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曲玉管词谱
曲玉管 唐教坊曲名。《乐章集》注“大石调”。

曲玉管 双调一百五字,前段十二句两叶韵、四平韵,后段十句三平韵 柳永

  陇首云飞 江边日晚 烟波满目凭阑久 一望关河萧索 千里清秋 忍凝眸 杳杳神京 盈盈仙子 
  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

别来锦字终难偶 断雁无凭 冉冉飞下汀洲 思悠悠 
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平

  暗想当初 有多少 幽欢佳会 岂知聚散难期 翻成雨恨云愁 阻追游 悔登山临水 惹起平生心事 
  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

一场销黯 永日无言 却下层楼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此词前段截然两对,即《瑞龙吟》调所谓拽头也。间叶两仄韵,亦是本部三声叶,无别首宋词可校。
历代作品
柳永 (1首)
况周颐 (1首)
朱祖谋 (1首)
董以宁 (1首)
陈匪石 (1首)
陈洵 (1首)
近现代
乔大壮 (1首)
吴梅 (1首)
吴湖帆 (1首)
徐震堮 (1首)
汪东 (1首)
沈祖棻 (1首)
章钰 (1首)
胡士瑩 (1首)
金兆蕃 (1首)
当代
朱庸斋 (1首)
熊盛元 (1首)
谷海鹰 (1首)
陈永正 (1首)
曲玉管(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陇首云飞,江边日晚,烟波满目凭阑久。立望关河萧索,千里清秋。

忍凝眸。杳杳神京,盈盈仙子,别来锦字终难偶。断雁无凭,冉冉飞下汀洲。

思悠悠。

暗想当初,有多少、幽欢佳会,岂知聚散难期,翻成雨恨云愁

阻追游。每登山临水,惹起平生心事,一场消黯,永日无言,却下层楼。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抒写了羁旅中的怀旧伤离情绪。词的第一叠写眼前所见,第二叠写所思之人,又将此平列的两段情景交织起来,使其成为有内在联系的双头。
此词首句化用梁柳恽的名句第一叠“ 陇首 ”三句,是当前景物和情况。“云飞”、“日晚”,隐含下“ 凭阑久 ”。“亭皋木叶下,陇首秋云飞”。陇首,犹言山头。云、日、烟波、皆凭阑所见,而有远近方分。“一望”是一眼望过去,由近及远,由实而虚,千里关河,可见而不尽可见,逼出“忍凝眸”三字,极写对景怀人、不堪久望之意。此段五句都是写景,却仅用“忍凝眸”三字,极写对景怀人、不堪久望之意。此段五句都是写景,用“忍凝眸”三字,便将内心活动全部贯注到上写景物之中,做到了情景交融。
第二叠则反过来,先写情,后写景。“杳杳”三句,接上“忍凝眸”来。“杳杳神京”,写所思之人在汴京;“盈盈仙子”,则写所思之人的身分。唐人诗中习惯上以仙女作为美女之代称,一般用来指娼妓或女道士。这里大约是指汴京的一位妓女。“锦字”化用窦滔、苏蕙夫妻之典。作者和这位“仙子”,虽非正式夫妻 ,但其落第而出京,与窦滔之获罪远徙,有些近似之故。此句是说,“仙子”虽想寄与锦字”,而终难相会 。鸿雁本可传书 ,而说“断”,说“无凭 ”,则是她终不曾负担起它的任务。雁给人传书,无非是个传说或比喻,而雁“冉冉飞下汀洲”,则是眼前实事。由虚而实,体现出既得不着信又见不了面的惆怅心情。“思悠悠”三字,总结次段之意,与上“忍凝眸”遥应,而更深入一层。
第三叠则是“思悠悠”的铺叙。今日之惆怅,实缘于旧日之欢情 ,所以“暗想”四句,便概括往事,写其先相爱 ,后相离,既相离,难再见的愁恨心情。
“阻追游”三字,横插在上四句下五句中间,包括了多少难以言说的辛酸在内。在回到当前之时,却又荡开一笔,在平叙之中 ,略作波折 ,指出这种“忍凝眸”、“思悠悠”的情状,并不是这一次,而是许多次,每次“登山临水”就“惹起平生心事”。这回依然如此 ,在“ 黯然消魂”的心情之下,长久无话可说,走下楼来。“却下层楼”,遥接“凭阑久”,使全词从头到尾,血脉流通。

