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河满子词谱
河满子 唐教坊曲名。一名《何满子》。白居易诗注:开元中,沧州歌者姓名。元稹诗云:“便将何满为曲名,御府新题乐府纂”是也。又《卢氏杂说》:唐文宗命宫人沈翘翘舞《河满子》词。又属舞曲。

河满子 单调三十六字,六句三平韵 和凝

  写得鱼笺无限 其如花锁春辉 目断巫山云雨 空教残梦依依 却爱熏香小鸭 羡他长在屏帏 
  中仄中平中仄中平中仄平平中仄平平平仄中平平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中平中仄平平


此词六句俱六字,毛文锡“红粉楼前”词与此同。尹鹗两段词,前一段本此。谱内可平可仄悉参后词。

又一体 单调三十七字,六句三平韵 和凝

  正是破瓜年纪 含情惯得人饶 桃李精神鹦鹉舌 可堪虚度良宵 却爱蓝罗裙子 羡他长束纤腰 
  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


此词第三句七字,孙光宪“冠剑不随”词与此同。毛熙震两段词本此。

又一体 双调七十三字,前后段各六句、三平韵 尹鹗

  云雨常陪盛会 笙歌惯逐閒游 锦里风光应占 玉鞭金勒骅骝 戴月潜穿深曲 和香醉脱轻裘 
  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方喜正同鸳帐 又言将往皇州 每忆良宵公子伴 梦魂长挂红楼 欲表伤离情味 丁香结在心头 
  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此词前段三十六字,后段三十七字,唐词原有此两体。或于前段第三句增一字者非。

又一体 双调七十四字,前后段各六句、三平韵 毛熙震

  寂寞芳菲暗度 岁华如箭堪惊 缅想旧欢多少事 转添春思难平 曲槛丝垂金柳 小窗弦断银筝 
  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中中中平中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

  深院空闻燕语 满园閒落花轻 一片相思休不得 忍教长日愁生 谁见夕阳孤梦 觉来无限伤情 
  平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中中平中平中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


宋词两段者,俱照此填。前后段可平可仄已详见单调词。惟晏几道词前后段第三句“五陵年少浑薄倖”、“蕙楼多少铅华在”,又杜安世词“雨馀天气来深院”、“年年依旧无情绪”,平仄独异,馀则相同也。 按王灼《碧鸡漫志》云:“白居易诗‘一曲四词歌八叠,从头便是断肠声。’此指薛逢五言四句《何满子》也。歌八叠,疑有和声。今《花间集》词属双调,有两段各六句。内五句六字,一句七字者,亦有只一段而六句各六字者。”按此则和词与尹词、毛词各自一体,并无脱误。其云“双调”者,是宫调名。《唐书·礼乐志》所谓夹仲商也。《词律》不知白诗所指,又误认双调为两段,乃云:“和凝词仅得其半”,并云:“尹鹗词少一字”,俱失于辩證。

又一体 双调七十四字,前后段各六句、四仄韵 毛滂

  急雨初收珠点 云峰巉绝天半 辘轳金井卷甘冽 帘外翠阴遮遍 波翻水晶重箔 秋在琉璃双簟 
  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

  漏永流花缓缓 未放崦嵫晼晚 红荷绿芰暮天好 小宴水亭风馆 云乱香喷宝鸭 月冷钗横玉燕 
  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


此词用仄韵,其字句与毛熙震平韵词同。宋词中仅见此作,平仄当遵之。
历代作品
共78,分3页显示   1  2  3 下一页
和凝 (2首)
孙光宪 (1首)
尹鹗 (1首)
毛文锡 (1首)
毛熙震 (2首)
仇远 (1首)
张先 (1首)
晁端礼 (2首)
晏几道 (2首)
杜安世 (2首)
毛滂 (1首)
秦观 (1首)
苏轼 (1首)
贺铸 (1首)
孙洙 (1首)
俞彦 (1首)
张草 (1首)
方文席 (1首)
杨慎 (5首)
王世贞 (1首)
金是瀛 (1首)
佟世南 (1首)
何满子 其一(唐·和凝)  显示自动注释

