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一萼红词谱
一萼红 此调有平韵、仄韵两体。平韵者见姜夔词,仄韵者见《乐府雅词》。因词有“未教一萼,红开鲜蕊”句,取以为名。

一萼红 双调一百八字,前段十一句五平韵,后段十句四平韵 姜夔

  古城阴 有官梅几许 红萼未宜簪 池面冰胶 墙腰雪老 云意还又沈沈 翠藤共 閒穿径竹 
  仄平平仄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仄中仄平平仄中仄中平中仄

渐笑语 惊起卧沙禽 野老林泉 故王台榭 呼唤登临 
中中中平仄仄平平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仄平平

  南去北来何事 荡湘云楚水 目极伤心 朱户黏鸡 金盘簇燕 空叹时序侵寻 记曾共 西楼雅集 
  中仄中平中仄仄中平中仄中仄平平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中中仄平平仄中中平平中仄

想垂柳 还袅万丝金 待得归鞍到时 只怕春深 
中中中中仄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中中仄平平


此调押平声韵者以此词为正体,王沂孙词五首、张炎词三首及周密、詹正词俱如此填。若李词之减字,刘词之少押一韵、句读小异,皆变格也。 按张炎词前段第三句“雅志可閒时”,“雅”字仄声。周密词第五句“茂陵烟草”,“茂”字仄声,“烟”字平声。张词第六句“忽见倒影淩空”,“倒”字仄声。尹济翁词第七句“草草又、一番春梦”,下“草”字、“一”字俱仄声,“春”字平声。张词第八句“想时将、渔笛静中吹”,“将”字平声。后段第一句“树挂珊瑚冷月”,“树”字仄声。第二、三句“叹玉奴妆褪,仙椽诗悭”,“玉”字仄声,“仙”字平声。周词第五句“故园心眼”,“故”字仄声,“心”字平声。尹词第六句“物华冉冉都休”,“物”字、上“冉”字俱仄声。周词第七句“最负他、秦鬟妆镜”,“负”字仄声,“妆”字平声。张词第八句“聚万景、只在此山中”,“万”字、“只”字俱仄声,又“好襟怀、初不要人知”,“怀”字平声。第九句“长日一帘芳草”,“长”字平声,“一”字仄声,“芳”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李、刘二词。

又一体 双调一百七字,前段十一句五平韵,后段十句四平韵 李彭老

  过蔷薇 正风暄云淡 春去未多时 古岸停桡 单衣试酒 满眼芳草斜晖 故人老 经年赋别 
  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

灯晕里 相对夜何其 泛剡清愁 买花芳事 一卷新诗 
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流水孤帆渐远 想家山猿鹤 喜见重归 北阜寻幽 青津问钓 多情杨柳依依 最难忘 吟边旧雨 
  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平平平仄仄

数菖蒲老是来期 几夕相思梦蝶 飞绕蘋溪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


此与姜词同,惟后段第八句减一字异。

又一体 双调一百八字,前段十一句四平韵,后段十句四平韵 刘天迪

  拥孤衾 正朔风凄紧 毡帐夜惊寒 春梦无凭 秋期又误 迢递烟水云山 断肠处 黄茅瘴雨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

恨骢马 憔悴只空还 揉翠盟孤 啼红怨切 暗老朱颜 
仄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堪叹扬州十载 甚倡条冶叶 不省春残 蔡琰悲笳 昭君怨曲 何预当日悲欢 漫赢得 西邻倦客 
  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

空惆怅 今古上眉端 梦破梅花 角声又报更阑 
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此亦与姜词同,惟前段起句不用韵,后段结句作四字一句、六字一句异。

又一体 双调一百八字,前段十一句四仄韵,后段十句五仄韵 《乐府雅词》无名氏

  断云漏日 青阳布 渐入融和天气 糁缀夭桃 金妆垂柳 妆点亭台佳致 晓露染 风裁雨晕 
  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

是绝艳 偏称化工美 向此际会 未教一萼 红开鲜蕊 
仄仄仄平仄仄平仄仄仄仄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

  迤逦渐成春意 放妖容秀色 天真难比 香上蜂须 粉沾蝶翅 忍把芳心萦碎 争似便 移归深院 
  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

将绿盖青帏护风里 恁时节 占断与 偎红倚翠 
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


此调押仄声韵者祇有此词,见《雅词拾遗》,系北宋人作,与姜词押平韵者不同,采入以备一体。
历代作品
共164,分6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刘天迪 (1首)
周密 (1首)
姜夔 (1首)
张炎 (3首)
李彭老 (1首)
王沂孙 (5首)
尹济翁 (1首)
无名氏 (1首)
梁栋 (1首)
詹玉 (1首)
郑熏初 (1首)
朱晞颜 (1首)
刘基 (1首)
张夏 (1首)
陶宗仪 (1首)
裴维安 (1首)
严既澄 (1首)
何振岱 (1首)
俞庆曾 (1首)
俞樾 (1首)
关锳 (1首)
冯煦 (2首)
华胥 (1首)
吴重憙 (3首)
一萼红 夜闻南妇哭北夫(宋·刘天迪)  显示自动注释

