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子夜歌词谱
子夜歌 调见凤林书院元词,与《菩萨蛮令》词别名《子夜歌》者不同。

子夜歌 双调一百十七字,前段十句四仄韵,后段十二句五仄韵 彭元逊

  视春衫 箧中半在 浥浥酒痕花露 恨桃李 如风过尽 梦里故人如雾 临颍美人 秦川公子 
  仄平平仄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平仄

晚共何人语 对人家 花柳池台 回首故园 咫尺未成归去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

  昨宵听 危弦急管 酒醒不知何处 漂泊情多 哀迟感易 无限堪怜许 似尊前眼底 红颜消几寒暑 
  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

年少风流 未谙春事 追与东风赋 待他年 君老巴山 共君听雨 
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


此调祇有此词,无别首可校。
当代秘长青校:按《词律校勘记》,彭元逊词“临颖美人”句,借用杜诗“临颍美人在白帝”之语,“颖”当作“颍”。
历代作品
彭元逊 (1首)
冯鼎位 (1首)
周之琦 (1首)
易顺鼎 (1首)
程颂万 (1首)
过春山 (1首)
龚翔麟 (1首)
近现代
汪东 (1首)
马叙伦 (1首)
子夜歌 和尚友(宋·彭元逊)  显示自动注释

视春衫、箧中半在,浥浥酒痕花露。恨桃李、如风过尽,梦里故人成雾。

临颍美人,秦川公子,晚共何人语。对人家、花草池台,回首故园咫尺,未成归去。

昨宵听、危弦急管,酒醒不知何处。飘泊情多,衰迟感易,无限堪怜许。

似尊前眼底,红颜消几寒暑。年少风流,未谙春事,追与东风赋。

待他年、君老巴山,共君听雨。


子夜歌(明·冯鼎位)  显示自动注释

上西楼、曲屏暮霭,记得烛花红处。自心字香消、彩云飞散,苹踪难聚。

春水画桥,烟溪芳草,夜夜相思路。怅重来、情事依然,惟有半帘淡月,照人离绪。

酒阑后、无聊短梦,尚逐紫箫声去。杨柳梢头,寒梅影里,曾看弓弯舞。

想章台信杳,凄凉京兆眉妩。啼帕遗红,唾裙留碧、憔悴莺花主。

倩谁传、桃叶桃根,断肠新句。


子夜歌(清·周之琦)  显示自动注释

序:自辛己至丁未,舟车南北,时有纪程之作,公牍余闲间亦弄笔,积久渐多,家居辑而存之,命曰《鸿雪词》。廿七年宦迹,聊资寻梦云。

剡溪笺、一编行记。荏苒岁华重省。寄情处、南船北马,好句为谁题赠。

山馆琴樽,河桥风月,那复伤萍梗。但相看、鸿爪馀痕,还是简书,周道寸心堪证。

试偻指、天涯旧迹,几度雨昏烟暝。岷葛吴莼,蛮花郢雪,过影仍留影。

尽含宫嚼徵,侵寻霜鬓吹冷。倦羽归飞,片帆催卸,才始吟魂定。

按新声、小拍红牙,唤教梦醒。


子夜歌 游莫愁湖,并展徐中山、曾文正遗像,湖上有王壬秋丈楹帖,辨莫愁非妓,与鄙见正同,词中因并申此意(清末民国初·易顺鼎)  显示自动注释

想当年、是何玉貌,今日问名犹艳。早赢过无愁,六代四纪,明皇不算。

蒋妹第三,桃家行二,住处都非远。到春时相约湔裙,只怕鸳边月底,影儿还见。

却因甚一双太傅,苦要前来厮占。闻道西湖,一双少保(乐于),有小青为伴。

信千秋胜地,英雄儿女分半。此水冰清,其人可想,休当秦淮看。

笑南朝宫井,胭脂辱痕难浣。


子夜歌 中实见示红桥笛语,谱此继声(清末民国初·程颂万)  显示自动注释

碍歌尘、绮苏半面,隔断一帘香雾。恁六代、琼枝抛散,尚有荡愁烟橹。

桥黯欹虹,笛残邀月,剩曲君能谱。乍艳魄、飞入江南,底事丁帘路窄,不容悉驻。

琼窗密、凉飔夕罥,撇下棋声都误。黄雨苏州,白波扬子,添画销魂树。

蓦飘灯、近晚酒魂,慵趁潮去。故国河山,凭阑揾泪,只许愁人赋。

怕几声、吹破兰宵,玉龙哀语。


子夜歌·西泠送春(清·过春山)  显示自动注释

问东君、断红乱碧,恁处是、春归路。白堤外、垂杨摇曳,似倩艳阳留住。

翠冷燕帘,香消蛾岫,依旧成虚度。指西泠桥畔,渔郎归后,夕阳影里,暗催芳杜。

断肠客、青楼梦古,寂寞自伤羁旅。月伴吟魂,花眠醉魄,往事难重举。

想苏台载酒,樽前应满飞絮。芳草天涯,又添离恨,欲共东风语。

黯消魂、烟雨空洲,更闻杜宇。


子夜歌 秋锦过芸筑夜话,耕客倡(清·龚翔麟)  显示自动注释

过收灯、峭寒尚在,香孕老梅猩点。冷烟里、尖风吹暝,听尽远林鱼板。

珠榨未流,琼签先动,锁印吟情健。吠仙尨、绿齿声喧,试启竹门笼烛,墨纱催剪。

不分尔、樵兄渔弟,忽聚隔霜离面。前度蝉边,今番雁后,携手花阴换。

对春宵六尺,床连乡思应缓。红土情忘,青皋梦稳,为怕诗名贱。

泛茗柯、转话家园,粉墙月浅


子夜歌(清末近现代初·汪东)  显示自动注释

荐樱桃、一春过半,的皪走盘珠露。佐杯酒、殷勤晤对,乍喜故人相遇。

巴岭雨云,秦淮烟水,总化衣间雾。是人生离合,寻常多感情怀,只觉万端愁聚。

不堪听、枝头叶底,宛转一声啼宇。如说明朝,临岐堕泪,依旧天涯去。

况韶华已老,绿阴青子如许。珍重而今,片时欢笑,无限镫前语。

怕年来、消减容光,就镫看取。


子夜歌·三十七岁写容(近现代·马叙伦)  显示自动注释

记平生、读书试剑,戛戛耻居人后。论怀抱、乘风何日,鞘里宝剑消瘦。

文采斗鸡,才华试鼠,空向通天奏。对悠悠、如水韶光,弹指四十五十,怕无闻否。

昨宵试灯前刷鬓,且喜绿丝依旧。难抑豪情,偏无媚骨,无分久升斗。

拥书城画苑,清闲随时消瘦。抬眼滔滔,未知谁是,聊进金尊酒。

待扶头、燕市悲歌,去寻屠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