正是破瓜年几,含情惯得人饶。桃李精神鹦鹉舌,可堪虚度良宵。

却爱蓝罗裙子,羡他长束纤腰。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破瓜:旧时文人拆“瓜”字为二八字以纪年,谓十六岁。诗文中多用于女子。
②饶:饶恕。这里有怜爱之意。
③桃李精神鹦鹉舌:伶牙利齿,美丽多姿。
④可堪:哪堪。

【评解】
一位体态轻盈、艳丽多情的少女,眉目含情,风彩动人。诗人通过这首小词,表达了自己的爱慕之情。全词描写细腻,抒情委婉。自是《香奁集》中之佳作。表现了和凝词的特色。

【集评】
徐釻《词苑丛谈》:晋宰相和凝,少年好为曲子。契丹入彝门,号为“曲子相公”。有《河满子》词曰“正是破瓜年纪”云云,亦《香奁》佳句也。
栩庄《栩庄漫记》:“却爱蓝罗裙子,羡他长束纤腰。”为和词名句。其源盖出于张平子《定情诗》,陶公《闲情赋》,尚在其后。

何满子 其二(唐·和凝)  显示自动注释

写得鱼笺无限,其如花锁春晖。目断巫山云雨,空教残梦依依。

却爱熏香小鸭,羡他长在屏帏。


何满子(唐末宋初·孙光宪)  显示自动注释

冠剑不随君去,江河还共恩深。歌袖半遮眉黛惨,泪珠旋滴衣襟。

惆怅云愁雨怨,断魂何处相寻。


何满子(唐·尹鹗)  显示自动注释

云雨常陪胜会,笙歌惯逐闲游。锦里风光应占,玉鞭金勒骅骝。

戴月潜穿深曲,和香醉脱轻裘。

方喜正同鸳帐,又言将往皇州。每忆良宵公子伴,梦魂长挂红楼。

欲表伤离情味,丁香结在心头。


何满子(何一作河)(唐·毛文锡)  显示自动注释

红粉楼前月照,碧纱窗外莺啼。梦断辽阳音信,那堪独守空闺。

恨对百花时节,王孙绿草萋萋。


何满子 其一(唐·毛熙震)  显示自动注释

寂寞芳菲暗度岁华如箭堪惊。缅想旧欢多少事,转添春思难平。

曲槛丝垂金柳,小窗弦断银筝

深院空闻燕语,满园闲落花轻。一片相思休不得,忍教长日愁生。

谁见夕阳孤梦,觉来无限伤情。


何满子 其二(唐·毛熙震)  显示自动注释

无语残妆澹薄,含羞亸袂轻盈。几度香闺眠过晓,绮窗疏日微明。

云母帐中偷惜,水精枕上初惊。

笑靥嫩疑花拆,愁眉翠敛山横。相望只教添怅恨,整鬟时见纤琼。

独倚朱扉闲立,谁知别有深情。


何满子/河满子(宋末元初·仇远)  显示自动注释

舞褥行云衬步,歌纨片月生怀。歌残舞罢花困软,凝情犹小徘徊。

髻滑频扶堕珥,裙低略露弓鞋。

当日凝香清燕,惯听八拍三台。谢娘荀令都□老,匆匆好梦惊回。

闲指青衫旧泪,空连半股鸾钗。


河满子 陪杭守泛湖夜归(宋·张先)  显示自动注释

溪女送花随处,沙鸥避乐分行。游舸已如图障里,小屏犹画潇湘。

人面新生酒艳,日痕更欲春长。

衣上交枝斗色,钗头比翼相双。片段落霞明水底,风纹时动妆光

宾从夜归无月,千灯万火河塘。


河满子(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满浦亭前杨柳,一年两度攀条。瞬息光阴都几许,离情常是迢迢。

