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夜半乐词谱
夜半乐 唐教坊曲名。柳永《乐章集》注“中吕调”,盖借旧曲名另倚新声也。《碧鸡漫志》:“《唐史》,明皇自潞州还京师,夜半举兵诛韦后,制《夜半乐》、《还京乐》二曲。今黄钟宫有《三台夜半乐》,中吕调,有慢、有近拍、有序。”

夜半乐 三段一百四十四字,前段十五句五仄韵,中段九句四仄韵,后段七句五仄韵 柳永

  冻云黯淡天气 扁舟一叶 乘兴离江渚 渡万壑千岩 越溪深处 怒涛渐息 樵风乍起 更闻商旅相呼 
  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

片帆高举 泛画鹢 翩翩过南浦 
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

  望中酒旆闪闪 一簇烟村 数行霜树 残日下 渔人鸣榔归去 败荷零落 衰杨掩映 岸边两两三三 
  仄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

浣纱游女 避行客 含羞笑相语 
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仄

  到此因念 绣阁轻抛 浪萍难驻 叹后约 丁宁竟何据 惨离怀 空恨岁晚归期阻 凝泪眼 
  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

杳杳神京路 断鸿声远长天暮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


此调祇有柳词二首,其句读亦大同小异,无别首宋词可校。

又一体 三段一百四十五字,前两段各十句,四仄韵,后一段七句五仄韵 柳永

  艳阳天气 烟细风暖 芳草郊汀閒凝伫 渐妆点亭台 参差佳树 舞腰困力 垂杨绿映 浅桃秾李 
  仄平平仄平仄平仄平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小白嫩红无数 度绮燕流莺斗双语 
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

  翠娥南陌簇簇 蹑影红阴 缓移娇步 抬粉面 韶容花光相妒 绛绡袖举 云鬟风颤 半遮檀口含羞 
  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

背人偷顾 竞斗草 金钗笑争赌 
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

  对此佳景 顿觉销凝 惹成愁绪 念解佩轻盈在何处 忍良时 辜负少年等閒度 空望极 回首斜阳暮 
  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

叹浪萍风梗如何去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


此词前段起处四字二句、七字一句,与前体异。后段结处八字一句,亦与前体异。 按汲古阁刻本前段第三句作“芳草郊灯明閒凝伫”,多一字,文义又不可解。第九句“小白”作“夭夭”,“无数”作“光数”。次段结句“金钗”作“金敛”,皆讹也。
历代作品
柳永 (2首)
周之琦 (1首)
邹祗谟 (1首)
郑文焯 (1首)
陈匪石 (1首)
陈维崧 (1首)
近现代
叶楚伧 (1首)
汪东 (1首)
胡先骕 (1首)
黄侃 (1首)
黄公渚 (1首)
夜半乐(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冻云黯淡天气,扁舟一叶,乘兴离江渚。万壑千岩,越溪深处。

