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牌: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
兰陵王词谱
兰陵王 唐教坊曲名。《碧鸡漫志》:“《北齐史》及《隋唐嘉话》称,齐文襄之长子长恭封兰陵王,与周师战,尝著假面对敌。击周师金墉城下,勇冠三军,武士共歌谣之,曰《兰陵王入阵曲》。今越调《兰陵王》,凡三段二十四拍,或曰遗声也。此曲声犯正宫,管色用大凡字,大一字、勾字,故一名《大犯》。”

兰陵王 三段一百三十一字,前段十句六仄韵,中段八句五仄韵,后段九句六仄韵 秦观

  雨初歇 帘卷一钩淡月 望河汉 几点疏星 冉冉纤云度林樾 此景清更绝 谁念温柔蕴结 
  仄平仄平仄仄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

孤灯暗 独步华堂 蟋蟀莎阶弄时节 
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

  沈思恨难说 忆花底相逢 亲赠罗缬 春鸿秋雁轻离别 拟寻个锦鳞 寄将尺素 又恐烟波路隔越 
  平平仄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

歌残唾壶缺 
平平仄平仄

  凄咽 意空切 但醉损琼卮 望断瑶阙 御沟曾记流红叶 待何时重见 霓裳听彻 綵楼天远 
  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夜夜襟袖染啼血 
仄仄平仄仄平仄


此调始于此词,应以此词为定格。但后段结句作七字句,宋人无如此填者,故以周词作谱,仍采此词以溯其源。

又一体 三段一百三十字,前段十一句七仄韵,中段八句五仄韵,后段十句六仄韵 周邦彦

  柳阴直 烟里丝丝弄碧 隋堤上 曾见几番 拂水飘绵送行色 登临望故国 谁惜 京华倦客 
  中平仄中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中平中仄平中仄平仄中平仄中仄平仄平平仄仄

长亭路 年去岁来 应折柔条过千尺 
平平仄中仄仄平中仄平平仄平仄

  閒寻旧踪迹 又酒趁哀弦 灯照离席 梨花榆火催寒食 愁一箭风快 半篙波暖 回头迢递便数驿 
  中平仄平仄仄中仄平中中仄平仄中平中仄中平仄中中中中仄中平中仄平中中仄仄中仄

望人在天北 
仄中中平仄

  凄侧 恨堆积 渐别浦萦回 津堠岑寂 斜阳冉冉春无极 念月榭携手 露桥吹笛 沈思前事 
  中仄仄平仄仄中仄平平中中平仄中平中仄平平仄仄中中中中中平中仄中中中中

似梦里 泪暗滴 
仄中仄仄中仄


此调以此词为正体,宋元人俱如此填。若辛词、刘词之添韵,陈词之句读小异,皆变格也。 按此词有葛郯、张元干、曹冠词及谱中陈词可校。赵必瑑词平仄不同者多至二十四字,谱内刘词中段起句添用一韵,辛词后结用叠韵,另为一体,俱不参校。 前段起句,彭履道词“章台路”,“章”字平声。第四句,彭词“花气分明”,“分”字平声。第五句,杨泽民词“芳草侵阶映红药”,“芳”字平声,袁去华词“一目千里总佳色”,“里”字仄声。第六句,李昴英词“别来情绪恶”,“别”字仄声。第十句,高观国词“欲去又留”,“欲”字仄声。中段起句,高词“十年迥凄绝”,“十”字仄声。第二句,张元干词“想蛾绿轻晕”,“晕”字仄声。第三句,曹冠词“綵笔题石”,“綵”字仄声。第四句,史达祖词“涉江几度和愁摘”,“涉”字、“几”字俱仄声。第五句,彭词“唤鸣筝掩面”,“唤”字仄声,“鸣筝”二字俱平声,“掩”字仄声。第六句,葛郯词“乌啼云起”,“乌”字平声,袁词“古墙竹影”,“竹”字仄声。第七句,史词“分开绿盖素袂湿”,“绿”字仄声。第八句,曹词“感往事陈迹”,“往”字仄声,袁词“甚良宵閒却”,“宵”字平声。后段第三句,曹词“帅旗鼓文场”,“旗”字平声。第四句,李词“宝轸慵学”,“宝”字仄声;高词“沈沈春酌”,下“沈”字平声。第五句,高词“只愁入夜东风恶”,“只”字仄声;方千里词“天涯何处相思极”,“何”字平声。第六句,高词“整新欢罗带”,“欢”字平声;曹词“有陶令秫酒”,“秫”字仄声;葛词“要百柁倾珠”,“珠”字平声。第七句,彭词“瓜洲难渡”,“瓜”字平声;方词“恨随塞笛”,“塞”字仄声。第八句,李词“猛拍阑干”,“猛”字、“拍”字俱仄声,“干”字平声。第九句,葛词“又空腹”,“空”字平声。第十句,高词“更何说”,“何”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下陈词。

又一体 三段一百三十字,前段十句六仄韵,中段八句五仄韵,后段十句四仄韵、一叠韵 辛弃疾

  一丘壑 老子风流占却 茅檐上 松月挂云 脉脉石泉透山脚 寻思前事错 恼杀晨猿夜鹤 
  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仄仄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

终须是 邓禹辈人 锦绣麻䪗坐黄阁 
平平仄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

  长歌自深酌 看天阔鸢飞 渊静鱼跃 西风黄菊香喷薄 怅日暮云合 佳人何处 纫兰结佩带杜若 
  平平仄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

入江海会约 
仄平仄仄仄

  遇合 事难托 莫击磬门前 荷蒉人过 仰天大笑冠簪落 待说与穷达 不须疑著 古来贤者 
  仄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进亦乐 退亦乐 
仄仄仄仄仄仄


此词与周词校,后段第四句不押韵,第九句押韵,第十句叠韵异。 中段第五句“云合”,“合”字非韵。

又一体 三段一百三十字,前段十句六仄韵,中段八句五仄韵,后段十句六仄韵 陈允平

  古堤直 隔水轻盈飏碧 东风路 还是舞烟眠露 年年自春色 红尘遍京国 留滞高阳醉客 
  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平仄平平仄仄

