋归迟,归计大误。

当时只合云龙,飘飘平楚。男儿死耳,嘤嘤昵昵,丁宁卖履分香事,又何如、化作胥潮去。

东君岂是无能,成败归来,手种瓜圃。膏残夜久,月落山寒,相对耿无语。

恨前此、燕丹计早,荆庆才疏,易水衣冠,总成尘土。

斗鸡走狗,呼卢蹴鞠,平生把臂江湖旧,约何时、共话连床雨。

王孙招不归来,自采黄花,醉扶山路。


莺啼序 寿胡存齐(宋末元初·赵文)  显示自动注释

初荷一番濯雨,锦云红尚卷。隘华屋、赋客吟仙,候望南极天远。

还报道、飘然紫气,山奇水胜都行遍。却归来领客,水晶庭院开宴。

窗户青红,正似京洛,按笙歌一片。似别有、金屋佳人,桃根桃叶清婉。

倚薰风、虬须正绿,人似玉手挼纨扇。算风流,只有蓬瀛,画图曾见。

谁知老子,正自萧然,于此兴颇浅。只拟问、金砂玉蕊,兔髓乌肝,偃月炉中,七还九转。

今来古往,悠悠史传,神仙本是英雄做,笑英雄、到此多留恋。

看看破晓耕龙,跨海骑鲸,千年依旧丹脸。

便教乞与,万里封侯,奈朔风如箭。又何似、广山一任,种竹栽花,棋局思量,墨池挥染。

天还记得,生贤初意,乾坤正要人撑拄,便公能安隐天宁肯。

待看佐汉功成,伴赤松游,恁时未晚。


莺啼序 吴江长桥(宋末元初·黄公绍)  显示自动注释

银云卷晴缥缈,卧长龙一带。柳丝蘸、几簇柔烟,两市帘栋如画。

芳草岸、弯环半玉,鳞鳞曲港双流会。看碧天连水,翻成箭样风快。

白露横江,一苇万顷,问灵槎何在。空翠湿衣不胜寒,日华金掌沆瀣。

甃花平、绿文衬步,琼田涌出神仙界。黛眉修,依约雾鬟,在秋波外。

阁嘘青蜃,楼啄彩虹,飞盖蹴鳌背。灯火暮,相轮倒影,偷睇别浦,片片归帆,远自天际。

舞蛟幽壑,栖鸦古木,有人剪取松江水,忆细鳞巨口鱼堪鲙。

波涵笠泽,时见静影浮光,霏阴万貌千态。

蒹葭深处,应有闲鸥,寄语休见怪。倩洗却、香红尘面,买个扁舟,身世飘萍,名利微芥。

阑干拍遍,除东曹掾,与天随子是我辈,尽胸中、著得乾坤大。

亭前无限惊涛,总把遥吟,月明满载。


莺啼序(宋·叶润)  显示自动注释

离骚困吟梦醒,访台城旧路。问流水、东入沧溟,还解流转西否。

乌衣梦、浪传故国,晴烟冉冉宫墙树。念吟魂凄断,待随燕子来去。

回首十年,阑锦花场,趁吟云赋雨。可曾对、宝瑟知音,高轩为谁轻驻。

倚东风、愁长笑短,水云深、春江日暮。伴羁怀,唯有征衫,贮寒半缕。

高情谩赋,蕙带兰襟,蛾眉古来相妒。英雄到、江南易老。

后来谁更,风景伤心,泪沾樽俎。登山宴水,横江酹酒,倾将慷慨酬形势,付兴亡、一笑翻歌舞。

独醒难继山公,上马旌旗动,又还惊起鸥鹭。危亭恨极,落尽寒香,怕道断肠句。

有多少、行星翠点,春浅寒深,孕粉藏香,蝶清蜂瘦。

因孤彩笔芳笺,拟待倩取游丝,系却离绪。旋□□、写入鸣弦柱。

曲高调古。更人何在,谁比和、此幽素。


莺啼序(宋·徐宝之)  显示自动注释

荼一番过雨,洒残花似雪。向清晓、步入东风,细拾苔砌馀靥。

有数片、飞沾翠柳,萦回半著双归蝶。悄无人、共立幽禽,昵昵能说。

因念年华,最苦易失,对春愁暗结。叹自古、曾有佳人,长门深闭修洁。

寄么弦、千言万语,闷满眼、欲弹难彻。靠珠栊,风雨微收,落花时节。