须信沈腰易瘦,争教潘鬓相饶。

不忍重寻香径,还来独立溪桥。唯有无情东去水,来时曾傍兰桡。

今夜欲求好梦,望中莫遣魂销。


河满子(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草草时间欢笑,厌厌别后情怀。留下一场烦恼去,今回不比前回。

幸自一成休也,阿谁教你重来。

眠梦何曾安稳,身心没处安排。今世因缘如未断,终期他日重谐。

但愿人心长在,到头天眼须开。


河满子 其一(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对镜偷匀玉箸,背人学写银钩。系谁红豆罗带角,心情正着春游。

那日杨花陌上,多时杏子墙头。

眼底关山无奈,梦中云雨空休。问看几许怜才意,两蛾藏尽离愁。

难拚此回肠断,终须锁定红楼。


河满子 其二(宋·晏几道)  显示自动注释

绿绮琴中心事,齐纨扇上时光。五陵年少浑薄倖,轻如曲水飘香。

夜夜魂消梦峡,年年泪尽啼湘。

归雁行边远字,惊鸾舞处离肠。蕙楼多少铅华在,从来错倚红妆。

可羡邻姬十五,金钗早嫁王昌。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塑造了歌妓沦落风尘的憔悴、悲苦形象,叙写了她们在强颜欢笑中耗尽青春、耗尽生命的不幸身世,流露出作者对她们悲惨命运的深深关切和同情。
上片起首两句通过绿绮琴、齐纨扇传达出女子的幽怨。齐纨扇,指歌舞时所持的团扇,诗词中常用其象征烟尘女子红颜难驻,一旦憔悴,就如同秋扇见捐一般遭遗弃。篇首所言“琴中心事 ”,正是女主人公对“齐纨扇上时光”的嗟叹。
三、四两句,指斥了那些薄倖年少。五陵,本指汉代长安的长陵、安陵、阳陵、茂陵、平陵一带豪富聚居之地,此处是借指。“浑薄倖”,形容那些贵游子弟,简直都是负心的无赖,他们轻薄浮浪,犹如水面浮花,倏尔远逝,这里也透露出知音难求、终身无靠的苦闷。以下两句,使用典故,作出了概括。“夜夜”句用宋玉《高唐赋》巫山神女事。李商隐《无题》诗中有“神女生涯原是梦”之句 ,即由此而来 ,后来“神女”成为“青楼倡女”的同义语。“年年”句,则用张华《博物志》“舜死,二妃泪下 ,染竹即斑,妃死为湘水神,故曰“湘妃竹”之事,借以写出歌妓内心的痛苦。
过片“归雁”句 ,写歌妓怅望长空,怀念远人,但见雁群排列成字,飞回南方,却收不到薄情郎的片纸只字。“惊鸾”为自喻。古时称妆镜为“鸾镜”。刘敬叔《异苑》载:“罽宾王有鸾,三年不鸣。夫人曰:‘闻鸾见影则鸣 ’,乃悬镜照之,中宵一奋而绝。故后世称为鸾镜 。”这里说她揽镜自照,看到自己为相思所苦的憔悴容貌,十分惊忧。继而又联想起还有多少青楼女子,自恃丽质天成,引人爱慕,待到红颜老去,只能独处神伤。铅华,本指搽脸之粉,此处借喻浓妆歌伎。
结拍两句笔锋忽转,化用崔颢《古意》诗意:“十五嫁王昌 ,盈盈入画堂,自矜年最少,复倚婿为郎。舞爱前溪绿 ,歌怜子夜长 。闲来斗百草,度日不成妆 。”着意渲染了邻姬早嫁贵人 、享尽荣华之可羡,以此作为衬托,使本词女主角沦落风尘的憔悴形象显得更为突出。词之下片,以凄冷哀婉的笔调,叙写歌妓在强颜欢笑中耗尽了美好的青春年华,一旦人老珠黄 ,就此潦倒沦落 ,在孤寂与凄苦中走向生命的尽头,读来令人叹惋、哀伤。
此词艺术上颇具特色。它不直接叙事、不使用口语 ,而是运用典故,注意对称 ,如“魂消梦峡”与“泪尽啼湘 ”;并且雕琢刻镂,辞采华丽,如“绿绮琴中”与“齐纨扇上 ”;还求含蓄曲折,化用前人诗意,如“邻姬十五 ”、“早嫁王昌”,收到了很好的艺术效果。