斜阳外 千缕翠条 仿佛流莺度金尺 
平平仄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

  长亭半陈迹 记曾系征鞍 频护歌席 匆匆江上又寒食 回首处 应念旧曾攀折 依然离恨遍西驿 
  平平仄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

倦游尚南北 
仄平仄平仄

  恻恻 怨怀积 渐楚榭寒收 隋苑春寂 颦眉不尽相思极 想人在何处 倚阑横笛 閒情似絮 
  仄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

更那听 夜雨滴 
仄仄仄仄仄仄


此和周词也。前段第四、五句作六字一句、五字一句。杨泽民和词“几度啸日迎风,怡怡钓秋色”与此同。又中段第五、六句作三字一句、六字一句,亦与周词小异。

又一体 三段一百三十字,前段十句六仄韵,中段九句七仄韵,后段十句六仄韵 刘辰翁

  送春去 春去人间无路 秋千外 芳草连天 谁遣风沙暗南浦 依依甚意绪 漫忆海门飞絮 
  仄平仄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平仄

乱鸦过 斗转城荒 不见来时试灯处 
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

  春去 最谁苦 但箭雁沈边 梁燕无主 杜鹃声里长门暮 想玉树彫霜 泪盘如露 咸阳送客屡回顾 
  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

斜日未能度 
平仄仄平仄

  春去 尚来否 正江令恨别 庾信愁赋 苏堤尽日风和雨 叹神游故国 花记前度 人生流落 
  平仄仄平仄仄平仄仄仄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平平平仄

顾孺子 共夜语 
仄仄仄仄仄仄


此校周词添押二韵,故另列一体。
历代作品
共151,分5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刘辰翁 (3首)
史达祖 (1首)
周邦彦 (1首)
张元干 (2首)
张镃 (1首)
方千里 (1首)
施岳 (1首)
曹冠 (1首)
曹原 (1首)
杨泽民 (1首)
秦观 (1首)
葛郯 (1首)
葛长庚 (3首)
袁去华 (2首)
辛弃疾 (2首)
陈允平 (3首)
颜奎 (1首)
高观国 (2首)
刘之才 (1首)
叶隆礼 (1首)
彭履道 (1首)
兰陵王 其一 丁丑感怀和彭明叔韵(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雁归北。渺渺茫茫似客。春湖里,曾见去帆,谁遣江头絮风息。

千年记当日。难得。宽闲抱膝。兴亡事,马上飞花,看取残阳照亭驿。

哀拍。愿归骨。怅毡帐何匹,湩酪何食。相思青冢头应白。

想荒坟酹酒,过车回首,香魂携手抱相泣。但青草无色。

语绝。更愁极。漫一番青青,一番陈迹。瑶池黄竹哀离席。

约八骏犹到,露桃重摘。金铜知道,忍去国,忍去国。


兰陵王 其二 丙子送春(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送春去,春去人间无路。秋千外,芳草连天,谁遣风沙暗南浦?