春工渐老,绿草连天,别浦共一色。但暮霭、朝烟无际,尽日目极,江南江北,杜鹃叫裂。

此时此意,危魂黯黯,渭城客舍青青树,问何人、把酒来看别。

思量怎向,迟回独掩青扉,夕阳犹照南陌。春应记得,旧日疏狂,等受今磨折。

便永谢、五湖烟艇,只有吟诗,曲坞煎茶,小窗眠月。

春还自省,把融和事,长留芳昼人间世,与羁臣、恨妾销离恻。

自题蕙叶回春,坐听蓬壶,漏声细咽。


莺啼序(宋·高似孙)  显示自动注释

序:屈原九歌东皇太一,春之神也。其词凄惋,含意无穷。略采其意,以度春曲。

青旗报春来了,玉鳞鳞风旎。陈瑶席、新奏琳琅,窈窕来荐嘉祉。

桂酒洗琼芳,丽景晖晖,日夜催红紫。湛青阳新沐,人声澹荡花里。

光泛崇兰,坼遍桃李,把深心料理。共携手、蘅室兰房,奈何新恨如此。

对佳时、芳情脉脉,眉黛蹙、羞搴琼珥。折微馨、聊寄相思,莫愁如水。

青苹再转,淑思菲菲,春又过半矣。细雨湿香尘,未晓又止。

莫教一鴂无聊,群芳亹亹。伤情漠漠,泪痕轻洗。曲琼桂帐流苏暖,望美人、又是论千里。

佳期杳缈,香风不肯为媒,可堪玩此芳芷。春今渐歇,不忍零花,犹恋馀绮。

度美曲、造新声,乐莫乐此新知。思美人兮,有花同倚。

年华做了,功成如委。天时相代何日已。怅春功、非与他时比。

殷勤举酒酬春,春若能留,□还亦喜。


莺啼序(元·无名氏)  显示自动注释

三峰路险,雪满空崖,瑞祥烟雾起。涧畔听、龙吟虎啸,电闪星辉,迸出红光,鬼神惊避。

铅凝汞结,炉中养就丹点,瓦史成至宝,愚人餐一粒,延年纪。

那堪更有,神珠万颗,流霞晃耀,遍穿宫里。


莺啼序(元·王哲)  显示自动注释

莺啼序时绕红树。应当做主。骋嘤嘤、莹莹声音,弄晴调舌秤羽。

潜身在、朱林茂处。愈绵变百般言语。喜新铅、新汞俱齐,叫归宗祖。

唤觉呼惺,顿晓本元初,天然规矩。定分他、甲乙庚辛,九宫八卦门户。

驱四象、通推七返,用千朝、炼成文武。这金丹,由此三年,渐令堪睹。

婴儿跨虎。姹女骑龙,白云招翠雾。各各擎、钢刀慧剑,接刃交锋,隐密藏机,两家无惧。

乌龟赤凤,前来降伏,和合罢战休兵戍。被灵童、结构同相聚。

从兹慢慢,搜寻宝贝完全,要见便教知数。

明珠万颗,吐出神光,倒颠笼罩住。迸一条、银霞袅袅,撞透清霄,晃耀晴空,偏开琼路。

中间独现,真妙真玄,星冠月帔端严具。把双眸、高举频回顾。

观瞻了了清清,湛湛澄澄,害风得遇。


莺啼序 高峣海庄十二景圃(明·杨慎)  显示自动注释

碧鸡唱晓霞散绮,重关征画。环村步、几族生烟,空翠幻作仙界。

茭草荡湾环洲渚,轻风送幅蒲帆快。看舞鸥、飞鹭联翩,向狖寥外。

晴兆须臾,雨信顷刻,问水椿山带。树羽飐风展青帘,駮云销睨日晒。

浪花平、洛神衬袜,红妆涌出青罗盖。浮修眉,约略黛螺,映盘鸦髻。

海花汀藻,文石锦沙,纶组迎船絓。渔火焰、涟漪倒影,归棹穿方罫。

蒲牢昏吼,栖鸦结阵,八村九寺鸣萧籁。提筠蓝、金线穿鱼卖。

松灯点点互月彩。卧玉塔浮澜,素娥窈窕千态。翠岩深霭,禅室僧归,杖锡微径隘。

月黑白林明处,香软寒轻薏苡,缸中梨梦萦呗。南蛮老松,遥看晴雪,似银龙下斟玉瀣,洗尘襟、着得乾坤大。