拥孤衾,正朔风凄紧,毡帐夜生寒。春梦无凭,秋期又误,迢递烟水云山。

断肠处、黄茅瘴雨,恨骢马、憔悴只空还。揉翠盟孤,啼红怨切,暗老朱颜。

堪叹扬州十里,甚倡条冶叶,不省春残。蔡琰悲笳,昭君怨曲,何预当日悲欢。

谩赢得、西邻倦客,空惆怅、今古上眉端。梦破梅花,角声又报春阑。


一萼红 登蓬莱阁有感(宋·周密)  显示自动注释

步深幽,正云黄天淡,雪意未全休。鉴曲寒沙,茂林烟草,俯仰千古悠悠。

岁华晚,漂零渐远,谁念我,同载五湖舟?磴古松斜,崖阴苔老,一片清愁。

回首天涯归梦,几魂飞西浦,泪洒东州。故国山川,故园心眼,还似王粲登楼。

最负他,秦鬟妆镜,好河山,何事此时游!为唤狂吟老监,共赋销忧。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中的蓬莱阁在绍兴卧龙山,为五代时吴越王钱镠所建,是浙东名胜。宋恭帝德祐二年(1276),元军攻占南宋都城临安,周密随即流亡,这年和次年的冬天都曾到过绍兴,从词中描写冬天的景物来看本词应是第二年冬天游览蓬莱阁时写的,表达了作者怀念故国山河的爱国忧思。词人的感受是通过登阁所见景物曲曲传达出来的。在故国沦亡的情况下,词人登临古阁,感慨万千。时值冬季,天色阴沉,雪意未休,这种凄凉的气氛很好地烘托了作者的悲凉心境。
上阕以写景为主。首句“步深幽”三字概括了进山登阁的过程。山路曲折盘桓,行人渐入幽深,“正”字领起下面两句,交代当时的天气。冬云凝重,天色昏黄,仿佛要下雪的样子。作者以阴沉的天气烘托自己抑郁而沉重的心情。“鉴曲”三句,描写登阁所见到的景物。鉴曲即鉴湖,唐代诗人贺知章告老时曾赐得鉴湖后终于其地。茂林指兰亭,亦在绍兴,东晋名士王羲之等曾于此赋诗咏怀,《兰亭集序》中有“茂林修竹”之语。鉴湖和兰亭都是历史上名士栖游的地方,而今一片萧瑟和衰败。词人抚今追昔,不胜感慨,只觉“千古悠悠”下面“岁华晚”三句,转而抒发身世飘零的感触 。登阁时已近年底,可自己仍在飘泊,而此番登临又是只身一人,尤感寂寞。“同载五湖舟”,说的是春秋时越国大夫范蠡功成身退与西施泛舟五湖的故事。自己虽然也和范蠡一样隐遁避世,四处漂泊,却是形单影孤 ,谁来与我作伴?“磴古”以下三句,再从抒情转入写景 。古老的石级,歪歪斜斜的老松,山崖背阳处多年积成的青苔,此情此景,怎能叫人不生“一片清愁”?
上阕写罢令人愁肠百结的冬景,下阕而抒发对故国山河的感怀,对宋朝大好江山丧失的痛惜。下阕首句以换头用“回首”带起三句,述说流亡岁月中对故乡故都的刻骨思念。多少次我梦里回到故国,不禁眼泪洒遍家园。西浦、东州都是绍兴地名。周密祖籍济南,长期寓居吴兴,故将江浙一带视为第二故乡。但今日登阁眺望,颇像建安七子之一的王粲登楼,看到故国山川 、园林已今非昔比 ,不禁忧思万端。心眼,胸怀、气度。“最负他,秦鬟妆镜,好江山、何事此时游”二句点题集中抒发了国破家亡的痛苦 。秦鬟,指美如髻鬟的秦望山,在绍兴东南。妆镜,指清如明镜的鉴湖水。这句极力铺陈山川的美丽,可是,这么娇美的山川,为什么到这个时候才来游赏呢?江山已经易主,故园已经不再,这才是作者最为痛心疾首的。“最负他、秦鬟妆镜,好江山,何事此时游!”两句一出,直抒作者愁恨,给读者以极大震憾。结尾二句,却又笔头一转,轻轻远拓开去。“狂吟老监”指贺知章,他曾任秘书监,又自号“四明狂客”。词人要召唤他一起来赋诗消忧,如象离主题远了一点,其实正表明忧愁郁结,难以消除,愁情反而更深了。
这首词借物抒怀,以阴沉凄凉的冬景表达作者国破家亡四处漂泊的忧思。词的上阕涉及国土沦亡,但萧敝的冬景无处不渗透遗民的哀痛。下阕改用直抒胸臆的手法。回首”三句,似欲打开感情的闸门一任奔泻,以倾吐心头郁积的哀伤,然而,至“还似王粲登楼”句一顿,至“好江山、何事此时游”时作者的悲愤之情突至高峰。随后却轻轻一退,转而要呼唤“四明狂客”贺知章,来与自己一道吟赋。这样层层推进,回环往复,构成了本词情思哀婉和沉郁顿挫的风格特征。草窗词素以意象缜密著称。综观全词,写景空远,抒情婉曲,结构细密,引事用典十分贴切,充分体现出作者深厚的词学功底和创作才力。所以这首词一直被推为《草窗词》的压卷之作。

一萼红(宋·姜夔)  显示自动注释

序:丙午人日,予客长沙别驾之观政堂。堂下曲沼,沼西负古垣,有卢橘幽篁,一径深曲。穿径而南,官梅数十株,如椒、如菽,或红破白露,枝影扶疏。著屐苍苔细石间,野兴横生,亟命驾登定王台。乱湘流、入麓山,湘云低昂,湘波容与。兴尽悲来,醉吟成调