依依甚意绪,漫忆海门飞絮。乱鸦过,斗转城荒,不见来时试灯处。

春去,最谁苦?但箭雁沉边,梁燕无主,杜鹃声里长门暮。

想玉树凋土,泪盘如露。咸阳送客屡回顾,斜日未能度。

春去,尚来否?正江令恨别,庾信愁赋,苏堤尽日风和雨。

叹神游故国,花记前度。人生流落,顾孺子,共夜语。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题为“丙子送春”丙子指的是宋恭帝德祐二年(1276)元军在这年攻入临安,掳去恭帝和太后、宰相及部分宗室在福州拥立端宗赵是继续与抗元。这首词从表面上来看,是写春天,实际上却象征着南宋,“送春”就是哀悼南宋的灭亡。在词中作者描绘故国沦陷后的衰败景象,反映南宋遗民所经历的种种苦难,和作者的无限悲痛之情。
《兰陵王》是词中的长调,共分三段。第一段写临安失陷后的衰败景象及词人的感受。“春去人间无路 ”是全词的主题句,词中各段发端,均以“春去”领起,并围绕这一中心从不同方面加以发挥。“秋千外,芳草连天,谁遣风沙暗南浦”,用对比手法写出临安失陷前后的不同画面,“芳草”、“秋千”,写出元军陷城前的景况。“芳草”,又暗喻送别。这首词的“芳草”却不是隐喻一般的离情,而是送别一个朝代,汉家王朝仓皇南奔,故国何在?凄苦之情,怎能自己。“风沙暗南浦”,则意味着元军攻陷临安后的摧残践踏,又象征着南逃群臣们的危厄前景。“南浦 ”本指分别之地 ,此处却暗指南宋故土,补充了 “春去人间无路”“慢忆海门飞絮”写词人挂念着的宋室君臣,想象他们如柳絮一般飘泊无处归依。作者首先着笔于“海门” ,说明他寄希望于南逃的端宗,也反映了作者有随端宗南行之愿 ,但却因风沙隔阻,无路可通。“乱鸦过,斗转城荒,不见来时试灯处。”三句转写眼前的现实,临安一派残破衰败之象:狂噪的鸦君在颓城上空掠过,北斗失向,城池颓圮;元宵前夕本应是华灯照耀的都城,到此时已黑暗一片寻不到灯的踪迹。“乱鸦”,暗喻元军,“斗转”,暗示南宋王朝的陨落。“试灯”,元宵前的张灯预赏。临安失陷于二月,春来时尚可见元宵灯景,至三月春归,则南宋已亡,所以说“不见来时试灯处”。
第二段写春天归去以后,南宋君臣与庶民百姓所遭受的亡国之痛 。“春去 ,最谁苦?”以设问句过渡,“苦”字用得醒目尖锐。下面连用三个分句,分写三个方面形象回答:“箭雁沉边”,写被掳北去的君臣,如同被射中的大雁,坠落到遥远北方,永无归日,“梁燕无主”,以“无主”的“梁燕”喻南宋臣民,大厦将倾,凄惶天依“杜鹃声里长门暮”,写临安宫苑凄惨悲凉景象,暮色之中,“长门”闭锁,唯有杜鹃啼血而已。三个分句,用“但”字领起,一气呵成。“玉树”三句,紧承前三句的意韵。摹写亡国的悲痛之情。“玉树”本指汉宫中之物 ,王朝倾覆,故“玉树凋土”,就连那金铜仙人也不免有辞离故国的悲伤。“想玉树凋土,泪盘如露”二句,用“衰兰送客咸阳道 ”诗意。(李贺:《金铜仙人辞汉歌》)“玉树”、“泪盘”,都用来喻宋。“斜日未能度”,指“铜仙”,依依不舍,行动缓慢,标志着被迫北去的君臣对故国的无限留恋,与词题“送春”之意。第三段写故国之思。仍以设问总起:“春去,尚来否?”“来”字重如千钧,怀有深深眷念之情。下面接着以江总、庾信之事来抒写亡国之痛。江总在陈后主时仕至尚书令,故称“江令”;陈亡后,他入隋北去。庾信本仕梁,曾出使西魏梁亡,被留长安,北周代魏,又不予放还;著有《愁赋》,以抒郁抑之情。词人此时此刻的忧恨之情与古人相同 ,因此以“正”字领出 “江令恨别,庾信愁赋”两四字对句。同时,借风雨尽日袭击苏堤来渲染气氛,与第一段“斗转城荒”相绾合,使临安的景色更加凄迷荒凉。苏堤在杭州西湖外湖与里湖之间,堤上有六桥,桃柳成荫。此处以苏堤在风雨中飘摇之态,来暗指沦陷后的临安亦如苏堤一样,陷于风雨飘摇之中 。在“送春”之际,作者只能“神游故国”,此二句扣紧“送春”,并对“尚来否”作了回答,说明故国的新春只能梦里依稀得见了。“花记前度”,由“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刘禹锡《再游玄都观》)诗意仅来表示对故国的怀念之情。最后,“人生流落,顾孺子,共夜语”一句,表示“人间无路”,以只能跟“孺子”共话亡国之痛结尾。“孺子”,指作者的儿子刘将孙。这首词写在元军攻破临安之后,表达了作者的亡国之痛与故国之爱的感情,许多词句如“春去人间无路 ”“谁遣风沙暗南浦”等,爱憎分明,显而易见。作者在词中运用借代和象征手法来表达自己的思想 。例如,“春”象征着南宋王朝;“飞絮”暗喻南渡的君臣;“乱鸦”指代占领临安的元军等等。作者将这些日常所见的感受赋予主观的感情色彩。因此充分烘托出南宋灭亡的悲剧氛围 。词的现实性和认识意义,也是通过这种气氛体现出来,为了强调这种氛围,词人运用了某些典故,因此送到了很高的艺术效果。本篇是专主寄托的成功之作。作者把南宋灭亡的伤痛哀悼之情和词中的艺术形象巧妙地融合在一起,达到了交融浑化“浑化”的高水平,使读者也产生种种感慨。

大酺 春寒(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任琐窗深、重帘闭,春寒知有人处。常年笑花信,问东风情性,是娇是妒。

冰柳成须,吹桃欲削,知更海棠堪否。相将燕归又,看香泥半雪,欲归还误。

漫低回芳草,依稀寒食,朱门封絮。

少年惯羁旅。乱山断,敧树唤船渡。正暗想、鸡声落月,梅影孤屏,更梦衾、千重似雾。

相如倦游去。掩四壁、凄其春暮。休回首、都门路。几番行晓,个个阿娇深贮。

而今断烟细雨。


兰陵王 其一 南湖同碧莲见寄,走笔次韵(宋·史达祖)  显示自动注释

汉江侧。月弄仙人佩色。含情久,摇曳楚衣,天水空濛染娇碧。

文漪簟影织。凉骨时将粉饰。谁曾见,罗袜去时,点点波间冷云积。

相思旧飞鹢。谩想像风裳,追恨瑶席。涉江几度和愁摘。

记雪映双腕,刺萦丝缕,分开绿盖素袂湿。放新句吹入。

寂寂。意犹昔。念净社因缘,天许相觅。飘萧羽扇摇团白。

屡侧卧寻梦,倚阑无力。风标公子,欲下处、似认得。


兰陵王 越调柳(宋·周邦彦)  显示自动注释

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

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

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梨花榆火催寒食。

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

凄恻,恨堆积。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斜阳冉冉春无极。

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柳阴直:指隋堤上杨柳排列整齐,阴影很直。
②烟:即雾。丝丝弄碧:柳条随风飞舞,闪弄其嫩绿的姿色。
③故国:故乡,亦指旧游之地。
④梨花榆火催寒食:此交饯别是在梨花盛开的寒食节前。古代寒食节禁火,朝廷于
清明赐榆火予百官。
⑤迢递:遥远。
⑥津堠:码头上供了望歇宿的处所。

【评解】

此词以“柳”为题,托物起兴,抒写离情。全词首段写景,二段写别时的感想,三段写别后的愁怀。通篇构思工巧、严谨,各段之间,既有内在联系,又前后呼应,浑然一体。咏柳和送别巧妙地结合在一起,由虚入实,情景交融,恰当地表达出词人缠绵忧伤的情怀。