辋川何似吾庐,海变春醪,偿风月债。


莺啼序(清·俞樾)  显示自动注释

余曾作广乐志论一篇,极富贵神仙之乐,遣抑塞磊落之怀。今存宾萌外集中,颇脍炙人口,舟窗无事,复衍此意而成长调。

金张旧推贵姓,更遭逢盛世。有琼树、秀茁兰芽,玉麟天上飞至。

彩毫写、高轩丽句,传抄骤贵三都纸。早云英来降,人间赤绳双系。

车马长安,烧尾宴罢,问年华正绮。控金勒、内廊飞龙,杏花红满十里。

更连翩、轺车四出,收多少、春风桃李。拜车前、门下门生,鬓丝犹翠。

高牙大纛,叱诧风云,受百城重寄。绝徼外、绳行沙度,墨毼青马,匍匐军门,哪容平视。

元戎小队,平原大猎,三千珠履从游宴,乐生平、谱入铙歌里。

飞来玉诏,金瓯名字亲题,鼎铉更待调剂。

黄扉郑重,赤马从容,历中书廿四。看滕下、森森兰玉,骥子龙孙,凤阁鸾台,先后相继。

朱颜未改,黑头归去,平泉花木春正好,忆蓬山、旧馆多年闲。

青鸾一夕双飞,万丈瀛洲,春秋万岁。


莺啼序(清·俞樾)  显示自动注释

昔蘧大夫行年五十而知四十九年之非,余今年四十九矣,非则有之,知犹未也,粗述生平,用资自镜。

人生白驹过隙,早平分一半。忆生小、冷粥寒齑,十年辛苦莹案。

登科记、秋风两度,蟾宫省识嫦娥面。尚寒酸苦守,青毡一灯孤馆。

大好新安,草屩布袜,寄游踪汗漫。喜门外、问字人来,少年文酒游宴。

想汪伦、桃花潭水,纵零落、犹留残瓣。更多情、孙楚楼头,翠尊春满。

天风飘渺,送我青云,到碧城阆苑。凭綵笔、贤良射策,大礼献赋,日暖风微,未央前殿。

轺车远驾,中州小住,河声岳色供游览,算书生、酬了寒窗愿。

蕉隍一梦,回看总是云烟,塞翁得失都幻。

名园五柳,水石清幽,又兵戈扰乱。想曩日、苏台烽火,辽海波涛,谁料生平,未衰重见。

青山纵在,元亭何处,头衔聊署吴市卒,更危楼、高据西湖畔。

年年夫妇清游,一叶扁舟,六桥泛遍。


莺啼序(清·况周颐)  显示自动注释

苇湾之游兴,半塘老人一再酬和,意仍未尽,复拈此解。清游难得,不觉言之郑重也。

轻荫半湖翠罨,想临妆媚妩。镜奁远、一抹愁痕,闹红谁在深处。

谩幽憩、银笺按拍,凉蝉唤入花间去。甚香风、别样温柔,淡摇洲渚。

故故来迟,傍柳画舸,似淩波未许。翠堤外、人各天涯,曲阑应向凝伫。

只娉婷、红衣倒影,记愁绝、中仙说与。露房擎、青子离离,为谁心苦。

菱花自小,苇叶长愁,紫萍是坠絮。问并作、几多红怨,画里回首,却又盈盈,未开刚吐。

芳尘去后,蘅皋悽断,非花非雾情何极,锦鳞多、恨字难分付。

凉云十里,鸳鸯不是催归,有人玉鞯愁驻。

逢花最惜,见说为花,便有花暗妒。向此际、揭天丝管,踠地帘栊,一任微波,鉴人幽愫。

风裳水佩,罗衣纨扇,年年花好人易老,望蓬山、肠断花知否。

踏摇细桨声中,路入疏烟,似(去声)闻怨语。


莺啼序(清·况周颐)  显示自动注释

梅郎自沪之杭,有重来之约,其信然耶?宇宙悠悠,吾梅郎外孰可念者,万人如海,孰知念吾梅郎者。王逸少所谓取诸怀抱,因寄所托。乐记云:言之不足,故长言之。唯是梦蝶惊鸿,大都空中语耳,不于无声无字处求之,将谓如陈髯之赋云郎,则吾岂敢

