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早梅芳慢词谱
早梅芳慢 调见柳永词,与《早梅芳近》不同。

早梅芳慢 双调一百五字,前段十二句四仄韵,后段十二句三仄韵 柳永

  海霞红 山烟翠 故都风景繁华地 谯门画戟 下临万井 金碧楼台相倚 芰荷浦溆 杨柳汀洲 
  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仄平平

映虹桥倒影 兰舟飞棹 游人聚散 一片湖光里 
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

  汉元侯 自从破敌征蛮 峻陟枢庭贵 筹帷厌久 盛年昼锦 归来吾乡我里 黔斋少讼 宴馆多欢 
  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未周星 便恐皇家 图任勋贤 又作登庸计 
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此见《花草粹编》选本,《乐章集》不载,无别首宋词可校。
历代作品
柳永 (1首)
早梅芳慢(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海霞红,山烟翠。故都风景繁华地。谯门画戟,下临万井,金碧楼台相倚。

芰荷浦溆,杨柳汀洲,映虹桥倒影,兰舟飞棹。游人聚散,一片湖光里。

汉元侯,自从破虏征蛮,峻陟枢庭贵。筹帷厌久,盛年昼锦,归来吾乡我里。

铃斋少讼,宴馆多欢,未周星。便恐皇家,图任勋贤,又作登庸计。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早梅芳”:词牌名。《花草粹编》收录此词,在词牌下有题“上孙资政”。资政,全称为资政殿大学士,是宋代为功勋重臣所设置的闲职官名,此种闲职多授予那些被褫夺实权的罢职宰相或其他重臣。此词为柳永游杭州时所作,以此推测:此孙资政可能是一位功勋卓著的重臣,被褫夺了实权,选择杭州赋闲,而柳永游杭州又得这位孙资政的热情接待,为报孙资政的接待之诚而作此词。此词上片极写杭州之繁华及西湖风光之美,亦寓有劝慰孙资政虽失去实权但处此繁华秀美之地,也未尝不是一件幸事。下片写古之名臣也有建立不世奇功而被褫夺实权而赋闲在家者,并用这位古之名臣在家赋闲之乐,再次宽慰孙资政。此片的最后一句,则是在宽慰中又有勉励。作世事多变,别看现在赋闲,说不定朝廷什么时候又要予以起用之意。
②海霞红:杭州本不靠海,说海霞红只是为了与下句之山烟翠相配,或以海霞而代指西湖之早霞。
③山烟翠:早晨雾笼山峦,远看雾气如山所生之烟,山上树木翠绿之色透出薄雾,仿佛雾亦为翠绿之色。
④故都风景繁华地:故都,指杭州,五代时吴越建都于此。因此称为故都。风景繁华地,系指在杭州城里最繁华风景最美的地方,实指西湖左近,当是孙资政寓所所在地。
⑤谯门画戟:谯门,又称谯楼,是古代建筑在城门上,用以望的塔楼;画戟,戟为古代兵器之名,画戟则是绘有彩画的戟。此句既有对杭州繁华的夸耀,也有对杭州警备森严的摹写。
⑥下临万井:下临,往下看;万井,古制八家为一井,万井系指人烟稠密。
⑦金碧楼台相倚:金碧楼台,指楼台以彩柚琉璃瓦等装饰,看上去金碧辉煌,象征富贵繁华;相倚,一座挨着一座。
⑧芰荷浦溆:芰荷,刚刚出水之荷;浦溆,水边。刚刚出水的荷花叶儿在水边飘荡。此句之前是极写杭州之繁华,自此句以至上片结束则是描绘西湖风光之美。
⑨杨柳汀洲:汀和洲均指水中的陆地;杨柳汀洲系指长满了杨柳树的汀洲。
映虹桥倒影:虹桥,状若霓虹的拱桥。映虹桥倒影,系指在有荷叶飘浮的浦溆之处和杨柳汀洲的水边之处都能看到状若霓虹的拱桥之倒影,想来此拱桥当建在将芰荷溆浦和杨柳汀洲连结起来之处。由于此虹桥跨越浦溆和汀洲,所以在浦溆处和汀洲处都可见其倒影。
兰舟飞棹:兰舟,指船,是船之美称;棹为船桨的别名,飞棹,是指飞快地划动船桨,喻船行甚速。
汉元侯:汉代某一被封为侯的人,从诗之下文推测,很像系指张良。张良帮刘邦打下天下之后,被封为留侯,传说他并没到任,而是飘然归隐于武夷山。柳永家乡为福建崇安人,地近武夷山,故后有“归来吾乡我里”之说。张良被封为侯,刘邦首推他功劳第一,说他“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与此诗之“筹帷厌久”也较符合。
破虏征蛮:虏,鞑虏之简称,系指北方民族,是对北方民族的蔑称;蛮,指南方民族,是对南方民族的蔑称。破虏征蛮,是南征北战之意。
峻陟枢庭贵:峻陟,登上最高之处;枢庭,政权之中枢。峻陟枢庭贵,是说这位汉元侯已经位极人臣,极为显贵。
筹帷厌久:筹,筹划;帷,帷幄,行军作战的帐篷。筹帷,是指对战略战术的谋划,也不仅仅是指对战争的谋划,包括对治理国家的谋划。厌久,久而生厌之意。0瑏瑦盛年昼锦:盛年,正当精力旺盛的年龄;昼锦,与夜锦相对,《汉书·项藉传》:“富贵不还故乡,如衣锦夜行”,是说富贵之后不回故乡显耀显耀,就好比穿了锦绣衣服在夜里行走一样。昼锦就是富贵还乡之意,此处之还乡并非指还故乡,而是指退居田园。
吾乡我里:柳永的家乡。
铃斋少讼:铃斋,又称铃阁,本指将帅所居之处,此处则指这位汉元侯退居田园的居所;少讼,本意为很少有官司公案需要处理,这里则指退居田园就不必再为国家之事操心费力了。
宴馆多欢:宴馆,饮宴作乐之处。多欢,欢乐之时很多。是说无官一身轻,欢乐实在是多于苦恼。
未周星:周星,岁星,12年在天上循环一周,故称为周星。是说退隐田园时间不久,并非确指12年。
便恐皇家图任勋贤:图任勋贤,图谋任用有功劳的贤能之士。此句是说田园生活虽然过得不久,但却从中得到了真实乐趣,此时的想法是;最怕朝廷又要起用那些有功劳的贤能之士,又征召自己去朝廷做官。
又作登庸计:登庸,选拔、举用。此句是承上句而来,是说朝廷有了图任勋贤的想法,就又准备选拔、举用勋贤。这是退居田园后的汉元侯最害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