古城阴。有官梅几许,红萼未宜簪。池面冰胶,墙腰雪老,云意还又沈沈。

翠藤共、闲穿径竹,渐笑语、惊起卧沙禽。野老林泉,故王台榭,呼唤登临。

南去北来何事,荡湘云楚水,目极伤心。朱户黏鸡,金盘簇燕,空叹时序侵寻。

记曾共,西楼雅集,想垂杨、还袅万丝金。待得归鞍到时,只怕春深。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宋孝宗淳熙十三年丙午(1186),姜白石客游于湖南长沙,登南岳衡山七十二峰之最高峰祝融峰,发现了献神曲《黄帝盐》、《苏合香》乐谱。两曲原来都是唐代乐曲。继而又从乐师旧书之中,发现了商调《霓裳羽衣曲》乐谱。《霓裳羽衣曲》,原为盛唐著名宫廷音乐 ,其乐、舞、服饰皆着力描绘仙境与仙女形象,调属黄钟商,乃唐乐之代表作 。姜白石所发现之谱,调属夷则商(俗名商调),虽与唐乐原貌不尽相同,但毕竟是煌煌唐乐之遗响。白石,是南宋大音乐家妙解音律。一年之中而两度发现稀世乐谱,岂非货遇识家!于是,他采用了《霓裳羽衣曲》中序部分之第一阕乐曲,填入此词。
本词之主题,是怀念合肥情侣。白石一生爱情的悲剧根源乃在于其爱情之始终无法如愿以偿与词人对爱情之始终忠贞不渝的强烈冲突;这是白石一生的高峰式情感体验之一。采用描绘仙女仙境的稀世唐乐《霓裳羽衣曲》谱写此词,实为其心灵之中所奉献出对爱情对爱人的一片馨香祷祝之至诚。
“亭皋正望极 。”起笔便展开一高远之境界。亭皋指水边平地 。正望极,极写望尽天涯。其情之深,意之切,其所怀之遥其所念之远 ,尽收入极之一字。此句与晏殊之“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蝶恋花》),柳永之“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凤栖语》),吴文英之“危亭望极 ,草色天涯 ,叹鬓侵半亭”(《莺啼序》),各尽其妙 ,然意境更空灵蕴藉。望极何所见,何所思 ?“乱落江莲归未得 。”江莲指水乡之红莲,下片所写“坠红”即此。词人望极天涯,但见满目红莲,一片凋零而已 。此暗喻所怀之人,已韶颜渐老,容光憔悴 ,而自己却当归不得归。难以言喻之隐痛,苍凉凄恻之情感,全融于归未得三字。上四字景,下三字情,情景交融,浑然一体。为何“归来得”?多病却无气力 。”此句一笔双关 。既是暗示无力归去,亦是实写忧思成疾。“况纨扇渐疏,罗衣初索。”纨扇是细绢制成之团扇。前人常用夏去秋来纨扇收藏,比喻恩爱断绝。相传汉成帝时,班婕妤失宠,作《怨歌行》:“新裂齐纨素,皎洁如霜雪。载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 。”“常恐秋节至,凉风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文选》卷二七)罗衣指细绢缝之夏衣。索与疏互文见义,亦疏远义。词人在此只是克服眼前夏去秋来之时令变化,词境则暗转为室内 。“流光过隙 。”点明光阴飞逝,离别苦久。此句语出《庄子·知北游》:“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叹杏梁、双燕如客。”杏梁,屋梁之美称。语出司马相如《长门赋》:“刻木兰以为榱兮,饰文杏以为梁 。”清秋燕子又将南飞 ,此杏梁双燕正如客子,何能久栖。不言客如双燕,反言双燕如客,造语新奇。
清真《满庭芳》“年年 。如社燕,漂流瀚海,来寄修椽”,是正言之 ,白石则反言之各极其妙。再比较陶渊明《读山海经》“众鸟欣有托,吾亦爱吾庐”,是写人与鸟各得其所之乐,白石则写出人与燕同悲飘零如寄。并且双燕反衬自己孤独,由此直逼出歇拍 。“人何在 ,一帘淡月,仿佛照颜色。”上文欲吐还咽,层层蓄势,至此终于明明白白倾诉出怀人之主题,词情涌起高潮。伊人何在?想象一窗淡月,仿佛照见了她惨淡的容颜境界逼真 ,语意惨淡。此是上片之题眼。
词句从杜甫《梦李白》“ 落月满屋梁 ,犹疑照颜色”化出。杜诗姜词,皆一片精诚凝聚。这一想象中的幻境,不仅写出了所怀之人的深情高致,意态闲远,更暗示了自己对所怀之人的刻骨相思。语淡而意深。