怒涛渐息,樵风乍起,更闻商旅相呼,片帆高举。泛画鹢、翩翩过南浦。

望中酒旆闪闪,一簇烟村,数行霜树。残日下、渔人鸣榔归去。

败荷零落,衰杨掩映,岸边两两三三,浣纱游女。避行客,含羞笑相语。

到此因念,绣阁轻抛,浪萍难驻。后约、丁宁竟何据。

惨离怀、空恨岁晚归期阻。凝泪眼、杳杳神京路。断鸿声远长天暮。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夜半乐》是柳永用旧曲创制的新声。全词共有一百四十四字,分为三片,写的是柳永在渐江会稽一带舟游的情况。上片、中片都是写景,其中上片叙述舟行的经历,中片描写舟中的见闻。下片则是写情,在上两片的精神凝聚之中展开抒怀。片与片之间结合甚紧,是一篇大开大阖的长调。
上片首句点明时令 ,交待出发时的天气 。“冻云 ”句说明已届初冬 ,天公似在酿雪,显得天色黯淡。“扁舟”二句写到自身,以“黯淡”的背景,反衬自己乘一叶扁舟驶离江渚时极高的兴致。“乘兴”二字是首叠的主眼,从“离江渚”开始,直到“过南浦 ”,词人一直保持着饱满的游兴 。“渡万壑”二句,概括交待了很长的一段路程,给人以“轻舟已过万重山”的轻快感觉。“怒涛”四句,写扁舟继续前行时的所见所闻。此时已从万壑千岩的深处出来,到了比较热闹的开阔江面上,浪头渐小,吹起顺风,听见过往经商办事的船客彼此高兴地打招呼,船只高高地扯起了风帆。“片帆高举”是写实,也可想象出词人在顺风扬帆时独立船头、怡然自乐的情状。“泛画鹢”的“鹢”,是一种水鸟,古代常画鹢于船头,这里以“ 画鹢 ”代指舟船 。“翩翩”,轻快的样子。
“南浦 ”,南岸的水边。“翩翩 ”遥应“ 乘兴”,既写舟行的轻快,也是心情轻快的写照。从整个上片来看,柳永当时的心情是轻松愉快的。
中片写舟中所见,所有景物都在“ 望中”生发,时间是在“过南浦”以后,已届傍晚,地点从溪山深处转到了南浦以下的江村 。词人乘兴扬帆翩翩而行,饶有兴味地观赏着展现在眼前的风光。“望中”三句写岸上,只见高挑的酒帘在风中闪动,烟霭朦胧中隐约可见有一处村落,其间点缀着几排霜树。“残日”句转写江中,渔人用木棒敲击船舷的声音把词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发现在残日映照的江面上,渔人在“鸣榔归去 ”。接下来却见,浅水滩头,芰荷零落;临水岸边,杨柳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条;透过掩映的柳枝 ,看得见岸边一小群浣纱归来的女子 。“浣纱游女 ”是词人描写的重点,他工笔细描她们“避行客、含羞笑相语 ”的神情举止 。眼前这三三两两浣纱游女,触动并唤醒了词人沉埋在心底的种种思绪,顿生羁旅行役的感慨,真所谓因触目而惊心。整个中片承上启下,与下片存在着内在的有机联系。
下片由景入情,写的是去国离乡的感慨,用“到此因念 ”四个字展开。“此”字直承二叠末的写景,“念”字引出本叠的离愁别恨。“绣阁轻抛”,后悔当初轻率离家 ;“浪萍难驻”,慨叹今日浪迹他乡。
将离家称为“ 抛”,更在“ 抛 ”前着一“轻”字,后悔之意溢于言表 ;自比浮萍 ,又在“萍”前安一“浪”字,对于眼下行踪不定的生活,不满之情见于字间。最使词人感到凄楚的是后会难期。“叹后约”四句,便是从不同的角度抒写难以与亲人团聚的感慨。
“叹后约”句遥当年别离时分,妻子殷勤叮咛,约定归期,如今难以兑现。“惨离怀”二句一叹现在时至岁暮,但还不能回家,因而只能空自遗憾;再叹目前自己离妻子寄身的京城汴梁 ,路途遥远,不易到达,只得“凝泪眼”而长望。结语“断鸿”句,重又由情回到景上,望神京而不见,映入眼帘的,唯有空阔长天,苍茫暮色,听到耳中的只有离群的孤雁渐去渐远的叫声。这一景色 ,境界浑涵 ,所显示的氛围,与词人的感情十分合拍 。“ 断鸿”句所写的是情中之景,着重表现的是寄寓在景物中的主观感受。下片把去国离乡的离愁和羁旅行役的苦况写得令人读来心神惨然。
柳永词善于铺叙 ,上、中片写景 ,感情悠游不迫,笔调舒徐从容,由叙述转为描绘。描叙内容也从自然现象转到社会人事 ,整体上层次分明 ,铺排有序。末片抒情,感情汪洋恣肆,一发难收,笔调也变得急促起来,抒写了悔当初、恨现在的感情;接着的几句,围绕着“别易会难”这一中心,作多角度的反复抒写 。音韵上,从“叹后约”句开始,用韵转密,如促节繁弦,正好适应了硬咽语塞、一吐为快的抒情需要。写景,为抒情铺垫;徐缓,为急骤蓄势。通篇转承自然、浑若天成,体现了柳永长调的突出优点。

