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破阵乐词谱
破阵乐 唐教坊曲名。《宋史·乐志》:“正宫”。柳永《乐章集》注“林钟商”。

破阵乐 双调一百三十三字,前段十四句五仄韵,后段十六句五仄韵 柳永

  露花倒影 烟芜蘸碧 灵沼波暖 金柳摇风树树 系彩舫龙舟遥岸 千步虹桥 参差雁齿 直趋水殿 
  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中平中平仄平仄平平平平仄仄中平仄仄

绕金堤 曼衍鱼龙戏 簇春娇罗绮 喧天丝管 霁色荣光 望中似睹 蓬莱清浅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

  时见 凤辇宸游 鸾觞禊饮 临翠水 开镐宴 两两轻舠飞画楫 竞夺锦标霞烂 声欢娱 歌鱼藻 
  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中平平平平仄

徘徊宛转 别有盈盈游女 各委明珠 争收翠羽 相将归去 渐觉云海沈沈 洞天日晚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


此词载《乐章集》,颇有脱误。后段第七句“声欢娱”,“声”字或系“罄”字之讹。第十句“各”字下刻本脱一字,今从《词纬》抄本校正。 可平可仄参下张词。

又一体 双调一百三十三字,前段十四句四仄韵,后段十六句五仄韵 张先

  四堂互映 双门并丽 龙阁开府 郡美东南第一 望故园楼阁霏雾 垂柳池塘 流泉巷陌 吴歌处处 
  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

近黄昏 渐更宜良夜 簇繁星灯烛 长衢如画 暝色韶光 几帘粉面 飞甍朱户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

  欢聚 雁齿桥红 裙腰草绿 云际寺 林下路 酒熟梨花宾客醉 但觉满山箫鼓 尽朋游 因民乐 
  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

芳菲有主 自此归从泥诏 去指沙堤 南屏水石 西湖风月 好作千骑行春 画图写取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


此即柳词体,惟前段第十一句不押韵异。
历代作品
张先 (1首)
柳永 (1首)
庄棫 (1首)
近现代
吕碧城 (1首)
黄咏雩 (1首)
破阵乐 钱塘(宋·张先)  显示自动注释

四堂互映,双门并丽,龙阁开府。郡美东南第一,望故苑、楼台霏雾。

垂柳池塘,流泉巷陌,吴歌处处。近黄昏,渐更宜良夜,簇簇繁星灯烛,长衢如昼,暝色韶光,几许粉面,飞甍朱户。

和煦。雁齿桥红,裙腰草绿,云际寺、林下路。酒熟梨花宾客醉,但觉满山箫鼓。

尽朋游、同民乐,芳菲有主。自此归从泥诏,去指沙堤,南屏水石,西湖风月,好作千骑行春,画图写取。


破阵乐(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露花倒影,烟芜蘸碧,灵沼波暖。金柳摇风树树,系彩舫龙舟遥岸。