河满子 其一(宋·杜安世)  显示自动注释

细雨裛开红杏,新妆粉面鲜明。东君何事交来早,更无绿叶同荣。

独倚青楼吟赏,目前无限轻盈。命薄不依栏槛,或占郊坰。

清香繁艳真堪爱,枉教寂寞凋零。相次牡丹芍药,王孙谁道多情。


河满子 其二(宋·杜安世)  显示自动注释

柳嫩不禁摇动,梅残尽任飘零。雨馀天气来深院,向阳纤草重青。

寂寞小桃初绽,两三枝上红英。

又见云中归雁,嗈嗈断续和鸣。年年依旧无情绪,镇长冷落银屏。

不语闲寻往事,微风频动帘旌。


河满子 夏曲(宋·毛滂)  显示自动注释

急雨初收珠点。云峰巉绝天半。辘轳金井卷甘冽,帘外翠阴遮遍。

波翻水精重帘,秋在琉璃双簟。

漏永流花缓缓。未放崦嵫晼晚。红荷绿芰暮天好,小宴水亭风馆。

云乱香喷宝鸭,月冷钗横玉燕。


何满子(宋·秦观)  显示自动注释

天际江流东注,云中塞雁南翔。衰草寒烟无意思,向人只会凄凉。

吟断炉香袅袅,望穷海月茫茫。

莺梦春风锦幄,蛩声夜雨蓬窗。谙尽悲欢多少味,酒杯付与疏狂。

无奈供愁秋色,时时递入柔肠。


河满子 湖州寄南守冯当世(宋·苏轼)  显示自动注释

见说岷峨悽怆,旋闻江汉澄清。但觉秋来归梦好,西南自有长城。

东府三人最少,西山八国初平。

莫负花溪纵赏,何妨药市微行。试问当垆人在否,空教是处闻名。

唱著子渊新曲,应须分外含情。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作于熙宁九年(1076)年作者即将由湖州调任密州时,是作者临行前为寄南州(四川省西部少数民族居住地)太守冯当世而作。词中直接对当时的人事安排发表意见,直接言及国事,并抒发个人情思和历史感慨。
词的上片主要写冯京守成都时的事功。起首“见说岷峨凄怆,旋闻江汉澄清 ”,谓动荡不安之岷、峨一带,已出现太平局面,如江汉澄清一般。“见说”、“旋闻 ”,表明问题解决得很快,又宛然是远道听到家乡新闻的口气,透出一种亲切感。岷峨为四川的岷山和峨眉山,是东坡故乡的名山。“但觉秋来归梦好”,承上“江汉澄清”而来,又映带“岷峨凄怆”之时。久客思乡,故有“归梦”;乱止忧除,故觉“梦好”。东坡之“归梦好 ”,是因为蜀中有能人镇守,即所谓“西南自有长城 ”。长城本义是古代北方为防备匈奴所筑的城墙,东西连绵长至万里,引申指国家所倚赖的能臣良将。南朝宋檀道济被文帝收捕,怒曰 :“乃坏汝万里长城 !”唐李绩守并州,突厥不敢南侵,唐太宗甚至夸他是“贤长城远矣”。词至此,以“长城”为喻,转入写冯京。“东府三人最少”,提到他任参知政事的时候,在宰执中年纪最轻,意味着最有锐气。
