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从下表选择或输入词牌名: 资料引自《御定词谱》,电子稿主校:秘长青

词牌列表  凡例提要 摛藻堂影印本(引自archive.org)

永遇乐词谱
永遇乐 周密《天基节乐次》:“乐奏夹钟宫,第五盏,觱篥起《永遇乐慢》。”此调有平韵、仄韵两体。仄韵者始自北宋,《乐章集》注“林钟商”。晁补之词名《消息》,自注“越调”。平韵者始自南宋,陈允平创为之。

永遇乐 双调一百四字,前后段各十一句、四仄韵 苏轼

  明月如霜 好风如水 清景无限 曲港跳鱼 圆荷泻露 寂寞无人见 紞如五鼓 铮然一叶 
  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中平仄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仄平平仄中平中仄中平中仄

黯黯梦云惊断 夜茫茫 重寻无处 觉来小园行遍 
中仄中平中仄中平中平平中仄中中仄中平仄

  天涯倦客 山中归路 望断故园心眼 燕子楼空 佳人何在 空锁楼中燕 古今如梦 何曾梦觉 
  中平中仄中中中仄中仄中平平仄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仄平平仄中平中仄中中中仄

但有旧欢新怨 异时对 黄楼夜景 为余浩叹 
中仄中平平仄中平中中中中仄中平仄仄


此调押仄韵者以此词为正体,宋词俱如此填。若晁词之前段结句六字折腰,柳词两首及张词、无名氏词之句读异同,皆变格也。 此调前段第一句,如柳词之“熏风解愠”,无名氏词之“孤衾不暖”,第二句如柳词之“昼景晴和”,第八句如柳词之“华渚流虹,云拥双旌”,第十句如晁词之“想沈江、怨魄归来”,柳词之“拥朱幡、喜气欢声”,后段第八句,如柳词之“槐府登贤”,第十句如晁词之“算何须、楚泽雄风”,柳词之“祝尧龄、北极齐尊”,“且乘閒、弘阁长开”,平仄与诸家不同,谱内概不校注。 按周紫芝词前段第五句“小荷擎雨”,“小”字仄声。张元干词第八句“访公良夜”,“访”字仄声。赵以夫词第九句“隐隐光华流渚”,“光”字平声。第十句“妆楼上、青瓜玉果”,“妆”字平声,“上”字仄声。周词第十一句“还对彩绦无语”,“还”字平声。赵师侠词后段第一句“绿丛红萼”,“红”字平声。晁补之词第二句“紫葳枝上”,“紫”字仄声。苏词别首第九句“夜永霜华侵被”,“霜”字平声。解昉词第十句“空赢得、斜阳暮草”,“空”字平声。谱内可平可仄据此,馀参所采仄韵词。 苏轼别词前段第六句“月随人千里”,“随”字平声,赵以夫词“清绝无点暑”,“点”字仄声。张元干词前段结句“络”字、后段第六句“熟”字,俱入声。杨无咎词前段第十句“折一枝、钗头未插”,“一”字入声。张元干词后段第四句“何事十年”,“十”字入声。无名氏词第九句“万种断也无限”,“也”字仄声。赵彦端词第十句“问少陵、酣歌拓戟”,“少”字仄声。或以入作平,或与调不协,谱内亦概不校注。

又一体 双调一百四字,前后段各十一句、五仄韵 晁补之

  红日葵开 映墙遮牖 小斋端午 杯展荷金 簪抽笋玉 幽事还堪数 绿窗纤手 朱奁轻缕 
  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

争斗綵幡艾虎 想沈江 怨魄归来 空惆怅 对菰黍 
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

  朱颜老去 清风好在 未减佳辰欢趣 蜡酒深斟 菖菹细糁 围坐从儿女 还同子美 江村长夏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

閒对燕飞鸥舞 算何须 楚泽雄风 方消畏暑 
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


此与苏词同,惟前段结句六字折腰,又前段第八句、后段第一句俱押韵异。

又一体 双调一百四字,前段十二句四仄韵,后段十一句四仄韵 柳永

  熏风解愠 昼景晴和 新霁时候 火德流光 萝图荐祉 累庆金枝秀 璇枢绕电 华渚流虹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

是日挺生元后 缵唐虞垂拱 千载应期 万灵敷佑 
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

  殊方异域 争贡琛赆 架巘航波奔凑 三殿称觞 九仪就列 韶濩锵金奏 藩侯瞻望彤庭 亲携僚吏 
  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平平平仄

竞歌元首 祝尧龄 北极齐尊 南山共久 
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


此亦与苏词同,惟前结作五字一句、四字两句,后段第七句六字,第八、九句四字异。

又一体 双调一百四字,前后段各十一句、四仄韵 柳永

  天阁英游 内朝密侍 当世荣遇 汉守分麾 尧图请瑞 方面凭心膂 风驰千骑 云拥双旌 
  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

向晓洞开严署 拥朱幡 喜气欢声 处处竞歌来暮 
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

  吴王旧国 今古江山秀异 人烟繁富 甘雨车行 仁风扇动 雅称安黎庶 棠郊成政 槐府登贤 
  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

非久定须归去 且乘閒 弘阁长开 融尊盛举 
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平仄仄


此亦与苏词同,惟后段第二句六字,第三句四字异。

又一体 双调一百四字,前段十一句四仄韵,后段十一句五仄韵 张元干

  月印金盆 江萦罗带 凉飙天际 摩诘丹青 营丘平远 一望穷千里 白鸥盟在 黄粱梦破 
  仄仄平平平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

投老此心如水 耿无眠 披衣顾影 乍闻绕阶络纬 
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仄平仄仄

  百年倦客 三生习气 今古到头谁是 夜色苍茫 浮云灭没 举世方熟寐 谁人著眼 放神八极 
  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

逸想寄 尘寰内 独凭阑 鸡鸣日上 海山雾起 
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仄仄


此亦苏词体,惟后段第二句押韵,第九句六字折腰异。

又一体 双调一百四字,前后段各十一句、四仄韵 《古今词话》无名氏

  孤衾不暖 静闻银漏 敧枕难稳 细想多情 多才多貌 总是多愁本 而今幽会难成 佳期顿阻 
  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平平仄仄

只恁萦方寸 知他莫是今生 共伊此欢无分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

  寻思断肠肠断 珠泪揾了 依前重揾 终待临岐 分明说与 我这厌厌闷 得伊知后 教人成病 
  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