幻境恍惚,一霎而已。换头又跌回现实。“幽寂”二字挽尽离散孤独羁旅飘泊之悲感 。“乱蛩吟壁。动庾信、清愁似织。”蛩即蟋蟀。庾信曾作《愁赋》,有“谁知一寸心,乃有万斛愁”之句。(见《海录碎事》卷九。今本庾集不载。)庾信由梁朝出使西魏被扣留,长期不得当,又曾作《哀江南赋》 ,抒发故国之思。此言壁下蟋蟀乱吟,使我愁绪如织。“沉思年少浪迹。笛里关山 ,柳下坊陌。”此三句直写出当年情事,乃反为“人何在”一节张本。白石本年三十二岁,年少浪迹正指二三十岁时漫游江淮,与合肥情侣相知相爱之情事。笛里关山,语出杜甫《洗兵马》:“三年笛里关山月。”古横吹曲有《关山月》,关山一语双关,既指笛声、音乐,又指跋涉关山。柳下坊陌暗指合肥情遇 。白石《凄凉犯》序云“合肥巷陌皆种柳”,可以印证。杜诗原是写战乱流浪,此则以柳下坊陌对笛里关山,极为刺眼。也许,白石合肥情遇本来就与那一乱离时代有关系。应知合肥当时乃是边城,正当淮河前线。“坠红无信息。漫暗水、涓涓溜碧。”此三句与“乱落江莲”前后照应 。上句从杜甫《秋兴》“露冷莲房坠粉红”化出。漫,空也。暗水,语出杜甫《夜宴左氏庄》“暗水流花径。”涓涓,水缓缓流动貌。红莲坠落无声无息 ,随着一片碧水暗暗流淌而去。“坠红无信息”与前“乱落江莲”都是喻指所怀之人杳无音信,不知流落何处 。“漫暗水,涓涓溜碧”则暗示年光流逝,想思日久,仍无法确知伊人消息。情人离散,四海茫茫,纵有鸿燕,可托何处?其间无限悲慨,都化于具体意象中 。由此遂直推出结笔 :“飘零久,而今何意,醉卧酒垆侧。”酒垆是安置酒瓮之土台子。
结笔用典,寄托幽微 。《世说新语·任诞》 :“阮公(籍)邻家妇有美色,当垆沽酒。阮⋯⋯常从妇饮酒,阮醉,便眠卧其妇侧。夫始殊疑之,伺察,终无他意。”词人实取此故事之精髓以寄托自己之情意 。语意是:飘零离散久矣,当年醉卧酒垆侧之豪情逸兴,从今已无。喻说少年情遇之纯洁美好,亦表明今后更绝无他念矣。全幅词情至此掀起最高潮,爱情境界亦提升至超凡脱俗之圣境。
以清空骚雅之笔写至情至爱 ,是本词特色之一。整首词写景空灵,写情遥深,意象玲珑清彻,意境超旷深远 ,正如刘熙载所说 :“姜白石词,幽韵冷香,令人挹之无尽;拟诸形客,在乐则琴,在花则梅也。”(《艺概》)声情韵律高度配合情感高潮,是本词又一特色 。两处高潮,声情亦最吃紧。“一帘淡月,仿佛照颜色 ”,九字连下七仄(除帘、颜二字)。“而今何意,醉卧酒垆侧。”九字连下五仄(除前三字及垆字)。尤其两结下句皆五字四仄声间一平声,声情极其拗峭。总览全幅词体,则词韵用激越凄楚之入声字,乐调属“凄怆怨慕 ”之商调(《中原音韵》),对于词情亦无不高度配合。姜白石词多兼具情感、文采、声情、音乐全幅之美,本词是一典范。
白石此词作于三十二岁,当时客居长沙。词中抒写怀人之思及飘泊之苦 。据夏承焘《姜白石系年》,这是白石词中最早的怀念合肥情侣之作。白石青年时在合肥曾结识姊妹二人相交情深,后来却演化为一场爱情悲剧,使白石从此郁郁寡欢,刻骨相思。白石与合肥情侣初识合肥赤兰桥,其地多种柳,分手时为梅开时节,故白石词写及梅、柳,均与此一段“合肥情事”有关,由梅、柳而忆及旧日情侣,抒发一种绵绵不尽之相思之情,成为白石的一种思维定势和其词的一种惯性情绪。
小序记作词缘起。丙午即宋孝宗淳熙十三年(1186),人日是正月初七 。长沙别驾指湖南潭州通判萧德藻,当时白石客居其观政堂。堂下有曲池,池西背靠古城墙,池畔植有枇杷竹林,曲径通幽。穿径南行,忽见梅花成林,满枝花蕾,小的如花椒,大的如豆子,少许花蕾乍开,有红梅,也有白梅。头上枝影扶疏,脚下苍苔细石,词人与朋友们漫步其间,不觉动了游兴,于是立即动身,出游城东的定王台,又渡过城西的湘江,登上岳麓山。俯眺湘云起伏,湘水慢流,终于游兴已尽,悲从中来,遂醉吟成词。