千步虹桥,参差雁齿,直趋水殿。绕金堤、曼衍鱼龙戏,簇娇春罗绮,喧天丝管。

霁色荣光,望中似睹,蓬莱清浅。

时见。凤辇宸游,鸾觞禊饮,临翠水、开镐宴。两两轻舠飞画楫,竞夺锦标霞烂

罄欢娱,歌鱼藻,徘徊宛转。别有盈盈游女,各委明珠,争收翠羽,相将归远。

渐觉云海沉沉,洞天日晚。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描绘北宋仁宗时每年三月一日以后君臣士庶游赏汴京金明池的盛况。这首词形象地反映出仁宗时昌盛兴旺的景象 ,是当时都市风貌的艺术实录 ,是一幅气象开阔的社会风俗画卷。它描写都市的繁华景象,是柳词在题材上的新开拓。
词的开头 ,以三个四字句“ 露花倒影,烟芜蘸碧 ,灵沼波暖 ”,真切地描写了金明池的优美景色——含露的鲜花在池中显出清晰的倒影,烟霭笼罩的草地一直延伸到碧绿的池边,池水暖洋洋的。由“露花 ”、“烟芜”和“波暖”可知是春日温煦的早晨,而“倒影”、“蘸碧”和“灵沼”则点出了池水的清澈明净和广阔 ,这三句不仅写景如画 ,而且使人感到有一股春晨的清新气息扑面而来,充满着美感和活力,为全词奠定了明丽热烈的基调。“山抹微云秦学士 ,露花倒影柳屯田 ”,这是苏轼的赞语(叶梦得《避暑录话 》),可见此词的开头何等地脍灸人口。
“金柳摇风树树,系彩舫龙舟遥岸”,继续写池了景象——岸边垂柳飘拂的树上系有许多争奇斗丽的彩舟龙船,煞是好看。接着写金明池上的仙桥:“千步虹桥,参差雁齿 ,直趋水殿。”《 东京梦华录 》载:“仙桥,南北约数百步,桥面三虹,朱溱阑楯,下排雁柱 ,中央隆起 ,谓之骆驼虹,若飞虹之状。桥尽处,五殿正在池之中心 。”词句所云,亦几乎写实,而又有文采,把仙桥凌波而起,雄跨池上,直通水殿的气势写活了。“绕金堤”四句,着重描写金明池上游乐场面。“曼衍鱼龙戏”,叙写上演的百戏花样繁多,变化莫测;“簇娇春罗绮,喧天丝管”,突出乐部歌舞妓人罗绮成群 ,弹奏起急管繁弦、声腾云霄。
这几句渲染金明池上花光满路,乐声喧空的繁华热闹景象,虽为实写,却也写得绘声绘影,历历在目。上片结语说:“ 霁色荣光 ,望中似睹,蓬莱清浅。”
是此前现实描写的升华葛洪《神仙传 》记麻姑语云:“向到蓬莱,水又浅于往者,会时略半也。”词语本此。词人运用丰富想象而进入仙境 ,但见景色晴明,云气泛彩,好似海中的蓬莱仙山。
下片以“时见”二字突兀而起。“凤辇宸游”四句描写皇帝临幸金明池并赐宴群臣的景况。接着铺叙君臣观看龙舟竞渡夺标。词中“两两轻舠飞画楫,竞夺锦标霞烂”两句,生动地再现了龙舟双桨飞举,奋力夺标的情形。这里笔法自然鲜活,词意显露,给人的印象十分深刻。“罄欢娱”三句,极写宴会上群臣咏唱赞美天子的诗歌的盛况 ,带有一定的颂圣味道。
“ 别有盈盈游女,各委明珠,争收翠羽,相将归远”四句 ,由写皇帝临幸而转入叙士庶游赏情景 。其中“各委”二句,化用曹植《 洛神赋 》之典,言游女各自争着以明珠为信物遗赠所欢,以翠鸟的羽毛作为自己的修饰 ,形容其游春情态十分传神 。“相将归远”,相偕兴尽而散。这一层描叙,使词的意味更加浓郁,使词的铺陈更见深厚。“渐觉云海沈沈,洞天日晚。”以想象中的仙境结束下片:傍晚白云弥漫空际,广阔深邃,池上巍峨精巧的殿台楼阁渐渐笼罩在一片昏暗的暮色之中,仿佛如同神仙所居的洞府,从而把汴京金明池上繁华景色的赞颂推到了顶点。
此词为篇幅达一百三十余字的慢词长调,作者十分注意篇章的组织安排,层次分明,结构严密。上片泛写池上景象,先叙金明池的水色风光,后写游乐的热闹景况。下片重点描绘赐宴和争标的场面,先写皇帝临幸情景,后叙士庶游赏情况。全词条理井然,眉目清晰 。“金柳摇风树树,系彩舫龙舟遥岸”两句,不只写出了池边垂柳飘拂,彩舟争艳的美景,也为后面写“ 曼衍鱼龙戏 ”和“竞夺锦标霞烂”等作了伏笔。下片以仙境作结,和上片结尾写蓬莱神仙世界遥相呼应。
全词由晨景始,以晚景终,叙写了池上一天的游况,其间写景、叙事、抒情融于一炉,前后连贯,首尾照应,充分体现了柳词“层层铺叙,情景兼融,一笔到底,始终不懈”(夏敬观《 手评乐章集 》)和“ 音律谐婉,语意妥贴 ,承平气象 ,形容曲尽 ”(《直斋书录解题》)的特点。

浪淘沙慢(清·庄棫)  显示自动注释

湿阴冱、云迷野渡,雾隐村市。愁听渔舟远笛,情牵驿路离思。

乍落叶、飘摇风暗起,扫门巷、转误童稚。念时节番番去何许,经冬客怀滞。

容易。镜中鬓影憔悴。想水驿山程行久,往事难再记。

对似旧青衫,空自凝睇。归期漫计。尽客舟、来往当门流水。

十七年来烟波里。移家惯、宛同转蚁。探芳信、墙阴花共蕊。

任春去、荡逐天涯,且放浪,年年稳醉金尊里。


破阵乐(清末近现代初·吕碧城)  显示自动注释

序:欧洲雪山以阿而伯士为最高,白琅克次之,其分脉为冰山,馀则苍翠如常,但极险峻,游者必乘飞车Teleferique,悬于电线,掠空而行。东亚女子倚声为山灵寿者,予殆第一人乎?

混沌乍启,风雷暗坼,横插天柱。骇翠排空窥碧海,直与狂澜争怒。

光闪阴阳,云为潮汐,自成朝暮。认游踪、只许飞车到,便红丝远系,飙轮难驻。

一角孤分,花明玉井,冰莲初吐。

延伫。拂藓镌岩,调宫按羽,问华夏,衡今古。十万年来空谷里,可有粉妆题赋。

写蛮笺,传心契,惟吾与汝。省识浮生弹指,此日青峰,前番白雪,他时黄土。

且證世外因缘,山灵感遇。


破阵乐·乙酉,一九四五年。邻寇降伏,距跃歌舞,不可无词,因抚乐章斯调,以鸣驩臆(近现代末当代初·黄咏雩)  显示自动注释

血沟激撸,硝烟泼墨,雷动风埽。见说虾夷挠败,便转瞬、如摧枯槁。

豚犬笼东,貔狮逐北,破巢直捣。似当时、帝子高阳战,笑共工、头撼不周山倒。

更问麻姑,海桑几度,扬尘蓬岛。谁道跋扈修鳞,跳梁捷足,偏好勇、长可保。

自古穷兵原是祸,覆辙有人还蹈。叹兴亡、犹朝暮,天荒地老。

且看旌旗霞蔚,破阵铙歌,还京鼓乐,欢声腾沸,若个降表先修,又烦李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