【集评】

毛《樵隐笔录》:绍兴初,都下盛行周清真《兰陵王慢》,西楼南瓦皆歌之,谓之“渭城三叠”。以周词凡三换头,至末段声尤激越,唯教坊老笛师能倚之以节歌者。
其谱传自赵忠简家。忠简于建炎丁未九日南渡,遇宣和大晟府协律郎某,叩获九重故谱,因令家伎以习之,遂流传于外。
陈延焯《白雨斋词话》:美成词极其感慨,而无处不郁,令人不能遽窥其旨。如《兰陵王》云:“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二语是一篇之主,上有“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之句,暗伏倦客之恨,是其法密处。故下文接云:“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柳过千尺”。久客流留之感,和盘托出。他手至此,以下便直抒愤懑矣。
美成则不然,“闻寻旧踪迹”二叠,无一语不吞吐,只就眼前景物,约略点缀,更不写淹留之故,却无处非淹留之苦;直至收笔云:“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遥遥挽合,妙在才欲说破,便自咽住,其味正自无穷。
周济《宋四家词选》:客中送客,一“愁”字代行者设想,以下不辨是情是景,但觉烟霭苍茫。“望”字、“念”字尤幻。
梁启超《艺蘅馆词选》:“斜阳”七字,绮丽中带悲壮、全首精神振起。
陈洵《海绡说词》:托柳起兴,非咏柳也。“弄碧”一留,欲出“隋堤”;“行色”
一留,却出“故国”;“长亭路”应“隋堤上”,“年去岁来”应“拂水飘绵”,全为“京华倦客”四字出力。
谭献《谭评词辨》:“斜阳冉冉春无极”十字,微吟千百遍,当入三昧,出三昧。
艾治平《宋词名篇赏析》:这首词以柳为题,但它是托柳起兴,用来写离情的,是一首很能代表周邦彦词的特色的作品。
此词写于作者最后一次出京时 。词中托柳起兴,抒写了伤离别恨之情和身世飘零的喟叹。词写欲留不得,非去不可,以柳发端,以行为愁,回想落泪,极回环往复之致,具沉郁顿挫的风格。
“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写的是作者此离开京华时在隋堤上所见的柳色 。所谓“柳阴直”,极类绘画中的透视画面:时当正午,日悬中天,柳树的阴影不偏不倚直铺在地上,而长堤之上,柳树成行,柳阴沿长堤伸展开来 ,划出一道直线 。“烟里丝丝草碧”转而写柳丝:新生的柳枝细长柔嫩,象丝一样;它们仿佛也知道自己碧色可人,就故意飘拂着以显示它们的美,而柳丝的碧色透过春天的烟霭看去,更有一种朦胧的美。
这样的柳色已不止见了一次,那是为别人送行时看到的。
隋堤上 、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隋堤指汴京附近汴河的堤,因为汴河是隋朝开的,所以称隋堤。“行色”,行人出发前的景象。柳“拂水飘绵”如送行色。这四个字锤炼得十分精工,生动地摹画出柳树依依惜别的情态。那时词人登上高堤眺望故乡,别人的回归触动了自己的乡情。
这个厌倦了京城生活的客子的凄惘与忧愁有谁能理解呢 ?隋堤柳只管向行人拂水飘绵表示惜别之情,并没有顾到送行的京华倦客。
接着,将思绪又引回到柳树上面 :“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古时驿路上十里一长亭,五里一短亭 。亭是供人休息的地方 ,也是送别的地方。词人设想,在长亭路上,年复一年,送别时折断的柳条恐怕要超过千尺了。这几句表面看来是爱惜柳树,而深层的涵义却是感叹人间离别的频繁。
“寻 ”是寻思、追忆、回想的意思。“踪迹”指往事而言 。当船将开未开之际,词人忙着和人告别,不得闲静。而这时船已启程,周围静了下来,自己的心也闲下来了 ,就很自然地要回忆京华的往事。“又酒趁哀弦 ,灯照离席。梨花榆火催寒食 。”意思是:想当初在寒食节前的一个晚上,情人为他送别。在送别的宴席上灯烛闪烁,伴着哀伤的乐曲饮酒。这里的“又”字是说从那次的离别宴会以后词人已不止一次的回忆 ,如今坐在船上又一次回想到那番情景。“梨花榆火催寒食”写明那次饯别的时间。寒食节在清明前一天 ,旧时风俗,寒食这天禁火,节后另取新火。唐制 ,清明取榆 、柳之火以赐近臣 。“催寒食”的“催”字有岁月匆匆之感。
“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 。”这四句是作者自己从船上回望岸边的所见所感 。“愁一箭风快 ,半篙波暖 ,回头迢递便数驿 ”,风顺船疾 ,行人本应高兴,词里却用一“愁”字,这是因为有人让他留恋着。回头望去,那人已若远在天边 ,只见一个难辨的的身影 。“望人在天北”五字,包含着无限的怅惘与凄惋。
第二叠写乍别之际,第三叠写渐远以后。“凄恻,恨堆积!”“恨”在这里是遗憾的意思。船行愈远,遗憾愈重 ,一层一层堆积在心上难以排遣 ,也不想排遣。“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斜阳冉冉春无极。”从词开头的“柳阴直”看来,启程在中午,而这时已到傍晚 。“渐”字也表明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不是刚刚分别时的情形了。这时望中之人早已不见,所见只有沿途风光。大小有小口旁通叫浦,别浦也就是水流分支的地方 ,那里水波回旋。“津堠”是渡口附近的守望所 。因为已是傍晚 ,所以渡口冷冷清清的,只有守望所孤零零地立在那里。景物与词人的心情正相吻合。再加上斜阳冉冉西下,春色一望无边,空阔的背景越发衬出自身的孤单 。他不禁又想起往事:“念月榭携手 ,露桥闻笛 。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月榭之中,露桥之上,度过的那些夜晚,都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宛如梦境似的,一一浮现在眼前。想到这里 ,不知不觉滴下了泪水。“暗滴”是背着人独自滴泪,自己的心事和感情无法使旁人理解,也不愿让旁人知道,只好暗自悲伤。
此词在构思和章法布局上颇具匠心。全词由实入虚 ,实虚不断转换 。开篇景起,由堤上柳引出对往昔送别的回忆和久离京师的身世之感,又由回忆和久客淹留之感折回到目前的离席;由离席再生发开拓出去,预为行者设想别后愁思,又由预为行者设想为归入现实中自己的别后之思;最后,又由现实引发出对昔日相聚时的回忆。未别之时,回忆离别之苦;己别之后,则又回忆相聚时的欢乐,而诗人的久客淹留之感,伤离恨别之情,完全在这种回旋往复的描叙中展示出来。