万种断也无恨 只恐他 恁不分晓 漫劳瘦损 
仄仄仄仄平仄仄仄平仄仄平仄仄平仄仄


此词前段第七句以下,至后段第一、二、三句,句读参差,馀俱与苏词同。

又一体 双调一百四字,前后段各十一句、四平韵 陈允平

  玉腕笼寒 翠阑凭晓 莺调新簧 暗水穿苔 游丝度柳 人静芳昼长 云南归雁 楼西飞燕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仄平平平平仄平平平仄

去来惯认炎凉 王孙远 青青草色 几回望断柔肠 
仄平仄仄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

  蔷薇旧约 尊前一笑 等閒孤负年光 斗草庭空 抛梭架冷 帘外风絮香 伤春情绪 惜花时候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

日斜尚未成妆 闻嬉笑 谁家女伴 又还采桑 
仄平仄仄平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平


此词用平韵,其句读与苏轼仄韵词同。 此见《日湖渔唱》,自注“旧上声,今移入平声。”盖是允平创作,其平仄当从之。
历代作品
共213,分7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刘辰翁 (2首)
叶梦得 (2首)
吴文英 (3首)
吴潜 (2首)
周紫芝 (1首)
姜夔 (2首)
张元干 (2首)
晁端礼 (2首)
晁补之 (3首)
李弥逊 (3首)
李清照 (1首)
杨无咎 (3首)
柳永 (2首)
洪瑹 (1首)
苏轼 (3首)
永遇乐 其一(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序:余自乙亥上元诵李易安永遇乐,为之涕下。今三年矣,每闻此词,辄不自堪。遂依其声,又托之易安自喻。虽辞情不及,而悲苦过之

璧月初晴,黛云远澹,春事谁主。禁苑娇寒,湖堤倦暖,前度遽如许。

香尘暗陌,华灯明昼,长是懒携手去。谁知道,断烟禁夜,满城似愁风雨。

宣和旧日,临安南渡,芳景犹自如故。缃帙流离,风鬟三五,能赋词最苦。

江南无路,鄜州今夜,此苦又谁知否。空相对,残釭无寐,满村社鼓。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此词抒发了作者眷念故国故都的情怀。写于宋德宗景炎三年,即帝炳祥光元年。此时临安已沦陷,南宋政权也濒临灭亡,这首词是作者在旅途中写成。
“璧月初晴,黛云远淡,春事谁主?”起首用景语渲染气氛,并点明词中景物所处的时日,着重之处在于“春事谁主”这个主题。“璧月”,有“满月如璧”句(宋何偃《月赋》),月如玉璧之洁白、晶莹、圆满,以璧玉咏元宵之月,极为生动传神;月明则云淡,天青云色一体难分,故曰“黛云”,炼字亦考究。这些都是元宵节时常见的景象,也是春夜里惹人爱怜的事物。但如今谁是这美好春天事物的主人呢?发此一问 ,字字千钧直截了当地楔入词的主题 ;紧接着“禁苑娇寒,湖堤倦暖,前度遽如许!”从“禁苑”、“湖堤”二词看,可知写的是南宋都城临安;从“前度”(源出刘禹锡“前度刘郎今又来”之典)一词看,可判断词人在故都沦亡后还重来过。“娇寒”、“倦暖”,词人主观感受的写照;似乎“禁苑”、“湖堤”在词人看来都只觉有娇弱、倦乏之感。“遽如许”三字,好像从词人心底喷涌而出,字字玑珠,表示了事态变化之速,词人每想到此便心情异常沉重,从字里行间可见词人自哀痛之情。
写到这里,词人突然宕开一笔,追忆起都城临安往昔的繁华 :“香尘暗陌 ,华灯明昼,长是懒携手去。”此处描绘出昔日上元之繁华,如今却总是懒于与友人携手同游。“谁知道,断烟禁夜,满城似愁风雨 !”谁料今日上元 ,元军宵禁 ,想游也不可得。“风雨 ”两字前加一“愁”字表明担心其夕有风雨,尚未即有风雨也 ;再加“似”字,则竟是本无风雨,而灯夕却冷落不堪,是由于人事所致。今非昔比,主题进一步得到深化。
接下去 ,又叙起李清照当年情事:“宣和旧日,临安南渡,芳景犹自如故。缃帙流离,风鬟三五,能赋词最苦。”写李清照南渡后,常忆起宣和年间的汴京旧事,每生物是人非,家国不在的感慨。她因国破、家亡、夫死而倦于梳妆,即使是逢元宵节,也是“风鬟霜鬓 ,怕见夜间出去”,只能以哀愁的小词自慰,这是人间最苦之事。
刘辰翁时而写李清照,时而写自己,时而又叙起李清照当年。作者词中用清照身份、情事、心绪说明的正是他自己,“赋词最苦”,一语双绾,二人皆然。词的结尾,刘辰翁又写到自己:“江南无路,州今夜,此苦又谁知否?空相对,残釭无寐,满村社鼓。”当时 ,抗元战争仍在江南一带进行,词人家在庐陵,欲归不得。他怀念家中的亲人,不免要像杜甫身陷长安时那样低吟“今夜州月,闺中只独看”一类诗句,以抒郁闷之情,但不知亲人们是否知道?词人无法入睡 ,只好对着残灯发愁,此时满村传来社祭的鼓声。元宵夜之社鼓,是农村于新春祈求丰年举行的常例仪式。感慨良多!
作者可以说是辛派词中的佼佼者。在这首词中作者融汇了种种复杂的感情,笔锋达间,情感真切,因此可以称之为宋词有力量的殿后之作。虽当时有人刘辰翁过份赞美,但总起来讲作者仍不失为一名宋词的佼佼者。