上序片词序相表里,主写游赏心情 。“古城阴”。有官梅几许 ,红萼未宜簪 。”古城墙下,些许官梅,红萼尚小,还不到摘花插发的时候呢。官梅即官府种的梅花,杜甫《和裴迪登蜀州东亭》诗,有“东阁官梅动诗兴”之句,何况梅花与柳树一样,最能钩起白石的伤心心事呢。句中几许、未宜簪等语,流露出一片爱怜护惜之情。序中既描写出梅花的各种姿态,故词中便着意于抒发情意,词较序翻进一层 。“池面冰胶 ,墙阴雪老”,二句对仗极工整。以胶状冰,以老状雪,写出凝冰难化、积雪不融,字面生新硬瘦的是白石词笔 。白石诗法江西诗派,以拗折瘦硬为追求,给人一种刚劲的感觉,形成一种深远清苦的意境。寒意犹深,解冻何时。“云意还又沉沉。”彤云沉沉,欲雪大时,加倍写出寒意。词境之幽深清苦,正暗示着词人心境之沉郁。词人有意无意,也想舒散一下郁解的情怀。“翠藤共、闲穿径竹,渐笑语、惊起卧沙禽。”于是与友人一起,闲步穿过翠藤、竹径,来到林园能幽之处。一路行来,兴致渐高,不觉谈笑风生,惊起水边栖鸟 。这两句很好地表达了此时词人野兴横生,乐以忘忧的心情。下一渐字,尤能传出心境由郁闷而趋向开朗。这是大自然对人心的感发。这几句与前几句境界迥异,一边是官梅红萼,一边是冰雪寒寒,一边又是翠藤径竹和沙禽,移步换景,情随景移,真有“野云孤飞 ,去留无迹” (张炎《词源》)的妙处。“野老林泉 ,故王台榭,呼唤登临。”歇拍以简练生动之笔,写出偕友登定王台、渡湘江、登岳麓之一段游赏。故王台榭,指汉长沙定王刘发所筑之台。野老林泉,虽然泛指,但或者也不无怀昔感今之意。以前名人流寓长沙者不少,如唐末韩侂便曾避地于此,其《小隐》诗云:“借得茅斋岳麓西,拟将身世老锄犁。”
投入大自然怀抱,兴林泉之逸趣,发思古之幽情,词人一时乐以忘忧。呼唤登临四字,写出一片欢闹场景,试比较“云意又还沉沉”,前后心情已迥然不同。
下片从序言兴尽悲来四字翻出,写出追远怀人的深深悲慨。“南去北来何事,荡湘云楚水,目极伤心。”岳麓山上,词人极目天际 ,看湘云起伏,湘水缓流,顿时伤心无限,自己年年南去北来,飘泊江湖,竟为何事 ?白石《玲珑四犯》云:“文章信美知何用,漫赢得 、天涯羁旅。”可作此词换头之诠释。陈锐《袌碧斋词话》云 :“换头处六字句有挺接者,如‘南去北来何事’。”上片以呼唤登临之乐歇拍,换头挺接南去北来之悲,笔峰骤转,突兀峭拔,两相对比,大能突出词人悲怀之年深日久,以致刻骨铭心,于欢乐处犹不解释怀于往日悲情。此处有岭断云连之势。荡湘云楚水一句亦妙,写尽词人平生浪迹江湖无所归依之感。“朱户粘鸡,金盘簇燕,空叹时序侵寻。”朱门贴上画鸡,写人日民俗。《荆楚岁时记》云:“人日贴画鸡于户 ,悬苇索其上,插符于旁,百鬼畏之。”金盘即春盘,金盘所盛之燕,乃生菜所制,此写立春风俗。《武林旧事》云 :“春前一日,后苑办造春盘,翠缕红丝 ,金鸡玉燕,备极工巧。”此三句,慨叹转眼又是新年,时光徒然流逝。空叹二字,呼应换头何事二字,流露出光阴虚掷而又无可奈何的悲苦。词人所伤心空叹者何?“记曾共、西楼雅集,想垂柳、还袅万丝金 。”全词主旨 ,至此才转折显现出来。忘不了,曾与伊人在西楼的美好集会,窗外,万缕嫩黄的柳丝,在春风中袅袅起舞。想垂柳、还袅万丝金,堪称佳句。此句用一想字、一还字,便将回忆中昔日之景与想象中今日之景粘连叠合,灵思妙笔,浑融无迹。美好的回忆不过一刹而已。“待得归鞍到时,只怕春深。”等到回到旧地,只怕已是春暮 。结笔由过去想到未来,春初想到春深,时空转换处更显其情极悲伤,含不尽之意于言外。从字面上看,是应合此时红萼未宜簪的早春时节而言,而其意蕴实为无计可归,归时人事已非的隐痛。白石怀念合肥女子诸词,如《淡黄柳》“恐梨花落尽成秋色” ,《点绛唇》“淮南好。甚时重到。陌上青青草” ,《鬲溪梅令》“又恐春风归去绿成阴。玉钿何处寻”,与此词结笔同一语意。
此词与序是一整体。序主要写景物、游赏,上片与之相映照。但序以写景为主 ,词上片则融情入景,如“云意又还沉沉”。下片摆脱序文笼罩 ,托出伤心人之别有怀抱,另辟一境。但亦融景入情,如“记曾共 、西楼雅集,想垂柳、还袅万丝金”。下片既是核心层次,上片及序文所写景物、游赏,便成为下片所写悲怀难遣之反衬。此词结构安排可谓严谨。词中意境,先由狭而广,即由城阴竹径而故王台榭,再由广而狭,而深,即由湘云楚水而写出种种悲怀。词境的迤逦展开,也反映出词人心灵由郁闷而希求解脱但终归于悲沉的一段变化历程。此词营造意境亦可谓精心。这是白石词的一大特点:善用暗线结构,时空的转换,意境的切换,情绪的变换均笔断意连,看似无迹可求实,则有暗脉潜通。构思之妙,无如白石。