兰陵王 其一 春恨(宋·张元干)  显示自动注释

卷朱箔。朝雨轻阴乍阁阑干外,烟柳弄晴,芳草侵阶映红药。

东风妒花恶。吹落。梢头嫩萼。屏山掩,沈水倦熏,中酒心情怕杯勺。

寻思旧京洛。正年少疏狂,歌笑迷著。障泥油壁催梳掠。

曾驰道同载,上林携手,灯夜初过早共约。又争信漂泊。

寂寞。念行乐。甚粉淡衣襟,音断弦索。琼枝璧月春如昨。

怅别后华表,那回双鹤。相思除是,向醉里、暂忘却。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词题“春恨 ”,在宋黄升《花庵词选》中为“春游 ”,实际上是作者亲身经历丧乱之痛,借以寄托对国事的忧愁与痛苦。全词分为三片,意脉贯通。明吴从先《草堂诗余隽》引李攀龙云:“上是酒后见春光,中是约后误佳期,下是相思如梦中 。”从整篇词的结构而言 ,这样理解是可以的,但还只是表面的理解。
如果透过含蓄曲折的笔墨,从表面深入到内部,就会发现词人在南渡以后所渡过的黍离之悲,所以不能仅仅拘泥于“春恨”。
词的开头“卷珠箔 ”二句,点出了环境 。“乍阁”,即初停。这是化用王维《书事》“轻阴阁小雨”句意。一个春日的清晨,词人登楼卷起了珠帘,窗外看去绵绵的阴雨刚刚停止,和煦的阳光已照楼台。外面一片温暖全词的情与景由此生发铺展 。“阑干外”以下写从楼上眺望的种种景象:如烟的柳条,在晴光中摇曳;阶下绿油油的青草,映衬着芍药,呈现出一派生机盎然的春意 。好一派诗情画意“ 烟柳弄晴”,并非专门咏柳,目的是挑起词人的情思 。折柳送别,
在汉唐以来已形成了一种社会风俗。周邦彦的著名词篇《兰陵王 》:“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就是借咏柳而抒别情。眼前的柳丝依依有情,似乎又矣笔俱有送别之态。紧接“东风”二句陡转,出现另一种物景。强劲的东风把刚长出来的花吹落了,烘托出一种凄然伤神的气氛。“屏山掩”三句,与上文的所见相回应,由景生情,实写词人当时的心境 。“屏山 ”即屏风。
“沉水 ”,即沉香 。“中酒”即著酒。这里写出词人怕饮酒的心理状态,蕴含着复杂的思想感情。
第二片追忆过去游乐的情景。换头“寻思旧京洛”,承上转下,从现在的伤春伤别,很自然地回想起过去在汴京的游乐情景。“京洛”,洛阳,东周、后汉两朝皆建都洛阳,故称“京洛”,这里地是指京师即国都,借指汴京。作者在《次友人寒食书怀韵二首》中写过:“往昔升平客大梁,新烟燃烛九衢香。车声驰道内家出,春色禁沟宫柳黄。陵邑只今称虏地,衣冠谁复问唐装。伤心寒食当时事,梦想流莺下苑墙 。”诗中所写思念故国的悲伤心情,与词作者主旨是一致的。不过词的写法较诗而言比较含蓄婉转 。一个“旧”字,蕴含着多么深刻的时代意念。宋翔凤在《乐府余论》中说 :“南宋词人系心旧京,凡言归路,言家山,言故国,皆恨中原隔绝 。”这里思念“旧京洛 ”,正是中原被占的遗恨中引起下文“往昔升平客大梁”的游东情景,更增添离别之悲 。“正年少疏狂”三句,词人想起当年在汴京放荡不羁的生活。白居易诗 :“疏狂属年少 。”少年时征歌选色,外出游春的车马已准备好,只是催促着好赶快梳妆打扮。油壁车,女子所乘 ;“催梳掠”,其中有女子同行。“曾驰道同载”三句 ,专写游赏,但不专注一时一事。驰道,即御道,皇帝车马所经过的道路。上林,秦汉时期为皇帝的花园,这里借指汴京的园林 。“收灯毕,都人争先出城探春 ”(《东京梦华录》卷六),这是“灯夜初过早共约 ”的注脚 。同载、携手、共约,情事如见,都是“年少疏狂”的事。至此,一笔写来,都是热闹欢快的气氛。可是,紧接着“又争信飘泊 ”!突然结束了上面的回忆,似断又续,极尽顿挫之妙。这使人仿佛从梦幻意识中回到清醒的现实,感情起伏,跌宕之中透露了作者的真情 。“争”同“怎 ”。词人怎么能料想到昔日歌舞升平商业繁华的汴京,如今已落到金兵的手中,而自己又过着逃难的飘泊生活。这种悲哀从上面的欢快和畅的景象中显露出来,以欢愉的情调映衬离别后的孤寂,更显得凄楚难忍。
第三片从回忆转写别后思念之情,主要抒写离恨之情 。“寂寞,念行乐”以下,紧承上文的“疏狂”到“飘泊”而来,注入了对旧人的深切怀念之情。“甚粉淡衣襟”三句,是想像她已摆脱了歌女生涯,而美貌依然 。“琼枝璧月春如昨”一句,本是南朝陈宫中狎客为赞美张丽华、孔贵嫔等容貌而写的诗句“璧月夜夜满,琼树朝朝新”,见《陈书·张贵妃传》。这三句,怀念旧人,同时也是怀念故都 ,写得迷离惝恍,而寓意于其中也可寻得。以下转入别恨与相思 。“怅别后华表”二句,借用典故,抒发人间沦桑之变,好景不长的深慨。传为陶渊明潜作的《搜神后记 》载,辽东人丁令威,学道于灵虚山,后化鹤归辽,落于城门华表柱上,言曰 :“有鸟有鸟丁令威,去家千年今始归;城郭如故人民非,何不学仙冢累累?”此二句用“怅”字领起,寄意深刻,语更明了而又委婉含蓄。
结末“相思除是”二句,用口语写情,感情委婉真挚。“除是 ”,除非是的省略。这里词人把多少不敢直接说出的别恨,统统倾注在酒杯里,痛饮尽醉忘去那些恩恩怨怨 。“向醉里、暂忘却 ”,犹如众流归海,不仅感情深厚,而且“辞尽意不尽 ”,言外之意含有眷念故国的无穷隐痛。这与李清照《菩萨蛮 》“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的情意相近,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首抒发爱国思想的词作,写得情韵兼胜,委婉真切,代表了作者的另一种风格 ——即婉约的风貌。
在艺术技巧上充分显示出组织结构的严谨 。全词上、中、下三片,从眼前伤春到追忆往昔,再转入现实相思,有铺排,有转折 ,环环相扣 ,逐层深入,并用“别恨”一气贯串。尤其是过片处意脉连贯,情致婉转曲折。其次是寓别恨之情于清旷的境界之中,使整首词的词境显得既沉郁又婉丽。