夜半乐(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艳阳天气,烟细风暖,芳郊澄朗闲凝伫。渐妆点亭台,参差佳树。

舞腰困力,垂杨绿映,浅桃秾李夭夭,嫩红无数。度绮燕、流莺斗双语。

翠娥南陌簇簇,蹑影红阴,缓移娇步。抬粉面、韶容花光相妒。

绛绡袖举。云鬟风颤,半遮檀口含羞,背人偷顾。竞斗草、金钗笑争赌。

对此嘉景,顿觉消凝,惹成愁绪。念解佩、轻盈在何处。

忍良时、孤负少年等闲度。空望极、回首斜阳暮。叹浪萍风梗知何去。


夜半乐 夜趋剑阁,中途大雷雨侵,晨始抵宿处(清·周之琦)  显示自动注释

暮天畏景将下,轻阴城郭,催唤雕鞍去。到万笏尖峰,晚凉佳处。

坏云渐展,狂飙骤发,片时丹嶂冥迷,绛河倾注。更迎面、砰轰震雷鼓。

闇中磴道曲折,蚁磨惊旋,马蹄愁误。怕小小、篮舆山灵留住。

乱流趋壑,崩厓转石,一肩稳载吟魂,等闲偷度。哓钟外、羊肠忍回顾。

卧想今夕,犯险虚劳,快心终阻。行不得、空惭鹧鸪语。

耐炎曦、休恨汗湿齐纨缕。还偻指、几日消烦暑。邵平瓜买青门路。


夜半乐 题元人画韩熙载夜宴图(清·邹祗谟)  显示自动注释

当时江左风味,玉笙吹彻,天许轻狂暇。有北海韩郎,才名潇洒。

玉鸾视草,铜螭署敕,更闻弟畜徐铉,客呼舒雅。行乐地、歌舞争兰夜。

铜盘绛蜡耿耿,芳樽细浪,长鲸倾泻。香雾暖、满堂玉人如画。

宛转搊弦,激昂挝鼓,沉沉月隐花明,鱼脂飘灺。交翠舄、花冠暗中卸。

到此不觉,缨绝履遗,良宵无价。那羡南朝官仆射。

动君王、恰赢得虎头偷写。看明月、梅岭冈前者。谢公墩畔风流话。


夜半乐 秋尽夜闻雨有怀(清·郑文焯)  显示自动注释

暝寒中酒情味,江天漠漠,秋尽仍连雨。绕旧绿阑干,觅愁无处。

砌蛩乍咽,城乌旋起,满廊黄叶飘零。散风还聚。背暗烛、敲帘作人语。

夜窗又到雁阵,独掩低帏,更添沈炷。霜堞隐,羌笳凄凄危曙。

泪凝丛菊,魂萦蔓草,几回梦里登临,乱山歧路。渺京国、苍茫见烟雾。

此际追感,少日狂游,旧家歌舞。念俊约,经时动离阻。

恁萧条,空叹雪满梁园赋。惊岁事、一卧沧江暮。画楼天远孤云去。


夜半乐(清·陈匪石)  显示自动注释

序:吴兴张石铭富藏弆,精校雠,刊适园丛书,雨嘉业堂并称善本。石铭逝后,园燬与倭寇,改七芗画为园所自出,汪旭初为石铭犹子秉三模之,曰适园依旧图。

酿春点点梅绽,山亭一角,残梦红罗谱。认醉墨盈笺,玉壶曾赋。

傍林小筑,餐霞旧隐,鹧鸪声里归来,半村烟雨。惯笑摘、青黄荐芳醑。

秘文检校在手,隔叶芸香,涴衣微露。东壁近、藜光深宵明处。

逝波愁竭,危烽惨照,画中晼晚楼台,可怜焦土。漾寒绿、苕溪自终古。

向此休问,剩迹苔莎,未灰缃素。换短劫、华鬘乱尘步。

倚斜阳、谁见岸柳参差舞。商调引、小阮哀弦诉。雁飞无轸孤云暮。


夜半乐 春夜观小伶演葛衣剧。任西华故事也(清·陈维崧)  显示自动注释

当时江左才调,乐安任昉,风丽推无偶。记骠骑陪轩,秘书把袖。

青宫好士,朱门结客。更闻出入宫辇,翱翔苑囿。奈玉树、人世偏难久。