一萼红 赋红梅(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倚阑干。问绿华何事,偷饵九还丹。浣锦溪边,餐霞竹里,翠袖不倚天寒。

照芳树、晴光泛晓,护么凤、无处认冰颜。露洗春腴,风摇醉魄,听笛江南。

树挂珊瑚冷月,叹玉奴妆褪,仙掾诗悭。谩觅花云,不同梨梦,推篷恍记孤山。

步夜雪、前村问酒,几消凝、把做杏花看。得似古桃流水,不到人间。


一萼红(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制荷衣。傍山窗卜隐,雅志可闲时。款竹门深,移花槛小,动人芳意菲菲。

怕冷落、苹洲夜月,想时将、渔笛静中吹。尘外柴桑,灯前儿女,笑语忘归。

分得烟霞数亩,乍扫苔寻径,拨叶通池。放鹤幽情,吟莺欢事,老去却愿春迟。

爱吾庐、琴书自乐,好襟怀、初不要人知。长日一帘芳草,一卷新诗。


一萼红 束季博园池,在平江文庙前(宋·张炎)  显示自动注释

舣孤篷。正丛篁护碧,流水曲池通。伛偻穿岩,纡盘寻径,忽见倒影凌空。

拥一片、花阴无地,细看来、犹带古春风。胜事园林,旧家陶谢,诗酒相逢。

眼底烟霞无数,料神仙即我,何处崆峒。清气分来,生香不断,洞户自有云封。

认奇字、摩挲峭石,聚万景、只在此山中。人倚虚阑唤鹤,月白千峰。


一萼红(宋·李彭老)  显示自动注释

过蔷薇。正风暄云淡,春去未多时。古岸停桡,单衣试酒,满眼芳草斜晖。

故人老、经年赋别,灯晕里、相对夜何其。泛剡清愁,买花芳事,一卷新诗。

流水孤帆渐远,想家山猿鹤,喜见重归。北阜寻幽,青津问钓,多情杨柳依依。

最难忘、吟边旧雨,数菖蒲、花老是来期。几夕相思梦蝶,飞绕苹溪。


一萼红 其一 石屋探梅(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思飘飘。拥仙姝独步,明月照苍翘。花候犹迟,庭阴不扫,门掩山意萧条。

抱芳恨、佳人分薄,似未许、芳魄化春娇。雨涩风悭,雾轻波细,湘梦迢迢。

谁伴碧樽雕俎,笑琼肌皎皎,绿鬓萧萧。青凤啼空,玉龙舞夜,遥睇河汉光摇。

未须赋、疏香淡影,且同倚、枯藓听吹箫。听久馀音欲绝,寒透鲛绡。


一萼红 其二 丙午春赤城山中题花光卷(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玉婵娟。甚春馀雪尽,犹未跨青鸾。疏萼无香,柔条独秀,应恨流落人间。

记曾照、黄昏淡月,渐瘦影、移上小阑干。一点清魂,半枝空色,芳意班班。

重省嫩寒清晓,过断桥流水,问信孤山。冰粟微销,尘衣不浣,相见还误轻攀。

未须讶、东南倦客,掩铅泪、看了又重看。故国吴天树老,雨过风残。


一萼红 其三 红梅(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占芳菲。趁东风妩媚,重拂淡燕支。青凤衔丹,琼奴试酒,惊换玉质冰姿。

甚春色、江南太早,有人怪、和雪杏花飞。藓佩萧疏,茜裙零乱,山意霏霏。

空惹别愁无数,照珊瑚海影,冷月枯枝。吴艳离魂,蜀妖浥泪,孤负多少心期。

岁寒事、无人共省,破丹雾、应有鹤归时。可惜鲛绡碎剪,不寄相思。


一萼红 其四 红梅(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剪丹云。怕江皋路冷,千叠护清芬。弹泪绡单,凝妆枕重,惊认消瘦冰魂。