永遇乐 其二(宋末元初·刘辰翁)  显示自动注释

余方痛海上元夕之习,邓中甫适和易安词至,遂以其事吊之。

灯舫华星,崖山碇口,官军围处。璧月辉圆,银花焰短,春事遽如许。

麟洲清浅,鳌山流播,愁似汨罗夜雨。还知道,良辰美景,当时邺下仙侣。

而今无奈,元正元夕,把似月朝十五。小庙看灯,团街转鼓,总似添恻楚。

传柑袖冷,吹藜漏尽,又见岁来岁去。空犹记,弓弯一句,似虞兮语。


永遇乐 其一 寄怀张敏叔、程致道(宋·叶梦得)  显示自动注释

苹芷芳州,故人回首,云海何处。五亩荒田,殷勤问我,归计真成否。

洞庭波冷,秋风袅袅,木叶乱随风舞。记扁舟、横斜载月,目极暮涛烟渚。

传声试问,垂虹千顷,兰棹有谁重驻。雪溅雷翻,潮头过后,帆影敧前浦。

此中高兴,何人解道,天也未应轻付。且留取、千钟痛饮,与君共赋。


永遇乐 其二(宋·叶梦得)  显示自动注释

天末山横,半空箫鼓,楼观高起。指点栽成,东风满院,总是新桃李。

纶巾羽扇,一尊饮罢,目送断鸿千里。揽清歌、馀音不断,缥缈尚萦流水。

年来自笑无情,何事犹有,多情遗思。绿鬓朱颜,匆匆拚了,却记花前醉。

明年春到,重寻幽梦,应在乱莺声里。拍阑干、斜阳转处,有谁共倚。


永遇乐 林钟商过李氏晚妆阁,见壁间旧所 其一 题词,遂再赋(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春酌沈沈,晚妆的的,仙梦游惯。锦溆维舟,青门倚盖,还被笼莺唤。

裴郎归后,崔娘沈恨,漫客请传芳卷。联题在,频经翠袖,胜隔绀纱尘幔。

桃根杏叶,胶黏缃缥,几回凭阑人换。峨髻愁云,兰香腻粉,都为多情褪。

离巾拭泪,征袍染醉,强作酒朋花伴。留连怕,风姨浪妒,又吹雨断。


永遇乐 其二 乙巳中秋风雨(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风拂尘徽,雨侵凉榻,才动秋思。缓酒销更,移灯傍影,净洗芭蕉耳。

铜华沧海,愁霾重嶂,燕北雁南天外。算阴晴,浑似几番,渭城故人离会。

青楼旧日,高歌取醉,唤出玉人梳洗。红叶流光,蘋花两鬓,心事成秋水。

白凝虚晓,香吹轻烬,倚窗小瓶疏桂。问深宫,姮娥正在,妒云第几。


永遇乐 其三 探梅次时斋韵(宋·吴文英)  显示自动注释

阁雪云低,卷沙风急,惊雁失序。户掩寒宵,屏闲冷梦,灯飐唇似语。

堪怜窗景,都闲刺绣,但续旧愁一缕。邻歌散,罗襟印粉,袖湿茜桃红露。

西湖旧日,留连清夜,爱酒几将花误。遗袜尘销,题裙墨黯,天远吹笙路。

吴台直下,缃梅无限,未放野桥香度。重谋醉,揉香弄影,水清浅处。


永遇乐 其一 己未元夕(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和气熏来,这般光景,管无风雨。画栋朱甍,锦坊绣巷,娘子将嫫母。

星球高挂,灯楼趱出,良夜正消增五。遨头事,牙旗铁马,且还那时鄞府。

甘泉见说,捷书频奏,渐次不烦鼙鼓。双凤云间,六鳌海上,祝赞齐手舞。

三呼声里,君王万寿,岁岁传柑笑语。便都把,升平旧曲,腔儿旋补。


永遇乐 其三 三和(宋·吴潜)  显示自动注释

祝告天公,放灯时节,且收今雨。万户今门,六街三市,绽水晶云母。

香车宝马,珠帘翠幕,不怕禁更敲五。霓裳曲,惊回好梦,误游紫宫朱府。

沈思旧日京华,风景逗晓,犹听戏鼓。分镜圆时,断钗合处,倩笑歌与舞。

如今闲院,蜂残蛾褪,消夜果边自语。亏人㬠,梅花纸帐,权将睡补。


永遇乐 五日(宋·周紫芝)  显示自动注释

槐幄如云,燕泥犹湿,雨馀清暑。细草摇风,小荷擎雨,时节还端午。

碧罗窗底,依稀记得,闲系翠丝烟缕。到如今、前欢如梦,还对彩绦无语。

榴花半吐,金刀犹在,往事更堪重数。艾虎钗头,菖蒲酒里,旧约浑无据。

轻衫如雾,玉肌似削,人在画楼深处。想灵符、无人共带,翠眉暗聚。


永遇乐 次韵辛克清先生(宋·姜夔)  显示自动注释

我与先生,夙期已久,人间无此。不学杨郎,南山种豆,十一徵微利。

云霄直上,诸公衮衮,乃作道边苦李五千言,老来受用,肯教造物儿戏。

东冈记得,同来胥宇,岁月几何难计。柳老悲桓,松高对阮。

未办为邻地。长干白下,青楼朱阁,往往梦中槐蚁

却不如、洼尊放满,老夫未醉。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南宋著名诗人白石曾作有一诗,诗名叫《奉别沔鄂亲友》,诗中写道:“诗人辛国士,句法似阿驹。别墅沧浪曲,绿阴禽鸟呼 。颇参金粟眼,渐造文字无。⋯⋯”自注:“辛泌,克清。”由此可以推断:这是一位品德高洁的文人。词首三句叙友谊。以下入辛先生的志行。“杨郎”句用杨恽《报孙会宗书》语:“田彼南山,芜秽不治,种一顷豆,落而为萁。”又云:“幸有余禄,方籴贱贩贵,逐什一之利 。”这三句说辛克清不逐(征,有求的意思)利。下三句说辛也不求名。
“诸公衮衮”是主语,“云霄直上”是谓句。杜甫《醉歌行》赠郑广文云 :“诸公衮衮登台省,广文先生官独冷 。”用的也正是这句话。“乃作道边苦李”,用王戎幼与群儿嬉,不折道边李,以为必苦李事。见《世说新语·雅量 》 。东坡《次韵王定国南迁回见寄》:“我愿得全如苦李。”词意正是这样。“五千言”二句是说辛克清有得于道家的哲学 。不肯让“造物”(客观的辩证法)戏弄自己。就是说,不求名利,也就无所损辱。
下片说平生志欲结邻,多少年前曾同到东冈去相宅(“胥宇”字出《 诗·大雅·帛系》),准备他年结邻。哪知相宅之处,柳已老哪,松已高哪。卜邻的地还是不能到手!这六句一气呵成,气势恢宏。第三句插入一顿,便不伤直致。柳老松高,接上“岁月”无迹。“悲桓”:《世说新语·言语》说桓温见昔年种柳,皆已十围 。叹曰:“木犹如此,人何以堪!”“对阮”:用杜甫《绝句四首》之一 :“梅熟喜同朱老吃,松高拟对阮生论。”连用可谓悲而雅 。那么,两人对十丈软红尘中的生活呢?长干白下,俱在金陵,青楼朱阁,美人所居。象这样奢侈豪华、舒适的生活,在他们两人看来,有如水中月,镜中花。结尾说,不如听任窊尊中的酒斟得满满的吧 ,因为老夫还没喝醉哩 。洼(窊)尊,元结为道州刺史时,发见东湖小山上石多洼下,可作无数酒樽。于是建亭其上,作《窊尊铭》。又有《窊尊诗》。结句说 :“此尊可常满 ,谁是陶渊明!”
这首词的风格在白石词中是独特的。可以说它朴老,也可以说是朴老放逸。朴老是基调。这可以看做是白石的功底。词论家公认白石是先专学山谷,后来由江西诗派引入晚唐,主要是学陆龟蒙。于是转以这支妙笔写词,词又独具一格,影响词坛近一千年。他的底子只是个朴老。能朴老便可以弃绝纤巧轻奇,便不以达到别人能写的文章自己不写,自己要写的是别人写不了的东西。元遗山论江西诗派说 :“古雅谁将子美亲?精纯全失义山真。论诗宁下涪翁拜,不作江西社里人 。”白石之所以可上接杜陵,只看他的朴老的风致,自是少陵亲血脉 。宋翔凤便说过;“词中之有姜白石,犹诗中之有杜少陵。继往开来,文中关键。其流落江湖不忘君国,皆寄托比兴,于长短句寄之。”(《乐府馀论》)但白石的性情让他自己的词变为清空超妙一路。他是在朴老放逸的基础上深思积学,自证妙境的。我看这和杨万里、范成大的影响有关系。有人说白石从辛弃疾来。细看转似较远。
这首词虽不是白石的代表作 ,但幸而有这首词,让我们知道 ,惟性情深厚的人才可以写出朴老的词。由此积学深思,才可以证入圣境。从浮华新巧入手只能成就小家小派。我不赞成把白石道人说成江湖游士。游士或清客,是绝无这样深厚的性情的。