曲玉管 忆虎山旧游(清·况周颐)  显示自动注释

两桨春柔,重闉夕远,尊前几日惊鸿影。不道琼箫吹彻,悽感平生。

忍伶俜。杳杳蘅皋,茫茫桑海,碧城往事愁重省。问讯寒山,可有无限伤情。

(去声)钟声。

换尽垂杨,只萦损、天涯丝鬓。那知倦后相如,春来苦恨青青。

楚腰擎。抵而今消黯,点检青衫红泪,夕阳衰草,满目江山,不见倾城。


曲玉管 京口秋眺(清末民国初·朱祖谋)  显示自动注释

野火黏堤,寒云啮垒,霜空竟日飞鸿响。客里登楼穷目,衰柳无行。

尽回肠。冷眼论兵,愁心呷酒,无多景物供吟赏。最爱青山,也似北顾仓皇。

寄奴乡。

霸气消沈,剩呜咽、回潮东注,永嘉几许流人,惟馀叔宝神伤。

感茫茫。又玉龙吹起,一片西风鳞甲,江山如此,几曲阑干,立尽斜阳。


曲玉管•当年(清·董以宁)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案《倚声初集》题作「当时两小无嫌猜」。

靧面为容,簸钱学戏,当年彷佛应呼弟。便到韶华两八,不解嫌疑。

镇相依。花浪栏边,蝉纱帘内,香怀贴抱梳新髻。双觑菱花,曾将一笑酬之。

忍轻离。

此后堪悲,奈一旦、画舠南北,但闻鸿便传言,遥知已定婚期。

泪沾衣。悔当年两小,玉台曾未结红丝。到今日重逢,瞥地凝思。


曲玉管(清·陈匪石)  显示自动注释

草长江南,花开陌上,依然九十春光好。目送征鸿如客,千里迢迢。

转魂销。近水楼台,喧天笳鼓,朅来舞燕交肩少。旧地重经,往往嘶过溪桥。

玉骢骄。

梦醒天涯,有无限、凭栏心事,感音子夜能歌,倾杯块垒频浇。

几昏朝。只沈阴愁拥,迤逦长城如线,络空垂海,野鹤飞归,不见东辽。


曲玉管(清末民国初·陈洵)  显示自动注释

海雨啼绡,霜林叠锦,逡巡等得秋归了。却被城乌惊起,一晌魂销。

坐无聊。赪赪空尊,匆匆凉绪,重阳展尽佳期少。梦觉罗衾,点检都付回潮。

到今宵。

暗恼西风,苦抛下、欺人年事,又还自在高寒,依然月殿星桥。

尽逍遥。剩人间帘户,有点初来情味,蝶愁蜂惨,满目山川,属付渔樵。


曲玉管 宜昌(近现代·乔大壮)  显示自动注释

楚雨连天,秦灰入市,夷陵草木荒凉久。昨夜何人横笛,吹动龙愁。

倚江楼。锦鲤东征,青禽西上,谪居过此空搔首。晻霭层云,早晚遮断神州。

泪难收。

万顷烟波,指三五、斜帆明处,羽书两岸飞来,教人慷槩中流。

几时休。近黄昏镫火,杜宇深山啼罢,白蘋风冷,水墨屏前,一片沧洲。


曲玉管 赋蝉(近现代·吴梅)  显示自动注释

倚枕人醒,凭阑日永,淩霄羽客流凄响。一片无情愁碧,高馆新篁,引清商。

远浦新晴,长低亭午,玉柯早试绡衣爽。乍佩金貂,满眼惊见秋光,故宫荒。

抱影枯枝,可怜取西风身世。晚来细雨楼台,朝来浅雾池塘,几星霜。

尽江关投老,改尽黄门双鬓,十年蓬转,九曲回肠,独对衰杨。


曲玉管 次柳屯田韵,荷花鸳鸯图(清末近现代初·吴湖帆)  显示自动注释

画展蕉心,诗回玉枕,微波隐托辞通久。莫道春归犹惜,多景悬秋。

几回眸。暖暖金沙,溶溶蓝水,叶田掩映思珍偶。借问霓裳缥缈,花浣蘋洲。

漫悠悠。

共倚阑干,俯双影、鸳鸯倾盖,可堪锦障迷离,还教绮思延愁。

且嬉游。恁横塘清浅,指点云情舒卷,月华吞吐,彷佛撩人,拾梦红楼。


曲玉管 与宛春别半岁矣,一旦把晤,喜欢无量。去后作此寄之,并示微昭,抚时感事,不觉言之骚屑也(近现代末当代初·徐震堮)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甲子1924

冻草荒阑,拳鸦曲苑,东风几日吹尘鬓。一笑空堂欹帻,箫鼓春城,暂愁醒。

眼底论交,尊前说梦,探芳岁月吟边冷。别后清淮风月,官柳江亭,向人青。

话雨灯床,共当日题襟俦侣,只今苦恨情多,惟馀秀句飘零。

感平生。况庾郎愁赋,目断江南千里,萧萧旗影。草草辛盘,鹤唳心惊。


曲玉管(清末近现代初·汪东)  显示自动注释

浦溆烟凝,河桥日冷,踟蹰野立忘归晚。极望征人天末,回首风前。

两情悬。隐隐神洲,茫茫东海,别来几度沧波浅。信誓成虚,此后相会何年。

恨绵绵。

痛饮醇醪,把无限、伤心前事,写将数纸回文,其如远道难传。

好春天。怎凄风寒雨,苦守恹恹长夜,一镫昏惨,蝙拂帘旌,独自閒眠。


曲玉管 寒蝉(近现代·沈祖棻)  显示自动注释

冷露移盘,西风扫叶,枯枝尚叹栖难定。欲把浓愁低诉,还咽残声,此时情。

倦恋柯条,羞寻冠珥,上林只让寒鸦影。冉冉斜阳,镜里双鬓妆成,为谁轻?