为谁趁、东风换色,任绛雪、飞满绿罗裙。吴苑双身,蜀城高髻,忽到柴门。

欲寄故人千里,恨燕支太薄,寂寞春痕。玉管难留,金樽易泣,几度残醉纷纷。

谩重记、罗浮梦觉,步芳影、如宿杏花村。一树珊瑚淡月,独照黄昏。


一萼红 其五 初春怀旧(宋·王沂孙)  显示自动注释

小庭深。有苍苔老树,风物似山林。侵户清寒,捎池急雨,时听飞过啼禽。

扫荒径、残梅似雪,甚过了、人日更多阴。压酒人家,试灯天气,相次登临。

犹记旧游亭馆,正垂杨引缕,嫩草抽簪。罗带同心,泥金半臂,花畔低唱轻斟。

又争信、风流一别,念前事、空惹恨沈沈。野服山筇醉赏,不似如今。


一萼红 和玉霄感旧(宋·尹济翁)  显示自动注释

玉搔头。是何人敲折,应为节秦讴。棐几朱弦,剪灯雪藕,几回数尽更筹。

草草又、一番春梦,梦觉了、风雨楚江秋。却恨闲身,不如鸿雁,飞过妆楼。

又是山枯水瘦,叹回肠难贮,万斛新愁。懒复能歌,那堪对酒,物华冉冉都休。

江上柳、千丝万缕,恼乱人、更忍凝眸。犹怕月来弄影,莫上帘钩。


一萼红(宋·无名氏)  显示自动注释

断云漏日,青阳布,渐入融和天气。糁缀夭桃,金绽垂杨,妆点亭台佳致。

晓露染、风裁雨晕,是牡丹、偏称化工美。向此际会,未教一萼,红开鲜蕊。

迤逦。渐成春意。放秀色妖艳,天真难比。粉惹蝶翅,香上蜂须,忍把芳心萦碎。

争似便,移归深院,将绿盖青帏护风日。恁时节,占断与、偎红倚翠。


一萼红 芙蓉和友人韵(宋·梁栋)  显示自动注释

怨东风。把韶华付去,秾李小桃红。黄落山空,香销水冷,此际才与君逢。

敛秋思、愁肠九结,拥翠袖、应费剪裁工。晕脸迎霜,幽姿泣露,寂寞谁同。

休笑梳妆淡薄,看浮花浪蕊,眼底俱空。夜帐云闲,寒城月浸,有人吟遍深丛。

自前度、王郎去后,旧游处、烟草接吴宫。惟有芳卿寄言,蹙损眉峰。


一萼红(宋·詹玉)  显示自动注释

泊沙河。月钩儿挂浪,惊起两鱼梭。浅碧依痕,嫩凉生润,山色轻染修蛾。

钓船在、绿杨阴下,蓦听得、扇底有吴歌。一段风情,西湖和靖,赤壁东坡。

往事水流云去,叹山川良是,富贵人多。老树高低,疏星明淡,只有今古销磨。

是几度、潮生潮落,甚人海、空只恁风波。闲著江湖尽宽,谁有渔蓑。


一萼红(宋·郑熏初)  显示自动注释

忆燕台。正倚帘吹絮,小立望郎来。擪管调丝,涂妆绾髻,密意曾托蜂媒。

空恁误、湔裙暗约,最无奈、好梦易惊回。想见而今,浅颦双翠,沁破妆梅。

沈带悄然宽尽,恨年时行处,红糁苍苔。前事重寻,幽欢难偶,钿合空委鸾钗。

这一点、相思清泪,做心下、烦恼几时灰。数叠蛮笺怨歌,忍对花裁。


一萼红 盆梅(元·朱晞颜)  显示自动注释

玉堂深。正重帘护暝,窗色试新晴。苔暖鳞生,泥融脉起,春意初破琼英。

夜深后、寒销绛蜡,误碎月、和露落空庭。暖吹调香,冷芳侵梦,一饷消凝。

长恨年华晼晚,被柔情数曲,抵死牵萦。何事东君,解将芳思,巧缀一斛春冰。

那得似、空山静夜,傍疏篱、清浅小溪横。莫问调羹心事,且论笛里平生。


一萼红  送别(元末明初·刘基)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白蘋洲,有芦花似雪,人在木兰舟。祖帐方开,骊歌未暌,斜照半入江楼。

话不了、缠绵意绪,早归鸿、相唤落沙头。红蓼丹枫,青烟碧草,总为供愁。

此去几时重见,怅秾华易谢,零雨难收,落浦波空,渭城柳尽,欲饮还又回眸。

恨只恨、无情海水,趁归风、辄向西流。毕竟难留,一宵长似三秋。


一萼红 题石田写菰川庄图,庄今废福城庵(明末清初·张夏)  显示自动注释

旧沧洲。是老翁白石,亲写武陵游。藓净渔矶,花飘贾篾,中间著个羊裘。

烟鸟归、四围松竹,倚遍了、明月最高楼。不识侯门,有名相里,笔墨风流。

堪叹桑田更改,把图书金石,尽付浮鸥。香阁经笺,法堂钟鼓,凄凉一点灯油。

争传说、高人舍宅,任他日、乳燕啼鸠。只看吴宫晋苑,剩得松楸。


一萼红 赋红梅次郭南湖韵(元末明初·陶宗仪)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水云乡,又南枝逗煖,绰约汉宫妆。春艳秾分,朱铅浅试,翠袖独倚修篁。