永遇乐 次稼轩北固楼词韵(宋·姜夔)  显示自动注释

云隔迷楼,苔封很石,人向何处?数骑秋烟,一篙寒汐,千古空来去。

使君心在,苍崖绿嶂,苦被北门留住。有尊中酒差可饮,大旗尽绣熊虎。

前身诸葛,来游此地,数语便酬三顾。楼外冥冥,江皋隐隐,认得征西路。

中原生聚,神州耆老,南望长淮金鼓。问当时依依种柳,至今在否?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迷楼:在扬州,为隋炀帝下江南时所建。镇江与扬州隔江相望。
很石:北固山甘露寺中的一块石头,据说孙权和刘备曾经坐在上面共商大计。
使君:指辛弃疾,辛曾任福建安抚使。这时稼轩已在上饶隐居逾十年,故称之「心在苍崖绿嶂」。
北门:指镇江,当时是抗金的北疆门户。
有尊中酒差可饮:东晋桓温曰,“京口酒可饮,箕可使,兵可用。”这里以桓温喻稼轩。
认得征西路:桓温曾拜征西大将军。稼轩是从山东退到江南的,熟悉北方的山川形势,他自已也在《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中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
依依种柳:见《长亭怨慢》注。

宋宁宗嘉泰四年(1204),抗金老将辛弃疾由浙东安抚使被派知镇江府。其秋,写下了“气吞万里如虎”的名篇《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姜夔此阕,即步稼轩原词之韵以和。二词同是就登北固楼事而生感之作,但主题思想与表达方式有异。辛词怀古伤今,自抒其满怀忠愤。姜词则借古人古事以颂稼轩,通过赞扬稼轩来寄寓自己心系国家兴亡,拥护北伐大业的政治热情。此词最可贵之处,在于反映了北方人民盼望统一的迫切心情,并激励老年的辛弃疾努力完成收复中原的重任。词的上片,由楼前风景起兴,引出抗金英雄辛弃疾独当一面 、统率千军万马的高大形象。
起三句,言江山没有什么变化,而往古英雄已经作古。言外之意是,今日国家急需英雄以御外侮、以图中兴。这个意思与辛词开头略同 ,但写法与意境各异其趣。辛词起三句出语豪壮,不重写景,直呼古人,以见本怀。姜词这里却用对仗十分工整的对偶句写出此间的情境 。“云鬲迷楼”,写望不见江北云雾遮隔的扬州;“苔封很石 ”,点北望所在之地的北固山。很石为刘备孙权共商抗曹大计之处。点处英雄遗迹,自有它的深刻涵意。白石十分注意不蹈辛弃疾的词的老路。在情景交融的含蓄境界中别饶雄浑隽永的韵味。接下来三句:“数骑秋烟,一篙寒汐,千古空来去。”承上而来,写古代英雄往矣,只有秋烟中的征骑、寒潮中的船只,仍然年复一年空自来去。这里的意思与辛词同位句“舞榭”三句也略同,都是寓江山寂寞、时势消沉之慨,但在具体写法和风格特征上却不遗余力。辛词此处正面吊古,写已经消失的事物,笔力雄大,感慨从语气中直接流露,显得悲壮而沉郁;姜词此处却出以侧笔,写楼前景致,借千古长有之物反衬已逝的人事,暗寓感慨于言外,显得凄婉而空灵。姜词之学稼轩而善于变化,于此可见一斑。通过这一番不胜今昔之感的慨叹,呼唤当今英雄的主题就可水到渠成地展现了。
如果说,辛、姜二词的前六句怀古之意相近,而表现手段不同,那么,它们的下文就只是保留风格上的某种一致,而在内容上和抒情意象的塑造上却都自成一体,各具审美意义了 。辛词的下文,继续怀古,以南朝刘宋之初两代皇帝北伐的成败 ,来鉴诫当今,表达自己的政见,并于篇末透露自己空具北伐壮志的悲愤 。辛词的基本点,是利用典故含义来寄寓本怀。
而姜夔此阕的下文,虽也多次运用历史典故,其用途却在于塑造自己所崇敬的当代英雄——辛弃疾的形象,并在这个众望所归的英雄豪杰的形象里寄托自己的政治理想。从“使君心在”以下至篇末,中间虽有上下片的界限,但在内容上却只是一个大段落,一个大层次 ,全是歌颂辛弃疾其人。“使君”三句是说:辛弃疾长期罢官闲居,本已热爱上了青崖绿嶂的田园生活,但政局的变化,国家的需要,使得他被委派到京口这个北疆门户来坐镇,无法遂其隐居之志了。这里既赞颂了辛弃疾的高风亮节,又隐隐约约地表示了对他长期被投降派顽固势力排斥打击的不平 。上片末二句,承“北门留住”而来,描写辛弃疾在镇江练兵备战的赫赫军威 。上句用东晋桓温“京口酒可饮,箕可用,兵可使”的话(见《世说新语·捷悟》刘注引《南徐州记》),切地切人又切事,可谓融化不涩,体认点题 ;下句以军旗之图案暗示辛弃疾部下将士的勇武,和这位主帅本人的治军有方。过片三句,进一步热烈的推崇、赞颂辛弃疾,把他比为致力北伐大业、为国事鞠躬尽瘁的伟大政治家、军事家诸葛亮,认为南宋要收复中原,非辛弃疾莫属。这三句赞语,并非溢美之辞,而是南宋有识之士对辛弃疾的公论。当时的人们普遍认为辛弃疾的才德堪与古代最杰出的将相比肩,如陆游《送辛幼安殿撰造朝》云:“大材小用古所叹,管仲萧何实流亚”;刘宰《贺辛待制知镇江》云:“某官卷怀盖世之气,如圯下子房;剂量济时之策,若隆中诸葛 ”。姜夔这种坚信辛弃疾有惊人胆略才干、能使北伐成功的褒扬之辞 ,与稼轩原词下片借古讽今、反对无准备的北伐的那三句遥相呼应,深得唱和之旨。
接下来,“楼外冥冥,江皋隐隐,认得征西路”三句,又把笔墨移到京口的远景上来。东晋桓温拜征西大将军,北讨苻秦,以及后来刘裕北伐中原之时,京口地区都是兵员和战略物资的重要集中地,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这里通过对这个古今战略要地的形势进行描绘,突出了辛弃疾对北伐的方略与路线稳操胜券。这与辛词同位句“望中犹记 ,风火扬州路”再次呼应,互相辉映。作者因辛弃疾所登楼眺望的,是失陷已久的中原大地,故下文“中原生聚,神京耆老,南望长淮金鼓”三句,直抒胸臆,把笔触转入北伐这个时代的最大课题上来。白石在一般人心目中是脱离现实的清客,但这里他却丝毫没有超然尘外,而是沉痛地为北方沦陷区人民道出了迫切盼望北伐的心声。词的结尾两句,引出桓温的故事来比拟描写辛弃疾此时的激动感慨的心理,尤觉意味深长。东晋大将桓温从江陵出发北征前秦时,看到他早年在路上种的柳树已长得很粗,不禁感叹说:“木犹如此,人何以堪!”因而攀援枝条,至于下泪。这里是在想象稼轩的心理活动道:稼轩啊,当此北伐的前夕,你在想什么?你可能在想:“我南渡之前在北方亲手栽种的依依细柳,今天一定还在吧?”这一虚拟之笔,以代稼轩倾诉挥师北伐的要求来寄托白石自己心中同样迫切的愿望,显得非常含蓄婉转,给人留下发挥想象的余地。白石词的结尾大多含蕴丰富,摇曳生姿,意境悠远,有幽隽秀雅之致。从这篇刻意学辛的作品中,仍可看出他自己的这些特长。