诸郎憔悴至此,西华东里,南容北叟。漫细数、平生密亲懿友。

葛帔谁嗟,练裙畴惜,可怜野鲜动轮,门稀渍酒。想此事、将毋古今有。

阅此不觉,满泻琼舟,狂斟玉斗。我论绝交君信否。

倘然疑、君再听当筵红豆。算兰簿、何必筹身后。清歌且喜帘垂绣。


夜半乐 自题破碎江山(近现代·叶楚伧)  显示自动注释

江山又值星碎。荒唐满纸,一掬辛酸泪。想当日君臣,笙歌内里。

珠帘半卷,凉风乍起。夜深前殿平阳,露侵歌履,曾谱得、霓裳羽衣几。

鼓鼙不辨胡汉,四壁烽烟,六军罗绮。秋日照、荆棘高冢荒垒。

青衫遗老,白头宫女。伤心一片残阳,哭向蒿里。孝陵路、年年衰草耳。

到此谁意。一抹神州,纤儿争市。恨保障、更无檀道济。

饮黄龙、空自把酒盟诸水。剩商女、独解怜前史。后庭花、唱声声蘼。


夜半乐(清末近现代初·汪东)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作黄侃诗

断云尚滞天半,沈阴十日,寒意生庭户。更箭激酸风,柝铃凄语。

素衾空叠,香篝未暖,夜长和影相偎,乱愁千缕。念绣阁、深盟竟谁主。

泪痕枕畔点点,别鹤慵弹,病鸾羞舞。漫独下、芳阶留连私步。

翠萝升壁,苍菭掩径,树头已是花稀,乳莺啼苦。问春色、漂流向何处。

倦旅惟是,闷酌春醪,闇吟愁赋。叹楚峡迢遥更无路。

想行云、朝暮自有神仙侣。帘半卷、隐隐瞻鸾驭。露寒清影吹箫去。


夜半乐 马缨盛开有感而作(近现代·胡先骕)  显示自动注释

夕阳倏又西堕,绮霞绚彩,遥照天涯路。渐暑气全消,暮林微舞。

半钩碧月,枝头渐露。更看宫柳笼烟,画楼凝雾。掩映著,红樱两三树。

望中暝色四合,落尽梅英,笛声凄苦。愁未已,黄昏危楼凝伫。

碧烟宵凝,红魂夜媚,对兹美景名花,越增离绪。念游子,凭阑怅无语。

到此因念,聚合分携,了无凭据。尚未若、花期可轮数。

锦韶光,轻易竟任空辜负。凝泪眼,望断鸿飞路,暮云明灭迷烟渚。


夜半乐(近现代·黄侃)  显示自动注释

暗云渐散天半,沈沈日夕,寒意生庭户。漫独向回廊,流连私步。

翠萝升壁,苍苔掩径,树头已是花稀,乳莺啼苦。问春色飘零向何处。

泪痕枕畔点点,别鹤慵弹,病鸾羞舞。乍箭激酸风,柝铃凄语。

素衾空叠,香篝未暖,夜长和影相偎,乱愁千缕。念绣阁深盟竟谁主。

倦旅。惟是闷酌春醪,暗吟愁赋。叹楚峡迢遥更无路。

想行云朝暮自有神仙侣。帘半卷,隐隐瞻鸾驭。露寒清影吹萧去。


夜半乐 暮春华楼宫题壁(近现代·黄公渚)  显示自动注释

暖风养麦天气,萋萋芳草,一碧连平楚。耸黛髻烟鬟,白云深处。

巘危壑陡,桃花夹道,山灵天外相招,轩轩霞举。曳竹杖、来寻旧游路。

望中紫府绛阙,鸠唤芳林,燕衔飞絮。高架崮、沈沈半隐烟雾。

翠屏一逻,丹崖万仞,妆楼片片花飞,落红无主。叫蜀魄、匆匆送春去。

对此枨触。稚竹成林,胜游非故。碧落(岩名)扃、泉声咽如诉。

望云门,群岫列戟青无数。林壑晦、羲驭归何遽。断虹黯澹南天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