暗想当时,任嘶遍故家乔木,却怜几度风霜,而今独抱凄清。

感飘零。问知音谁在?不见悲吟楚客,更知何日,万缕垂杨,响答江城。


曲玉管·蝉(清末近现代初·章钰)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以下至雨霖铃为故乡六一消夏社题。

倦侣旗林,浮生翳叶,依然入夏吟身好。总为当年齐女,宫怨难销。

说无聊。阁阁蛙争,营营蝇集,早秋信息凭谁报。咽徵吟商,曲曲高处琴调。

尽逍遥。

隔道虫天,也留得、残声摇曳,料难雪唱云酬,生愁仗马同嘲。

土风操。尚幺弦张起,自诉南冠心事,几番蛩絮,几度螳惊,漫怪牢骚。


曲玉管(近现代·胡士瑩)  显示自动注释

序:与大樗、驾吾别七年矣,关河间隔,音书寂寥。大樗自都邮示新制,吟诵不能去口。赋此寄怀,并示驾吾,抚时念往,不独旅逸之感也。

雁尾书新,船唇笛老,飘零故国空吟赏。别后南都风物,烟柳斜阳,尽凄凉。

话雨题襟,评花侧帽,京尘一尺愁千丈。屈指清游如昨,鲈脍江乡,几星霜。

俊侣翩翩,更休说、承平年少,后庭玉树歌残,谁怜杜牧疏狂。

叹参商。况啼鹃催起,一片江山如梦,停杯北望,满目风烟,百感茫茫。


曲玉管·寄仲虎丈旧京,并简闰盦(清末近现代初·金兆蕃)  显示自动注释

雨待人来,星随客聚,阑珊社约今重整。尺简殷勤,青鸟遥堕紫荆,劳归耕。

键户光阴,摊书意绪,枯筇久已疏荒径。努力登楼,不见人海王城,暮云平。

阁小江寒,但痴对、斜阳孤坐,拂帘懒问东风,今年过却清明。

几阴晴。念故人千里,为道零秋蒲柳,瘦腰衰鬓,不似当初,汗漫心情。


曲玉管(民国末当代初·朱庸斋)  显示自动注释

岸雨啼花,溪烟禁柳,徘徊尽日收残粉。却被东邻蜂燕,瘗此馀春。

黯销魂。渺渺天涯,茫茫沧海,红笺后约愁难准。待卸银钩,隔去帘外芳尘。

过黄昏。

一夜东风,又轻换、年时花讯,那知玉树歌阑,依然梦断钗分。

忍殷勤。算如今憔悴,谢了蝶媒莺客,剩山残水,故国年年,目送征云。


曲玉管 记梦(当代·熊盛元)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2010-02-13作

海底珠沉,天心月冷,泠然古曲随风袅。莫向丛篁低泣,山鬼魂销,倚红蕉。

缥缈歌尘,迷离花影,绿苔掩处灵光杳。旧梦无痕,只有堤畔长条,系兰桡。

漫检奚囊,忍重理、当年幽绪,尽将碎恨零欢,都藏酒瓮诗瓢。

水迢迢。待招邀舟子,访取仙家遗蜕,碧烟横岫,远笛穿云,一慰清寥。


曲玉管(当代·谷海鹰)  显示自动注释

洛浦沉烟,星桥失雾,圆空冷月前身梦。柳带青摇离绪,低亸深丛。

蜀葵红。错结花盟,难凭蜂约,蝶衣舞倦眠芳冢。驿路车喧,彩霓光剪清瞳。

泪朦胧。

绮陌分襟,便留得、萍乡鱼雁,也应篆懒心香,争消醉浅愁浓。

怯丝桐。悔高山泠韵,暗逐湘江馀怨,谱颦蛾黛,又遣回弦,袅涩纤葱。


曲玉管(当代·陈永正)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乙巳作

冉冉馀春,茫茫阔野,关山望极层云断。日暮殊乡途绝,同在人间,会何难。

渺渺扁舟,沈沈沧海,弱魂自怯天涯远。镜里年光,一任轻变朱颜,有谁看。

别后思量,问谁共、孤晖今夜,小窗故故帘遮,难堪静对愁鬟。

到更残。想林疏枝软,误了离群乌鸟,欲栖难稳,纵是无风,也自惊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