冯京于熙宁三年六月为枢密副使,旋改参知政事,踏进政府最高层以此开端,东坡也不忘他在参政任上推荐自己的一段因缘,所以提出这一点 。“西山八国初平 ”,借用韦皋事以指冯京之安抚茂州诸蕃部。写其事功亦以称美其人。韦皋于唐德宗贞元九年任剑南西川节度使,出兵西山破吐蕃军,招抚原附吐蕃的西山羌族八个部落 ,“处其众于维、霸、保等州,给以种粮、耕牛,咸乐生业”(《旧唐书·东女传》)。韦、冯都是镇守西川,事实又相类,此句用典十分贴切,比之直写冯京茂州事,显得典雅有风致。
词的下片转而叙述西蜀的风土人情。结合冯京的知府兼安抚使身份 ,拟写他在那里的公余游赏生活,和人民的关系,起到调剂词情的作用 。“莫负花溪纵赏,何妨药市微行”。“花溪”即浣花溪,在成都城西郊。陆游《老学庵笔记》卷八载 :“四月十九日,成都谓之浣花。遨头宴于杜子美草堂沧浪亭。倾城皆出,锦绣夹道 。自开岁宴游,至是而止,故是盛于他时。予客蜀数年,屡赴此集,未尝不晴。蜀人云 :‘虽戴白之老,未尝见浣花日雨也。’”这确是一个游赏的好去处。以“遨头”称州郡长官,意为嬉游队伍的首领。
东坡有“遨头要及浣花前”的诗句 。“药市”在成都城南玉局观 。《老学庵笔记》卷六谓“成都药市以玉局化为最盛,用九月九日 ”;其《汉宫春》词以“重阳药市”与“元夕灯山”为对,其盛况也可以想见。
庄绰《鸡肋编》卷上记成都重九药市较详 :“于谯门外至玉局化五门 ,设肆以货百药,犀麝之类皆堆积。
府尹、监司,武行(步行)以阅。又于五门之下设大尊,容数十斛,置杯勺,凡名道人者,皆恣饮。如是者五日 。”这两处游乐,都是群众性的盛集,且都有州郡长官参与。词以“莫负”、“何妨”的敦劝口吻出之,期盼冯京与民同乐,委婉入情。接着“试问当垆人在否,空教是处闻名”,提起有名的“文君当垆”故事 。《史记·司马相如列传》载成都人司马相如字长卿,在临邛“买一酒舍酤酒,而令文君当垆。相如身自著犊鼻裈,与保庸(奴婢 )杂作,涤器于市中”。
词中只写到文君,当兼有相如在内。这是一则文人才女的风流故事,历代被人津津乐道。如李商隐《杜工部蜀中离席》诗云 :“美酒成都堪送老,当垆仍是卓文君。”而他的另一首《寄蜀客》诗则云:“君到临邛问酒垆,近来还有长卿无 ?”东坡的“ 试问当垆人在否 ”,立意与之相同,也是说这样的风浪人物不在了,只有佳话留传。这意味着人文鼎盛的成都,应该还有特出的人材出现,这就期望着地方长官的教导和识拔了。结尾“唱着子渊新曲,应须分外含情 ”,便体现了这样的意思。这两句重点在“新曲”二字,借王褒作诗教歌称美王襄事,转到歌颂冯京的意思上面。
这是指文治,与上片的颂其武功相呼应 。“应须分外含情 ”,表示了东坡拳拳的情意,这内中应该有政治上志同道合的一份。
此词为《东坡乐府》中唯一的一首言事词,全词既抒发作者个人的情思,又穿插历史感慨,意境颇高,读来有大气磅礴之感。在写作手法上 ,这首词述事、用典较多,写得较为平实,又多排偶句,但由于作者以诗为词,以诸多虚词斡旋其间,又多用于句首,两两呼应,读来颇觉流利,使全词气机不滞。