兰陵王 其二(宋·张元干)  显示自动注释

绮霞散。空碧留晴向晚东风里,天气困人,时节秋千闭深院。

帘旌翠波飐。窗影残红一线。春光巧,花脸柳腰,勾引芳菲闹莺燕。

闲愁费消遣。娥绿轻晕,鸾鉴新怨。单衣欲试寒犹浅。

羞衾凤空展,塞鸿难托,谁问潜宽旧带眼。念人似天远。

迷恋。画堂宴。看最乐王孙,浓艳争劝。兰膏宝篆春宵短。

拥檀板低唱,玉杯重暖。众中先醉,谩倚槛、早梦见。


兰陵王(宋·张镃)  显示自动注释

蓼汀侧。朝霭依依弄色。知何许、湘女淡妆,羽节飞来带秋碧。

轻裙素绡织。谁与明珰竞饰。无言处、相与溯回,应有柔情正堆积。

当年驻香鹢。记草媚罗裙,波映文席。□□□□□□摘。

□□□□□,□□□□,斜阳返照暮雨湿。爱天际凉入。

愁寂。念畴昔。谩太华峰顶,幽梦寻觅。而今两鬓如花白。

但一线才思,半星心力。新词奇句,便做有,怎道得。


兰陵王(宋·方千里)  显示自动注释

晚烟直。池沼波痕皱碧。年芳为、花态柳情,采粉揉蓝酿春色。

繁华记上国。曾识。倾城幼客。风流是、联句送钩,笺绿绡红递书尺。

行云去无迹。念暖响歌台,香雾瑶席。当时谁信盟言食。

知一岁离聚,几多间阻,人生如梦寄堠驿。况分散南北。

悲恻。万愁积。奈鸾凤欢疏,鱼雁音寂。天涯何处相思极。

但目断芳草,恨随塞笛。那堪庭院,更听得,夜雨滴。


兰陵王(宋·施岳)  显示自动注释

柳花白。飞入青烟巷陌。凭高处,愁锁断桥,十里东风正无力。

西湖路咫尺。犹阻仙源信息。伤心事,还似去年,中酒恹恹度寒食。

闲窗掩春寂。但粉指留红,茸唾凝碧。歌尘不散蒙香泽。

念鸾孤金镜,雁空瑶瑟。芳时凉夜尽怨忆。梦魂省难觅。

鳞鸿,渺踪迹。纵罗帕亲题,锦字谁织。缄情欲寄重城隔。

又流水斜照,倦箫残笛。楼台相望,对暮色,恨无极。


兰陵王 涵碧(宋·曹冠)  显示自动注释

晚云碧。松巘飞泉翠滴。双鱼畔、疑是永和,曲水流觞旧风物。

波光映山色。时见轻鸥出没。壶天邃,修竹翠阴,虚籁吟风更幽寂。

登临兴何极。上烟际危亭,彩笔题石。山中猿鹤应相识。

对远景舒啸,壮怀豪逸。刘郎何在玩石刻。感往事陈迹。

还忆。少年日。帅旗鼓文场,轩冕京国。如今老大机心息。

有陶令秫酒,谢公山屐。闲来潭洞,醉皓月,弄横笛。


兰陵王 雨中登龟溪乾元寺阁赋(宋·曹原)  显示自动注释

杏花坼。烟柳藏鸦翠陌。苏堤上、人正踏青,嫩草茸茸衬罗袜。

游丝挂晴塔。十里酣红艳白。秋千外,娇靥笑春,一片笙箫绮霞碧。

阿香妒倾国。把镜日深奁,丝雨愁织。崇桃积李无颜色。

但蝶粉香渍,燕泥芹冷,紫钱芳晕翳宝瑟。怅还近寒食。

岑寂。恨无极。更酒驿孤烟,棋院长日。梨花满地春狼藉。

望凤阙波渺,燕楼云隔。凭阑干晚,吟袖湿,但笑拍。


兰陵王 渔父(宋·杨泽民)  显示自动注释

翠竿直。一叶扁舟漾碧。澄江上、几度啸日迎风,怡怡钓秋色。

渔乡共水国。都属沧浪傲客。烟波外,风笠雨蓑,才掷丝纶便千尺。

飘然去无迹。恣脚扣双船,帆挂轻席。盈钩香饵鱼争食。

更拨棹葭岸,放篙菱浦,才过新栅又旧驿。占江南江北。

堪恻。利名积。算纵有豪华,难比清寂。须知此乐天无极。

有一斗芳酒,数声横笛。芦花深夜,半醉里、任露滴。


兰陵王(宋·秦观)  显示自动注释

雨初歇。帘卷一钩淡月。望河汉,几点疏星,冉冉纤云度林樾。

此景清更绝。谁念温柔蕴结。孤灯暗,独步华堂,蟋蟀莎阶弄时节。

沈思恨难说。忆花底相逢,亲赠罗缬。春鸿秋雁轻离别。

拟寻个锦鳞,寄将尺素,又恐烟波路隔越。歌残唾壶缺。

凄咽。意空切。但醉损琼卮,望断瑶阙。御沟曾记流红叶。

待何时重见,霓裳听彻。綵楼天远,夜夜襟袖染啼血。


兰陵王 和吴宣卿(宋·葛郯)  显示自动注释