闻歌向来易感,倚孤琴倦语。记曾几、花月因循,自别何事凝伫。

费遥夜、红牙按拍,湖天可有痴云驻。为伤春蹙遍,双蛾似怜迟暮。

芳约燕兰,梦里事往,剩沧洲卧雨。渭城唱、禁得何堪,茂陵诗鬓将素。

忍重寻、旗亭败壁,最枨触、新腔金谱。翠禽边、昨夜星辰,缟衣仙路。

惊鸿片霎,怨宇三生,此情定念否。人去也、一声双泪,便抵河满,慧业愁根,更谁侬汝。

玉珰盼断,青衫湿遍,何郎诗笔犹萧瑟,再休提、旧曲霓裳序。

人天几劫,何曾换却华鬟,葬花怕无香土。

离魂化蝶,到得西泠,要柳丝繫住。尚仿佛、江山金粉,未尽消磨,几见娉婷,旧家风度。

云涯恨远,霜华愁重,相思休管鹤(平声)更瘦。便瑶台、从此迷烟雾。

淞潮待剪还慵,自拨湘弦,断肠诉与。


莺啼序 题王定甫师媭砧课诵图(清·况周颐)  显示自动注释

序:周颐年十二,受知定甫先师,忽忽四十馀年,垂白江湖,学殖益荒落,愧且罪已。丙辰岁暮,晤补园十五兄沪上,出示媭砧课诵图,灵均博謇之节,少陵明发之痛,胥寓乎是,展对萧然,增伦教之重。复念吾广古词学,朱小岑先生(依真)倡之于前,吾师与翰臣、虚谷两先生继起而挋兴之。周颐得见虚谷先生手迹,自此图题咏始。又题词中如张兴治、冯鲁川、顾子山三君,皆工倚声,周稚圭先生尤填词传家,端木子畴前辈,曩同直薇省,奉为词师。有感气类之雅,辄学邯郸之步。矧丁阳九,神州扰离,风雅弁髦,名教扫地,吾人今日处境之难堪,有甚于零丁孤露,饮冰茹檗,又岂吾师及诸先生所及料。俯仰兴怀,曷能自已。歌哀响繁,不觉言之覶缕也。定甫师早孤,依姊氏,姊孀,家綦贫,有废圃数弓,梧桐一,石二。姊课师读,师展卷,姊捣衣,各据一石。其后,师官京朝,忆姊乡居,绘图征题。时道光乙巳丙午间也。附记。

音尘画中未远,莽沧桑换几。剩依黯、昔日春明,秭归啼处离思。

记分占、桐阴片石,书灯惨澹砧霜碎。便兰骚能貌,婵媛未抵情至。

垂老侯芭,载酒记省,怅华年逝水。为读画、枨触乡愁,梗萍行念身世。

数承平、鸾笺象笔,擅荃艳、谁争臣里。向天涯、昨梦重寻,旧家诗事。

惊秋断杵,映雪寒窗,坐我更悽悱。差胜是、廿年亲舍,戏綵膝绕,蒜发荷衣,那禁清泪。

故山雁断,新亭麦秀,唯应月姊知人怨,破书堆、万一薶幽地。

披图涕雪,松楸望极南云,涨天可奈尘起。

趋庭丱角,雅学初程,授诵亦谢姊重怆念、吟边雪絮,梦里昙花,此恨生离,未应得似。

羁孤易感,情亲难再,人生能几年少日,况山河、风景而今异。

填胸事往休论,四十年前,绛纱弟子。


莺啼序(清·况周颐)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1903,与顾印伯、陈伯完、程颂万联句