永遇乐 其一 宿鸥盟轩(宋·张元干)  显示自动注释

月仄金盆,江萦罗带,凉飙天际。摩诘丹青,营丘平远,一望穷千里。

白鸥盟在,黄粱梦破,投老此心如水。耿无眠、披衣顾影,乍闻绕阶络纬。

百年倦客,三生习气,今古到头谁是。夜色苍茫,浮云灭没,举世方熟寐。

谁人著眼,放神八极,逸想寄尘寰外。独凭栏、鸡鸣日上,海山雾起。


永遇乐 其二 为洛滨横山作(宋·张元干)  显示自动注释

飞观横空,众山绕甸,江面相照。曲槛披风,虚檐挂月,据尽登临要。

有时巾屦,访公良夜,坐我半天林杪。揽浮丘、飘飘衣袂,相与似游蓬岛。

主人胜度,文章英妙,合住北扉西沼。何事十年,风洒露沐,不厌江山好。

曲屏端有,吹箫人在,同倚暮云清晓。乘除了、人间宠辱,付之一笑。


永遇乐(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雪霁千岩,春回万壑,和气如许。今古稽山,风流人物,真是生申处。

儿童竹马,欢迎夹道,争为使君歌舞。道当年、蓬莱朵秀,又来作蓬莱主。

一编勋业,家传几世,自是赤松仙侣。青琐黄堂,等闲游戏,又问乘槎路。

银河耿耿,使星今夜,应与老人星聚。要知他、秋羹消息,早梅初吐。


永遇乐(宋·晁端礼)  显示自动注释

龙阁先芬,凤毛荣继,当世英妙。峻岳储灵,长庚应梦,还庆佳辰到。

黄花浥露,碧瓦凝霜,香馥郡斋清晓。忆当年、青云平步,共喜骤跻华要。

阴功厚德,玉符金篆,锡与世间难老。注意方浓,分符屡请,雅志人应少。

棠阴无讼,乐府新教,正好醉山频倒。有谁莱衣游戏,萱堂寿考。


永遇乐 东皋寓居(宋·晁补之)  显示自动注释

松菊堂深,芰荷池小,长夏清暑。燕引雏还,鸠呼妇往,人静郊原趣。

麦天已过,薄衣轻扇,试起绕园徐步。听衡宇、欣欣童稚,共说夜来初雨。

苍菅径里,紫葳枝上,数点幽花垂露。东里催锄,西邻助饷,相戒清晨去。

斜川归兴,翛然满目,回首帝乡何处。只愁恐、轻鞭犯夜,灞陵旧路。


消息/永遇乐 同前自过腔,即越调永遇乐端午(宋·晁补之)  显示自动注释

红日葵开,映墙遮牖,小斋端午。杯展荷金,簪抽笋玉,幽事还数。

绿窗纤手,朱奁轻缕。争斗彩丝艾虎。想沈江怨魄归来,空惆怅、对菰黍。

朱颜老去,清风好在,未减佳辰欢聚。趣蜡酒深斟,菖菹细糁,围坐从儿女。

还同子美,江村长夏,闲对燕飞鸥舞。算何须、楚王雄风,方消畏暑。


永遇乐 赠雍宅璨奴(宋·晁补之)  显示自动注释

银烛将残,玳筵初散,依旧愁绪。醉里凝眸,娇来纵体,此意难分付。

怜伊只似,风前轻燕,好语暂来还去。重楼静,珠帘休下,待扫画梁留住。

青娥皓齿,云鬟花面,见了绮罗无数。只你厌厌,教人竟日,一点无由诉。

如今拼了,萦眠惹梦,没个顿身心处。深诚事,骖鸾解佩,是许未许。


永遇乐 初夏独坐西山钓台新亭(宋·李弥逊)  显示自动注释

曲径通幽,小亭依翠,春事才过。看笋成竿,等花著果,永昼供闲坐。

苍苍晚色,临渊小立,引首暮鸥飞堕。悄无人,一溪山影,可惜被渠分破。

百年似梦,一身如寄,南北去留皆可。我自知鱼,翛然濠上,不问鱼非我。

隔篱呼取,举杯对影,有唱更凭谁和。知渊明,清流临赋,得似恁么。


永遇乐 用前韵呈张仲宗、苏粹中(宋·李弥逊)  显示自动注释

五十劳生,紫髯霜换,白日驹过。闭户推愁,缘崖避俗,壁角团蒲坐。

提壶人至,竹根同卧,醉帽尽从欹堕。梦惊回,满身疏影,露滴月斜云破。

无人自酌,有邀皆去,我笑两翁多可。忍冻吟诗,典衣沽酒,二子应嗤我。

两忘一笑,调同今古,谁道郢歌无和。后之人,犹今视昔,有能继么。


永遇乐 学士兄筑室南山拒梗峰下,与西山相对。因生日,以词见意(宋·李弥逊)  显示自动注释

一水如绳,两山如翼,绿野如绣。松院干霄,筠庄枕浪,揽尽溪山秀。

水南水北,竹舆兰棹,来往月宵花昼。问人间、天上何处,更寻大围小有。

人言拒梗,功成仙去,丹鼎夜寒光透。唤取云英,炼成石髓,日月齐长久。

烦君挟我,朝元真阙,两翼羽轻风骤。此时看,小茅峰顶,有云贯斗。


永遇乐(宋·李清照)  显示自动注释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人在何处?染柳烟浓,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

元宵佳节,融和天气,次第岂无风雨?来相召,香车宝马,谢他酒朋诗侣。

中州盛日,闺门多暇,记得偏重三五,铺翠冠儿,捻金雪柳,簇带争济楚,如今憔悴,风鬟霜鬓,怕见夜间出去。

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①落日熔金:落日的颜色好象熔化的黄金。
②合璧:象璧玉一样合成一块。
③吹梅笛怨:指笛子吹出《梅花落》曲幽怨的声音。
④次第:接着,转眼。
⑤中州:这里指北宋汴京。
⑥三五:指元宵节。
⑦铺翠冠儿:饰有翠羽的女式帽子。
⑧捻金雪柳:元宵节女子头上的装饰。
⑨簇带:妆扮之意。

【评解】

这首词通过南渡前后过元宵节两种情景的对比,抒写离乱之后,愁苦寂寞的情怀。