乱烟簇。帘外青山渐肃。莲房静。荷盖半残,欲放清涟媚溪绿。

凭高送远目。飞起沧洲雁鹜。寒窗静,茶碗未深,一枕胡床昼眠足。

闲行问松菊。今□雨谁家,空对银烛。箫声忽下瑶台曲。

看鹤舞风动,乌啼云起,何须舟内怨女哭。抱琴写幽独。

情触。会相续。况节近中元,月浪翻屋。长鲸愁晓寒蟾促。

要百柁倾□,万花流玉。山肴倒尽,又空腹,鲙野蔌。


兰陵王(宋·葛长庚)  显示自动注释

一溪碧。何处桃花流出。春光好,寻个□□,小小篮舆漫行适。

苍苔满白石。涧底阴风凛栗。疑无路,幽壑琮琤,峡转山回入林僻。

千峰呈翠色。时亦有声声,樵唱渔笛。忽然一树樱桃白。

又回头一顾,掀髯一笑,诗情酒思正豪逸。虎蹄过新迹。

羃羃。雾如织。见异草珍禽,问名不识。山灵勒驾雨来急。

欲游观未已,仆言日夕。看来看去,似那里,似少室。


兰陵王 题笔架山(宋·葛长庚)  显示自动注释

三峰碧。缥渺烟光树色。高寒处,上有猿啼,鹤唳天风夜萧瑟。

山形似笔格。人道江南第一。游紫观,月殿星坛,积翠楼前吹铁笛。

客来访灵迹。闻王郭当年,曾此驻锡。二仙为谒浮丘伯。

从骖鸾去后,云深难觅。丹炉灰冷杵声寂。依然旧泉石。

泉石。最幽阒。更禽静花闲,松茂竹密。清都绛阙无消息。

共羽衣挥麈,感今怀昔。堪嗟人世,似梦里,驹过隙。


兰陵王 紫元席上作(宋·葛长庚)  显示自动注释

桃花瘦。寒食清明前后。新燕子,禁得馀寒,风雨把人苦僝僽。

梅粒今如豆。减却春光多少。空自有,满树山茶,似语如愁卧晴昼。

幽人展襟袖。惜莺花未老,江山如旧。杜鹃声里同携手。

叹陌上芳草,堤边垂柳。一春十病九因酒。愁来独搔首。

豆蔻。枝头小。应可惜年华,孤负时候。九十韶光那得久。

问芍药觅醉,牡丹索笑。三万六千,能几度,君知否。


兰陵王 其一 郴州作(宋·袁去华)  显示自动注释

晓阴薄。隔屋呼晴噪鹊。长烟袅、轻素望中,林表初阳照城郭。

秋容自寂寞。清浅溪痕旋落。桥虹外,明嶂万重,云木千章映楼阁。

天涯信飘泊。漫水绕郴山,尺素难托。文园多病宽衣索。

最长笛声断,画阑凭暖,黄昏前后况味恶。甚良宵闲却。

辽邈。误行乐。料恨寄徽弦,心倦梳掠。西风满院垂帘幕。

对千里明月,五更悲角。归期秋尽,尚未定,怎睡著。


兰陵王 其二 次周美成韵(宋·袁去华)  显示自动注释

小桥直。林表遥岑寸碧。斜阳外、霞绚晚空,一目千里总佳色。

初寒遍泽国。投老依然是客。功名事,云散鸟飞,匣里青萍漫三尺。

重来怆陈迹。又水褪沙痕,风满帆席。鲈肥莼美曾同食。

听虚阁松韵,古墙竹影,参差犹记过此驿。傍溪南山北。

悲恻。暗愁积。拥绣被焚香,谁伴孤寂。追寻恩怨无穷极。

正难续幽梦,厌闻邻笛。那堪檐外,更夜雨,断又滴。


兰陵王 赋一丘一壑(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一丘壑。老子风流占却。茅檐上、松月桂云,脉脉石泉逗山脚。

寻思前事错。恼杀晨猿夜鹤。终须是、邓禹辈人,锦绣麻霞坐黄阁。

长歌自深酌。看天阔鸢飞,渊静鱼跃。西风黄菊芗喷薄

怅日暮云合,佳人何处,纫兰结佩带杜若。入江海曾约。

遇合。事难托。莫击磬门前,荷蒉人过,仰天大笑冠簪落。

待说与穷达,不须疑著。古来贤者,进亦乐,退亦乐。


兰陵王(宋·辛弃疾)  显示自动注释

序:己未八月二十日夜,梦有人以石研屏见饟者,其色如玉,光润可爱。中有一牛,磨角作斗状,云:湘潭里中有张其姓者,多力善斗,号张难敌。一日,与人搏,偶败,忿赴河而死。居三日,其家人来视之,浮水上,则牛耳。自后,并水之山,往往有此石。或得之,里中辄不利。梦中异之,为作诗数百言,大抵皆取古之怨愤变化弃物等事,觉而忘其言。后三日,赋词以识其异