时晴峭寒共忍,镇商量酒户(印)况清绝、眉月窥帘,玉梅相对愁暮(完)

怨襟共、山屏翠浅,消魂客似长亭树(夔)蓦飘灯丛玉,鸣窗旧欢重絮(大)

黯说巴山,话雨夜短,堕篷窗浅雾(印)又京国、鸣筑搊筝,绮情题满缣素(完)

刬前尘、鬘天杏约,忍偷换、垂杨金缕(夔)暝堤空,移缆江梅,暗惊眠鹭(大)

西鹣牒在,北雁书沉,有情枉倦旅(印)顿悟澈、鬓丝金镜,靓影鸾悄,剑摄痴虹,榻迷花雨(完)

华年锦瑟,黄尘乌帽,沾巾同下新亭泣,待孤帆、晚截金焦渡(夔)

抟沙几辈,羁游荷锸江皋,世外甚处閒土(大)

风𢅏飐夕,画舸乘秋,有艳歌白苎(印)恰镌琬、离妆晨检,小印泥封,砚鹆慵揩,渚鸿低舞

琼箫倚凤,铜槃消蜡,人生安得无聚散,漫骊歌、调损鹍弦柱(夔)

分笺凭讯词仙,帽影邗江,半塘健否(大)


莺啼序(清·吴藻)  显示自动注释

明湖镜奁乍展,恰高翻翠涨。散微雨、迟日烘晴,画鹢如坐天上。

断桥外、寻诗载酒。梅花落尽春无恙。甚逋翁秋菊,寒泉水仙祠傍。

一带长堤,细柳自碧,映娇波浅漾。漫凭吊、苏小坟头,玉人何处门巷。

夕阳中、飞来燕子,旧巢识、红泥亭敞。绿裙腰,芳草年年,酒旗歌舫。

双峰对影,半塔擎空,插云似露掌。想像到、晓梳螺髻,钿朵香疏,黛叶青描,阿侬能仿。

兰棹占岸,雕軿争路,南屏烟锁钟声起,但芳洲、仅把眠鸥让。

重城悄隔,黄昏凤钥频催,淡月鹤梦孤往。

三潭夜午,一色镕银,浸桂轮素浪。问几曲、阑干谁拍。

步袜生凉,冷照风鬟,暗添霞想。琼楼未启,珠宫深闭,圆期三五轻辜负,待良宵、须买扁舟放。

吹笙缑岭非遥,试鼓铜琴,四山送响。


莺啼序(用梦窗韵)(清·周之琦)  显示自动注释

鸳帏麝熏顿冷,忍重窥牗户。梦缘短、花落鹃啼,坐惜长簟催暮。

弄红豆、何人记曲。回肠宛转相思树。甚兰房翻似,离亭淡烟飞絮。

屈指频年,故里道梗,尚南天掩雾。话前事、娥月含嚬,眼穿江上鱼素。

耿无眠、深更漏咽,帕罗湿、愁丝千缕。枉叮咛,莲舫同游,锦泾鹓鹭。

萍踪暗想,片叶天涯,几回趁雁旅。鹤去远、笛楼吹罢,夏口遄归,又逐扁舟,陡河听雨。

鸾骖信杳,蜂衙香散,翩然春水凌波袜,唤归禽、柳色甘棠渡。

从看倚竹,牵萝半萼青灯,澹泊肯厌乡土。

安居自适,履迹闲园,待艺庥沤苎。奈几载、悲笳传恨,病骨攲床,浣泪单衫,退红羞舞。

中秋近也,灵丹无验,优昙开好还易萎,动哀吟、华表谁家柱。

他时青鸟飞回,鬓雪韦郎,倩魂记否。


莺啼序 金陵(清·周祖同)  显示自动注释

王家谢家燕子,话闲愁万绪。指形胜,白下雄城,蒋山依旧终古。

听云外、东流滚滚,分明诉出伤心语。只秦淮仍荡春波,绝无残树。

太息神州。望里浩渺,认西边幕府。想当日流涕新亭,过江名士何处?