上片从眼前景物抒写心境。下片从今昔对比中抒发国破家亡的感慨,表达沉痛悲苦的心情。全词情景交融,跌宕有致。由今而昔,又由昔而今,形成今昔盛衰的鲜明对比。感情深沉、真挚。语言于朴素中见清新,平淡中见工致。

【集评】

张端义《贵耳集》:易安居士李氏,赵明诚之妻。《金石录》亦笔削其间。南渡以来,常怀京、洛旧事,晚年赋元宵《永遇乐》词云:“落日熔金,暮云合璧。”已自工致。至于“染柳烟轻,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
气象更好。后段云“于今憔悴,风鬟霜鬓,怕见夜间出去。”
皆以寻常语度入音律。炼句精巧则易,平淡入调者难。
王士祯《花草蒙拾》:张南湖论词派有二:一曰婉约,一曰豪放。
仆谓婉约以易安为宗,豪放惟幼安称首,皆吾济南人,难乎为继矣!
刘辰翁《须溪词》《永遇乐·璧月初晴》小序:“余自辛亥上元诵李易安《永遇乐》,为之涕下。今三年矣,每闻此词,辄不自堪,遂依其声,又托易安自喻,虽辞情不及,而悲苦过之。”
李调元《雨村词话》:易安在宋诸媛中,自卓然一家,不在秦七、黄九之下。词无一首不工,其炼处可夺梦窗之席,其丽处直参片玉班,盖不徒俯视巾帼,直欲压倒须眉。
李清照的这首《永遇乐》当是作者流寓临安时所作。这首词虽写元夕,却一反常调,以今昔元宵的不同情景作对比,抒发了深沉的盛衰之感和身世之悲。
上片写今年元宵节的情景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 ”着力描绘元夕绚丽的暮景,写的是落日的光辉,像熔解的金子,一片赤红璀璨;傍晚的云彩,围合着璧玉一样的圆月。两句对仗工整,辞采鲜丽,形象飞动。但紧接着一句“人在何处 ”,却宕开去,是一声充满迷惘与痛苦的长叹 。这里包含着词人由今而昔、又由昔而今的意念活动。置身表面上依然热闹繁华的临安,恍惚又回到“中州盛日 ”,但旋即又意识到这只不过是一时的幻觉,因而不由自主地发出“人在何处”的叹息。这是一个饱经丧乱的人在似曾相识的情景面前产生的一时的感情活动,看似突兀,实则含蕴丰富,耐人咀嚼 。“染柳烟浓,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 !”三句,又转笔写初春之景:在浓浓的烟霭的熏染下,柳色似乎深了一些;笛子吹秦出哀怨的《梅花落》曲调,原来先春而开的梅花已经调谢了。这眼前的春意究竟有多少呢?“几许”是不定之词,具体运用时,意常侧重于少。“春意知几许”,实际上是说春意尚浅。词人不直说梅花已谢而说“吹梅笛怨 ”,借以抒写自己怀念旧都的哀思。正因为这样,虽有“染柳烟浓 ”的春色,却只觉春意味少。
“元宵佳节,融和天气,次第岂无风雨?”承上描写作一收束。佳节良辰,应该畅快地游乐了,却又突作转折,说转眼间难道就没有风雨吗?这种突然而起的“忧愁风雨”的心理状态,深刻地反映了词人多年来颠沛流离的境遇和深重的国难家愁所形成的特殊心境“来相召,香车宝马,谢他酒朋诗侣 。”词人的晚景虽然凄凉,但由于她的才名家世,临安城中还是有一些贵家妇女乘着香车宝马邀她去参加元宵的诗酒盛会。只因心绪落寞,她都婉言推辞了。这几句看似平淡,却恰好透露出词人饱经忧患后近乎漠然的心理状态。
“中州盛日,闺门多暇,记得偏重三五 。”由上片的写今转为忆昔。中州,本指今河南之地,这里专指汴京;三五,指正月十五元宵节。遥想当年汴京繁盛的时代,自己有的是闲暇游乐的时间,而最重视的是元宵佳节。“铺翠冠儿,金撚雪柳,簇带争济楚。”
这天晚上,同闺中女伴们戴上嵌插着翠鸟羽毛的时兴帽子,和金线撚丝所制的雪柳,插戴得齐齐整整,前去游乐。这几句集中写当年的着意穿戴打扮,既切合青春少女的特点,充分体现那时候无忧无虑的游赏兴致,同时也从侧面反映了汴京的繁华热闹。以上六句忆昔,语调轻松欢快,多用当时俗语,宛然少女心声。但是,昔日的繁华欢乐早已成为不可追寻的幻梦,“如今憔悴,风鬟霜鬓,怕见夜间出去。”历尽国破家倾、夫亡亲逝之痛,词人不但由簇带济楚的少女变为形容憔悴、蓬头霜鬓的老妇,而且心也老了,对外面的热闹繁华提不起兴致,懒得夜间出去 。“盛日”与“如今”两种迥然不同的心境,从侧面反映了金兵南下前后两个截然不同的时代和词人相隔霄壤的生活境遇,以及它们在词人心灵上投下的巨大阴影。
“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却又横生波澜,词人一方面耽心面对元宵胜景会触动今昔盛衰之慨,加深内心的痛苦;另一方面却又怀恋着往昔的元宵盛况,想在观赏今夕的繁华中重温旧梦,给沉重的心灵一点慰藉。这种矛盾心理,看来似乎透露出她对生活还有所追恋的向往,但骨子里却蕴含着无限的孤寂悲凉。面对现实的繁华热闹,她却只能在隔帘笑语声中聊温旧梦。这是何等的悲凉!
这首词运用今昔对照与丽景哀情相映的手法,还有意识地将浅显平易而富表现力的口语与锤炼工致的书面语交错融合,以极富表现力的语言写出了浓厚的今昔盛衰之感和个人身世之悲。这首词的艺术感染力如此之强,以至于南宋著名词人刘辰翁会每诵此词必“为之涕下”。