恨之极。恨极销磨不得。苌弘事,人道后来,其血三年化为碧。

郑人缓也泣。吾父攻儒助墨。十年梦,沈痛化余,秋柏之间既为实。

相思重相忆。被怨结中肠,潜动精魄。望夫江上岩岩立。

嗟一念中变,后期长绝。君看启母愤所激。又俄顷为石。

难敌。最多力。甚一忿沈渊,精气为物。依然困斗牛磨角。

便影入山骨,至今雕琢。寻思人间,只合化,梦中蝶。


大犯 元夕寓京(宋·陈允平)  显示自动注释

渐入融和,金莲放、人在东风楼阁。天香吹辇路,净无云一点,桂流霜魄。

雪霁梅飘,春柔柳嫩,半卷真珠帘箔。迢迢鸣鞘过,隘车钿辔玉,暗尘轻掠。

拥琼管吹龙,朱弦弹凤,柳衢花陌。

鳌山侵碧落。绛绡远,春霭浮鳷鹊。民共乐、金吾禁静,翠跸声闲,遍青门、尽停鱼钥。

衩袜寒初觉。方怪失、绣鸳弓窄。误良夜、瑶台约。渐彩霞散,双阙星微烟薄。

洞天共谁跨鹤。


兰陵王 辛酉代寿壑翁丞相母夫人(宋·陈允平)  显示自动注释

楚天碧。秋晚尘清禁陌。朝鸡静,班退晓墀,回马金门漏犹滴。

千官佩如织。来作黄扉寿客。黑头相,玉虹紫貂,亲奉春慈拜南极。

丛萱燕堂北。正霭护犀帷,香泛鲛额。瑶池女伴驻鸾翼。

拥歌袖笼翠,舞鞯铺锦,屏开家庆怎画得。想人在仙宅。

今夕。是何夕。正月满槐厅,凉透杶席。黄花满地弄寒色。

喜蛩雨初霁,雁风又息。龙楼宣劝,万岁里、宴太液。


兰陵王(宋·陈允平)  显示自动注释

古堤直。隔水轻阴扬碧。东风路,还是舞烟眠露,年年自春色。

红尘遍京国。留滞高阳醉客。斜阳外,千缕翠条,彷佛流莺度金尺。

长亭半陈迹。记曾系征鞍,频护歌席。匆匆江上又寒食。

回首处应念,旧曾攀折,依然离恨遍四驿。倦游尚南北。

恻恻。怨怀积。渐楚榭寒收,隋苑春寂。眉颦不尽相思极。

想人在何处,倚楼横笛。闲情似絮,更那听,夜雨滴。


大犯 和须溪春寒(宋·颜奎)  显示自动注释

唱古荼,新荷叶,谁向重帘深处。东风三十六,向园林都过,馀寒犹妒。

公子狐裘,佳人翠袖,怎见此时情否。天上知音杳,怪参差律吕,世间多误。

记画扇题诗,单衣试酒,梦归泥絮。嗟春如逆旅。送无路、远涉前无渡。

回首住、凌波亭馆,待月楼台,满身花气凝香雾。度入南薰去。

留燕伴、不教迟暮。但一点、芳心苦。生怕摇落,分付荷房收贮。

晚妆又随过雨。


兰陵王 其一 为十年故人作(宋·高观国)  显示自动注释

凤箫咽。花底寒轻夜月。兰堂静,香雾翠深,曾与瑶姬恨轻别。

罗巾泪暗叠。情入歌声怨切。殷勤意,欲去又留,柳色和愁为重折。

十年迥凄绝。念髻怯瑶簪,衣褪香雪。双鳞不渡烟江阔。

自春来人见,水边花外,羞倚东风翠袖怯。正愁恨时节。

南陌。阻金勒。甚望断青禽,难倩红叶。春愁欲解丁香结。

整新欢罗带,旧香宫箧。凄凉风景,待见了,尽向说。


兰陵王 其二 春雨(宋·高观国)  显示自动注释

洒虚阁。羃羃天垂似幕。春寒峭,吹断万丝,湿影和烟暗帘箔。

清愁晚来觉。佳景愔愔过却。芳郊外,莺恨燕愁,不管秋千冷红索。

行云楚台约。念今古凝情,朝暮如昨。啼红湿翠春情薄。

谩一犁江上,半篙堤外,勾引轻阴趁暮角。正孤绪寂寞。

斑驳。止还作。听点点檐声,沈沈春酌。只愁入夜东风恶。

怕催教花放,趁将花落。冥冥烟草,梦正远,恨怎托。


兰陵王 赋胡伯雨别业(宋·刘之才)  显示自动注释

此何夕。天水空明一碧。商量赋、如此江山,几个斜阳了今昔。

荒台步晚色。沙鸟依稀曾识。啼鸧外,人远未归,江阔晴虹卧千尺。

残碑藓痕积。记当日清游,夫君题墨。碧瑶仙去苍云隔。

飞一镜秋冷,列屏天远,鸡声人语半郊邑。寄情又江国。

愁寂。怕闻笛。正怨苦溪猿,飞倦汀翼。阴阴翡翠迷津驿。

慨世事尘化,吾心形役。清吟孤往,渺醉影,夜翠湿。


兰陵王 和清真(宋·叶隆礼)  显示自动注释

大堤直。袅袅游云蘸碧。兰舟上,曾记那回,拂粉涂黄弄春色。

施颦托倾国。金缕尊前劝客。阳台路,烟树万重,空有相思寄鱼尺。

飘零叹萍迹。自懒展罗衾,羞对瑶席。折钗分镜盟难食。

看桃叶迎笑,柳枝垂结。萋萋芳草暗水驿。肠断画阑北。

寒恻。泪痕积。想柱雁尘侵,笼羽声寂。天涯流水情何极。

悲沈约宽带,马融怨笛。那堪灯幌,听夜雨,镇暗滴。


兰陵王 渭城朝雨(宋·彭履道)  显示自动注释

章台路。西出重城几步。秦楼晓、花气未明,一霎空濛洗高树。

行人半倚户。飞去黄鹂自语。秋千小,不系柳条,惟有轻阴约飞絮。

钿车暗相遇。早拂拭红巾,初放鹦鹉。闻歌犹是淋铃处。

掩面鸣筝,倚垆呼酒,东风重记旧眉妩。报伊共歌舞。

西去。屡回顾。渐客舍荒凉,嘶马先驻。玉关万里知何许。

但倦拥荒泽,瓜洲难渡。将军垂老,望故国,夜寒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