想应道、东风料峭,剪霞彩、零乱补绡裳。勾漏寻真,丹丘授诀,傲睨冰霜。

毕竟孤标还在,纵夭桃繁杏,难侣寒香。玛瑙坡头,珊瑚树底,江南别是风光。

且莫倚、高楼玉管,怕轻盈、飞处误刘郎。依旧小窗,疏影淡月昏黄。


一萼红·来燕(清· 裴维安)  显示自动注释

絮花高。正双襟绒褪,经岁系红销。来共春愁住,和侬约帘幕,沈碧无聊。

旧园亭、泥香融雪,带飞英、收拾杏梁巢。一寸楼台,二分风雨,咫尺花梢。

回首天涯残照,问曾归何处,更到今宵。独语情亲,双飞力弱,泥人杨柳纤腰。

度春影、鞦韆閒处,算年年、肠断是花朝。又是余寒似剪,门巷饧箫。


一萼红(清末民国初·严既澄)  显示自动注释

小屏山。有华镫作证,佳会涤愁颜。软语春秾,幽驩梦怯,谁料丝续芳莲。

尽偎傍低鬟倦黛,回一笑帘外噤啼鹃。中酒心情,泥人天气,不耐轻怜。

前度便成荒梦,已东墙憔悴,明镜幽单。残碧匀襟,新红篆枕,长分销与芳年。

慢相怅回肠往事,待重理余愿入吟笺。共惜良宵未央,生废春眠。


一萼红 蝶(清末民国初·何振岱)  显示自动注释

隔帘栊。有春驹款款,闲衬夕阳红。绮性柔多,粉衣薄惯,前身元是幺虫。

双飞也、成团忒好,怎瞥见、分翘又西东。冷苑裙罗,故王画本,漫话前踪。

天与腰身不定,甚暂依寒叶,还掠芳丛。舞絮生涯,落花心绪,何堪诉向东风。

叹飘零、年华轻逝,剩痴迷、一梦老秦宫。肯信冲霄皎鹤,千载乔松。


一萼红 红梅(清·俞庆曾)  显示自动注释

霜娟娟。似微醺乍醒,无力倚阑干。霞透铢衣,脂凝瘦骨,羡君顾影翩翩。

曾思否、红罗亭外,明月底、能受晓风尖。一点冰心,轻它凡艳,斗色争妍。

手撚一枝春色,正频思寄远,喜遇鸿旋。混迹红尘,犹怀丹灶,未许桃李随肩。

因疑是、杏花颜色,立花阴、细细认娇颜。记起相逢旧日,玉照堂前。


一萼红 风菱(清·俞樾)  显示自动注释

指江乡。有一绳斜界,采采水中央。鞋角同尖,弓腰比曲,青翠堆满筠筐。

趁秋老、风檐高挂,任儿童、谗口不教尝。几日西风,销磨玉质,干透琼浆。

看取晶盘盛到,似瘦来家令,老去秋娘。面目虽皴,腰肢尽细,多少余味包藏。

还自笑、形骸槁木,论风调、与尔最相当。但博饶甜作相,休惜年光。


一萼红 灯影(清·关锳)  显示自动注释

掩罗帷。又天寒酒醒,斜月画帘垂。冷焰凄魂,瘦花摇梦,一衾愁碎如丝。

更几点、寒鸦栖树,有西风、吹上画罗衣。浅碧屏深。

五更凄断,欲别人时。

谁念江湖听雨,向银荷背后,翠黛双低。簟梦惊猧,蓬窗低雁,天涯消息怜伊。

更休说、当时罗髻。已红楼、帘捲露萤飞。空有玉钗枕函,摇曳相思。


一萼红(清末民国初·冯煦)  显示自动注释

楚宝读书也园,极水木之胜,为图纪之。予赋此词,用白石老仙韵,楚宝倚树歌之。当知予别有怀抱也

北城阴。对钟陵一角,晓色碧于簪。虚阁分苔,疏泉引笕,尘鞅还又销沈。

断桥外、灵旂卷雨,忍问取、离兽与哀禽。楚魄谁招,商歌正激,独自登临。

赢得乱蝉高树,共琴书换日,澹到禅心。(子鹏)子幽栖,邓(熙之)侯饥走,三径谁更相寻。

且同拭、龙泉起舞,算关右、频调万黄金。不为秋来鬓丝,已是霜深。


一萼红 题楚宝竹居图,次白石韵(清末民国初·冯煦)  显示自动注释

冶山阴。对一丛寒玉,散发此斜簪。虚白初生,软红不到,何有尘海飞沈。

恁佳日、清芬自诵,采丹实、知有九苞禽。虚阁凌霞,层台款月,曾共登临。

一自北来仗策,奈年时孤负,酒赋琴心。空翠烟霏,古苔霜蚀,猿鹤无计重寻。

算抱此、干霄劲节,忍一卷、虚牝掷黄金。待到西窗再来,已是秋深。


一萼红 秋海棠(清·华胥)  显示自动注释

启扉筠,怕尖风零雨,愁绝倚栏人。翠袂笼寒,粉容倦昼,泪眸依旧伤春。

相怜处、双鬟移照,篝影暗、曾误湿仙裙。冷艳啼螀,晴娇舞蝶,总是销魂。

谁料蘋波乍起,奈山斋秋寂,几度逡巡。懒向妆楼,偏留苔径,依徊帘底温存。

任参差、轻盈低亚,逗疏萤、藻井又黄昏。能共兰荪结佩,惆怅芳辰。


一萼红 其一 叔问以和石帚词相赠,步韵奉答,即题其沽词小卷(庚子二月)(清末民国初·吴重憙)
  押侵韵  显示自动注释

阁轻阴。算春如过翼,白发不胜簪。雪散梁园,云迷津树,多少鸥梦浮沈。

况方唱风波难定,枝拣尽何处稳栖禽。我附轻舠,君乘片席,江上重临。

何意屧廊香径又,梗飘萍合,再订同心。玉蕊寒梅,天香丛桂,林屋许与追寻。

负初服朝衫未脱,五湖游抛掷抵千金。他日买山,同归潭水非深。


一萼红 其二 叔问再叠前韵见示,又赋(清末民国初·吴重憙)
  押侵韵  显示自动注释

惜光阴。已残年炳烛,辞老欲抽簪。豪纵都非,繁华梦觉,前事雨散星沈。

古人苦扬州闭置,随饮啄来去让春禽。海国潮荒,武陵源幻,难冀身临。

姑且与君排遣歇,连番打叠,彭泽归心。子美亭高,云林石瘦,良友聊共追寻。

倘过了花番廿四,且枇杷树底摘丸金。行看门庭,绿阴几许深深。


一萼红 悱庵书来,极言崇效牡丹之胜。予自人日后卧病,残春易过,长夏又更,转眼新秋,支离益甚,遥忆故人,京华盛赏,时移物换,感叹成篇(清末民国初·吴重憙)  显示自动注释

忆春城牡丹花谢了,红紫正相争。北胜方矜南强,又诩蜗角,各斗峥嵘。

薰琴转莺蝉递嬗,倏昨宵凉树见流萤。如海花光,玉仙洪福,都付飘蘦。

伤我残枝断梗。念沈香亭北,幻梦全醒。水皱池塘,阶堆梧叶,忍言何事干卿。

转眼便黄花烂漫,竹帘卷人,瘦减风情。安得遥从坡仙,水调重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