河满子(宋·贺铸)  显示自动注释

每恨相逢薄处,可怜欲去迟回犹记新声团扇□,殷勤再引馀杯。

为问依依杨柳,秋风好住章台。

疏雨忽随云断,斜阳却送潮回。桃叶青山长在眼,几时双楫迎来。

如待碧阑红药,一年两度花开。


河满子 秋怨(宋·孙洙)  显示自动注释

怅望浮生急景,凄凉宝瑟馀音。楚客多情偏怨别,碧山远水登临。

目送连天衰草,夜阑几处疏砧。

黄叶无风自落,秋云不雨长阴。天若有情天亦老,摇摇幽恨难禁。

惆怅旧欢如梦,觉来无处追寻。


何满子 宫词(明·俞彦)  显示自动注释

草色侵帘入户,月光似水连天。才唱一声何满子,顿抛双泪君前。

自是宸游无暇,非关薄命婵娟。

二六栏凭辇路,十三徽隐哀弦。那有闲情买词赋,赋成谁奏甘泉。

但祝冈陵岁岁,不妨箧扇年年。


河满子 中秋(明·张草)  显示自动注释

月破秋寒洒背,霜沾露影侵床。玉笛几声今夜起,记来曲子霓裳。

孤杵愁连村落,吹笳梦入潇湘。

铅水泻如清泪,江枫绚似红妆。啼雁半行芦荻老,晶晶波下横塘。

往事思君一夜,明朝直欲回肠。


河满子 客归(明·方文席)  显示自动注释

帘下杨花似雪,枕边香腻如云。为我飘零踪不定,几年独自黄昏。

谁信桃花依旧,只留月印重门。

钿剩龙膏不暖,绣残凤履犹存。日暮碧云空自合,漫教燕语殷勤。

简得鲛绡红泪,今朝借作招魂。


何满子(明·杨慎)  显示自动注释

通燕梅梁寒峭,藏鸦柳岸春阴。南国东风偏到早,香消昼漏沉沉。

红满试灯庭院,青回斗草园林。

入眼风光堪赏,困人天气难禁。一枕柔情牵断梦,觉来慵理琴心。

白雪新词易阕,碧云旧约休寻。


何满子 其一(明·杨慎)  显示自动注释

玄灞长松繫马,青门高树藏鸦。红雨秋千香径软,乐游原上谁家。

客里心情缭乱,愁看风外杨花。


何满子 其二(明·杨慎)  显示自动注释

夜夜遥钟促漏,朝朝急莞清笳。行见月圆还月缺,乡关犹隔三巴。

客里形容憔悴,愁看匣里菱花。


何满子 其三(明·杨慎)  显示自动注释

欹枕梦回春晚,倚阑人在天涯。迢递关山千万里,佳期水渺云赊。

记得罗巾别泪,愁看带雨梨花。


何满子 其四(明·杨慎)  显示自动注释

韪鴂催成绿雨,鹧鸪啼破红霞。马上韶华真似梦,恼人春思交加。

记得晓妆临镜,愁看映水桃花。


河满子 春郊独行(明·王世贞)  显示自动注释

卵色遥垂别浦,鱼鳞浅甃平沙。小拂东风无甚力,悠扬自在杨花。

轻暖轻寒天气,半村半郭人家。

碧贮莲花露酒,香分谷雨前茶。呼取自斟还自劝,乌纱任汝欹斜。

返照一行归骑,隔林几点残鸦。


河满子(明·金是瀛)  显示自动注释

忆在玉窗金户,弯环晓月西斜。城角数声留不住,暗香携得还家。

梁上双栖燕子,庭中一树梨花。


河满子 怀金陵诸同人(清·佟世南)  显示自动注释

记得临岐话别,江亭执手徘徊。折柳折花频记取,莫教春独归来。

谁料而今淹滞,红榴照眼争开。

料得文坛知己,也应费尽幽怀。江上黄鹏堪载酒,双柑谁共追陪。

听著五更风雨,梦魂飞绕花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