永遇乐 其一(宋·杨无咎)  显示自动注释

鸳瓦霜明,绣帘烟暖,和气容与。云想衣裳,风清环佩,拥翠娥扶步。

蓬山远别,仙班知是,有客旧同俦侣。朅来到、人间又也,爱他相门荣遇。

清秋菊在,小春梅绽,正是年华好处。酒满瑶觞,歌翻金缕,莫放行云去。

已随夫贵,仍因儿显,两国看封齐楚。此时对、生朝听我,却称寿语。


永遇乐 其二(宋·杨无咎)  显示自动注释

黄叶缤纷,碧江清浅,锦水秋暮。画鼓冬冬,高牙飐飐,离棹无由驻。

波声笳韵,芦花蓼穗,翻作别离情绪。须知道、风流太守,未尝恝情来去。

那堪对此,来时单骑,去也文鸳得侣。绣被熏香,蓬窗听雨,还解知人否。

一川风月,满堤杨柳,今夜酒醒何处。调疏呵,双栖正稳,慢摇去橹。


永遇乐 其三 梅子(宋·杨无咎)  显示自动注释

风褪柔英,雨肥繁实,又还如豆。玉核初成,红腮尚浅,齿软酸微透。

粉墙低亚,佳人惊见,不管露沾襟袖。折一枝、钗头未插,应把手捘频嗅。

相如病酒,只因思此,免使文君眉皱。入鼎调羹,攀林止渴,功业还依旧。

看看飞燕,衔将春去,又是欲黄时候。争如向、金盘满捧,共君对酒。


永遇乐 其一(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薰风解愠,昼景清和,新霁时候。火德流光,萝图荐祉,累庆金枝秀。

璇枢绕电,华渚流虹,是日挺生元后。缵唐虞垂拱,千载应期,万灵敷佑。

殊方异域,争贡琛赆,架巘航波奔凑。三殿称觞,九仪就列,韶頀锵金奏。

藩侯瞻望彤庭,亲携僚吏,竞歌元首。尧龄、北极齐尊,南山共久。


永遇乐 其二(宋·柳永)  显示自动注释

天阁英游,内朝密侍,当世荣遇。汉守分麾,尧庭请瑞,方面凭心膂。

风驰千骑,云拥双旌,向晓洞开严署拥朱轓、喜色欢声,处处竞歌来暮。

吴王旧国,今古江山秀异,人烟繁富。甘雨车行,仁风扇动,雅称安黎庶。

棠郊成政槐府登贤,非久定须归去。且乘闲、孙阁长开,融尊盛举。


永遇乐 送春(宋·洪瑹)  显示自动注释

歌雪徘徊,梦云溶曳,欲劝春住。薄幸杨花,无端杜宇,抵死催教去。

参差烟岫,千回百匝,不解禁春归路。病厌厌,那堪更听,小楼一夜风雨。

金钗斗草,玉盘行菜,往事了无凭据。合数松儿,分香帕子,总是牵情处。

小桃朱户,题诗在否,尚忆去年崔护。绿阴中,莺莺燕燕,也应解语。


永遇乐 孙巨源以八月十五日离海州。坐别于景疏楼上。既而与余会于润州。至楚州乃别。余以十一月十五日至海州。与太守会于景疏楼上。作此词以寄巨源。(宋·苏轼)  显示自动注释