叹繁华、从来似梦,金粉坠、销沉歌舞。翠华空、凭吊兴亡,故宫禾黍。

东南半壁,慷慨悲歌,又十年战鼓。有列阵大旗飘出,画角呜咽,骨化青磷,血飞红缕。

金戈铁马,长江天堑。垂虹惨惨无颜色,莽烽烟、遍起秋陵路。

铙歌唱罢,横吹四野腥风,午余鬼啸阴雨。

孤篷倦旅,对此茫茫,说艳游顿阻。黯剩迹、鸦啼壕断,凤去台空,一炬华林,乱芜桃渡。

凄凉欲问,人间何世,萧萧芦荻寒故垒,尽挑灯、重续兰成赋。

筝船纵拍红牙,怨曲难终,暮潮更苦。


莺啼序 壬申元夜感旧伤逝,步吴梦窗韵(清·周贻繁)  显示自动注释

华灯庆逢令序,喜银蟾映户。忆当日、良宴飞觞,那知钟漏朝暮。

任嬉戏、生香解肖,红芳自剪连枝树。醉相邀彤管,争春漫吟风絮。

几度随肩,斗草印雪,看双鬟似雾。奈驹隙、南浦扁舟,别怀长隔情素。

费清辞、燕鸿缥缈,诉离绪、吴蚕丝缕。愿它年,偕隐林泉,约盟鸥鹭。

双凫一去,独鹤悲鸣,叹远羁客旅。怅此后、凤箫声咽,惨惨凄凄,锁恨含忧,半庭花雨。

行旌漫引,孤蓬低荫,江波平涌归期滞,望乡园、未许崇朝渡。

垂阳两岸,空怜在昔风流,竟成败叶零土。

仙源聚首,冷月秋圆,惹泪凝袖苧。鼓晚欋、匆匆分袂,便溯潇湘,故里重回,彩衣随舞。

轻尘易散,萱摧兰悴,常华今又伤重折,恁哀思、休使萦弦柱。

凭教深付金樽,少乐多愁,素娥会否。


莺啼序 谱梦窗残寒政欺病酒有赠,有序(癸丑)(清末民国初·姚华)  显示自动注释

庚戌九月百铸尝约集樱桃斜街之云瑞堂看菊,明年再集,秋尽花阑,尽感前游。而摄政退藩,适闻报至,已而国变,堂亦掩关,亚细亚报馆馆焉。癸丑故正复偕百铸过佛言,候于厅事,旧集地也。离痕欢唾,不堪点检。琅琊大道,谁吟蚕尾之诗;流水板桥,拟续澹心之记。掌故所在,感慨系之。太阴正月二十八日。