长忆别时,景疏楼上,明月如水。美酒清歌,留连不住,月随人千里。

别来三度,孤光又满,冷落共谁同醉。捲珠帘,凄然顾影,共伊到明无寐。

今朝有客,来从淮上,能道使君深意。凭仗清淮,分明到海,中有相思泪。

而今何在,西垣清禁,夜永露华侵被。此时看,回廊晓月,也应暗记。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是一首怀人词,是为寄托对好友孙巨源的怀念而作 。当时,东坡已至海州,想起与巨源润州相遇,楚州分手的往事,不由心有所动,遂作此词。
上片由设想巨源当初离别海州时写起,以月为抒情线索。首三句写景疏楼上饯别时“明月如水”;“美酒”三句写巨源起行后明月有情 ,“随人千里 ”;下六句写别来三度月圆,而旅途孤单,无人同醉,唯有明月相共,照影无眠。几种不同情景,层深递进。但这都是出自词人的想象,都是从对方在月下的心理感受上落笔,写得极有层次,形象逼真,情景宛然。词人这样着力刻画,表面上是映托巨源,实际上是写词人自己怀人之思。
过片三句点破引发词人遥思之因,有客从濉上来,捎带了巨源“深意 ”,遂使词人更加痴情怀念 。“凭仗 ”三句,又发奇想。淮河发源于河南,东经安徽、江苏入洪泽湖,其下游流经淮阴、涟山入海。此时孙巨源在汴京,苏轼在海州,友人泪洒清淮,东流到海,见出其念我之情深;自己看出淮水中有友人相思之泪,又说明怀友之意切。举目所见,无不联想到友情,而且也知道友人也必念到自己。淮水之泪,将对方之深意,己方之情思,外化为具体形象,设想精奇,抒情深透 。“而今”以下六句,又翻进一境,再写意想中景象,回应上片几次点月,使全篇浑然圆妥,勾连一气,意脉层深。“夜永”句设想巨源在西垣(中书省)任起居舍人宫中值宿时情景 ,长夜无眠 ,孤清寂寞,“此时看、回廓晓月 ”,当起怀我之情,刻画更为感人,有形象,有情思。词人不说自己彻夜无眠,对月怀人,而说对方如此,仍是借人映己。最后“也应暗记”,四字可谓神来之笔,这里有人有我,深细婉曲,既写到了巨源的心理,又写出了自己的深意,是提醒,也是确信巨源会“暗记”往日的情景,二人绵长情思,具见言外。
此词以离别时的明月为线索抒写友情,艺术上别具一格。全词五次写到月:有离别时刻之月,有随友人而去之月,有时光流逝之月,有陪伴词人孤独之月,有友人所望之月。词之上片以写月始,下片以写月终,月光映衬友情,使作品词清意达,格高情真。

永遇乐 徐州夜梦觉。北登燕子楼作(宋·苏轼)  显示自动注释

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曲港跳鱼,圆荷泻露,寂寞无人见。

紞如三鼓,铿然一叶,黯黯梦云惊断。夜茫茫,重寻无处,觉来小园行遍。

天涯倦客,山中归路,望断故园心眼。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

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欢新怨。异时对、黄楼夜景,为余浩叹。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这首词写于元丰元年(1078 )苏轼任徐州知州时。词中即景抒情,情理交融,状燕子楼小园清幽夜景,抒燕子楼惊梦后萦绕于怀的惆怅之情,言词人由人去楼空而悟得的“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之理。
作者在题记中提及的盼盼,乃唐代张尚书之爱妾,能歌善舞 ,风情万种。张氏死后,盼盼念旧情不嫁,在张尚书为其所建的燕子楼独居了十多年。作者声称自己夜宿燕子楼,梦到盼盼,因作此词。
上片写夜宿燕子楼的四周景物和梦。首句写月色明亮,皎洁如霜;秋风和畅,清凉如水,把人引入了一个无限清幽的境地 。“清景无限”既是对暮秋夜景的描绘,也是词人的心灵得到清景抚慰后的情感抒发。
接着景由大入小 ,由静变动:曲港跳鱼,圆荷泻露。词人以动衬静,使本来就十分寂静的深夜,显得越发安谧了。鱼跳暗点人静,露泻可见夜深 。“寂寞无人见”一句,含意颇深:园池中跳鱼泻露之景,夜夜可有,终是无人见的时候多;自己偶来,若是无心,虽在眼前,亦不得见。
以下转从听觉写夜之幽深、梦之惊断:三更鼓响,秋夜深沉;一片叶落,铿然作声。梦被鼓声叶声惊醒,更觉黯然心伤。“紞如”和“铿然”写出了声之清晰,以声点静,更加重加浓了夜之清绝和幽绝。片末三句,写梦断后之茫然心情:词人梦醒后,尽管想重新寻梦,也无处重睹芳华了,把小园行遍,也毫无所见,只有一片茫茫夜色,夜茫茫,心也茫茫。词先写夜景,后述惊梦游园,故梦与夜景,相互辉映,似真似幻,惝恍迷离。
下片直抒感慨,议论风生。首三句写在天涯漂泊感到厌倦的游子,想念山中的归路,心中眼中想望故园一直到望断,极言思乡之切。此句带有深沉的身世之感,道出了词人无限的怅惘和感喟。“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的喟叹,由人亡楼空悟得万物本体的瞬息生灭 ,然后以空灵超宕出之,直抒感慨:人生之梦未醒,只因欢怨之情未断。“古今”三句,由古时的盼盼联系到现今的自己,由盼盼的旧欢新怨,联系到自己的旧欢新怨,发出了人生如梦的慨叹,表达了作者无法解脱而又要求解脱的对整个人生的厌倦和感伤。结尾二句,从燕子楼想到黄楼,从今日又思及未来。黄楼为苏轼所改建,是黄河决堤洪水退去后的纪念,也是苏轼守徐州政绩的象征。但词人设想后人见黄楼凭吊自己,亦同今日自己见燕子楼思盼盼一样,抒发出“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 ”(王羲之《兰亭集序 》)的无穷感慨,把对历史的咏叹,对现实以至未来的思考,巧妙地结合在一起,终于挣脱了由政治波折而带来的巨大烦恼,精神获得了解放。
这首词深沉的人生感慨包含了古与今、倦客与佳人、梦幻与佳人的绵绵情事,传达了一种携带某种禅意玄思的人生空幻、淡漠感,隐藏着某种要求彻底解脱的出世意念。词中“燕子楼空”三句 ,千古传诵,深得后人赞赏。此三句之妙,正如郑文焯手批《东坡史府》云,“殆以示咏古之超宕,贵神情不贵迹象也。

永遇乐 蔡州移守颖昌,与客会别临芳观席上(宋·苏轼)  显示自动注释

天末山横。半空箫鼓。楼观高起。指点裁成。东风满院。

总是新桃李。纶巾羽扇。一尊饮罢。目送断鸿千里。

揽清歌、馀音不断。缥缈尚萦流水。

年来自笑无情。何事犹有。多情遗思。绿鬓朱颜。匆匆拚了。

却记花前醉。明年春到。重寻幽梦。应在乱莺声里。

拍阑干、斜阳转处。有谁共倚。