依稀去年梦境,祇沉烟坠缕。乍春醒才解,成愁几分,初散还聚。

软红内千胸万臆,前尘点点伤心赋。向东风吹皱眉头,更添幽素。

寥落千秋,旧椠蠹尽,问苍生几顾。惜孤负珠玉文章,总知无甚凭据。

忍重看残笺泪血,化腥碧斑斓悽楚。暝窗寒,回首斜阳,此情难诉。

绳驹磨蚁,转轴星周,也忙似迅羽。恰过眼落花天气,又早昏晓,惯作阴晴,许多风雨。

风人善引,诗心能怨,啼鹃声里江山迥。遍天涯共读惊人句。

龙蛇感泣苍茫,唤出湘魂,问天怎地无语。

零芬剩劫,髣髴前朝,料翠条记否。正柳起清明将近,旧社难圆,草蔓苔荒,雨今云古。

浮生似此,惟须长醉。风萍波梗非易会,感沧桑陈迹樱桃树。

欷歔旧馆芳菲,怕觅欢痕,系人肺腑。


莺啼序 凤凰山怀古(清·张景祁)  显示自动注释

长云暗屯树顶,看千峰互抱。踞江势、包络重关,艮岳遥对烟表。

翠华去、销金梦歇,苔荒辇路栖残照。有何人,慨念禾油,故宫凭吊。

浙脸南来,汴水渡马,把朝廷换小。溯佳谶、棋局黄罗,九宫旋见星曜。

忍偏安、临淮半壁,怎挽得、银潢倾倒。剩飘零,箫鼓声中,晚春花鸟。

旄头望远,剑血浇凉,怅佩环信杳。蓦转眼、碧收天水,电影泡影,岁月销沈,古愁多少。

铜山铸泪,铜驼埋恨,珠筵明拥樊楼火,已金瓯、响压襄城炮。

龙飞驭绝,谁闻夜柝虾蟆,更逐漏点频报。

空山凤去,几阅兴亡,尚劫灰未埽。恁慷慨、狂敲如意,盼断西台,野烧寒燐,乱烟衰草。

苍凉片石,玉钩斜畔,鱼镫光冷鸳瓦碎,唱秋坟、酸咽松风啸。

何堪说与年年,雨泣冬青,杜鹃尽老。


莺啼序 蘋风送凉,荷露成泪,青女晨妒,素妃夜愁,翠芰红莲,飘零欲尽矣。爰拈梦窗体,并用原韵赋之,以悼秋魂(清末民国初·易顺鼎)  显示自动注释

香堤紫骝何处,剩愁痕沁水。短亭外,暮雨筝篷,烛花低颤凉蕊。

对拥被、鸾双倚镜,蟾孤生怕啼妆坠。正金茎捧露,和盘托出秋思。

扇帕题诗,灯船载酒,有调冰公子。待湘簟、卷尽云悰,鸳边旧恨应至。

问情丝、为谁断续,尚缠绵、粉郎纤指。莫悤悤,负了当时,脸情眉意。

琼娘暗泣。向柔乡伴夜无寐。漫赢得、钿床梦醒,珊屏酒醒,万点秋魂,销成铅泪。

绛绡轻剪,绀纱低护,相逢别浦频倾盖,解明珰、也似羞憔悴。

莲房绿小,知他一寸回肠,苦在个侬心里。霓裳舞破,自别珠宫,料怨红颦翠。

还怕是、真妃旧袜,化作行云,又被西风,梦中吹起。

闲鸥冷眼,曾窥影事,闹红单舸菱唱杳,抖荷衣、独把霜阑倚。

等闲写尽龟兹,淼淼横波,相思一纸。


莺啼序 春雪(清末民国初·易顺鼎)  显示自动注释

蓬山片云缥缈,有璇台十二。是几度、谪堕尘边,玉京谁念仙子。

问如此悤悤,瞒却春归,何苦迎春至。怎知伊、不把情根,种来人世。

缟袂吹笙,银屏解佩,错认华鬘坠。料舞破骊宫,上界羽衣惊碎。

只难忘、瑶天净果,道色相、而今空矣。蓦催成,一霎昙花,三生流水。

便教真个,粉琢琼雕,也有时憔悴。漫回首、凤城夜市。

镇常酒熟羔肥,销金帐里。瞥然换了,冷吟间醉。断桥南岸凄凉月,向宵深梅花睡。

干卿甚事,替他多少春魂,洗出翠天红地。天涯海角,惯受飘零,与侬无异。

留得影事模糊,还为落英吹泪。空山鹤梦醒来未。

休话尧时,万古荒寒意。人间又写伤春字,最无端、酿作愁滋味。

剧怜门掩春深,高卧袁安,此时初起。


莺啼序 檃栝兰亭序(清末民国初·易顺鼎)  显示自动注释

永和九年癸丑,正暮春天气。修禊事、因集兰亭,群贤少长咸至。

有修竹、崇山曲水,流觞列坐清湍次。又何须弦管,始堪叙幽思。

宇宙甚宽,骋怀游目,信赏心乐事。念吾辈、随分周旋,相与俯仰一世。

或晤言、室庐之内,或放浪、形骸之外。要其间、静躁殊途,悲欢同致。

当其自得,内顾欣然,不知老将至。迨他日、所之既倦,情随事改。

一转瞬间,迹皆陈矣。荣枯通塞,终归于尽,时移境变犹嗟悼,况千秋万岁都无几。

死生事大,昔人兴感之由,秖今若合符契。临文嘅往,难喻诸怀,每不能自已。

固亦知彭殇悉妄,修短难言,以后视今,由视昔尔。

委心随化,斯诚妙旨。同时所述皆足录,料尊前、怀抱初无异。

后人追溯芳踪,应览遗文,悠然感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